剧情梗概:大结局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夜总会内一片热闹,张东海与舞小姐刘美芝坐在一隅喝酒。刘美芝邀东海回家休息。

  两人再饮数杯,刘美芝放荡形骸。张东海突然面色大变,目露凶光,扑前紧捏刘美芝的颈,直至她奄奄一息。张东海将刘美芝杀死,再强奸。

  张东海拖着疲倦身躯离开美芝寓所。由于深夜,他的行动全没人发觉。

  一连发生四宗奸杀案,警方为之震动。局长立致电到英国苏格兰场,要李辉立即回港协助破案。

  阿伟、鹏叔和阿森,亲到机场迎接李辉回来。李辉立回警局报到。局长表示刚刚接到情报,某处又发生奸杀事,要李辉立去查究。

  现场同以往所发生的奸杀案一样,凶手完全没留下指纹,很干净利落,李辉甚感棘手。 早上,张东海迟迟还未上班,张父再三催促。张父从报纸上见发生凶杀,连声说:女人抵死,并赞那凶手聪明和威勇。东海听了,心中不禁窃笑……

第二集

  深夜,有两帮黑社会人物在横巷开片讲数,警察闻讯而至。黑人物作鸟兽散,警员立追截。

  李辉豪与森、伟、鹏叔亦至,他们追截歹徒。一名陈克歹徒躲入暗处,被警员发觉趋前拘捕他,他拔出利刀将警员刺死。

  陈克逃离现场,到女友林青家暂避,林青正在接客,陈克立即离去。

  他走投无路,于是去找好友黄明,黄明送了一些钱给他,着他往找兄长健叔,请他协助陈克离境。

  李辉豪审问被捕歹徒,追查陈克下落。歹徒表示不知陈克所住之处,只知道他女友林青在万国舞厅伴舞。李辉豪与森到舞厅查问,知道林青没上班,立赶去她家中。

  林青听到陈克杀死警员,吓了一跳,表示多天未与他会面,一切事情不知。

  警员离去后,林青替陈克担心。陈克来电约林青在教堂见面,林青仓皇而去。

  林青避过警探,在教坛与陈克会见。陈克要她设法收容他数天,林青答应送他到姊妹的空楼暂住。陈克偷来一部车,与林青到酒吧找那姊妹。

  两人抵达空楼,互相拥在一起,林青要陈克答应勿离开她,一个人到外国,陈克黯然神伤,只好暂时安慰她,林青满足地依着陈克睡着。

第三集

  马婶在港独居。她的儿子最近在乡间病逝,遗下一个三岁儿子,马婶甚挂念这孙儿。

  邻居爱姐与道友祥感情很好,道友祥无钱便向爱姐取。这天,道友祥欠赌本,于是找爱姐要钱。爱姐表示没钱并劝他戒赌。

  道友祥着爱姐去向马婶借,爱姐表示:马婶为孙儿不能来港已烦闷非常,不肯前去借钱。道友祥计上心头,匆匆离去。

  他来到公园,见一对活泼小姊弟在玩耍,弟弟祇得三岁,生得活泼可爱。道友祥有了目的物,匆匆去找马婶。道友祥对马婶表示有办法替她找一个小孩回来,由她带小孩回乡间,换出自己孙儿来港。

  晚上,马婶思前想后,决定照道友祥所教方法去做。翌日,马婶交了五千元给道友祥,着他快些送小孩来。

  道友祥来到公园,见那对小姊弟又在玩耍,他乘姊姊不察,立抱着弟弟离去。

  珠女发觉不见弟弟,哭着回家。珠女父母遍寻不见,立到警局报案。

  马婶非常痛爱那个小男孩,整天带他出外游玩,她有点舍不得送回乡。她经过行人隧道,见到寻人启示,她发觉那小孩子就是人家所失的儿子,慌忙抱小孩子回家,并决定翌日启程回乡。

第四集

  龙城大厦附近,飞仔猖狂,经常联群结队生事打架,警方觉得事态严重,于是派李辉等人去扑灭飞群。但是,李辉手下缺乏工作经验,总是被飞仔走脱。李辉要求调老差骨大哥雄来帮忙,协助扑灭罪行。

  大哥雄当差已有二十多年,经验丰富,为人又老实。他见过李辉后,立即进行工作。

  阿伟被任命跟随大哥雄。两人一齐出更,大哥雄机警万分,捉了很多匪辈,阿伟佩服得五体投地。

  两人巡到停车场。阿伟见到四周寂静无人,便提出巡查别处。大哥雄却要阿伟勿走,并要他细心留意停泊之车,阿伟感到莫名其妙。

  突然阿伟听到有异声,在不远处的车门在动着。大哥雄阿伟跟着来,他连跑带跳到那车位前,见有两个青年在动手撬车门。

第六集

  巨富李绍重家门外发现弃婴,其媳妇慌忙报警。李辉豪派森与伟前往调查。

  婴儿只得三个月大,在他身上有一信写着:李太太,李家孩子,还给李家。李绍重表示喜爱孩子,要留下婴儿抚养。阿伟将婴儿的衣服包回警局研究。

  李绍重独得一子,已在一个月前因病逝世。这个婴儿是否他的私生子,谁是他生母,毫无头绪,无从着手调查。

  鹏叔发觉婴儿袍上的钮扣很特别,不同一般的钮扣,李辉豪与他们分别前往各钮厂调查。几经辛苦,才查到这些钮扣是以人发制造,用手工编织而成,厂方并没这类出品。

  鹏叔乔装成钮扣收藏家,登报征求人发钮。有一少女前来表示曾见过这种钮。鹏叔送以茶钱,那少女说出,她在那文洋行工作,见该公司秘书朱迪的衣服用这种钮。

  他立即匆匆赶到那文洋行找着朱迪,追问钮的来源。朱迪表示那种钮是姨妈亲手制造,送给她作生日礼物。

  鹏叔按着地址找到陆太,向她购买人发钮。陆太见了他却惊怕万分,不答一话,便把门关上。鹏叔觉得可疑,立致电回局报告一切。

  他再回陆太家,发觉陆太已离家出外。鹏叔看看四周无人,于是赚门入屋搜查。他的行动被对面士多老板见了,以为他是小偷,立即报警。

  鹏叔细心查看屋内对象,突然警察临门,将他拘捕。鹏叔没有机会解释,只好跟着回警局。

第七集

  赵雷一直忘不了童年事;十年前,赵父在码头任苦力。码头工人为争取合理待遇,反对无理裁员和迫害,工友们罢工抗议。

  资本家孙挥不理会工人意见,他坐着豪华房车抵达码头,赵父趋前破口大骂,孙挥的保镳枪杀赵父,赵雷见了一切,惊慌回家。

  从此,赵雷与母相依为命。他心中一直存着愤恨,不时想着为父报仇。赵母见他神情偏激,不满现实,很为他担心。

  这晚,赵雷又想起往事,痛苦非常。他起床找出那柄军刀,藏在鞋靴里。赵母见了很是担心,劝他勿带刀出外,赵雷不理径自出外。

  他在孙家门外徘徊,孙挥与儿子乘着豪华房车出外,赵雷恨到咬牙切齿。

  色拉洛亲王访港,警方采取严密保护措施。高级探目罗志同被任命专研究恐怖分子。

  李辉豪仲绍罗志同与各人认识,大家听到罗志同是一个犯罪学专家,心中敬佩万分。罗志同着大家细心熟读亲王数据,和恐怖分子数据。

  阿森捧着一大卷文字,甚为苦恼。他在梯间遇见赵雷,关切地要他医好失眠症,安心找一份工作,免令母亲伤心。赵雷不理阿森匆匆而行,阿森为之气结。

  赵雷到酒吧找大哥宏,他已辞职不干。于是他到武馆练拳。

  两个青年,见赵雷藏着军刀,甚是奇怪,上前取笑他,赵雷打走他们,两个青年愤愤然。

  赵雷经过一街道,突然冲出十多名大汉,赵雷握军刀抵抗。

第八集

  李辉豪到澳门参加枪击比赛,澳门的杜帮办往接船。

  青年东尼终日沉缅在虚幻英雄境界中,他房间贴满枪击英雄的海报。这时,他面对海报向室中作射击姿态,非常自我陶醉。

  他毒瘾发作,匆匆离房驾电单车而去。

  他来到大三巴,吃了毒品后,精神焕发驾着电单车,风驰电掣而去,他经过枪铺,驻足观望一会,无限神往。

  李辉豪无聊地到儿童乐园,看孤子们玩耍。他见东尼全神贯注地玩射鲨鱼游戏,他旁若无人地开心大笑,李辉豪被他的童真感染,略有感慨。

  一少女来到与东尼双双离去,李辉豪望着二人背影。该名少女名叫阿丽,是东妮的女友,她甚爱东尼。

  东尼与一男子在花园神秘会面,两人商讨买枪之事,东妮谈妥后,与丽回家。

  东尼拿出大迭报纸,阿丽卧在床上看他剪报上的字粒,不敢发问一语。

  银行经理接到打单信,向他勒索三十万元的信件,是由报纸铅字砌成。经理惊惶报警。

第十集

  警局内,警员正忙着工作。一男子前来自首,警官立引他到审讯室。

  森、伟、鹏叔围着该名男子问话,该男子木无表情,语调缓慢地说:十年前,三月四日,他跟三名手足到油麻地一酒楼打劫。他们离去时,刚巧遇上一名杂差。

  杂差开枪追捕他们,情急之下,他向杂差开枪还击,杂差应声倒地。

  他拿着枪狂奔,刚巧,有一个男子迎面而来,与他撞个满怀,他强将手抢塞给该名男子,飞奔而去。后来从报纸中才知道该男子是名司机,做了他的替死鬼,判了十年监。

  森追问另外二人下落,他表示一直未见面,不知现在何方?

  鹏叔将这件案说给李辉豪知,李辉豪记起那件劫案,当年由他处理,的士司机由他亲自拘捕。他心中惘惘然。

  十年前的酒楼打劫案重审,李辉豪整天为此而烦忧。

  李辉豪再找昔日的证人,要他们再想想当时情形,各人表示时间太久,已记得不清楚了。

  案件重审,出狱的士司机亦到庭,他一条腿而跛,李辉豪见了黯然神伤。

  法庭外,李辉豪再遇上的士司机陈昌,着他有事要帮忙,找他便可。陈昌冷冷地望辉豪一眼,径自而去,辉豪内心不禁难过起来。

第十二集

  某酒店正在开记者招待会,宣传主任阿历介绍亲善小姐安桃丽给各记者认识。

  时事日报的记者许恒,闪闪缩缩到阿历身旁,表示知道安桃丽的身世,阿历不欢地轻斥他数句,径自走开。阿历怕有事发生,与二位便衣警探耳语一番,一步不离跟着安桃丽。

  有电话找安桃丽,安桃丽听了面色一变,整个人晕倒,阿历立送她回家休息。

  阿历送她抵家门便离去。安桃丽疲倦地回房休息,只见睡房凌乱不堪,梳妆枱的镜,有人用唇膏写着:「我需要十万元,明早九时等我电话。」安桃丽惊惶失措夺门离去。

  李辉豪与鹏叔、吕志伟、B女到安桃丽家中调查,毫无线索,李辉豪着B女和志伟留下陪安桃丽。阿历记起许恒之话,李辉豪立派几个便衣去请许恒到警署。

  翌日,时事日报将安桃丽曾在酒吧工作之事详述,李辉豪追问安桃丽事实真相,安桃丽难过地低头不语,阿历气愤地表示报纸报导失实。

  电话响,安桃丽惊呆接听,对方要阿历接听。对方是个男子,他要阿历准备十万元,以公文包装着,十时送到荷里活道楼梯街口,要安桃丽亲手将钱交予他。

  李辉豪吩咐B女假扮安桃丽,跟阿历送款。阿历与安桃丽十分担心。

  B女携着那十万元,来到楼梯街,果然见一男子站在不远之处,B女走到他身旁,那男子正欲伸手要钱,发现不是安桃丽,匆忙奔走,B女紧紧追着。

  那男子在人群中消失,B女失望地走回阿历车上,阿历为安桃丽担心,表示下次交钱再不通知警方,气愤开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