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美丽坚强的孤儿杜小双,遵从母亲的遗嘱投靠台北的伯父朱自谦,并认识了其子朱诗尧。诗尧对小双渐生爱意,但又苦于无法表白,只能默默地爱她照顾她。后来,小双认识了青年作家卢友文,并嫁与他为妻。婚后,卢友文为了寻找创作题材迷上赌博,置小双与幼女不顾,家中一贫如洗。渐渐绝望的小双终于决绝地离开了卢友文。离婚后,小双在诗尧的帮助下走上作曲创作的道路。几年过去了。小双找到了贫病交加的卢友文,并陪他渡过了生命最后的美好时光。而深爱着小双的诗尧依然独身,他在水的一方默默地等待着小双……

分集剧情:
第1集

  诗尧从初中到进入社会都是运动场上的健将,除了他的爸爸朱自耕常常出差在外,他家的老奶奶、妈妈、妹妹诗晴和诗卉,左家的三兄妹雨农、巧柔、照南都是他的忠实观众。身患癌症的絮白,临终前将女儿杜小双托付给自耕。小双跟着自耕来到台北的朱家,小双的出现,让大家感到很惊奇。听了小双的情况后,大家都很可怜这个孩子,只有诗尧的妈妈心佩不是很愿意接受小双,小双因此决定离开朱家。

第2集

  诗尧骑车将小双追回,大家都很开心。在朱、左两家兄妹们的追问下,自耕把他们当年与絮白之间的关系告诉了孩子们。小双为了报答朱家对她的恩情,也为了能够忘记失去父母的伤痛,主动以做家务的方式充实自己的时间。心佩回想起当年的絮白,也渐渐地接受了小双。朱、左两家的兄妹为了让小双开心,带着小双去打保龄球,在保龄球场里小双和他们玩得很开心。

第3集

  小双看见朱家的钢琴,忍不住上前弹了一首,大家这才知道,原来小双是一个钢琴爱好者。小双不愿意接受朱家供她继续上大学,也不愿意接受朱家帮她找工作。她只想靠自己找一份喜欢的工作,尽快离开朱家。一个星期后,小双在一家音乐社里当钢琴老师。小双第一次领到薪水,买了很多零食送给朱家上下,并把薪水袋交给心佩。没想到心佩却不接受小双的薪水袋,因此小双又一次受到心灵的伤害。

第4集

  诗尧带着小双来到自己参加过比赛的球场,告诉小双人生就如比赛的战场,总是有输有赢的。在诗尧的开导下,小双终于畅开了心灵。诗尧对小双巨暗生情愫,小双因为知道诗尧送项链给巧柔,而不敢对诗尧有半点非份之想。小双很想知道妈妈与心佩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来找雅虹,原来妈妈和雅虹、心佩曾是结拜姐妹,后来因为与自耕之间的关系才离开台北的。

第5集

  诗尧邀请小双去舞厅跳舞,小双为了答谢大家的关心,也为了一解自己夹在诗尧和巧柔之间的烦恼,而一口气喝下了一杯酒。回到家里后小双大哭一场,并向自耕表白自己不想给朱家带来麻烦,她要离开朱家。小双劝诗尧不要辜负巧柔。谁料,爱上了小双的诗尧,却打算向巧柔表明他们间只有兄妹之情。但当看见巧柔珍藏着自己的画像时,始终难于启齿。

第6集

  雨农在街上无意中碰到好友虞友文,并把友文带到朱家做客。友文对小双可是一见钟情,小双要出去,友文也紧跟着小双,与小双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小双也很羡慕“同病相怜”的友文。诗尧决定跟小双表白,并道出巧柔不应该成为他们相爱的障碍,小双也对其承认自己的爱意。心佩叫小双要与诗尧保持距离,并告诉她,诗尧很快就要跟巧柔结婚了。

第7集

  友文看得出小双与诗尧之间的关系,主动约小双外出,诗尧看到小双深夜才回家,很着急也很生气。诗尧本想找机会跟巧柔说清楚,但那天刚好又是自己的生日,最终没有说出口。小双为了回避诗尧,始终想找个地方尽快离开朱家,她只好去找友文。当诗尧跟巧柔说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时,巧柔却说,除了小双以外,其他的任何人做诗尧的女朋友她都可以接受。

第8集

  诗尧和巧柔为了避开小太保(球迷)的纠缠而超速骑车,结果出了车祸。诗尧的右腿被车子压断了,巧柔却因头部受伤而需动脑部手术。诗尧很后悔自己对巧柔带来的伤痛,当众许下要娶巧柔的诺言。经过医生的诊断,巧柔的右手瘫痪,还遗有‘失语症’的失忆。对于诗尧和巧柔的受伤,小双非常内疚,埋怨自己当初不应该走进朱家,更不应该走进诗尧的心。

第9集

  为了让巧柔恢复记忆,左家特地请来了语言治疗师雷行健,但是经过各种测试,却没有任何帮助。诗尧的右腿因为韧带受伤而不能正常走路,从此再也不能参加赛球了,朱家上下都很伤心。一个月后,事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诗尧离开了轮椅,巧柔也离开了病床。可是,巧柔还是没有恢复记忆、不能说话,只有见到诗尧才有所反应,抱着诗尧痛哭,诗尧见状,立马保证一定要唤醒巧柔。

第10集

  两个星期后,诗尧和巧柔都出院了,但是巧柔的病情仍然没有好转。诗尧告诉小双,出事那天,本来是想跟巧柔说清楚,自己喜欢的并不是巧柔,可是,在路上却遭到小太保的纠缠,因为想避开小太保的纠缠才出车祸的。不料,他们之间的谈话被心佩听到了。小双被心佩责备了一番后,伤心的她又只好去找友文,并且留下一封信给自耕后,跟友文离开了台北,去环岛旅行了。

第11集

  诗尧来到左家看巧柔,并尽力用发生车祸当天的话题来激发巧柔的记忆,可是,当巧柔听到后,情绪非常激动地抱着诗尧,而诗尧也再一次许诺自己会等待巧柔的。雷行健证明了巧柔患的是“表达型失语症”,他把这一结论告诉诗尧,并向诗尧了解更多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以便帮助治疗巧柔的病情。由于友文的幽默、搞笑,小双的环岛之行过得很开心。

第12集

  诗尧乘车时受到司机讽刺,心情坏透的他回到家又与诗晴发生争执。在想到自己的右腿和巧柔的病情时,诗尧的情绪更为激动,执意要自己走路到左家。而左家也正因为巧柔的病情而着急、失望。在诗尧的追问下,巧柔终于能认出人了,左家和诗尧都因此而高兴万分。小双因诗尧和巧柔的事而经常心不在焉、郁郁寡欢,友文也因此感到非常的恼火。此时,友文也向小双表达了爱意。

第13集

  为帮助巧柔恢复记忆,诗尧他们带着巧柔来到球场。看着诗尧重演在球场上的情景的巧柔,终于一展笑颜,病情又有了好转。回到台北时,友文向小双提出,他想和小双组织家庭的意思。小双本想对自己当时不辞而别的事回朱家道歉,却遭到了大家的责怪,当她表明自己是回来道歉和准备搬离朱家时,只有自耕和诗卉才苦苦挽留。但是,面对诗尧、为了巧柔,小双也深深地陷入迷茫中。

第14集

  左家对小双前来看巧柔都感到很高兴,都争着把巧柔的情况告诉小双。巧柔看到小双也特别高兴。小双帮巧柔换上漂亮的衣服和帽子,巧柔的意识更加强了,好像想起了以前的事而抱着小双痛哭。小双看到巧柔的状况,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徘徊在诗尧与巧柔之间,并决定与诗尧不再来往,让诗尧好好照顾巧柔。诗尧虽然答应小双会娶巧柔,可是,心中始终没有忘记对小双的爱。

第15集

  巧柔在诗尧的鼓励下,原来瘫痪的右手也可以动了。但是,由于动过脑部手术后遗症的发作,巧柔突然情绪异常激动,大声尖叫,令左家又陷入了痛苦之中。医生告诉左家,必要的时候,只能用止痛针来舒缓巧柔的头痛症。由于巧柔的病情反复,朱、左两家都既着急又苦恼。而且此事也影响到诗卉与雨农、诗晴与李谦这两对情侣间的感情,心佩更把一切的责任都归于小双。

第16集

  心佩突然把小双出生时的手术同意书交给小双,并告诉她,自耕就是她的父亲。小双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难以置信,她更希望这只是巧合而已,可是,小双回想起童年时的事情,她也认为自耕确实就是自己的父亲。伤心的小双找到友文,并说自己愿意与他结婚。在朱家上下正着急地等待小双回家时,自耕却接到小双说“永远不回家”的电话。

第17集

  诗卉和雨农之间的误会慢慢消除了,两人也忙着帮助小双准备婚事。在介绍人诗卉、雨农的见证下,小双和友文正式结为夫妻。小双和友文回到朱家告喜,朱家上下愕然,但同时也为小双有了归宿而感到安慰。诗尧在痛苦之余只好叮嘱友文要好好照顾小双、爱护小双。小双和友文来到左家,巧柔懂得从柜子里拿出一对水晶天鹅送给小双,大家都不敢相信巧柔的这一举动。

第18集

  朱、左两家为了庆祝小双与友文而准备了酒席,酒席上大家都给这对新人送上了真诚的祝福。自耕自责自己没有照顾好小双,也感到很内疚,于是来找小双。自耕在和小双的交谈中才知道,心佩仅凭小双出生时的手术同意书,断定小双就是他的女儿,并告之。后来,自耕向小双道出大家并非父女关系,更将当年在手术同意书签字的原因告诉了小双。由于自耕无法忍受心佩的所作所为,气愤地提出要与心佩离婚。

第19集

  自耕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絮白,没有坚守自己的诺言,没有为絮白照顾好小双。也因为自己迟迟没有把小双的真实身份告诉心佩,而让心佩伤害了小双的心灵,并造成小双跟友文的草率婚姻。诗尧觉得自己不能再依靠拐杖了,而是要靠自己的毅力去面对人生,他还把这事告诉巧柔,并让巧柔也要努力克服自己的障碍。在诗尧和雷行健的鼓励、帮助下,巧柔终于可以说出单个字了。

第20集

  诗卉和雨农来到小双家,告诉她巧柔能说出简单的字,诗尧也不用拐杖了。听后,小双感到对巧柔和诗尧的内疚似乎减轻了一点。小双因为上音乐补习课迟到而受到责怪,刚好被诗尧看到,诗尧心里非常难过,并把“在水一方”的作曲作词费一万元的支票交给小双。因为自己的家境不是很好,友文误以为那张支票是朱家对他的救济、也是对他的侮辱,小双只好苦苦地向他解释。

第21集

  小双听到巧柔能说出自己的“双”字,大家都很高兴,可是,巧柔的头痛症又突然发作,大家的心情又难过了起来。突然电视里播放着小双的歌曲“在水一方”,这时,小双和诗尧更加难以为情。这一切,雨农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并狠狠地把诗尧揍了一顿。诗尧觉得自己要遵守诺言,决定与巧柔举行婚礼。友文因为他的小说《三种感觉》一稿迟迟未有答复,因此来到杂志社大吵一顿。

第22集

  诗尧来到左家向巧柔求婚,左家对诗尧愿意娶巧柔而很感动。诗卉和雨农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双,小双和友文跟着诗卉来到朱家道喜,朱家又回到了以前的热闹气氛,整个朱家喜气洋洋。而雅虹也急着找雷行健,要他尽快教巧柔学会在举行婚礼时要说的“我愿意”三个字。雷行健却认为巧柔现在不宜结婚,应该让巧柔恢复得更好的时候,再由巧柔来决定她自己的婚姻。

第23集

  雷行健告诉诗尧,对巧柔的恢复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他说巧柔也许一辈子都会有不能流利表达、有点迟钝等等的后遗症。小双买了一个带有响铃的手镯送给巧柔作为结婚礼物,并帮巧柔戴在瘫痪的右手上,为了鼓励巧柔多动右手,让她的右手尽快好起来。诗尧和巧柔顺利地举行了婚礼,从此,诗尧所要面对的就是要学会如何照顾巧柔、理解巧柔、包容巧柔等等的一切。

第24集

  诗尧本来是想带巧柔出去走走、散散心,却在公园里碰到一个调皮的小孩,说巧柔是白痴、说诗尧是跛子等等,这一番话可给他俩受到了很大的讽刺及打击。巧柔回到家里情绪很不安,诗尧和整个朱家,对巧柔真是措手无策。友文的朋友廖奇峯突然来到他家,还说老母亲因病急需用钱,友文马上叫小双拿出一万元给廖奇峯,小双与友文也因此发生争议。

第25集

  尽管诗尧努力地、耐心地与巧柔沟通,但是,巧柔还是不能适应现在的生活,大吵大闹地嚷着要妈妈。今天,巧柔好像“乖”了很多,不但会叫诗尧去上班、收拾自己的房间,还会帮其他人收拾房间,帮婆婆做家务等等。当大家都向诗尧告状,说巧柔弄坏他们的东西,巧柔听到后很伤心,责怪自己笨。突然间,巧柔的头痛症又发作,搞得大家无可适从。

第26集

  诗尧觉得自己很难与巧柔沟通,也不懂照顾巧柔,所以,决定把雷行健请到家里来帮巧柔上课、做复健。巧柔见到雷行健十分高兴,跟雷行健好像有很多话说,当他们准备到房间上课时,老奶奶和心佩都觉得很奇怪,也不放心他们在房里上课。于是她们一个递茶倒水,一个在房门口张望,弄得雷行健根本没法帮巧柔上课,只好生气地离开了朱家,并说要诗尧把巧柔带到医院去做复健。

第27集

  由于写作不顺利,友文决定另找一份工作,结果到晚上还没有回家,小双怕友文有事,急忙打电话到朱家。自耕来到小双家安慰她,不久,友文跟廖奇峯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在小双的追问下,友文才说自己去了赌场。巧柔的头痛症又发作了,整个朱家手忙脚乱地为她喂药、打针,可是,针怎么也打不进去,只好打电话给左家。朱、左两家也为了照顾巧柔的事而闹得很不愉快。

第28集

  为了让巧柔开心,诗尧买来一束鲜花,拿着鲜花的巧柔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诗尧,自己不是一个好妻子。音乐社本想解除小双,但在小双的哀求下才保住了工作。因为友文到音乐社,影响了小双的正常授课,使得小双最终还是被解雇。失望的小双回到家里,友文却告诉她自己又去了赌场并输了三千元。小双劝友文不要再去赌场,并高兴地告诉他快做爸爸了,却换来友文要打掉孩子。

第29集

  为了解决小双的生活,朱家上下凑钱买了一架钢琴送给小双。小双来到朱家并弹唱了一首“留梦词”,诗尧听得很入神,当晚还做梦喊着小双的名字,巧柔听到后很伤心。巧柔到医院上课,并跟雷行健说,自己当初不应该结婚等等。在医院等巧柔的诗尧,听到雷行健说巧柔很伤心也没办法上课时,很生气地与雷行健争吵了起来。当诗尧拉着巧柔准备回家时,巧柔却走向雷行健的身边。

第30集

  诗卉和雨农到小双家找照南,看见小双正在认真地教小孩练琴。可是,友文却嫌弃小孩的练琴声吵着他写作,又和小双吵了起来。诗卉把友文要求小双打掉孩子的消息告诉家人,诗尧听后很激动,而且整个朱家都在可怜小双。巧柔看着小双送给她的手镯很生气,拿起剪刀往右手上插去。诗尧真不知道日后该如何照顾巧柔,苦恼的他独自来到球赛场上,小双也因为心里难过来到这里。

第31集

  巧柔的情绪很不稳定,时而把浇花的水淋在自己身上,时而又拿烟头烫自己的手,有些时候更在屋顶上走来走去,令朱家上下非常忧心。雷行健知道后主动到朱家帮巧柔上课,巧柔一看到雷行健特别高兴,也不让雷行健离去。但是,心佩不明白,巧柔为什么对着朱家的人总是一言不发,而对着雷行健却是判若两人。面对巧柔这一状况,诗尧内心非常伤痛,只好让巧柔回娘家暂住一段时间。

第32集

  友文因为交不起租金,家里被停水、停电,因此打电话向李谦借钱,并说小双出去打水而摔了一跤。李谦和诗尧马上带着钱并请了医生来到友文家,友文一看到诗尧却是火冒三丈地乱发脾气。陋习难改的友文,趁小双在睡觉的时候,又拿着借来的钱跑进了赌场。当诗尧他们再次来看小双时,却看到小双一人在床上伤心地痛哭。诗尧、自耕见状将友文教训了一顿。同时,友文也答应了他们到自耕介绍的公司工作。

第33集

  友文上班时被责骂,回到家后竟拿小双出气,更怨她是自己的克星。巧柔回到娘家,在雷行健的细心帮助下,康复情况非常显著。左家正准备把巧柔送回朱家,雷行健却坚决反对,更建议他们俩离婚。诗尧把巧柔接回家,大家看到巧柔的康复情况时内心都感到欣喜。友文故态复萌,除了没有将每月的家用交回家外,还拿小双生孩子的积蓄去赌。

第34集

  友文不但把雅虹送给小双的项链当来的钱输光了,还跟小双要老奶奶送给她的护身坠子,因为小双不给,友文硬把坠子抢走,小双追到家门口时摔倒在地。小双的邻居打电话到朱家,诗尧不顾一切,独自骑上摩托车往医院跑去。巧柔看到诗尧骑摩托车的样子,好像想起了当初他们发生车祸的事。在医院里,思贤问诗尧是不是还爱着小双,诗尧很激动地承认自己依然是爱小双的。

第35集

  巧柔伤心地撕掉了她送给诗尧的画像,恨自己太傻,原来诗尧一直还是爱着小双的。在医生的帮助下,小双终于母女平安,大家也总算松了口气。不管友文怎么自责、发誓、保证、忏悔他的罪过,小双还是不愿意原谅他,小双对他已经撤底地死了心。至于巧柔,思贤则要求诗尧要给他一个交待,诗尧终于诉出了自己的苦衷,说出了他和巧柔当天发生车祸的原因。

第36集

  为了得到小双的原谅,友文用针筒在手上刺了“戒赌”两字,在诗卉、老奶奶的劝告下,小双答应了原谅友文。最终巧柔也决定与诗尧离婚,并且来到医院看小双母女,无意中,巧柔右手上的手镯铃响了起来,巧柔和小双都很感动,巧柔的右手终于可以动了。死性不改的友文回到家后,不但对小双母女乱发脾气,而且对前来照顾小双的老奶奶也是毫不客气。

第37集

  老奶奶回到自家把友文“旧病复发”的行为告诉大家,个个听了都很生气,都担心小双母女以后的日子。雷行健在自己生日那天买了一个音乐盒,鼓励巧柔用右手把音乐盒打开,并作为生日礼物要巧柔送给他,雷行健还叫巧柔不要辜负他。友文虽然戒了赌博,但总是怨天尤人,总把气往小双母女身上发。友文还想卖掉小双赖以生存的钢琴,并说钢琴是诗尧和小双的爱情纪念品。

第38集

  诗卉和诗尧几人前来看小双和她的女儿彬彬,并把有家唱片公司想捧红小双的消息告诉小双。友文一看到诗尧就是发疯似的出口狂言,说诗尧是跛子、残废,说诗尧和小双偷情,又说小双是刽子手等等一番难以入耳的话。小双抱着彬彬伤心地离开了家,她把彬彬放在湖边后走进冰冻的湖里。在诗尧的努力下,小双总算挽回来了生命,诗尧把小双和彬彬接回朱家。小双决定要与友文离婚。

第39集

  因小双不愿意原谅友文,友文在朱家又开始发疯似的骂这个骂那个的,怎么也不签离婚书。诗尧来找友文谈小双的事,友文同样是满口胡言污辱诗尧。最后,在诗尧的训骂下,友文终于醒悟了,也同意离婚了。小双鼓励友文,如果能在三年内拿着第一部小说去找她的话,保证与他破镜重圆,留下自己新搬家的地址后离开了。三年后,小双成了唱片届的大红人,彬彬也越长越漂亮了。

第40集(大结局)

  巧柔说话越来越流利了,雷行健也整天身影不离地陪着她。诗尧几经周折后,赎回了当初被友文输掉的小双的那条坠子,小双拿着坠子感动不已。正当大家都高兴万分时,李谦急忙来告诉小双,说友文身患肝癌病情很糟糕。小双从南部把贫病交加的友文接回台北,悉心地照顾着友文。一天,友文拿着自己的著作《平凡的故事》安然地离开了人世。在老奶奶的催促下,诗尧也正式向小双提出了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