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望夫崖》是琼瑶经典电视剧六个梦之一

  传说中有座望夫崖──一女子等着丈夫归来,久了变成了一块大石。这美丽却悲伤的传说,牵系着一对有情男女的命运。再次深情推荐琼瑶经典巨献,请千万不要错过!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康秉谦,带着家仆到东北视察,趁着空闲去郑家庄子采买药材,却在途中被土匪所劫,两名家仆惨遭杀害,所幸康大人被居住在山中的夏牧云父子所救。康秉谦和夏家父子同住了两个月,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同时发现夏牧云身体状况奇差,夏牧云也向康秉谦坦承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康秉谦遂和夏牧云结拜为兄弟,其实主要是想在夏牧云往生后帮他代为照顾儿子夏磊。夏牧云强迫儿子小磊和康秉谦一同下山,学习读书写字,小磊不从,夏牧云用死逼迫小磊,小磊才不甘愿的答应父亲。康秉谦带着小磊回到镇上,第二天一早却发现小磊不见了…

第二集

  康秉谦带着小磊回到镇上,第二天一早却发现小磊不见了,康秉谦估计小磊一定是回山上找父亲,即刻快马加鞭赶回山上,却看见小磊跪在已断气的夏牧云身边,原来夏牧云为了不拖累小磊,选择自尽身亡。小磊像发了疯的在树林里乱跑,康秉谦知道他心中难过也不加阻挡。康秉谦带着小磊回到北京的家中,家人看到老爷历劫归来都异常开心,康秉谦向夫人、姨太、儿子梦华、女儿梦凡和家中奴仆说明了一切经过,并交代大家要代小磊如自家人一般。梦凡初见小磊,就对这个哥哥很有好感,一再的对他释出善意,但是小磊关起心房,对大家的关心都不予接受…

第三集

  经过秉谦的循循善诱,小磊终于明白大家是对他好的,也终于愿意对秉谦喊出一声”干爹”。小磊和梦凡一起到家后面的望夫崖玩耍,大人一再嘱咐他门望夫崖很危险,并有很多不祥的传说,但两个小孩根本不在意。秉谦为了让小磊快乐起来,买了一匹小马送给小磊,小磊非常高兴,并把小马取名为”追风”,秉谦此举引起梦华的忌妒,觉得爸爸偏心,趁夜放走小马。第二天早上小磊发现追风不见了,难过的大哭,冲出家门找追风,幸好追风并未跑远并找了回来,但是梦华因此事被秉谦毒打一顿,梦华母亲不悦,觉得秉谦小题大作,随口说了几句,小磊却因此骑着追风离家出走…

第四集

  小磊骑着追风往东北方向前进,在路上却被楚家的马车撞伤,原来楚家夫妇带着两个孩子天白和天蓝要去康家拜访,顺道就把小磊载回康家。秉谦对小磊的不告而别感到生气,训斥了他一番,小磊终于下定决心不再逃跑,并和梦华握手言和,同时也和天白和天蓝成了好朋友。孩子们在一起玩跳绳,但小磊却无法融入他们,一个人悄悄又来到望夫崖,没有了其它人的阻碍,小磊终于登山崖顶。梦凡、梦华和楚家两兄妹发现小磊不见了,急忙跑出去找他,梦凡猜小磊一定是去望夫崖了,果然当他们到达山脚下就听见小磊的笛声,四人坚持也要爬崖,小磊连忙阻止但四人不听…

第五集

  夏磊对老师上课的内容很有意见,一直和老师顶嘴,周老师实在受不了夏磊的顽劣,终于辞职不教了。夏磊因此又被秉谦大骂一顿,心情不好的爬上望夫崖,梦凡顺着夏磊做好的阶梯也爬上了望夫崖,两个小朋友在崖上共度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一场陀螺大赛,让夏磊和天白的感情越来越好,两人结拜为兄弟。由于在东北长大,夏磊对于动物的事情都十分在行,他第一次和大家玩逗蛐蛐儿,就把梦华和天白打败。十多年后,五人都长大了,梦凡和夏磊、天白的感情都很好,也会当街挽着两人的手,天蓝对于此事感觉不太好,因为大家都认定梦凡是天白的媳妇…

第六集

  生性好强的夏磊,即使再康家过了十几年个性依然没变,这天,因为在市集中的小贩不守信用,夏磊又和天白、梦华一起教训那两个小贩,最后三人狼狈的回家,当然被秉谦狠狠责骂,可是梦凡和天蓝做证,是小贩错在先,三个男生只是主持正义,秉谦夫妇也被几个小孩子弄得啼笑皆非。咏晴提醒秉谦,夏磊年纪不小了,是否该帮他物色婚的对象,秉谦试探性的问了夏磊,班上是否有哪个女生不错,夏磊也随口说了个名字,秉谦信以为真,准备去那女生家里提亲。梦凡也认识那女生,跑去找夏磊兴师问罪,为何他交女朋友大家都不知道,夏磊一头雾水…

第七集

  因为山东问题,学生们纷纷起而上街抗议,带头的正是夏磊,没想到诉求没有达成,却让三十二名学生被捕,夏磊、梦华和天白也入狱。康、楚两家对于此事忧心忡忡,咏晴终于说出多年来她担心的事情,原来她一直觉得夏磊是一个祸害,迟早会出问题。梦凡想到,要用舆论的力量让政府低头,她发动一人一投书给北洋政府,一人一电报给各大报社,同学们都热烈响应。最后学生们此使用的终极手段就是罢课,在舆论的压力下,政府终于放人。三人平安回到康家,大人们对于他们的莽撞行事很不能够谅解,尤其是对夏磊,但是经过三天的牢狱,三个男生有如大梦初醒,觉得之前的生活实在是太奢侈虚浮,丝毫没有理想…

第八集

  因为五四运动,让夏磊成了学校中的风云人物,不管男生女生都很崇拜他,天蓝也一样,一直说着夏磊的好,让梦华心里很不是滋味。胡嬷嬷提醒夏磊,他虽说是秉谦的养子,但最终和梦华、梦凡的地位不一样,叫夏磊不要再这样鲁莽行事,以免牵连到康家的两个孩子。夏磊听完,自卑感不禁油然而生。眉姨对夏磊得一番言论很感兴趣,又想向他讨教,夏磊告诉眉姨,这代年轻人必须帮助女人从传统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还借了几本书给她看。咏晴无意间听到小磊对心眉说的话,叫小磊不要在家中再说那些煽动性的言论,并告诉他离梦凡远一点,明年她就要和天白成亲了…

第九集

  因为梦凡对天白的态度一直不明,让天白内心很着急,他请夏磊去当探子,刺探梦凡对自己的感觉。当夏磊对梦凡说出天白是一好青年,要梦凡好好把握时,两人一言不合吵了起来。第二天一早,梦凡带着水果来向夏磊求和,两人终于在望夫崖上说出对彼此的爱意。胡嬷嬷撞见夏磊和梦凡卿卿我我,感到一阵晴天霹雳,她对夏磊说,他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养育他的康家夫妇,又怎么对得起他的结拜兄弟天白,被感情冲昏头的夏磊突然惊醒,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行的,他开始躲着梦凡…

第十集

  夏磊开始早出晚归,减少和梦凡见面的机会,还告诉梦凡,那天在望夫崖上的事情是一件错误,梦凡不相信夏磊的理论,咄咄逼人之后夏磊终于说出,他之所以避着梦凡是因为他爱她,但是他们两人是不应该在一起的,应该要将男女之爱升华为兄妹之爱,梦凡被夏磊的一番话所打动,两人握手约定以后要当好兄妹。梦华发现天蓝一直带着夏磊帮她套到的玉坠子,突然醋劲大发,一口咬定天蓝喜欢夏磊,天蓝觉得梦华根本是无理取闹。梦华把这件事情告诉天白,天白也觉得梦华太大惊小怪了,但是梦华执意拉着天白去找夏磊,并问夏磊喜不喜天蓝和梦凡…

第十一集

  夏磊对于梦华和天白这样的质问,非常伤心难过,自认在康家已经非常努力了,没想到亲如兄弟的两人竟还如此怀疑他。康、楚两家难得聚在一起吃饭,但是每个人好像都心事重重,连眉姨娘也怪里怪气的,最后大家都纷纷离席。夏磊去药材行找康勤喝酒,两人天南地北的聊着,夏磊不胜酒力,醉倒在药材行,康勤把他抬回家。不料小磊一回到家,竟开始发酒疯,在康家呼天抢地的大喊着,他说出了长久以来他想说的话,但是只有梦凡明白他的心意。秉谦对于小磊这样的举动气愤不已,用一桶水浇醒了小磊,并叫他跪在牧云的灵位前忏悔…

第十二集

  夏磊决定离开,留了两封信一封给秉谦一封给梦凡,准备骑着追封离开。不料梦凡早就在马厩那等着小磊,因为她了解小磊,她知道经过如此多的事情之后小磊一定会选择离开。原本笑磊离开的心意已觉,但是因为梦凡的一句话「望夫崖上那个女人最后会变成一块石头」,夏磊决定留下并要和天白谈谈。怎知夏磊看到天白的面,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天白是如此的崇拜自己,把自己当作兄弟一般的敬爱。夏磊气自己懦弱气自己孬种,想去药材行和康勤聊聊,没想到目睹晴天霹雳的一幕,康勤竟和眉姨有染…

第十三集

  眉姨把之前小磊借她的书拿来还小磊,小磊惊觉眉姨竟变得如此憔悴,眉姨说起近日来自己的心境,觉得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了。梦凡拉着夏磊到树林里,告诉他自己想出一方法,就是两人私奔,夏磊惊呼,此念头早已经在他脑海里出现过不知多少次,但是念在康家的养育之恩,他们不能这么做。正当两人亲密的互动之时,梦华跟踪梦凡到小树林目睹这一切,气愤的狂揍夏磊,并立刻跑回家把这件事情告诉咏晴。咏晴原本不愿意相信,但是梦凡却亲口承认了,她说是自己缠着小磊,并不如梦华说的是小磊诱惑她…

第十四集

  咏情用尽各种方法想劝梦凡回头,但梦凡非常确定自己的感情,不愿意低头。秉谦忍无可忍,决定把梦凡关起来,他叫家丁把梦凡房间的窗户全部钉死,门也上锁。小磊闻讯赶来,哭喊着请干爹放过梦凡,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不要处罚梦凡,在此同时,天白和天蓝也来到康家。天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要求秉谦让他们三人自己处理。再树林里,天白失去理智的狂揍夏磊,夏磊自知里亏也不还手,没想到天白竟然拿起一块石头往夏磊头上砸下去…

第十五集

  因为夏磊昏迷不醒,康加上上下下都忙着照顾他。天白对自己的鲁莽后悔不已,一直待在小磊的房门外不肯离去,天蓝和梦华都劝他要保重自己身体,但天白听不进去。康勤闻讯也带着药来探望他,见到许久不见的心眉内心一惊。康勤帮小磊诊断,说他已经退烧且脉象平稳,应该不会有大碍。心眉原想找康勤说说话,但是康勤要心眉拿小磊的例子做借镜。小磊终于苏醒,大伙都很高兴,他请胡嬷嬷找天白来,要和天白谈一谈…

第十六集

  小磊决心要退出这段三角关系,天白知道小磊说的不是真心话,但小磊不断地说服天白,告诉他能给梦凡幸福的是他而不是自己。秉谦想和小磊开诚布公的谈谈,小磊却先一步告诉秉谦他的决定。夏磊的身子慢慢复原,秉谦命令梦凡不准再任意在夏磊的房里走动,派下人紧紧看守住梦凡,但大家拗不过梦凡苦苦哀求,还是让她去见夏磊一面。梦凡终于愿意了断这一段感情,愿意追随天白,正当她和夏磊做最后的道别时,秉谦却闯了进来。心眉终于按耐不住内心寂寞,找到康勤诉苦,却被秉谦撞个正着…

第十七集

  秉谦昏倒,全家上下都忙着照顾他,在家人的殷切呼唤下,秉谦终于醒来,但一看到心眉贵在床前,立即又大怒把心眉赶出房门。下人们对心眉冷嘲热讽,心眉原本想向小磊寻求帮助,但小磊也是自身难保了。这时梦凡提出一意见,她要眉姨和康勤远走高飞,小磊帮眉姨去和康勤做联系,没想到康勤顾念着康家对他的恩惠,一口拒绝。康勤到秉谦的床前请罪,秉谦一想到过去和康勤的种种,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秉谦命康勤离开康家…

第十八集

  天白和天蓝知道秉谦生病后,一起到康家探望,言谈之中觉得秉谦一切都不对劲,应该不只是身体不舒服那么单纯,多嘴的梦华还是说出起因是因为眉姨和康勤私通。天蓝觉得这一切很不可思议,和梦凡讨论此问题,天蓝侃侃而谈,梦凡觉得天蓝长大了不少。心眉在康家简直已无立足之地,下人们对她冷言冷语,秉谦和咏晴更是不原谅她,对人世已无留恋的心眉终于选择从望夫崖上跳了下来,而小磊目睹这一幕。大家对于心眉的死都吓傻了,尤其是秉谦,他直说他原本都已经要准备原谅心眉了,小磊对全家人的刻薄感到不齿,教训了全家人一顿…

第十九集

  因为眉姨的自杀,让夏磊感触良多,更加深了他要离去的念头。夏磊再次把梦凡托付给天白,要天白一定要好好照顾梦凡,天白虽然感到不对劲,但也没有想那么多。夏磊留下了简单的几个字,终于踏上了离家之路,这次他不顾梦凡的苦苦哀求,骑着追风飘然远去。夏磊的离去,除了梦凡,最难过的莫过于秉谦了,他一直待夏磊如亲生儿子,如今夏磊却选择在秉谦最伤痛时离开。楚家两老想藉结婚帮康家冲冲喜,天白深知梦凡的心意,把结婚之事阻挡了下来。一年后,夏磊来到了云南的大理…

第二十集

  夏磊在云南的白族,目睹巫师在位一位昏迷中的小男童刀娃做法驱邪,夏磊赶紧运用他娴熟的医术,找出真正的病因,并把刀娃救了回来,白族的族人们对于帮助他们的夏磊,称他为「本主神」。刀娃原是白足族长的独子,有一漂亮的姊姊塞薇,塞薇对于这位本主神非常有好感。虽然一年过去了,但是梦凡对夏磊的思念却宇日俱增,她常常在梦里惊醒,听见夏磊在叫她。梦凡又登上望夫崖,寻找她与夏磊的记忆,梦华告诉妹妹,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

第二十一集

  天白发现梦凡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差,他严厉的指责梦凡,说她这么作践自己,是在践踏他们两兄弟的心,梦凡被天白骂的哑口无言,答应他她会振作起来。夏磊对大理越了解,越是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他决定停止流浪,在这个地方住下来,但往往午夜梦回时,他还是会想起他深爱的梦凡。一日,白族族人带着夏磊狂欢到天亮,夏磊因为醉酒,跑到树林里胡言乱语,语语都是他对梦凡的思念之情,塞薇全部看在眼里。梦华和天蓝成亲了,梦凡看到他们两人有情人终成眷属,流下感动的眼泪…

第二十二集

  因为梦华的婚礼,梦凡喝多了,恍惚之中她在大宅院子中看见了眉姨,下人们对于梦凡的举动吓得大惊失色,但梦凡依然不停的叫着眉姨的名字,突然,梦凡看见地上有一旋转的陀螺,梦凡一口咬定那是眉姨带来给她的。咏晴对梦凡的失态大表震怒,一直要梦凡交出那陀螺来,但梦凡抵死不从。塞薇带着夏磊游历大理,抬头一望,告诉夏磊那片云叫做”望夫云”,夏磊听了非常激动,两人不慎从船上掉下海。在等待衣服烤干的时间,夏磊和塞薇说了他和梦凡的故事,塞薇感动的流下泪来…

第二十三集

  家人都怀疑梦凡是撞邪了,提议去庙里烧香拜拜,超渡心眉的魂魄。秉谦终于大彻大悟,愿意面对心眉的死,毁恨当初没有喝下那一碗莲子汤,让心眉走上绝路。夏磊的心安定下来了,他终于愿意提笔写了一封信给天白,报告他的近况,大伙知道夏磊来信,都非常高兴,但是梦凡知道,夏磊一旦找到了他自己,他就不会回来了,梦凡也终于点头答应了天白的求婚。塞薇跌跌撞撞的跑去找夏磊,说她姊姊因为生了双胞胎,被赛波视为不祥物,准备驱逐出去了…

第二十四集

  梦凡看天白的婚期终于快到了,梦凡却在试礼服时临阵脱逃,她又跑上了望夫崖,梦华和天蓝苦劝她回家,这时,天白突然出现要和梦凡好好谈谈。梦凡和天白一起出现在康家大厅,告诉大家他们谈论的结论,就是由天白护送梦凡一起去大理找夏磊,众人大惊,梦华尤其反对,但秉谦经过了深思熟虑,答应他们的决定。天白和梦凡踏上了寻找夏磊之路,天白对梦凡点出了一个事实,如果夏磊现在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女人,梦凡会如何自处…

第二十五集

  调皮的刀娃把夏磊和塞薇关进一陷阱里,让两人一起度过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全白族的人都认定夏磊和塞薇是一对了。两人的婚礼定在三天后举行,没想到此时天白和梦凡终于来到了大理。天白口中的夏磊成了本主神,天白怕事情有变故,叫梦凡先去客栈等候,自己一人先去见夏磊。久别重逢的喜悦尚未维持多久,天白就得知三天后夏磊即将迎娶白族公主,天白气得把夏磊狠狠的打了一顿,告诉他他这样如何对得起在望夫崖上等他的梦凡。天白把夏磊即将成婚的消息告诉梦凡,梦凡晕过去,追着天白来的夏磊看到他朝思梦想的梦凡竟然出现在他眼前…

第二十六集(完)

  梦凡在夏磊的怀中醒来,两人互诉这两年来内心的种种煎熬,夏磊不禁犹豫了,一边是面对他朝思暮想的梦凡,一边是已有婚约的塞薇。没有到梦凡坚决得告诉夏磊,她现在已经看到夏磊平安的出现在她眼前,她已经满足了,她不想破坏塞薇和夏磊的婚约,她会回北京去。塞薇内心也充满挣扎,她深爱着夏磊,但她也知道梦凡是夏磊心中的本主神,塞薇终于下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