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每一只蝉在地底埋藏七年,才修得一生在地面活它七天。 我们当然要像它们一样,高高地飞到枝头,欢唱著、呐喊著, 敢爱敢恨,能取能舍。

  看王胜天如何凭著他过人的智慧,即使在犯下三个悔恨终生的错误及三个”命中贵人”的重重阻碍,也能本著『事在人为,人定胜天』的坚决信念,燃烧生命,奋力不懈而开创大事业的动人事迹。

  人物介绍:

  王胜天(天秤座,男,23岁)--白手起家的大富翁,胜天集团的创办人,读书不多,却是天生的商业奇才,心性乐观,积极进取。他非常孝顺,虽霸气叛逆但能在失败中记取教训。一生本著事在人为,人定胜天的意念,终至成功的巅峰。

  丽珠(张凤书饰,天蝎座,女,24岁)--酒国名花,在风尘中长大,深解人性险恶,也养成她敢爱、敢恨的性格,仗义勇为的豪气与胆识,让她在风尘中独领风骚。

  黄雪莲(韩瑜饰,巨蟹座,女,21岁)--坤山的女儿,个性体贴、外柔内刚,坚毅美丽,是胜天的最爱,两人因命运摆布而无法结合。

  赖素绫(杨宝玮饰,牡羊座,女,23岁)--胜天元配,与雪莲一起长大,因自卑引发内心极度不安全感,穷其一生都在争夺权利,以致失去丈夫和家人的爱,可说是一连串悲剧的导火线。

  黄坤山(黄仲昆饰,狮子座,男,45岁)--标准的生意人,个性海派好面子,是地方上的财主,因一时贪念,而和王家结下血海深仇。

  赖天佑(石英饰,水瓶座,男,60岁)--个性乐观豁达,世故老练,洞悉人性。处事圆滑,善於用幽默风趣的口吻,一语道破事情的关键。

  林大中(刘至翰饰,金牛座,男,23岁)--靠著投机起家的大富豪,个性跋扈,为达目的,什麼时候都使得出来,一生视胜天为商场死敌,和王家有著复杂的恩怨情仇。

  陈丽卿(高欣欣饰,射手座,女,40岁)--小南国大酒家幕後老板,赖桑的红颜知己。个性坦率,有话直说,自尊心强,有极佳的判断力与高明的交际手腕。

  月凤(陈若萍饰)--个性温柔,小南国红牌酒女之一,是丽珠的姊妹淘。

  阿水(李兴文饰,魔羯座,男,24岁)--胜天的好友。个性憨直,重义气,与胜天自小便认识,感情比亲兄弟还亲。

  王胜志(李李仁饰,双子座,男,20岁)--胜天的弟弟。个性机智灵巧,爱耍小聪明,急功近利,为攀龙附凤,追求素绫,之後又投向大中旗下,标准的投机份子。

  王母(张琴饰,女,46岁,56岁,73岁三个阶段!)--胜天的母亲,在丈夫因意外後,一肩担起生计,扶养子女长大成人,是个不可多得的慈母。

  蔡进炮(徐亨饰,男35岁)--黑道大哥兼木材商,个性虽幽默、诙谐,但也是西瓜偎大边的墙头草.

  秀慧(江祖平饰)

第二代:

  天助——谢承均 珊妮——韩瑜 婷婷——谢金燕 建志——李政颖 妞妞——叶家妤 文冰——安定亚 佳佳——邱琦雯 文华——王灿

分集剧情:
第1集

  故事是从「胜天」开始...,胜天、胜志兄弟及其患难之交阿水,为出人头地,铤而走险盗木,遇上地方新兴势力蔡进炮的人马大象,双方缠斗不已,胜天急中生智,将桧木全推入溪中,不但逃过大象的纠缠,也顺利地将桧木漂流到下游。

  胜天三人运送木材途中,巧遇受困的雪莲与小朋友们,秉持着「助人为快乐之本」的胜天,毫不犹豫地对雪莲伸出援手!当胜天面对美丽而善良的雪莲,一见钟情的因子就这样蔓延开来了…。

  坤山为遗失的HINOKI前往小南国酒家找李主管兴师问罪,以赖桑施压,显示要追究到底的决心,李主管表示,自己会负责给坤山交代!「冤家路窄」,坤山遇上进炮,两人一向在事业上便是敌对的立场,长期以来为了小南国第一红牌丽珠,又不断争风吃醋,双方心结甚深,见面又发生冲突,幸而丽珠适时出现,巧妙化解,两人冲突暂缓…。

  胜天欲将到手的HINOKI转卖给地下木材总管蔡进炮,进炮佯装有意合作,实则早与李主管串通,设计胜天三人自投罗网。胜天在丽珠的协助下,躲过一劫,而阿水为救胜志,反被警方逮捕。

第2集

  坤山不甘木材损失,查到整件盗木行为是胜天主使,便找胜天与进炮对质。进炮否认,双方发生火爆冲突,不欢而散,进炮不甘受辱,安排手下在庙会伺机枪杀坤山,胜天发现,挺身相救… 医院内,雪莲由坤山与胜天的交谈中得知胜天即是盗木者,原本感谢胜天替父亲挡枪的心情,顿时变得五味杂陈!胜天则感到尴尬不已,亟欲弥补自己在雪连心中形象!

第3集

  胜天告知丽珠,自己将留在坤山身边帮忙,丽珠反对,因为她认为坤山非善类,胜天不忍告知丽珠他是为雪莲,另一方面,胜天也急于找回遗失的HINOKI,以尽快筹钱救出困在狱中的阿水。 进炮派遣手下至坤山工厂纵火,胜天在火海中奋勇救出坤山及雪莲,赢回雪莲的信任!雪莲赴王家为胜天送药,巧遇丽珠携带料理来看胜天,丽珠发现原来胜天心中爱慕的雪莲即是坤山女儿,霎时也了解胜天要留在坤山身边的原因,心痛不已!胜天知母亲保守,为维护丽珠尊严,不愿让丽珠与母亲碰面,并向雪莲介绍丽珠是开餐厅的,隐瞒丽珠是酒家女身份,丽珠为免胜天为难,独自离去。

第4集

  进炮发现大象挟持雪莲,怒骂大象,要大象将其放回,雪莲凭着锯木声与回忆,和胜天携手找出进炮锯木场,决定暗夜夺回失去的木头,胜天与雪莲共同历经患难,感情更进一步… 丽珠邀约胜天,胜志知胜天想追求雪莲,不便与丽珠约会,便找了以借口帮胜天推辞掉丽珠之约。胜天前去学校约雪莲看电影,丽珠也与小南国里的同事兼好友月凤约出去散心。不料,胜天、胜志、雪莲、素绫与丽珠、月凤三组人马竟在戏院碰头,丽珠负气离去。素绫则察觉出胜天想追求雪莲,素绫自幼即暗恋雪莲的未婚夫大中,为了让雪莲退出大中身边,动念积极撮合雪莲与胜天。胜天忍不住向雪莲表白,但遭雪莲婉拒。

第5集

  坤山周转不灵发不出薪水,雪莲只好将自己所有首饰拜托胜天转换现金,以协助父亲度过难关,雪莲亦向胜天表明自己已有未婚夫,胜天惊愕不已…进炮为打压坤山,挟持胜天、胜志,进炮以胜志为人质,要胜天查出坤山准备藉以翻身的木材底标,并打伤胜天,胜天受重伤,被刚回国的大中所救,送医治疗…

第6集

  大中送胜天就医,却发现他送给雪莲的项链竟在胜天身上,但胜天昏迷,无从问真相。雪莲从丽珠口中得知胜天并未带首饰来找她变现,担心胜天出意外,丽珠调侃雪莲,雪莲表示自己已有未婚夫,与胜天是单纯好朋友…丽珠义气要凑钱给雪莲应急,雪莲感谢拒绝。

第7集

  赖桑忧心素绫爱上不该爱的人,更忧心从此赖、林、黄三家风波不断,找丽卿倾诉,丽卿警告赖桑大中可是雪莲的,绝不容许素绫横刀夺爱,但赖桑看出大中此次回来似有难言之隐,怀疑大中受其父压力,背负神秘任务…雪莲因胜天神秘失踪,大中归来却被素绫带走,心情抑郁,虽大中稍后赶来,对雪莲诉衷情,但他们毕竟已一年多没见,有些误会隔阂,一下子难以厘清…

第8集

  胜天挣扎在该救胜志还是背叛坤山的困境中,亲情的压力迫使他深夜潜入坤山办公室去偷标书,却当场被坤山、雪莲、丽卿碰上…另一方面,丽珠设法向蔡进炮套问出了胜志被囚的地点,连忙前往告知胜天,并表达出自己对胜天的关心,将身上长年佩戴的玉佩送给胜天。胜天感受到丽珠对自己的付出,无限感动。

第9集

  胜天坦言他潜入坤山办公室确实是为偷看标价,但他绝未出卖坤山,因他已得丽珠协助救出了胜志,坤山不信…。大中透过局长从蔡进炮手中取回雪莲之首饰,他给了蔡进炮一顿下马威,让蔡进炮知道他就是蔡进炮背后那个靠山的儿子。大中经过一番查证了解,确定项链之事,雪莲所言是实,化解心结,重新来找雪莲,雪莲欣慰…

第10集

  大中虽已相信雪莲与胜天清白,但仍在未告知2人情况下,设宴请来胜天与雪莲,想亲眼确认雪莲与胜天的关系…胜天赴大中之约,却见到雪莲也在场,雪莲与胜天都没想到大中刻意安排这次的会面,不禁惊愕。胜天藉此机会告知泄露底标之事乃工头所为,希望雪莲代为转达给坤山,并表明自己与雪莲之间纯友谊的清白,虽然化解了大中的疑虑,但见到大中与雪莲恩爱的样子,胜天感到万分落寞。失意的胜天与出卖他的工头发生冲突,头破血流。丽珠将胜天带回家医治,当夜风雨交加,两人饮酒谈心,丽珠与胜天两个失意人双双共饮至醉,而发生了亲密关系

第11集

  丽卿近日因丽珠对胜天太过深情而怕丽珠人财两失,所以打听到某位神准无比的算命师郑老师,欲带丽珠去算命询问未来前途。正巧雪莲、素绫皆在场,众女一起去郑老师处算命。雪莲所抽中的神签中暗示父亲身边有危机,将有亲近之人相害,且雪莲不久后将有血光之灾,让众人都暗暗惊心。雪莲口头上虽说算命之言不可信,内心则不无几分不安。另一方面,丽珠告知胜天自己已下定决心离开小南国,胜天颇为支持,两人谈话的场面让坤山撞见,引发坤山醋意,加上标书被泄露的心结未解,坤山一怒之下毅然解雇了胜天。

第12集

  丽珠向胜天提起开餐厅与离开小南国的规划,胜天担心丽珠负担不起庞大债务,愿意帮忙赔钱。丽珠感觉胜天是基于一夜情后的愧疚,一口拒绝,也藉此向胜天表明,若心中牵挂之人是雪莲,无须对她负责。胜天送丽珠回家,丽珠好奇问起王父死因,胜天只记得与黄君雄有关。丽珠对此名十分耳熟,承诺帮忙打听。丽珠顺势邀请胜天来餐厅帮忙,胜天再度回绝,丽珠失望离去。丽卿前来质问丽珠为何失约,丽珠放低姿态,诚恳道歉,终于取得丽卿谅解。

第13集

  进炮力挺大中的举动,让坤山起疑,不知大中之父是否暗中有所动作要将自己挤出林木工会。为了化解坤山的疑虑,大中特地解释为这是进炮的挑拨之举,且为了让坤山安心,大中主动提出欲与雪莲尽快完婚的要求。坤山万分赞同,促大中禀告林父筹备完婚。大中为难…因为林父绝无可能出面,故大中急思在隐瞒父亲的情况下,先斩后奏,与雪莲公证完婚…在大中的林木工会理事长交接典礼上,进炮以半摊牌的方式逼大中任命自己为总干事。大中早已有所准备,与进炮一搭一唱,激坤山同意当场选举总干事,在场理事皆已被进炮所收买,无异议推选进炮为总干事。如此局势的大变化,引起坤山极度不安,不明白进炮的出招背后玄机。坤山发现自己几乎大势全去,痛定思痛,后悔太早逐走胜天这个可以制住进炮的帮手。

第14集

  为了逼胜天表态,丽珠在林木工会的庆功宴上,不但卖弄风情,故意引进炮、坤山争风吃醋,甚至丽珠当众表明想离职嫁人的意愿,。当晚丽珠喝得大醉,看在胜天眼里,感觉五味杂陈。胜天向丽珠表明对她的感情并非爱情,丽珠更加心痛。坤山诚恳地向丽珠求婚时,丽珠坚决地拒绝了,却又遭进炮威逼,强行为丽珠戴上自己的婚戒。丽珠当众将进炮的婚戒丢掉,进炮怒赏丽珠耳光,且追至丽珠家,欲再度逼婚。幸而阿水、胜天相救,丽珠方得以脱出魔掌。大中与雪莲约定了日期试婚纱,不料与大野之约撞期。大中想两全,派阿义与阿建暂时替自己招待大野,与雪莲一同去试婚纱,见到雪莲披上嫁衣的美丽模样,更坚定了大中非娶她不可的决心。

第15集

  大中与雪莲试婚纱之事,被素绫撞见,素绫想不到大中竟敢违背林父的电报,一意与雪莲完婚,十分震惊,进入婚纱店内明则恭喜,暗则影射新娘还是自己。大中暗自紧张,生怕被雪莲洞悉林父的意思。素绫再也不想默默看着大中与雪莲结为佳偶,便将大中与雪莲试婚纱的事告诉坤山。坤山质问大中为何要偷偷摸摸,大中无法交代为何林父始终不出现。坤山逼大中尽快让林父表态。

第16集

  由阿水处探知丽珠与胜天吵架,王母便谎称自己受伤,骗来丽珠。丽珠与王母相处甚欢,还帮王母卖菜,引来路人指指点点……丽珠帮王母卖菜之事,立刻传遍小南国等是非之地,令丽珠成为酒店业的笑柄,虽然王母仍被瞒在鼓里,但当胜天无意中知道此事,仍吃惊于丽珠对自己无怨无悔的付出。坤山要大中引见大野,并问起雪莲的婚事细节,大中被问得无法回答,只好坦承林父不欲雪莲入林家,且已再三逼迫他娶素绫的真相。坤山震惊,这才知道原来之前大中对雪莲求婚,都是在林父不知的情况下。坤山一时不知该如何举棋,因此对两人的婚事暂持保留态度,要再三评估,引起了大中的不安。

第17集

  下定决心脱离风尘的丽珠,则在阿水的帮助下,物色开餐厅的店面,认真地打起生意算盘来。为了更稳定决心,丽珠又找郑老师算命,谁知竟得到餐厅绝对开不成,甚至有极大危险的卦象,当头泼了丽珠一盆冷水。但测婚事则已将近,又令丽珠欣喜不已。丽珠决定与命运赌这一局,绝对要让餐厅开张,也要逼胜天表态求婚。丽珠给胜天两道题目,一是要立即打只金戒指以示求婚诚意,二是让王母接受丽珠的身份。胜天立刻用尽身上所有的钱打了只金戒指,钱却凑不足。大中得知胜天与丽珠的喜事,加以祝福。第一个题目完成了,但是如何让王母接受丽珠的身份,却让胜天伤透了脑筋。胜天、胜志、阿水三人讨论了半天,公推由胜志套王母的意愿。但王母一听胜天有意向丽珠求婚,便极力赞成,甚至将家传的戒指交给胜天,要他拿去向丽珠求婚。此时,大野正要前赴坤山之约,邀请胜天作伴,胜天无法推辞,只得将向丽珠求婚之事暂缓。大野与坤山的桧木交易中,胜天发挥举足轻重的地位,让坤山对他另眼相看,决定再让胜天回自己手下做事。好不容易离开饭局的胜天匆匆赶去丽珠家求婚,却只见到一片残局,原来丽珠竟被蔡进炮强行带走了。

第18集

  进炮用尽手段逼丽珠就范,丽珠硬是不屈。被关住的丽珠束手无策之继,胜天已找到了进炮出,救出丽珠。胜天带着丽珠逃走,却被进炮等人拦下,胜天寡不敌众,被痛打得失去意识,进炮正要在丽珠的面前当场废了胜天之时,丽卿及时赶到,声色俱厉地斥责进炮且晓以利害,最后承诺一定让丽珠回小南国上班,进炮才让他带走了丽珠,但是非杀胜天不可。

第19集

  阿水与胜志舍命前去救胜天,只见胜天已被进炮活埋,奄奄一息,阿水与胜志两个人也救不了胜天,眼看要三人一起丧命,幸而大中及时获知消息,赶到现场,态度强硬地带走了胜天等三人,进炮与大中、胜天的心结仇恨更深。胜天死里逃生,与丽珠劫后重逢,更坚定了厮守之意。丽卿严厉地禁止丽珠嫁给胜天,逼得丽珠不得不与丽卿撕破脸,宣示非胜天不嫁的决心,也让丽卿伤心不已,担心丽珠会遇人不淑。雪莲邀请丽珠当自己的伴娘,而得知丽珠与胜天也佳期将近,雪莲心中竟感怅然,这才惊觉自己似乎也对胜天有种莫名的情感。

第20集

  大中虽已铁了心要娶雪莲,但不免为自己违抗父亲感到忧虑与紧张,护主的阿义与阿建私下决定到医院防堵素绫,以防素绫破坏婚礼。胜天看出大中的不对劲,关心询问,大中潇洒掩饰,胜天真心祝福大中与雪莲。医院内,素绫得知今日是雪莲与大中的婚礼,赖桑又要为其主婚,伤心欲绝,情绪失控,爱女心切下,赖桑便要福伯去婚礼现场通知自己要取消主婚身份。进炮与大象接获日本捎来紧急电报,竟是林父对雪莲下达格杀令,要进炮火速派杀手在婚礼执行。婚礼进行中,素绫及时出面阻止婚事,并揭发整个阴谋。婚礼因此中断,雪莲质问大中,大中承认素绫所言非虚,但即使如此,仍坚娶雪莲。雪莲伤心奔出,却突遭车辆撞中,身受重伤,众人追出,看见血染倒地的雪莲,大中狂乱,伤心欲绝...

第21集

  雪莲伤重,急救中未脱险境,众人陷入愁云惨雾中,凶手是谁赖桑心中已有轮廓,但未说破。坤山其实已对林父起疑。医院内大中痛苦守候雪莲,无尽的忏悔跟疼惜,且感觉是自己害了雪莲。阿建、阿义将林通海发来的电报交给大中,电报中竟是林父对大中的警告,一切果然是林父所主使。大中心情沉重无比,正好素绫与胜志前来探望雪莲,大中对她态度冷淡,激得素绫哭着离开,胜天责怪大中如此对待素绫实在太无情,大中则怒斥胜天无权过问他的感情事,两人交谈气氛不欢。大中质问进炮关于枪杀一事,进炮扬言向坤山或赖桑捅出一切真相,并掏出林父电报要挟大中。大中只能去求助于赖桑,赖桑却托病不见大中。雪莲在手术后结果不理想,生命现象渐趋微弱,医生告知雪莲恐撑不过今夜,坤山悲恸,无法接受,大中痛彻心扉,彻底崩溃,胜天不断自责,更开始怀疑自己的退让是否错了。

第22集

  坤山、丽卿气极败坏去找赖桑,竟得知赖桑昨日即与素绫下乡。丽卿不解赖桑为何在雪莲命危之时离开市内?赖桑这才表明已安排日本东京医院名医宫本大夫前来为雪莲进行手术。另一方面,进炮对于丽珠真的不再去小南国上班,大感不满,逼月凤及妈妈桑去向丽卿施压。丽卿心烦,只说自己有对策逼丽珠回去上班,月凤问是何对策?丽卿冷笑不答。

第23集

  宫本大夫领军为雪莲进行第二次手术,期间出现紧急状况,雪莲伤及大动脉,大量失血..,胜天将自己的血输给雪莲,大中虽无奈亦感激胜天,坤山赞胜天气魄,要胜天回去照顾工厂,因有货要出不能耽误,胜天答应..,丽珠心疼不已..,雪莲在术后苏醒..但出现短暂记忆丽珠安慰坤山,坤山感念丽珠一路陪伴雪莲,彼此真情互动..王母与胜志来探雪莲,这是王母对坤山夸赞准媳妇丽珠,坤山百味杂陈,但未揭穿丽珠酒女身份...雪莲感谢胜天在车祸现场相救,胜天难过自责,自己之前已知情况,但因种种顾忌没有揭发,雪莲向胜天表示,过去的追悔已无意义…如今心中并无怨恨也不想追究,要胜天勿怪大中,并表示从今后不想再谈感情,只想好好帮助父亲东山再起,过去寄望大中反遭祸,未来父亲的事业只能要靠胜天,胜天说你放心,胜天允诺,雪莲亦希望胜天好好珍惜丽珠,祝福胜天与丽珠能有圆满的结局…

第24集

  进炮欣喜与丽卿设计丽珠即将成功,而坤山公司也将被自己吃下…想象未来荣景,乐不可支…大象报告说林父已抵达嘉义,进炮高兴正欲前往拜会,并告知林父好消息,与大中别苗头….大中因雪莲对自己不理不睬,借着酒意找父亲理论,却擦枪走火,大中冲动想杀父亲...

第25集

  大中想找雪莲重修旧好,雪莲拒绝,大中一时冲动想与雪莲玉石俱焚,雪莲惊讶大中行为越来越极端... 素绫恭喜胜志毕业,胜志急于冲出一片天,虽胜天在坤山处求发展,但他与坤山不投机,也不认为那里有前途,一直欣赏大中,而且认为林家潜力无穷,很想尽去学习,要素绫引见大中,胜志向大中表达投靠之诚心,大中接受,胜志回家报喜,反与胜天起冲突…

第26集

  丽珠为了想与胜天未来有好日子过,加上母亲留下玉佩在进炮处,不得不接受进炮条件,最后一次下海... 原来进炮要丽珠好好招待的人是通海,同时,要大象通报王母,胜天被打死在小南国,王母忙赶至小南国,惊见丽珠是酒家女,王母盘问丽珠,丽珠未设防,毫无招架力,王母无法接受丽珠竟是两面人,心碎离去...

第27集

  王母说破丽珠事,并言明自己绝对不让丽珠进门的立场,胜天为难,苦求王母,王母不为所动,且将坤山之前所言当真,拿出来指责胜天,气他愿意娶婊为妻!阿水帮丽珠讲话,亦被轰出!

第28集

  阿水来找胜天,要胜天对丽珠之事表态,否则兄弟从此分道扬镳,阿水斥胜天伪君子!是假仁假义、可耻没担待的懦夫…,胜天反驳,两人决裂.阿水借酒浇愁,水蛙受命进炮,趁机耸动阿水去赌博,阿水动摇,前去赌场赌红了眼,进炮喜,阿水将一步一步落入陷阱之中…..

第29集

  雪莲反复读着大中约她私奔的信,挣扎着,父亲的一巴掌真的打伤了她的心,雪莲擦干眼泪,起身收拾行李,准备跟大中远走高飞…

第30集

  雪莲为宫本医生之事,前往赖家向赖桑道谢,大中亦前往赖家向素绫求婚,大中向赖桑表达欲娶素绫之意,言,过去是自己愚蠢,对素绫爱情可以慢慢培养,且绝无可能再与雪莲和好,赖桑冷笑说,若雪莲在场,大中说法亦是如此吗?大中表达自己肯定不变的立场,雪莲在旁听见,心碎不已….,赖桑放手一博,要大中在神明前发誓,决不是为赖家产业才娶素绫,大中起誓,雪莲难过奔出

第31集

  大中假意要素绫约雪莲一同前往,故意气雪莲,雪莲不知情,前往婚纱店,怕尴尬,欲在大中到来之前先离去,不料,大中早已在婚纱店外候雪莲,大中强行将雪莲押上车,想对她施暴…雪莲受辱后,伤心欲绝,巧遇胜天,两人谈及各自心事,不料,丽珠见状误会,月凤知情后,亦羞辱雪莲,雪莲百口莫辩,在双重的打击下,伤心欲绝,饮药自尽….

第32集

  丽珠误杀伤通海,逃出,丽珠失血过多又惊吓过渡,昏倒在地,坤山来,救丽珠,为丽珠疗伤,丽珠破碎的心,被坤山温暖,竟答应坤山求婚

第51集

  丽卿笃信签诗所言,相信秀慧是自己女儿,前去林家问通海秀慧身世问题,挑明怀疑秀慧是自己女儿,两人冲突,通海最后坦承不讳,承认秀慧是丽卿跟赖桑的女儿!秀慧不能接受事实,夺门而出…赖桑得知秀慧是亲生女儿,向通海兴师问罪,通海指控当年自己为赖桑、坤山背罪,遭黑道追杀,妻子怀胎六甲惨死之血债,谁替他主持公道,并言,抱走赖桑女儿是为弥补失去孩子的痛苦,但20年来,视秀慧如己出,培育她如此成材,超过素绫百倍,赖桑一时哑口…老泪纵横!素绫听了大为反感,怒骂通海想谋夺财产,通海怒斥素绫没教养,不配作林家儿媳,离婚书已备好,赖桑尴尬…

第52集

  进炮、大象来向通海抗议赖桑明挺坤山,摆明跟你这亲家唱反,通海为难通只表示林家挺你,但赖家不能控制,通海要大中、胜志多帮进炮,但大中、胜志只说些场面话,等着看进炮好戏,进炮不敢修理大中,只好修理胜志出气,大中护胜志,进炮恨恨而去,通海会要求大中勿作壁上观,要大中挺进炮对付坤山

第53集

  丽卿带郑老师来为坤山看风水,郑老师指出黄家大厅之设计犯煞,重新装潢,运途方能顺遂,并说坤山命中无议员命,若硬选会有血光之灾,坤山嗤之以鼻,轰郑老师出…胜志用趋虎吞狼之计,设计进炮买地皮,陷害李机要,以报被两人羞辱之仇...进炮为选举,要阿水暗杀坤山,月凤阻止,进炮以为月凤去密告,而与阿玉误将月凤推向山崖下...

第54集

  进炮、大象来找通海摊牌,胜志对进炮言,原本要拨款,但因迹象显示进炮必败,林家不能支持败选之人,白花银子,又丢面子,通海听了觉有理,进炮大怒,与胜志冲突,进炮遭众戏耍,撂下狠话,若我选上,这笔帐必向林家讨回,怒离…进炮为求当选要阿水暗杀坤山,阿水开枪却误杀雪莲...

第55集

  赖桑丽卿,感觉事态严重,2人达成默契,叫坤山弃选,赖桑劝说亲情最重要,勿忘雪莲叮咛,丽卿也说雪莲可怜,两次遭不测,坤山听不进去,怪赖桑退缩,胜天会续劝坤山,坤山会说自己骑虎难下,只有当选,有钱有势,才能为雪莲报仇..素绫、大中、秀慧来看雪莲,坤山与三人严重冲突,胜天要大中交出凶手大中哑口无言,此时进炮故意来关心,坤山、胜天带头质问,进炮否认,众人骂…

第56集

  阿水至医院探望雪莲,向雪莲忏悔,表示自己马上会去自首,雪莲原谅阿水,劝阿水回头是岸,要阿水勿辜负她一番苦心,好好照顾月凤、阿玉,把她们一起带离进炮,为怕别人起疑,雪莲急赶阿水走,这时素绫与胜志来,与阿水错身..,胜志起疑….

第57集

  进炮庆功,众皆来贺,拍马逢迎之声四起,进炮对阿玉求婚,宣布将娶阿玉,

第58集

  雪莲带坤山来,替坤山说出困境,雪莲望胜天给坤山一个职务,让父亲从头开始,胜天唯恐屈就坤山,坤山表示感恩,胜天表示月底要成立天成海运,请坤山钱来帮忙,丽珠内心忧虑,但因雪莲缘故,不便表明...阿水,承认自己是凶手,阿水感谢雪莲,但坚持要去自首,拖延这些日子,只为查月凤失踪事,但苦无线索,今日特来拜托胜天照顾阿玉,追查月凤失踪事,胜天答应阿水,兄弟应重拾旧情,并寄望未来…

第59集

  阿水问阿玉月凤失踪是否与进炮有关?阿玉不敢讲,进炮否认,这时警员来报,疑似月凤尸体被耕作的农民发现..,阿水至悬崖边认尸,伤心痛哭辜负月凤…,因有案在身,先被带走,要求胜天缉凶,胜天要表现气魄….对进炮强硬宣战…通海明白告诉秀慧,赖桑家的田地在通海造镇计划的范围内,希望秀慧将地交出来共同开发,素绫在旁边听,抢先在秀慧返家前先打电话给赖桑,言秀慧与通海密谋觊觎赖家田地,秀慧回,开口要地,赖桑不悦,秀慧感伤回房…丽卿夹中间…为难

第60集

  坤山几经挫折,议员选举又失利,意气消沉,胜天会给坤山打气、收留,并承诺一月后若坤山闯出业绩,将交出船运公司总经理棒子给坤山,丽珠为胜天太快给坤山承诺而跟胜天吵架..秀慧约胜天聊心中事,言自己目前角色尴尬,自己虽外表风光,掌控林、赖两家资源,其实心里悲哀,因林、赖两家都防她,胜天鼓励秀慧不论是感情或事业上都要忠于自己,秀慧借机明白表示对胜天爱慕,胜天尴尬,以玩笑带过...

第61集

  胜天杀父仇人之事曙光再现,胜天公司总管理处开幕,众来向胜天道贺,坤山发现神桌上所摆关公像面熟,往事历历浮上心头,震撼、不安、心惊,怀疑…坤山至王家,求证王母,王母点出害死丈夫的人就叫黄君雄的…坤山神色大变…怀疑坤山知道黄君雄是谁…要胜天再去探坤山…胜天问坤山是否认识黄君雄,坤山否认,但对胜天父仇之事刻意表示关心,王母接到大野的信(接受胜天委托调查),并寄回来一些青云的遗物(与杀父仇人有关)...

第62集

  秀慧惊爆抛弃继承,并表示已托胜志完成法律程序,众惊,赖桑、丽卿不能接受,坤山虽是局外人,但看出未来秀慧与丽珠必冲突,胜天又即要去日本查案,应在此时动手脚,否则错过机会,坤山打电话告知大中秀慧抛弃财产继承事,大中惊胜志竟瞒此消息,坤山表示已想出合作计划要与大中谈,但不信任胜志,望大中保密,大中答应…

第63集

  丽珠担心秀慧成为威胁,决定假借生意之名,行调走秀慧之实,言大野介绍一笔生意,需要去日洽谈,但自己产期将至,胜天必须留下照顾,希望秀慧代表公司前去日本,胜天了解丽珠用心良苦…答应.胜天为赖桑点烟时,注意到胜天拿的打火机,胜天表示打火机是父亲死时的遗物,赖桑惊讶认出打火机是自己20多年前,送给坤山的,也突然想到坤山以前好像就叫黄君雄..,胜天感觉赖桑神色有异,追问,但赖桑未透露心声…..

第64集

  胜志、胜天一起找母亲谈搬迁事,2人争相要偕母亲去住,雪莲支持王母先与胜天住,王母不肯,素绫意外出现,带礼物来给王母,要王母去胜志处住,免与丽珠争执,自己可以帮忙照顾王母,吓出胜志一身冷汗,王母认为不妥,素绫推说是通海意思,王母怀疑,在众人走后会质问胜志,警告胜志小心勿逾矩…宫本告诉赖桑,根据他打听到的消息,王青云因与黄君雄因卖关公像利益分不拢而出命案,赖桑震惊,前去坤山处质问清云案,坤山先狡辩,赖桑提宫本讯息,坤山词穷,坤山跪求赖桑原谅…却说出颠倒事实之话,.赖桑不信,怀疑坤山为何一开始否认,坤山说原想承认,但怕情况更复杂,且说出当年恩怨,对现在的人皆没意义…请赖桑保密,不然胜天、他、雪莲都会毁掉,赖桑天人交战…

第65集

  胜天关心林场进度,询问坤山,亦提到续与大野有联络,紧盯黄君雄下落,坤山心惊,明白自己不能坐以待毙,要加紧脚步抽身,坤山告诉大中,已跟印度尼西亚那边勾结好,会用假交易和人头瞒过胜天,要大中迅速拨款,大中答应,但同时要求坤山帮他安排与雪莲约会,坤山翻脸,大中动之以情,坤山答应

第66集

  胜志、素绫来为大中办交保,大中回,与通海严重冲突,父子决裂,大中怨骂通海无人性,竟与进炮勾结设计弱女子,大中加速要对付通海之心,胜志知大中心意,与大中计划扳倒通海,趁秀慧不在,开始斩断通海的人手及资源…胜志以为妈妈已经住在胜天家,约素绫在家里约会,孰料王母与出院返家的丽珠不合,王母提前返家,竟发现胜志与素绫...

第67集

  王母回到胜志新家,捉奸在床,发现胜志与素绫2人衣衫不整,王母气打二人,胜志掩护素绫,素绫落荒而逃,王母伤心哭泣,胜志求王母谅解,王母生气拿起包袱离家….胜志紧急向通海报告有稽核人员来查帐,因为超贷,所有的资产已被银行申请假扣押,通海束手无策,胜志以法律焦点劝通海说,目前负债大于资产,若要保留元气,建议先脱产,先将林家还有的全部资产设定抵押到别人名下,留下债务在身上,到时你只要宣布破产,大中也宣布抛弃你债权…,等风声过后,建照下来就可恢复,通海几乎崩溃...

第68集

  坤山告知大中,自己气不过丽珠之前作落跑新娘、现在又常怀疑为人,要整丽珠,说出想藉船运公司海捞一票,自己图利,将刑责事属于丽珠;让丽珠吃上”背信罪”、”走私罪…坤山希望大中配合,大中愿配合,只要求坤山撮合雪莲!胜天召集公司干部,宣布今日赴印度尼西亚后,委托坤山留下代他与丽珠处理公司一切事,坤山欣然接受授权,丽珠赶回,胜天收回成命,但已来不及,胜天要丽珠安心待产,勿再操劳,大中要胜志去跟天成船运订船期,进口摩托车,胜志会问原因,大中巧言搪塞过,胜志不知是计,与坤山接洽,坤山故意拒绝,丽珠问原因,果决答应...

第69集

  素绫来找胜志,胜志告诉素绫王母对2人交往激烈反对,素绫不以为意,阿玉来找胜志,觉得两人有异.,2女交锋,胜志夹中间,两女吵闹离去后,大中向胜志提及若胜志还爱素绫,等离婚后,不嫌弃可将素绫送胜志,胜志感觉受辱,教训大中,甚至狠大中一巴掌,离去..丽珠至公司处理事务,胜天来电急找坤山,因胜天发现印度尼西亚这边有问题,丽珠紧张问是否坤山搞鬼,胜天怕又是误会坤山,只说小事要问坤山,丽珠急,直接上坤山家,见雪莲正在收拾型装,起疑,直觉坤山要落跑,激动问雪莲坤山行踪及原因,雪莲不悦,要丽珠勿误会,是因王母事件后,要离开散心,坤山意,但丽珠质疑为何会秘密进行,2女冲突,坤山故意对雪莲喊冤….

第70集

  秀慧急电赖桑,告知查出坤山即君雄,且坤山涉有重嫌,要赖桑保密,别打草惊蛇,他要赶回与坤山对质,赖桑心情复杂,想起坤山将出国,忙挂断冲出,丽卿纳闷跟,赖桑要找坤山.,丽珠说坤山已离开1小时了,丽珠问原因,赖桑吞吐,连丽卿也不明白赖桑顾忌…雪莲检查机票,发现两张都是去日本而非去印度尼西亚,惊讶、不解,质问为何刚要欺骗胜天抵达班机,坤山解释不清,雪莲坚持要弄轻楚,不然不走,父女冲突…雪莲因疑虑难解…径自下车,坤山下车追雪莲..赖桑拦出租车,要去追坤山,丽珠、丽卿跟出问原由,赖桑不便说,正争执时,公司职员出来,急告丽珠说胜天又打电话来,赖桑抢在丽珠前接听,胜天说林场事已弄轻楚,坤山真搞鬼,嘱咐别放走坤山,悔不听丽珠言,担心丽珠身体,要赖桑先别告知,赖桑说他马上去追坤山,丽珠问何事,赖桑避重就轻,但丽珠感觉有异,要赖桑休瞒,赖桑说出坤山就是黄君雄....

第71集

  胜志与胜天一起向大中求援,大中佯装惊讶,说不敢相信胜天竟会让坤山如此一手遮天,但当听坤山即君雄,亦即杀父嫌疑人时,大中亦意外,胜志苦求大中给胜天时间展延缴息…大中先是斥责胜天一番,而后故意言看胜志的面子,会尽量帮忙…雪莲来看王母,雪莲跪下跟王母忏悔,不敢求原谅父亲,但望为父亲赎罪….雪莲也送来首饰、私房钱,但王母不能忍受坤山犯下这样罪行,把对坤山恨都对雪莲爆发,雪莲一一承受…最后要丽珠轰雪莲出...雪莲来到海边,伤心而又充满罪恶感,想投海自尽因实无颜面跟着坤山活下来,快灭顶之际,又想…,要死也要死得有代价,至少要替父亲偿还欠王家的债 胜天、胜志回,共商度过难关之计,胜志表示会搜集证据,对坤山提出诈欺告诉...,这时大中怒气冲冲入,说刚接到电话,自己叫天成从日本进口回来的东西竟是一堆废铁,大发雷霆,胜志大惊...丽珠、坤山同时接到传票,因为在天成船运货柜中发现一箱走私香烟,两人必须到案说明,丽珠在胜志、胜天陪同下来到地检署,与坤山对质,坤山推得干净,丽珠被羁押...

第72集

  坤山担心雪莲去找大中,大中会供出一切,故坤山软禁雪莲,雪莲抗议,坤山表示不愿雪莲被人误导,破坏父女间的信任,丽卿担心雪莲,打电话到坤山家,无人接,与赖桑决定去看雪莲,惊讶发现雪莲遭软禁在房间昏迷,丽卿救醒雪莲,方知雪莲饿昏,丽卿跟坤山拼命,赖桑告诉坤山,花子将回,要坤山赶快认罪,坤山宁死不认….胜天筹足钱,开车急速赶去为丽珠交保,但被进炮派出人马拦下,遭殴打,并抢走钱..王母来找坤山,欲问清楚当年事实真相,坤山抓住女人不能忍受丈夫不忠的天性,制造王母对青云的恨,以削弱王母为青云申冤的力道,指青云迷恋花子,为花子散尽家财,夺他钱财,并跟日本地下钱庄借钱供花子挥霍,王母与坤山争辩,但坤山有备而来,几经交手,王母不堪刺激挑拨,信心崩溃,对青云完全幻灭,误会青云感情不忠,背叛家庭,遭杀身之祸,是罪有应得,王母崩溃、惶然…大中出外散心,思索未来规划,撞见胜志、素绫幽会,两人亲热状,大中震怒,羞脑至极,本想冲上前,但压抑忍耐住,任由2人继续非为,亲昵相拥而去….

第73集

  众人接秀慧回台湾,秀慧因雪莲、坤山皆在场,不愿说太多,但口风透露对坤山不利,气氛很尴尬,另一方面,丽珠因秀慧要回,心里双重压,担心若因官司坐牢,,与胜天离,秀慧会趁虚而入,赖桑、丽卿知道丽珠压力,要丽珠放心,秀慧绝不会趁人之危,现在大家是一条船上人,一起帮胜天成浴火重生….胜天也劝丽珠..胜志为是否要帮大中告天成,十分煎熬,大中问胜志决定,胜志为难,.求大中,表示愿为大中处理离婚案,告天成案另找友人帮大中,大中要胜志将两件事都要办妥,并警告胜志勿两头倒,并对胜志说之以理、诱之以利,胜志明确答应大中,会与胜天决裂,帮大中….

第74集

  胜天等人接到胜志替大中公司发出的告诉状..众震撼,胜天怒约胜志理论,兄弟大打出手,大中赞胜志作得好,胜天对大中提告的背后阴谋提出诸多质疑,大中否认一切….要胜天法院见王母只身来找胜志,胜志说出要帮大中跟素绫办离婚及要告胜天之事,王母气坏,警告胜志,若胜志真如此,要与他脱离母子关系,母子大冲突,王母痛骂胜志简直禽兽行径,怒打胜志,胜志被打断腿,大中来,送胜志就医…丽珠告诉胜天,已接到传票要出庭,胜天告诉丽珠,胜志坚持帮大中告天成,丽珠难过竟是小叔告大嫂,胜天安慰..,秀慧来电,言花子失去联络,胜天情绪复杂,担心花子下落不明,无法指证坤山,也懊恼胜志为大忠告丽珠……

第75集

  大中当通海面,将素绫要求离婚条件之文件丢给素绫,素绫故意给通海看,指大中逼她离婚,通海气大中竟将财产分一半给素绫,大骂大中,指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被大中淘空,大中却又被素绫淘空,情何以堪..,大骂素绫阴险、贪婪.出庭日,众人先后来到法庭,为丽珠打气,胜志是大中诉讼代理人,丽珠是被告,双方各有答辩…,众人心情紧张..因官司不利,众心情低落回.,大家不安,胜天欲扛下所有事坐牢,众人皆不认为可行,赖桑言自己错看胜志,责怪胜志如此对丽珠,勾起王母心病,怪罪赖桑没教好素绫,赖桑、丽卿要王母把话说明白,勿影射素绫,两老斗起气胜天与丽珠至庙祈福,两人提及一星期后宣判事,胜天承诺不论结果如何,都不影响夫妻情深,在神明面前起誓,不管王母如何反对,都要给丽珠婚礼,让孩子堂堂正正生下…..

第76集

  法庭内,胜志正告丽珠侵占、诈欺民事,大中与雪莲在紧要时刻赶到,提出新证据,对丽珠有利,法官受理,表示一星期后宣判,胜天、丽珠喜,胜志错愕望向大中,问自己事先为何不知?大中表示事出紧急,胜天、丽珠感谢雪莲,胜志向胜天、丽珠恭喜,丽珠斥胜志,胜天狠打胜志,大中佯作好人,反为胜天、胜志化解...胜志带礼物来看家人,希望修补因官司而破裂的关系,胜志说出自己苦衷,王母气掀胜志与素绫关系,胜天虽早有怀疑,但这时揭破,还是震惊..,胜天教训胜志玩火自焚,胜志本想修好,但因被王母爆丑闻,又被哥哥教训,很不舒服,两造又对立,不欢而散...大中要胜志帮他告素绫,胜志不解,问何罪名?大中说通奸,胜志震惊….

第77集

  大中为让雪莲信任,一方面以信合社身分去法院申请对天成作假扣押,杀个胜天措手不及,另一方面,佯装好人,出面对胜天表示愿意帮忙处理贷款延期且也愿考虑私人借款给胜天,并表示一切作为都是为雪莲,雪莲来,要胜天接受大中善意,先保住公司,众对大中有戒心,怀疑雪莲欲以此交换胜天放过坤山,雪莲激动,表示只想帮坤山尽道义责任,语毕,伤心奔出…胜志告知素绫大中扮猪吃老虎之事,两人与大中谈条件,素绫愿放弃一切,胜志亦愿无条件将祖厝过户当遮羞费,只求大中封口,给素绫留颜面,大中答应。众人到齐后,大中违反承诺,惊爆2人奸情,让胜志、素绫无地自容,秀慧不敢相信,通海怒骂2人,素绫羞愧奔出,秀慧追素绫,要带素绫回赖家,素绫不愿意…胜志气不过大中失信,恨打大中,大中怒还手,把胜志打到半死,并极尽侮辱之能事,胜志被打到谷底,心中悲愤,誓言复仇…

第78集

  素绫为胜志疗伤,胜志好强,表示自己已一无所有,要素绫回赖家,素绫不愿意..进炮开心宴请通海,通海心情好,讲到兴奋处,大笑过头,引起心脏麻痹,休克,进炮忙送通海就医,医生挂出病危通知,大中以为通海病危,奔入痛哭,大中说出自己内心对父亲的感觉,通海奇迹生还,父子真心对谈,解开心结和好….秀慧在外听见也感动哭泣.

第79集

  胜天与丽珠为答谢众人在官司期间帮忙,宴客,胜天为胜志事向赖桑道歉,进炮、大象、阿玉也来送花祝贺丽珠,进炮并提及大中跟坤山合作事,雪莲夹在中间尴尬不已…,就在这时,水蛙送来另外一案(走私)判决,众心惊,胜天打开,丽珠竟有罪,处徒刑3年,又因情节重大,故将于接文后7天内执行,丽珠昏倒…丽珠无法接受这噩耗,伤心后天将服刑,胜天表示绝不会辜负丽珠,承诺明日办婚礼,丽珠为免刺激王母,告诉胜天有心意即可,找雪莲作证人,低调举行就好,胜天去找雪莲当婚礼证人,雪莲应允。入狱日,众来送丽珠,雪莲礼貌安慰王母,王母冷淡,丽珠被靠上手铐带走,秀慧在丽珠离去前,对丽珠允诺,表示一定会帮丽珠平反,丽珠言心领,有胜天帮就够了,秀慧想辩,被丽卿压下,胜天请求陪丽珠一起上警车,求夫妻多相处片刻,获得允许,众依依道别..

第80集

  丽珠入狱,胜天惆怅,王母提及丽珠就快生了,到时生下孩子,还是要送回王家养,不可能在监狱跟丽珠,胜天言要将决定权交给丽珠,王母吵,母子不欢而散…通海找进炮来,要进炮替他邀宴各路人马,准备在寿宴上宣布退休及要正式将儿子推出交棒,进炮离后,通海要大中放心,大中表示决无意逼宫,要父亲继续管事,通海表明自己是真心决定退休回日本养老,唯一不舍是秀慧,大中说秀慧是赖家女儿,要通海放手,等娶雪莲,通海就有媳妇可疼,大中表示自己重新赢得雪莲心,才能重燃斗志,找回人生意义,通海尊重大中决定,但对坤山耿耿,大中言自己制得住坤山…通海酒后吐真言,希望秀慧跟她回日本,秀慧拒绝,通海说出秀慧是自己女儿,秀慧惊,要再细问,因大中送茶入,接着丽卿来接秀慧,话题被打断,秀慧怀着纳闷心情与丽卿离,秀慧走后,通海对大中有一番说辞..秀慧来找通海问明白,通海一开始仍不愿说,后来在秀慧几番逼问后,才终于说出秀慧身世,秀慧无法接受自己竟是林父利用来对付来赖家的工具,更不能原谅通海为一己之私,不顾亲情,设下这可怕残忍的计谋,可怜自己历经多次身世之谜折磨,痛哭..,通海请求秀慧原谅自己利欲熏心、被仇恨蒙蔽,秀慧痛苦奔出,找胜天,秀慧倒在胜天怀中哭泣,被素绫撞见,素绫气不过跑来拉开秀慧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