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该剧描写了黄家抚养的男孩黄维盛20年后长大成人,与黄家亲生姐弟在遗产继承及与江家姐妹的情感生活发生的矛盾与纠葛,面对亲情、爱情、财富、事业的考验,他们各自选择了迥然不同的人生价值观喝道德观,故事着力表现了主人公黄维盛善良、正直、真诚、美好的品格和为人。

分集剧情:
  真爱女人系列――《亲亲,你是我的宝贝》此剧在探讨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及下一代的情爱纠葛,衡量现代男女对爱情和亲情的价值观。

第一集

  二十年前,黄胜田夹在老婆雅珍及爱人淑卿之间而难以抉择,为了要履行对淑卿的承诺,顾不得老婆雅珍的威胁,一心只想让启川认祖归宗,在等待的过程中,淑卿误以为胜田返回,而用了结自己生命的方式来报复胜田,而胜田得知淑卿轻生的消息,在赶往医院途中不幸发生车祸,随淑卿步入黄泉,留下遗孤启川独自面对失去亲人的悲痛及雅珍母女的羞辱。

  二十年后,启川一直摸摸暗恋乃亲,并希望进一步表达爱意,无奈却苦无机会,好不容易挨到可亲的毕业舞会,启川积极的找借口亲近乃亲,希望能在乃亲面前留下好印象,无奈可亲认定只有青年才俊的学长黄维盛才能与姐姐匹配,因为论人品及家世背景,维盛远超过启川,而舞会中乃亲对维盛也有好感。

第二集

  在可亲的毕业舞会中,可亲极力撮合姐姐乃亲与维盛,此举令启川无奈,因此只好黯然离开现场,在伤心之余他不知不觉的走到这条二十年前令他难堪的巷道,所有的往事历历涌上心头,心中的那股仇恨油然而生,他怨恨上天对他的不公平,周遭的气氛也随之冰冷起来。

  参加完舞会的乃亲依然沉醉在舞会的气氛中,完全不知自己已走入危机四伏的陷阱,此时的乃亲已成为凶手的目标,顿时间幽暗的巷道成了乃亲一生难以磨灭的梦魇。

  而可亲懊悔自己的一时疏忽而毁了姐姐的一生的幸福,更得不到父亲的谅解。乃亲不幸的遭遇,令可亲相当自责,她几度回到暗巷现场,想找出任何蛛丝马迹,也曾认为暗巷里的疯子周是凶手,但调查后仍是徒劳而返。

  启川激励收购乃亲住处附近超商的报纸,希望能帮助乃亲将伤害降低到最低,此举被明达撞见,从此改变对启川的态度。

  维盛因母亲重病赶回花莲,同时他从报纸商得知乃亲被强暴的消息,本想亲自探望,但碍于母亲病重必须开刀,便打消念头。

第三集

  明达夫妻为了乃亲是否生下孩子而争论不休,乃亲得知父亲要她生下孩子而几度昏厥,又碍于父亲的权威无法抵抗,只好默默承受所有的痛楚,可亲见父亲处理此事的态度令她相当伤心,不惜向父亲的权威挑战,依然离家。

  雅珍开刀前念念不忘胜田在外的私生子,为求安心到九泉见胜田,她要求维盛姐弟一定要找到那孩子,让母亲解开心结安心开刀,维盛答应,但维洁却担心父亲的家产多人分羹,而心生妒意。

  离家后的可亲,体会到在外谋生的不易,所以积极的想觅寻一份适当的工作,在一次因缘际会之下,可亲引起谭大治的注意。

第四集

  可亲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刚回国创业的雅疲坛大治,并且为他的风采所着迷,谁知大治误以为和子及是母子,可亲不知如何解释,只好将错就错。

  黄母病情日益严重,面对母亲时好时坏的情况,及谁来承担照顾母亲的责任,常令姐弟俩闹得不愉快,维洁见母亲神智不清,认为机不可失,便在母亲面前恶意中伤维盛,维洁甚至为更改遗嘱,不惜怂恿母亲说出维盛真实的身份。

  乃亲因自己日渐凸出的腹部,连大门都不敢迈出,面对着父亲无理而残酷的安排,更是束手无策,在一次前往 医院做产前检查时,乃亲成为孕妇问卷调查的访谈对象,听见排山倒海的问题,顿时令乃亲难堪,更撩起乃亲深处的伤痛,所幸启川及时出现解危,谁料出了医院大门,又遇上昔日的同学,同学们七嘴八舌的关心,令乃亲觉得难堪,启川为保护乃亲,便慌称他和乃亲早已结婚,而乃亲只能在一旁尴尬的点头应付。

  经过先前的折磨,积压在乃亲心中的不满,终于爆发出来,回到家门口看见一台未上锁的自行车,乃亲一坐上去便不顾自己的大腹便便,向外冲去,此举惊吓到明达和美慧,担心女儿发生意外,便赶紧尾随在后,乃亲路过被强暴的暗巷,勾起她伤心的痛苦回忆,心情荡到谷底。

第五章

  谭大治邀请可亲和子及一起出游,玩球的过程中,调皮的子及假装受伤晕倒,吓坏一旁的妈妈童晓俐冲出来看儿子是否无恙,这才拆穿可亲假妈妈的身份,大治得知满脸错愕,可亲事后担心在大治心中的形象受损,忙着解释道歉。

  黄母得知维洁趁她病危之际竟然偷天换日,将所有的家产过户于自己名下,令得黄母气愤难忍。维洁的行为,令激起弟弟维盛怎样的反应呢?

第六集

  黄母得知维洁将将所有的家产过户于自己名下,气愤难忍因此旧疾复发,荡维盛发现时,黄母早已气绝离开人世,面对姐姐竟然因财产继承的问题不惜与母亲翻脸,甚至活活气死母亲,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让维盛相当痛心,他决定部依赖自家富裕的环境自食其力。

  启川婆婆的儿子阿忠刚刚出狱,阿忠回家大闹并无理要求母亲变卖家产,此景刚好被前往探视婆婆的启川撞见,启川又因乃亲心系维盛而心中不平衡,于是心中压抑多时的愤怒及不满顿时被激发出来,婆婆担心阿忠对启川不利,只好从旁安抚启川,冲突才未爆发。

  由于遇上谭大治的关系,可亲在工作上有了漂亮的成绩,她心想该衣锦荣归的时候,当她兴高采烈的回家,并未引起父亲的欢迎,所幸母亲与乃亲在旁化解尴尬的气氛。可亲此次回家才得知原来陪着乃亲一路走过黑暗期的人是启川,但可亲仍然察觉乃亲对维盛的念念不忘,借着乃亲到海边散心的机会,她刻意将车子绕到维盛住处附近,不知情的乃亲意外见到了维盛。

第七集

  乃亲和可亲夜游归来,因暗巷中的光线不佳,紧张的乃亲不慎滑倒因此早产。可亲劝说乃亲去台北开始新的生活,而其父达明百般阻挠。明达越来越不喜欢可亲待在家里,并认为乃亲所有的不幸都是可亲造成的,二人关系每况愈下。

  明达知悉乃亲早产后,找来启川帮忙想个两全其美的方法,留下乃亲母子。得知孩子出事的启川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宝宝平安,忧的是他不知该如何开口向乃亲表达爱意,苦恼之余他向婆婆倾诉,在婆婆的鼓励下,启川是否会向乃亲求婚呢?

第八集

  启川在婆婆的鼓励下倒医院探视乃亲,并拿出戒指向乃亲求婚,正在此时明达告诉两人孩子突然不见的消息。

  可亲决定回台北,临走前遇到维盛,可亲依然尽力拉近维盛与乃亲的关系。但是明达误认为是可亲抱走了孩子,争执之中,乃亲精神恍惚的请求可亲将孩子还给她,可亲终于对整个家庭都失望了,转身离去了。随后维盛找到可亲,并表达了自己想追求她的想法。

  乃亲因为孩子的失踪而感到彷徨无助,心神不定的她答应启川只要找回孩子便与他结婚。经过一番找寻发现孩子的失踪与阿忠有关,阿忠想趁机勒索启川签下一张高额的借据。

第九集

  乃亲因为启川帮忙找回孩子而答应与启川结婚,正巧被去医院探望的维盛看到。明达误会可亲带走孩子,为求清白可亲开始明查暗访,虽然没找到孩子的下落,但是她却因此发现了启川与阿忠在一起,心中暗想,启川还有另外的一面。但是明达再一次对可亲发火,认为可亲在诽谤启川,于是可亲想要再次离家,在维盛的劝说下可亲终于答应参加启川与乃亲的婚礼。

  找回孩子的启川终于如愿和乃亲结婚,婚礼上阿忠突然出现引起众人一阵哗然,向来游手好闲的阿忠告知启川,他已经查出启川生父黄胜田生前的住处,以及遗留给他的遗产金额,但是最令启川惊讶的是他的身世竟然和维盛有关。

第十集

  洞房花烛夜上,乃亲仍挥不去被强暴的心理阴影,眼见乃亲痛苦的模样,启川十分心疼和沮丧。

  婆婆无意间得知阿忠竟是乃亲孩子失踪的主谋,听他描述整个事件的原委,婆婆心痛不已,并患了中风,住进了医院。

  重新上班的可亲因为休假过长导致业绩一落千丈,大治在这时出现并且令可亲倾心于他。可亲的同事晓俐对可亲心生妒意,于是与维洁勾搭在一起。大治介绍了一个大客户给可亲,帮助了可亲工作上的困难。

  忠厚善良的维盛对于该如何化解着几十年纠葛不清的时代恩怨相当苦恼,维盛想要将原本属于启川的财产送还,但被维洁严厉反对和警告。

  明达未经商量擅自决定让孩子跟随他姓江,启川虽然不满,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第十一集

  维盛和乃亲不期而遇,两人状似亲密被启川撞见,这让启川愤愤不平,于是启川将心中压抑许久的不满全向乃亲发泄,乃亲的温柔让启川平静下来,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

  阿忠找到维洁,并威胁她交出属于启川的财产,维盛因亲眼目睹启川照顾婆婆的细心和孝顺,所以决定将他手上的财产归还给启川,但维洁出现并极力反对。

  可亲虽然得到大治的帮助而顺利度过工作的低潮,但依然与升官擦身而过。

第十二集

  大治在可亲失望之时来到她身边,及时安慰了可亲,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可亲收到姐姐乃亲寄来婚礼上她和维盛的合照,由于晓俐的诡计,被其他同事误解成她已经订婚了。

  维盛决定将财务物归原主,于是前往邮局找乃亲帮忙,结果竟碰巧遇上匪徒抢劫,维盛为了救乃亲而奋不顾身与歹徒搏斗,不料却让启川怀疑两人有暧昧关系。事后乃亲在无意间发现启川与维盛同父异母的复杂关系,同时她也察觉了自己又再度怀孕了。

  启川心存醋意找到维盛,索要自己应得的财产。

第十三集

  乃亲不满启川对她隐瞒自己的身世,双方感情再次出现裂痕。此时启川获知乃亲怀孕,高兴不已,但是乃亲真诚相劝却仍然无法打消启川一心争夺父亲遗产的野心,为避免兄弟相残,维盛有意让出遗产所有权给启川,却因此合姐姐维洁发生冲突,于是维盛决定住到可亲家中。维盛在前往可亲办公室的途中,在电梯中意外遇到了可亲的上司,也因此被误会成可亲的未婚夫,可亲也为了保住工作因此并未作澄清。大治在晓俐的口中得知可亲订婚的消息,酒醉的他到可亲住处大闹,并且打算找维盛摊派,结果反而让维盛撞见他合晓俐的暧昧举止。

第十四集

  启川已经离职很久,明达心中生虑但还是相信启川。乃亲回家后,发现阿忠与启川竟在家中抽烟喝酒,心中相当不悦,于是指责两人,没想到发被阿忠恶言污辱,更令乃亲气愤的是启川竟然只是默默坐在一旁一语不发;另一方面,可亲在家与维盛共进浪漫晚餐,但面对大治的热烈追求,又有些怦然心动。

  可亲在大治甜言蜜语的攻势下,决定与维盛解除之前的假婚约,让维盛不知如何是好。雪上加霜的是,此时警方因为怀疑维盛是强暴乃亲的凶手而开始全面通缉他。

第十五集

  乃亲通知维盛已被警方通缉,被启川发现,双方又大吵一场。同时大治也得知了维盛被通缉了的消息,在可亲上司的聚会中借题发挥,令在场的维盛尴尬万分。当维盛离开了可亲家时,可亲感到了一丝落寞。

  另一方面启川为争夺财产,无暇兼顾乃亲母子,让一直无法摆脱被强暴梦魇的乃亲更加意志消沉。阿忠为了想要分一杯羹,于是和启川联手,先后找人恐中维洁,并在维盛施工的工地动手脚闹出了人命,害得维盛吃上官司;由于出事时乃亲与维盛都在工地,启川愤怒之下,找到已经中风的婆婆诉苦。

第十六集

  维盛为要澄清自己并非强暴犯的事实,决定请姐姐维洁出庭作证,无奈维洁竟无理强迫维盛答应不准将财产交还启川的要求,面对姐姐的势利维盛相当失望。维盛发觉这接二连三的以外皆与启川有关,决定请乃亲帮忙查出真相。

  乃亲因关心维盛的工地出事情况而去医院见维盛,及至警察局说明强暴案的案情,因此惹来启川的不满。远在台北的可亲得知,启川因为争夺财产之事而冷落乃亲母子,便回家警告启川。

  另一方面,维洁因担心启川与她争夺财产,竟弄得自己精神恍惚。此时,黄父生前嘱咐的律师突然现身,并愿意帮启川打官司,让绞尽脑汁想夺回财产的启川再度燃起希望。

第十七集

  启川在明达面前搬弄可亲的是非,试图加深明达对可亲的误会。可亲再次遭到父亲的责难,另可亲对自己的家彻底灰心,专心投入到与大治的恋爱中。

  医生这时宣布乃亲的孩子罹患绝症,使乃新内心深受打击,加上启川近段时间来为争夺财产而对她们母子不闻不问,令在旁的明达与美慧十分担忧。

  沉醉在大治柔情蜜意下的可亲,全然不知大治感情早已出轨,向来玩世不恭的大治因无法实质名归的得到可亲,便想利用晓俐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晓俐竟然在房内设下陷阱安装了针孔摄像机。在工作业绩上表现正值巅峰的可亲,以外发现好友晓俐跳槽后暗中挖走客户,此举令可亲想象不谅解。

第十八集

  乃亲的孩子在医生的证实下得了血癌,为要挽救孩子的性命,乃亲只好登报寻找孩子的亲生父亲。启川在乃亲的询问下,显出一些内心的慌乱与挣扎。

  维洁得知维盛错愕难堪,深受打击,又逢事业出现了问题,搬出了居住的房子,维盛感到无助,并决定不再参与遗产继承的问题。

  乃亲接到孩子亲生父亲来电,认为孩子的病有救了,欣喜不已,可是她不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其实就是……

第十九集

  启川为要弥补乃亲,决定私下到医院捐献骨髓,企图挽救孩子的性命,但是他诡异的行径却被阿忠发现。

  哓俐以两人亲密的录像带勒索大治,大治气愤不已。但玩世不恭的大治得知自己掉入晓俐的陷阱,担心就此失去可亲,于是只好答应晓俐所有无理的要求,只为可亲不要知道这件事。

  维洁被自己的贴身 保镖勒索,幸亏维盛出现才得救。维盛见姐姐维洁为要争夺财产竟落得精神恍惚的悲惨下场,心里相当不舌,因此决定担负起照顾姐姐的责任。

第二十集

  维洁得知维盛一直在照顾自己感到相当惭愧,所以决定将财产归还给启川,并向维盛详细说明他真实的身世;同时,晓俐从大治那里勒索来的钱被自己的丈夫骗走,她意外出现在维洁的病房,并特地交代维盛务必照顾可亲,此举令维盛百思不解。

  乃亲日以继夜在医院照顾病危的宝宝,她见启川终日仍旧为遗产的事情奔波,进而冷落孩子的病情,心里相当无奈,此时启川接到法院通知维洁愿意无条件归还财产,兴奋不已的他却也同时接到医院传来的噩耗,孩子病重不治,而乃亲也因为伤心过度当场昏厥。

  大治因为担心自己和晓俐间的暖味行为被发觉,为避免夜长梦多,于是向可亲求婚。

第二十一集

  可亲即将订婚的消息,惊动明达与美慧,明达尖锐无情的责备严重伤害了可亲的自尊。

  人财两空的晓俐因为不愿见到可亲断送自身的幸福,于是决定挺身揭穿大治花言巧语的真面目,并且鼓励可亲重回维盛的身边。

  正着手筹备婚礼的可亲,收到晓俐寄来的神秘录像带,带中不堪入目的画面彻底毁灭了她对大治的信任与感情,不甘心感情遭受践踏的可亲决定在公司会议上让大治难堪。随后可亲递上了辞呈,去医院见到了精神恍惚的维洁,打听维盛的下落。在爱情没了,工作没了,家也回不去了的时候,可亲发出了人生无常的感慨……

第二十二集

  阿忠来找启川,并威胁勒索启川,因为阿忠知道启川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乃亲在维盛的开导下,终于走出孩子病逝的阴霾,不料却因此造成启川的误会。此外,启川在顺利继承黄家财产后,性情的转变及金钱挥霍的态度,令乃亲相当失望。

  玩世不恭的大治终于因为自己荒唐的行为自食恶果,可亲因为无法忍受她的出轨断然离他而去。无奈大治竟然不知反省,前往维洁疗养的 医院找维盛理论并询问可亲的下落。

  明达与美慧见启川未因孩子的病逝而难过,而且还尽情挥霍他刚继承的财产,并且还因此冷落乃亲,于是开始数落启川的不该,此举引发启川强烈的不满。

  乃亲来到台北寻找可亲,可是发现可亲已经离职了,于是她找来维盛询问,经过与维盛长谈,乃亲发现能带给自己快乐的是维盛。

  无恶不作的阿忠知道启川已经顺利继承黄家财产,想从中勒索启川,不料启川竟出尔反尔,怒气冲冲的阿忠于是前往医院告知婆婆,启川就是强暴乃亲的真正凶手。

第二十三集

  病危中的婆婆因为受不了如此严重的打击而撒手人寰。

  阿忠又来找启川勒索钱财,两人争执中被乃亲听到,而乃亲得知枕边人启川竟然就是强暴她摧毁她一生幸福的暗巷之狼,情绪失控的她夺门狂奔而出,回忆中的一幕一幕浮现出来,一个巨大的现实让乃亲无法承受,慌乱中乃亲撞上疾驶而至的维盛的车。

  乃亲因为 车祸受伤而失去腹中的小孩及生育能力,明达与美慧因不忍女儿再次受到打击,所以并未告知乃亲实情。面对家中发生的变故,明达与美慧情绪十分低落,并因此大吵了起来。

  不知悔改的启川却仍然执迷不悟,到乃亲的病房来骚扰。于是乃亲暗中托付维盛代为办理离婚手续。

第二十四集

  维盛受乃亲托付为其办理离婚手续,维盛得知乃亲心意已决,随即代替乃亲找启川谈判,不料却招来启川的恶言相向。美慧不忍见乃亲再受折磨,因此决定全力支持她离开启川,并建议乃亲北上投靠可亲。

  可亲始终没有露面,乃亲、维盛都写信给她进述近期放生的一切。落魄的大治不甘心就此放弃可亲,终日在可亲住处守候,但是却依旧音信全无,所以他决定亲自前往江家一探究竟。

  乃亲住院期间,维盛一直来探望,并帮助乃亲看到前途的光明,却被明达与美慧看到两人暧昧的行为。固执的明达为保住面子竟然要求乃亲重回启川身边。

第二十五集

  明达发现乃亲离家出走后当场昏厥。离家后的乃亲巧合认识大治,并从中了解他与可亲间的点滴与误会,大治也意外得知乃亲巧合认识大治,并从中了解到他与可亲间的点滴与误会,大治也意外得知乃亲投靠的人竟是维盛。

  维盛为要在事业上闯出一番成绩,四处打听工作,也因此无意间发现大治的家事背景,更顺利的顶下大治以前的公司。

  感情及事业都失败的大治依旧流连在声色场所,但是从前的酒肉朋友知道他名利跌落的行情后,避之惟恐不及,让大治大受刺激。

  乃亲与维盛同住一起后非常开心,虽然维盛对乃亲的照顾无微不至,但是维盛的心中还是有所顾忌,为了不伤害乃亲,他将心中的人深埋在心中。

  可亲回到台北的家中,她在与大治不欢而散后,决定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并接受维盛的感情,但是大治意外出现并告知乃亲和维盛之间有着暧昧不明的关系,原本不相信的可亲果真发现乃亲与维盛同住的事实,让她失望。

第二十六集

  虽然大治对可亲表示了真情,可亲仍然毅然离开了他。

  明达精神错乱,不但烫伤了自己,还烫伤了美慧的脸部,被启川发现。明达、美慧两人都住进了医院,需要长期调养。

  启川为了得到关于乃亲的消息,答应愿意借钱给大治重新起家。而维盛找到可亲,两人为了得到关于乃亲的消息,答应愿意借钱给大治重新起家。而维盛找到可亲,两人之间的误会化解,而且两人情投意合,终于走到一起。启川来到乃亲的住处,并脱口说出乃亲已经不能再有孩子的事实,别乃亲大受伤害,离开了维盛姐姐的房子,回到家中看望父母。乃亲与可亲见到父亲的精神恍惚的状态,十分难过。而且乃亲为了照顾父母,暂时不打算与启川离婚。

第二十七集

  启川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再次重蹈覆辙想强暴乃亲,拼命抵抗的乃亲弄伤了启川,落荒而逃的启川在暗巷中遇到疯子周,背后遭到一棒猛击,终于自食恶果。

  奋发向上的维盛先后接管大治被政府拍卖的公司,还在建筑界闯出一番名气,成为知名企业家,令可亲对他刮目相看,两人最后终成眷属。另一方面因为盗用公款企图潜逃出境的大治终于被绳之于法;乃亲为了成全维盛及可亲,毅然决定出国继续深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