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部战争历史单元连续剧,共有十集 ,每一集两个小时。

  故事从三个家庭中的几个成员身上发生的变故,反映出战争如何改变这些人的命运。从他们的生离死别悲欢离合,体现出战争所带给人们的灾难。

  为了区别于三年前拍摄的剧情片【和平的代价】,这回【何日军再来】采用以人物为经、历史事件为纬的创作方式,每一集都有各自的主角和主题,着重探讨战乱时期的父子情、友情、爱情。同时也描述马来军团和印度大耳窿在战争时期的经历。

  新传媒新扎小生戚玉武首次挑大梁,扮演思想简单、性格冲动的青年林凡,和曾诗梅、洪依萍各有一段刻骨铭心的乱世儿女情。然而在经历战争的洗礼后,他变得沉稳踏实,并意识到“居安思危”的深刻意义。

分集剧情:
第1集

  1942年2月15日,日本攻陷新加坡之前,尽管中国发生了1937年的“七七芦沟桥事变”、“八一三战事”、“南京大屠杀”、“八百壮士”等,中国进入全面抗日救亡战争,中国及全世界的华人区(尤其南洋区)都沸腾起来,对日本军的侵略行动愤怒达到极点。

  但是在南洋一带却很少人会想到日本军会大举南下,一般老百姓的生活都过得很安定,当时民间流行这样的话:“只要树胶、锡矿、白米有价钱,人民就有三餐饱”。小市民始终觉得战争距离自己很遥远,即没有危机感,更没有任何“居安思危”的意识,大家如常生活在个人的喜怒哀乐情绪里……

  当时的厦门街及附近街道是个颇繁忙的地区,商店、客栈密集。其中以黄奕堂一家经营的华和栈颇负盛名,另外还有棺材铺、印度大耳窿、杂货铺等等,其中印度大耳窿店铺的小老板阿星与黄奕堂一家常相往来。阿星虽是异族人,却能讲流利华语及方言,胆小怕事。

  黄奕堂的父辈早年从中国南来,黄奕堂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继承父业,娶土生娘惹活娘为妻,对中国国土有一定的感情,本来黄奕堂育有二子二女,但是之前两个儿女一出生就天折,为讨吉利,因此收留孤儿国良(改名长青),入赘为长婿,并为自己打理旅店的业务。长女黄引香读过儿年书后就在旅店里帮忙。

第2集

  日机轰炸新加坡,市民惊惶失指,纷纷走避山芭,华和栈众人与旅客也暂时搬往樟宜,长青自愿留下来看守华和栈,而长风则留在学校宿舍。

  林凡的二妹林韵与外婆为避开战争从马来亚回到新加坡,林韵进入莱佛士学院就读,与从小定有婚约的长风相见不相识,反而误以为另一男同学王常峰是自己的未婚夫。

  麦华伦常常向林珊与林凡灌输大英帝国主义,声称英军防务是如何如何的严密,非日军所能攻克。但是1941年12月8日,马来亚战争终于爆发,日机滥炸新、马,日军第一颗炸弹丢在新加坡贫民区,日本不宣而战,马来亚的攻防战开始,华侨即刻总动员通过多方面进行防御工作,麦华伦被调往前线,林珊依依不舍,却深信麦华伦一定会胜利归来,林凡则对麦华伦讥讽一番。

  英国政府在马来亚布置的十万大军根本本挡不住半数日军的猛攻,节节败退,日军长驱直下……

  这时,林凡得知林谋盛组织劳工部,支援抗日战争,毅然报名参加了星华义勇军,连父亲也不通知,接受了简单军训,四天后就被派往前线(长堤岸边)应战,而对林凡暗自倾心的阿桂,竟然也义无反顾的追随林凡,参加义勇军救伤队,一同出征,誓言一定要让林凡平安归来。

  另一方面,一支大约1400人的马来军团连同第二皇家军团组成第一马来亚步兵旅,出发守卫新加坡南部区域的西岸。哈里也在其中。他眼见日军南下势如破竹,对英国坚固防务的信心破灭,脱下制服,换上军装,辞别大腹便便的妻子,加入马来亚步兵旅,上到最前线,浴身一场惨烈的抗战……

  这时义勇军在长堤经历一场惨烈的战役,因为配备不足,英军只发给每人24颗子弹,林凡在抗战中受了重伤,奄奄一息。阿桂独自上前线寻找林凡,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照顾林凡,将林凡从死亡边缘救起,在大海里飘流……

第3集

  日军炸弹轰炸不休,眼看新加坡局势岌岌可危……

  1942年1月31日,新柔长堤在一声巨响中被炸毁,哈里所属的马来步兵旅守卫在巴西拉巴海岸,不断受到日军炮弹攻击及低飞战斗机的扫射,马来军团英勇作战,蒙受惨重伤亡,哈里也在伤兵行列里,却坚持不肯退回后方,马来军团展开一场场的卫战。

  当时莱佛士作为一间大专学府,全校上下笼罩着抗战的激扬情绪,黄长风渐受抗战氛围的影响,参加学校的医药救伤队,到处进行救伤工作,见到许多被炸伤的平民百姓和英勇卫国受伤的军人,真正认识到英军防务的一无是处。

  救伤队每一组成员四到六个,长风被派与心仪已久的校花林韵同一队,两人志趣相投,很快产生感情,却不知彼此是未婚夫妻关系。原来父亲黄奕堂从小为他定了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他反对盲婚,三番四次的避不见定亲的林梦饲,不知道对方原来就是林韵。

  林韵从小多病,一次差一点死去,父亲为她拜神问卜,她总算活下来,林颂德因此为她取了乳名梦饲(福建谐音,暂且饲养着之意)。林韵深得外祖母疼爱,由于母亲早逝,因此经常寄住外祖母家。与黄长风一样,林韵对自己从小定下的婚姻十分不以为然,更没想到长风是自己的未婚夫,反而误认长风的好友王常峰是自己的未婚夫,王常峰暗恋林韵已久,明知林韵错认,有意无意将错就错,林韵与黄长风互有情意,基于彼此都有婚约,爱得十分痛苦,直至最后当两人得知彼此身份时,却已经共赴一场死亡之约。

  那是1942年1月底,日机炸弹仍不停的轰炸,王常峰约会林韵,决定将真相告诉林韵,不料未说出真相已经不幸彼炸死。林韵则受轻伤,医学院的学生在同一天的黄昏将王常峰的尸体埋在中央医院草场的一个防空壕里,林韵与黄长风都到来送王常峰最后一程。就在葬礼那一刻,林韵与黄长风才得知彼此是未婚夫妻关系,惊喜交加之际,日军的炸弹又突然降下,十多个师生全被炸死,竟成了一段永恒的恋情,一份无尽的遗憾……

第4集

  林韵与黄长风双双被炸死,对林、黄两家造成了很大的震撼。尤其林家,林韵骤死,林凡跟了义勇军上前线后又音讯沓然,凶多吉少,林颂德只能强忍悲痛。

  其实自从义勇军解散之后,林凡与阿挂就加入地下抗日游击队,辗转来到槟城,偶然结识槟城富商吴世荣,得到吴世荣的关照。

  吴世荣父亲是槟城富商,年轻时候的吴世荣风流倜傥,生性豪爽,与孙中山有过不浅的交情,不仅在精神上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更在财力物力上给予极大的援助;老年的他身息恶疾,半身不遂,从此每天呆坐椅子上度日,日军进入马来半岛后,人人逃命,吴世荣因为双脚不能行走只好留在家中。

  由于他曾多次支持抗日,很多人担心日本人会找他算帐,劝他逃命,他却不愿拖累旁人。当时市面上流传消息,有个日本军官到处找一个名叫吴世荣的华人,吴世荣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天天穿戴整齐等待悲惨命运的到来。林凡与阿桂想尽办法要带吴世荣离开,吴世荣宁死不逃,某日一日本军官坂上一郎果然寻来,林凡为救吴世荣,与太郎发生冲突,险些死在一郎枪下,一郎说出自己其实是吴世荣的儿子。

  原来坂上一郎是吴世荣与一日本女子所生,吴世荣年轻时结识一日本姑娘惠子,将她纳为如夫人,生下一郎,可惜这位如夫人不容于当时的吴氏家族,吴世荣只好忍痛将她母子送回日本,从此失去音讯。其实当日惠子离开吴家后,井没有回返日本,而是改名换姓,与一郎一起寄住当地一间寺庙。

  两母子在庙里一住多年,一郎对自己的真正身世不甚了了,母子回日本,一郎之后被征召入伍当上军官。出征前,惠子再三交代他寻找亲生父亲。因为自己的中日混血身世,一郎在执行军务时常面对极大的痛苦与挣扎。

  吴世荣父子相认,紧接而来的却不是相逢的喜悦;一郎一直想在物资上接济父亲,但是吴世荣拒绝了,一郎不顾父亲的反对,不但常常偷偷将一些粮食用品送来,还常来探望吴世荣。当时日军军队中主战派军官视一郎为眼中钉,知道一郎的身世,遂借此机会不断制造矛盾,指一郎与抗日分子有联系,今上司对一郎产生不满,一段父子情缘带来的竟是一场场无法躲避的不幸与灾难……

第5集

  日以继夜的轰炸攻势后,新加坡整个城市陷入极度恐慌中,2月15日,华人大年初一,英军宣布投降,新加坡终于沦陷。洪大海为抗日而决定舍弃儿女私情,引香坚决相随,陈永不愿心爱的引香离开,竟然暗中向日本宪兵告密,大海被乱枪杀死,引香目睹大海惨死,大受刺激。

  杨笑梅是个断掌女,一出世母亲难产而死,未过门丈夫意外坠河身亡,更被认定是不祥之女,为夫家及娘家见弃与不容,虽然得到长青的怜惜,却是一段没有寄望的恋情,尤其知道长青决定与引香结婚后,更觉得生无可恋,对人生不存眷念,甚至渴望战争到来,将一切毁灭。

  新加坡沦陷前一天,举家逃难,家人不愿被她拖累,竟将她独自留在家中,可怜她一个单身女子,又缠足,无法逃难,时一颗炸弹降落,卡在楼梯间,幸亏炸弹失灵,没有爆炸。危急之际,长青到来,将笑梅救走,栖身佛堂。

  日军大队陆续开入新加坡,一支军队就住进客栈里,予求予取,黄奕堂无力违抗,忍气吞声,为了引香的安全,奕堂毅然决定让长青与引香结婚,长青默然接受黄奕堂的安排,面对笑梅,却无法坦言。

  陈永眼看婚礼举行在即,再次向日军告密,诬告长青是抗日分子,长青被逮捕,陈永为去除情敌,将长青打死,抛尸印度大耳窿店外,被阿星父子救起。长青为怕连累华和栈众人,着阿星通知笑梅。两人在阿星的帮助下,逃出市区。

  林凡与阿桂从马来半岛逃回新加坡,感慨新加坡落入日军手里,一切已经改变,林凡只能偷偷回家看父亲,得知林韵已死,难过不已。日军展开大检证,陈永身为汉奸,带上头罩,在检证站指证抗日分子,引香从一些蛛丝马迹怀疑陈永的身份,陈永设计让引香释疑,另一方面则对日本军官服部卑躬屈膝。

  长青与笑梅一起经历一段逃难日子,笑梅担心自己的不祥命运会拖累长青便割断掌,长青感动,两人深感生死难料,战乱中结成夫妻,一个城市的沦陷,成就了一段姻缘……。

第6集

  战前印度人经营的大耳窿借贷行业就十分普遍,他们拥有自己的小店铺,兢兢业业,非常苦干。阿星的父亲也是众多印度大耳窿之一。1942年初日机轰炸新加坡,阿星的父亲不舍得离开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家业,紧紧守住店铺。

  日军入侵新加坡后,时常玩弄种族分裂的把戏,对华人施以暴政,对印度人非常宽大,更利用印度人对印度本土的狂热爱国心,当时新加坡与马来半岛的印度人踊跃参加亲日抗英的印度国民军,希望能够同日军一起并肩作战,争取印度的独立。阿星的父亲要阿星加入印度国民军,阿星目睹日军对华人的暴行,潜意识抗拒父亲的安排。后来经林凡提醒,才洞悉日军利用印度人的动机。

  台藉华人黄堆金是渡边渡大佐的亲信,陈永为讨好黄堆金,提出华侨缴交奉纳金的建议,林凡与抗日分子计谋刺杀服部与黄堆金,失手受伤,躲入阿星。不料阿星的父亲却因此被日军杀死,妓女丁月光到大耳窿店借钱,与林凡三番两次产生误会,林凡怀疑月光是日军间谍,在一次冲突中,开枪误射中月光,月光险些丧命。

  山下奉文出席奉纳金奉献仪式,林凡决定刺杀山下奉文,阿星因父亲的死,开始痛恨日本人,毅然要求与林凡一起行动。林凡向阿桂道别,阿桂阻止无效,由于戒备森严,林凡的刺杀行宣告失败,颂德为帮林凡解围,反遭日军逮捕,阿星在行动中受伤,幸被月光救起,细心照料,令阿星产生遐想,对丁月光产生一丝恋慕之情,却不知丁月光的真正身份。

  林凡怀疑月光亲近阿星的目的,警告月光远离阿星,阿桂跟踪林凡,误会林凡与月光有关系,与林凡发生争执,林凡忿而离开,得悉日军火烧木屋,奔入火场,两人真情流露,确定彼此的感情。

  阿星向月光表明爱意,月光透露自己的身份,阿星不信,到妓院外等候月光,撞见月光差一点被日军强暴,阿星忿而杀了日军,得知月光果然是个妓女,但不在意月光的身份,打算为月光赎身,为月光拒绝。阿星不死心,守在妓院门外,结果被误从是抗日地下分子,遭乱枪扫射……

第7集

  日军统治新马,改新加坡为昭南岛,天天施行暴政,另一方面则进行同化政策,开设日语学校,鼓励华人子弟学日语,这时林颂德被日军逮捕下落不明,林凡音讯全无,林珊唯有寄居黄家,天天将自己扮丑,到日本学校上课。

  林珊的同学爱美因为不肯扮丑,被日军轮奸,跳楼自杀,对林珊产生彼大的冲击。一日,林珊在街上发现麦华伦沦为战俘,林珊偷偷潜入战俘营见麦华伦,不幸被日军发现,麦华伦竟然不理会林珊的生死,林珊为日本军官西村抓住,西村见到林珊的美丽外貌,向林珊求婚,虚荣心理加上天真的以为有日本军官的保护就可以安全无尤,林珊嫁给了西村,更对西村产生了真感情。

  当时日本军队内部明显分主战和主和两派,内讧结果,西村被杀死,林珊变成服部的战利品,任意赏赐给下属,林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后被安排进入一家日本印刷株式会杜工作。

  一次,林珊与到来偷印刷用品林凡重遇,之后便经常偷偷将日本印刷公司的印刷用品运给抗日地下报刊,让地下报纸得以面市。但是林珊的行踪终于受到日本宪兵的注意,日军从地下报刊搜到的印刷材料和用品来源产生怀疑,展开追踪,林凡与阿桂、阿呆等人仓惶而逃,林凡为救其他抗日分子,错手杀了阿呆,阿桂无法接受事实,与林凡的感情面临破裂。林凡黯然离去,林珊则因事机败露被日军逮捕入狱……

第8集

  日军占领新马之后,心怀不轨,明里暗里鼓励民间赌博,企图麻醉人心,造成民间赌风大盛,人们经常带着一捆捆的日本钞票到赌场豪赌。林凡为掩饰身份,在游艺场赌场呈当荷官,日本宪兵则在赌场里布下不少便衣和线眼,探测民间对日军的态度,当时就有不少荷官因为无意间说出一些赌博术语,惹来杀身之祸。

  这时,林凡因为误杀阿呆,与阿桂感情决裂,又连累林珊被捕,开始自暴自弃,借酒浇愁,引起喜叔的不满。喜叔安排几个中委与最高层领导人会面,众人惊讶此人竟是陈永。

  原来陈永表面上是抗日组织的领袖,其实早被宪兵头子大西觉收买,当上间谍,密谋大规模杀还抗日分子。林凡为麻醉自己甚至沉迷赌博,阿桂劝阻无效,怒斥林凡,林凡动容,深感阿桂对自己的付出,两人终于结成夫妇,并偷偷往见颂德,颁德老怀欣慰。林凡怒烧赌馆,与阿桂逃往石山脚山林,继续地下游击活动。

  这时陈永密谋杀抗日分子的行动正积极进行,遂以马来半岛各州已经先后成立抗日军队伍,需要厘定一套共同政策来指挥抗日军为由,决定在石山脚附近举行抗日秘密会议,会议定在九月一日举行,陈永暗中和日本宪兵联系,采用一劳永逸、一网打尽的阴谋。

  林凡与阿桂避居石山脚,时阿桂已怀孕,喜叔到来与林凡联络,为秘密会议进行部署工作,当时在石山脚附近的大河岸边,常有日本宪兵乔装成游人实地探测当地的形势,但是竟没人发现事有蹊跷,各州代表陆续到达会议地点,林凡身为第一路线的守卫人员,为防务而忙碌,阿桂为林凡的安危担心万分。

  会议前一日,喜叔到火车站迎接其他代表,无意间发现陈永与日军勾结,受重伤逃命,欲通知抗日军,不料伤重毙命,临死前向阿桂透露陈永的真正身份,阿桂焦急奔往石山脚会议处……与此同时,日军已经围剿抗日军会议处,林凡保护某代表逃命,途中遇阿桂赶来,目睹阿桂被日军杀死,几近疯狂。其他抗日军逃命不及,死伤惨重,而且至死还不知道被陈永出卖,确是抗日军的一首哀歌……

第9集

  引香自从大海与长青死后,痛定思痛,暗中加入抗日组织,并经常乔装成中年妇女,携带药品等潜入监狱供给战俘,互通消息,同时探听林珊的下落。陈永为得到引香的芳心,不惜用苦肉计,奕堂夫妇以为长青已死,觉得陈永可以让引香付托终身,遂向陈永提出婚事,引香始终难忘大海,拒绝婚事。

  林凡劫后余生,回新加坡,再见陈永,提及石山脚悲剧,怀疑抗日分子被内奸出卖,陈永暗惊,表面不动声色,安慰林凡。引香的抗日身份被日军揭发,严刑逼供,陈永不忍引香受刑,大肆逮捕抗日分子,林凡也遭追杀,仓惶逃入妓院,重遇月光,得知月光的真正身份,月光帮林凡解了围,林凡感激不尽。

  引香终于被释放,有感于陈永对自己的一片情深,答应下嫁。陈永喜出望外,积极筹备婚礼。唐山伯从一个被释放的女医生口中得悉陈永是个汉奸,震惊之余,向陈永求证,陈永无从否认,恳求唐山伯原谅。林凡对陈永起疑,明查暗访,终于从唐山伯口中探出实情,密告引香。引香不相信陈永是个日本间谍,坚持嫁给陈永。

第10集

  引香与陈永举行婚礼当晚,引香突然刺杀陈永,陈永受重伤,引香表示要亲手杀了陈永,为洪大海及千万个被害的抗日英雄报仇。

  陈永奄奄一息,却不懊悔所做的一切,因为自己虽然费尽心思,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与心爱的人结婚,引香目睹陈永含笑而死,分不清心里的爱恨交加。这时日军冲入,引香急逃,华和栈因此被没收。

  引香逃命之际,被丁月光所救,并误杀日军冲岛。月光设计帮引香逃脱,在处理冲岛的尸体时,得到林凡的相助,两人有了进一步的接触,林凡对月光有了更深的认识。

  日军统治新加坡,推行民政,东洋风开始风靡全岛,当时妓院林立,是皇军慰安之所,寻欢者络绎不绝。往来者尽是军服皮靴(日军军官都穿长统皮靴)之辈,妓女所赚银钱都归妓院主人所有,每月除了固定的零用钱,一切购置新衣服及装饰物品费用,都需向主人支取。而丁月光正是其中一个妓女。

  丁月光出身小康之家,父母在战乱中丧生,她生活无依,结果当上艺妓,从此在军服皮靴辈中屈辱承欢。她第一次接客正是正月十五月圆之夜,也是她的生日,从此每逢十五月圆之夜,夜深人静时,月光总会赤裸沐浴在月光下,在她心灵深处,似乎清宁的月光能洗涤她污秽的肉体。

  妓院里各种民族妓女都有,各有悲惨的遭遇,在妓院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生性乐观的月光,不像其他艺妓那样怨天尤人,终日以泪洗脸。在三年的迎送迎送生涯里,月光只对一个年轻人动心。这个年轻人就是林凡。侥幸生存的林凡亲眼目睹妻子阿桂惨死、无数同僚被害,已经不再是个冲动、有勇无谋的热血青年,他变得深沉练达……。

  这时,日军不断吃败仗,林凡深信日军气数已尽,和平终于将到来。月光因为染上性病被驱赶出妓院,流落街头,林凡强将月光带回,细心照料月光,对月光产生一种莫名的情愫。

  1945年8月,日军终于宣布投降,奕堂一家人重回华和。栈,长青与笑梅携带孩子回来,恳求奕堂与话娘的原谅,颂德与林凡从狱中接回林珊,众人欣喜团聚,想起三年零八个月充满灾难的日子,大家都不胜唏嘘。这时英军重回新加坡,但是人们的心态已经大不相同,林凡与一些有识之土都已经领悟到不能再让英国人主宰他们的命运,而是要想办法让本地人当家,自己保卫自己的家园,人们普遍认知有国才有家……这时接到引香的来信,她决定放弃家庭,为建立自己的理想国度而奋斗,奕堂与话娘无奈。

  月光病愈,林凡向月光表白愿意娶月光,月光经过几番思虑,对自己的妓女身份无法释怀,黯然离开。

  数十年过去,白发苍苍的林凡回忆过去种种,对月光始终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