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明亮是一个生于香港五十年代的青年人,极热爱音乐、天才横溢,且为人乐观。自幼患上先天性血友病,身体虚弱,后更不幸患上血癌,但仍勇敢地面对人生。何靖雯仍明亮校内的历史科老师,性格积极主动,乐于在学业及生命上帮助其学生。后来因不幸患上绝症,却“能医不自医”,对生命完全失去信心。但男友俊雄在她生病时仍不离不弃,令她深受感动。同时,她与同患绝症的明亮互相鼓励支持,一同勇敢面对自己,重新寻找生存的意义。

分集剧情:
第1集

  明亮自少有血友病,平时不能碰撞受伤,不然便要注射凝血素或入院。他和父母及妹相依为命,父明聪,为了生计和让明亮可入读名校,日间卖鞋,夜间在酒店开门,为人热心爱助人,时常帮街坊修理水电,亦爱吹口琴。母水妹,为照顾明亮费尽心力,闲时接些公仔衫和纸袋回来做以帮补家计,为人现实,时常说有钱便说话也大声点……

第2集

   靖雯和学生打篮球,球技了得,全校哄动。靖雯邀三煞和明亮一起打球,明亮不想别人知他有病,硬着头皮落场,却被碰撞,刚巧被水妹看见。水妹往见校长,替明亮申请免上体育课,并对靖雯的教学法有成见,校长劝靖雯别太急进,要三思而后行……

第3集

   陆曼仪安排希婷和富家公子饭聚,希婷不悦,戏弄公子,曼仪责之。希婷在上学途中等明亮,明亮大喜,却原来希婷只是送回测验卷,并在卷上写了评语,令明亮啼笑皆非。水妹怪明亮没去复诊,言语间针对靖雯,明亮维护靖雯,母子吵架……

第4集

  校长得悉四人用流行曲参赛,欲阻止。靖雯代四人向校长说项,校长不情愿下答应,但与四人约法三章,衣着要光鲜,不能在校内练习,歌曲要写过,及整个学期所有测验和考试都要合格。四人虽高兴参赛成事,但却为没乐器,没练习场地,又没钱筹备各项而烦恼,茄柴更感自己成积一向甚差而担心,安慰之……

第5集

  明亮入院,人方知明亮的病。三友怪明亮不告诉他们,明亮解释因不想被朋友特别看待,情愿像正常人般生活。明亮自少出入医院,和院内各人稔熟,癌症病人立叔,外号“院长”,向靖雯谈起明亮初入院时趣事,水妹照顾明亮,费尽心力,明亮儿时曾因不能接受自己的病欲自杀,全赖水妹开导,令他不只学懂自我照顾,更培养出自立和自信,靖雯更觉水妹的坚毅和伟大。靖雯托俊雄照顾明亮,水妹知靖雯对学生关心,成见尽去……

第6集

   明亮和立叔谈及生死问题,感到下次入院可能已见不到立叔,怅然。    英伟接明亮出院,随明亮回家,水妹对英伟甚冷淡,两兄妹欲拉拢水妹和英伟和好,却碰了一鼻子灰。兄妹两人知水妹曾因英伟做了错事而和他反目,但却不知何事。    英伟和明聪往海边看日落,水妹却发现明聪藏着金兰的旧照片,醋意顿生。明聪瞒着水妹和金兰约会,回家后水妹对聪冷淡,和他冷战,聪不明就里……

第7集

   水妹从戒毒所的种种,回忆起英伟以前,知道英伟真的已改过,两人前嫌尽释。   四人为要增加演出经验,往上流舞会观摩,明亮更和茄柴客串侍应,却遇希婷和曼仪。明亮施计捉弄希婷身边的公子,令希婷忍俊不禁。婷父文家礼恰巧亦和太太及女儿到来,两个女人势成水火,大大出丑,希婷难堪,独自离开,明亮追出。两人来到海边,希婷玩自杀,吓煞明亮,两人互相吸引,感情更进……

第8集

   陆曼仪发现希婷与明亮等人玩在一起,盛怒,强行把希婷带走,明亮闷闷不乐。    明媚继续打“嚣张佬”的主意,骗去他的球拍、球鞋往换麦芽糖,却被水妹发现,水妹要明媚以后都不准再偷东西去换麦芽糖。明媚向“嚣张佬”认错,令招“嚣张佬”笑……

第9集

  开放日一事解决了,靖雯往找英伟道谢,英伟却带她做义工。靖雯发现英伟在医院的老人面前很受欢迎,更欣赏他。俊雄发现靖雯又跟英伟在一起,妒忌。金婆婆关心靖雯的感情问题,问靖雯如何取舍鱼与熊掌,靖雯却顾左右而言他。俊雄家人对俊雄的感情事多番旁敲侧击,又欲向他介绍有钱人千金,令俊雄不胜其烦……

第10集

   俊雄收到靖雯怀疑患骨癌的报告,晴天霹雳。俊雄把实情告诉英伟,二人决定暂时瞒着靖雯和金婆婆。俊雄在靖雯面前装作开朗,更签纸让她出院,却暗地里替她担心。    水妹自从撞见英伟、靖雯结伴到夜总会,误会二人拍拖,与明聪商量,决定要撮合英伟、靖雯二人,更吩咐明亮约二人回家吃晚饭好制造……

第11集

  俊雄向靖雯求婚,靖雯虽然感动却没有答应,因靖雯深感与俊雄的家人格格不入,觉得与俊雄彼此活在两个世界。为了打动靖雯,俊雄陪她到街市买菜,以诚意求得靖雯再次陪他回家见家人。但俊雄的家人却强烈反对俊雄与靖雯结婚,俊雄为此向家人罕有地大发雷霆,吓呆了家人。俊雄带靖雯回家晚饭,在回家路上,终感动靖雯答应下嫁……

第12集

  以往最爱鼓励别人要积极面对困难的靖雯,在得知自己患上绝症后,却未能勇敢面对,能医不自医。从前的阳光与希望都不见了,靖雯变得灰心又沮丧,躲起来逃避,最后被明亮、俊雄和英伟找到,但大家都不知如何开解她。靖雯变得自暴自弃,不肯接受治疗、逃学,更悄悄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像在等死似的,令大家非常担心。俊雄和明亮用尽办法鼓励靖雯……

第13集

  靖雯、俊雄终于步上教堂的红地毯,并由英伟为二人主持婚礼,但婚礼举行期间,靖雯却病发。靖雯、俊雄感谢英伟一直以来的帮忙,英伟看着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替二人高兴。水妹知道英伟一直喜欢靖雯,安慰伟大让爱的弟弟。明亮、茄柴、“嚣张佬”等在婚礼上各有淘气事发生。在靖雯讲出结婚演辞时,俊雄母亲竟然悄悄前来观礼,并在事后祝福一对新人,俊雄、靖雯高兴又感动……

第14集

   明亮首次踏足上流社会的舞会,对有钱人的气派大开眼界,但希婷同时告诉明亮上流社会的种种虚伪与黑暗面,明亮深感上流社会的复杂。在舞会拍卖环节,陆曼仪设计想令明亮出丑人前,但明亮遇上贵人帮他化解这个尴尬场面,结果还获得全场掌声,令陆曼仪气愤……

第15集

   英伟离开香港到南洋继续服务工作,人依依不舍与他道别。临行前,英伟却留下自己大半生的积蓄给水妹,作为以往曾令水妹伤心失望的补偿。    另一方面,靖雯的病情似有恶化像,明亮鼓励之,激起靖雯希望在有生之年为社会做点事的念头。开心婆婆主动提出入住老人院,希望靖雯能专心养病……

第16集

   由于有一乐队退出比赛,天使乐队可以后备身份参加决赛,人欣喜若狂,忙为决赛做准备。明亮正想将消息告诉希婷,却被曼仪发现两人见面,报警诬蔑明亮是小偷,明亮被抓回警察局。水妹心痛,力劝明亮不要再跟希婷来往……

第17集

  明亮知道自己患上绝症,痛不欲生,幸得靖雯鼓励才重新振作起来。明亮决定在自己离去之前,完成两个愿望,一是在歌唱比赛中一展身手,二是鼓励希婷到外国留学。希婷在明亮的鼓励下终答应到英国学跳舞,临行前,明亮答应每星期写一封信给希婷,就像自己永远相随,又约好了两年后再见,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希婷不知就里,明亮则暗自心酸……

第18集

  水妹本来为照顾明亮,把以往接回来的“手作仔”都推掉,此时明聪却为保住鞋店的工作,愿意减一半人工,水妹唯有重新再接回,以帮补家计。唱片公司老板欣赏明亮才华,要与他一人签约,但明亮却坚持要整队乐队也签约,否则自己也放弃当歌星的机会,水妹也难得地开腔帮忙求情,明亮感动……

第19集

  明亮自知时日无多,仍不断为身边人着想。水妹明聪心情矛盾,一方面为明亮的成就而高兴,一方面却宁愿明亮当個健康的普通人,也不要有什么成就。天使乐队声誉日隆,人却不能挽回明亮的生命。天使乐队终出了第一张唱片,唱片公司得悉明亮患上绝症,要为其作品宣传,收音机播出明亮作品,大受欢迎,各方的鼓励纷涌而至,明亮却在人的鼓励声音离开了人世……

第20集

  明亮的离去,令水妹醒觉金钱以外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并答应了靖雯去当义工,希望自己的生活更有意义,但亦常常怀念着明亮,仿佛他仍在自己的身边。另一方面,靖雯为成立癌症基金而忙碌,病情却稳定下来。俊雄祖母初次见靖雯,暗暗地原谅了俊雄当初的决定,俊雄得悉祖母终明白自己和靖雯,十分高兴。明亮离去,为人带来改变,天使乐队在乐坛已有一席位,而“嚣张佬”博士,茄柴亦成熟了,有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