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民国五、六十年间,一群在大稻埕的出外人,如何在陌生的环境里求生存,胼手胝足的开创出个人一片天的故事。还在襁褓中就被丢在庙口的林有志,从小被庙公扶养长大,原本过着朴实的生活。不料青梅竹马的女友蔡秋满竟然被养父卖给土财主当续弦,有志只好带着秋满逃离故乡,然而途中为了躲避追赶的人马,相约在台北后火车站碰头后,分散逃避。

  秋满只身来到台北,人生地不熟,想要投靠同乡红蟳,却被职业介绍所的老板娘拐骗。有志在历经波折后,也来到了台北,找不到秋满的他,住进了影响他一生命运的一个大杂院。

  这个大杂院住着形形色色的人,开清茶馆的讲古仙为人端厚,讲古教育人心却管不动为非作歹的儿子阿猴,深感愧对媳妇江锦霞。从大陆逃难来台的江家,父亲江明忠是个偷坑拐骗的无赖,三番两次的逼迫妻子翠华掩护他行窃,女儿江忆茹钟情于表哥,为了撑起整个家庭,沦落风尘。地方角头周添成虽为财力雄厚的大杂院房东,行事有霸气却是非分明,妻子早逝,心仪姊夫的小姨子帮忙照顾周添成的女儿玉玲和儿子世昌长大成人。

  大杂院内还有名为「慈圣宫」的妈祖宫、快乐旅社、快乐浴池、天良当铺、万能水电行、与捡破铜烂铁的比邻的烧饼摊,这些场景都分别有掌管它们的灵魂人物,而这些住在大杂院里的人,有的来自外地,有的土生土长,却在同一个环境里共同生活,生命有了密不可分的交集。而这些出外人,有的脚踏实地,从工地的苦力变成建筑业的大亨;有的追求理想,从在葬礼上吹奏西索咪的乐师,成为唱片公司的老板;正所谓一样米养百种人,想出人头地还是得看个人。

分集剧情:
第1集

  自小受人领养,作为蔡姓人家养女的蔡秋满,长到双十年华时,被养父蔡木己卖给人家做续弦。眼看秋满就要被命运毁掉自己的一生,幸好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朋友林有志挺身而出,奋不顾救出秋满,两人见家乡已经待不下去,相约出外到台北打天下。不料两人竟因故被迫分散,相约于台北火车站相会。

第2集

  秋满初到台北,人生地不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巧遇开职业介绍所的洪梅香。尽管秋满到台北之前,早已经风闻台北许多骗子的劣行。但由于梅香是表面上十分和善的女人,秋满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他会是个骗子,所以还是遭到了梅香拐骗,差点被卖入茶室。有志来到台北,不但没找到秋满,一下车便被江明忠伙同同伙扒走了钱包,生活顿时面临绝境...

第3集

  在玩具工厂当女工讨生活的江忆茹,无奈有个好赌成性的父亲,忆茹独力撑起家庭负担,并且一心一意栽培表哥王绍祖读大学,希望绍祖将来能够有所成就,庇荫他一辈子幸福。在沉重的经济压力下,忆茹考虑到梅香介绍的茶室当「服务生」。讲古仙以说书为生,擅长以故事教化人心,自己的儿子阿猴却是开茶室、纵容手下耀武扬威的地痞流氓。在车站擦皮鞋的阿强受了阿猴手下阿三、阿忠的欺负,回家正好听到讲古仙说书,忍不住埋怨讲古仙不会教子......

第4集

  阿猴和讲古仙在大杂院吵了一架,闹的不欢而散。在后车站苦等不到有志的秋满,担心有志的安危,决定回故乡打听有志的下落。身无盘缠的有志,继续在烟酒配销所绑酒瓶赚生活费,玉玲小姐对憨厚的有志渐渐产生了好感。忆茹为了替表哥缴学费圆美国梦,在工厂标了一个会,不料却被父亲明忠抢走这笔钱当赌资。因缘巧合下,有志跟同乡的红蟳总算联络上了,一行人忧心重重的找寻下落不明的秋满...

第5集

  有志日夜不眠的在后车站等秋满,在红蟳的劝说下,决定暂时借住红蟳家。来到大杂院的有志,却在无意间撞见扒了他钱包的明忠夫妇,翠华矢口否认,明忠宁可在妈祖面前发毒誓,也不愿承认自己犯下的错。忆茹在现实的压力下,来到梅香的介绍所。梅香处心积虑想把秋满推入火坑,自导自演一出阿猴向她讨债的戏,秋满为免怀孕的梅香去坐牢,竟然答应阿猴顶替梅香去茶室打杂....

第6集

  阿猴处心积虑想逼秋满下海,不惜对她施暴,秋满宁可挨皮肉痛,抵死不从,乐师仙无意间看到了这一幕。是夜,有志辗转难眠,遂到妈祖庙前祈求,乐师仙碍于阿猴势力,只敢暗示有志去找讲古仙帮忙。于是阿霞密谋一计,试图将秋满从茶室救出...

第7集

  成哥听闻阿猴打老婆小孩时,不慎使讲古仙受伤一事,决定出面教训阿猴。受到成哥、海生邀约来到关帝庙的阿猴,对成哥出面调停自家家务事的行为不以为然,恼羞成怒之下用言语羞辱阿霞、诅咒讲古仙。有志、秋满为了生活到台北桥下找工作,找不到有志的玉玲小姐对阿姨吐露了对有志的爱慕之情。忆茹和表哥有了肌肤之亲后,经常夜宿表哥家,翠华为此深深担忧...

第8集

  秋满因有志对玉玲小姐谎称自己是他妹妹一事而闷闷不乐,有志坚称自己对秋满的心意一如往常。玉玲小姐劝秋满听阿霞的建议到快乐旅社帮佣,隔日自己却到建筑工地跟有志一起挑砖做苦工,培养感情。明忠为了筹赌资,假借帮绍组筹学费的名义,骗翠华跟他搭档当金光党行骗,岂料骗到议员的丈母娘...

第9集

  阿猴设局抓到了以金光党手法行骗的明忠、翠华,限他们三天内还钱,并逼迫他们签下悔过书。忆茹为了父母犯下的过错来向阿猴求情,阿猴口头上答应放他们一马,实际上却布局要逼忆茹下海陪酒。贤慧姨想撮合玉玲小姐和有志,遂劝秋满为爱牺牲成全有志娶好人家的小姐。秋满受到贤慧姨的影响,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该放弃有志....

第10集

  大树伯为了筹钱还妈祖庙公款,来大杂院想向当时回乡声称自己在台北很有成就的红蟳借钱,没料到红蟳只不过是个三轮车夫。正当有志、秋满、大树伯为了金钱烦恼时,玉玲小姐伸出援手,秋满因此更加怀疑自己是否应该退出。在现实压力下得到夜来香上班的忆茹,心情受尽煎熬,不能习惯酒客对她的轻薄,几近崩溃...

第11集

  明忠决定改头换面,在大家的鼓励下,向老罗批烧饼到处去叫卖。乐师仙召集大杂院的成员出班凑人数去吹「西索咪」,来找有志的玉玲也跟着去凑热闹,秋满无意间看见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处心积虑想嫁给阿猴作正室的梅香,口口声声说不足月的清和八成是锦霞偷人留下的种,一心说服阿猴跟锦霞离婚,好把锦霞、清和赶出家门,也好让自己未出世的孩子有个名分...

第12集

  阿猴亲自介绍花名「玉兰」的忆茹给客人认识,想力捧她成为夜来香的红牌,好从中获利。世昌独自一人来到酒家包忆茹全场,席间对忆茹吐露自己四年前痛失长相酷似忆茹的女友,世昌的深情让忆茹深感同情。有志为了安抚秋满不安的情绪,避免玉玲越陷越深,决定向玉玲坦承秋满和自己真正的关系,玉玲饱受打击。讲古仙、乐师仙决定成立大杂院曲馆、西乐队,娱乐之余也多了一个谋生的技艺。

第13集

  世昌决定要以「朋友」而非「客人」的身份与忆茹相处、骑摩托车送她下班回家,却被忆茹婉拒。是日,忆茹先前得罪的王董执意要带她出场却被阿猴拦阻,心有不甘的王董于是安排手下假扮三轮车夫,载忆茹到自己埋伏的暗巷准备强逼她就范。谢金山准备竞选议员连任,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受邀参加餐会,成哥在离开餐会回家的路上,遭人围堵......

第14集

  成哥来到大杂院感谢万能、有志的救命恩情,决定日后将水电工程都交给万能承包、安插有志到自己的公司工作,有志为免秋满、玉玲和自己的三角关系复杂化,因而婉拒。受到贤慧姨洗脑的秋满,原本就已怀疑自己是否应该退出,眼见有志为了自己宁可放弃一份得来不易的固定工作,执意要红蟳帮她瞒骗有志,名为返乡探亲,实际上却打算就此不再出现在有志面前。忆茹在阿猴的逼迫下,被喊价最高的客人第一次带出场。

第15集

  醉倒的忆茹一觉醒来,发觉带她出场的世昌睡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世昌表明愿意为忆茹赎身。秋满在红蟳的帮助下,离开大杂院,找了一个新住处、一份新工作,暗地里希望自己的退出能成全有志、玉玲。被瞒在鼓里的有志,顶替秋满在旅社工作,玉玲读过秋满的留书后,在贤慧姨的鼓励下,再次对有志示好。万能的妻小从南部来访,一家和乐融融、夫妻鹣鲽情深的景象,让阿霞看了十分羡慕......

第16集

  世昌一心想有朝一日把忆茹娶回家,不仅为她赎身,还计划了两人的将来,殊不知忆茹早已心有所属。而刚加入大杂院生活的万能的老婆─英妹,由于只会说客家话,因此跟大家发生了很多鸡同鸭讲的趣事。另一方面,讲古仙亲自去提醒阿猴要记得回家祭拜过世的母亲,并耳提面命叫他别让梅香同行。哪知道梅香不但不请自来,还恶言伤人、跟阿霞起了争执,不甘受辱的清和推了梅香一把,没想到梅香因此动了胎气......

第17集

  被清和推了一把而动了胎气的梅香,由阿霞、英妹帮她接生,为阿猴添了个儿子。讲古仙虽然不承认梅香这个媳妇,对于多了个金孙,仍不免喜形于色。

  阿霞虽然百般不愿意,为了顾全大局,不但得让出自己的房间让梅香母子休养,还得熬汤煮药为梅香坐月子。清和在万能、有志的劝说下,从一开始的完全排斥梅香母子,到懂得为了自己母亲而忍气吞声,替阿霞分忧解劳。另一方面,替忆茹赎身的世昌,回到为了忆茹而租下的房子,却发现人去楼空,看着忆茹留下的字条,世昌不禁懊恼自己的一番真心竟无法打动忆茹的心...

第18集

  本想一走了之、跟表哥在一起的忆茹,终究不敌良心的谴责,搬到世昌为她安排的住所,想多少尽些被赎身的义务,陪在世昌身边一阵子,将来再借故离开。然而,在世昌的殷勤照顾下,忆茹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在乎世昌,甚至为了世昌一再拿自己与容貌相仿、已过世的前女友比较的事而生气。有志收到秋满谎称母亲生病而需留在南部一阵子的信,在众人的劝说下,决定如秋满信中所建议,接受成哥好意、得到一份固定的工作。

  红蟳帮助秋满离开有志后,不仅常常照料秋满的生活起居、为她拦截有志欲寄往故乡的信、还听她诉说心事,红蟳对秋满的感情渐渐起了变化。另一方面,阿霞继续忍气吞声的让梅香母子住在屋檐下,阿猴因此增加了留在家里的时间,而清和为同父异母的弟弟命名一事,更是让阿霞百感交集。而秦天良为了姊夫谢议员竞选连任买票,竟得到贿选却没当选的结果…

第19集

  成哥为了确认自己的女儿玉玲爱慕的对象是否可靠,来到清茶馆向讲古仙打听有志的为人,因而得知有志已有意中人。是日,有志在成哥的工地工作时手受了伤,玉玲知道后急忙前来探视,反而应有志要求帮他写信给秋满。出游时为了世昌拿自己跟死去女友做比较而生气的忆茹,主动表示愿意当秀凤的替身,世昌建议双方忘掉彼此的过去,共创美好的未来。

  另一方面,贤慧得知谢议员竞选连任落败,不顾自己收了他的贿款,反而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在大杂院大声嚷嚷宣布这个消息,谢议员对于自己花大钱贿选却没当选一事,非常不满,斥喝替他奔波办事的小舅子天良。天良满怀怨气的回到大杂院,忍不住质疑阿猴拿钱没办事,清和为维护自己的父亲而跟天良起了冲突,刚回家的阿猴恰巧目睹了这一切......

第20集

  家和满月这天,讲古仙开心的带着全家祭祖,满月酒席间高兴的向大家敬酒,阿霞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出席满月酒的众人纷纷送上礼物,尤以阿三送来的金牌特别大块,阿猴原以为没白提携阿三多年,孰料阿三污了大部分强收来的礼金,阿猴得知后,教训了阿三。

  而梅香为了想继续住在施家,趁此机会取代阿霞、明媒正娶的嫁给阿猴,先是在众人面前斟酒给阿霞、作势要下跪向阿霞表达感激之意,又分别在讲古仙、阿猴面前演戏,好把阿霞赶走。阿霞吞忍多时,终究还是提出了离婚的要求,搬到旅社住。梅香从此以老板娘的身份掌管杂货店,是日,老孔来买东西,却被梅香诬赖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