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十年前,芷君改嫁耀庭,大女儿若菁因抗拒母亲再婚,远走法国,此次乘妹若珊出嫁,若菁带同男友Alex回来,希望与母亲和解,留港和谐相处,同时亦希望其婚事得到母亲的认可。但可惜母女性格相冲,这次回归,绝不和谐。

  几经波折,若菁与Alex得以结合,婚礼中,父亲的出现,虽然解开了母女之间十余年来的心结,但二人却因误会惹来一场大冲突,若菁一怒之下更决定重回巴黎生活。究竟母女的冲突是否能化解呢?她们又能否重聚呢?

分集剧情:
第1集 若菁回港与母重聚

  若珊着手筹备与文康在加拿大举行的婚礼,并计划婚后在彼邦定居,惟放心不下其母芷君,极力游说其姊若菁回港一叙,欲拉拢她与母亲冰释前嫌。原来若菁十五岁时父亲不辞而别,芷君改嫁予商人简耀廷,若菁痛恨母亲再婚,忿而离家出走,毅然跟随一法国男人到外国生活,母女顿成反目。若珊为其姊准备就绪,芷君表面装作漠不关心,实则暗地预备一切。老仆贵叔视若珊如孙女般看待,若珊恐他知道自己一去不返,会很伤心,暂隐瞒事实,终被芷梅揭穿,若珊安慰贵叔。若菁对多年伤了母亲的心而耿耿于怀,于是岛倦知还,带同未婚夫雅力回港与母亲重叙,希望得到芷君对自己婚事的认同。若珊等到机场接若菁机,兴奋之际,不见其面。芷君以为若菁依然故我,大表失望。原来若菁与雅力早已抵港,因未知如何面对母亲而感矛盾,其后在雅力劝勉下,终鼓起勇气踏入简家。

第2集 芷君母女磨擦日深

  若菁回家途中,遇上贵叔迷途在街上,互不相识,但若菁对贵叔照顾入微,使他留下良好印象。若菁与芷君同因性格刚愎自用,在筹备若珊的婚事过程中,两人磨擦日深,令若珊十分难受。若菁为免其妹难过,只好抑压对母不满之情,待她离港后,再与母理论。雅力与若菁在法国已有夫妻之实,但碍于芷君不会接受,若菁希望芷君接受雅力后,才正式与他举行婚礼。若菁重遇生父旧时亲友,听他说出芷君当年背弃婚姻,忍心带走两个女儿离开家庭,只为贪恋耀廷风流本事,对她更为反感。芷君知道若菁与雅力的关系,大为气恼,欲教训她之际,反被若菁指出当年败坏道德之事,两母女大吵一轮。

第3集 耀廷、雅力相处融洽

  若珊与芷梅为拉拢若菁与芷君关系,特意组织一烧烤旅行。 Betty对国熹一往情深,但在他的心目中,她只是一个没有大脑的女孩,故Betty如何迁就讨好国熹,他都不感兴趣,Betty感委屈。大学来了一位年青女讲师方仪,国熹被其清秀气质吸引,对她不禁生倾慕之情,常投其所好,找机会亲近她。国熹与方仪接触渐多,彼此甚为投契,竟欲写情书示爱,但最后却没无勇气交给方仪。耀廷与雅力因性格和事务关系,相处融洽。雅力有意留港发展,但一切交由若菁决定。若菁经芷梅介绍下,购一物业作投资,她恐被芷君知道后,会以为她有意在香港居留,极力隐瞒。

第4集 若菁渐感其母心意

  芷君下令总动员影全家福,怎料国喜赶往影楼途中,遇上方仪街头晕倒,他不顾时间紧逼送她回家,令芷君大表不满。若珊离港后,贵叔郁郁寡欢,芷君等开解她。芷君无意中发现若菁买楼之事,以为她不放自己在眼内,存心隐瞒她,向若菁大肆质问,母女大吵一轮。其后得耀廷与雅力劝解下,二人平息怒忿。若菁执拾旧物时,发现芷君仍为她保存一些有纪念价值的东西,渐感到其母细心体贴,大为感动。若菁约会一青梅竹马好友国基,叙旧一番,其后她发觉他与一男友彼得状甚亲热,大感异样。

第5集 芷君心脏病发

  雅力为学习香港人的习惯,跟若珊到麻雀馆打牌,终大破财。雅力自小在法国长大,不明白中国人的习惯礼节,令家人啼笑皆非。雅力觉得已很久没与若菁过二人世界,特意在酒店辟室谈心,乘机向她求婚,怎料若菁临时接到国基为情自杀的消息,连忙赶往开解他,因而失了雅力的约。若菁彻夜未返,但不愿向家人解释。芷君以为她在外勾三搭四,盛怒之余心脏病发,被送入院。雅力经国基解释下,始知误会了若菁,对若菁谅解。

第6集 雅力向若菁求婚

  若菁与耀庭不眠不休守候芷君床前,而父女亦因此互相谅解。芷君醒后,发现若菁一直关心其病况,大感安慰,母女坦诚相对。大除夕晚,芷君力要亲自下厨,一家团聚,乐也融融。雅力乘机向若菁求婚,若菁声言先要得到芷君的同意,芷君亦欣然答应。国熹到方仪家拜年,遇上她的前夫Johnny缠着,强要与她复合。国熹上前解围,赶走Johnny。原来方仪当年因夫不辞而别,精神极度沮丧,终能控制情绪,寄情于教育工作。事隔多年,其夫再缠着她,令她不胜其烦。芷君见国熹情绪低落,以烟酒浇愁,大惊小怪,向耀廷投诉。耀庭以亦父亦友的态度诱导他,令国熹稍感开怀。正当若菁决意在港落叶生根之际,突接获法国某时装公司的受聘通知,她虽知此机会难逢,但亦不想再离开家庭,心情甚为矛盾。

第7集 方仪开解国熹

  芷君以为若菁不先征求自己的意见,私自决意到外国定居,向若菁冷言讽刺,其后经若菁解释下,才平息芷君误会。若菁为讨好芷君,秘密为她预备一生日派对,令芷君惊喜非常。国熹知道朋友耀明在音乐极富潜质,愿为他伴奏参加歌唱比赛,可是大考将至,芷君担心他会荒废学业,大力反对,其后国熹得方仪及若菁鼓励下,要为自己的理想奋斗。国熹与耀明在比赛中落败,气馁非常,得方仪开解,才恢复信心。Betty冷眼旁观国熹与方仪甚熟络,以为二人发生师生恋,向方仪提出警告。方仪体谅她,解释不会对国熹发生感情。国熹知方仪正欲另找一居所,欲安排他租芷君的屋,怎料,若菁表示婚后将定居该屋,拒绝了方仪,令国熹尴尬非常。

第8集 若菁得知父母分手真相

  若菁筹备婚礼时,芷君突将一封当年其前夫伟业留言道别的信交给她看,声称内有通讯地址,着若菁与他联络。若菁追问其父离家原因,芷君不肯透露。芷梅等忙于为若菁办嫁妆,忙得不可开交,但仍洋溢喜气洋洋。雅力访寻中国古老婚礼风俗,却弄到一塌糊涂,令家人啼笑皆非。若菁发电报给其生父,邀请他参加其婚礼,可惜伟业未能抽空,令若菁非常失望。若菁邀请耀廷为其主婚人,令耀庭喜出望外。伟业突改变主意,来港参加若菁婚礼。伟业乘机向若菁坦言当年曾瞒着芷君有外遇,她为要令两个女儿心中留有一个完美的父亲印象,不把真相告知女儿,黯然与伟业分手。若菁如梦初醒,感到以前误解芷君,大感内疚。

第9集 国熹与家人发生争执

  耀庭顺理成章邀请伟业做若菁的主婚人,芷君与伟业见面,尴尬非常,但为着气氛,强作自然。若菁与雅力新婚夜,因挂念家人,彻夜难眠,竟带着零食回家与家人畅谈。方仪被业主逼迁,逼于暂住在Johnny家,Johnny强要求与她复合,刚巧国熹找至,以为Johnny轻薄方仪,与他大肆理论,混乱中殴伤 Johnny,二人终闹上差馆。国熹情绪低落,与家人发生争执。若菁以其过往经验,给国熹作为借镜,国熹如梦初醒。芷君为着国熹前途着想,瞒着众人托方仪,希望她劝Johnny消案,方仪答应。国熹争风之事传遍校园,令他与方仪顿成为风云人物。方仪大受困扰,决离港一段时间,郅外国旅行散心。国熹得悉芷君曾找方仪,勃然大怒,欲找方仪解释,怎料她已离港,决到英国找她,被芷君所阻。若菁明白国熹心情,提醒国熹,应与方仪讲个明白,芷君以为若菁再与她作对,母女再起争执。

第10集(大结局) 芷君母女关系更僵

  若菁心灰意冷之余,决定返回法国定居,母女心中结似仍未能解开。若菁根本不想再度离母而去,碍于彼此要强,不忿向对方认错,致令彼此关系更僵。若菁临离港前,委托律师将其名下物业转予芷君,并说不是恨芷君所为,而是自己根本不知如何迁就对方,芷君看后大为心酸。芷君被若菁一言惊醒,知道过往对其姊弟管教过于严厉,几经反省下,决改变对国熹的态度。方仪重返校园,国熹心明大悟,主动向她解释,二人消除隔膜。大半年后,芷君突接若菁在法国难产的消息,赶快赶往照料她。母女重逢,能否化解母女多年的疏离和隔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