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警队内有一个声名显赫的<特别凶案调查分部>,凡被上司流放的警员都会被调任到此,专责调查『冷案』,即一些无头公案。素有通灵感应及屡破奇案的于子朗(郭晋安饰)被调职,却以为自己快将升任做分部主管,及后才知道部门负责人还有多年才退休,于是频频破案立央A为求尽早离开。此时,一位女警刑晶晶(郭羡妮饰)刚到任,晶外表美丽却刻意粗声粗气扮恶霸,办案时总是“有杀错、无放过”,经常与朗吵架,令二人工作关系日趋恶劣。

  朗自少与姐于子晴(曾华倩饰)相依为命,因翻查一件旧案与失散多年的父亲于大海(梁家仁饰)重遇;晶在查案过程中与朗由误会致产生感情,令她因而徘徊于一脚踏两船的男友成家隽(马国明饰)和朗之间,但朗却突然疏远晶,令晶莫名奇妙。在追查之下,才赫然发现朗身边一直有一只叫小宜(阮小仪饰)的女鬼常伴左右……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江湖人物「麻鹰」陈继英在酒楼设局,张正义和刑晶晶里应外合,准备拘捕他,同时,于子朗亦在酒楼调查一宗偷窃案,但两方各自执行任务时,朗和晶在混乱间用佩枪互相指向对方,更被传媒拍下照片,被上司斥责两人令警队形象受损,拥有通灵感应能力的朗与上司罗sir调查一宗凶杀案时,在现场发现一盘狗粮,当他触及狗粮时感应到一只狗不停狂吠。死者生前曾被目击与女友发生争执,罗sir断定她是凶手,但朗觉得疑点重重,决定私下到宠物店调查。另一方面朗约了姊姊晴,扮作情侣教晴的客人如何约会。朗从电视看见死者曾与商界女强人胡嘉蓉公开合唱,故约她问话,对方坚称与死者不熟,却能知道死者爱犬的名字……

第二集

  朗、晶二人同时被调到特别凶案调查分部(D.I.E.),同僚全是警队中的弃将,处理的案件则全是未破的悬案,同僚小凤、美云等人被旧警署内的怪异现象吓坏,朗以逻辑一一解开谜团。义感晶的调职自己也有责任,主动加入D.I.E.,D.I.E.接到命令要处理何咏琛的案件,原来琛是三年前富商关德文被绑架案的妻子。琛指文之弟德武突请来灵媒爱斯梅达进行降灵会,情感受伤害而报警。降灵大会举行时发现文的遗嘱,内容要求把财产归武所有,但朗接触文物品与遗嘱时却没有通灵感应。晶偕警队精英的男友成家隽与同事见面时,接获达死于家中之消息。

第三集

  隽与朗调查达的命案,朗推断达是被披肩所杀,得隽欣赏,但晶却认为朗卖弄小聪明。警员搬开尸体时发现地上有一「琛」字,朗请义重演案情,证实挣扎时不可能写字,朗凭灵感将达死前的记忆片段重组,发觉有疑点出现。朗找武调查,得知当年两兄弟的公司因出现财政困难,所以没有钱交赎金救文,朗留意到遗嘱上的小丑型标志与武公司的标志一样,因此怀疑文没有死去。沐兰见义只醉心奶珨P工作,私下到晴的公司托她寻合适对象。朗调查后发现文与琛甚为恩爱,令她怀疑琛是为助其夫公司度难关而诈骗保险金。

第四集

  当朗正欲向D.I.E.众人说出估计文尚在人间之事时,晶却大泼冷水,说出文的尸体刚被发现。隽得消息觅到证人鸡哥,他表示曾在案发现接载神秘人,更留下信用卡单据;隽决定落案起诉武谋杀,武不甘被冤枉,说出三个月前文突然出现,说出诈死骗保险的真相。文更指琛对他不忠,所以要武与他合作,朗通灵时有感应,终成弗q「电波少女」口中得到线索;沐兰骗义与她见面,实质要他相睇,因该女士失约,介绍所老板晴唯有亲自到场道歉,但竟遭义误会,更对她有好感。晴回家时遇上奇怪的士司机,向警员求助时发现司机的真正身分。

第五集

  晴重遇失踪多年的父亲于大海,明白他为何失去联络。朗从武口中得知文死前曾发讯息给他,云助朗取得文的讯息,竟是古老大钟的照片。隽调查武的不在场证据时,发现该度假屋是由琛的律师李德广负责。朗与隽到访琛,更故意讹称文的电话可能留在案发现场,引得琛与德广晚上出动……彩云不小心弄伤眼角,朗在眼科诊所得到启发,终明白达的死因。隽说出想邀晶出席自己师父司徒Sir的派对,晶顾存隽感觉而答应。朗发现晴近来鬼鬼祟祟,担心姐姐被坏男人所骗,特意跟踪她,恰巧隽亦带晶到此酒店参加派对,隽更遇上女主播卓琪……

第六集

  酒店的火警钟突然响起,晴、海慌忙逃生,晴成功不让朗遇见父亲。琪在访问重案组期间,被杂志拍下与隽的亲密照,但晶却表示对他信任。费格逊决定调查多年前陈强被杀一案,晶认为放高利贷的九叔最有可疑,但朗却觉另有内情,两人更以真相打赌。晴再次约会海,朗欲跟踪却被晶破坏,朗只好托义代行。义接受朗的委托,发现他的家姐就是晴,内心高兴极了。义调查后终发现晴与海的关系,但却答应替晴保守秘密。朗偕义到强妻子何丽金住处查问线索,突发现海带生日蛋糕为强的儿子陈杰庆祝,朗一怒离去。

第七集

  朗误会海因包二奶而抛妻弃子;但海向晴说出强与他是好友,发现金母子生活拮据而接济她们。朗欲放弃调查强一案,义主动说出海只是接济她们。朗拾获凤的证物时产生通灵感应,看见有一玫瑰纹身。朗从证人口中得悉有重要人物「大飞」失踪多年;晶查出原来强的担保人「大飞」正是海。晶与义却不敢将实情告之朗。美向晴提议向朗说出已认回海,但晴却怕弄巧反拙;朗终于发现真相,与晴争执时,更在旧照片中发现海与强的合照,看到海身上的纹身。晶与义找海问话时,朗出现更出言要拘捕海控告他谋杀。

第八集

  海说出当年自认识朗母亲静怡后,便主动疏远旧友,有天强突然找他做借钱担保人,之后海发现强欠款未还更包二奶;海向他质问后弄伤了他,翌日强被发现已死去,因此逃往台湾避难。晶到老人院找第一案发人朱婆查问,从她的孙儿口中得悉曾有一女子从凶案现场离开。朗与晶重看资料时,朗再得通灵感应,看见一「骷髅戒指」的影像。海获释外出时重遇旧友标,标说出当年曾向金说出强包二奶之事。金儿子对海说出母亲近日神态有异;另一方面,朗从鉴证科收到最新化验结果,得知海的纹身不是玫瑰花……

第九集

  海突然到重案组自首,隽带海重组案情,但海无法清楚指出,令隽产生怀疑。朗发现义拾得金儿子的骷髅戒指,晶与朗因案情将有突破感大喜。刑楠与德庆祝结婚纪念时,晶发现月季花与玫瑰极相似,亦因此联想到金儿子的契妈名字为「月季」。季得知身分败露欲离港,但却收到消息金儿子陈杰因心脏病需入院急救。季赶到急症室时,却发现金正遭拘捕。海获无罪释放,但却因看不到朗迎接自己而暗自失落。晶不再针对朗更言谈甚欢,令其他同僚大惑不解。朗回家发现美与晴哭成泪人,始知海患上胃癌,晴更提议接海回家一起居住。

第十集

  原来癌病是美与晴编出来的谎言,而两女更要求海不要说出真相。美云家附近有妇人自杀,欲以死控诉警方没法查出令女儿惨死之真凶。义为救她答应亲自调查;他更查出死者Annie死前曾参加婚姻介绍所的速配约会。朗提醒义,Alex条件极好但却喜欢参加配对约会,因此动机有可疑。晶又遇上继英,而更发现他们正进行军火交易。险死还生的晶回到家后才想起与隽有约,两人成见加深。郊野公园发现女尸,死状与Annie相似。美云为怕朗被晶抢走,使计带朗回家欲要他感受自己优点;但想不到却因此遇上怪异事……

第十一集

  云与朗吃饭,再次被女鬼小宜作弄,吓至魂飞魄散,再不敢对朗有非分之想。佩认出另一死者Betty曾参加一线牵的配对约会;隽向另一嫌疑犯Bosco调查,得悉他与Betty曾有肉体关系,但亦有不在场证据。朗带海到医院求医,终揭穿海诈病;隽与晶约会时见她不断提及朗而不悦,刚好琪发短讯欲见隽……因杀人案令一线牵的生意大减,美为挽回相亲常常失败的客人施先生信心,竟代晴答应与他约会;施向晴示爱,晴竟说碰巧遇上的义是她男友,两人拖手离去。朗发现配对约会名单中有同一人物,前往他家调查时竟发现晴被偷拍的照片。

第十二集

  朗发现疑凶将目标锁定其姊晴,欲致电警告她却失败;朗连忙使用通灵能力得新发现。众人到达现场发现晴被困,而疑犯更欲与她一起殉情,义情急扑出。晴到老人院当义工时遇上兰,兰特意扮作痴呆试探她的性格。朗协助小凤调查一老人才伯失踪案,更在野战游戏场后山发现才的尸体。兰约义与晴相亲,因义不知对象是谁,竟找云扮作女友,更气走了晴。晶自觉冷落了隽,特意购入音乐剧门票欲给隽惊喜,但他却推说有工作在身。晶只好找朗陪伴,当晶选购场刊时,朗比她早发现隽与琪出现;朗为免撞破假装肚痛不入场。

第十三集

  朗与晶到海旁散心,小宜全程监视晶以防她对朗产生兴趣。朗到老人院调查,用通灵能力看到很多纸鹤的影像。晶终忍不住揭穿隽的谎言,隽为挽回感情许诺不再见琪。朗终破解到谜团,偕晶到「吉祥老人院」调查时,与文祥重遇,更发现他就是负责人。晶发现三顺到老人院参加其活动,看到院友梅婆折纸鹤送予晶,原来顺、梅与祥是旧相识。隽删去了琪的电话与留言,晶亦受朗的劝告原谅隽。祥报警说梅失踪;隽调查时发现了梅的尸体,而梅的金链自祥身上跌出,顺更指是祥杀人。晶带顺拜祭梅婆时,朗又感应到新线索。

第十四集

  隽把持不定与琪发生关系,为此苦恼不已。逊新居入伙举行派对,朗参观时见一古董镜,触碰下出现影像;调查后发现该处曾发生命案,而死者程惠芳的男友是城中名人甄向荣。朗调查曾与芳传过绯闻的整容医生罗方歌却无发现。德看见雀友玩网上恋爱觉到十分新奇。晴与义相遇,更一起买猫粮喂流浪猫。朗得义启发,联想到有关惠芳案情线索。朗欲取芳验尸报告,却发现该档案不翼而飞。德以佩的资料用作网上谈情,岂料网上情人却要求见面;佩到网吧消遣,歌主动向她搭讪。隽与琪在街上争执,朗遇见此事,他更要求隽想清楚欲选择谁。

第十五集

  隽向朗表示将继续爱护晶,当他约晶欲表白之际,却收到琪的短讯说她自杀;隽将琪送往医院,更被她打动,决定留在她身旁。云在电脑上收到色情短片,晶等欲追寻源头却无所获。隽终约晶见面提出分手,令她大受打击。云又收到短片,朗终发现片中背景是歌的诊所,怀疑他是色狼;晶亦想起佩的新朋友整容医生亦是姓罗,于是立刻赶往他的诊所。晶偕义调查荣,更在向荣父母前道出惠芳曾堕胎一事。晶收到线报继英在果栏开赌档后,强拉朗伴她捉人。继英开枪拒捕,朗见状挡在晶身前,但奇迹地没有中枪。原来是小宜替朗挡开子弹。

第十六集

  宜通电后被朗看见了灵体,原来宜正是七年前朗从贼人手上救出的小女孩。朗希望宜投胎,但宜连自己的死因也不知道,朗决定助她查明真相。罗医与隽见面,欲以惠芳案件线索作减刑条件。琪偷看隽的机密资料,更在周刊中大爆内幕。隽告诉晶芳曾得罗介绍到妇科医生常康处堕胎。而祥终把芳游日的明信片交予义。隽向琪质问机密外洩之事,两人起争执。朗终将宜之事向晶说出。宜求晶让她上身与朗共度一天,晶无奈答应。两人玩了一天赶不及乘船回港,只好在度假屋留宿;宜以晶身体浸浴时,朗收到电话得知已查出宜的死因。

第十七集

  朗见晶晕倒浴缸内,立即将她救出;朗把宜的死因说出后便把她赶走。宜不捨离开,海见朗模样认定他撞鬼。兰请张师父捉鬼.朗得悉后立即赶回家救宜。宜见朗关心自己,心愿已了终可投胎,但宜说出朗与晶的命格相冲,如勉强一起晶会遇险。众人查出芳的明信片是由日本寄出,但却没有她出境到日本的纪录。义为免兰迫他相亲,向兰说出已与晴交往,晴得悉后气愤不已。美的女儿敏俐因打架见校长,两母女为此吵架;俐离家出走令美十分担心。隽向晶说出琪死在他家中,晶希望朗以通灵能力来找出真兇,替隽洗脱嫌疑。

第十八集

  俐因看见兇案受惊过度以致不能说话,警方为保护她没有公布发现新证人。因种种迹像对隽不利,警方决定通缉他。验尸结果竟不能分辨出琪的死因,晶要求朗以通灵寻线索,朗因此看到射击比赛的奖牌。朗分析隽的杀人动机时,却传来康诊所被隽纵火的消息。康说出琪想要惠芳的DNA报告,令朗直觉荣有机会是兇手。朗从司徒炳入手搜集荣的犯罪证据,更查出炳曾为荣作假口供。炳与荣被捕,而炳主动承认替荣作假口供,但荣却否认杀人。隽走投无路下找炳帮助自己,更说出有俐这证人之事。朗到枪会调查,终发现了隽是无辜的证据。

第十九集

  兇手知道俐是唯一的目击证人,于是藉口到朗家欲杀人灭口;最后幸得众人之力,终将兇手绳之于法。隽受到事件启发,决定重新追求晶,但晶不置可否。晴与义在宠物店偶遇,义鼓起勇气请她喝咖啡,晴甜在心头。义与晴遇上诗雅,晴发现雅对义十分热情而大感奇怪。荣因脱罪而在派对上意气风发,荣的旧同学金胜找荣,荣给他一张支票便打发他离开;但事情让晶看到。晶向朗等人说出旧同学彩妮之死或与荣有关。朗邀请前黑帮大哥邦与海茶聚,却遇上胜。邦认出胜曾与自己有生意来往,众人欲向胜调查时却发现他已自杀。

第二十集

  胜从甄氏大厦高处堕下死在后巷中,死因证实无可疑,但朗感有疑点。晶认为是荣所为欲拘捕他,但荣却提出大量不在场证据,令晶无功而回。朗透过通灵看到有文字写在厕所镜子上,再到甄氏调查,发现十六楼的玻璃是新近装上。晶见隽积极求复合,为试探朗,竟问他应否与隽复合,朗竟说由她决定,令她失望不已。朗喝醉,法医文龙因约了緻云拍施,只好把他交给晶。晶见朗藏着与自己亲吻的照片,更听到他酒后吐真言而高兴不已。朗醒后见晶在旁,终坦白说出爱意。晶回家时看到英在卖私油,欲逮捕他时却遇上油库爆炸。

第二十一集

  楠等人得悉晶受伤入院后,立即赶往医院探望;朗怕两人交往会影响晶而感到不安。义带汤水到晴公司,佩说晴已往试婚纱,美更乘机暗示晴要嫁到外国。义赶往婚纱店表白,两人正式交往,但晴决定暂维持「地下情」。朗到甄氏调查,在厕格内发现新线索。朗发现晴与一男子进入酒店,朗发现是义便出手打他。晴对朗的冲动行为极不满,美劝朗与晴道歉。上班时义因被打伤而戴帽掩饰,朗替义解围,更默许义与姐姐交往。隽说出有新证据出现,但晶知证据落入坤手不禁大为失望。晶驾车跟踪荣,发现荣晕倒在车,当晶欲报警时有人将她击晕。

第二十二集

  隽到达公众停车场调查,怀疑两人已被绑架。秘书发现勒索信,荣父亲富大惊。晶与荣同被困在一废置货仓内,晶被绑匪打上麻醉药而变得软弱无力;绑匪要荣拍下影带,叫富交出五千万赎款,隽发现向光冷静地叫富交赎款而认为他有可疑。晶说服荣逃走,绑匪把他捉回后毒打一顿。富应绑匪要求交赎款,隽一直尾随却发现不到绑匪的踪影;朗推测已中了调虎离山计。富果然是应绑匪要求由坤代交赎款,富负责引开警方。坤成功将钱交给绑匪时,却被杀害。晶看荣晕倒多时也没有反应,担心他生命有危险,此时门外突然有大量黑烟涌入……

第二十三集

  隽在失车附近发现坤的尸体,众人更发现废置货仓发生火警。朗与隽见屋内有人便立刻冲入抢救,更发现晶与荣,成功将二人救回。朗在案发现场发现被烧坏的电话,触碰后看到新的感应。隽发现坤喜把微型摄录机放在钟内偷拍女同事走光。隽终于推断出幕后策划者是谁,而朗亦因凤的话启发,终想通所有疑点。荣与坤是合谋演一场绑架案,更安排晶成为证人。朗表示既然知坤是合谋人,定有收起可以对付荣的证据,果然搜出一张光碟。荣求雅协助自己,要她先认回义这个儿子,再要他到警局偷出光碟。雅与义相认,她更激动得晕倒地上。

第二十四集

  雅托义把作为证据的光碟偷出,义拒绝,雅竟说荣是他的亲兄弟,义为难。朗发现光碟上了密码锁,因此需时请外援解码。晶请朗到父亲生日宴时,朗竟提出要和晶分手,更说对晶表示对她的新鲜感已不再。隽质问朗,令他说出真相。义最终也为荣偷去了光碟。荣销毁光碟说出义不是他的亲兄弟朗赶回警局发现光碟已失踪;此时义出现交回光碟,表示给荣的光碟是假。晶独自到荣家理论,更以开信刀指吓荣,荣叫工人报警求助。工人正想打电话之际,却见晶匆匆离开,不久便发现荣死在家中,黄sir要隽通缉晶归案。

第二十五集(大结局)

  晶要被重案组扣查,但她一直否认控罪;甄家工人指出晶曾以开信刀指吓荣,令晶更不利。朗欲接触荣的尸体看看能否通灵,但却全无反应,朗为此内疚不已。朗与义调查时发现荣早前不小心把光的狗撞死,更发现速递公司送来光所订的高级耳筒。义说光的口供称案发时他正用耳筒听音乐,即光口供有可疑。真凶终告落网,众人替晶庆祝复职,晶却发现不见了朗;逊说出朗提出辞职,但他不批准只让朗放长假。朗失去消息半年,隽经常到晶家作客,更不停送上小礼物给她,晶终得知礼物是朗托隽代交给自己。晶想到朗将会出现的地方,朗被晶的真诚打动,决定与她结婚,但朗却遇上严重车祸,被送到ICU,生死未卜……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