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风流皇上乾隆 ( 吴孟达饰 ) 前往荷花塘祭奠旧时红颜知已陈青莲 ( 盖丽丽饰 ) ,哪知宿敌徐莲 ( 舒畅饰 ) 早已做好行刺准备,驾飞天风筝越过层层警戒线前来报仇。和珅之子丰绅殷德 ( 张默饰 ) 身为二等带刀侍卫,亲自驾着神鹰风筝升空拦截,不料被自己安排的西洋大炮击落。乾隆宠臣和珅 ( 曾志伟饰 ) 高呼“护驾”心里却担心儿子安危,一时间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危急时刻,乾隆使出独门兵器乾坤扇与徐莲对抗,却被徐的青莲神针逼退,虽幸而保全性命,但却把从不离手的乾坤扇弄丢了……

  为寻回皇帝宝扇,九岁便因对对子成为御赐状元的天才儿童陈文杰 ( 叮当饰 ) 连同养父陈青云 ( 吴孟达饰 ) 和武功高强的心远小和尚 ( 路逸涵饰 ) 开始了追凶的旅程。一路上,他们巧遇刁蛮任性的十公主 ( 佟童饰 ) 和乔装后的徐莲。结果风波不断,从被人贩子绑架到离奇的飞盗案;从陈青云对徐莲的肉麻追求到乾隆与陈文杰之间的不为人知的父子关系;使得陈文杰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而幕后和珅颠覆朝政、从中作梗的阴谋诡计也给他们一程添加不少麻烦,真所谓无一日不生事,无一日不聒噪,且看这位天才儿童如何化腐朽为神奇,化险境为平安……

分集剧情:
第 1 集

  风流皇帝乾隆在荷花塘祭拜红颜知已陈青莲,哪知宿敌徐莲驾驶飞天风筝越过层层警戒前来报仇。和珅之子丰绅殷德身为二等带刀侍卫,亲自乘神鹰风筝升空拦截,本想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谁知歼敌不成,反被自己安排的西洋枪炮击落。和珅高呼“护驾”,心里却担心儿子安危,一时间手忙脚乱,狼狈不堪。眼看护卫们溃不成军,乾隆只得用乾坤扇与徐莲对抗,不料徐莲武功十分了得,乾隆不但丢了扇子,差点连性命也丢了。危急时刻,一蒙面女子用树叶救下乾隆,徐莲则下落不明。

  和珅在乾隆面前痛责自己护驾不力,同时也向乾隆进谗,说徐安可能与逆贼徐莲内外勾结。乾隆斥他胡乱猜疑,并传口谕调陈文杰、陈青云和心远小和尚前来。

  丰绅殷德传口谕时在十全县纵马行凶,拖伤举人张国龙。天才儿童御赐十全县令陈文杰故意认定丰绅殷德假冒京官,不由分说把他痛打一顿,为百姓出了口恶气,和珅父子碍于陈文杰是龙种,敢怒不敢言。

  听到陈文杰和陈青云要离任的消息,百姓纷纷起来哄抢文杰的衣服留念,爱乌及乌连陈青云也被剥成光猪。武功天下第一的心远小和尚只得使出轻功,带着他们狼狈逃往行宫。和珅指责陈文杰和陈青云赤身面君大不敬,陈文杰向乾隆描述百姓对自己热爱有加的情形,乾隆心中十分宽慰,但文杰的过份自负又让乾隆不快,遂限令文杰一个月内捕获徐莲,夺回乾坤扇,逾期重惩不贷。

第 2 集

  徐莲被师傅陈青莲藏匿,正如乾隆所料,陈青莲尚在人间,荷花塘之战正是她出手相救。青莲对乾隆余情未了,又未能说服徐莲放弃刺杀乾隆,左右为难,趁徐莲昏睡时藏下乾坤扇作纪念,并留下解除师徒名份的书信悄然离开。徐莲醒来不见了乾坤扇,只道是混战时弄丢了。

  陈青莲只身潜入行宫,责备乾隆对文杰不加爱护,乾隆料到青莲会来相见,坦言自己让文杰多些磨练,将来委以重用的良苦用心,青莲颇受感动,与乾隆互诉相思之情。诸事处置妥当,乾隆与众臣欣赏歌舞,和珅带来加急密报:十公主离京出走了。乾隆心急如焚,又不能大肆张扬,只派徐安和丰绅殷德秘密外出寻找十公主。十公主年方十三,最受乾隆宠爱,从小就指婚给大他四岁的丰绅殷德。公主从小骄横跋扈,自认为美貌、武功、聪明天下第一,听人家说陈文杰聪明天下第一,小和尚心远武功天下第一,徐莲美貌天下第一,大为不服,所以偷偷跑到十全县找三人一比高低。

  陈文杰寻遍十全县不见徐莲,灵机一动,想到徐莲受了伤,爱美如命的她一定去整容了,于是和陈青云、心远一同前往武林第一庄打探徐莲下落。陈文杰对对子赢了庄主妙手神医高羽,无奈神医软硬不吃,拒绝透露徐莲下落。陈文杰心生一计,撒谎说乾坤扇是大清藏宝图,煽动武林贪婪之辈一起出马,追寻徐莲,争夺乾坤扇。和珅对乾隆从不离手的乾坤扇早就垂涎三尺,想弄清楚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于是派家奴四处打探乾坤扇下落。

  十公主在十全县县衙没看着陈文杰,倒是遇上因祸得福的新任县令张国龙,十公主把县衙闹得天翻地覆,然后按张国龙指点,沿十全河追赶陈文杰。

第 3 集

  桃溪县临江酒楼,十公主状若乞丐强吃霸王餐,陈青云等人不知她是公主,出诗谜大加讽刺,十公主哪受过这种闲气,一时间恼羞成怒、大打出手。心远看不气愤不过,略施武功将其收服,不料十公主耍诈将心远摁进江里灌昏,并扔上徐莲乘坐的下行快船。

  十公主硬拉着陈文杰继续坐船逆流而上,比试谁是天下聪明第一,陈青云情急之下只得独自往下游追寻心远。快船上的徐莲已经易容、变声,改名陈文静。为躲避朝廷和江湖的两方面追捕,徐莲决定回到陈文杰身边,伺机接近乾隆再行复仇,于是逼着心远拜她为师学水上功夫,并自称双绝门掌门。拜师礼毕,徐莲掉转船头,鼓起风帆追赶陈文杰乘坐的货船。

  货船停泊在桃溪县城,十公主和陈文杰上岸玩耍,被尾随的人贩子绑去关在宏泰楼妓院的酒窖里。人贩子哪里是两个小鬼的对手,不出一个时辰已被他们整得七荤八素,洋相百出。文杰、十公主趁机逃离,不料又被路过的衙差骗回了酒窖,文杰对此事颇感蹊跷。

  丰绅殷德和徐安也来到桃溪县,并偶遇心远和徐莲。丰绅殷德一见徐莲,立即神魂颠倒地爱上了这个冷美人,全忘了自己此行是来寻找要下嫁给自己的十公主。

第 4 集

  徐莲和心远来到桃溪寻找文杰,险些被卖到宏泰楼妓院,徐莲三拳两腿把宏泰楼打了个落花流水。文杰与十公主在酒窖里赌诗喝酒,十公主贪杯,喝得烂醉如泥,文杰把喝空的酒坛摞起来当梯子,从窗口溜进妓院,正赶上徐莲和妓院打手过招,文杰没认出易容后的徐莲,正看得有趣,不想被赶来的人贩子逮个正着。徐莲收拾了打手,又被闻讯赶来的官差围住。丰绅殷德恰巧路过,少不了在美人面前装英雄,替徐莲解了围。

  陈文杰被人贩子卖给琼台村郑老汉当儿子,并从郑老汉口中探听到桃溪县衙役参与拐卖儿童的事实。郑老汉带文杰上山打柴,刚巧遇到私盐贩子进山卖盐,郑老汉想侵占盐贩子的垫背羊皮,盐贩子不依,两人争吵起来。陈文杰趁机鼓动二人上县衙打官司,希望借机表明自己的钦差身份。

  桃溪知县尹三江是三榜探花出身,自称天下第二才子,其实是个贪婪成性无德无行的人渣。郑老汉和盐贩子闹上大堂,尹三江想稀里糊涂了结此案,陈文杰不依,自告奋勇要打羊皮断案,并宣称自己就是天才儿童七品钦差陈文杰,被人贩子拐卖给了郑老汉,要尹三江严打桃溪县人口拐卖团伙。桃溪百姓听说此事,纷纷赶来听审,在街头打听文杰下落的徐莲和心远也闻讯前来。文杰拷打羊皮,让它招出自己的主人就是盐贩子,百姓们赞不绝口。尹三江见文杰没有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文书,不相信文杰是钦差,并在文杰面前卖弄学文:“春芍药夏芙蓉 秋菊冬梅 吾乃探花郎 桃溪尹三江”,陈文杰巧对“东启明 西长庚 南箕北斗 我本摘星手 十全陈文杰”,尹三江哑口无言。

第 5 集

  陈文杰机灵古怪,用字谜对尹三江大加挖苦,赢得堂下百姓一片喝彩,尹三江虽然气恼,但也担心这个十岁钦差将事情闹大,提出当堂释放文杰。文杰察觉尹三江与拐卖人口案有密切关联,偏不肯离去,尹三江只好将他收到县衙里打杂。

  徐莲、心远以为文杰留在县衙必有苦衷,决定将他救出虎口。徐莲听说尹三江的小娘有泪流不止之症,于是化妆成江湖医生将其治愈,尹三江万分感激,徐莲借机请求放了自己的“弟弟”陈文杰。尹三江同意放行,不料陈文杰根本不看徐莲脸色,打定主意要留下来清查尹三江与拐卖人口案的黑幕,徐莲只好悻悻而去。

  陈青云一直跑到十全县,也没找到心远的踪迹,于是到县衙向张国龙寻求帮助。张国龙初入官场就疯狂搂钱,冤打包子铺的刘老实。陈青云得知刘老实做扇子因多雨滞销,欠了乌班头的高利贷,便将滞销的扇子包装成乾坤扇的样子,果然大卖,不但还清了刘老实欠的债,自己也赚了些盘缠。陈青莲暗中传讯弟弟陈青云,告诉他心远已经到了桃溪县,陈青云立即往上游去找心远。

  陈文杰替衙役往密牢送水,发现十公主被吊在梁上,密牢里还有一名叫刘洪霞的被拐卖女子。一墙之隔的县衙堂上,刘洪霞的哥哥刘洪义诬告自己的妹夫周老三杀妻,尹三江不顾刘洪霞是被肖衙役拐卖的事实,对周老实施以酷刑,并怂恿刘洪义尽快找到尸体以便结案。刘洪义心领神会,弄了一具男尸冒充妹妹的尸体,仵作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将男尸当女尸验了。陈文杰侍候尹三江出现场,发现了这个偷天换日的秘密。

第 6 集

  陈青云赶到桃溪县,没找着心远,倒是和丰绅殷德、徐安碰上了,三个人一同住进迎龙客栈。陈青云与乾隆长得极相像,客栈老板误以为是乾隆微服私访,和尹三江谋划把关在密牢的十公主献给皇上邀宠。

  刘洪霞被卖后,密牢里又关进了另一名被拐少妇,肖衙役见她长得美貌,欲对其强行非礼,少妇宁死不从,撞墙身亡。肖衙役一时着了慌,向尹三江谎报少妇重病身亡,尹三江自认诲气,命衙役毁尸灭迹。陈文杰用调包计把十公主换进装女尸的麻袋,借肖衙役之手把十公主背出密牢扔进河里。

  尹三江正为跑了十公主发愁,不知该如何向皇上献媚,恰巧徐莲女扮男装带着心远来县衙解救文杰。假冒钦差的心远演技拙劣,三言两语暴露了身份。尹三江将错就错,要把美若天仙的徐莲送给乾隆御幸,徐莲正想借机刺杀乾隆,欣然前往迎龙客栈。动手之际徐莲发现对方不是真乾隆,不露声色中止行刺。陈青云证实文杰的钦差身份,尹三江自知理亏,向文杰赔罪,徐莲趁机以心远师父的名义和众人同行。

  陈文杰指控桃溪县衙的黑暗,要找出女尸当罪证。尹三江抢先赶到密牢,将女尸埋到院子里,移栽一棵梧桐树在上面,还将密牢进行了改装。陈文杰在县衙一无所获,尹三江倒打一筢,攻击陈文杰挟私报复。

第 7 集

  陈文杰相信找到十公主就会真相大白,鼓励大家不要灰心,但转念一想,绳子遇水会收紧,十公主在密牢中受尽折磨身体虚弱,可能无法从水里逃生,此念一出,众人都担心殃及自己,于是四处悬赏寻人,只有丰绅殷德不以为然。丰绅素以好色著称,要不是老爸一心要牺牲他的感情生活换取政治前途,他早就不待见年幼无知、刁钻蛮横的十公主了。自从在江南偶遇徐莲,丰绅忽然觉得自己又恋爱了,找不着公主自然称了他的心。鳏居十年尚未续弦的陈青云也被徐莲的如花容颜打动,一心想再续“爱的故事”。丰绅殷德、陈青云争着讨好徐莲,徐莲避之唯恐不及。

  文杰一行几经周折,终于找到死里逃生的十公主,在皇宫娇生惯养的公主哪里受过这些苦楚,愤怒地要拆了桃溪县衙,徐安劝十公主不可公开自己的身份,以免惹来非议。

  十公主指认尹三江拐卖人口,尹三江老奸巨猾矢口否认,十公主怒而大动拳脚。混乱中陈文杰撞到梧桐树上,撞落一地枯叶。文杰思量此时正是夏季,梧桐不该落叶,其中必定大有问题。心远用移山倒海大法掀开梧桐树,果然发现了新埋的女尸,铁证如山,尹三江哑口无言。丰绅殷德见尹三江大势已去,自告奋勇到尹府展开全面搜查,找到尹三江拐卖人口的账本和巨额财产,并意外发现尹三江向和珅等京官行贿的黑账本,丰绅将黑账本藏匿下来,以掩盖阿玛和珅收受巨额贿赂的罪行。

第 8 集

  尹三江事发,东山知府蔡嘉木奉命前来审查此案,初到桃溪,盛气凌人的蔡嘉木就被陈文杰来了一个下马威。蔡嘉木与尹三江一案颇有关联,所以想方设法袒护尹三江,甚至假装失手把尹三江拐卖人口的黑账本丢进水池,消灭了证据,文杰只得先将尹三江关在县衙,待找到新的罪证再做处置。

  十公主在皇宫尊贵无比,陈文杰却完全不把她当回事儿。越是这样,十公主越觉新奇,一路上死缠烂打,叫嚣着要跟文杰一起办案,陈文杰聪明天下第一,这回却栽在一个野蛮公主的手里,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徐安急于带十公主向皇上复命,十公主却无心回杭州。丰绅殷德对徐莲着迷,也千方百计要留下来“陪公主”,徐安无可奈何,只能等尹三江一案告破再做打算。

  陈青云怕衙役监守自盗,和文杰废寝忘食看守尹三江的赃银,但还是被夜闯县衙的青莲门劫走全部赃银,用以接济受灾百姓。尹三江欲趁乱逃走,恰巧被赶到县衙的十公主发现,公主恼恨地把尹三江吊到梁上,自己跑去找文杰来处置。不料蔡嘉木随后来到密牢,为求自保杀了尹三江灭口。此时的蔡嘉木真实身份是百变神偷李大光,他杀了赴任途中的蔡嘉木冒名项替做起了东山知府,过着比当盗贼风险更低、收入更高的幸福生活。乡民寻不着尹三江,请求陈文杰代为寻找被拐卖的妻儿子女,陈文杰不顾陈青云反对,决心暂不追查徐莲,先开展解救落难妇女儿童的行动。

第 9 集

  乾隆与和珅到桃源洞游玩,和珅为讨好乾隆,在洞里安排了歌舞表演,乾隆颇为受用,沉醉在仙乐飘飘之中。假扮舞姬的青莲门堂主郭启燕突然偷袭乾隆,千钧一发,陈青莲及时赶到,再度救下乾隆。陈青莲对郭启燕刺杀乾隆一事颇为不满,责令其再不可自作主张,郭启燕唯唯喏喏,但内心却不肯尊从。

  文杰出手解救被拐卖妇女,第一个解救对象就是被卖到大棚村的刘洪霞,衙役们将刘洪霞抢回县衙,没想到引起轩然大波,大棚村族长带着族人追到县衙,要夺回刘洪霞。刘的原配丈夫周老三的本家也来了很多人,准备抢夺刘洪霞。前夫后夫各有道理,无论如何判决都会引起流血冲突,假知府李大光等着看笑话。

  陈文杰灵机一动,将刘洪霞的尸体抬上大堂,称刘含羞吊死在班房里,谁要尸体就买棺安葬。张家自然不肯做赔本买卖,画押不要女尸。周老三重情厚义,答应领回尸体下葬。其实陈文杰故意让刘洪霞装死,以便判断应该将她判给谁。文杰摆平一场大规模械斗,桃溪县百姓交口称颂陈文杰天下第一聪明。

第 10 集

  陈青云教导陈文杰见好就收,不要再为刘洪义案纠缠不清,赶紧追捕徐莲要紧。陈文杰不肯,追问刘洪义从哪儿弄来男尸谎称女尸,诬陷周老三。刘洪义闭口不说,陈文杰前往欢喜岭检验男尸,不料仵作称大水已把男尸冲走,假尸案线索断了,文杰愈加觉得此案离奇。李大光中了徐莲的计夺下假乾坤扇,绞尽脑汁研究破解方法时,误碰了机关,假扇射出牛毛细针险些伤了陈文杰,多亏心远援救及时,文杰对假冒蔡嘉木的李大光产生怀疑。

  东兴村的肖童生状告妹夫董玉宝,说董玉宝和母亲谋害了自己的妹妹董肖氏。陈文杰细问案情,婆婆董赵氏说儿媳是得暴病而死,第二天就下葬了,邻里村人都证明确有其事。肖童生却说上坟时发现棺材是空的,坟里还有男人使用的假辫子。李大光认定是董家母子合谋害死董肖氏,对董家母子严刑逼供。

  陈文杰反对动用酷刑,说自己发明了一种测谎器,能判断疑犯供词的真假。丰绅殷德不信,陈文杰就拿他做试验,和心远一起设局捉弄丰绅。陈青云觉得可以趁机向文静示爱,自告奋勇来当试验品。心远见师傅徐莲生气,故意用内力将陈青云弄得像提线木偶般上窜下跳。

  李大光看出是陈文杰和心远捣鬼,依旧施用大刑,迫使董母供认是她杀了儿媳。陈文杰指出供词中的破绽,推断说破案的关键在假辫子上,发出告示要人来认假辫子。

第 11 集

  村妇王李氏赶到县衙报案,说她丈夫王依然同刘洪义合伙做买卖,带着银子离家那天早晨就不见了,并指认假辫子正是王依然每天戴的那根。陈文杰根据刘洪义当天早晨到王家报信没喊王大哥,而喊王大嫂,断定是刘洪义见财起意杀了王依然,但苦于没有证据,刘洪义又拒不承认,连环案陷入僵局。

  陈文杰和众人到水洞村刘洪义家调查,发现刘是个赤贫的光棍汉,家里却有一个不错的食盒。地保说刘洪义曾提着食盒到岭上水洞给蛇仙舍饭,陈文杰觉得其行为可疑,与众人一起进水洞查看,不慎被十公主推下水。徐莲、十公主飞身去救,被水中暗流吸入深处。心远腰缠藤条,潜入水中寻找失踪的三人。当此,陈文杰等人被暗流冲到另一处水岸,并发现了失踪的董肖氏。原来董肖氏是被鸡骨头卡住假死,下葬后苏醒,又被刘洪义扒出,胁迫来到水洞。心远用拖着藤条将四人救出。

  回到客栈,陈文杰对丰绅殷德纠缠徐莲大为反感,冒充徐莲写纸条约丰绅殷德见面。丰绅殷德如约前来,陈文杰与十公主暴打丰绅殷德。丰绅方知上了陈文杰的圈套,磕头求饶。

第 12 集

  董肖氏出现,刘洪义不得不招供。一切都像陈文杰推理的那样,刘洪义杀了王依然,用木排把尸体运到岭南村时天快亮了,就找地方掩埋,发现了董肖氏的棺材里有人喊救命,打开棺材,放出董肖氏后见色起意,草草埋了王依然的尸体,把董肖氏挟持到水洞藏起来。刘洪霞被拐卖,刘洪义和周老三讹银子,周老三不答应,刘就诬告周老三杀了妹,并扒出王依然的尸体假充女尸,慌乱中把假辫子落在坟里。陈文杰靠智慧破了连环案,判了刘洪义凌迟处死。十公主不得不承认陈文杰聪明天下第一,自己屈居第二。

  破了要案,文杰一行决定继续上路,追捕徐莲,李大光设宴为陈家父子饯行,陈文杰和丰绅殷德赌酒,喝了十多坛白酒,赢了二十万两银子,用作解救被拐卖人口的经费,责成桃溪县丞负责解救工作。没想到桃溪县百姓听说文杰要走,跪请文杰到杭州解救自己被拐卖的亲人,面对痛失亲人的百姓,文杰顾不得乾隆定下一个月破案的时限,先借道杭州解救被拐人员。李大光顺水推舟,用自己的官船送文杰一程。

第 13 集

  陈文杰一行人与李大光一起,乘船离开桃溪县,在船上,徐安问及假知府李大光的籍贯。李大光报出蔡嘉木的出生地江苏东台县徐蔡庄。徐安和徐莲得知他就是检举徐家写反诗的人,非常激愤,但又不能表露自己的身份。陈文杰先他们一步,掀翻酒桌,骂“蔡嘉木”是卑鄙小人,为夺田产无中生有,害死六个人,还把两个死去的人剖棺戳尸。李大光说陈文杰是帮逆贼说话,陈青云不想把事情闹大,好歹劝住二人。

  徐安见徐莲表现反常,晚上泊船时用黑巾蒙面,偷袭徐莲,诱她追到外面大打一场,追问她是不是和东台徐家有关。徐莲避而不答,不敢使用本门武功,落在下风。心远赶来助阵,徐安逃遁,趁乱返回官船。

  船到东山码头,东山首富石磊带领士绅们拦船,跪请陈文杰上岸侦破飞盗积案,原来近日有一飞盗在东台府杀人抢劫,行为十分嚣张,各大富绅苦不堪言。文杰禁不住众人苦苦相求,只得同意暂停几日,石磊派人去杭州请求乾隆放宽陈文杰捕获徐莲的期限,留在东山为民除害。

  李大光在码头丢了面子,恼怒地痛责三班捕快,限令近期破案,要三天一小比,五天一大比。陈文杰在吉祥客栈住下,十公主让丰绅殷德回杭州禀奏自己的近况,说明留在东山帮助陈文杰破案的重要性。丰绅殷德临走前约会徐莲倾吐爱意。徐莲打了传信的伙计后背三下,要丰绅殷德猜她的意思。丰绅殷德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中的意思,只好请陈文杰喝酒,用激将法才弄明白徐莲是让他三更从后窗进去,丰绅欣喜若狂。

第 14 集

  三更,丰绅殷德到了徐莲屋里,先是温文尔雅,对了一些情意绵绵的对子,之后就原形毕露起来。徐莲金蝉脱壳,从丰绅处拿了尹三江行贿的黑帐本,悄然离开。丰绅殷德发觉上当,不敢声张,快马奔往杭州向和珅汇报情况。同一晚上,石磊家被盗,老妻被飞盗杀死,挖去眼球。石磊住在外面,方才幸免于难。

  李大光命人抓了石磊,说其假借飞盗之名杀妻,另结新欢。石磊是倒插门女婿,老妻奇妒。石磊在外面真的包养了二奶,说案发当晚住在二奶家里。二奶受不住严刑拷打,说石磊没住在她那儿,石磊只得供出当晚在贵妃浴宫。陈文杰对这类乱七八糟的事不甚明白,在审问时弄出好多笑话。但浴宫老板贺希越证明石磊不在杀人现场,石磊得以释放。陈文杰根据飞盗来去无踪和东山府三面环水的特点,认为是河上流匪做案,四出侦察,果然发现渔民曹水生船上晾着染血的缎子被。文杰自以为找到凶手,将曹水生夫妇抓回衙门。

第 15 集

  曹水生招认说缎子被是在河边捡来的,里面裹了一具尸体。李大光根本不听,乱施酷刑,屈打成招。实际上,缎被是贵妃浴宫的,雁荡二虎为了贺希越与人争风吃醋,杀了人顺手用缎子被裹尸抛尸。徐莲听徐安说话有东台口音,感觉他对李大光冒充的蔡嘉木异常憎恨,怀疑他是自己的堂哥,但又认为堂哥不可能当太监。陈文杰同样疑心“陈文静”可能是徐莲,多方进行试探查问。心远也觉得师父的步态眼神像徐莲,可面容声音不像,想不到天下还有整容术。陈青莲对徐莲的身份更是怀疑,下令和光堂新任堂主郭启燕一面保护陈文杰的安全,一面查访“陈文静”和徐莲有无关系。

  郭启燕探听到消息,是雁荡二虎杀人抛尸十全河,于是逼着二虎找陈文杰自首,以便救出冤屈入狱的曹水生。陈文杰押着二虎到东府投案,李大光说有错抓的,没有错放的,江湖流贼的口供不足信,认定曹水生夫妻就是飞天大盗。绍兴师爷为了发财,授意曹水生攀咬四个富家子弟。富家子弟受不了酷刑胡乱说了些埋赃的地点,李大光就去埋下赃物,捕快前去起赃果然有收获。李大光想要尽快结案,蒙混过关。文杰知道自己的错误判断害苦了曹水生夫妇,心中懊悔不已。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