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清,嘉庆十八年(公元1813年)林清领导的天理教以“奉天开道”为名攻入东华门,直捣皇宫重地,史称“癸酉之变”。

  嘉庆帝逃往热河承德避暑山庄,留太子旻宁监国,天理教徒攻入皇宫,旻宁侧福晋(小妾)钮祜禄绣心为救丈夫脱险,身穿黄马褂引开追兵,被天理教所俘,幸得上京进贡的江苏按察史安聘远相救,方才保住性命,绣心与聘远患难扶持,决定放弃宫中尊荣,与之浪迹天涯,次年二人生下一子,取名雪臣。

  然而贫贱夫妻百事哀,再加上旻宁登基成为道光帝后,一直四处查询绣心的下落,在一个风雨的夜晚,绣心受不了聘远一再地抽鸦片,殴打,拋夫弃子回到京城,道光帝大喜之余,封其为全嫔,次年生皇四子奕詝(即咸丰帝),晋为全妃,一时权倾后宫。

  西林春之父鄂硕原为宫廷御医,因不愿协助全妃打掉祥嫔腹中胎儿而被诬陷下狱,不久被推上了断头台,一年一度的选秀即将开展,西林春有意借此为父亲讨个公道,其母瓜尔佳氏怕女儿入宫惹祸,私自将其配给纨绔子弟佟玉奇为妾,并伪造了残疾证明,去内务府取消了她的入选资格,性格倔强的西林春不服母亲所为,新婚之日毅然逃走,结果在半路上遇见了正赶往京城的安雪臣,雪臣本不愿多管闲事,可当他得知她是本届秀女时,欣然答应送她入京,路上二人互相扶持,产生莫名的情愫。

  西林春来到京城,选秀时间已过,再加上她的名字已经划掉,太监刘玉贵不让她入宫,这时,全妃路过,她见西林春貌美如花,要刘玉贵网开一面。雪臣第一次见到全妃,露出了异样的表情。

  当时宫中分了二派,一派以太后和祥嫔为首,另一派全妃为首,双方为了获得皇后之位而明争暗斗,全妃自知年华老去,欲在秀女中选一人作为自己的代替品,与祥嫔一争长短。

  西林春得罪祥嫔,被贬到辛者库为奴,其时秀女之争也十分厉害,富察兰轩因为不识大体,被众秀女排斥,西林春向她伸出援手,并警告她宫闱黑暗,叫她三缄其口。

  西林春见自己没有资格跟全妃竞争,一心在幕后扶持兰轩,而她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来自蒙古的贵族后裔博尔济吉特景珍。

  景珍自幼与全妃的侄儿骁骑营都尉荣广海青梅竹马,原本是很好的一对,然而时值蒙古部落衰退,景珍肩负父亲的使命,一心要成为宠妃,拉拢清廷和蒙古的关系,无奈之下只好与荣广海分手,西林春,兰轩,景珍怀着各自的目的心照不宣地结为姐妹。

  全妃在选秀大典上没看到西林春,十分失望,她以为她落选了,遂把目光集中在了美丽的兰轩身上。

  广海常找借口入宫与景珍私会,无意间看到乌苏嬷嬷因西林春违反宫规而惩罚她,荣广海出手相救,并求西林春为他鱼雁传书,二人互谈心事,成为很好的朋友。

  雪臣为见母亲随喜荣升戏班进宫,与西林春重逢,本以为可以成就一段佳话,奈何西林春一心报仇,拼命压抑自己的感情,令雪臣如坠迷雾,而此时的广海却因景珍的绝情,把一颗心完全寄托在西林春身上,三人陷入感情纠葛。

  兰轩在西林春和全妃一明一暗的协助下很快得到了道光帝的注意,不想却引来祥嫔的嫉妒,她设计恶整兰轩,使兰轩在获得道光帝侍寝的当晚,单独过了一夜,成为宫中众女的笑柄。

  心无城府的兰轩顿时气极败坏,她无意中得知祥嫔与戏子杜菊笙有染,不跟西林春商量,私自将此事揭发,结果祥嫔被秘密处死,兔死狐悲,兰轩亦成为宫中诸女排斥的对象,为了让兰轩很快成为道光帝的新宠,西林春开始秘密布置一切,景珍得知她们的计划,施巧计使全妃看出兰轩有取而代之之心,全妃大怒,故意找借口将兰轩关起来,雪臣见兰轩可怜,买通御医,说她患有隐疾,兰轩逃过一劫,被赶出宫。

  景珍机关算尽以为自己会获得全妃的赏识,没想到全妃却抢先一步发现了引君如瓮的西林春。

  此时,鸦片流毒于世,道光帝在全妃的支持下,任用徐云哲,提倡禁烟,太后钮祜禄氏多年烟瘾难断,认为全妃故意与她为难,遂想方设法要除掉她,祥嫔一死,令她元气大伤,不过她很快注意到了有能力与全妃一较高下的景珍,在太后的安排下,景珍成了静贵人,继而因为怀上龙胎,被封为贵妃。

  心急如焚的全妃加紧训练西林春,希望能借她挽回道光帝的心,雪臣不知西林春的图谋,一心想让全妃计划失败,遂故意与西林春交好,不想二人却陷入情网,越陷越深。

  道光帝出外打猎,全妃安排西林春跟去,并秘密布置好一切,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西林春得知其父之死与全妃无关,决定抛弃一切跟雪臣私奔。

  全妃的眼线得知一切,报告全妃,全妃不容许有人破坏她的计划,遂派出大量杀手,欲杀了雪臣,令西林春回心转意。

  就在杀手出动的时候,一把玉箫令全妃发现雪臣是她的儿子,她当即出宫,欲阻止杀手,不想晚了一步,雪臣的马车已被追到了悬崖下。

  飘雪的夜晚,西林春在宫外等了雪臣一夜,结果等来的却是他的死讯……

  西林春因雪臣的死而消沉,她隐隐察觉此事跟全妃有关,于是假借讨好全妃,趁机刺杀,结果反被全妃劝下,全妃告诉西林春,雪臣生平最大的愿望是禁烟,她希望西林春能协助她禁烟,西林春念及雪臣的恩情,只好同意留在全妃身边,全妃以八字不合为由,断了道光帝纳西林春为妃的念头,其间广海一直在西林春身边默默守候,西林春感到欠他许多。

  转眼五年过去了,中宫空闲已久,道光帝故意安排全妃之子奕詝和静贵妃之子奕訢和自己一起狩猎,全妃一早得到消息,与太监串通,终于令儿子脱颖而出,不久道光帝下旨封她为皇后。

  全后考虑到西林春多年辛苦,欲为她和广海主婚,没想到,就在成亲的那一天,多年没有出现的兰轩忽然光临,她带了一个人来——刚刚从战场上打了胜仗回来的札尔凡,他和当年的安雪臣长的一模一样,只是完全记不清前尘往事了。

  西林春再度陷入爱与恨的纠缠中,其间她忽然发现兰轩是京城的最大的烟贩子,她和景珍勾结,正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阴谋,而尔凡正是她的帮凶。

  面对情与义,爱与恨,西林春不知该如何抉择,而全后却在此时赶她出宫,要她在兰轩的抱月楼里卧底,再次面对昔日熟悉的面容,西林春百感交集,而尔凡也因为西林春的一再失常而注意到了她,兰轩视尔凡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岂能容西林春掠夺她的地位,于是又一场水深火热等待着西林春。

  经过重重波折,尔凡终于记起了他是安雪臣,同时也揭露了他是黄爵兹安排在兰轩身边的卧底身份,兰轩死于非命,全后和雪臣的关系也面临着揭穿的危险,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太后亲自出马将全后赐死。

  西林春欲与尔凡离开皇宫,不想道光帝却提早一步赐了尔凡毒酒,幸亏奕詝念及尔凡乃同母兄弟,秘密将其送往日本,西林春在宫门口等了一夜,再度失去了尔凡的音讯。

  不久,道光帝驾崩,八国联军打进来了,广海为掩护西林春而死,历尽千辛万苦找来的尔凡找不到西林春,而这时,西林春正坐着广海给她准备的马车离开了皇宫。

  很多很多年以后,尔凡一直在寻找西林春的下落,在某一天的早晨,他和友人经过第一次和西林春相遇的地方,二人擦肩而过,尔凡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找到她的,而西林春也怀着同样美好的愿望,二人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分集剧情:
第 1 集

  清朝,嘉庆年间,天理教攻入皇宫,二阿哥绵宁小妾绣心为掩护丈夫,不幸失踪,而后不久,嘉庆驾崩,绵宁登上皇位,成了道光皇帝,为报绣心相救之恩,四处寻找她的下落,可惜一直没有结果,直到五年后的一天,绣心忽然出现,道光帝大喜之余封其为全妃。

  全妃为巩固势力,不断地排除异己,而她最强硬的对手就是道光帝的祥嫔,大雨的夜晚,祥嫔与戏子杜菊笙偷情,被全妃撞破,祥嫔情急之下挥刀杀死菊笙,全妃以此为借口软禁祥嫔,没想到祥嫔却利用全妃做寿的机会,以舞蹈引起道光帝的注意,并宣称已经怀孕。

  全妃为独害祥嫔腹中胎儿求助于自幼青梅竹马的太医鄂硕,但被鄂硕拒绝,不久鄂硕被杀。

第 2 集

  鄂硕之女西林春一心以为是全妃杀了她父亲,不惜逃婚,前往宫中参加选秀,路上遇见了同样想入宫的安雪臣,二人惺惺相吸。

  经过一番波折,西林春终于得进宫门,并与兰轩和景珍结为姐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她发现全妃要向祥嫔下堕胎药,欲告之祥嫔以扳倒全妃,不想却发现祥嫔肚子里的孩子是假的。

  安雪臣为了进宫,被人骗光了钱,还差点成了太监,肌肠漉漉的他,因为偶然的一次见义勇为,被吏部尚书花良阿家的总管崇琦看中,成了码头的搬运工,没想到他们要他搬运的居然是鸦片,雪臣愤怒之余,一把火将鸦片烧尽,结果被崇琦等人围殴,幸亏骁骑营都尉荣广海接到密报来抓烟贩,替他解了围,浑身是伤的雪臣晕倒在城门口,被戏班少女沈吟秋所救。

  花良阿得知鸦片被缴,十分气愤,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女儿景珍身上。

第 3 集

  广海与景珍相爱,冒充太监来到秀女们的住所钟粹宫,结果被乌苏嬷嬷发现,向祥嫔告状,祥嫔前来捉奸,幸好西林春急时赶到,将广海拉走,景珍慢了一步,被抓到了祥嫔寝宫。

  祥嫔对景珍严刑逼供,西林春求见,她以知道祥嫔肚子里孩子是假为借口,将景珍救下。

  全妃见祥嫔喝了红花,胎儿依然不落,怀疑她是假肚子,祥嫔为了掩饰,偷偷溜到钟粹宫,假借要西林春扶她,自己摔下了楼梯。

  祥嫔买通太医,说自己落胎,道光帝气愤之余,要处死西林春。

  祥嫔为显示自己的大度,替西林春求情,道光帝将西林春贬到了辛者库,辛者库的晚晴姑姑收了祥嫔的好处,对西林春极尽虐待之能事,西林春为了报父仇忍下来了。

第 4 集

  雪臣伤好,戏班班主沈悦要他离开,吟秋暗自生情,不愿他离去,正在这时,戏班奉召进宫唱戏,雪臣欲混入宫中,不得其门而入,这时,一直在戏班打杂的菊笙希望能跟他来个交易。

  当晚,戏班的台柱子小叫天突然倒嗓,沈悦意外地发现雪臣有一副好嗓子,他不知道其实是雪臣和菊笙演了一出双簧,欣然答应带雪臣进宫。

  祥嫔为得皇后之位,利用景珍和广海的事威胁花良阿替她私运宫中物品,花良阿将计就计拉拢她跟自己一起贩鸦片。

  西林春为景珍和广海送信,景珍受了父亲的影响,怀疑西林春别有目的,姐妹俩渐生介蒂。

  戏班子进宫了,祥嫔忽然意外地发现,雪臣的唱腔和当年的菊笙一模一样。

第 5 集

  祥嫔一方面对雪臣产生莫名的好感,一方面积极的准备收买人心,夺取后位,全妃这边也不甘示弱,二人你来我往,斗争十分激烈。

  雪臣误闯御花园,全妃觉得他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当她得知祥嫔很注意雪臣时,软硬兼施,要雪臣帮她监视祥嫔的一举一动,雪臣一口答应。

  晚晴姑姑忽然得急病,要野蜜蜂做药引,西林春以德报怨,去北院荒地冒险,不想却重遇雪臣,雪臣为了救她,盯得满头包,西林春对他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第 6 集

  祥嫔对雪臣有移情作用,频频向他示好,雪臣假意与她缠绵,灯一灭就把她推给了菊笙,导致祥嫔分不清安雪臣和杜菊笙究竟谁是谁?

  景珍为了达成父亲的理想,开始对付秀女中对她有威胁的人,而她第一个目标就是自己的好姐妹兰轩,西林春发现景珍的阴谋加以阻止,却反被景珍的计谋所设计,西林春没想到昔日的好姐妹会变成这样,难过得离开。

  雪臣来送还西林春灯笼,见西林春难过,拉着她往宫外跑去。

  雪臣带着西林春上街,为了逗她开心,下起了花瓣雨,二人感情迸发,不想却在回宫之际,却被内务府总管刘玉贵抓住,刘玉贵欲动刑,不想却发现雪臣身上有祥嫔的玉佩,吓呆了,正巧晚晴姑姑念及西林春救命之恩,来要人,刘玉贵做了顺水人情。

第 7 集

  广海久不见西林春带景珍的信来,偷入钟粹宫,景珍绝情的表示要与之分手,并揭穿所有的信都不是她写的,而是西林春代笔,广海顿时呆如木鸡。

  刘玉贵拿着玉佩来见祥嫔,欲讨一些赏赐,祥嫔不想自己和雪臣的事被发现,将其毒死,并命太监常喜将尸体丢进北院荒地。

  广海趁醉向西林春诉苦,西林春安慰他后离开,不想却发现祥嫔和雪臣在一起,顿时心碎难当,雪臣一再解释,却怎么也说不清楚,西林春当即和他分手。

  祥嫔分不清雪臣和菊笙,叫来萨满算命,结果算出冤魂索命,她决定在钦安殿静休。

  刘玉贵失踪,众说纷纭,兰轩和景珍来北院烧纸钱,结果发现玉贵尸体,景珍故意叫兰轩离宫,把事情说得很严重,兰轩害怕事情落到自己头上,遂立刻逃走。

  祥嫔在礼佛其间看到菊笙的脸,吓晕过去,等她醒来,发现雪臣、西林春还有秀女们围在眼前,这时,神台动了一下,雪臣从神台下拉出了吓坏的兰轩,祥嫔虽然嫉妒西林春和雪臣的默契,可是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第二天,祥嫔把晚晴叫来,表示要把西林春嫁给她的太监常喜。

第 8 集

  雪臣不想西林春嫁给常喜,欲揭穿和菊笙的约定,菊笙求他再给自己一点时间。

  西林春发现常喜是全妃安排在祥嫔身边的人,又从兰轩处得知祥嫔和景珍勾结贩卖鸦片,觉得这是个报仇的好机会,顿时,计上心来。

  西林春一方面叫兰轩喊贼,引来广海,搜出了景珍处的鸦片,并以景珍的命要挟广海将鸦片放在火场,嫁祸祥嫔,另一方面又以常喜的名义引全妃过来,其实她真正的目的不是祥嫔,而是全妃。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祥嫔怀疑雪臣和菊笙的身份,当菊笙离开时,在他身上挂了磷粉跟踪他,结果被雪臣发现,故意将磷线转移了方向,祥嫔误入火场,被广海逮到。

  全妃晚了一步,觉得好险,立刻以后宫之主的身份,将祥嫔关了起来。

  雪臣看穿西林春的阴谋,问她为什么,西林春不答,雪臣觉得她不信任自己,转身离开,痛苦的西林春,向晚晴姑姑道出了秘密,晚晴决定要帮她报仇。

第 9 集

  景珍为了把鸦片拿回来,不惜向广海献身,广海对她彻底绝望,与此同时,倒对西林春生出一份好感。

  全妃当众硝烟,显示了自己禁烟的决心,宫中诸人纷纷怔住了。

  菊笙一心想救祥嫔,雪臣要他考虑清楚,西林春因为误害了祥嫔,来牢里看她,当她发觉祥嫔如此凄凉时,悲从中来,要雪臣去看她,雪臣将西林春拉到戏班,欲揭穿一切,没想到菊笙不见了。

  菊笙私见祥嫔,二人旧情复燃,西林春和雪臣见状,决定帮他们一把,为此西林春向广海替出了请求。

第 10 集

  花良阿得知太后胃痛不愈,叫景珍设法进大牢,给祥嫔送信。

  祥嫔巧以鸦片治好了太后的病,并且将自己贩烟的罪过全部推到了为太后治病份上,太后感念她一片孝心,将她释放。

  祥嫔犹豫要不要跟菊笙走,景珍提醒她宫外没有荣华富贵,祥嫔决定留在宫中。

  菊笙和广海久等祥嫔不到,十分着急,这时,祥嫔忽然过来,诬陷菊笙是贼,将他拿下。

  西林春和雪臣为祥嫔的改变而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