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清光绪年间, 香河县知县杜东阳从京城回县的途中被一伙神秘的蒙面人拦截暗杀。刚刚亲政的光绪闻讯大怒,欲派人前往香河县查办此案,西太后欲命自己的御厨牛不耕接任知县,光绪反对,要派民间神厨石竹香。于是二人各派一厨子去上任,分单双日坐堂审案。

  石竹香原来也是进士出身,因为不肯贿赂吏部所以一直没有给他放官,只得在京城靠当厨子为生而且做出了名堂。他领旨后与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小寇子一道来到香河县,不料新官上任,便被当地恶势力所欺辱。牛不耕因曾在皇宫里给西太后当过御厨,深得老佛爷赏识,所以他当官更是有恃无恐,无恶不作,以"有偿办案"为名,公然索要钱财。石竹香一次次地坏了他的好事儿,于是他处处与石竹香作对,更不服石竹香的神厨烹饪之术,几次与之斗菜比艺,却是屡屡败阵。

  石竹香的夫人本来想把丈夫当官的喜讯告诉父亲,不料回到家时才得知父亲已经故去,留下绝命书--除非"石头做了米、厨子做了吏,"才认石竹香这个女婿。原来石竹香是靠了自己高超的烹饪手艺把美丽聪明的穆小卉骗到自己手中来的,结果引起穆员外的仇恨。小卉有一大弱点——贪嘴爱吃,正因为这一点,才与被父亲所鄙视的石竹香走到了一起。因父亲去世,小卉十分难过,更是要石竹香好好当官,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每当石竹香不好好当官时,小卉便以要"休"他为由逼他就范。

  荣禄的女儿蓉秀与英国公爵之女苏姗娜一同来到香河县,投石竹香为师,学习烹饪。不想苏姗娜因贪吃而渐渐对石竹香有了信赖,并暗暗喜欢上了他。小卉见状,知道那苏姗娜正像当年自己被石竹香所诱惑一样,马上警告苏姗娜,并劝走了苏姗娜,同时又做红娘,把对自己依然有威胁的蓉秀格格嫁给了石竹香的叔伯兄弟石黄岩。

  石竹香不畏牛不耕一伙的恶势力,用烹饪之术治理一县,结果歪打正着,接连破获了一起又一起大大小小的案件,(有"争牛案"、"互换家产案"、"酒楼食物中毒案"、"恶和尚火化案"、"石家祖传玉餐具案"等等,)终于破获了马知县被杀一案的真相--原来是荣禄为了让光绪皇上断子绝孙,卖通太医马院判下药,而马院判将荣禄的阴谋记在了给皇上诊病用的"脉案"之中。石竹香找到这本《脉案》,终使真相大白,不想"脉案"却被康有为的维新派所利用,以此来促使光绪与西太后的绝裂,并欲刺杀太后,反使西太后以镇压变法为名将光绪软禁起来而自己再次垂帘听政。

  在查马知县被杀一案时,石竹香发现原来"真凶"是穆小卉的干哥哥后来当上县衙巡检的傅天仇,此人是穆员外的干儿子。其实傅天仇心中一直暗恋着穆小卉,直到他为穆小卉和石竹香去死时,才道出了深埋在心底的对小卉的感情……

  石竹香细查之下,发现原来那马知县根本没有被傅天仇杀死,而是天仇为了保护自己的恩人马知县,伪造了一个刺杀的假现场。最后二人被荣禄派来的杀手所杀,那本大家都在寻找的皇上的《脉案》落在了石竹香手里。

  石竹香断明马东阳被杀一案之后,被荣禄及牛不耕所陷害,因一道菜名有反清复明之意而被捕入狱,一直跟随他的太监小寇子挺身而出,把罪名揽到自己的身上,被推到了菜市口斩首。而一直帮助石竹香的贵族格格蓉秀因为不满其兄荣禄的专制,已经毅然嫁给了康有为的弟子、石竹香的堂弟石黄岩。变法失败后,黄岩被流放宁古塔,蓉秀执意追随而去,感天动地。

  石竹香辞官不做欲回乡,可牛不耕不服石竹香,强逼他与自己斗菜--烹饪河豚并吃河豚,以生死赌输赢。石竹香与牛不耕同时吃下了各自所烧的河豚,结果牛不耕端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石竹香带夫人小卉前往故乡香河而去……

分集剧情:
第 1 集

  香河县知县马东阳突然死于非命,他的死关系到皇上脉案的去向,西太后欲派御厨牛不耕接任知县一职。

  皇上品尝民间小吃,厨子石竹香用老鳖代替熊掌,做出了宫廷名菜"一掌定乾坤",不料被怒冲冲赶来找皇上的西太后揭穿。西太后一怒之下要砍石竹香的脑袋。穆小卉为救夫君挺身而出道明原委,原来是进士当了厨子。石竹香满腹经纶,他的独道见解使得皇上对他大为赞许,认为香河县知县非石竹香不可。西太后和皇上二人各执己见,互不相让。格格蓉秀出主意让二人比厨斗菜、公堂断案……

第 2 集

  石竹香与牛不耕二人各做了一道翡翠白菜,石竹香用独特的烧制方法胜出牛不耕,夺得神厨美名。公堂论断牛不耕只会以常理断案,险些冤枉了好人。而石竹香机智过人用"审案板"的方法找出了真凶--一条毒蜈蚣!

  西太后坚持让牛不耕接任知县,皇上为石竹香据理力争强保石竹香。情急之下荣禄建议让二人一同上任,分单双日执掌县印。皇上派身边小太监小寇子跟随。那石竹香在赴香河的途中遭"豹子头"拦截,欲杀之。牛不耕大字不识在公堂上出了洋相,正要杖责告病没有前来点卯的巡检傅天仇,不料石竹香却及时赶来。恰巧那傅天仇同穆小卉有兄妹之亲。

  俄国公爵的女儿斯维达是个美食家,蓉格格要陪她吃遍京城……

第 3 集

  牛不耕审案,偷牛贼李狗顺手牵绳牵头牛,牛不耕收了银子放走了偷牛贼。穆小卉带着做了吏的厨子女婿去见父亲,没成想父亲已病故。

  皇上的病情不见好转,西太后心急如焚。牛不耕与杜主簿勾结,设宴请石竹香想让他出洋相,聪明的穆小卉用计,结果使得牛不耕杜主簿害人先害己,不但喝到了特制的"洋酒"还被蛇吓了个半死。

  石竹香头一天做堂就接了一桩与牛有关的案子。村民叶三郎和秀姑订了婚配,叶三郎戍边五年将自家的牛交与秀姑的姨夫龚福代养。没想到回来之后,龚福不但不还牛还动手打人。石竹香决定用"吐泥法"断案,追回叶三郎被霸占的牛……

第 4 集

  龚福中计后认罪,将牛还给了叶三郎。牛不耕接了桩财产纠纷案。兄弟俩认为所分得家产不公,觉得对方分得的一定比自己的多。牛不耕实行有偿办案,公开向兄弟俩索要银子,谁给的银子多就给谁办案子。小寇子原来是皇上派去暗中调查马知县被杀一案的真相。苦主娄大被打心里不服再次上告石竹香。牛不耕背着石竹香去马知县被害的现场勘察。石竹香重断了兄弟俩的财产纠纷案,让哥俩心服口服。

  李多喜和乔老爷子前来投奔石竹香,石竹香开了一家馆子。牛不耕想在开业当天让石竹香出丑,故意出难题刁难石竹香……

第 5 集

  石竹香将牛不耕所要的菜都做了出来。斯维达和蓉格格决定去香河县找石竹香。牛不耕威胁酒楼老板唐梦古要其将酒楼转让给他。典史马芮在街头无意发现早已失踪了的马东阳的车夫刘赶。他禀报了牛不耕,牛不耕去搜查了刘赶的家,结果一无所获。

  石竹香的叔伯兄弟石黄岩到了香河县,到酒楼他用酒洗脚的怪癖惹怒了穆小卉,她让人把石黄岩扔到臭水沟里去。

  斯维达如愿的到了香河县,杜主簿带着她们去了石竹香开的酒楼。蓉格格见到了早就相识的黄岩,令她不安的是鄂林泰奉荣禄之命前来阻止黄岩进京面见皇上,原来他是康有为的特使……

第 6 集

  石竹香设计巧妙的掩护了黄岩,躲开了鄂林泰的搜捕。斯维达要拜石竹香为师学厨艺,引起穆小卉的不快。

  唐梦古翻案告牛不耕强占他的酒楼,石竹香接手此案。牛不耕酒楼开张之际石竹香送给他一份让他终生难忘的厚礼。石竹香劝牛不耕将酒楼还给唐梦古或是付租金租下酒楼,牛不耕不同意。牛不耕气不过再次提审唐梦古,唐梦古被打入了死牢。

  蓉格格出主意让皇上的老师翁同和出城和黄岩见面。石竹香再次了解唐梦古案情的始末,才知原来惹祸的是一道菜……

第 7 集

  石竹香放了唐梦古并限牛不耕三天内还唐梦古一个公道。

  斯维达一心学厨艺,穆小卉看在眼里气在心里。

  翁同和与黄岩会面商议变法大事。典史马芮褚旰到石竹香的酒楼刺探情况被穆小卉恶整。鄂林泰得到情报直奔酒楼抓了黄岩,蓉格格带着新军前来助阵救了黄岩。

  三天期限已到牛不耕不见动静,石竹香派人查封了他的酒楼。牛不耕没有办法只得服软租下了酒楼。石竹香向马知县的随从了解情况,原来在马知县被害的当日没有人跟随,是因为众马快因为拖欠饷银而闹事。当日劫杀马知县的又是"豹子头"……

第 8 集

  悦来钱庄发生了一起盗窃案,可窃银子的贼却死在了钱庄。牛不耕带人去勘察现场,发现给钱庄修锁的孙锁匠有重大嫌疑。孙锁匠的女儿玉环告诉牛不耕他爹之前为盗窃钱庄做过准备,还和一个叫鲁老八有关联。牛不耕捉拿了鲁老八,鲁老八拒不承认。

  斯维达表示出对石竹香的好感,穆小卉示意并警告石竹香。牛不耕要求钱庄老板给他银子他才破案,钱庄老板不同意,于是牛不耕匆匆结案,将鲁老八屈打成招,并命马芮将公文呈送刑部。傅天仇将事情原委告诉了石竹香,石竹香带人拦截马芮,扣下了公文准备重审……

第 9 集

  穆小卉要求石竹香必须让斯维达离开,石竹香委婉的告诉斯维达她可以出师了。斯维达无奈只得离开。石竹香对孙锁匠一案决定来一个现场模拟凶杀再现。经过模拟发现了很多有用的线索。钱庄萧柜头在街头看见了"玉环",不料"玉环"竟不认识他。萧柜头嘱咐他的相好将银子藏好,傅天仇调虎离山拿了一锭脏银作证。萧柜头再次到玉环家威胁玉环,傅天仇到钱庄找萧柜头,不料萧柜头居然暴死春花客栈。傅天仇勘察现场后请石竹香到场,经分析萧柜头是被毒杀的。客栈老板称之前有一位神秘女子和萧柜头幽会并毒杀了他。石竹香由酒菜查到了得月楼并放了鲁老八,牛不耕带着玉环前去申冤,石竹香与牛不耕约定十天之内必定破案……

第 10 集

  黄岩剑锋来信,告诉石竹香皇上接受新党支持变法了。荣禄却为荣秀不见踪影而恼怒。牛不耕受贿,小寇子当堂咬自己的耳朵验证孙六是否自己咬了耳朵。被牛不耕恼羞成怒把小寇字赶出大堂。石竹香发现玉环在香满斋吃饭,带穆小卉和小寇子上前询问,结果碰了钉子。日字出头,是念甲还是由?牛不耕在堂上又犯了难。为袁世凯派兵救石黄岩老佛爷生气了,荣禄趁机打听老佛爷是否真的不再管朝政?慈禧告他稳住袁世凯,并让他趁早把荣秀嫁了。石竹香赶到玉环家,却看到玉环和邻居五婶在家守孝,不由得心生疑惑。公堂上玉环的供述和石竹香的推断完全不同,使石竹香陷入迷茫……

第 11 集

  牛不耕不顾石竹香反对把刚关进大牢的玉环放了,小寇子在街上却被玉环打昏,整个案件扑朔迷离。小寇子在牛不耕的汤里放了巴豆,石竹香从"一卵孵双凤"这道名菜里悟出了案情的真相。狂泻不止的牛不耕求石竹香代他坐堂,石竹香当着牛不耕的面审清了玉环一案,牛不耕听得目瞪口呆。

第 12 集

  碧环服毒自杀,案情大白。牛不耕赌输了只得当众喊石竹香爷爷。石黄岩快马出京城,在路边小点打尖,却发现有人提前为他安排好饭菜,正在疑惑,格格荣秀撩帘走进来,两人眉目传情私定终身。石竹香穆小卉听到两人定亲,先惊后喜。杜主簿带鄂林泰到香满斋搜荣秀,石竹香大演空城计,有惊有险地保护了荣秀。为了让荣禄死心,石竹香决定把两人的婚事在香河县大操大办,让荣禄哑巴吃黄连。小寇子化装在刘赶家门外卖木梳,乔装了的石竹香也来了。他们悄悄跟着刘赶的老婆进了甘露寺……

第 13 集

  甘露寺的主持了空把石竹香当成了大财主,缠着他说话,刘赶的老婆却没了踪影。刘赶老婆的相好赖和尚把她骗出门,几个无赖抢了她的金银首饰还把她杀了。石竹香从活吃猴脑想到了破案的方法,贴出了公告。果然,猴子们一个个露脸了,最终推出了最肥的猴子主犯胡四。活吃猴脑的桌子卡在胡四的头,眼看凿子就招呼到天灵盖了,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胡四招出了指使他杀人的赖和尚,把线索又指向了甘露寺。傅天仇故意打草惊蛇搜查甘露寺,没想到了空方丈第二天就把赖和尚绑着交给了石竹香。案情更加扑朔迷离了,那刘赶到底死没死呢?

第 14 集

  穆小卉带石竹香小寇子进山找老舅林仙伯,林仙伯说出了自己当甘露寺主持的时候发生的一系列怪事。石竹香诚恳邀请林仙伯随自己出山一同去看甘露寺将要开始的荼毗大会。吃了了空贿赂的牛不耕把赖和尚放了,为此石竹香和他当堂大吵,牛不耕以今日掌印的权利威胁要把他乱棍打出,小寇子连忙把石竹香劝走。了空怕真相败露,命手下同伙提前开始荼毗大会,立刻点火,请"自愿焚身的高僧"迅速升天。石竹香带人赶到救下了"高僧",发现差点被烧死的"高僧"竟是百寻不见的刘赶。公堂上,面对手里的面团,四个和尚捏出了四个玉佛掌,石竹香再一次用智慧使了空等人不得不承认甘露寺确实没有玉佛掌。了空等人被关进大牢,林仙伯的冤案得到昭雪,可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刘赶被一伙蒙面人抢走了……

第 15 集

  丢了刘赶的石竹香没急,抢走刘赶的牛不耕到急了,他闹不清石竹香葫芦里卖什么药。维新变法首要的一条就是裁减冗员,香河县两个知县,就像一个人长了两个脑袋,穆小卉和荣秀商量给皇上建议裁掉牛不耕,可皇上怎么想她们也摸不清。小寇子奉石竹香之命把刘赶是废人的消息透露给马肉,牛不耕上当马上把刘赶给送回来了。夜审刘赶,石竹香发现他还有难言之隐。瞎驴拉磨,小寇子用闷罐车拉着刘赶上"京城"。等他们饶着县城转了几圈回来,石竹香已经不是知县了。小寇子守着囚车不知道该怎么办。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