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宋慈京试得中进士,与同科好友孟良臣相约酒肆。孟良臣已请命受任禺城知县,宋慈对好友单枪匹马奔赴险途甚为担忧,意欲回家完婚后陪好友同赴边城。完婚之日,父亲迟迟未归,全家人翘首盼望。就在新人拜堂之际,一辆马车骤然而至,马车载回的是宋父的遗体——宋巩一生从事刑狱审戡,从无出错,却因一次误判人命而以死谢罪。老推官留下遗书,不许宋门后人涉足刑狱!谁知不久传来孟良臣赴任途中不幸遇难的噩耗。在母亲的开导之下,宋慈毅然奔赴边城,查明了两任知县惨遭谋杀的真相。从而声名鹊起,被朝庭破格擢升为大理寺正六品主事。时隔不久,宋慈突然请命离京外任,遂被任命外省提点刑狱。

  受任提点刑狱官后,宋慈凭着他那一手“检验”“推理”的绝妙手段,接连侦破了“太平县冤案”、“李府连环案”、“毛竹坞无头案”、“城南井尸案”、“遗扇嫁祸案”、“梁雨生命案”、“李玉姑失踪案”等一桩又一桩的疑难命案,“神断宋提刑”的名声大振。时任吏部尚书的宋慈岳父薛庭松在朝庭竭力游说,要把宋慈调回京城高就,不料宋慈却执意留在外省,问其何故,他避而不答。嘉州发生了二十万两库银失盗大案,薛庭松在朝中力荐女婿担纲破案。宋慈不负众望,案子破了,可翁婿嫌隙却更加大了。由于破库银失盗案有功,宋皇下旨调宋慈进京任京畿提点刑狱。进京后的宋慈和岳父仍然很少往来。岳父的六十寿筵上,人称京城第一剌头的史文俊突然发难,搅了宾朋的兴致。第二天,就传来史文俊因私通敌国而被打入天牢的消息。宋慈金殿受命,担纲复审史文俊案,谁知竟查到了自已的岳父头上。薛庭松为保全自已,进而又陷害女婿,使宋慈陷入囹囫。宋皇惜才,仍命宋慈为史文俊案副主审。宋慈狱中带枷审案,终于查明真相。翁婿二人在狱中摊牌,十六年前宋慈突然离京的原因,正是薛庭松今天自陷法网的源头。薛庭松被革职遗返,途中服毒自杀。此案对宋慈是沉重的一击,但他的法治理想尚未破灭,他深信只要皇帝圣明公正,就能匡正官场陋风。随后,京郊发现一具疑尸,随着疑尸案的侦查,一个个灸手可热却卷入案中的朝中重臣浮出水面。最令宋慈心惊不已的是本案真正的对手,原是与他两度交锋的刁光斗。此人先后任过知府、知县之职,因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而两次被宋慈弹劾,却两次都咸鱼翻身,起死回生。现在他虽然摘去乌纱,远离仕途,却凭财势控制了整个官场。为了报复宋慈,刁光斗设下圈套,制造了一桩又一桩的连环谋杀案,一步步将宋慈引入岐途,导使宋慈误判。宋慈向宋皇请求容他戴罪立功,誓将此案一查到底,宋皇允其请求。宋慈呕心沥血,将连环命案一一解开。眼看大功告成,不料朝中风云突变:懦弱的宋皇面对整整八大箱的审戡记录、验尸格目以及供状证词,道出了一番做皇帝的无奈和苦衷,并当场将宋慈化两年零六个月搜集的八大箱证据证物付之一炬。一场惊心动魄的连环谋杀案,就被生怕引起朝臣大乱的宋皇一把火烧了个消声灭迹,浪平波宁。宋慈欲呼无声,欲哭无泪。

  在父亲的坟头,宋慈点起一把火,烧的正是他穷毕生经验和心血写成的那本《洗冤集录》——幸亏,一生相随宋慈的英姑早已暗中偷偷抄录了一本,才使这本奇书得以流传至今。

分集剧情:
第1集

  南宋学子宋慈,自小着迷于断案释疑,在睡梦中解开一个骷髅之迷,醒来豪言,此生必得成就刑狱伟业。翌日,京榜题名的宋慈与同科好友孟良臣相邀酒肆,举杯畅饮。席间,孟良臣告诉义兄他已请命受任梅城知县。宋慈深知梅城县地处边远,人事艰险,前任知县上任仅半年就不明不白地遇难身亡,宋慈对好友此去甚感忧虑。梅城县已故知县竹梅亭之女竹英姑怀疑父亲死的蹊跷,来到京城找到曾在衙门当过捕头并有着“捕头王”之称的远房兄长商议,欲请当朝著名刑狱推官宋巩出马,查明父亲遇难真相。宋慈完婚之日,良辰已到,花轿临门,任嘉州推官的父亲却迟迟未归,只得先将新娘迎入府中。正当一对新人行三拜大礼之际,一辆马车冒雨而至,马车载回的竟是宋父遗体……

第2集

  宋慈从父亲的遗容上发现父亲是死于中毒,就向老家院追问。老家院只得呈上宋父的遗书:原来,四十年刑狱从无错案的宋巩,却是因误断命案而服毒自杀以死谢罪的。父亲的遗书给儿子留下一道“终身不得涉足刑狱”的遗命。从小立志子承父业的宋慈从此心灰意冷,整日以酒浇愁。宋老推官的猝然作古,使英姑和捕头王到嘉州之行落了空,而梅城县却又传来新任知县孟良臣在赴任途中死于客栈起火的恶讯,捕头王和英姑以此力请宋慈赴梅城破案,宋慈却碍于父命而去留两难。好友孟良臣的猝然遇难,使宋慈更加焦灼不安。在母亲的开导下,宋慈顿然领悟父亲临终遗书的良苦用心:老推官是以自己的过失和生命的代价,告诫儿子一个“人命大如天”的至理。解开了心头的郁结,宋慈毅然出征,带着捕头王和英姑,义无反顾地赶赴梅城……

第3集

  梅城县果然水深难测、暗含杀机。以杨主簿为首的一班县吏早有防备,以至使宋慈到梅城后每每遇壁,处境艰难。英姑为缓解宋慈的烦乱心绪,端来脚水,为宋慈泡脚调理,宋慈心态放松,果然想起了父亲遗书中提到过的一着验法,遂往火烧现场验证孟良臣死因。用酽醋泼地,果然见卧尸之处,浮现出一大片血迹。正在宋慈验地之时,杨主簿率县吏们突然赶来。宋慈临危不乱,机智应变。在知州府,宋慈向卢知州道明了孟良臣死于谋杀的疑点,并问县衙是否有人出身忤作?卢知州告之杨主簿正是仵作出身。杨主簿在妓女“六月红”房里,受雇于他的杀手黑三突然闯入……

第4集

  黑三要杨出五十两黄金换取沉默。杨主簿明里答应,暗施黑手,结果,就在英姑领宋慈到其父当年遇难的落马坡时,竟发现了坠落悬崖的黑三尸体。所幸与黑三同行的“六月红”被树枝挂住,保得一命。宋慈从黑三七孔的血色断定黑三死于谋杀,遂将“六月红”带回客栈,意欲从此女嘴里挖出梅城迷案的线索。英姑无意中说出一番话,揭穿了卢知州的一个谎言,宋慈巧设敲山震虎之计,对卢知州提出要对半年前遇难的竹知县开棺验尸。离开知州府,宋慈和捕头王就被一群黑衣人追杀。幸亏宋慈的岳父薛庭松受命钦差,及时赶到,暗施援手,才使宋慈摆脱追杀……

第5集

  负伤醒来的“六月红”终于道出真相,梅城县两任知县谋杀案昭然若揭,宋慈向岳父请命收网。大堂上,卢怀德在宋慈无以辩驳的案情推理之下,却狂笑宋慈找不到谋杀孟知县的证据。谁料宋慈却用惊世骇俗的检验之法,将孟良臣被谋杀后又遭焚尸灭迹的证据从卧尸的地面上验了出来……宋慈初次出山,就建下奇功,令朝野震动,被破格擢升大理寺正六品主事……

第6集

  太平知县吴淼水仅三天就破得一桩凶杀命案,凶犯曹墨供认因垂涎玉娘美色意欲夺爱而杀了其夫王四,并交出了杀人时所穿的血衣一件。一年后,宋提刑前往太平县视察狱事的路上,将一伙盗贼拿了个人赃俱获,给了鼓吹自己治县有方的吴知县一个难堪。在视察牢狱时,一位给待决死囚儿子喂食的白发老母令宋慈心动。宋慈突然问何故杀人,曹墨脱口而呼没有杀人!旋即又连连改口是他杀了王四。宋慈疑云在心;吴知县暗暗惊心。是夜,宋慈翻阅案卷,发现太平县疑案多多,愤然难抑。而吴知县却半夜悄悄来到死牢,对曹墨循循善诱,嘱其不得翻供,并许诺:只要坚持原先的供词,可免其一死。

第7集

  宋提刑正让捕头王半夜去请吴知县问案,吴知县正好跨了进来,并呈上了曹墨一案的所有案卷,还尤其郑重地向宋提刑展示了那件作为物证的血衣。不想宋提刑细察血衣之后却愤然击案。宋慈对捕头王和英姑说,除非在三天之内查出真凶,否则将无法改变经刑部审核的原判,可案发一年,时过境迁,查找真凶谈何容易!县衙书吏唐某,怀疑玉娘与曹墨通奸杀夫而在暗中监视,果然发现了玉娘有不轨之举,就急急往宋大人下榻的官驿奔去。时间紧迫,没等天亮,宋慈就命吴知县陪他去一年前的案发现场。路上,吴知县向宋慈讲述当时的案发过程,宋慈听出了几处漏洞,却不动声色。到了江边,宋慈果然发现一大破绽:原案中所称的案发现场,其实决非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第8集

  正当宋慈找不到头绪之际,唐书吏却提供了一条线索:被害人王四之妻玉娘和凶手曹墨家过往甚密,且经唐书吏描绘的玉娘还是个淫荡之妇;宋慈又传王媒婆询问,而从王媒婆嘴里说出的玉娘,却又是一位恪守妇道的贤淑女子。同是一个玉娘,同是当初曹墨和玉娘在王婆瓜店的邂逅,从吴知县、唐书吏和王媒婆三人嘴里说出来却是截然不同,宋慈断定三人之中必定有人说谎。为求个眼见为实,宋慈带着英姑去找玉娘求证。刚到门前,正遇玉娘出门往城东而去,宋慈示意,和英姑暗中跟着。路过王婆瓜店时,宋慈又发现了本案的又一个破绽:曹墨绝不可能在案发日谋杀王四!

第9集

  宋慈和英姑跟踪着玉娘,果然见玉娘进了曹府。宋慈进了曹家,见正堂大门紧闭,英姑上前推开门,只见堂上摆着两口棺木,一口是母亲为即将受刑的儿子预备的,另一口是老母亲自己的,宋慈见状动容。玉娘终于对宋慈细说了前因:吴知县曾认定这是一桩奸夫淫女通奸杀人案,公堂之上,严刑逼供,是夜,又将曹墨和玉娘同囚一处,曹墨为保玉娘清白无罪,独自顶下罪名。宋慈再向朱母问起那件血衣时,老人家当时就泪如泉涌……当晚,宋慈连夜将曹墨提出死牢问案,曹墨万念俱灰、拒不翻供。宋慈以曹母讲的一个故事,让曹墨一场痛哭……虽然能证明曹墨并非凶手,但找不出真凶,还是翻不了案,而三日刑期已去其半,宋慈焦心如焚。正在这时,捕头王无意中提到了来太平县路上查获的那帮盗贼,令宋慈双眼一亮!

第10集

  吴知县对宋慈要提审那帮与本案毫无瓜葛的盗贼甚为不解,而宋慈则微笑着说所谓病急乱投医,碰碰运气而已。当晚,盗贼们被提上大堂。宋慈机智提问,果然获得重大线索:被害人王四的一个银袋子成了其中一个小蝥贼屁股上的补丁。待再提审那小贼,却说银袋子是他在逛窑子时从一个叫王四的嫖客身上偷的,而王四当日已经遇害,不可能出现在窑子里。刚找到的线索又断了。宋慈泡着脚,在心里推着案情,忽然双目一瞪。宋慈快马赶到当初来太平县路过的一条水中坝前——这是一条横卧水中的石坝,汗时作桥,汛时为坝,当初王四进山收取货银,这是必经之地。宋慈恍然大悟,一年前的所谓谋杀王四案昭然若揭,而此时离曹墨的行刑日期仅存几个时辰!

第11集

  大堂之上,宋慈胸有成竹,一一指出了原案的破绽;吴知县大汗淋漓,竭力狡辩,最终还以血衣为证。而宋慈却说本案最大的破绽也正是这件血衣。继而以无可辩驳的逻辑推理,道出了这件血衣的来历:原是一位慈母不忍心儿子再受酷刑而亲手制造的一件假证。宋慈条分缕析,层层推理,最后结论是王四溺水而死。吴知县拼死力争,说宋大人所言不过是推断,并无证据。宋慈下命开棺验尸:人被杀死后抛尸水中,鼻息全无而沙土进不得颅内;而生前落水溺死者,水中挣扎,鼻息取气,必然吸入沙土——取出死者骷髅,以热水自脑门穴灌入,随即流出,果见过滤用的白布上有一小撮河中细沙……此案真相大白:王四致死本无凶手,而曹墨蒙冤却是知县恶意所为,依大宋律,知县吴淼水就地罢官。未几,却因西湖边一个小小的插曲,宋慈突然请命离京,执意要到外省任职,此举之迷,直至十六年后宋慈重返京城才得以解开……

第12集

  李家祖上本是望族,到了李唐一代,却家道衰败,夫人小妾对整日靠变卖家产过日的丈夫时有怨言。大岳父七十寿辰,李唐和大娘子和氏同去贺寿,李唐取出一把匕首给小妾柳氏防身。柳氏胆小没敢接。和氏好言劝其将刀放在枕下壮胆。寿筵罢,和魁将女婿一顿训斥后慷慨资助三百两本钱,供女婿开酒店用。为绝女婿退路,逼其进取,翁婿签下契约:三个月内不能酒店开张,女婿得向岳父让出祖传的庄园。当夜,李唐心挂小妾而带着三百两银子连夜赶回;大娘子和氏却被岳父强留在娘家。夜半四更,李唐大醉而回,说已将小妾卖进了窑子,并出示了三百两卖身银。柳氏闻言泪如雨下,一脸恨色地从枕下抽出那把匕首……宋慈经不住夫人催促,一早起程同回京城去祝贺岳父荣升。马车尚未出城,却遇李唐被人刺杀身亡。

第13集

  李家祖上本是望族,到了李唐一代,却家道衰败,夫人小妾对整日靠变卖家产过日的丈夫时有怨言。大岳父七十寿辰,李唐和大娘子和氏同去贺寿,李唐取出一把匕首给小妾柳氏防身。柳氏胆小没敢接。和氏好言劝其将刀放在枕下壮胆。寿筵罢,和魁将女婿一顿训斥后慷慨资助三百两本钱,供女婿开酒店用。为绝女婿退路,逼其进取,翁婿签下契约:三个月内不能酒店开张,女婿得向岳父让出祖传的庄园。当夜,李唐心挂小妾而带着三百两银子连夜赶回;大娘子和氏却被岳父强留在娘家。夜半四更,李唐大醉而回,说已将小妾卖进了窑子,并出示了三百两卖身银。柳氏闻言泪如雨下,一脸恨色地从枕下抽出那把匕首……宋慈经不住夫人催促,一早起程同回京城去祝贺岳父荣升。马车尚未出城,却遇李唐被人刺杀身亡。

第14集

  正当宋慈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捕头王兴奋地闯了进来,交给宋慈一支玉簪。宋慈讯问贾仁,贾仁说是案发日李大娘子失落在他家门前的。贾仁的证词证据和和员外漏嘴的证言,无不印证了和氏半夜潜回作案的事实。宋慈于是便放了柳氏,而将和氏捉拿归案。大堂上,和氏虽然矢口否认案发日回过家,却说不清自己的玉簪怎么会失落在旧货店门口。正当和氏百口莫辩之时,柳氏却来为和氏伸冤。柳氏出示了一包和氏亲手缝制的婴儿衣衫,使和氏因嫉恨柳氏怀上身孕而杀夫嫁祸柳氏的作案动机荡然无存。为解开玉簪之迷,宋慈带着和氏到旧货店,按着贾仁的证词,将和氏跟踪李唐的场面作了演示,贾仁说是先听到脚步声而后才看到和氏身影从门前闪过。宋慈恍然大悟:迷底就在男女有别的一双脚上!

第15集

  命案扑朔迷离,宋慈夜不成寐,夜月下,鬼使神地差来到库房,却见英姑埋头在库房角落里阅着尘封案卷。为解开那支玉簪之迷,宋慈赶到和家镇和员外府上,却意外发现严家厨娘竟是大脚。经追审,老厨娘却道出一桩怪事:案发夜,戏班男优曾穿着女装夜半潜出严府。捕头王赶到男优住处,却发现男优已悬梁气绝。经检验,宋慈识破男优是他杀。由此,一位道貌岸然的父亲处心积虑,杀婿祸女,欲霸庄园的案情浮出水面。进而一份陈年案卷又揭开了和魁三十年前谋杀和氏生父的悬置血案。然而在大堂之上,作为受害人的和氏却无法接受几十年认贼为父的事实。

第16集

  唯一知情严家秘密的老厨娘上堂作证,和魁却利用亲情百般狡辩。为揭穿和魁谎言,宋慈当堂用滴骨辩亲法,验证了和魁父女并无血缘之亲。在无以辩驳的事实面前,和魁终于瘫痪于地。此案具结,和魁伏法。柳氏生下一男儿,续了李家之脉,大娘小妾悲喜交加,相拥而泣。邹记酒馆生意火爆,老板邹仁步入大堂向酒客致意,逢场作戏的一番套话,倒招来酒客们的冷嘲热讽,正想离去,却闻邻居的杨易和童非打起了嘴仗。杨、童两家素有小怨,童非对杨易言语讥嘲,令杨易无地自容,起身离去。杨易怒冲冲回到家中,一推门,屋里传来“啊”的一声惊叫——弟弟的突然闯入,竟把姐姐吓一大跳。

第17集

  杨易从家里找出一个包裹,重回酒店当众打开,竟是百两白银。借着酒兴,杨易声称昨夜在城南门外将一商人推入枯井,夺得这百两银子。众人都当杨易是酒后疯言。老板邹仁想上前劝说,却被杨易一顿狠话堵了回去。第二天一大清早,童非就去提刑衙门报案。宋慈笑道,世上真有杀人越货还到处张扬之人吗?可出于慎重,还是去城南察看,不想果然从井底捞出一具男尸。而报案的童非一见男尸,大出意外地溜了。验尸中发现尸体七孔内有血迹,十指呈黯黑色,即命英姑张贴告示。杨家大姐到城南认尸,死者果然是其夫崔成。宋慈升堂问杨易,杨易矢口否认自己曾在酒店扬言杀人。宋慈问这一百两银子何来?杨易说这银子本是他姐夫带回的!宋慈带杨易到停尸房,死者正是杨易的姐夫崔成。

第18集

  躲出家门的童非终被捕头王押回提刑衙门。捕头王一番自以为是的推论,将童非断成凶手。岂料,童非口齿伶俐,一番辩驳,竟让捕头王张口结舌、理屈词穷。多亏英姑出面另作一番假设,才挽回了捕头王的面子。丈夫被害,弟弟又涉嫌入狱,杨月儿整天以泪洗面。邻里前去劝慰,开酒店的邹老板也古道热肠地前去看望。宋慈来到杨家,杨月儿跪求宋大人放了弟弟杨易。宋慈说要让杨易摆脱嫌疑,就得找到真凶。在杨家后院,捕头王忽然想起当日杨易对那扇通往邻居的后门有反常之态,宋慈上前一拉,那门已被封死,宋慈心中起疑。是夜,宋慈去狱中问杨易,家中有无见过砒霜?

第19集

  杨易说,姐姐买过砒霜,是为毒老鼠的。宋又提起后院的小门,杨似有隐情。宋慈突然又追问一句,你是否见过鬼?杨易脸呈痛苦之状,宋慈便不再多问,而心里却对案情渐有眉目。宋慈将童非释放,却让他必须找到本案的一件证据。童非按宋提刑所嘱,在邹记酒馆门外守株待兔,终于找了那架常给邹记酒馆送酒的驴车。宋慈从驴车的车轮缝隙中取出些许粘泥,正和他取自城南井边的粘土相符,从而证明了宋慈的推断。是夜,宋慈到邹记酒馆拜访邹仁,伙计说主人在后花园,宋慈相随到后花园,却不见邹仁身影。伙计说主人明明在后花园钓鱼的,宋慈戏说你家主人兴许是被鱼钓了,说话时双眼紧盯着那扇与杨家相通的小门。邹仁果然在杨家商量着秘事。忽闻敲门声响起,邹仁欲从后门逃走,不料后门已被人上了闩。而前门开处,却见宋慈笑吟吟地出现在门口,杨月儿几乎昏倒……

第20集

  邹仁与杨月儿作为“奸夫奸妇”被带上公堂。邹仁坦言与杨月儿有私情,却声称与谋杀丝毫无涉。宋慈依据种种证物,层层推理:事发当晚,邹仁毒死崔成,而后故意在酒客面前招摇,造成案发时不在现场的假象。巧缝杨易用百两银子当众吹牛,就将计就计,将送酒的车夫骗进酒店用酒灌醉,然后用驴车移尸城南枯井,意欲除了崔成,又栽赃杨易,从而夺得杨家房产来扩展他的酒馆。为证实推理,宋慈一一举出多项证据,使邹仁在如山的铁证面前彻底崩溃……杨月儿自知罪不可恕,绝望下,以额磕地,求宋大人让她再见胞弟一面。宋慈允其所求。姐弟见面,一番生离死别后,宋慈放任杨氏撞墙而死,保得妇人全尸而终。杨易深知宋大人之用心良苦,自是感恩不尽。而宋慈却在破了此案后,将自己不吃不喝关在书房整整三天。捕头王生怕大人有何不测,英姑却道出了大人的情怀……

第21集

  毛竹坞横着一具外乡人的尸体。提刑衙门接到报案后,宋慈亲领捕头王和英姑到现场验尸。见死者除右臂有一块火烙伤痕外,胸前有多处形状奇特的刀伤,后知是为刀头呈三角的篾刀所伤。捕头王在离尸体不远处找到一把有着“牛记铁铺”铁印的新刀,但赶到铁铺前,却发现牛铁匠人去屋空。英姑奉命满城张贴死者的图形告示。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妇见了图形发出惊呼,急急赶到尸棚,捋开那条有一个火烙伤痕的手臂一看,竟喜泪纵横。毛竹坞出了命案,令村民惶惶不安。村老们但怕从此毁了毛竹坞的名声,就商量着找宋大人陈说毛竹坞的百年好村风,暗示毛竹坞绝无杀人狂徒;宋慈也给老人们吃颗定心丸:若无确凿证据,绝不会妄断命案!老者离去,宋慈却对一家门前围聚的大群苍蝇看得入神,向瞎子阿婆打听后,知道那是众口皆碑的大善人何老二的家。

第22集

  翠姑欢天喜地走在回到毛竹坞的路上。捕头王快马出山,与翠姑打了个照面,忽觉眼熟。翠姑与母亲说起那恶人已死,才得以回家和母亲团聚时喜泪纵横。三叔婆却因何老二近日的反常之态而忧心忡忡。宋慈与邓九等毛竹坞村民相商查案之事。宋慈向众人通报,方圆三里没有找到杀人现场。大叔公邓九问官府是否怀疑杀人现场就在村民家中?并表示各家自愿开门接受检查。宋慈则要求将各家的篾刀悉数收缴查验。英姑和捕头王来向宋慈报说各自所获。已可确定死者正是前些天在邻县发生作案抢劫的在逃盗贼。捕头王又忽然想起在路上打个照面的女子,原来是青龙帮帮首王鹏的老婆,由此推断,死者正是七年前从捕头王手上漏网的恶首王鹏。虽然在逃多年的王鹏横尸毛竹坞仍是难解之迷,但死者的身份确定,宋慈如释重负……

第23集

  何老二散尽家财后,将脖子套进绳索。宋慈率捕头王及时赶到,从吊索上救了何老二一命。宋慈在将军庙前开设法堂,公开审案。百余把篾刀摊放在地,苍蝇聚来,却只叮其中一把,而那把杀过人的篾刀上刻着何老二的名字。村人震惊之余,纷纷跪下求情。何老二为情所感,痛哭着承认是他杀了外乡人。宋慈如履其境地将何老二在强敌入室行凶之时,出于本能反抗而侥幸砍倒恶贼的过程推说一番,并当众宣告,何老二不但杀人无罪,还杀贼有功!村民欢腾。破了毛竹坞案,宋慈兴致颇高。英姑却让人抬进一块二十年前御笔亲题“百官楷模”的御匾。而当年的百官楷模就是英姑父亲的同窗白贤老知县……而此时,青阳县正发生了一桩令人发指的杀人奸尸案,一身正气地白贤老知县从现场发现一把写有城里首富吕文周大名的扇子,白老知县将吕文周捉拿归案……

第24集

  首富吕文周平时恃财傲物,不结人缘。如今案发,落了个墙倒众人推。有现场扇子的物证,还有邻人亲眼目睹吕文周当街调戏被害人何氏的人证,更有百姓联名上书共指吕文周品行不良的旁证,白贤升起大堂,秉公而断,吕文周判了死罪,打入死牢,报请上司核准处斩。宋慈夜读青阳县案卷,有所疑问,连夜启程赶往青阳县。吕文周妻三娘探监,吕文周对平时拈花惹草,不善待妻子深表悔恨。三娘听后泪如泉涌,表示要散尽家财,以期老天开眼,为夫平冤。三娘大办佛事行善,吕府门前诵经声震天。宋慈也来到吕府门前看了会热闹。一阵奇异的酒香,把宋慈引进一家深巷中的小酒肆,店主王二热情待客。宋慈对店中自酿的米酒赞不绝口。吕府门前的佛号声也引来了白知县,吕家人摆出那破釜沉舟之势,让老知县暗自惊心……

第25集

  白贤对宋慈的到来,有些惊惶,问案中有何不妥。宋慈说虽有遗扇为证,却少了赠扇人郑玉的旁证。白贤深夜下狱,再问郑玉其人。吕坚称并无此友。宋慈进而又指出案发在四月初三,是夜细雨绵绵,天气寒冷,凶手为何带携扇作案?白贤听此一说,深感审案确有疏漏,愧恨之下,竟昏倒在地。看着昏睡在床的白老知县,宋慈不禁想起承受不起过错而以死谢罪的父亲而潸然落泪。宋慈看着扇面题字,忽然觉得诗文眼熟。再去深巷酒肆,果然见墙上题诗与扇面的是同一首诗。可酒肆老板王二却怎么也记不起题字的王传是何方人氏。王二老婆珠儿突然端酒菜上楼,有意无意地推开窗子,宋慈居高临下地从酒楼窗口看到了对门童四正给亡妻做着祭事。珠儿话中有话,可宋慈反感窑子出身的珠儿那一身媚气而离开了酒肆。

分集:1-25 26-52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