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永乐年间,惠帝撤藩,燕王朱棣挥军入京,惠帝失踪,朱棣即位,是为成祖。二十年成祖励精图治,国泰民安。

  平一姑与其子平常初到京城,以假医术骗人,赚点小钱!

  平常在赌坊遇一名似流浪汉王九,三人结伴而行。

  天命为郑和医病,平常佩服,在王九暗助下投其门下!并和天命得意门生农草堂成为朋友。

  天命之女素问患有性格分裂性,另一身份是灵枢。

  素问与平常经常接触,二人产生感情;草堂与灵枢也互生情愫。可在王九医治素问的手术后,只留下了灵枢,令平常失去挚爱。

  王九租捕头粟米的房开起医馆,天命前来寻不死药,原来王九是当年医神农金匮的另一弟子王宵。

  天命发现了平常医学天份将其赶出医馆。平常做了王九的首徒。

  一名叫竹利幸福的日本人来向天命、王九问道。王九取胜,幸福拜王九为师。

  幸福认识了自幼无父母由爷爷带大且双目失明的小猪,寄情。

  在众人的努力医治下,小猪重见光明,与幸福也有了圆满的结局。

  王九与前来讨租的粟米妹妹不足日久生情,可始终难忘已去世的天命之妻芍药。逃情路上遇昏迷的雷蕾带回医治,雷蕾的到来及其与王九的言行,令不足醋味十足。后雷蕾在感激众人的照顾下依依不舍的离去。王九与不足的感情有了发展。

  平常在大家的动员下,刻苦习医与草堂一齐参加太医考劾,二人皆被录取。身为太医的平常并不习惯官僚生活。

  一姑发现草堂是自己的儿子,但在天命的威胁下不敢相认,原来当年有恩于一姑的农金匮抱其子被追后,一姑感恩将二子对换,平常实则是医神农金匮之子!草堂得知后却不愿接受事实,后一姑为救草堂而死。幸福之父竹利义满率日本武士前来,要协助蛰伏民间,图谋复位的惠帝推翻成祖!惠帝并收买了天命与草堂。

  成祖及众臣受害身中剧毒,危急关头,被平常、幸福救之,惠帝功败垂成自尽。

灵枢亦记起了素问的一切,终和平常走到了一起……

分集剧情:
第1集

    永乐年间,惠帝撤藩,燕王朱棣挥军入京,惠帝失踪,朱棣即位,是为成祖。二十年成祖励精图治,国泰民安。

  繁嚣的闹市里,一少年哮喘病犯,一女子为其一针治愈!此女正是平一姑!少年向其子初到京城,跪拜!坊众即蜂拥上前让一姑医病。原来青年乃一姑的儿子平常。母以假医术骗人,赚点小钱!赌坊里,平常遇一名肮脏似流浪汉的王九,三人结伴而行。 因街头医一女子,平常假医术被医术高明的农草堂揭穿! 段天命当街为成祖当前红人太监郑和医病,令平常佩服不已!

第2集

    平常费尽心思想拜天命为师,赫然发现,原来草堂正是天命之徒。 天命只医官宦贵胄,且不收出身不好之徒!为了扬名声,决定五日後考试! 平常在天命医馆门外,遇到一女子偷看馆内情况,正是素问!两人发生误会,互相留下不好印象!

  平常在王九暗助下通过考劾,进入了天命医馆。其实天命无心收他为徒,只安排他作杂务。 素问夜入天命医馆,被天常发现。原来素问乃天命女儿。天命喜见女儿,得知素问偶有梦游!婆婆赶来,要带素问离去!天命只感无奈!

第3集

  天命再三恳求留下素问,但仍被婆婆强行带走。 素问仍常偷偷来探访,众师兄弟当她是宝贝般逢承!草堂亦对素问留下印象。素问情初开,对草堂亦有好感! 平常夜遇素问,被跟平时性格完全不同的素问打个落花流水。 街上骑马者意外受伤,草堂束手无策,王九将其治好! 天命得知此事惊呆,冷然的谓∶他回来了! 天命寻至王九居处!原来王九正是医神的另一弟子王宵! 天命向王九讨不死药方,王九推说没有。 王九被一姑等盛情留下,其实一姑只当王九是摇钱树。

第4集

  王九开起医馆,贫富远近都来求诊!王九对富人冷淡,对穷人赠医施药,令平常跟一姑血本无归! 黄歧不服王九,带众师弟带来挑衅,结果输给王九,被天命惩罚。 平常被黄歧等耍弄撒药,草堂夜送解药,平常并不领情。 草堂夜回医馆途中遇素问,素问却像不认识般冷然相对,草堂疑惑不解。 平常在天命医馆认识了来送药且双目失明的少女小猪!原来小猪自少便无父无母,由爷爷养大!师兄弟对这个众人称之为不祥人的小猪避之不及!平常却不以为然。

第5集

  小猪接近平常,平常屡次受伤。小猪只觉平常有趣及心地善良。 灵枢夜来发闷,常去找草堂出来陪伴,只把草堂弄得力竭筋疲! 平常帮师兄治病人,被天命发现其天份,怒责之。 平常、草堂晚上跟踪素问,被婆婆发现,早晨二人醒来却赤裸郊外。 平常与草堂路遇素问,问及是否有双胞胎姐妹,素问否认。婆婆谓不让二人再惹灵枢。 素问戏弄平常与草堂,二人被婆婆救,婆婆却因此受伤被带至王九处,婆婆在他们的询问中说出了素问的病况。

第6集

  他们从婆婆口中得知素问、灵枢是同一人,只是性格分裂。婆婆跪求王九医治素问,王九也无医疗方法。 王九忆起离开芍药与师父去炼不死药事,感伤万分,被平常调侃。 平常只觉在天命医馆里,学不到甚麽,他更发现天命外表虽是医学宗师模样,实则喜欢弄权,人亦没有器量,开始有点不满! 平常奉王九命夜去三里坡采药,巧遇小猪,平常对小猪有了进一步了解。 某夜,平常跟众师兄看星星,竟看到了一条手臂!天命知道,平常在学医方面极有天份。

第7集

  平常找小猪去采药,二人途中小猪被毒蛇所伤,平常将其带至草堂处医治。 此事为天命所知!天命曾下令,没他的批准,徒儿们不得随便医人,天命遂把平常逐出医馆! 原来,天命妒忌平常天份,他知道平常若在这里待下去,不出数年便有小成,再加研习,更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因为忌才,才将平常赶走! 小猪来探望平常,而平常和一姑却设计骗取了小猪的钱。 草堂来找平常,鼓励他,二人成了朋友! 某日,粟米妹妹不足来向王九讨租,二人遂起争执。

第8集

  平常欣赏王九医术,欲拜王九为师,王九当然不允!平常好话说尽终使得王九收他为徒!某日,天命接到了一封一名留学荷兰之日本人竹利幸福的信。他要前来向天命问道。 渡头,一名身穿西服,一脸冷竣的青年上岸,他正是竹利幸福!天命不愿接战,使计将竹利幸福送进大牢。 灵枢因草堂不赴约生气,破坏丹药,使草堂在师兄面前有惊无险。郑和之子因不听竹利幸福言,骑马摔伤,郑和与竹利幸福因医人发生争执。

第9集

  天命不愿接战,因赢了对自己无好处,输了便成了笑柄,遂把责任推了给王九! 幸福登门造访王九,向其问道,被王九毅然拒绝。 郑和知道此事,气谓不能让外地之人小看中土医术,决定让王九及幸福公开比试!终於,王九赢了幸福的西方医术!幸福对王九深表佩服,要拜王九为师,学习中国医术!平常登时变了大师兄,杂务全交给了幸福! 原来幸福外表冷竣,性格却婆婆妈妈,且有洁僻,劝王九及平常注重清洁,医馆首重卫生等等,这令生活随便的平常及王九深感不便!

第10集

  幸福认识了小猪,对其遭遇深表同情,却换来小猪的欺负,但幸福却没有介怀。 草堂不胜灵枢之烦,与平常合计耍走之,期间,灵枢突然变了素问,又突然变回灵枢,平常及草堂反被这个师妹弄至筋疲力竭,但同时,亦增进了二人之友谊。 不足常向王九追租,王九却总是左闪右避,二人成了欢喜冤家。 情初开的素问,情锺草堂,但草堂对素问却没有感觉,反之,草堂跟灵枢接触多了,感觉灵枢虽然自我中心,又动不动便出手打人,但其实亦很有正义感,对她渐有好感!

第11集

    天命想出一计,要把王九推下深渊,永不超生,就是举办【天下医馆大赛】┅┅

  平常、幸福得知有天下医馆比赛,都希望王九参加,但王九却不感兴趣。 王九被逼无奈派平常去参加,平常为习医大吃苦头。 天命也决定派草堂出战,草堂亦希望为天命医馆得到殊荣,更加倍努力研习。谁知灵枢却不时前来捉弄草堂,令草堂无法专心,但草堂感到灵枢的出现,令自己生活添上不少生趣。 大赛之期终至,经过三局比赛,平常与草堂平局,但郑和以王九医馆没有执照,取消平常比赛资格,王九医馆被封。天命医馆取胜。

第12集

  王九虽被禁行医,但街坊却继续前来医馆医病、玩乐。天命也奈他莫何! 草堂对素问坦白已有心上人,素问找到钓鱼的平常哭诉,二人独处一宿,互生情愫。 素问与平常、灵枢与草堂彼此柔情蜜意,三人沉浸在恋爱的幸福之中。 京城第一名妓曲池,晕到街中指定找天命诊治。而天命诊脉知此女有孕後则推给了王九,此女顺利诞下婴儿。王九却因此被抓入衙门。 王九在众人的依依不舍下将被衙役押出京城,郑和的一张令牌将他释放。

第13集

  曲池与郑和义子有一段雾水之缘,诞下的是王爷的骨肉,郑和对王九甚是感激,更赐下十二金针给王九,从此王九不需注册,代郑和行医! 王九医馆因郑和赏赐金针而声名大躁,不少达官贵人前来求医。 一姑乍然发觉草堂竟是自己之子,惊喜交杂,但怕影响草堂的前程,却不敢相认。 原来当年农金匮帮一姑顺利产子,後金匮被惠帝追杀,一姑有感对自己儿子有救命之恩,便与金匮儿子掉换,那即是说,平常是医神农金匮之子! 素问与灵枢的性格经常对掉,使平常与草堂互起纷争,亦感到困扰。

第14集

  平常发觉草堂不能没有灵枢,觉得不能再纠缠这段错纵复杂的关系,忍痛与素问分手! 幸福萌生了治小猪眼睛的念头,小猪得闻自己可以重见光明,惊喜万分! 天命使手段将王九手部受伤,医治小猪眼睛只有平常操刀,平常紧张的心态在王九的指引下,终使手术成功! 原来王九受伤是假,考验平常是真。小猪终於重见光明!小猪重见天日後,因对这世界上一切皆是陌生,没有安全感,对平常更是依赖。但这却伤了两个人的心∶暗恋小猪的幸福,以及对平常不离不弃的素问!

第15集

  一姑想办法接近草堂,对草堂好,但草堂并不领情。王九从粟米处得知不足手脚容易碰损,骨头也很脆弱,但为了整个家族,遂不理标梅而过,仍留守家业,所以对钱看得特重! 草堂对一姑的好渐感烦厌,借一小事把一姑辞退。平常觉草堂过份,找草堂理论,一姑终向平常与王九道出了平常与草堂的真实身份! 平常答应一姑不公开此事,谓一姑仍是他的母亲!一姑大为感动。 天命发觉一姑世身,威胁王九告知一姑不准认回草堂,否则令草堂一无所有,王九以让一姑继续回天命医馆工作为交换条件应允。

第16集

  平常要炼不死药,王九不肯再教平常医术,平常据理力争,众人齐杯葛之,都孤立王九。实则王九内心痛楚借酒消愁。某日酒後,向不足道出农金匮为炼不死药疯死之谜,怕平常步其後尘,不足开解,二人酒醉,王九在不足处睡著!王九以平常不许再炼不死药为条件决定再教他医术,平常欣然答允。街坊对王九与不足事以讹传讹,粟米竟要王九跟不足成亲,幸得不足解释,但已累得王九苦恼不已,决定离开京城逃避不足。因为他始终无法忘记一个最爱,就是天命妻芍药。

第17集

  王九逃情失踪,不足既感难过,又感自尊受损,不知如何自处┅┅ 王九路上碰到一昏迷女子,带回医馆调理。与此同时,不足得悉王九已回,既喜且气,心情复杂。女子名叫雷蕾,因连赌十日十夜,倦极昏睡不醒。她为人圆滑,善於交际,烟视媚行,不单与四周的人建立良好关系,更令粟米拜到石榴裙下。 王九看穿雷蕾本性,希望她康复便离开,雷蕾却假扮可怜,王九被四周人骂无情无义,一姑更收雷蕾为乾女儿。雷蕾便可名正言顺留住医馆。

第18集

  雷蕾骗了粟米的钱,输个精光!不足得知迁怒於王九身上,雷蕾搂王九装亲密,不足生气而走!王九感觉也许这样了断是最好的结局。灵枢及素问性格互相对掉,越来越混乱,病情也越来越严重了┅┅ 平常偶遇一卖胭脂却医卜星相无一不晓的商人尹思仁!给平常留下深刻印象。 一日素问看戏,在後台一角竟听一女声指斥某人没有医德,一声惨叫後,竟然发现一老名医身死。戏院意外,伤者多人,与思仁同行的寒娘为救素问受重伤,可寒娘却恢复甚快,王九惊愕!

第19集

  接二连三发生上年纪的名医中毒身亡。 事件震动全城。天命却在受成祖命验尸时中毒,性命垂危┅┅ 平常及草堂多翻钻研想得解药。忽王九中毒昏迷,雷蕾细心照顾,不足吃醋。大家怀疑此事与思仁有关,分头寻找线索却一无所获。素问在寒娘面前犯病,被寒娘制服,素问开始怀疑寒娘的身份。 王九忽然转醒,原来王九是以身试毒,终找出解药,让草堂转交天命。在二十年前,一王侯邀臣民共贺寿辰,众人食物中毒,而名医却纷纷抢救座中权贵,百姓亡者甚多,凶手可能与当年死者有关。

第20集

  天命被王九配药所救,气极。 不足为王九空自担心一场,大为光火,几乎与王九决裂。 平常忆起以前有一女死因与现几宗命案相同,其女遗一孤女,联想孤女即是寒娘。素问装病揭穿寒娘即是杀手身份,寒娘欲对素问下毒手,幸好草堂、天命及时赶来,救回素问,捉住寒娘,素问受刺激出现第三种性格晕倒当场。素问为寒娘下狱事伤感,前往探望,寒娘不禁有些感动。夜里发生连续纵火事件,纵火者竟是素问,是一种暴戾凶残的第三种性格。

第21集

  王九想到医素问的方法,可大家还有想不通的地方,平常却在思仁的提点下得解,王九不禁对思仁产生好奇。要治好素问的病,另一种性格将会消失。素问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勇敢面对镜子,镜内出现灵枢,二人倾心交谈。对於留舍素问与灵枢,平常、草堂挣扎,后决定掷铜钱!草堂输了!手术之期快到,草堂跟灵枢作了生离死别┅┅ 素问因不忍心让灵枢离去,第三种性格出现,病情恶化,促使马上手术,手术後结果医好了灵枢,素问却消失了┅┅草堂失而复得,平常失去挚爱,只感痛苦难耐。

第22集

  平常拼命干活来麻醉自己,众人视之万分难过。灵枢对平常淡然。而与草堂出双入对,平常更是伤心,故疏远二人。小猪见平常过度伤心,前来安慰开解,可平常并不领情。众人因平常事无精打彩,雷蕾提议去郊游,不足对王九与雷蕾言行醋味十足。可出其勤快的雷蕾却让大家感觉有些反常。後来,大家方知道,雷蕾母亲和婆婆在廿六岁都无缘无故死亡,所以,她相信自己得了绝症,廿六岁便会死去!不足知道雷蕾事後,甚是同情,对雷蕾也勤加照顾!

第23集

  雷蕾的病其实是在自己心理的阴影下造成的,在王九的医治下,如凤凰浴火重生般的雷蕾,人生观改变,不再说谎,也不再赌钱,大家都感到欣喜。却疑惑她与王九的关系怎样发展下去之际,她却在众人依依不舍中决定离开!雷蕾离开,王九心情像是放开了些,跟不足的关系,有了一点微妙的进展。太医考劾之期将近,平常努力学习,进步神速。而草堂亦然,太医之位,他一定要得到,绝不能辜负所有人对他的期望┅┅ 灵枢对大家误认素问的身份一点不介意,而且与天命的关系也有所缓和。

第24集

  经过连场的考试,平常及草堂双双进级。最後由成祖亲自出题,二人仍不分高下,太祖破格把二人皆收入太医馆!平常以为太医馆里是全国的大夫精英,必定大开眼界!原来太医皆十分官僚,只顾守著官位,但求有功不求无过。平常做事从不照规矩,秉承自王九的医道,以人为本,受到众太医的排挤。平常只感苦不堪言。草堂只因从小在天命身边,对官场看多了,心内虽不悦,仍能撑下去,他只盼望,有一天自己能掌大权,把太医馆作一番改革! 这时,成祖生了病,群医诊治,平常应允一天将成祖治愈。

第25集

  成祖久候平常,平常却带醉进宫,激怒成祖,成祖郁气全 ,不药而愈,成祖深庆得人,遂委派其帮天命研究「不死药」! 王九得知後,严禁平常涉足「不死药」。平常假意应允,继续研制!灵枢每遇平常,总有以前素问跟平常一起时短暂的温馨片段在脑海中飞过,只感忐忑。 天命怕平常超越自己,处处压制,灵枢看不过眼,与其吵嘴,更愤而躲了起来。平常开解灵枢,二人关系好转。 草堂病倒,吃过一姑的药病情好转。可偶然发现一姑竟有和自己同样罕有的病,呆了。

第26集

  草堂暗查发现了蛛丝马迹,暗中起了一姑丈夫骨查证,终证明与一姑是母子,只感晴天霹雳。草堂病发,需要换血方有生机,可他特别的血型只有一姑有此资格!换血手术一姑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可在一姑的苦苦恳求下,平常终答应。手术成功,草堂救活,一姑也无大碍。消息传开,大家认为平常比草堂更厉害,这令草堂比死更难受。一姑因手术後的并发症忽然病倒,危在旦夕。平常知道只有不死药才能医好一姑。天命借机向平常道出不死药方在王九处。平常寻之, 王九否认,二人争吵。

第27集

  平常欲拿犯人做试验,被王九阻止,王九道出当年农金匮为研不死药亲身试药却变得失去人性,暴力非常,还杀人并砍伤王九,後王九迫於无奈将金匮杀死! 平常一时接受不了王九竟是杀父仇人的事实!一姑危在旦夕,在草堂拼命赶去的途中,一姑去了┅┅一姑的死,令平常经历了人生的最低潮,将自己关起来,不见任何人。小猪前来安慰,平常隔窗对小猪表明了他跟小猪是不可能的!小猪扑入路过的幸福怀里,痛哭起来┅┅平常没能救一姑,对自己失去信心,遂辞去官职,决定终生不再碰医术。

第28集

  平常赋闲在家,被粟米拉去筹办皇上盛寿的巡回表演,过程中与灵枢频频接触,越来越像素问的灵枢令平常茫然不已┅┅草堂为成祖医病,成祖却当面夸赞平常,草堂不是滋味。草堂因不顺心,时时与灵枢争吵,事业与爱情均受到挫折。平常与草堂的关系亦越来越疏远┅┅小猪终於知道,最疼爱自己的是幸,二人开开心心的走到了一起。平常到城郊 疯山见到一具尸体,向粟米报案!幸福见到平常从那人身上拿回来的钱袋外的一个图案,竟跟自己的一个小锦盒上面的图案一样┅┅

第29集

  某夜,幸福被黑人捉去见 疯山上的日本大将军即自己的父亲竹利义满。原来幸福来中土目的不光是求医道,而是「不死药」!而此次竹利这番日本武士西渡中土,是要协助蛰伏民间,图谋复位多年的惠帝推翻成祖!就在此时,草堂却在暗里跟思仁学起医术┅┅思仁并要草堂将一块麒麟香木献与皇上。成祖病重逼天命五天内研出不死药,否则要天命死。思仁及惠帝出现,收买天命。天命向成祖表示,三日後药可出炉,要成祖召集文武祭天後方可服药。

第30集

  竹前义满三天後要求幸福回去当附马,幸福坦言为了小猪,愿意放弃一切名誉地位,义满气极,幸福坚持,最後,两父子断绝关系! 王九对思仁起疑,跟踪到郊外,王九见到了惠帝,知道了一切真相,惠帝为表自己王者之气不杀王九,但王九唯一求生的机会是与思仁比赛医术。王九败了,全身经脉被思仁封了,变成全身瘫痪┅┅三日之限终到,天命献上不死药,可此药只要与皇上吸入的麒麟香木混合将成为剧毒,成祖及场中各大臣皆中毒。

第31集

  惠帝领兵出现,并让众大臣拥护自己登基,便给各人解药!危在旦夕,幸福穿上太子服,答应竹利回日本成亲,并继承大业,向竹利求情┅┅竹利退兵。平常也以医术赢得思仁换取解药,惠帝功败垂成,与思仁皆自尽┅┅经此一役,成祖终明白所谓的不死药根本就是逆天而行之事!并答应平常不杀天命及草堂,但二人被终身监禁。幸福因要对竹利履行承诺离开了!可最终还是与小猪走在了一起┅┅平常治好了王九。时,王九带著已怀孕的不足归来┅┅灵枢突然晕倒,醒来後,竟记起素问的一切,终於,与平常走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