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公元7世纪初,正值唐太宗贞观年间。此时,雪域高原的第32代赞普松赞干布完成了统一各部族的大业,建立了吐蕃王朝,他派使臣向唐请婚,未得同意。松赞干布武力请婚再次遭到唐太宗拒绝,他便谴心腹大相禄东赞再往长安谢罪请婚。唐太宗为松赞干布的诚意感动,但却苦于无适龄女儿出嫁。

  大唐礼部尚书、江夏郡王李道宗之女李雪雁是个伶俐活泼、聪颖过人的大家闺秀、宗室之女。在遴选公主时,唐太宗一眼看中雪雁,册封为“文成公主”下嫁吐蕃。

  文成公主一行历经千难万险,向吐蕃进发。途中,吐蕃副相恭顿与义子布色借刀杀人,欲谋害文成公主,困难重重之时,禄东赞脱离长安,赶上队伍,化险为夷。松赞干布亲往柏海迎接文成公主,两人一见钟情。文成到达吐蕃都城逻些,受到百姓的迎接,盛大的婚礼上,百姓高呼“扎西得勒”,争相用额头碰贴公主衣衫,撕碎了公主的衣裙奉为圣物,以求平安。吐蕃人特有的风俗礼仪,使文成倍受感动。庆典中,恭顿一伙企图暗害文成的阴谋再次被挫败。

  松赞干布完成统一大业,致力于发展经济,并效仿大唐建立吐蕃的法律和典章制度,制定吐蕃的“六部大法”,并在文成公主的建议下选派吐蕃青年去大唐学习。

  相雄王李弥夏伺机谋反,松赞干布决定前往相雄盟誓,派禄东赞留驻逻些照看文成。恭顿借此机会制造文成与禄东赞有染的绯闻,以达一箭双雕的目的。松赞干布相雄归来,为流言所累,十分抑郁。禄东赞自缚于松赞干布帐下,请求查清谣言,洗刷公主所蒙不白之冤。三堂对质,真相大白。

   “六部法典”即将制定完成,吐蕃遇到特大干旱,大量灾民涌入逻些乞求救济。恭顿和大法师趁机煽动饥民闹事,并图谋假借天神旨意驱魔灭灾,诬指文成公主是女妖。松赞干布洞察到驱魔背后的阴谋,他的强大的威慑力迫使大法师改称妖魔附在文成公主的侍女拉姆身上,并唆使百姓将拉姆驱出逻些。文成公主为自己不能保护无辜的拉姆而自责,为寻找拉姆,她来到雅隆乡间。临行前,文成公主要求松赞干布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六部法典”终于顺利颁布,恭顿和大法师阻挠法典实施的阴谋彻底破产。文成在雅隆乡间边寻找拉姆,边为百姓治病,被人们称为“白度母、活菩萨”。

  逻些的第一座宫殿红宫建成,松赞干布迎接文成公主返回逻些,经过这次磨难,两人更加心心相印。长期征战使松赞干布积劳成疾,讨伐恭顿成功后回归逻些途中,松赞干布病逝,年仅34岁。文成公主与他共同生活了十年,无后嗣。

  松赞干布死后葬在家乡雅隆,文成公主此后一直生活在雅隆。二十年后,唐使尚凯再次入蕃,奉唐高宗之命请文成公主回长安颐养天年。文成公主悟到,她是为唐蕃亲好嫁到吐蕃,即已踏上这条长路,只有义无返顾地走下去,不可能再停下来。她送走了东归的亲人,留在高原,成为汉藏人民心中永远的白度母。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携手,为汉藏民族团结谱写了一首万古流芳的颂歌。

分集剧情:
第1集

    公元7世纪初,雪域高原第32代赞普松赞干布统一高原部落,建立了吐蕃王朝,并向唐太宗提出联姻请婚。松赞干布派往长安请婚的使臣回逻些复命称:吐蕃请婚遭到拒绝,是因吐谷浑可汗诺曷钵先一步迎娶了大唐公主,并在唐太宗面前说了吐蕃赞普的坏话。松赞干布大怒,率兵征讨吐谷浑,并向大唐边境发兵,以图武力请婚。唐太宗下令讨伐吐蕃。

  唐江夏郡王李道宗之女李雪雁自幼习读四书五经、佛典医药,聪颖过人。她梦想摆脱母亲的礼教管束,追求志向高远的未来。官宦子弟尚凯仰慕才貌双全的李雪雁,并向李雪雁求婚。

第2集

    上朝归来,李道宗向李雪雁及李夫人谈及唐蕃和亲的益处。雪雁认为与尚凯志趣不投,拒绝了尚凯的求婚。

  吐蕃战败于唐,松赞干布又派大相禄东赞往长安再次请婚。大朝会上,唐臣议论纷纷,李道宗力主唐蕃和亲。禄东赞向唐太宗反复陈述松赞干布敬仰大唐文化声教和与唐友好的诚意,唐太宗应准嫁公主与吐蕃,但苦于没有适龄的女儿出嫁。长孙皇后建议在宗室女中择优简拔,册封公主,唐太宗甚喜,欣然采纳。

第3集

    皇后传自各宗室女到宫中应选,贵妇们惊恐不已,纷纷找门子讲为难。雪雁被母亲锁在闺房,她逃出绣楼往宫中应选。

  在众多的宗室女当中遴选公主,李雪雁对答如流,独具风采,被唐太宗一眼相中。

  禄东赞带领吐蕃球队在皇宫内景福台下表演马球,唐太宗饶有兴趣地率随从及雪雁参与游戏。吐蕃请婚副使恭顿别有用心,提出以公主是否嫁出为赌注争夺输赢。比赛当中,雪雁坠马身陷险境,大相禄东赞临危相救。

  后殿,唐太宗小宴同宗兄弟李道宗,共叙亲情。李道宗提请亲自护送女儿入蕃和亲,唐太宗允准。

第4集

    后宫朝会,李雪雁被册封公主,赐号文成。长孙皇后亲自向文成讲授做一朝之母垂范天下的规矩。

  文成回府,李道宗、李夫人及家人拜接公主。文成表明远嫁吐蕃的志向,尚凯感佩万分,决心护送公主人蕃。唐太宗为文成公主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吐蕃使臣拜见文成公主,出现美满感人的一幕。

  李夫人召集家丁侍女,鲁加、倩儿、马嫂争相自报陪同文成公主人蕃。

  唐太宗命吐蕃留一使臣在长安,禄东赞深谋远虑决定只身留下。并命令恭顿及随行的每一个人以性命担保文成公主安全到达逻些。恭顿暗自谋划加害文成公主。

  烛光下,雪雁与母亲依依惜别。

第5集

    长安城外十里长亭,唐太宗亲临隆重的送亲仪式。万里之遥,松赞干布期盼禄东赞大相报喜的书信。禄东赞上书唐太宗,请求追赶车队护送文成公主。途中文成公主豪情勃发登坡吟诗,灯下操琴,遭到李道宗指责。

  唐太宗“爱屋及乌”,欲嫁琅琊公主之外孙女段氏与禄东赞大相为妻,禄东赞婉言推辞,并再次请求追赶公主一行,唐太宗未准。

  车队陷在荒漠,大唐边关的战士赶来援救,一路高亢的青宁“花儿”,唱得文成公主热泪盈眶。进入吐谷浑地界,吐蕃副使恭顿命义子布色挑唆吐谷浑大将果儿丹暗杀文成公主。

第6集

     松赞干布收到禄东赞的书信,决定亲往柏海迎接文成公主,并禀告老阿妈甄玛托,小妹赛玛葛也等待着新嫂子的到来。吐谷浑可汗诺曷钵设宴款待文成公主一行,文成公主与弘化公主异地相逢互诉衷肠。席间副相恭顿恣意挑衅,激怒果儿丹大将拔刀相对,李道宗义正辞严陈述大唐、吐蕃、吐谷浑,三家亲戚和好相处之大义。布色、果儿丹再次暗中密谋。

  唐太宗又一次拒绝禄东赞的请求,禄东赞情急之下向鸿胪寺卿吐露了对副相恭顿的疑虑。车队进入吐谷浑无人区,果儿丹一伙乔装追杀文成公主,侍女倩儿舍身救公主。坟前文成痛哭倩儿。

第7集

    禄东赞逃出长安,在鄯州被缉拿。唐太宗得知禄东赞本意,决定放行。宿营地刑场上,杀倩儿的凶手叫骂不已,文成以善为本,收留了这个命运坎坷的吐蕃姑娘拉姆。

  登上日月山,文成公主和随行的唐人工匠向父母故土辞别,公主抛去慈母临别相送的宝镜,以断思念之情。

  布色制造马惊,文成公主掉下山坡;鲁加、尚凯痛打布色。

  恭顿命布色欺哄拉姆陷害文成公主,公主的真诚感动了拉姆。历经磨难,文成决心走十年也要见到赞普。松赞干布抵达柏海焦急等待。

  禄东赞日夜兼程赶到公主宿营地,松赞干布亦率队亲迎公主一行,两队人马会合。文成急盼面见赞普,女官劝阻“女眷不得参加恭迎仪式”,文成无奈,决定亲手绣鞋送赞普。

第8集

    柏海,松赞干布宴请大唐使臣一行,李道宗提出将返长安,由副使尚凯送文成公主到逻些。行前李道宗将文成公主托付与大相禄东赞,并以家族佩带之玉石观音相赠,留作纪念。

  大帐内,李道宗与文成父女告别情深意切。盼相会,文成与松赞干布私下见面,两人四目相视,一见钟情。

  历尽千难万苦,文成公主一行终于抵达逻些,住进专为她准备的帐篷。松赞干布命大相禄东赞及众臣安排隆重的大婚典仪。但王妃尼婆罗赤尊公主却未出席欢迎宴会。副相恭顿有意利用她制造事端,并暗中收买死囚,以图在婚典时对文成公主行刺。

第9集

    红山广场上煨起吉祥的桑烟,鼓号齐鸣,五色彩旗迎风飘扬,万民高呼“扎西德勒”。盛大的婚典开始了,文成公主、松赞干布在仪仗和鲜花簇拥下登上典礼高台。死囚混入人群,恭顿命布色见机行事。禄东赞安排便衣加强警卫以防不测。赤尊公主有意迟行,以显示她的高贵。

  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向欢呼的人群走来,百姓沸腾了,他们争相撕扯公主的衣裙,死囚也向公主挤去,鲁加发现异常,冲向死囚。拥挤的人群中文成公主晕倒过去。

  相雄王李弥夏与恭顿幸灾乐祸,老臣俄梅勒赞认为可趁此取消婚约,松赞干布和禄乐赞向尚凯解释百姓撕裙衫的举动是吐蕃特殊的风俗,他们把公主的衣袍视为圣物珍藏起来,文成为之感动,将撕开的衣裙分给百姓。

  洞房花烛夜,婚礼按唐人的习俗进行。

  副相恭顿为兄弟和儿子送行,叮嘱他们回到苏毗“韬光养晦.以求一逞”。禄东赞提醒众臣注视相雄王的动静,并追查“死囚”事件。

  文成公主为松赞干布讲述嫦娥奔月的故事。

  赤尊公主向孟赤江王妃和甄玛托阿妈诉苦。

第10集

    松赞干布陪同文成公主巡游领地,讲述他的身世和远大抱负。期间,苯教做法事宰杀大量牲畜,文成倍感刺激。她建议用文明的办法代替这种祭祀,松赞干布欣然赞同。

  松赞干布因陪伴文成公主多日未上朝,引起老臣俄梅勒赞非议,禄东赞大相为此亦颇费心思。他提醒文成公主不要因儿女私情使松赞干布疏于朝政,文成恍然大悟。她穿上吐蕃的服装,拜见甄玛托阿妈和孟赤江、赤尊两位王妃及赞姆赛玛葛。副相恭顿指示布色制造禄东赞与文成公主勾搭的绯闻。

  尚凯即将返回长安,文成请他带回一批吐蕃青年到国子监学习。

第11集

    为唐使尚凯等送行的宴席上,松赞干布用短剑亲杀牦牛,并向文成公主献上鲜牛心,文成公主按吐蕃的习俗食下。

  吐蕃与所辖各帮各部落的大盟定在相雄举行,为了维护吐蕃的王统,赞普和大相禄东赞商定在必要时将赞姆赛玛葛嫁给相雄王李弥复为妃。文成公主得知这个决定,对赞姆真心敬佩,尤感个人不应该沉浸在儿女私情之中,催促松赞干布看过赤尊公主之后,赶紧赴相雄。

  老阿妈甄玛托为出征的儿女祝福,文成公主深情目送亲人远行。

第12集

    相雄王李弥夏得到副相恭顿密报,恐泄露谋反天机,在赞普面前杀掉两员爱将。松赞干布将计就计嫁妹于李弥夏。

  奉命留守逻些的禄东赞大相送一只可爱的小狗给文成公主解闷,并经常看望、开导文成公主。文成公主走乡串户,给百姓治病问医,传授纺车和织布技艺。

  布色散布禄东赞和文成公主私通的谣言。得知赞普即将返回逻些,文成公主又喜又念。心绪不宁。

第13集

     松赞干布从相雄归来,文成公主认为赞普应以朝政为重,未见。松赞干布为此忧心忡忡,并与禄东赞商议在逻些建第一座宫殿和佛堂。

  恭顿命布色在大臣中散布文成公主与禄东赞的绯闻,谣言传到赞普耳中,松赞干布惊愕不已。禄东赞、文成公主请求公堂对证,并当众揭穿了布色的谎言。

第14集

    松赞干布在众臣面前向文成公主、禄东赞谢罪;他的磊落胸怀令二人有再生之感。经过这场风雨,赞普与文成公主更加意笃情深。

  布色被处死了,阴险狡诈的恭顿更深地隐藏下来,并与大法师谋划挑拨文成与赤尊两公主的关系,制造事端。

  文成公主带领唐工匠勘测佛堂的地址并造好模型,又把建造佛堂的首功让给赤尊公主;两人前嫌尽释。松赞干布效法大唐制定法律。

第15集

    大法师派手下在佛堂工地做手脚,造成坍塌。赤尊公主问罪于文成公主,气恼之下,几乎丧命,幸被文成公主救活,并查明事故原因。

  远在相雄的赞姆赛玛葛一直暗中监视着李弥夏的行动,她托恭顿带回的密信却落入李弥夏之手。恭顿回到逻些向赞普谎报军情,引起禄东赞的警觉。

  正值庆祝两座佛堂建成的大喜日子,边关却传来唐军进犯的坏消息。是战是和,众臣各持己见,赞普决心难定,文成公主更是焦虑不安。

第16集

    东边唐军进犯,南边大唐使臣王玄策又向松赞干布求援,使松赞干布落入两难境地。文成公主以她的聪慧睿智解除了松赞干布的疑虑,赞普下令解救唐使臣。同时边关也送来唐太宗处置胡作非为之守将的首级,赞普大喜。

  唐太宗派尚凯带领第二批文人学士入蕃,尚凯提及李夫人年迈多病,盼望女儿回长安省亲。

  吐蕃多处地区发生旱灾,恭顿指使大法师借灾情煽动百姓,制造混乱。

第17集

    大量灾民涌进逻些要粮,拉姆的母亲和姐姐也流落到此求生。大法师扬言天神明示,此次灾难是一个女妖作祟,只有降神驱魔,才可消除灾难。

  禄东赞根据种种迹象推断驱魔之事另有隐倩,赞普亲自监察大法师降神,挫败恭顿一手策划的嫁祸文成公主的阴谋。无辜的拉姆被当成女妖赶出逻些,为了寻找拉姆,文成公主来到雅隆乡间。尚凯带来故乡亲人们的问候,并劝文成公主回乡省亲。

第18集

    送走尚凯一行,文成公主仍在雅隆乡间为百姓行医治病。拉姆终于找到了,逻些的红宫也建成了,在盛大的欢迎仪式中,文成公主回到逻些。松赞干布许诺将陪文成公主去长安省亲。

  赛玛葛从千里之遥送来李弥夏要谋反的消息,松赞干布决定亲率大军征讨相雄王。文成公主再三请求,得以与赞普同行。途经俄梅勒赞老臣领地,二人同去看望,消除了老臣的疑虑和偏狭之气。

第19集

    经过一场斗智斗勇的激战,相雄王李弥夏终于死在松赞干布的箭下。恭顿却在乱军之中仓皇逃命。

  文成公主准备回长安省亲,却传来唐太宗驾崩的噩耗,松赞干布决定取消长安之行。为了翦除叛逆,维护王统,赞普带病踏上征程,文成公主一直伴随身旁。松赞干布的大军包围了苏毗的古堡,恭顿自知无处可逃;割下自己的头颅,以换取儿子和兄弟的生命。

第20集

  返回逻些途中,松赞干布因病英年早逝。满怀无限的思念,文成公主陪伴松赞干布灵枢,又回到了松赞干布的家乡雅隆乡间。二十多年后,尚凯奉唐高宗之命,接文成公生回长安颐养天年。文成公主思绪万千,为了唐蕃永世亲好,她送走东归的亲人,永远留在了吐蕃,成为人们心中的白度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