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甲午海战后,锐意革新的光绪帝被保守的慈禧太后压制,大清帝国,内有民众起事,外有强敌坏伺,一片风雨飘摇。

  驻守边疆的总兵玉瑞因力举拳民抗洋,被招至京城,其武功高强的女儿玉娇龙与爱人罗小虎随之入京;侠女俞秀莲为寻未婚夫孟思昭,更为找到杀父仇人何剑娥、张玉瑾夫妇也来到京城;青年侠客李幕白亦因追俞秀莲而至。一时间,京城拳民过市,龙藏虎卧。

  玉娇龙不顾父亲订下的婚配,力推小虎加入拳民,意欲让小虎带领拳民杀敌报同,建国立业,而后再说服父亲答应她与小虎的婚事。

  何氏夫妇背依官府,打着诛灭‘反清发明’帮会的名义,在京城大兴白色恐怖,而孟思昭正是帮会头领。

  思昭与慕白英雄惺惺相惜,不因共爱秀莲而儿女情长。思昭筹划策反小虎与拳民,共谋“反清复明”大业,并诚邀慕白入盟,而幕白却认为“反清复明”事小,而共同联合起来。抵御外强才“合民族大义”,在慕白的阻挠下,小虎终未被思昭说动。思昭因此与慕白反目。

  思昭一意孤行,鼓动帮众在京城四处起事,以壮声势,结果却反被何氏夫妇与官府联手破坏,思昭与秀莲的感情亦受到伤害。

  慕白不计前嫌,助思昭与秀莲诛灭何氏夫妇,更助玉瑞说动朝廷决意抗洋。思昭终有悔意,而玉娇龙与小虎更成为慕白的左右臂。

  京城之东,天津之西,战鼓声声催人。此时此刻,李慕白、孟思昭、罗小虎、玉娇龙、俞秀莲率领千万个中华民族的热血志士排成长队,浩浩荡荡向前线进发。

分集剧情:
第1集

  玉娇龙巧得武林秘籍 俞秀莲家门横遭不幸

  清朝光绪年问,新疆总兵玉瑞镇守边关十二年,一心盼望能早日奉旨回京,抵御洋人,为国出力,成就一番大事业。爱女玉娇龙自八岁悄悄习武,在其师父高朗秋悉心调教下已然身怀绝技,武功超群。一日,京城雄远镖局镖师俞秀莲求见玉瑞,呈交京城鲁大人所传信件:鲁家为履行婚约,欲娶玉娇龙进京城作儿媳。玉娇龙大为不满。师父高朗秋深知玉娇龙武功虽好但修心不够,劝她加紧练习。玉娇龙与俞秀莲镖师相识后,暗暗试探她武功,两人虽不说破但已各自心中有数。新疆匪乱猖撅,其中半天云罗小虎一伙儿成为首患,玉瑞下决心除掉半天云。玉娇龙师父高朗秋为打探消息,请假回关,临行时在一无名古坟祭拜,忏悔自己偷学武当绝学,铸成大错,恳请上天保佑玉娇龙。玉娇龙躲在一旁,十分好奇,待师父走后,在古坟中找到一秘函,竟是武林秘籍《九华剑拳全书》。

  武当派弟子李幕白受武.当掌门人派遣进京,与自新疆返回中原的高明秋、俞秀莲分别邂逅相遇。俞秀莲赶回雄远镖局,发现师弟等数十名镖局弟子尽遭杀戮,其父俞雄远喝令她从速送镖远行。俞秀莲再遇李幕白,二人争斗,镖箱破裂,竟露出俞雄远绝笔,俞秀莲大惊,立即赶回镖局,其父母奶娘及镖局伙计已全数身亡,此时大量清兵包围上来,俞秀莲怒火中烧,拔剑而起。

第2集

  剑娥作恶江湖起风波 玉女情发初会罗小虎

  俞秀莲满腔仇恨,将进攻雄远缥局的清兵全数杀尽,李幕白、高朗秋二人随后赶来,帮助俞秀莲安葬父母及奶娘,护送她前往孟家庄打探消息。老庄主孟庆祥已得到消息,告诉众人事情真相:原来数十年前,俞秀莲之父俞雄远与孟庆祥、何飞龙因对朝廷不满,曾加入反清组织八卦教,后何飞龙落草为寇,烂杀无辜,一身正气的俞雄远震怒之下杀掉何飞龙,但又心存怜悯,偏偏将何女何剑娥送人收养,不料却从此埋下祸根。如今何女何剑娥、张玉瑾夫妇勾结清兵,借灭八卦教为名公报私仇杀掉俞雄远夫妇,捣毁镖局,且随时会寻仇至孟家庄,孟庆祥也和俞雄远一样,不愿长此冤冤相报,力劝三人从速离去。俞秀莲亦得知自幼与自己订婚的孟家庄公子孟思昭近日遇害身亡。

  玉娇龙百无聊赖,得知父亲玉瑞翌日出兵攻打半天云罗小虎,暗自扮作清兵模样随父上阵。罗小虎派多股马贼分别引开清军主力,乘中军空虚,亲自率兵杀入阵中。玉娇龙策马迎敌,锐不可挡。罗小虎早已发现玉娇龙虽扮男妆依然俊秀异常,遂故意引她离阵至荒漠之中,二人内心十分矛盾,既是对阵死敌,拼杀之中又互生好感,惺惺相惜。夜色已晚,罗小虎护送玉娇龙至清军中。玉娇龙擅自出阵,玉瑞夫妇又气又恨,将她狠狠责打一番。玉娇龙心宁郁闷,独自到古墓处找出九华剑拳秘籍自行习练,但因内力不足,修心不够,鼻中流血不止。

第3集

  幕白侠肠义胆护俞女 玉女依依难舍心上人

  孟家庄公子孟思昭其实并未身亡,因有难言之隐,乔装成满脸伤疤的仆人,再三劝俞秀莲火速离开孟家庄。俞秀莲伤心不止,既痛失父母,又新丧未婚夫婿,忍不住埋怨他不该如此早逝,推卸人生重任,有负己望。

  李幕白初出江湖,天真无邪,一派书生正气,尤不懂男女情爱之事,为使俞秀莲摆脱忧虑,引用古句“挚子之手,与子偕老”劝她不要深陷苦海,应另寻机缘。当日,何剑娥、张玉瑾夫妇率官兵寻仇至孟家庄,幸亏李幕白、高朗秋、俞秀莲诸高手相助,孟庆祥庄主率家丁轻而易举杀尽官兵。何剑娥、张玉瑾夫妇没想到孟家庄竟如此藏龙卧虎,仓促逃窜,坠下悬崖,生死不明。俞秀莲格斗之时亦险些坠崖,被李幕白死死抓住手方保住性命,此举正应古人之言,俞秀莲若有所思,李幕白却浑然不觉。次日众英雄—一分手,高朗秋独赴保定,李幕白应孟庆祥之请,护送俞秀莲赴五台山安放俞雄远夫妇骨灰。

  玉瑞即将奉旨回京,就任京城九门提督正堂要职,玉娇龙亦要履约出嫁鲁家。她不甘心就此离去,悄悄约会罗小虎,二人忘却烦忧,尽情与村民游乐,最后长久相拥诀别。

  何剑娥坠崖不死,率官兵追杀俞秀莲,俞身负重伤,危在旦夕,父母骨灰亦被何剑娥击碎散落。李幕白飞身将她救出,为她疗伤,百般呵护。

第4集

  历经坎坷有缘生情意 孟公子复生重现江湖

  李幕白、俞秀莲忘情游乐于山水之间,偶遇一独臂老者为二人指点迷津。老者慈眉善目,再三端详李、俞二人,不住称奇,断言二人极有机缘,当属一双神仙伴侣。二人渐生情愫,却又极力回避。当夜,突遇官兵搜山,二人躲入老者家中。俞秀莲偶然发现老者竟是当年威震京师的忠义镖局二当家任天行,当年曾盛传任天行因品行不端被逐出镖局。任天行承认自己身份,亮出妻子尸骨,说明自己与妻子感情至深,当年大当家强行夺妻,任天祥夫妇被迫躲入深山,妻子过世三年,自己仍与尸骨长相厮守,不肯安葬。翌日,李幕白与俞秀莲依依告别。俞秀莲嘱咐李幕白到京后可找德啸峰德落脚,俞、德两家为世交,有难处自能得到照应。二人分馒头时,发现孟庆祥庄主留有“兴华绸缎庄”字条。李幕白断定孟思昭未死,执意陪同俞秀莲进京城寻找孟思昭。

  高朗秋到保定,暗中寻找失散多年的小顽童罗小虎,未能如愿,即到郊外罗小虎亲生父母墓前祭拜,忽然从林中传来一女子冷嘲热讽之声。高朗秋大惊,已知来人是十五年前有过交往的耿六娘。耿六娘责怪高朗秋不该枪走一代大侠江南鹤的剑拳秘籍,偷得绝世武功,逼迫他交出秘籍。高朗秋不以为然,飘然而去。

  李幕白陪俞秀莲找到兴华绸缎庄,俞秀莲责怪孟思昭不该有悔婚之念,孟思昭亦醒悟认错,此时久等在门外的李幕白既有成全二人之意,悄然离开。俞秀莲追出门外已不见其踪影,不由心生苦楚,一丝忧郁,不尽惆怅。

第5集

  娇龙习秘籍不识心法 六娘出毒手重伤蔡九

  玉瑞夫妇到京,高朗秋亦从保定来京会合,住进九门提督府。京城显赫世家鲁侍郎派鲁家公子鲁君佩送聘礼至玉府,鲁君佩其貌不扬,略懂文辞,现在翰林院进学,深深被玉娇龙美色倾倒,一心欲与其早日成亲。高朗秋发现玉娇龙偷学九华剑拳,知道她已得到武功秘籍,当即索要秘籍,劝告她因性格不适不可修炼九华剑拳,否则将走火入魔,经脉逆转。玉娇龙不甘心罢手,求师父教自己武当心法,更不听劝告,继续修炼,终于鼻窍流血,高朗秋只得为其发功疗伤。此时耿六娘亦追赶高朗秋到京索要秘籍,原来她就是名满江湖的大盗碧眼狐狸,曾和高朗秋有过交往,被玉瑞夫妇误以为是高朗秋之妻接入府中,高朗秋心中恼火,将假秘籍交与碧眼狐狸,要她从速离去。碧眼狐狸出府即被陕西扑捕快蔡九、蔡襄娘父女捉拿,碧眼狐狸使出毒器,蔡九重伤倒地。

  李幕白到京拜见德啸风,原来他是受武当掌门长老派遣,为向皇族王爷铁小贝勒祝寿,专程进京献武当至宝青冥剑。他在德府巧遇俞秀莲,二人情不自禁倾诉别离后各自遭遇。

  一日,鲁君佩摆席宴请王夫人和玉娇龙,极尽讨好能事。玉娇龙见他相貌举正十分可笑;忍不住时时讥讽调笑。罗小虎突然闯入席间,二人眉目传情,喜不自禁。

第6集

  铁贝勒极欲结交幕白 青冥剑秘籍传江湖

  玉娇龙与罗小虎久别重逢,私下幽会。罗小虎向她求婚,玉娇龙与之嬉闹之中诉说苦衷,自己出身名门,父母绝对不会同意她下嫁边疆马贼。情急之下罗小虎发誓自己即回新疆告别众兄弟,再回京正式娶玉娇龙为妻。二人恋恋不舍,依依惜别。罗小虎偶然与李幕白结识,二人脾气相投,惺惺相惜,结为好友。

  铁小贝勒在京城颇具势力,百官求见一面都颇费周折。铁亦亟有心计,专门奏请朝廷调回玉瑞,使其对己忠心,将来为己所用。他借自己寿辰之日,单独设宴邀请玉瑞一家三口。李幕白也应邀前来祝寿献剑。众人见到青冥宝剑不住称奇,爱不释手。玉娇龙也暗暗对宝剑垂涎不止。铁小贝勒见李幕白谈吐不凡,“仁道无求品自高”,且气质高雅,明理大度,对他赞口不绝,再三挽留他到铁府助自己成就大事业。李幕白力辞离去,恰遇不久前结交的高朗秋,二人饮酒叙旧,更加投缘。高朗秋曾托他将一贵重物品归还武当,李暮白问及此事,高、朗秋遂将秘籍之事和盘告之,并再三劝他江湖险恶,尤其要小心提防铁小贝勒。

  此时,江湖上突然盛传,凡得到青冥宝剑和九华剑拳秘籍,必能得到前朝宝藏,从此可以称霸天下。铁小贝勒闻之大喜,下令要严加看管宝剑,务必找到秘籍。

第7集

  高朗秋失算魂断玉府 玉娇龙蒙面飞身盗剑

  玉娇龙虽出身名门,但性格刚毅,敢爱敢恨,不论门第以身相许匪盗罗小虎。她与俞秀莲相识多时,但看不起她死守婚约,不敢自己做主寻求爱情,讥讽她枉为女中豪杰。二人不和,边斗嘴边发功出招对恃。俞秀莲心中不快,但亦知玉娇龙言之有理,也不由暗暗思念李幕白。当晚,玉娇龙蒙面潜入铁府,点昏打手刘太保,抢走青冥剑。俞秀莲偶然与她相遇,二人交手数回合,俞秀莲即已识破蒙面人身份,心中不免暗暗吃惊。蔡九之女蔡襄娘此时正寻碧眼狐狸索要解药,亦发现蒙面黑衣人纵身跃入九门提督府。

  李幕白如约等候高朗秋送还秘籍,而高朗秋则预感自己去日无多,正在抓紧最后机会向玉娇龙密传九华剑法中割云送月断昆仑之招法,然后要她静坐运气,将自己毕生功力源源输入玉娇龙体内。此时高朗秋元气大伤,惟恐违约,写信告李幕白:自己徒弟玉娇龙自幼习武,托李从此代已调教玉娇龙。当夜,耿六娘找高朗秋索要秘籍,二人相斗,引发大火,秘籍被毁,高朗秋亦陷身火海之中。高咽气前嘱咐玉娇龙万不可泄露偷抄秘籍之事,今后可找李幕白学习心法,武功必有精进。

  铁小贝勒丢失宝剑勃然大怒,下令刘太保三日内找回宝剑,并再次请求李幕白留在府中效力。李幕白力辞不允,但答应帮助找回宝剑。此时陕西捕快蔡九毒已攻心气绝身亡,李幕白循蔡襄娘提供的线索找到俞秀莲打探情况,众人判断青冥剑即藏在玉府中。

第8集

  幕白陷迷团难说实情 娇龙枉得意早露破绽

  孟思昭化名周长清经营绸缎庄,他已发现俞秀莲与李幕白二人互有情意,不由心生妒忌,与俞秀莲亦加大隔阂。蔡襄娘、刘太保擅自闯入玉府搜寻碧眼狐狸和青冥剑。玉瑞大怒,下令将二人捆绑送至铁府。翌日,李幕白奉铁小贝勒之命,率德啸风、刘太保等人前往玉府搜查碧眼狐狸。玉瑞气急败坏,虽不敢得罪铁小贝勒,但对李幕白极为不满,出言不逊,下令五府上下家人全体集合,听任蔡襄娘指认碧眼狐狸。耿六娘见此情景十分惊慌,求玉娇龙相救。玉娇龙知道她曾与师父高朗秋有过深交,自然相助,谎称耿六娘病重不起,使她躲过搜捕。玉娇龙与李幕白见过面,二人各自回想高朗秋嘱托之事,不由再三揣摩,难知今后是敌是友。线索既断,王瑞自告奋勇接手此案,铁小贝勒并不把玉瑞看在眼里,令李幕白与玉瑞各自追查,分头破案。玉瑞对李幕白更加不满。

  玉娇龙见父母为破案焦虑不安,生出一计,模仿鲁君佩笔迹给铁小贝勒留书,谎称借剑五年,日后必还宝剑。铁小贝勒令玉瑞搜查鲁府。李幕白心中明白此事全系玉桥龙所为。玉娇龙暗自得意,再模仿鲁君佩笔迹写信痛骂铁小贝勒,铁大怒不止,李幕白自知其中蹊跷,故意不言明。罗小虎告别众弟兄,欲回京娶玉娇龙,因身有刀伤,失血过多,昏死道旁。一位久已爱慕罗小虎的维吾尔少女将他救到自己家中,请来医师为他疗伤并喂其忘情药,欲使他忘记玉娇龙。

第9集

  李幕白好意劝说娇龙 侠女为还剑身陷重围

  鲁君佩受玉娇龙栽赃陷害,蒙受冤屈,有口难辩,被抓入大狱。李幕白心地善良,找铁小贝勒为鲁辩解。当夜,玉娇龙蒙面在郊外练习九华剑法,李幕白路经此地,不免疑惑,与之交手,终于识破其身份。李幕白曾受高朗秋之托,有意关照玉娇龙,他恳请玉瑞设法不要再插手此案。玉瑞非但不领情,盛怒之下反而奚落李幕白。李幕白无奈,找俞秀莲商议,二人断定玉娇龙盗剑并无恶意,只是好胜贪玩,决心设法找回青冥剑。俞秀莲回家途中遇一群泼皮欺辱百姓,不由大怒,出手教训泼皮,大快人心。孟思昭却对她横加指责,冷言讥讽,俞秀莲争辩不清,与之闹翻,一气之下住进德啸风家。

  罗小虎养伤之时连服十四剂忘情药,但因思念玉娇龙心切,忘情药难以奏效。罗小虎毅然离开深爱他的姑娘,直奔京城而去。玉娇龙看见父亲深为青冥剑失窃之事苦恼,于心不忍,当夜蒙面潜入铁府还剑。铁小贝勒料到盗剑人自会畏罪还剑,早已设下埋伏,将玉娇龙团团围住。李幕白与俞秀莲正在铁府之中,只好出手逼迫玉娇龙逃跑。玉娇龙逃入密林中,正巧与刚刚赶到京城的罗小虎相遇,二人喜不自禁抱作一团。李幕白俞秀莲追赶至此,罗小虎见李幕白更是又惊又喜,连忙上前问长问短。玉娇龙、俞秀莲亦惊奇不已。

第10集

  玉娇龙设计还青冥剑 李幕白决意索还秘藉

  罗小虎、李幕白久别重逢,分外兴奋。玉娇龙亦知二人脾气相投,已是挚友,遂坦言自己并无意要青冥剑,李幕白亦表示绝不追究此事,并请罗小虎作调人请玉娇龙还剑。玉娇龙答应要想出万全之策,既归还青冥剑,又不使铁小贝勒追究此事。

  铁小贝勒城府极深,早已识破李幕白、俞秀莲必知青冥剑去向内情,也看出二人早已互有情意,令德啸风设法稳住俞秀莲,以吸引李幕白留在铁府为己所用。德啸风与俞秀莲之父为世交,为不负铁小贝勒之命,极力促成俞秀莲与李幕白交好。此时玉娇龙已设法向碧眼狐狸骗到宝剑,将青冥剑一并交与罗小虎向父亲玉瑞献剑。罗小虎找到玉瑞,称自己名夏振威,无意间将碧眼狐狸击落悬崖致死,一举夺回青冥剑,并取回碧眼狐狸的宝剑为证。玉瑞大喜过望,连忙找铁小贝勒报功。小贝勒重得宝剑,自然十分高兴,但有意冷淡玉瑞,反招李幕白进内厅说贴己话,玉瑞不满,想起夏振威武艺高强,有意将他招入自己麾下,日后也可与李幕白分庭抗礼。

  李幕白找到玉娇龙,出示高朗秋留给他的信,不惜下跪求她默写下烧毁的秘籍。玉娇龙提出要他教自己练习武当心法,以此为条件归还秘籍。李幕白无可奈何只得答应。

第11集

  李幕白好意成全秀莲 罗小虎危难中救玉瑞

  李幕白仍有意成全俞秀莲和孟思昭,他从罗小虎口中探听到男女之间如何讨得对方喜欢,特地准备礼物以二人名义馈赠给对方。俞秀莲与孟思昭见面时方知事情真相,不由感叹李幕白用心良苦,也借机会互相表示愿意和好。李幕白约请青楼艺妓谢纤娘饮酒,罗小虎气得大骂他不珍惜男女之情,李幕白十分好奇,竟随谢纤娘到青楼内,被众多妓女团团围住,谢纤娘表示愿意以身相许,但李幕白全然不知男女之事,不为所动。俞秀莲发现李幕白竟随谢纤娘赴青楼,又气又恼,再受蔡襄娘挑动,遂认定李幕白实为伪君子。李幕白找她解释不清也气愤而去。

  玉瑞深爱罗小虎武艺高强,又嫌弃他桀骛不训,狂妄自大,内心十分矛盾,听女儿劝说,专门请来孔先生教他读书。他却迷昏孔先生上街游乐,与铁小贝勒手下不期而遇,双方不由分说拳脚相加,被玉瑞喝止。铁小贝勒见他身手不凡,有意收为手下。为再试探他的武功,特派遣手下劫杀玉瑞,玉瑞性命不保,罗小虎出手相救。

第12集

  思昭与纤娘原为同党 小虎偕玉女发现疑团

  玉瑞被罗小虎救得性命,对他更加感激赏识,重赏他珍惜多年的贵重之物。李幕白履约找玉娇龙教习心法,罗小虎执意要玉娇龙拜李幕白为师,玉娇龙勉强应允。铁小贝勒为结交李幕白,亲自为他请来洋人配好近视镜。李十分感激,也表示自己将尽快返回武当,回复师命,并诚恳欢迎他择日幸游武当。谢纤娘随几位青楼女子到绸缎庄选缎料,俞秀莲从她们口中得知李幕白赴青楼真相,心情愈加郁闷,忍不住来找李幕白,二人淡淡几句话即尽释前嫌,重归于好。

  罗小虎、玉娇龙逛夜市,偶然发现孟思昭与青楼名妓谢纤娘暗中来往,十分疑惑,遂跟踪至青楼,眼见二人吹萧赏乐,一唱一和,原为同党。玉娇龙气愤异常,将此事直告李幕白。李幕白深为俞秀莲不平,找孟思昭追问此事,孟思昭矢口否认。李幕白又无法将真相告诉俞秀莲,只好怅然离去。玉娇龙见李幕白对心上人不敢大胆相爱,如此懦弱,一气之下索性不学武当心法。李幕白心中苦闷,独自饮酒。罗小虎劝他既然尘缘未了,索性留在京师,大隐于市,修成大道。

第13集

  铁贝勒费心机收人才 革命党暗活动反朝廷

  铁小贝勒召见玉瑞,问及罗小虎来历及武功功底,对他偏爱有加,为提携罗小虎,铁小贝勒奏请皇帝太后同意,设立武状元之位,让各位王爷重臣各自举荐一名武士争夺此位。玉瑞大喜,连忙请回孔先生教罗小虎习文断字。但罗小虎极无兴致,无心学习,与玉瑞争执不下,碧眼狐狸耿六娘想出一计,假意称玉娇龙应鲁君佩之约到园中游玩,借以激发罗小虎立志求取功名。罗小虎果然中计,发誓要加紧习文练武,争夺武状元之位。

  玉娇龙、罗小虎均知孟思昭与青楼女子谢纤娘暗中相好,尤其不满李幕白至今不将真相告诉俞秀莲。俞秀莲从刘太保口中得知此事,怒奔青楼,亲眼目睹孟思昭与谢纤娘卿卿我我,孟思昭见隐瞒不得,索性拉下面孔,讥讽俞秀莲姿色平平,难与自己匹配。俞秀莲受此侮辱无奈泣哭而去,李幕白赶来百般相劝,使俞慢慢平静,决意从此与孟思昭绝交。玉娇龙也对俞秀莲极力安慰,将她接入玉府,二人从此结为挚友。

  此时孟思昭正在忍受巨大痛苦,深深埋藏对俞秀莲的满腔情意,原来他与谢纤娘均为反清义士,而高朗秋其实也未死,三人早已是革命党重要成员。李幕白突然与高朗秋相遇,二人格外高兴,高朗秋劝说李幕白参加革命党,与铁小贝勒抗衡。

第14集

  求功名小虎似得神助 为革命思昭忍痛割爱

  罗小虎苦心学习,又加紧与李幕白切磋武功,文韬武略日益精进,自己也渐渐有些信心,待到贡院考文章之日,革命党发动学生聚众示威,反对朝廷占用考场。鲁君佩到贡院监考,发现罗小虎在考场,不由分说,对他百般刁难,被铁小贝勒发现喝止。罗小虎初次上考场,脑中发懵,时辰过半仍只字未写,原约好玉娇龙设法用怀表发出八音鼓励自己,此时玉娇龙、俞秀莲在贡院外被示威学生所阻,眼看罗小虎即将落败,李幕白心中看得明白,特意找铁小贝勒借到怀表,罗小虎忽然听到一阵玲珑悦耳之音,文思大发,下笔如有神助。考试完毕,鲁君佩首先抢得罗小虎试卷,看也未看将考卷列为不及格,铁小贝勒亲自问及究竟,要过试卷,细细看过,赞不绝口,下令罗小虎名列第五名,有资格参加比武,夺取武状元之位。

  玉娇龙、俞秀莲在贡院外受学生围困,进出不得。孟思昭蒙面出手救出二人,遭到革命党组织严厉斥责,被迫自断小拇指以示惩戒。谢纤娘深知孟思昭实际对俞秀莲情深意切,劝他退出组织,与俞秀莲避开乱世厮守终生。孟思昭心中苦闷,但宁愿投身革命,抛弃儿女情长。

第15集

  俞秀莲名震京城镖局 何剑娥为报父仇发难

  玉瑞视罗小虎为义子,感情渐深,而玉夫人则对鲁君佩偏爱有加,玉瑞将贴身宝刀赠与罗小虎,玉夫人将珍贵玉佩送与鲁君佩,各自选中心目中的女婿。俞秀莲不甘愿在玉府闲住,到京城威振镖局报名作镖师,因不窨世事,竟将镖头打败,难以立足。再分别投奔诸镖局,却因武艺过于高强,实难为人所容纳。俞秀莲万般无奈,只得求德啸风出面举荐自己。李幕白劝她与镖局交往逢人要让三分,不可锋芒毕露,要大智若愚,以柔克刚。俞秀莲再到威振镖局,故意落败,被镖头收为镖师。此时何剑娥偶然发现俞秀莲行踪,即到威振镖局指名要俞秀莲翌日护镖至京城北十里恶人谷刘家庄。玉娇龙整日清闲无事,得知俞秀莲欲护镖,向耿六娘要来迷香迷倒俞秀莲,自己冒名前往镖局领镖,飞马直奔恶人谷。此时何剑娥正率人血洗刘家庄,杀人无数,然后设下埋伏,坐等俞秀莲。玉娇龙到刘家庄见满座血腥之气,心中明白,毫不畏惧与何剑娥手下众打手交手,何剑娥暗下毒手令玉娇龙中毒被擒。何剑娥下令杀死玉娇龙,手下认出她是九门提督玉瑞之女,报请何不要轻举妄动。俞秀莲清醒后连忙赶赴刘家庄,中途遇见闻讯赶来的李幕白,二人至刘家庄已不见玉娇龙踪影。

第16集

  铁贝勒诛杀革命党人 李幕白出手救二侠女

  李幕白、俞秀莲二人苦苦寻找线索未有结果,只找到仅存一口气的小姑娘,连忙将她带回玉府,玉家上下不见小姐踪影焦虑不安。玉瑞忽然得到女儿书信,称自己落入革命党人手中,性命暂且无恙。玉瑞连忙报告铁小贝勒。原来此事全系铁小贝勒暗中指使,令何剑娥栽赃革命党,借此机会清除异己,罗小虎等五名武状元候选人奉朝廷之命分别率人四处搜查,对革命党人格杀勿论。李幕白俞秀莲已经怀疑孟思昭是革命党,但也觉察此事另有蹊跷。革命党人商议对策,知道朝廷在借机故意加害,高朗秋提出可请李幕白相助,并写信告李幕白事情真相。李幕白俞秀莲从幸存小姑娘口中得知血洗刘家庄、绑架玉娇龙原来是何剑娥所为,连忙再赴刘家庄寻查线索。此时何剑娥接到诛杀玉娇龙的命令,正欲下手,发现玉娇龙已经逃出所藏地南源镇驿站,立即追出,重伤玉娇龙,待对她欲下毒手之时,俞秀莲赶到,面对仇人分外眼红,几个回合之后一脚踢翻何剑娥,何倒地装死,伺机施出重手,令俞秀莲、玉娇龙再无还手之力,二人性命危在旦夕,李幕白飞身制止,力劝何剑娥不要再作恶江湖,何哪里听得劝说,连连施出毒手,李幕白忍无可忍,一掌将她重重击出。何剑阁口吐鲜血,再也动弹不得。

第17集

  为情迷兄弟反目成仇淡功名小虎自暴自弃

  李幕白孤身救出俞秀莲玉娇龙,再找到碧眼狐狸耿六娘追问武林秘籍下落。此时武当掌门人来京寻到李幕白,告诉他所以派他进京献出青冥剑,目的就是引蛇出洞,最终引出武林秘籍重现江湖,再要他抓紧寻找秘籍,返回武当求学得道。铁小贝勒为进一步加紧拉拢李幕白,请他商议设立擂台分别与五位武状元候选人比武。李幕白无法推辞,只得答应。玉娇龙获救之后神智恍惚,因钦敬李幕白而与罗小虎渐渐疏远。一日,罗小虎跟踪玉娇龙,发现原来她竟与李幕白约会,忍不住指责李幕白不该夺人所爱,更不听辩解,发誓从此与他恩断义绝。罗小虎从此日渐消沉,再无心习武,整日饮酒赌博,天天醉卧赌场。

  玉娇龙经此劫难对李幕白心胸人品、武功修养十分佩服,诚心诚意拜他为师。

第18集

  有情人逢缘倾吐心事 比武场兄弟义薄云天

  玉娇龙暗中习武,碧眼狐狸识破其剑法路数,不由大怒,指责她不该辜负信任长期欺骗自己,后又通要武功秘籍不成,愤然离去。李幕白已知道谢纤娘是革命党人,找她追问高朗秋下落。谢纤娘早倾心于李幕白,此时情不自禁大胆袒露对他的爱情,李幕白十分尴尬,只得承认自己另有心上人。铁小贝勒出面重建雄远镖局,蔡襄娘亦来投奔作镖师,刘太保自荐作总管,俞秀莲虽然喜形于色,但一旦想到李幕白,心中总不免黯然神伤。她发现李幕白在专心教玉娇龙武当心法,醋意大发,愤然走开。玉娇龙追上向她说出真相:她对李幕白好全为激发他对俞秀莲的感情,实为撮合二人。李幕白亦得知此事,埋怨玉娇龙不该如此伤害罗小虎。李幕白俞秀莲二人终有机会倾吐心事,互表情义,尽释前嫌。比武场上,李幕白接连战胜四人,罗小虎醉得不省人事,被人搀扶进场。此时革命党高朗秋、孟思昭、谢纤娘等人藏在人群之中准备发难。罗小虎呕吐不止,无法与李幕白匹敌,关键时刻玉娇龙向他发出鼓励信号,俞秀莲亦向他说出真相,罗小虎终于清醒,认真与李幕白比武,李幕白故意卖个破绽,巧妙败下阵去,躲在远处的高朗秋看出李幕白让招手法高明,心中十分佩服。

第19集

  慕白仗义出手教思昭 小虎弃官出走伤玉女

  罗小虎战胜李幕白,众人上前祝贺,比武场突然大乱,孟思昭等革命党人蒙面杀上擂台,直取铁小贝勒性命,清兵早有准备,重伤孟思昭,李幕白早已识破身份,设法将他救出,为他发功疗伤,又与高朗秋谢纤娘见过。高朗秋坦言承认孟思昭真心爱俞秀莲,孟与谢纤娘二人实在清白无辜。孟思昭连忙辩解,说明自己既然献身革命,再无儿女情长,并恳请李幕白照顾俞秀莲终身。李幕白见此情景,暗下决心成全孟思昭。他把此意婉转告诉俞秀莲,表示愿与她成为终生好友,俞秀莲伤心不已,无言以答。

  罗小虎与玉娇龙二人和好如初,欢天喜地准备成亲,玉瑞夫妇也异常喜悦,而罗小虎突然得知自己既是当今武状元,马上就要奉皇帝太后旨意取代玉瑞任九门提督之职。罗小虎早与玉瑞情同父子,不忍伤害玉瑞,他找到李幕白,得知他亦要离京返武当,仍请她照顾玉娇龙,二人喝得酩酊大醉。翌日,罗小虎不辞而别,留书一封,说明自己已自愿放弃武状元之位。玉瑞大惊,一病不起。铁小贝勒受到皇太后责怪,怒从心起,下令寻找罗小虎。经此事变,玉娇龙心中也另有打算,她找到李幕白,长跪不起,交出自己默记下来的武林秘籍,说明自己愿意从此放弃武功,最后长长一拜,以示二人从此后会无期。

第20集

  有缘人情深终成眷属 无缘人无情长揖诀别

  玉娇龙独自来到王府,主动提出要与鲁君佩成婚,鲁家大喜,连忙奏请朝廷力保玉瑞官职,并遣人到鲁家送聘礼,鲁君佩更是惊喜交集,叩头如捣蒜,向玉瑞夫妇连连感谢。铁小贝勒再被朝廷怪罪,恼羞成怒,极尽低毁玉瑞。玉瑞心事重重,自知罗小虎和女儿为自己牺牲爱情,心中十分不情愿,对鲁君佩也异常冷谈。玉瑞独自到郊外找到李幕白,倾吐心中种种感受,自己有心报效国家,但不料官场却如此黑暗,并告他铁小贝勒四处搜罗人才绝非为朝廷社稷,而是假公济私,借机扩张自势力。李幕白亦坦率劝他对人生有所超脱,淡泊功名利欲。玉瑞有所醒悟,长揖而去。

  成亲之日,罗小虎飞马劫走玉娇龙,对玉瑞下马长跪不起,玉瑞此时已看破官场虚伪,心中明白,嘱托罗小虎今生今世照顾女儿玉娇龙。罗小虎玉娇龙二人准备返回新疆,临行前请李幕白为二人成婚作见证,并拜托他设法照顾玉瑞夫妇。

  俞秀莲深知李幕白全因孟思昭而割断与自己的爱情,自己虽对李幕白满腔情义但也有口难言,二人默默相对,长久无言,暗自祝福,凄然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