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第一部 盛世明君

  乾隆三十四年,大清朝前所未有的升平盛世。众朝臣正为阿桂在西北用兵之事全神贯注时,乾隆帝却令人大惑不解地突然提出来要查甘肃巡抚王檀望的贪墨案。

  王案十分棘手。和坤以其过人的精明、对理财之道的充分了解,历尽周折,终于使王檀望冒赈贪污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乾隆一怒,杀贪官60余人,抄家查产,追回国库银子。此案使得和坤的名字因此蜚声朝野。

第二部:补天觅石

  乾隆圣寿在即,各省报喜报瑞,以壮声色。云南却因缅战时征尽银粮而遭受大饥馑。巡抚刘善廷不敢报灾。和坤自请为粮储道,与阿桂赴任云南,眼见饥民遍地,而巡抚又坚决隐瞒灾情欲报丰收。和坤巧妙地洞察到此时皇上正需一个大施雨露的机会。于是与阿桂合力,曲折而机智地报出云南灾情。乾隆果然龙心悲悯,派十五阿哥永琰为饮差到云南广施钱粮,通力救灾,把个云南救得丰衣足令。

  万民感佩之下,云南救灾成了举朝上下最大的功德和盛事。 乾隆大寿庆内时,云南送来万民折、万民伞,纪晓岚上表称颂“十大武功”,缅王也来纳表称臣,真可谓盛极一时。 和坤备受圣眷,一升再升,已跻身军机了。他顺风造势,提议大修圆明园。并煞费苦心议设“议罪银”,敛财修园子。 议罪银之设,引起各官相互攀比竞争。多的竟上交二十万两。而清官们却十分尴尬。御史钱沣得悉众督抚上交“议罪银”的内情,认定这些人均属贪官,竟然石破天惊一本连参十个督抚!乾隆阅折,深知官场积弊,于是拖而不决。而钱沣又屡屡催问,清官们亦为钱沣助威,情势万分堪虑!和坤乖巧地为乾隆献策:“十督抚早已耳闻被参之事,此时派钱沣逐省去查,谅无大碍。”于是钱沣为特使,前往十省查案。竟连查八省,一无所获。

第三部:庙谟谁运

  乾隆对封疆大吏们放心不下,于是留十五阿哥监国,携皇后、和坤、纪晓岚等南巡。所到之处,各省巡抚纷纷揣摩天意,然而马屁都拍在马腿上,颇具讽刺意味。乾隆兴味阑珊,颇有归意。和坤指使其亲信(地方官)巧妙地拦驾,暗合了乾隆的心意,该地方官大谈圣驾南巡,沿途接送耗资之巨可以办许多利国利民大事。乾隆因此行实在无益,于是大为嘉许。

  一时间各地“项目”蜂起。江宁知府钱沣一怒之下,报上一个天文数字,需银五百万两,造三百里水利堤防。乾隆闻讯大惊,命钱沣来见,钱沣坦言,项目是假,要钱是真。乾隆顿悟,于是亲自视察各官的工程,那些假大空、豆腐渣工程自然见不得阳光,有的干脆当面倒塌!气得乾隆一病不起。 乾隆一筹莫展之时,又是和坤善体圣意,从中斡旋,不但十分体面地处理了这场风波,而且还为乾隆觅得一位倾国倾城的美妃,以消皇上的怒火。乾隆欣慰之下,降旨十格格下嫁和坤之子。

第四部:残阳如血

  和府的大喜日子,唯有弘昼不来道贺,他病倒了。乾隆亲往探视。弘昼当着众军机、大学士的面,说自己等不到乾隆禅位,新主登基的日子了(因为乾隆曾私下立誓,在位年限不超过圣祖康熙的六十年),尽管只差几个月,自己也等不到了。此言一出,无异石破天惊,但乾隆自己不提出,谁敢提起! 翌日,乾隆突然降旨要大家议一议禅位的事。众臣一体反对。乾隆让军机大臣、大学士、六部九卿各对此事写折呈上。所有的折子都振振有词地说乾隆龙体尚健,不宜禅让,禅位之事陷入僵局。

  冯镜如深知此时唯有利用和坤说话最有份量,于是径入和府,一语点破永琰继位势在必行,和坤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于是他匆匆上了一份主张禅位的折子。乾隆阅折,心情十分复杂,召见和坤,和坤振振有辞说出一大套乾隆最爱听的理由,并暗示禅位之事既已满朝皆知,主动禅让是保住英名的最好办法。乾隆于是诏告天下:两月之后,择吉日禅让。 禅让大典上乾隆不肯交出玉玺亦不搬出养心殿,把个大典弄得不伦不类。 乾隆要在圆明园中庆八十六岁大寿,永琰只得一面加紧圆明园工程,一面诏令各地送寿礼。 和坤的爪牙们鱼肉各地,匪患此起彼伏。 乾隆终于病倒在龙床,而此时,但凡大事,仍然都须太上皇降旨颁行。和坤日日陪伴病中乾隆,乾隆的一个手势,一声叹息,都成了只有和坤能懂的“旨意”。 永琰虽恨透和坤,却无奈他挟“太上皇”以令“诸侯”。 乾隆驾崩。嘉庆皇帝可以真的执掌国运了。但忠贞老臣俱已意气消磨,各地官员多为和坤羽翼,他面对的是一个烂摊子。大行皇帝灵柩前,和申偷觑嘉庆眼色,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分集剧情:
第1集

  乾隆朝中期,正值乾隆皇帝春秋鼎盛,王朝强大不可一世之时。乾隆皇帝志得意满,举行朝会,给众大臣讲如何“富当家”,并封赏了几年来治旱有功的甘肃巡抚王亶望,并擢升他为陕甘总督。此时,阿桂率大军平定准葛尔叛乱回京的路上,被连月不开的大雨困在了甘肃。阿桂派门下的书办和珅回京送信。阿桂军报中的“大雨连月不开”几字引起了乾隆的警惕,他深夜传召和珅进宫问话,对和珅的应对自如和机敏干练产生了好感,但同时,也确定了甘肃连续几年并无旱情的事实。乾隆欲查王亶望,朝中众臣却纷纷上折替王说好话,连刘墉和纪晓岚二人也不表态。乾隆与五王爷弘昼商量此事,二人认定王亶望是欺君冒赈,并担心王亶望久历官场,关系盘根错节,即使派钦差去查,也难免会有循情之举。乾隆再次召开朝会,出人意料地提出派和珅为钦差,前往甘肃查办王亶望一案,并破格将和珅由一个小小的绿营书办简拔成理藩院左侍郎。和珅欣然领命。

第2集

  和珅带家人刘全意气风发地奔赴兰州查案。 王亶望听说乾隆只派了一个小小的绿营书办来查案,认为乾隆是为了天子颜面而对自己有意回护。他将贪没的银子作为冰炭之资分发给了甘肃各级官员,以此掩住众人之口。 初次担当重任的和珅一进甘肃,就被王亶望在康熙灵前给了一个下马威。和珅强作镇定,与王亶望周旋。 面对和珅开门见山的诘问,王亶望直言自己确有谎报旱情,冒赈之举,令和珅大感意外。但王亶望说自己之所以冒赈,全是为了甘肃百姓,所得捐银也全数用于百姓。甘肃大小官员更是言辞恳切地纷纷说王亶望是为百姓办实事的好官。 和珅惊悟甘肃通省官员上下其手,欺瞒朝廷,却苦于一时之间无从下手,他明知王亶望定有贪污情弊,却找不着证据。唯一没有参与此事的张掖县令陶士麟自尽,更令和珅陷入了困境。 情急之下,和珅冒险羁押了王的家小,但仍然一无所获。和珅遂设计与刘全演了一出戏,令王亶望以为他最亲信的人已经出卖了他。

第3集

  和珅计谋生效,多疑而狠毒的王亶望欲杀人灭口,令和珅找出了关键的人——王亶望的宠妾卿怜。 卿怜的指证使和珅拿到了王亶望贪污的证据,一举将王亶望及有关官员锁拿进京。 乾隆大怒,欲严办所有涉案官员。因此案牵涉太广,刘墉等担心甘肃省一下查办六十多名官员,会动摇根基,上折奏请只严惩首恶,其余涉案官员带罪办差。乾隆在御史钱峰等清流的支持下,表示“不管空缺多少官员,该杀的就得杀”,并令闽浙总督陈辉祖负责查抄王亶望祖籍家产。 乾隆奖赏王亶望案的有功人员,大大褒奖了他的心腹重臣陈辉祖,却只赏了和珅一个户部主事之职,和珅颇感失落。 和珅将所抄王亶望家产查验入库,却发现所上缴物品质地奇差。 和珅巧妙地通过皇后让乾隆发现了真相——他居然用一个贪官去查另一个贪官。乾隆震惊而痛心。 在乾隆与陈辉祖一次长谈后,陈辉祖自尽。 乾隆对吏治忧心忡忡,老太后为他分析盛世出贪官的道理,乾隆无可奈何。 乾隆在黯淡的心境中迎来新的一年……

第4集

  新春佳节,乾隆丰台阅兵,踌躇满志。阿桂重回军机首辅,绿营交由额森特统管。 朝会之上,乾隆突然出人意表地提出,太后圣寿在即,要修建一座万福楼为太后祝寿。众朝臣惊愕间,他又将此重任交给和珅,并升任和珅为户部侍郎。并给和珅定出了三百万两银子的规制。 太后圣寿还有一年多,乾隆就如此铺张地开始准备,谁也摸不透皇上的心思。一时之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阿桂、刘墉、纪晓岗岚等更是上折阻谏,但都被乾隆轻描淡写地驳回。 消息传到太后耳中,太后要乾隆不可如此铺张,乾隆无奈,下旨命和珅暂时停工。 和珅眼见受重用的好机会就要失去,颇不甘心,情急之下,提出不动用国库的银子而修好万福楼,并在乾隆面前立下军令状,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 为筹修楼之资,和珅带头捐出自己一年的俸禄。给太后尽孝,谁肯甘于人后?于是一时间,上至后宫嫔妃,下至在京官员,包括绿营将士纷纷捐银。连钱峰、尹壮图这样的清贫之士也不得不典当祖传之物捐银尽孝。 京城当铺掌柜蒲道昭有感于钱峰等的清廉,主动为他们出银捐款,引起和珅的注意,并将他引荐给乾隆。蒲道昭一番关于清官的议论令乾隆大为激赏,竟破格授给他青蒲县令之职。蒲道昭谢恩上路。

第5集

  京官的捐银离三百万两之数还差很远。乾隆却明令和珅一两银子都不能少,和珅苦不堪言。 此时,已寄居于和府的卿怜无意中提醒了和珅,真正有钱的是外任官,于是和珅一篇称颂乾隆孝道的文章被以邸报的形式发往全国各地,各省督抚纷纷派人进京捐银。 和珅此举令乾隆与弘昼对他更为赏识。 和珅以真假两本账册,加上刘全的配合,哄得各地前来捐银的师爷竞相攀比,捐银数目越来越高,山东巡抚国泰一出手竟然就是二十万两。 所得捐银已远远超出了三百万两,深体圣意的和珅却忧心忡忡。 乾隆听和珅报来各地督抚捐银数目,由喜转忧,继而大怒,一剑劈了万福楼的模型。心情烦躁之下,又扫了不明就里前来相劝的皇后那拉氏的颜面,那拉氏又惊又羞,卧病不起。 梗直的御史钱峰听闻各地督抚捐银数目如此之大,竟一折参了十名督抚。 乾隆找皇太后倾诉心事——既为吏治忧心,又深恐一下查办十名督抚会动摇朝局,并表明,万福楼一定要修,而且要修得风风光光。

第6集

  乾隆下令,将京官及绿营将士的捐银原数发还,而外任官所捐银两,则用于给京官加俸一年。 钱峰等却仍执意上折,要求查办十督抚,并前往太庙哭祭康熙。和珅赶去,晓以大义,劝钱峰不要做这等陷皇上于不义的事,又赶回宫中,为钱峰等说情。 乾隆深知和珅用心良苦,决意不追问钱峰等的举动。 钱峰却不依不饶,夜跪宫外,请求严办十督抚。乾隆一时竟也不知拿这个戆头如何是好。一直陪在乾隆身边的和珅苦思一夜,突然出主意让钱峰去查十督抚,料想此时十督抚已有所闻,钱峰这个书呆子查不出什么来。 乾隆会意,下旨令钱峰为钦差,庆成为副使,前往各地查十督抚不法情事。 和珅揣摩乾隆心思,冒险让刘全给国泰送信,卿怜颇为担心。 刘全到山东送信,却被剪了辫子。他回京将国泰诬民为匪,收取保押银子之事告诉和珅,和珅愤愤不已,但此时为保全大局,也只能将此事按下。

第7集

  钱峰上路,第一站是河南。河南巡抚苏纪早有准备,对答如流,称自己及河南各官员所捐银子乃从本地钱庄借来的,且借据、人证俱在。 钱峰无可奈何,微服出行,又处处被以“保护”之名监视,好容易找到蛛丝蚂迹,却又被副使庆成破坏。 京城中,乾隆得知庆成乃和珅世交,言语中敲打和珅,暗示他不要玩花样,和珅惶然。乾隆从庆成家人那儿了解到钱峰在河南一无所获,心中释然,奖赏了和珅。 乾隆对和珅的格外恩宠,引起了他最宠爱的女儿十格格的注意。 但是,半年后,钱峰连查六省,竟然一无所获,引起了乾隆的警觉。他与弘昼长谈后,决定召钱峰回京,同时下旨,让十督抚进京为太后贺寿。 太后圣寿,强作欢颜的乾隆又被皇后弄得非常不愉快,寿宴不欢而散。

第8集

  万福楼,乾隆赐宴十督抚,使枪夹棒地挨个敲打。十督抚趁机联名请乾隆再次南巡,乾隆欣然应允。 宴罢,和珅看出乾隆的心思,请旨与钱峰一起再查十督抚,一定在乾隆南巡之前,抓出首恶,起到杀一儆百、敲山震虎的效果。乾隆准他所请。 和珅临行前再写一封信,令刘全暗中侍机将原来写给国泰的信换下。 和珅与钱峰直奔山东。 和珅雷厉风行,查抄国泰府、封账册、审官员,一系列大动作,打消了钱峰的疑虑,对和珅由猜疑转为信任和钦佩。 和珅有的放矢,一下子就查到山东以清剿“剪辫党”为名,诬民为匪一案,人赃并获,国泰唯有束手就擒。

第9集

  国泰以为和珅会暗中保他,对罪行供认不讳。 六部合议,给国泰定罪,和珅不循私情,力主国泰斩立决,更令钱峰等对他刮目相看。 国泰临刑呼冤,攀咬和珅,被押回重审。 乾隆心知肚明,取出已被刘全换下的信,令钱峰当众念出,信中只见和珅清廉忠心之意,并无其它,国泰被斩。 乾隆即将南巡,各地官员纷纷猜测、打探乾隆巡行路线,乾隆却始终不置一词。 和珅从十格格那儿看到乾隆刚刚写就的《山东即景》一诗,顿悟乾隆要走水路,遂令人修复安福舻御舟。却故意给前来探听情况我河南巡抚苏纪一个错误的消息,让他误以为皇上南巡的第一站会是河南,想借此机会惩治这个贪官。 乾隆见和珅如此精明,深恐此人被聪明所误,借十五子永琰和十格格之口,以国泰案中假信一事提点和珅。

第10集

  和珅惊恐万分,以为“君恩已尽”,万念俱灰。 孰料,乾隆不但要他随扈南巡,而且将南巡诸事都交由他打理。一场虚惊之后,和珅对乾隆更是死心塌地。 乾隆奉母南巡,母命难违,万般不情愿地带上了与自己一直不合的皇后那拉氏。 河南苏纪为大修跸道,不惜拆民房、挖百姓祖坛,乾隆大怒,一道谕旨,将苏纪押往山东。 山东运河案边,万民自发迎接圣驾,乾隆当众惩办苏纪,百姓山呼万岁。苏纪成了和珅“议罪银”制度的第一个受罚者。 新任山东巡抚彰宝为讨乾隆欢心,挖空心思,花样百出,却没有一件事情做得令乾隆满意。

第11集

  彰宝为了表示自己的清廉,向乾隆显示山东官员的困窘不堪,乾隆大怒,这哪里还有乾隆盛世的样子?圣驾移往德州,临行前,乾隆责令彰宝自己出修济南行宫的钱,并说:“让你尝尝穷酸的滋味”。 德州知府卢以川慌忙迎驾,他误以为乾隆降罪彰宝是因为济南行宫过于奢华,遂请乾隆等住在自己府中,令人哭笑不得。 和珅为了能使乾隆远离纷繁的政务,真正放松心情,引着乾隆、十格格等来到老臣曹元龙的庄园。乾隆兴致盎然,与曹元龙谈诗论道,不料曹元龙一时忘形,惹得乾隆很不高兴。入夜,心情不好的乾隆庄园的藏书楼里发现了许多有悖逆之词的书。乾隆大怒,赐死曹阁老,并将逆书焚毁。 乾隆有感于此,接受和珅的建议,下令全国征书以编纂《四库全书》,并明令不许借此兴起文字狱。 南巡队伍来到杭州。以上林书院主人黄琨为首的江南士子踊跃捐书,令乾隆很是满意,对杭州知府林可若大加赞赏。

第12集

  乾隆与和珅在西子湖畔远远听到有人弹唱,唱词竟与乾隆的感慨不谋而和,二人顺着歌声找去,却已不见芳踪。 乾隆频频到西湖边,想再听到那清丽的歌声,引起了皇后那拉氏的不满。 和珅终于打听到,唱曲的正是江南士人领袖黄琨的女儿黄杏儿,乾隆却说“目见不如耳闻,笔到不如意到”,远远听听就够了。 梗直的黄琨因不屑与地方官为伍,得罪了心胸陕隘的知府林可若。林借口黄琨献的书中有大逆不道之词,将黄琨打入大牢。 黄琨之女黄杏儿为了找机会告御状,混入准备给太后唱戏的戏班,在戏台上大声呼冤,状纸被和珅拿到。 乾隆与和珅听声音认出黄杏儿正是在西湖边谈唱之人,又喜又惊。 在和珅的安排下,乾隆以“一个大官”的身份亲审黄杏儿,黄杏儿对这个身份不明的人颇有好感。 乾隆决定替黄琨洗清冤情。

第13集

  乾隆亲审林可若,一身正气,英气逼人,令黄杏儿倾心不已。 林可若被发配充军,黄琨开释,并任《四库全书》南三阁的主持。乾隆此举,深得江南士子之心。 黄杏儿为父申冤的大胆行为引起了乾隆和太后的喜爱,却令皇后那拉氏很不愉快,为了断掉乾隆的念头,她提出要收黄杏儿为义女,被黄杏儿婉拒,那拉氏更为不满。 乾隆深恐黄杏儿对自己只有一片报恩之心,强抑心中的感情,送黄杏儿一块玉佩,送她回家,只说以后“有缘则聚,无缘则散”,黄杏儿很是感伤。 乾隆内心烦躁,和珅看出原因所在,巧作安排,令乾隆与黄杏儿在街头“巧遇”,不明就里的二人都非常高兴,携手出游。杭州百姓对乾隆发自内心的爱戴,更令乾隆兴致盎然,令黄杏儿对乾隆更加又敬又爱。 二人来到郊外,无意中在一个破败的庙中发现了史可法的灵位。 乾隆重修史可法庙,并亲自作祭文,隆重地祭奠史可法。他的这一举动,彻底收服了江南士子、明朝遗旧,也彻底征服了黄杏儿的心。

第14集

  和珅劝乾隆以平常心对待黄杏儿,终于令乾隆抛开犹疑,与黄杏儿相见。 皇后得知此事,迁怒于和珅,又对乾隆百般阻挠,甚至抬出太后,令乾隆愈加反感,更把一颗心全系于黄杏儿身上。乾隆与黄杏儿一番长谈后,下决心将黄杏儿带回宫,黄杏儿提出不受封、不争宠,乾隆应允。 皇后见和珅为黄杏儿收拾住处,大怒,与乾隆发生争执,盛怒之中,竟抬出顺治与雍正的例子来教训乾隆。 乾隆终于被触怒,不顾一切地说出自己长久以来对皇后的不满,并怒斥那拉氏根本不配做皇后,“根本不是个女人”,拂袖而去。 万念俱灰的皇后剪断头发,留下一封信后,不知所踪。这可是天大的事!和珅见到信后,带人四下搜寻,终于在一个尼姑庵中找到了意欲出家的那拉氏。 那拉氏经过主持师太的点播后顿悟,平静地跟随和珅回京。

第15集

  乾隆移驾苏州。 和珅为了让太后开心,费尽心思。金山寺一游,太后终于接纳了黄杏儿,也为和珅的忠心所感。 云南巡抚杨应琚为了减免钱粮赋税,送急报进京,称缅甸犯我边疆。留守京中的十一阿哥永瑆与阿桂、刘墉商议后,将邸报送至苏州乾隆行宫。 乾隆深知这是边陲省份的督抚们惯用的伎俩,发旨申斥,不予理会。杨应琚竟然一不做二不休,施诡计挑起了边境战争。 和珅接到邸报,颇用了一番心思。一方面,他欲借此成就乾隆的十全武功,另一方面,南巡中,他看出乾隆对十五阿哥永琰颇为器重,希望籍征缅为永琰带来战功,因此力主征缅。 乾隆一时不解和珅用意,和珅竟当众抗辩,令在场的纪晓岚和永琰大惊失色。 君臣二人第一次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乾隆大怒,一脚踢倒和珅,并令他回去待命,等着交部议。

第16集

  十格格前往探视和珅。和珅将自己的一番心思告诉她,并让她劝十五阿哥永琰向乾隆请战。 永琰趁乾隆射箭之际,表示自己愿意替他成就十全武功,并言辞恳切地请征缅甸,乾隆欣慰之余深感意外。十格格不小心说漏了嘴,乾隆才知道这是和珅的意思。 乾隆去看和珅,和珅谈自己以“不用心”三字侍君,乾隆深深感动,说:“你以‘不用心’来侍奉朕,朕又焉能用心机待你呢?你我永不相负,做一个君臣千古知遇的榜样!” 十五阿哥永琰风光无限地领军出征。 南巡船队行至江苏青蒲县内,河道竟然被阻。纪晓岚微服查访,查明知县蒲道昭阻塞河道的原因,乾隆果断地惩办了江苏巡抚,并破格将蒲道昭提升为江苏巡抚。和珅却有些担心蒲道昭不能继续恪守清廉。 太后和十格格兴致勃勃地要去安徽看“凤桐”祥瑞,乾隆却颇为犹豫——他又收到了已改任六安知府的钱峰上的折子,参安徽巡抚吴之承。乾隆担心又会看到一个贪官,但又不忍扫了太后的兴。 安徽巡抚吴之承深恐乾隆不来安徽,找人给和珅送去了厚礼。

第17集

  乾隆带着和珅与十格格微服巡视安徽,所到之处繁华非常,这都是因为皇上要来看“凤桐”。乾隆下决心要到安庆一行,看看吴之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官。 和珅深恐钱峰会当众闹事,先行一步,欲劝阻他,但钱峰认准吴之承乃贪官,并认为皇上南巡,劳民伤财,坚持要不断地上折子,直到乾隆返京为止。和珅扔下一句话:“你虽然是勇者不惧,还要知道智者不惑”,二人不欢而散。 乾隆与太后观“凤桐”,一片祥和。 钱峰不服,当着百官历数南巡的罪状,乾隆大怒。为明心志,钱峰大呼着:“凤桐,我恨你为什么不长在御花园”,头撞“凤桐”。 盛怒之中,乾隆怀疑吴之承真如钱峰所言,是个大奸巨贪,将他拿下。 乾隆申饬和珅收受贿赂,和珅平静地拿出一直带在身边的银票,说自己只是不想扫了乾隆的兴,乾隆不再追究此事。 乾隆深夜看望钱峰,并亲自为他敷药。乾隆的一席话,说得钱峰泪流满面。

第18集

  钱峰奉旨提审吴之承。吴之承否认自己有贪赃之行,言之凿凿,并嘲笑钱峰迂腐,为官处世,只知有清官和贪官两种。两人正争执不下,安徽上千百姓主动来为吴之承请愿,钱峰束手无策。吴之承戴着枷锁劝众乡亲散去,场面感人泪下,令钱峰深思。 钱峰在刘家坪各处游走,巧遇微服出访的乾隆。二人听到的全是吴之承令百姓安居乐业的事情。而吴之承之所以能如此气派地接驾,是因为他私自准许地方百姓开矿。乾隆非常震惊。乾隆派钱峰和海兰察去矿场调查,正遇上矿场即将关闭,百姓呼天抢地,与矿工头发生了冲突。钱峰激动地“假传圣旨”,称乾隆不许关闭矿场。乾隆解除矿禁,对钱峰说:“你是忠臣,他是能臣”,释放了吴之承,并赐他一等侯爵,加太子太保衔,戴双眼花翎;升任钱峰为左都御史,随驾回京。 另一边,京城中监国的十一阿哥永瑆因不满永琰担当大将军王的重任,迟迟不拨军饷粮草,刘墉、阿桂束手无策。 已在云南的永琰心急如焚。云南藩司胡文修筹粮筹饷不力,还残杀百姓,永琰杀他立威,也收服了阿桂手下来打前战的哈图和阿德克新。

第19集

  永琰遣杨应琚去乾隆江南行在催要粮饷,另一方面,率哈图、阿德克新以两千人马突袭铁壁关,一战告捷。 消息传来,乾隆大是振奋,却将筹集粮饷的棘手差事交给和珅办理。 和珅怒斥杨应琚为了减免赋税,竟然挑起边衅,杨非常惶恐。 和珅苦思良策,谈笑风生间,在酒席上让安徽铜陵、云南盐政、江南盐政司的几位主事乖乖交出了四百万两,而且竟是让杨应琚开的借据!这几个人,个个是从京城阿哥府里出来的胞衣奴才,几曾吃过这样的亏?杨应琚不禁对和珅的手段大为钦佩。 八百万两军饷尚差一半,和珅打马进京,原指望能从国库里动用一部分,可是一进京就遇上了难题——十一阿哥永瑆闹情绪,撂了挑子,连朝都不上,刘墉苦不堪言,却没有办法,哪里还敢提动用压库银子供应军需? 和珅硬着头皮来到永瑆府,正赶上永瑆府死了一匹马,这位吝啬的十一爷竟让王府上下都拿马肉当作一餐!和珅瞠目结舌。

第20集

  永瑆正为和珅帮永琰争到领军出征的机会不自在,再加上前些日子和珅又刚从他的门人手中挤走了那么一大笔银子,见和珅来找他,自是一番冷嘲热讽。和珅软磨硬泡,永瑆咬牙发狠地答应给他五万两银子,和珅哭笑不得。 和珅回军机处与刘墉商议,决心在永瑆的吝啬上做文章。二人把他吃死马肉的事告诉了乾隆,乾隆大怒,发旨严饬永瑆。刘墉趁机半真半假地帮他分析乾隆发火的原因,永瑆心灰意冷,大叫着开库取银,拨往前方三百万两银子。 八百万两军饷只差一百万了。和珅让刘全将本是自己“小金库”的崇文门关税中拿出一百万,刘全大是肉痛,和珅告诉他,要把眼光放远些,只有皇上和十五爷都高兴,他们往后的日子才会好过。乾隆果然龙颜大悦,派和珅去云南劳军。 云南,拿到粮饷的永琰大喜,不听阿桂的劝阻,贸然亲自带兵出征,中了缅军的埋伏,大败。 缅军迫于清朝的强大,战胜后求和,清军被迫议和。 哈图、阿德克新战死。阿桂大恸。

第21集

  中军大帐内,永琰和阿桂争着承担战败的责任。和珅却突然说他们根本就没打过败仗,众人大惊。和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番大道理说得众人哑口无言,终于依和珅所言:飞传捷报,凯旋回京。 永琰率大军回京,乾隆亲率王公大臣及在京七品以上官员一体来迎,礼遇空前,并赏永琰食亲王双俸,阿桂封一等公爵、领军机大臣。二人心中各是一番滋味。 喜庆之中,乾隆为几年后的八十大寿,命和珅修缮圆明园和热河避暑山庄,和珅又接了一个棘手的差事。 阿桂坚辞一等公封号,君臣二人相持不下,乾隆终于大怒:“你的一品顶戴、军机大臣、武英殿大学士俱是朕所赐,既然不肯受一等功封赏,那就一体免了,到云南去做个藩司吧!” 广东送来急报,英国商船开炮打死我渔民三人。乾隆天威震怒,和珅受命前去广州办理英船伤渔民一案。临行前,乾隆嘱他“一定要将此案办出我大清的威风”。 阿桂被贬,乾隆心中不是滋味,对永琰态度冷淡。和珅临行前,暗示永琰乾隆最重的就是一个“诚”字。永琰恍悟,给乾隆上一密折,尽述云南征缅事实,乾隆大感欣慰。

第22集

  和珅广东办案。他明察暗访,查明英国商人打死渔民乃无心之过,并非有意向大清寻衅。另一方面,和珅发现广东每年的关税收入是一大笔进项,而此案一出,外商人心惶惶,纷纷关闭商埠,这将严重影响清朝的对外贸易。 和珅反复斟酌,最终决定只处死肇事英商一人。两广总督郭世勋不满和珅的做法,认为和珅回护英商,有失国体,上折子参劾和珅。 顾步自封的乾隆皇帝大怒,严饬和珅,和珅竟然当庭抗辩,说得乾隆哑口无言。乾隆一怒之下革去和珅一切官职,并在圣旨中言明“永不叙用”。 失意的和珅开了一家当铺,俨然一副从此不问世事的样子。当铺开张之日,刘墉、纪晓岚、钱峰等京官都前来贺喜。 和珅被罢免,留下一大摊子事没人管,连刘墉也一副撂挑子的架式,动辙在乾隆面前说“这是和珅的差事”,自己没能耐,管不了。乾隆赌气将圆明园诸事交给永琰办理,永琰犯难,弘昼给他出主意,让他拖着不办,等皇上急了,自然会让和珅回来。乾隆失去和珅后事事不习惯,却又不肯承认,只是在黄杏儿那儿留神听和珅开当铺的事。 乾隆遇事就想起和珅,心情十分烦躁,却依然嘴硬地说:“和珅,永不叙用!”

第23集

  十格格带着一大批货物来照顾和珅当铺的生意,和珅误以为是乾隆的意思,十格格让他死了这份心。 当年国泰案的受害者到和珅的当铺闹事,争斗中,卿怜为保护和珅被打伤。 和珅被罢免,与卿怜没有了隔阂,两人感情更好,但卿怜知道,和珅不会在自己身边太久的,因为他不是久居人下之人。 太后突然殡天。临终前,太后指定自己的后事要由和珅亲自操办。乾隆借此机会下台,恢复了和珅的所有官职,并将自己最宠爱的十格格许给和珅之子丰绅殷德。 太后风光大葬,和珅费尽心机,变通俭省,还是耗去国库银子一千多万两,而此时,大修圆明园正待用钱,太后的金发塔尚未铸成,十格格的嫁妆也没有办齐。几年的挥霍下来,原本充盈的国库已经日见其危。 热河山庄总管,圆明园主管、内务府总管……都来找和珅要银子,和珅想尽办法节省开支,可是好大喜功的乾隆样样事都要办得气派体面,和珅只好一次又一次地开库取银。

第24集

  十公主大婚在即,各地报祥瑞的折子雪片般传来,乾隆心里却犯了嘀咕:这些人说的都是真话吗?朕的教诲,他们真的都铭记在心吗? 一道廷寄御旨发往江南各省,要南巡时见过驾的官员追记面谕。地方衙门顿时一片混乱。 十格格大婚,热闹非常。 来京贺喜的南方各省督抚纷纷找和珅、纪晓岚帮忙追记面谕,两人大打太极,督抚们无功而返。只有蒲道昭从和珅那儿得到了帮助,因为和珅认为他是个清官。 督抚们追记的面谕乱七八糟,遭到乾隆申饬。只有蒲道昭追记得一字不差,受到乾隆褒奖。众人心中不服,也多少猜到此事与和珅有关。 湖北巡抚李矩璨为了巴结和珅,借讨墨宝为名,送给和珅一张十万两的银票,被和珅严辞拒绝,怀恨在心。李矩璨在街上巧遇刘全,刘全坐着和珅的轿子招摇过市。李矩璨以刘全逾制为由,烧了和珅的轿子,并将刘全关入顺天府大牢。 和珅深明李矩璨的用心,心中虽然恼怒,却不动声色。

第25集

  和珅按兵不动,李矩璨却沉不住气了。他铤而走险,将刘全送往和珅府。和珅命人重打刘全,一边对李?说着刘全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并说这个不守规矩的奴才反正是“死在你李是丞手上”,李矩璨哪敢跟和珅结下这样大的梁子?只得反过来为刘全求情,并拿出十万两银子为刘全疗伤。 蒲道昭上了折子,要修筑百里长堤,根治长江水患,乾隆大喜,大笔一挥,批给他二百万两银子。和珅觉得此事有问题,劝乾隆三思,乾隆反指责和珅办事缩手缩脚,太小家子气。 和珅一边拖着不给蒲道昭银子,一面暗中派刘全去江苏暗访。刘全回来告诉和珅,修筑百里长堤根本不可能,蒲道昭是打着这个幌子向朝廷骗银子罢了,和珅大急。 乾隆催和珅给蒲道昭银子,并赌气说要再次南巡,和珅用乾隆曾说过的“不再南巡”,使乾隆只得作罢。 和珅的一再劝阻,也使乾隆心生疑虑,他找来进京述职的浙江河道许成安,详细询问有关事情,确信蒲道昭在钻空子,欺君。 乾隆下旨,令额森特将蒲道昭锁拿进京。

第26集

  刘墉、纪晓岚担心蒲道昭一案会将保举他的和珅牵连进去,都请旨主审此案,想尽快了解。乾隆却让和珅自己来审。 公堂之上,蒲道昭不但不认罪,还算了一笔生意账,认为自己这几年经营官场,实在是亏了本,面对这个拿官场当生意场的无赖,和珅怒不可遏。乾隆却想出了一个让他活受罪的法子——将他发往户部,当个账房,成天跟银子打交道,却捞不到一厘。 弘昼见乾隆通宵阅折,忍不住劝他不必如此操劳,可以让皇子们代劳。敏感的乾隆认为弘昼是说自己老了,很是不悦。 乾隆突然下旨要大选秀女,众大臣莫名其妙,却都不敢表态。 黄杏儿对乾隆选秀一事表现得满不在乎,更令乾隆不快,告诉她“朕不能老,老了也不老”。 永琰不解乾隆此举用意,心中不快,不但不上折子恭贺,反而要去拜谒生母,乾隆大怒。永琰的师傅朱珪及时赶到,告诉他乾隆选秀真正用意是告诉天下人,他没有老。永琰恍然大悟,赶紧回京,补上一折,总算平息了乾隆的怒气。 永琰与朱珪话别,朱珪要永琰防着和珅,说此人太过精明。

第27集

  各处都要用银子,和珅左支右绌。 乾隆选秀,黄杏儿留下一封信,悄然离开了京城。 在乾隆黯淡的心境中,他的圣寿之期已近。 宫中点起了宫灯,倒计着乾隆圣寿的天数。各地纷纷上表报祥瑞,乾隆心境慢慢好转。英王帕特使马戛尔尼不远万里送来贺礼,乾隆端着大国的架子,要和珅好好款待来使。 马戛尔尼此来,除了送贺礼,还肩负着重任——希望与清朝通商。和珅看出此事对大清大有好处,应允会向乾隆禀明,马戛尔尼大喜。 此时的云南却遭遇了灾荒,但是云南巡抚杨应琚却不敢在此时向朝廷报灾,怕扫了乾隆的兴。在此地任藩司的阿桂不忍看百姓受苦,坚持要上报灾情,与杨应琚发生冲突。

第28集

  杨应琚不但不报灾,还向朝廷报了丰收。阿桂收到丽江知县送来的百姓用以充饥的树皮草根,老泪纵横,不顾一切,决定向朝廷报灾。他派旧部将写着“饿死三千人”的树皮草根带给了钱峰。 此时,和珅正忙于与马戛尔尼谈判——英使竟然不同意在祝寿时向乾隆双膝下跪! 钱峰不顾一切,深夜闯宫,被拦在了门外。 乾隆大寿,一片喜庆,钱峰突然将树皮草根呈上,并出言指斥乾隆不该如此奢华地大办庆典,并当众对乾隆出言不恭。乾隆盛怒之中将钱峰拿下。 乾隆深感痛心,下令停止庆典一切活动。 和珅满怀希望地向乾隆报上英使的通商条款,想籍此打开一条生财之道,不料乾隆一句“通商与天朝体制”,断然拒绝,并下旨关闭了一切通商口岸。 乾隆派永琰往云南赈灾,将杨应琚就地正法,并将老臣阿桂重新起复,调回京城。

第29集

  钱峰的行为令乾隆大为生气。和珅担心乾隆真会在气头上杀了钱峰,一边躲着乾隆,迟迟不给钱峰定罪,一边开导钱峰,劝他认罪,可是钱峰却死不认罪。 乾隆夜探钱峰。可是钱峰却不知死活地将乾隆的政绩一一抹杀,并一再表示自己已报了必死的心。本来只是跟钱峰赌气,打算网开一面的乾隆被钱峰彻底激怒,喝着“朕非杀了他不可”,离开了刑部大牢。和珅听说此事,知道乾隆真的动了杀机。可是大清祖制,不能杀言官。和珅深恐乾隆背上诛杀御史的罪名,带着毒酒来看钱峰。和珅与钱峰长谈,点破钱峰以一死以邀清名,却陷君父于不义的行为,钱峰含泪喝下毒酒。众臣正劝怒火中烧的乾隆不要杀钱峰,刑部来报,钱峰自杀身亡。 乾隆明白这是和珅所为,叹道:“朕担不起杀言官的罪名,难道你就担得起吗?” 钱峰死得不明不白,朝野议论纷纷,阿桂等不明就里,誓要将此事彻底查清。和珅心中惶然,病倒在床。乾隆却下旨要和珅查办此案,和珅心中大松。

第30集

  钱峰一案未明,永琰前往和府探病,客套一番之后,暗示和珅,自己已将刑部看管钱峰的狱卒除去,和珅放下心中大石,却对永琰如此深不可测暗暗心惊。 钱峰一案做结。尽管众人心中仍有疑团,但在永琰的支持下,以钱峰确是自杀为结论,了结了此事。 乾隆到弘昼府,兄弟二人闲谈,弘昼再次谈到乾隆的操劳,劝乾隆享几年清福。弘昼无意间提起乾隆早年曾说过,在位不超过圣祖康熙爷,乾隆认为弘昼绕来绕去,是为了让自己退位,拂袖而去。 朝野中立时将此事传得沸沸扬扬,和珅与刘墉忧心忡忡,却也苦无对策。 弘昼惊吓之下,一病不起,竟没有人前去探望,连素来与弘昼亲厚的永琰,为了避嫌,也不敢去探病,令额森特大为不解。 和珅往弘昼府探望,弘昼后悔不已,将兄弟二人谈话内容告诉和珅,和珅大惊失色。弘昼跟和珅讲了“非所愿也”之后,撒手辞世。

第31集

  弘昼灵堂空空荡荡,没人来吊唁。 百官都聚到和府,以给和珅小儿子庆百周为由,想探听点儿消息出来。和珅不在府中,刘全不知如何是好。耿直的额森特得知此事,大闹和府,并痛?和珅。十格格出来,才震住他。十格格告诉大家,和珅一直在替弘昼守灵,众人大吃一惊。 和珅由弘昼灵堂出来,直奔宫中,向乾隆讲述了弘昼临终前所说的三个“非所愿也”,令乾隆深有感触。 乾隆去弘昼灵前,众臣纷纷赶来,乾隆怒斥这群见风使舵的官员,亲自为弘昼守灵。 弘昼和钱峰的死,令乾隆深深自省,他突然提出让永琰和永瑆入军机处行走,二人大喜。 永琰初入军机处,喜滋滋地捧来了看书的老师朱珪编纂、批注的乾隆御制诗集。

第32集

  河南巡抚苏纪看出乾隆对永琰十分看重,借进京吊唁之机向永琰示好,表示要投靠永琰。永琰默许,并暗示他要做出点政绩来。 纪晓岚和刘墉对朱珪批注御制诗的举动颇为不屑。偏偏此时,永琰提出要调朱珪进京。纪晓岚突然发难,公然顶撞嘉亲王,永琰拂袖而去。 纪晓岚想趁此机会远离京城这个是非之地,故意大张旗鼓地逛妓院,却又只弹琴喝酒,没有其它越轨行为。 乾隆看出纪晓岚的用心,以当年纪晓岚曾私通消息的罪名,将他逐出京城,发配和新疆伊犁。并将纪晓岚的心思讲给永琰听,并借机教他用人之道,永琰惊悟。 阿桂、刘墉、和珅分别与纪晓岚话别,感慨颇多。 永琰又找来阿桂,要他上折保举朱珪进京。纪晓岚的例子就在眼前,阿桂哪敢得罪这位如日中天的嘉亲王?他唯有应允。 永瑆与永璇眼见乾隆对永琰格外器重,心中颇不服。此时,刚好和珅将永琰写给朱珪的贺寿诗送来,二人虽不明白一向不遗余力帮助永琰的和珅,此时为何要坏永琰的事,但眼前的大好机会,当然不可错过。 上书房中,阿桂与永琰联合上折保举朱珪进京。永瑆拿出永琰那首颇有些过火的贺寿诗,乾隆深感不快。

第33集

  朱珪进京不但没成,反被罢了官。 纪晓岚在新疆,为救一个牧羊女,与千总发生冲突,险些丢了性命,幸好故旧兆惠赶到,救了纪晓岚,并对他礼遇有加。 苏纪又上了折子,提出要在河南推行引黄泡碱,永琰大力主张推行此事。一向好大喜功的乾隆毫不犹豫地批准。和珅认为苏纪不可靠,想要反驳,却被刘墉暗中拦住。和珅不解其意,刘墉告诉他,苏纪已经投靠了永琰,和珅大惊。 和珅与卿怜谈心,表示自己的忧虑,一方面,他认为永琰重用苏纪这样的人,颇为不妥,另一方面,他担心朱珪一旦进京,自己在永琰身边,就会失去地位。 苏纪为了增加引黄泡碱的数量,竟然不顾一切地淹百姓的房屋和良田,终于激起了民变。 永瑆、永璇幸灾乐祸,并趁机在乾隆面前进言。 和珅为保护永琰,主动请求去河南查清民变起因,永琰却推举额森特去办理此事,乾隆准了永琰。 额森特行前,永琰叮嘱他一定要先平乱匪,再查苏纪。 鲁莽的额森特禁不住苏纪的挑唆,怒火中烧,不问青红皂白就剿灭了起事的百姓。却又从前来喊冤的百姓口中知道了苏纪逼民起事的真相,一怒之下,额森特斩了苏纪。

第34集

  额森特残杀百姓,私斩朝廷命官,众臣纷纷上表弹劾,永琰懊恼非常。 乾隆却当众表态,说像苏纪这样的官员,如果额森特请旨,“朕也是这个字——斩!”,所以乾隆决定不但不罚额森特,还要大大地褒奖。 永琰喜出望外,和珅却站出来反对,他认为额森特罚固不能罚,但也不能奖。他列出的理由,令乾隆无话可说,永琰变色。 朝会散去,乾隆有些无奈地说和珅胡涂,一片忠心却不知道为自己留后路,和珅大为感动。 永瑆等知永琰生和珅的气,便趁机挑拨,告诉永琰,上次他写给朱珪的贺寿诗也是和珅交给他们的。永琰又惊又怒。 十格格问和珅为什么与永琰做对,和珅把为永琰考虑的理由告诉十格格,十格格忍不住转告给永琰,永琰很受震动。 乾隆突然提出调朱珪进京,入军机处行走,和珅心里很不是滋味。 乾隆八十五大寿就要到了,也就是乾隆当政六十年的期限,人人都在猜测乾隆是否退位。永琰与朱珪商议后,给乾隆上了一个“劝阻皇阿玛禅位折”,和珅苦思之后,却决意送给乾隆“尧天舜日”四个字,劝乾隆禅位。

第35集

  乾隆收到永琰的折子与和珅的字后,没有表态,却提出让和珅陪他去一趟景陵,要请圣祖在天之灵,给他一点启示。 康熙灵前,乾隆动情地回顾了自己在位六十年所做的一切,总结了得失,心中再无牵挂,决定禅位。 乾隆禅位于永琰,嘉庆皇帝登基。 乾隆有感于和珅几十年来的忠心,将恭王府赏给他,并希望他能好好辅佐新君,和珅感动不已。 新皇登基,第一件事就要普免天下钱粮,和珅却态度坚决地表示“不可”,并历数眼下需要用钱的地方:圆明园、热河山庄、山东等地剿匪的军饷、救灾,还有新疆兆惠催要的军饷…… 嘉庆强忍心中不快,听和珅将目前的财政危机说完,刘墉、阿桂等,包括朱珪都默认和珅说的有理。嘉庆却轻描淡写地用一句“和相我信得过你”,将这个难题推给了和珅。 嘉庆执意要推行普免钱粮,朱珪出主意说,这件事只有和珅能办。 喜庆之日,纪晓岚也被赦免回京,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催要军饷粮草的新疆将军兆惠。

第36集

  和珅向嘉庆提出部分减免的折中之计,嘉庆依然不允。 四处催要银子的官员都来找和珅,和珅无奈,只得称病在家。 普免天下钱粮还是风风光光地推行了,各地的大臣给纷上折称颂当今圣上,但是,和珅的称病,令嘉庆帝非常不快。 兆惠为了军饷,大闹和府,和珅让他去找永琰。同时,和珅也暗示圆明园主管、热河工程的主管都一起上折子给永琰。 永琰识破了和珅的用心,差太监传旨,让御医为他治病,如果御医治不好和珅,就要御医的命,和珅知道永琰这是在逼自己,只得重新上朝。 刘全坐镇崇文门,截住了一辆运药材的大车,发现车里藏着三十万两银子,于是将车老板拿下,但车老板态度强硬。 刘全发现车老板是十一王爷永瑆的人,大惊失色,忙报和珅,说自己闯了大祸。正为银子发愁的和珅却更关心,永瑆这么多钱,是打哪儿来的。 永瑆这边,也惴惴不安,怕和珅捏住自己的把柄,正左右寻思,和珅却押着刘全,带着车老板,主动上门来了。

第37集

  和珅软硬兼施,永瑆无奈,只得告诉他,自己这钱,是跟洋人做生意赚来的。和珅从永瑆口中得知,虽然乾隆曾经下命不许与外国人作生意,但实际上并未能完全禁止,与外国人通商,在广州是半公开的状态,甚至连官府也搅了进来。 和珅认为这倒不失为一个解决经济困难的办法,派刘全去广州调查。 刘全发现,在广州与外国人作生意已经相当成规模,且许多外国人悄悄在广州开了洋行。其中有一个叫德亨行的,竟是朱珪开的。刘全在与约翰牛的交谈中得知,有一笔六七百万的大生意,没有人敢接,并从他那儿拿到了有朱珪手迹的扇子,回京。 和珅以扇子要挟,使朱珪答应连手。他们与永瑆联合接下了广州的生意。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和洋人的谈判,划分地方,签订合同等。洋人以为是中国的官府正式在办此事。同时,因为这笔生意,竟然在广州兴起了一个不小的贸易区,和珅感叹,如果开放通商口岸,倒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不料,刘全竟向约翰牛索要贿赂,约翰牛不服,竟然告御状,到了嘉庆面前。 嘉庆大怒,在乾隆的支持下,严查此案。撤去了朱珪军机处职务,留京听用;永瑆也受了罚。对此案的“首恶”和珅,嘉庆却只令他回家闭门等旨。

第38集

  和珅辛辛苦苦赚来的六百万两银子被退了回去,货物被焚,贸易区关闭,严禁与洋人通商,被正式写进了大清的律条。 和珅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心中凄苦。不料,嘉庆颁旨,和珅升任领军机大臣,接任九门提督,兼管刑部、兵部。 刘墉、纪晓岚看出嘉庆是要把和珅放在火上烤,把所有的难题都交给和珅办,很为他担心。 和珅来找乾隆诉苦,但乾隆却只关心着他的圆明园工程,并与和珅叙起旧情,和珅百感交集,痛哭失声。 和珅正在为难,蒲道昭带着一本“四柱清册”来找他。原来,蒲道昭利用自己这几年在户部之便,做了一本账中账,记下了各级官员贪污的黑账,可以用来要挟百官。 和珅虽明知蒲道昭此举卑劣阴狠,但已到穷途末路的他,也只能以此来筹集朝廷所需的银子了。他将“四柱清册”交给嘉庆,嘉庆出于各种考虑,同意以此来让贪官交出银子,但他言明,此事不可让乾隆知道。 于是,蒲道昭被升为户部侍郎,一场被命名为“挖金矿”的活动展开了。 蒲道昭疯狂压榨各级官员,弄得朝中怨声载道,都认为蒲道昭是和珅的人,纷纷上折子弹劾和珅。和珅苦恼万分,要蒲道昭暂停“挖金矿”。

第39集

  嘉庆不同意停止“挖金矿”,和珅无奈,只得让蒲道昭继续到京城以外去继续挖银子。 和珅得罪了更多的人。阿桂病逝,临死前竟告诉家人,不让和珅来给他吊唁,和珅。和珅四面楚歌:新皇上忌讳他,老皇上不理解他,同僚又敌视他。 清漪园建成,乾隆兴致勃勃地带着十格格四处观赏,在房中写下“祥麟不祚”四字,猛然倒地。 乾隆驾崩,和珅悲痛欲绝,在灵堂大哭,要随乾隆去了,差点失礼。亏刘墉一巴掌打醒了他。 嘉庆颁旨:和珅驻干清宫,主持乾隆皇帝治丧期间一应事宜。新皇如此器重,和珅悲痛之余,也有几丝欣慰。 和珅不眠不休地为乾隆守灵,感念着乾隆、嘉庆两朝主子对自己的深恩。 另一边,嘉庆与朱珪却费尽心思地在给和珅罗织罪名,却苦于没有恰当的理由。几番计较,两人决定在他的忠字上做文章。二人越说越兴奋,越犹嫌证据不足,突然,朱珪想到了一计。

第40集

  朱珪想到了和珅的家产,要告他一个“贪”字,他们正缺一个出来指证的人,蒲道昭来了…… 干清宫内,乾隆灵前,和珅被抓。 随着和珅府被抄,和珅被列出了数十条罪状。 十格格哭着求当今皇上,跟自己最亲近的十五哥,不要杀和珅。并说,他们什么都不要,只要留下和珅一条命,然后夫妻二人陪和珅离开京城,永不露面。永琰也落下泪来,只说:“结了案再说”。 嘉庆担心杀了和珅,在十格格和天下人面前无法交代。朱珪却以民间流传的“和珅跌倒,嘉庆吃饱”来刺激嘉庆。恰在此时,不知死活的蒲道昭跑来“献宝”,一再地提到“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嘉庆一怒之下斩了他,并下决心杀和珅。 狱中,刘墉、纪晓岚来为和珅送行,二人心情沉痛,和珅却谈笑风生,纵论天下,并留下了一首绝命诗。 卿怜来与和珅见最后一面,两人第一次互诉真情。卿怜推开和珅,猛地触柱身亡。和珅被赐死。 新朝的一天,十公主来见嘉庆,谢他赐和珅全尸,一本正经地叩拜,不再称他为“十五哥”,第一次叫他“皇上”。 这一声“皇上”,标志着乾隆王朝的正式结束和嘉庆王朝的正式开始……(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