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快嘴李翠莲曾是民间广为流传并深为群众所喜爱的一个人物形象,以伶牙利齿、出口成章著称,人物性格极为鲜明,本剧选取了这一人物形象,就构成了全剧的喜剧风格,十分容易就可塑造出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主人公。

  唐朝某年间,皇上病危,欲立三皇子平王,不料一贯被皇上娇宠坏了的安太公主想步武则天的后尘自立为皇太女,于是招募江湖高手云集京城,以盗取公主府中的九龙杯来试侠盗们的身手。不料凡是进了公主府的江湖人士都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江湖女李翠莲跟着师傅毛三刀初闯江湖,第一次来到京城,看见什么都感到好奇,不知天高地厚揭了公主府的悬榜。好心的赶考秀才南郭鸿劝李翠莲不要白白去送死,李翠莲不听,夜入公主府,危机时被赶来的江湖神盗小飞燕所救。当李翠莲拿着小飞燕替她盗出的九龙杯来到公主府领赏时,才知道公主的意图是让她进皇宫去盗窃遗诏。李翠莲本来不从,无奈已经中了公主府总管梅可臣的“三日红”剧毒,只得寻找小飞燕帮她去盗遗诏好救自己一命。

  南郭鸿的弟弟南郭雁来到京城找到大哥,告诉他老娘已死的消息,并说娘临死前希望他能高中,然后当官,好为百姓办事。南郭鸿博学多才,满怀信心去应试,不料名落孙山。悲痛中欲自杀却总也死不成。正不想死时却失足跌下悬崖挂在树上。正好梅可臣的女儿梅香进京看爹经过,救了南郭鸿,并将他带到公主府里。

  李翠莲通过南郭雁找到了“小飞燕”,小飞燕帮她从皇宫里盗出了遗诏,梅可臣篡改遗诏之后欲杀李翠莲灭口,李翠莲逃到了梅香雪的住处被藏了起来,她在这里发现了南郭鸿将将他带了出去。

  南郭雁为了给大哥弄到个一官半职拖人买官。认识了皇后身边的杜公公,杜公公喜爱公主府里的那套九龙杯,南郭雁巧入公主府,将九龙杯盗出,献给了杜公公。杜公公得杯大喜,将南郭鸿推荐给了平王,平王看了南郭鸿的考卷后对南郭鸿十分器重,又私下观看了南郭鸿帮一个县令断案,感到此人可用,于是封南郭鸿为十道巡察特史,授“尚方宝剑”,让他去河南帮助破三十万石赈米失窃案。

  杜公公从养心殿的房梁上取下锦盒,当着众群臣的面开盒,宣读圣旨。可里面却只有白纸一张,朝廷震动。

  安太公主得知南郭鸿被封,又听说李翠莲与南郭鸿在一起,下令一定要捉住李翠莲。她和梅可臣在京城设下毒计,却被梅小姐透露了李翠莲他们,于是南郭鸿等人迅速离开了京城长安,一路往东都洛阳而去。

  南郭兄弟及李翠莲师徒四人一路上断了几桩案子,严惩了几个贪官昏官,为百姓主持了正义,一时名声大震,被人誉为“南郭青天”,李翠莲在南郭鸿身边出谋划策,快言快语,煞是热闹。

  安太公主欲让梅香雪给平王做妾,然而平王却认香雪当了自己的干女儿。原来平王早年最喜欢的翠妃被武则天所杀,翠妃所生的一个小女儿却流落民间,不知去向。

  李翠莲带着南郭鸿等人来到她的家乡,见到了从小把她养大的二叔李也白。李也白靠给河道总督献宝而当了官,和从前大不一样。就在这时,李翠莲在二叔家发现一具尸体,可当她带着众人来看那具尸体时,那尸体却不翼而飞了。第二天,李翠莲去了县衙,见有人报案,在城外找到一具尸体,正是昨天晚上她见到的。那死者是河道总督衙门里的一个库吏,叫吴子扬。在搜查他家时,发现他家藏有衙门里的库银,李也白带大家赶到银库里一看,朝廷刚发下来的十万两银子都不见了。于是断定是吴子扬作案,而他的妻子陈十妹被怀疑勾结奸夫杀了亲夫的凶犯,收监审问。

  李翠莲和南郭鸿等人对此案产生了疑问。暗中调查,同时又与公主派来的三个杀手周旋着。他们经过周密调查,发现原来盗窃银库的却是河道总督聂尔康和李也白,还有当地县令。于是南郭鸿将三人一并下狱问罪。

  李翠莲得知南郭鸿将其二叔判了死罪,于是找南郭鸿大闹一场。不想南郭鸿只认朝廷律令,不肯免李也白死罪。李翠莲愤然去劫狱,可当她和南郭雁赶到牢房里时却晚了一步,公主的杀手已经将那三人全部杀死灭口。李翠莲只从二叔那里得到一条她从小就戴着的紫铜长命锁。李翠莲不听劝说,愤然离开了南郭鸿他们,被公主手下的杀手绑架,送回了京城。

  为了救李翠莲,平王只得亲自出马,巧用计谋,从公主府里救出李翠莲,梅香雪与李翠莲住在一起,以姐妹相称,二人感情越来越好。平王怕公主还会加害李翠莲,于是带她们一起离开了京城,却追赶南郭鸿他们。

  平王等人与南郭鸿一行在一个县城相遇,并在这里由李翠莲断了一桩奇怪的杀人案。由于事先她和南郭鸿打了赌儿,南郭鸿输了之后要给李翠莲当一个月的奴仆。李翠莲好不得意,任意使唤南郭鸿,平王见了以为他二人有意,于是乱点鸳鸯谱,撮合李翠莲和南郭鸿。李翠莲告诉南郭雁,她不会嫁给他们兄弟两人中间的任何一个人的,她已经在心里喜欢上了曾经帮助过她的江湖大侠小飞燕,除了小飞燕,她谁也不嫁,南郭雁听了愕然。平王发现了戴在香雪身上的那个紫铜长命锁,误以为香雪就是自己多年前丢失的女儿,于是对香雪更亲近一层。

  梅可臣派人暗杀皇后,并栽脏到小飞燕身上。平王得知急忙返回长安,南郭雁一行排除了梅可臣布下的层层陷阱,终于来到了洛阳。

  可是这河南巡抚肖一鸣已死,案情中断,南郭鸿等人顺藤摸瓜,开棺验尸,发现棺中的死者并非肖一鸣,而是另外一人,于是监视肖一鸣的老婆来到一个地方,发现了公主在这里屯兵,贪污赈米屯粮以图夺取江山的真相。可这时,公主和梅可臣已经赶到了这里,将他们全部抓了起来,南郭雁再显身手,救出众人,放火烧了粮屯,趁乱逃了出来,遇到赶来的平王和皇后,平息了公主制造的混乱。安太公主被贬为尼姑,梅可臣被贬为和尚,二人永远不得出庙。

  梅香雪对平王说出那紫铜长命锁是李翠莲的,平王认定李翠莲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李翠莲却认为自己决不会有皇家血统。平王坚持要打开那铜锁,李翠莲只得同意。结果他们在那里面发现了翠妃亲笔写的绝命书,还有李也白写的他是如何从河里捡到李翠莲的详细经过。李翠莲这才相信她果然是平王的女儿。但是李翠莲说什么也不当公主,她说她根本过不惯皇宫里的生活,只愿意做一个民间女子,平王只得由她。

  老皇上吃了李翠莲给他熬的药之后,居然起死回生。平王大惊,问李翠莲是用什么灵丹妙药?李翠莲说:他们这一路上,割了不少贪官污吏的耳朵,她正是用那些耳朵熬的药。

  皇上恢复后对平王惩罚安太公主之事很不满意,要他一定要找出小飞燕查明真相,平王只得求助南郭鸿,要他限期破案。

  南郭鸿无计可施,唯唉声叹气而已。李翠莲出主意说,现在大家一起逃走还来得及。可南郭鸿不肯背叛朝廷。看到大哥如此为难,南郭雁犹豫再三,下了决心,给大哥出主意:可先放出风去,说一笔稀世珍宝藏在平王府库内,然后在库内巧设机关,定能将小飞燕一举抓获。

  南郭鸿依计而是行。是夜,果然有一飞贼潜入库内,被暗器机关夹住身子,动弹不得,这时南郭鸿和李翠莲等人打着灯笼走出,见被抓住的的南郭雁,大吃一惊。南郭雁这才向大家说出实情——他就是小飞燕。南郭鸿问他为什么明知道这里有机关暗器还要来送死?小飞燕说我这是为了大哥啊!他让大哥快些将他的头砍下去带走,否则,若被公主认出他是南郭鸿的弟弟,不但他白白送了命,就连众人的命也都保不住了。南郭鸿无论如何也不了手,南郭雁只得用最后的力气将自己的头割下,李翠莲见状昏死过去。

  老皇上再皇后的劝说下,立平王为太子。

  平王即位,悬赏有功之臣,照例也封了南郭鸿为刑部尚书,可是,当杜公公赶到客栈宣读圣旨时,南郭鸿已经不知去向。

  南郭鸿和梅香雪、柳儿将南郭雁的人头做了安葬,他跪在弟弟的坟前发誓——今生今世再不当官!然后抛了官帽带着香雪、柳儿走向远方。可不料从坟后忽然闪出了李翠莲,持剑直取南郭鸿,骂他为了自己做官,而不惜出卖亲兄弟的生命,梅香雪持剑挡住了李翠莲的剑,与之格斗起来,正斗之间,忽有一蒙面人跳出,那蒙面人将自己脸上的面纱取下,露出真面目,却是已经“死”去的南郭雁!众人见了又惊又喜,忙问其故,南郭雁这才讲出真相,原来那天是他吹出一阵风将大家手里的灯笼火把吹灭,然后反从坟墓里带来的一具新鲜尸体放在那机关里,将其头颅削下,使众人误以为那便是他,即给大哥帮了忙,而且从此朝廷再也不会追捕小飞燕了,可谓一举两得,众人听了,欣然一笑,李翠莲早扑上前紧紧地搂住了南郭雁亲昵地骂了起来,于是大家说笑着,向远方走去……

分集剧情:
  不谙世事的江湖女子李翠莲跟随师父毛三刀初闯江湖便遇到一队客商被人追杀,幸被江湖奇侠小飞燕所救。原来客商李大人却是皇太子平王,而伏击他们的蒙面人正是他的亲妹妹安太公主派来的杀手。

  因老皇上病危,皇后将前往河南押运赈粮的平王急召回宫,商议皇位继承之事。安太公主被老皇上娇宠坏了,一心要当皇太女,恨不能将平王除之而后快,她的心腹谋臣梅可臣设下计谋,利用九龙杯来引诱江湖人士上钩。毛三刀和李翠莲不知平王身份,来见“李大人”却被守门人挡在门外。李翠莲机智地骗过了守门人混进了平王府。

  李翠莲不知深浅,认了平王做三叔。她见了公主府的悬榜居然要去闯公主府盗九龙杯,被书生南郭鸿所阻拦。南郭鸿的弟弟南郭雁也来到京城,找到哥哥诉说了老母病放的事。南郭鸿发愤要考取功名,为民办事。李翠莲在盗九龙杯时遇到小飞燕,对小飞燕心生爱意。李翠莲拿着九龙杯去领赏却中了梅可臣的计而服下了毒药。为得到解药李翠莲不得不去寻找小飞燕。南郭鸿落第想自杀却被梅可臣的女儿梅香雪所救。李翠莲让南郭雁冒充小飞燕再进公主府……

  李翠莲逃到梅小姐的院子里,用谎话获得了梅小姐的同情。好心肠的梅小姐巧妙地送李翠莲和南郭鸿出了公主府,这时才知道李翠莲骗了她,后悔莫及。李翠莲为了报答南郭雁的帮助而一口答应找关系走后门为他的大哥南郭鸿弄个一官半职。于是,她找到平王请三叔帮这个忙。平王将他们介绍给主考官大太监杜公公。李翠莲这才知道原来他认的这个三叔居然是皇太子。这时,一个消息震惊了皇宫:朝廷发往河南贩灾的八十万石赈粮不知去向……

  为了查清八十石赈粮的去向,平王听从了谋臣之计,起用江湖人士,选中了南郭鸿、李翠莲等人,并委任南郭鸿为钦差大臣,派他前去查案。公主请来了南郭鸿却故意让手下将他关进驴棚里。梅小姐得知后急忙将南郭鸿请到了自己的闺阁里。二人情投意合,彼此对诗表明心迹。南郭鸿等人受到平王的重托离开京城前往河南。

  为帮南郭鸿断案,李翠莲与他唱起了双簧,终于将一桩迷案搞清。梅可臣在安太公主的授意下,派女儿梅香雪带丫寰小柳儿去追赶李翠莲等人,好做内线。这天,李翠莲、南郭鸿一行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河阳县,却正碰上一桩杀人案:胡县令的小舅子席民庆不知被谁所杀,抛尸井中。胡县令根据死者身上所穿的衣服断定豆花坊的甫老爹和他的女儿豆花是杀人凶手。父女二人被押人死牢,秋后问斩。

  南郭鸿为了顺藤摸瓜来到抛尸现场,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叫荷叶的寡妇,对她产生了怀疑。李翠莲佯装探监,从豆花嘴里套出了所有实情,并意外地得到了一把木梳。南郭雁和毛三刀为了找到知情人郝二哥而来到乡下。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屠夫郝二哥,可郝二哥却死活不肯为豆花作证,并寻找机会溜了。李翠莲假扮卖木梳的小货郎,确定了席民庆遗落在豆花坊的那把桃木梳子原来是荷叶的,便对荷叶家进行了监视。南郭雁听说胡县令要将豆花父女押进京城问罪,便亮出自己的身份,拦住了囚车,而后升堂审案,与胡县令对簿公堂。李翠莲在荷叶家门前发现了郝二哥。

  由于李翠莲不在南郭鸿身边,南郭鸿断案时只得翻看《秘典》。断案现场,南郭鸿被胡县令夫妻二人唇枪舌剑攻击得难以招架,幸亏平王及时派人送来了一个“心灵感应球”,才与李翠莲的心息息相通起来,将案情分析得有条有理,令听者叹服。这时,李翠莲却被郝二哥和荷叶绑在了屋子里,她苦苦做着二人的工作,劝他们上堂为豆花父女作证。郝二哥与荷叶坦然承认席民庆正是被郝二哥所杀,并讲出了为何要杀席民庆的实情。原来,那天夜里席民庆调戏豆花不成,便跑到荷叶那里想对荷叶非礼,被荷叶的相好郝二哥撞见,一刀将席民庆的头砍了下来。李翠莲为了让他们上堂作证,给他二人写了一张“免死状”。南郭鸿依法办案,判了郝二哥死刑。李翠莲大怒,用自杀来要挟南郭鸿,逼他赦免郝二哥。

  南郭鸿无奈,只得依了李翠莲和老百姓的意愿,赦郝二哥不死。经过这次事件,南郭鸿发现自己虽然恋着梅小姐,可也挺喜欢李翠莲。当他把这个意思告诉南郭雁时,南郭雁沉不住气了,决定找机会要试试李翠莲,看一看她究竟爱的是谁。为了阻碍南郭鸿等人,梅可臣再设计谋。四个人微服走到一家路边小酒店时遇到公主手下的人。正在危机时,梅香雪和柳儿赶到救了他们。南郭鸿再见梅小姐时情不自禁,月夜中隔墙向她表白自己的心迹,却不知道墙那边的梅小姐早已经离去,站在那里的是李翠莲。李翠莲听到南部鸿的表白更是怒不可遏,愤然离他们而去。李翠莲独自来到了寒山县,因看不惯两个恶奴欺压百姓而与他们争吵起来。两个恶奴拉着她去面见当地县令余不多。

  余不多不问青红皂白将李翠莲关进了牢房。梅香雪与南郭鸿一行也到了寒山县,公堂上他们亮出尚方宝剑救了李翠莲。

  李翠莲一行来到了她的故乡桃花沟,急忙来见从小把她一手养大的二叔李也白,不料,二叔现在居然做了官,成为河道总督衙门的副总督。夜里,李翠莲在二叔的后院发现了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可当南郭鸿他们赶到时,那尸体却不见了。县衙的人认出那死尸正是河道总督衙门里的小库吏吴子扬。于是李也白带着县衙里的人来到吴子扬家,搜出了一盒库银。大家赶到银库去查看,这才发现原来朝廷拨给修河路的十多万两白银都不见了。当地县令审问吴子扬的妻子陈十妹,认定是吴子扬盗取了库银后又被老婆害死。陈十妹不肯承认,被打人死牢。

  为了帮助二叔破案,李翠莲装成女囚来到牢房,诱导陈十妹说出原委。南郭鸿、李翠莲按照陈十妹所说找到了吴子扬送给李也白的一幅画,从画轴里找到了吴子扬留下的绝笔。李翠莲这才明白原来吴子杨正是被自己的二叔李也白害死的。南郭鸿升堂,重审吴子扬被害一案,查明了吴子扬是河道总督聂尔康主谋所害。可是当南郭鸿宣布李也白有死罪时,李翠莲却大闹公堂,一定要南郭鸿赦免了她的二叔。南郭鸿没依李翠莲办。李翠莲去探监,从李也白嘴里知道原来她是二叔从小捡来的。

  李翠莲为了救出二叔李也白,带着人去劫狱,可她晚了一步,天虎与天豹已经潜入牢内,杀死了李也白等人。李翠莲从二叔临死时交待给她的一个盒子里找到了自己幼年时佩带的长命锁和一封安太公主写给河道总督的密信。平王从梅香雪身上发现了李翠莲的紫铜长命锁,怀疑香雪就是自己二十多年前丢失的小女儿。平王与李翠莲、梅香雪、柳儿等人瞒过公主府的耳目离开了京城,去追赶南郭鸿他们。 平王急于想知道关于那个紫铜长命锁的来历,可香雪却故意不告诉他,说等到了洛阳再把真情讲给他听。

  平王一行追赶南郭鸿和毛三刀,在走到平安县时,遇到一名企图自杀的戏子柳艺,一问,原来是他所爱的女人玉娘因犯了杀人罪就要问斩了,可他认为玉娘是无罪的。李翠莲决心单独来办这个案子。李翠莲来到牢房,从玉娘这里了解情况。

  玉娘在狱中向李翠莲详细地讲述了案情。那死者仇三本与玉娘互不相识,他为什么要非礼玉娘呢?李翠莲与南郭雁来到仇三家向其父问明了原委,才知道仇三早已是太监的身子。二人又来到玉娘所在的青楼,向一个叫玉琴的姑娘了解情况,可不想,当他们推开屋门时,玉琴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二人一路追踪凶手,追到了敖可家,与敖可一番交锋但没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李翠莲想出一条妙计得到平王的认可。敖可知道不妙,怂恿县令先下手为强,杀了玉娘。可就在传来玉娘已死的消息时,二人赶到狱中一看玉娘果然身亡。当夜敖可正心神不定地独坐时,玉娘的“鬼魂”突然出现向他索命,敖可将一切供出后发现自己中了圈套。面对平王与李翠莲等人,敖可只得畏罪自杀。

  李翠莲与南郭鸿一行到达洛阳后,欲提升原河南总督萧不鸣,谁知得到禀报那关在狱中的萧不鸣几天前已患病身亡。南郭鸿让人开棺验尸,并将尸体带了回去。原来死者根本不是萧不鸣,而是一个小掌柜,只因为他长得与萧总督相似,其暴病身亡后,尸体被官府抢去。为了搞清萧不鸣藏在什么地方,南郭雁等人密切监视着萧府,跟踪着萧不鸣的老婆出城而去,摸到了公主的秘密老巢——山中神火营所在地。

  安太公主怕夜长梦多,连夜登极称帝。正在大典时,平王与李翠莲等人当众揭发了她的阴谋。平王与安太公主展开决斗后,平王将安太公主发送到五台山当尼姑,并将梅可臣流放服苦役。老皇上服用了李翠莲用九十九只贪官的耳朵熬成的药后奇迹般地康复起来,随之让平王为皇。平王即位后首先严惩贪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