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清乾隆年间,江南武林帮会红花会总舵主于万亭带同四当家(奔雷手)文泰来夜闯清廷禁宫。总舵主于万亭见过乾隆后,遭清兵毒手,死前立下遗命,由年轻义子陈家洛接任总舵主之位,并要帮众誓必护卫拥戴这位翩翩风度的世家公子,红花会上下马上准备最隆重的接任大礼(千里接龙头),准备迎接陈家洛继位总舵主之位。

  隐身于陕西扶风延绥镇总兵李可秀家为西宾的武当派名宿陆菲青,随主人新迁浙江水陆提督前往江南的途中,遇上参加(千里接龙头)仪式,却被朝廷鹰爪困在三道沟客栈的红花会四当家文泰来与其妻骆冰,陆菲青出手相救,将他们荐至西北武林英雄铁胆周仲英处避难。

  适逢周仲英外出,以陆菲青之师弟、武当派高手、卖身清廷的火手判官张召重为首的朝廷鹰爪尾随前来,周仲英之幼子不慎透露出文泰来等人藏身之处,激战之余,文泰来被捕,骆冰与红花会坐十四把交椅的余鱼同逃出。周仲英外出归来,恼怒异常,红花会众英雄赶来铁胆庄,因误以为文泰来被出卖,双方交手,混战一场。红花会新任总舵主陈家洛赶来以百花错拳胜周仲英,后得知周仲英之子只有十岁,才知错怪对方,握手言和。

  为救文泰来,众英雄堵截镖行车队与为抢回圣物《可兰经》的回族人相遇,陈家洛出手相救,与人称翠羽黄衫的族长之女霍青桐彼此惺惺相惜,并肩作战,几经波折,终于为霍青桐取回圣典《可兰经》。

  时陆菲青之女徒李沅芷扮男装前来助战,与霍青桐欢笑戏闹,陈家洛遂生怀疑,以为霍青桐心有所许,霍青桐知陈家洛误会,一时间难解释明白,告辞而归,临行前将自己珍藏的一把短剑赠送给陈,并言其中隐藏着一个大秘密。

  文泰来已被张召重押走。红花会众人追至黄河边相救,却值清廷铁甲军路过此地,红花会众人被冲散。

  红花会七当家武诸葛徐天宏与周仲英之女周绮一直斗咀,却危难之时遇在一处,互相照顾,彼此产生好感,在途中又救出被镖行捉住的周绮之母,于周仲英、陈家洛的主持下,暂订终身之约。

  在开封,为救因黄河决口而受灾的难民,徐天宏设计与众英雄一同抢了清朝大军的粮饷,发给百姓。余鱼同与众人失散以后,与李沅芷一同探得文泰来已押往杭州,便设法留下记号,红花会众英雄遂直奔杭州。陈家洛游西湖之时,与一自称东方耳的人相识,和赵半山夜探巡抚衙时,却见乾隆皇帝驾临,即是自称东方耳之人。陈家洛大惊,被乾隆的贴身待卫发现,陈遂请东方耳与其共游西湖。西子湖上双方听曲谈心,颇为惬意;后双方比武,御前侍卫龙骏暗器输于红花会三当家千手如来赵半山,诸圆、白振为红花会二当家无法道长的剑术击败,乾隆恼羞成怒,叫来大军,岂料杭州是红花会的根据地,人数众多,连军营中许多人都是红花会成员,乾隆只好悻悻而归。

  陈家洛得空回老家祭扫父母之坟,却意外遇见在这里偷偷扫墓的乾隆,乾隆再三请陈家洛放弃江湖生涯,入朝为官,陈断然拒绝,双方约定互不伤害。

  陈家洛赶回杭州,众人强攻提督府,在一蒙面人的指引下找到关押文泰来的暗室,但张召重设置种种机关,行动终告失败。镇远镖局总镖头威震河朔王维扬押送回部求和送来的玉瓶至杭州,被徐天宏设计获得,并以此和上次进攻提督府捉来的李可秀小妾作为条件,让陈家洛与文泰来相见,李可秀被迫答应。

  陈家洛与文泰来见,从文泰来处得知乾隆是自己的亲哥哥,物证在陈家洛的师父天池怪侠那里之时,张召重返回,二人出奇不意,点中穴位,将其击倒,文泰来遂假扮张召重而出,被李可秀识破,陈家洛只好独身而返。

  徐天宏设(卞庄刺虎)之计,让王维扬与张召重比武,张召重因前一天受挫于陈家洛、文泰来二人,比武失手,败后用计重伤王维扬,欲将之活埋。陈家洛率众豪杰赶至,将其活捉,此时陆菲青与其师兄、武当派掌门人马真赶来,马真向众人求情,并保证不容张召重再为非作歹,最后将张召重带走。

  强敌一去,众人再攻提督府,李可秀及御前侍卫欲用炸药将众人一网打尽,藏身于李府中的金笛秀才余鱼同奋不顾身,以身体阻住火药线,救出文泰来及众人,自己却被烧伤,面目皆坏。

  陈家洛等一不做二不休,又借(花船点状元)之机,设计使名妓玉如意将乾隆引至家中捉住,囚在六和塔中,软硬兼施,情威并用,与乾隆一同订下驱清复明的大计。只有赶来刺杀乾隆的天山双鹰夫妻二人决不相信皇帝,不参加盟誓。

  红花会众人来至天目山,看望养伤的文泰来、余鱼同,并为徐天宏、周绮举行婚礼。李沅芷几次与余鱼同交往,对他一往情深,岂料余鱼同暗恋骆冰,对她毫不理睬。李沅芷追至天目山,误至徐、周洞房,众人虚惊一场。

  为反清复明,众人四散联络人手。余鱼同为避李沅坐船独行,遇上关东三魔及仇人言伯干等,几次遇险,仗机警逃出,亏得李沅芷假扮他引开众人,才得脱险。他为情所苦,自觉对不住结义兄弟文泰来,又负李沅芷一片痴情,遂于宝相寺出家为僧。

  三魔与言伯干寻仇,认出余鱼同,正要出手,文泰来赶至,大显身手,击毙言伯干等数人,但余鱼同心意已决,不辞而别。

  陈家洛为给回部送信,单骑匹马赶往西疆,途中遇见人称香香公主未知是霍青桐之妹,为其美丽所吸引,香香公主也爱上了陈家洛。二人赶至回部,适逢清廷征西大将军丁兆惠派使来下战书,陈家洛力折使者,为回人争光;香香公主自告奋勇,前往清军中下战书。陈家洛与香香公主在清军中遇见张召重,几乎被擒,困于沙漠之中,幸文泰来等人赶到,及时抵住张召重的进攻。

  霍青桐识破清军阴谋,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却被父兄和部所疑,忍辱负重,调兵遗将,终于大败清军。

  胜后,霍青桐带病出走,途遇关东三魔,险遭污辱,幸得师父天山双鹰赶到救出。陈家洛此时方知李沅芷女扮男装,后悔自己辜负了霍青桐的一片芳心,与香香公主一同追赶,途中先后遇见狼群和张召重、关东三鹰、霍青桐,众人为抗恶狼暂时联手。陈家洛用霍青桐赠送他的短剑杀狼时,碰巧解开了其中的秘密,遂和霍青桐、香香公主逃出狼群,躲入迷城古洞,并得了一套奇高的武功。

  陈家洛师父袁士霄为消灭群狼,设置一土城,用牛、马等将狼群引入城中。陈家洛用新学武功打败张召重,将其投入狼群之中。其间余鱼同得知师父马真被张召重所害,脱下袈裟誓为师父报仇,李沅芷借其报仇心切,设计陆菲青从中撮合,二人终于订下终身。

  陈家洛从师父处取得有关乾隆身世的秘证,南下福建少林寺,欲了解义父被逐出少林的原因,经过连场比试,凭借武功与机智,弄清了全部事实真相。

  周绮身孕在身,留在福建生产;陈家洛和其它英雄赶往京城。此时回部全军覆没,香香公主被拭擒,乾隆欲据为已有,香香公主宁死不从。陈家洛与乾隆相见,以国家利益为重,答应帮助劝说香香公主;香香公主含泪答应了陈家洛,后发现乾隆并不真想反清复明,遂自杀示警,陈家洛伤心之余,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进入皇宫,险被毒死。众英雄大开杀戒,天山双鹰与红花会十当家章进身亡,最后捉住乾隆。

  霍青桐正欲杀之为父、兄、妹及族人报仇时,安徽巡抚方有德突然怀抱婴儿出现。原来他与侍卫火烧福建少林寺抢得周绮之子来京向乾隆报功。他以婴儿性命相威胁,众人不忍见婴儿死于非命,遂放弃杀乾隆之念,活捉乾隆之私生子福康安出宫,迫使乾隆不与红花会为难。

  众人赶至香香公主之坟,打开后只见一滩碧血,香香公主的尸体已化作一缕香魂,陈家洛挥毫题上(香冢)二字,并作铭(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而后凄然而去,与红花会众英雄前往西疆栖身。

分集剧情:
第1集

  清乾隆年间,江南武林帮会红花会总舵主于万亭带同四当家「奔雷手」文泰来夜闯清廷禁宫,对年轻傲岸的乾隆皇帝说了一句话,“浙江海宁陈家一位老太太叫我来的。”并向乾隆皇帝交上一封信,乾隆皇帝顿时脸色大变,如同惊受雷殛,一个惊人消息,内宫秘密由此展开..... 于万亭见过乾隆后,遭清廷毒手,被刺身亡,临终之时,竟要文泰来保守遇刺秘密,似在维护杀害他的元凶主谋,并铁令将总舵主大位,交给全无江湖阅历的年轻义子---陈家洛,红花会上下震动,文泰来以红花会大义,总舵主遗命镇慑群雄,让红花会万众齐心,以最隆重的「千里接龙头」礼节前往天山,迎接新任总舵主----陈家洛。天山之上,陈家洛虽然祇是个二十来岁公子哥儿,但傲岸不凡,文韬武略,才华锋芒,举世无双,而这位翩翩贵公子,在充满浪漫传说的回疆山脉上,享受着胸怀旷阔的逍遥日子,机缘巧合间,竟发现茫茫人海中,原来有人和他有着同一份的浪漫情怀,就在同一天空下的回疆草原上,阵阵豪迈放马声中,霍青桐一身翠羽黄衫奔驰草原上,英姿唤发,一场草原竞技,霍青桐为她的部族赢得至高荣耀。两地分隔的一对男女,仿佛同时被一个回民浪漫故事,一块充满浪漫神话的「贺兰石」连系在一起.....

第2集

  另一方面,红花会的十四位当家,也分别来到天山,迎接这位不凡的贵公子,陈家洛得悉义父死讯,也急亡拜别恩师天池怪客袁仕霄,带同书僮心砚下山奔丧,家洛并不知道一场场凶险危机正在等待着他..... 乾隆发现了自己身世秘密后,已召回心机过人,武功霸力惊人的张召重,正准备将红花会连根拔,并要与这个同脉兄弟---陈家洛,展开一场生死荣辱狐注一择的决战。陈家洛带同书僮心砚,一心为义父奔丧,离开天山,与此同时,霍青桐亦领着回民前往扶风城,要向清廷要求减赋,两个在冥冥中有着微妙缘份的人,就在天意安排的凑巧中不断交错,却又偏偏缘悭一面。红花会武诸葛徐天宏终于以巧智迎得陈家洛,并安排家洛会见帮众,家洛初次见识了红花会的整然规模,同时也感受了汉家子孙对回复汉人家国的热血激情,深深受到感动,红花会帮众亦在短短的相处中,慑服于家洛的才智武功,一份天下一家的真挚真诚,马上在众人间建立起来。另一方面,青桐带领交赋队伍求见总兵李可秀,却遇上脑筋精灵刁转的李沅芷,沅芷崇拜英雄豪杰,渴望行走江湖,见青桐一个女儿家可以作为回民代表,巾帼不让须眉,且有一身不凡武功,对青桐甚感好奇,屡次借故刁难青桐,在喜闹的挑衅中,沅芷终于被青桐教训一顿,让沅芷对青桐更产生了莫名的欣赏。

第3集

  总兵李可秀管治扶风城,一直以怀柔政策,与回民和平共处,但清廷派来阴险毒辣的兆惠将军,兆惠自持为满洲将军,气焰嚣张,为剿灭回民,更引来一般神秘力量,直卷全城。转瞬间,扶风城已陷于一股如同魍魅的可怖杀机当中,无辜的红花会会众,不幸成为的牺牲者,心砚为救无辜小女孩,奋不顾身引开这股恐怖的杀人力量,但终不敌,被重创受伤,性命危在旦夕。 心砚身受重伤,幸得青桐相救,并替心砚治疗,心砚饱受伤痛之苦,但仍乖巧忍受,没哼一声,心砚的懂事听话,深得青桐喜爱,渐渐地青桐发现心砚的坚强果敢,正义善良,施己侠义都是由他的少爷教导,而心砚更对他这个咀边常挂的少爷更是非常崇拜,让青桐不其然也对心砚所说的这位少爷有着一份好奇。红花会众人得悉心砚救人失踪,担心不已,家洛与天宏追查心砚下落,家洛观察入微,冷静机智,让天宏不由得打从心底佩服。二人从打斗痕迹,猜出一切为杀人弒血的关东六魔所为,且得知心砚虽然身受重伤,但已被救走,众人这才稍安下心来。另一方面,出身神偷世家的骆冰,相约丈夫文泰来于杨州汇合,一同返回安西总舵迎接新任帮主,但却迟迟未见文泰来出现,原来文泰来自从发现于万亭之死可能为内奸所为,便一直被神秘人跟踪截杀,几经交手,文泰来发现对方不但武功高强,且对红花会帮中一切甚为了解,文泰来与神秘人展开智力拔河,直往安西前去。乾隆派出的张召重亦以横扫千军姿态,沿路击杀红花会众人,幸骆冰与余鱼同及时解困,救众兄弟脱险,张召重带同猛将,以直捣黄龙声势,同时往安西进发。心砚伤愈,青桐叫阿伊送心砚回去,临行前心砚希望青桐能见家洛一面。

第4集

  心砚与青桐的连日相处,对青桐深有好感,且感觉到青桐与家洛有着莫名的共呜之处,心砚伤稍愈,也连忙返回红花会分舵,并千方百计希望家洛能与青桐相见,无奈有心栽花花不发,家洛与青桐祇能从心砚口中认识对方,始终无缘相见,及至家洛、心砚正要离开扶风城之际,二人终于在冥冥中的天意安排下见面,二人一见投缘,仿佛已知道对方就是众里寻她的唯一一个。 青桐与家洛相见后,带着甜意返回营地,却赫然发现营帐被毁,火光中,血痕处处,一众兄弟已不见了,青桐知道出了大事,骇在当场....青桐痛心见回营被毁,兄弟遇难,时沅芷赶来通风报信,告知青桐一切为兆惠所为,一众回人落在关东双魔手里,青桐马上前往迎救,另一方面,家洛准备离开扶风城,得悉回人被捕,马上截返相助青桐。兆惠心狠手辣除派出关东双魔对付众人,更以大军重重包围众人,在敌众我寡,强弱悬殊下,家洛、青桐陷于苦战,幸红花会帮众及时赶至,加上陆菲青与李可秀暗助下,终于救得众人脱险。经此一役,家洛与青桐感情同时无形地加深,家洛对青桐种下情苗,更一心前往安西奔丧后,打点了红花会的接任人选,便返回大漠找青桐。

第5集

  李沅芷参与救人后,对红花会大感好奇,并不断追问师父陆菲青有关红花会之事,得悉红花会个个英雄,并听闻红花十四侠事迹,同时知道有「千里接龙头」盛事,喝望一睹盛会,与此同时,李可秀亦调升杭州,李沅芷急不及待,留书而去,实行亲睹盛会。 各路人马皆朝安西去,文泰来沿路摆脱追踪,终于回到安西,但踏进城内不久,文泰来再遭神秘人伏击,激战一场,神秘人竟闪进总舵后遁去,文泰来与二当家无尘道人及三当家赵半山布下圈套,终于引出杀手,手仞内奸。文泰来终于把于万亭被杀真相告知众人,一切源自于万亭与文泰来曾闯皇宫,见乾隆,虽然不知道一切因由,但于万亭留下一封信要他亲自交给家洛,并且一定要家洛接任红花会总舵主之位,一切的事,好象与家洛有着密切关连,家洛接过信后,整个人也凝重下来,隐隐然感觉到一切与自己有着莫大关连....家洛打开于万亭留给他的封铁纲盒,赫然看见一件陈家信物,一封于万亭的信,家洛看着于万亭的遗书,却犹豫着是否要打开,家洛心知此信关系重大,也必然与自己有关,甚至影响他的终生.....最后,家洛决定打开信封,看完信件后,知道乾隆是自己亲哥哥,前路任重道远,家洛明白到不能不接任红花会?舵主之位。

第6集

  另一边,青桐与众人返回大漠草原,赫见全族上下哀声祷告,追问下得悉兆惠打压回部,竟派遣大军前来抢夺圣物「可兰经」,血洗回部各族,各部回民为保圣物,死伤无数,青桐悲愤填胸,决定摔领回民夺回圣物。 沅芷满心欢喜来到安西,欲一睹「千里接龙头」盛事,但竟不知总舵所在,终于施计引出余鱼同,沅芷初次见识了金笛秀才风度,对余鱼同留下深刻印像,及后...沅芷以自己作为李可秀女儿的特殊身份,得知张召重设计要将红花会一举歼灭,想要通知余鱼同,但余鱼同以为沅子耍花招,初并未理会,其后发现蛛丝蚂迹,才相信沅芷所言。红花会上下忙碌打点帮主登位大典,家洛始终未能下定决心,与此同时,张召重截杀家洛,逼令家洛返回天山,家洛更清淅事情与当今乾隆皇帝有关,终于打开于万亭遗书,得悉自己与乾隆为亲兄弟关系,家国亲情让家洛不得再退缩,终于拚命与张召重一战,并立下决心,誓必接任红花会总舵主之位,带领群雄回复汉家江山。乾隆得悉家洛已成红花会舵主,知道兄弟之间难免一战,家洛也登上山峰,向义父在天之灵立誓,定会遂其遗愿带领红花会,准备与乾隆一斗。红花会总舵被召重所毁,家洛下令众当家分批撤离安西。泰来指乾隆一定害怕身世被揭,提议拿证据上京要胁他,迫他复汉;家洛想到自己姐姐其实是公主之身,即令泰来往山西接姐姐带上北京相会。召重重兵屯守安西各城门,泰来和鱼同险被发现,幸及时为沅芷相助,混在可秀大队中出城。然而沅芷对鱼同加以戏弄,令鱼同哭笑不得。乾隆恐因身世秘密被揭而失掉皇位,连忙向太后重申矢志效法康熙爷,暗示必会打遏红花会,太后对乾隆表示赞赏。

第7集

  青桐一行人追上了可秀大队,故布疑阵,引君入瓮,在乌金峡伏击关东双魔,眼看着要取得可兰经,却被沅芷突然杀出,坏了大事。青桐功亏一篑,怒目横瞪沅芷。 家洛与天宏等至兰封城,遇洪灾为患,惊闻迷信村民要以童男祭河神,大怒,决定冒着暴露行藏之险,挺身而出,出手阻止。家洛率群雄大闹兰封,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同时教训了误导村民迷信鬼神的知县,大快人心。群雄行踪败露,召重亦步亦趋,家洛却笑言正中下怀,原来家洛故意引召重追赶他们,以掩护泰来。此时,家洛得悉青桐领回人深入中原夺经,甚是担心,立刻只身赶往相助。泰来、骆冰、鱼同三人一路,路经咸阳,鱼同突然变得郁郁寡欢,原来此地是鱼同故乡,当年一段血海深仇令鱼同走上不归路,鱼同返回旧宅凭吊,发现面目全非,更见一少女躲在里面卖淫,鱼同怒不可遏,把少女擒住,这才惊悉自己当年为了报仇,白白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内疚不已。

第8集

  骆冰对鱼同甚是关心,鱼同把胸中郁闷剖心尽诉,竟发现自己对骆冰动了情。鱼同为遏止内心不伦的情苗,突然留书而去。 沅芷一行到了渭南等待镇远镖局镖师接收可兰经。沅芷夜来闻笛,惊见是鱼同,感好玩,肆意戏弄之,鱼同不胜其扰,使出芙蓉金针把沅芷钉在墙上,却被关东双魔发现。鱼同被双魔追杀,幸菲青及时相救,鱼同始知菲青是同门师叔,大喜;沅芷亦与鱼同以师兄妹相称。菲青嘱鱼同尽快离开,沅芷要鱼同离去前助她一把,把可兰经偷龙转凤。青桐与阿伊想方设法突破可秀的守兵,夺取关东双魔带在身上的可兰经;青桐终以迷药制服了双魔,取走包袱,满以为已经重夺圣书,谁料打开包袱一看,竟是一本帐簿,见沅芷字条说又胜一局,气得七窍生烟。

第9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镇远镖局接去了可兰经,可秀放下心头大石;沅芷见父亲责任已脱,决心为青桐夺回圣书,连忙跟着镖局上路,可秀叫不住她。 青桐与家洛分别发现沅芷留下的古怪记号,追上了镖队,厮杀一轮,把双魔杀死,镖车突然爆开,召重破车而出对付家洛,家洛正是招架不住,半山和天宏等群雄赶至,召重败走。青桐终于取回可兰经,对家洛心存感激。青桐与家洛告别,依依不舍,青桐把随身一柄短剑相赠,以表情愫,家洛鉴于二人皆有民族使命在身,只好与青桐暂别,与红花会群雄继续上路。乾隆终于看穿家洛真正目的,连忙差召重赶往山西截击泰来。

第10集

  泰来与骆冰经过一条宁静小村,那儿与世无争,令骆冰生起了感触,泰来答应骆冰排满复汉后与她归隐田园,生儿育女。 二人抵达山西蒋府拜访家洛姐姐,岂料蒋家上下已全被大内高手屠杀,二人亦险遭暗算,泰来力战八大高手,把其中七人杀掉,自己却也身受重伤,此时,召重赫然出现眼前,泰来和骆冰血战召重,最后负伤逃脱。家洛得知姐姐被杀,更祸及她婆家上下,悲不自胜,痛恨乾隆心狠手辣;红花会群雄都义愤填膺,说不惜牺牲也要跟鞑子皇帝算帐,家洛更感心情沉重。骆冰扶着泰来逃到郊外,遇一土贼头领童十八,十八假装仁义,向二人伸出援手,骆冰心乱之间误信奸人,险遭十八迷奸,幸泰来忍住一口气把十八一掌轰倒,扶了骆冰落荒而逃。

第11集

  鱼同惊闻蒋府灭门及泰来被追缉,大为担心,到处寻找泰来和骆冰,却失诸交臂。泰来与骆冰逃至三道沟,泰来已支持不住,不得不在客栈暂歇,不料童十八领着四名捕快追了来,二人吃过一顿家常饭,决定拼死冲出去,来负伤不能招架,骆冰拼死护夫,正是危急,鱼同及时赶至。鱼同与骆冰打退十八等人,守在房内;鱼同惊见泰来身受重伤,自责私自脱队。鱼同再见骆冰,发现自己依然情难自禁,十分苦恼。可秀大队至三道沟停扎,十八即报称知道钦犯文泰来下落,时召重出现,令十八带路擒人,菲青大急,嘱沅芷想办法引开召重,他则趁机找着泰来,谓可引介他们暂避铁胆庄,泰来不想连累江湖朋友,婉拒,后得骆冰苦劝,终动身上路。泰来、骆冰、鱼同三人赶至铁胆庄,适庄主周仲英急事外出,被管家以为是来打秋风的江湖恶棍,泰来感到侮辱,一怒欲去,却晕倒当场。不久,十八已领着召重找至铁胆庄,仲英徒弟孟健雄请泰来躲于地窖,泰来感英雄扫地,自言不贪生怕死,决不肯躲躲藏藏;鱼同和骆冰苦苦相劝,泰来终于勉为其难。召重闯进铁胆庄搜查,逗仲英儿子周英杰说出了泰来藏身之处,泰来只以为被铁胆庄出卖了,勃然大怒,负伤挡住召重,让鱼同领了骆冰逃出生天,自己则束手就擒。

第12集

  骆冰伤心欲绝,被鱼同拉着逃远;半夜里鱼同终于按捺不住对骆冰的怜爱,抱吻了骆冰,骆冰羞怒不已,要鱼同三刀六洞,鱼同哭诉内心情感,骆冰满心混乱,终拂袖而去,孤身匹马,在树林中晕倒。菲青找着家洛等,向群雄报讯,家洛即率群雄连夜赶往铁胆庄接应泰来。群雄心急如焚,到了铁胆庄见着仲英,竟在连番误会之下,认定仲英害了泰来,仲英百口莫辩,与家洛等打起上来,同时铁胆庄亦告失火,不可收拾。周仲英幼子透露了文泰来等藏身处,害了文泰来被张召重所擒,仲英得悉后愤然杀子,红花会大兴问罪之师,得悉一切后,甚感抱歉,与周仲英冰释误会,并替周仲英埋葬儿子,周夫人恨周仲英杀子,愤然离开,誓言不会原谅仲英。

第13集

  一场悲剧过去,仲英节义,决意相助红花会救回文泰来,带同女儿周绮与红花会一同上路。家洛分派各人,兵分几路,一方面打探文泰来下落,一方面调派天宏照顾骆冰、周绮、仲英同行,以便照顾众人,路上周绮念念不忘丧弟之痛,移恨到天宏身上,处处与天宏过不去,二人成了欢喜怨家,斗出微秒爱火花。骆冰救夫心切,眼见遥遥落后众人,终不顾一切,私离大队,夺了人家白马,赶上家洛等人,此时,众人在召重押解文泰来的路上打探,终于得到文泰来消息,家洛号令众人大举营来..

第14集

  山路上,众人见到了召重押解文泰来的囚车,众人一呼百应,拚力追赶,并夺回囚车,骆冰一心以为救得泰来,谁知却中了张召重调虎离山之计,救回假人质,大失所望,文泰来被张加重押走.....骆冰劫回假囚车,空欢喜一场,众人失望之余,也失却文泰来消息,骆冰担心不已,鱼同看在眼里,暗下痛心不忍,誓为骆冰寻夫。骆冰夺马之事,引来韩文冲追究,并揭出关东六魔中的焦文期被杀之事,陆菲青坦然承认杀焦文期,一切与红花会无关,家洛得悉焦文期当日受陈家父子聘用,前来寻找自己,家洛出面为陆菲青及韩文冲摆平恩怨,但家洛托孤而成为于万亭义子之事,顿时显得不寻常。无尘、天宏、半山感到事有跷蹊,追问家洛,始知一切为家洛母亲安排,把家洛交托给于万亭,家洛命运仿佛早被安排下来,家洛明白自己命定的背负及使命,豁然接受一切的安排。召重以文泰来作饵,设计对付红花会,故意替文泰来换重枷锁,拨了一身鲜血,带文泰来游街示众,让红花会兄弟无不义愤填膺,与红花会大玩心理战,骆冰眼见文泰来满身伤痕,心如刀割,加上屡次迎救文泰来失败,身心饱受折磨,为爱夫情切,虽然抱病在身仍不顾生死,私下要迎救文泰来,鱼同及时阻止,但屡劝不果,鱼同为了让骆冰夫妻团娶,决意拚了自己姓命换回文泰来,鱼同独闯抚衙,救文泰来出重围,但终不敌张召重,重伤被擒。与此同时,文泰来被张召重暗中押走,带了文泰来到一个神秘别苑,在别苑里出现的,竟是乾隆....乾隆暗自出宫,亲审文泰来,与泰来展开智力拔河,乾隆从文泰来口中得知,于万亭对乾隆身世秘密,早已把握证据在手,文泰来深思不弱,保命之余,与乾隆智能角力,经乾隆三番四次审问,威逼利诱,文泰来仍不肯说出证物所在,让乾隆始终不得要领。张召重以浩浩荡荡车队离开横石镇,实行调虎离山,并在囚车埋下炸药,欲一举歼灭红花会各位当家,红花会群雄盯上马队,沿路埋伏准备救人,幸家洛机警,在众人发难救人时,看出破绽,及时引领群雄脱险,大显运筹帷幄的大将之风。乾隆亲眼目睹家洛的精明冷静,对家洛不但另眼相看,且更感兴趣,更觉挑战。群雄死里逃生,对家洛机智冷静,更信服,家洛虽然避过敌人圈套,但反而凝重起来,担心对方来了心思极高之人,仿佛已感觉到乾隆到来的压力。李沅芷得悉鱼同被捕下狱,为鱼同担心不已,以李可秀令牌直闯抚衙囚室,对鱼同悉心照顾,无微不至。

第15集

  鱼同感激沅芷之余,也看出沅芷情意,终于按捺不住问沅芷为何对自己那么好?!沅芷一时羞怯,不知如何回答鱼同,直奔离开抚衙。乾隆一方面调动兵马增援召重,并派人日夜监视家洛一举一动,召重指家洛未有特别行动,反而与众人四出游山玩水,似向清廷示威,无惧清廷力量,乾隆心思过人,反而猜知家洛意图。家洛自知为清廷监视,假意四出散心,欣赏风光,视察环境,以便部署迎救文泰来,家洛带了书僮心砚登山,到了山巅之际,突闻琴音朗朗,家洛循乐声前去,终与乾隆相见...家洛与乾隆相见,乾隆自称东方耳,二人机缘相会,交淡言深,谈诗论画,切磋情意,计论国事,甚觉亲切投缘,相逢恨晚,小聚间已惺惺相惜,互相钦佩,临别时二人更琴扇互赠。家洛与东方耳分别后,感觉东方耳身份不寻常,与三当家赵半山凭借轻功夜探抚衙,竟见清兵处处,戒备森严,以为东方耳为是朝廷重臣大官,未知东方耳原来就是乾隆皇帝,兄弟争战,如箭在弦,一触即发。红花会打听得知清廷调兵遣将前来,众人共商对策,天宏决定以鬼计扰乱清廷军心,与此同时,周绮与天宏斗气,要在天宏面前证明自己聪明机智,但被天宏屡次捉弄,周绮一怒下掟大石发泄,天宏见状,假装被大石击中伤死,周绮误以为错手杀了天宏,闯下大祸,落荒而逃。

第16集

  清廷大将带领清兵前来,准备增援张召重,路上途经天宏布置之树林,听闻鬼哭哀号,惊魂慑魄,军心大乱,相信鬼魂索命,人心惶惶。加上周绮路经此地,误打误撞下,再遇假死的天宏,周绮吓得花容失色,惶恐之极,让清兵更确信了怨魂之说,四散而逃,成功减弱对方力量,周绮阴差阳错,也替红花会立下大功。回部大漠红霞满天,仿佛血染大地,青桐有不详预感,巡察小游牧部落,赫然发现小部族被歼杀,相信是兆惠所为,青桐为调查真相及清廷部署,兆惠阴谋,带同回民到中原查探,潜进军营,青桐发现军营营仓放满了一套套闪烁铁甲,铁甲竟是刀枪不入,难以毁损,青桐为之一颤,猜想清廷有甚么阴谋。家洛部署河套救人,亦有不祥感觉,对东方耳为何许人,心生疑窦,忐忑不安,但在群雄众志齐心下,祇得继续进行迎救泰来安排。而清廷方面,虽被天宏鬼计得逞,仍加紧防范,并将鱼同及泰来囚于军营中央,由大军重重包团。沅芷以可秀令牌,自己特殊身份,加刁赞脑袋,欲暗下迎救鱼同、泰来,但为张召重发现,打张起来,沅芷不敌涉死间,幸得陆菲青及时救走。

第17集

  陆菲青汇合红花会,合力迎救文泰来,赤套渡上,河水滔急,红花会群雄周密部署,等侍张召重等人前来,张召重领大军浩浩荡荡向赤套渡进发,群雄冲杀而出,果然为张召重兵马攻散,张召重一步步被孤立起来,已至无反击之力。于此之时,忽然一阵地动山摇之势,红花会群雄惊见一队铁甲军在山头地平线上冒起,冲杀众人而来,家洛心下一凛,想到中了敌人之计,原来要一举灭红花会,铁甲军威力惊人,群雄虽然武功过人,但面对刀枪不入的铁甲军,一时间也手足无措,祇有拚死而战。文泰来再次被张召重押走,混战之间,家洛已猜知东方耳不是别人,能调动如此兵马,一定就是当今乾隆皇帝,家洛把红花会的信物疾发打给泰来,留下一句『湖上桂子飘香』,暗示泰来引乾隆到杭州相会。家洛带着群雄奋力苦战,青桐带同回人撑着几艘小船前来,叫家洛与群雄跳河逃生,提示家洛铁甲军不能水战,水路是唯一生路,众人相继以水路逃生,但已是死伤无数。河套大战,功败垂成,乾隆棋高一着,派出的五千铁甲军重创红花会,群雄营救文泰来不果,还中了乾隆埋伏,死伤无数。天宏、周倚、陆菲青师徒失散,鱼同不知去向,生死未卜,群雄受着打激,哀伤沮丧。青桐敬重群雄义气,揭力帮忙照料群雄,并了解家洛所受压力与哀伤,开解支持,与家洛共渡难关,家洛对青桐神机妙算,引领众人由水路逃脱,甚感佩服,但担心连累青桐及回部兄弟,青桐一切无惧,且清楚朝廷野心不止,麻烦不招自来,已作好一切心理准备,必与清廷对抗到底。一战过后,赤套渡上,尸骸偏地,周倚、天宏死里逃生,患难扶持,二人避过清兵追杀,逃出赤套渡,无奈天宏受张召重暗器所伤,体力不支,周倚为天宏割肉拔针,二人建立着微妙情义,并扮作兄妹,投靠于一户农家里养伤,其间,天宏伤病发作,周绮为救天宏,竟然不顾一切劫了大夫回来,天宏深被感动,对周绮不禁产生莫名的喜欢。另一边厢,沅芷千辛万苦救回鱼同。

第18集

  鱼同身受重伤,沅芷只得求助于村镇富商唐六爷,唐六爷识破二人身份,且看出沅芷女扮男装,欲行不规,终于为沅芷、鱼同教训。乾隆下令缉拿红花会余党,最终无功而还,兆惠煽风点火,把一切因由责任指向回部,乾隆担心红花会与回部结盟,下定决心绝不纵容此两股反对朝廷力量结合。与此同时,泰来向乾隆传话,乾隆获悉家洛在混战中留言,相约西湖见面,乾隆佩服家洛处变不惊,救人不成,竟有胆色相约杭州糊上赏月,乾隆傲气过人,亦不示弱,毅然答应,并下令白振打点人手先行前往杭州,自己由张召重、兆惠保护,秘密前往天山。乾隆猜想家洛师父袁土霄必然知道其身世秘密,带同张召重到天山查探,但到达家洛天山旧居,祇见人去楼空,乾隆搜查下,却无发现,但逐渐了解家洛生活成长,对家洛不其然产生一种亲切的喜欢感觉,并决定要留在天山三天,怎料一次海市辰楼幻影中,乾隆得见起舞的香香公主,惊为天人,乾隆步进幻影中,看着香香公主在身边起舞,乾隆心神顿时被慑住,伸手欲接触,轻纱仿似滑过掌中,又似无痕,一切感觉疑幻似真.....家洛得悉乾隆应约,带领红花会当家重振群雄士气,南下杭州,准备再与乾隆展开角力,拯救文泰来。天宏、周倚来到潼关,发现红花会留下印记,知道众人已南下杭州,正准备起程汇合众人之际,竟与出卖文泰来的清狗童十八狭路相逢,并发现童十八胁持了周夫人,天宏使计助周绮手刃仇家,并救娘亲,周夫人感谢天宏相救,但亦发觉天宏与周绮往来甚密,周夫人对二人亲密相处略有微言, 沅芷把鱼同带返杭州提督府,并对李可秀假称鱼同为救命恩人,了救她而御盗受伤,可秀万分感激,把鱼同安置在府中延医调治,见鱼同文韬武略,样样皆精,更视鱼同为上宾看待。

第19集

  鹰鹫悲呜,划破长空,兆惠藉乾隆微服期间,欲兴战火,变本加厉虐杀回民,回民义愤下决意要杀乾隆,霍阿伊带领回民,借天时地利,把乾隆逼于废墟城内,陷于地局中,乾隆生死危在旦夕,幸得美如仙子的香香公主所救,香香清纯温柔,善意救人,无分敌我,对乾隆同样以真心真诚对待,关心关爱,对天地看得一片美好,乾隆深被感动。家洛要南下杭州,青桐亦准备返回大漠,二人结伴而行,争取难得的相处机会,骆冰眼见家洛对青桐情深意浓,取笑家洛英雄难过美人关,也十分欣赏青桐巾帼不让须眉,小小姑娘有大本事,但骆冰以过来人身份提醒家洛,指二人各有背负,苍天厚待,给了家洛这次良缘机会,叫家洛得好好把握,要清楚让青桐明白心意,日后二人分开,仍然两心紧紧相系。家洛明白骆冰所言,终于在庙会中,对青桐表白心意.....家洛与青桐感情似有落实,二人皆感情意甜密之际,青桐接报,木卓伦决与清廷修好,并且要将送「玉瓶」作议和礼物,青桐获悉面色大变,知道木卓伦要送「玉瓶」议和,就等于要将妹妹香香公主献给乾隆,不能埋没香香幸福,要阻止此事发生,打点回民收拾行装,马上返回回部,家洛对青桐的突然离去甚感诧异,阴差阳错下,误以为青桐已有心中所爱,要拒绝自己一份诚意。天宏担心与周绮一路同行同宿,影响其清白,终于和周家母女不告而别。

第20集

  另一方面,红花会为面对与乾隆的西湖之约,相继来到杭州,为这场表面是客气斯文的湖上赏月,暗里刀枪严密,危机四伏的相会作好准备。天宏也先一步来到杭州,周仲英见天宏亦已回来,对各人都相继有了消息,就祇有女儿下落不明甚感担心,天宏又不便为周绮报平安,祇有等待周绮到来,及至周绮回来,天宏认定周绮必然气他不辞而别,怎料周绮并未生气,反暗下相救,希望天宏以其聪明机智,让爹娘和解。天宏巧施妙计,终于让周仲英剖白内心对妻子深情,让周夫人原谅了仲英,一家团聚,周绮大快之余,不小心吐露了与天宏同路而回之事,家洛得悉后,向天宏问明一切,也感觉到天宏喜欢周绮,无奈天宏怕周绮不喜欢自己刁钻古怪,且一直以来与周绮拌嘴闹别扭,天宏不想自讨没趣,家洛对感情事不敢勉强,祇有示意天宏自己好自为之。家洛为西湖之会思前想后,始终觉得乾隆是有情之人,希望以温情手段打动乾隆,机缘下,家洛发现西湖名妓玉如意不但歌声绕梁,而且如泣如诉,动人心弦,决定请玉如意湖上佐唱,无奈为玉如意拒绝,原来玉如意为大明贵冑之后,江山变色,落难于烟花之地,成为杭州名歌姬,但眼见反清英雄相继牺牲,心存不忍,不想送英雄上未路,拒绝相助红花会。家洛对西湖之约有难言之隐,希望以乡思亲情打动乾隆,平息干戈,以和平方法进行反清计划,完成于万亭及娘亲的一番心意,避免兄弟倒戈,家洛前去找玉如意,以真诚再说如意,但玉如意立场坚决,未为家洛所动。

第21集

  鱼同伤势已康复大半,有意思要离开水陆提督府内,但发现城内官兵驻扎,水陆提督府内更是戒备森严,打听下得知张召重亦前来杭州,且押了囚犯到来,鱼同得悉后,决定暂留府内,打听消息。湖上相会之期已到,明月高挂,银光把西湖照得如同白画,乾隆应邀而来,并指使李可秀沿湖埋伏了重兵,设下圈套,要将红花会一网成擒,家洛亦安排各路人马,在红花会根据要地,与乾隆来一次龙虎之争。正当家洛与乾隆面谈变成强局之时,玉如意竟然出现佐唱,舒缓恶斗,如意歌声带着亲情乡思,让乾隆狠心放下,虽然乾隆始终冷静,按下一切情感,但仍要慑服众人。乾隆御前侍卫暗器伤了心砚,引起双方比试武功,红花会明显占上风,乾隆拿不到甚么好处,被逼上岸,发出暗号,让无数官兵围捕红花会群雄。对峙下,家洛高举红花,清兵军中的红花会众兄弟立即响应,对清廷倒戈相向,乾隆看在眼,气在心,只得带同手下悻悻然去。西湖之会,双方未能达成任何协议,但已把乾隆引到红花会根据之地,一切对红花会甚俱好处,对迎救文泰来一事,家洛决定从长计议,再作安排。在未采取行动之前,家洛只身回到老宅祭祀父母,在坟前意外地竟见到正在偷偷祭拜的乾隆....家洛坟前见了乾隆,乾隆托词陈家有功于朝廷,感恩而前来拜祭,家洛心道乾隆已知道自己汉人身份,并且是自己亲兄,并未刻意揭穿其身份。乾隆面对亲弟,欲说服家洛为朝廷效力,但为家洛拒绝,二人各有立场,但又难免有对对方有着一份难言亲情,二人击掌立誓,不管他日如何,互不伤害。

第22集

  可秀遗失回部进贡之「玉瓶」,原来「玉瓶」落在红花会手中,并以此要胁可秀,要求见文泰来一面,家洛许诺得见泰来,便将「玉瓶」奉还,可秀为求名节保身,免受责罪,冒险答应,安排家洛见文泰来一面,并千方百计调开张召重。鱼同在提督府发现文泰来被囚之处,却因守卫深严而不敢轻举妄动,加上沅芷对自己恩情,鱼同甚感困扰,进退两难。及至,红花会群雄攻进李府,鱼同蒙面接应众人,暗中相助众人救出文泰来,乾隆为防红花会再来救人,布下火药阵,欲置群雄于死地,鱼同得悉一切,在千钧一发间,及时赶来,奋不顾身,以身体挡住火药线,让文泰来与群雄脱险。众人脱险后,替被火烧伤的蒙面英雄打开面纱,这才发现对方原来是失踪已久的余鱼同,骆冰、文泰来对鱼同舍命相救大恩无言感激,但不敢让鱼同知道毁面真相,但最后鱼同还是得悉一切,生死两难。经过西湖之会,文泰来被救之事,乾隆对红花会搜捕更严,查知军中与红花会有关的一干人等,立斩不赦,并以霹雳手段对付红花会,群雄对乾隆打压手段义愤填胸,不理会家洛劝阻,群情汹涌,誓杀乾隆.....

第23集

  红花会群雄斗志高昂,誓杀乾隆,家洛阻止各人鲁莽行事,引来群雄不满,直指家洛一直维护乾隆,家洛为免群雄土崩瓦解,逼于无奈道出一切,把当日雍正从陈阁老手上换走婴孩真相告知各位香主,证实乾隆汉人身份,并说出于万亭传位给自己的心意,若要反清,且避免尸山血海的惨裂牺牲,唯一方法是逼令乾隆与自己相认,由乾隆负起回复汉室江山任务。群雄决计掳劫乾隆,兵分两路,一旁面以文泰来为首,引出张召重,先行解决誓死效忠乾隆的张召重,文泰来不负众望,击败张召重,正要处置张召重之际,陆菲青突然领了武当掌门马真出现,马真以武当名义为张召重求情保命,要求群雄让他带张召重返回武当,以门规处置,让张召重闭门思过,家洛敬重马真为一门之主,陆菲青屡次相助,终于让马真带走张召重。除去乾隆一臂后,红花会再设圈套,由玉如意送来拜帖,请东方耳出席「花魁大会」,乾隆得悉姑娘们拿国家抡才大典来开玩笑,作为挑选花国状元,觉得有点糊闹,但见玉如意送来拜贴中有海宁陈家之物,乾隆心下一凛,觉得事有跷蹊,决意前往,看个研究。乾隆严密部署下,点了玉如意为花国状元,并下令手下包围整座屋院,单触见与玉如意相见,怎料始终百密一疏,被群雄劫持,困于六和塔内,让家洛与乾隆相认。

第24集

  家洛向乾隆痛陈忠考信义,得失利害,动之以情,说之以理,及至清兵来救,家洛为保忠义,宁愿与乾隆共赴黄泉,终于打动乾隆,答应排满复汉,与家洛插血结盟....乾隆打道回京,知道前路仍要孤身面对,深感仿徨,此际家洛出现,竟能深切体会乾隆心情,并向乾隆立誓,定必义无反顾的相助乾隆,让乾隆深受感动,感觉到从没有过的血脉亲情,兄弟紧握双手,要并肩作战到底。六和塔惊险一役中,除了顺利与乾隆达成协议外,众人同时看到天宏与周绮间的真情流露,周绮对天宏深深投情,但仍不自知,天宏知道周绮对自己有情,设计让周绮明白,并以真情打动芳心,陈家洛更亲自做媒,促成了二人美满姻缘。

第25集

  一片喜气中,群雄为天宏、周绮安排大婚,谁知来了不速之客,潜进府内,但被家洛、骆冰发现,追截下,见黑衣人躲进鱼同房内,众人追踪而至,但见鱼同为黑衣人掩饰,家洛见状,不加追究,让鱼同自行解决私事。原来黑衣人正是沅芷,沅芷担心鱼同伤势,前来探望,并对鱼同表白真情,鱼同一同拒绝沅芷爱意,沅芷不得其解,鱼同狠下心肠,拉下面巾,让沅芷看自己一张满是伤疤,被毁的脸,沅芷看得呆住,且禁不住惊恐痛哭,难以接受鱼同所受苦难,夺门而去,鱼同目送沅芷离开,同样悲痛伤心。家洛安排各当家分散各处,联络各地的英雄豪杰,为日后反清大业作好准备,以便将来起事,一呼百应。文泰来则带领骆冰、天宏、周绮、章进、鱼同返回总舵,重整棋鼓,各人分别上路,途中,鱼同竟然发现沅芷穷追不舍,对自己仍未放弃。鱼同托词指自己因伤在身,脚程稍慢,不想拖延众人行程,自行取水路返回总舵。泰来、骆冰看出鱼同其实另有私事,答应让鱼同独自离去。鱼同走水道而行,途经湖北分舵,正想于分舵落脚之际,竟发现分舵内血腥扑面,鱼同细看下,赫见分舵内腥红一片,会众全数丧命,而且死状恐怖,鱼同骇住.....鱼同到酒馆落脚,想打听分舵被灭之事,众人议论纷纷,讲述红花会众人被杀死状,知道对方杀人拭血,出手异常狠辣,但未知与红花会有甚么深仇大恨。其间,鱼同发现了三个武功阴邪的可疑人物。鱼同借机接近三人,与三人打交道之余,细意打听下,终于发现三人正是关东六魔中的其中三人,为兄弟复仇,冲着红花会及霍青桐而来。鱼同自忖伤势未愈,不敌三人,小心隐藏身份,但终于为救无辜村妇,被三人发现身份,并且为三人追杀,涉死之余,幸有黑衣人及时出手相救,带了鱼同逃躲至山洞内。鱼同发现舍命相救自己的正是沅芷,鱼同不解沅芷当日知道自己毁面已痛哭离去,为何仍要苦缠不休,沅芷说出当日祇是为鱼同伤心,身同感受,为鱼同所受的痛苦而哭,鱼同感动,时关东三魔已杀到,沅芷为命鱼同安危,以身犯险,孤身扮作鱼同引开三魔。鱼同负伤逃离山洞,正想找寻沅芷,但终因失血过多,不支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