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武德九年,唐高祖李渊次子秦王李世民经过玄武门之变,登上大唐王朝的最高统治地位,成为唐朝第二代皇帝,史称太宗。北方草原民族的首领颉利一直窥视中原千里沃野,乘太宗甫立根基未稳之时,亲率二十万铁骑威逼长安,兵临城下,唐朝陷入风雨飘摇之中。在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生性强悍善于用兵的李世民处乱不惊,亲率六骑在渭水便桥迫使颉利大军退兵。李世民审时度势,力排众议,做出了倾其府库向豪强的颉利媾和以换取国家生养发展时间的艰难抉择,从而使国家避免了覆亡的危险。胸怀大志、性格坚韧的唐太宗决心尽快带领军臣民众振兴大唐,征服称雄北方多年的颉利部,实现国家一统。

  在以后的三年多时间里,李世民卧薪尝胆,励精图治,他一方面发展生产,增强国力,另一方面加强军队训练,提高唐军的战斗力,打造出了一支能够与突厥铁骑争锋的骑兵。唐朝对荒漠枭雄的反击战终于打响,按照李世民的精心计划,一支具有超强作战能力的精锐骑兵千里迂回到颉利大军背后发起突袭。饱含报国热情的大唐将士同仇敌忾,赢得了著名的定襄大捷。唐太宗以超凡勇气和军事才能,统帅唐军一举打败北方强大的颉利部,实现了国家的大统一。战争过后,太宗李世民为了让国家迅速走向和平建设的轨道,竭力摒弃仇恨,实行民族团结政策,大胆地将处于灾荒中的数十万颉利部众迁徙到内地,将良田划给他们耕种,让颉利部绝处逢生。这次规模宏大的人口迁移拯救了草原百姓,他们深为唐太宗对各民族爱之如一的博大胸怀所感染,几百年间兵戈相见积淀下来的矛盾得到化解,各族儿女在大唐广阔疆域内和睦相处,共建东方强国,进一步实现了民族大融合。

  历经多年战火,贞观初期的唐朝民生凋敝,百废待兴,年仅二十九岁的李世民在政治上具有远见卓识,为国家选择了“揠武修文”的和平建设道路,推行了一系列开明的治国方略,坚定不移地把理政的重点放在支持促进农桑上,大胆裁官安民,不拘一格地选拔人才,虚心纳谏,使得唐朝走上了一条快速发展之路,一幅用热血和汗水描绘的盛世鸿图,开始展现在中华这块曾经多灾多难的辽阔大地上。李世民也因为在文治武功上的不凡建树而被史家公认为中国古代最有作为的封建帝王。

  在初唐这个国家由分裂走向统一,天下由动荡走向安定的特殊历史时期,涌现出了大批不凡人物,他们之间既有为了共同理想抱负和衷共济的奋斗,也有为了不同阶层利益剑拔弩张的较量。本剧对这些人物进行了深入刻画,对他们智慧的展示和人性的挖掘精彩纷呈。特别是出现在本剧中的一组贞观年间著名的政治人物,如正面角色中有“房谋杜断”盛名的房玄龄、杜如晦,颇有谋略的干臣长孙无忌,著名的谏臣魏征,大智者岑文本,良将李靖、李勣等。他们性格鲜明,遭际各异,彼此间关系错综复杂,有的还结有恩怨,但是对太宗李世民则是绝对忠诚,对国家绝对忠诚,唐太宗以过人的领导力,举重若轻地驾驭着这些身负超凡智略的英才,做到了治国与治人的完美结合。

  《贞观长歌》是唐初战争与和平的雄浑史诗,在此背景下,一代雄主唐太宗的皇室成员之间也随着历史脉络的宕荡起伏,经历着一次次悲欢离合。本剧根据李世民几个儿子争夺储位的真实历史事件,艺术地编织了他废立皇储的曲折故事,通过庶出皇子李恪、李佑等人与长孙一脉的三个嫡出皇子李承乾、李泰、李治间的储位之争,布置了大量悬念,矛盾冲突惊心动魄,扣人心弦。国家重任,民族未来的选择,让李世民经历了深重的情感炼狱,他长期在封建君王的责任和父子之情间徘徊,不断遭受着心理的折磨。不过,理智最终战胜情感,通过长期考察,他选定了聪明仁爱的皇子李治作为自己的接班人,扶助他继承了帝位,使得贞观的政治路线得到延续。李治继位后,唐朝又开始了另一个兴盛的治世“永徽之治”。

  《贞观长歌》是一部历史正剧,但是它又抒写了以几段爱情故事,或浪漫或壮美或悲情。剧中巧妙地安排了有确切记载的唐太宗与郑姓女子的婚姻风波。在情与法之间,太宗做出了理智的选择,留下了有情人未成眷属的遗憾,却捍卫了礼法的尊严。剧中女主角安康公主与一位商人和一位曾是浪子的功臣子弟间的爱情,则是波澜起伏一咏三叹,令人荡气回肠。这些爱情故事有机地融入了紧张尖锐宫廷斗争之中,让作品平添了几多绚丽色彩。通过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手法的结合,《贞观长歌》既向观众展示了一幅英雄辈出风云际会的壮丽画卷,又让人们领略到了处在民族大融合时代里和谐开放、浪漫多彩的盛世唐风,使得作品成为了一曲历史的长歌,爱情的长歌!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武德九年夏,李世民正欲行登基大典,传来了镇守要塞泾州的隐太子建成死党罗艺起兵叛乱的消息,他派兵围攻,却不知北方草原统治者颉利正秘密率兵南下谋取中原。颉利他得悉罗艺叛乱,决定绕道陇西小道偷袭长安。众部族首领各有所图,颉利的号令难以贯彻,无奈之下,他忍痛下令杀死违令夺取罗艺军粮的堂叔哥伦,震慑住了众人。

  李世民赶到泾州,见敌人城防坚固,正准备让李靖避开坚城,先派人夺取罗艺粮仓以打乱敌人军心,却从俘虏口中得知颉利部将已经夺取了罗艺的存粮,李世民敏锐地判断出颉利诱使自己与罗艺相争,实际上却已间道南下,果断决定与罗艺讲和,回援长安。

  回到长安,李世民遇到长孙无忌要杀魏征等建成遗党,他下令开释魏征,并采纳魏征改礼葬建成的劝谏,对太子遗党宽大处理。李世民还对魏征委以重任,魏征深为李世民的大度折服,决定改变为建成殉葬的初衷,留下来辅佐李世民。

第二集

  颉利占领武功后,与他不睦的二汗突利和部族首领契必何力等却迟迟没有到达,颉利出于对他们的戒备,没有立即攻取长安,他派心腹执矢思力为使劝李世民出降,试探对方虚实。李世民识破了颉利的图谋,一反惯例扣下了来使。

  李世民与群臣商议应对危局之策,仆射封德彝认为应迁都暂避颉利锋芒,李世民却拒绝了他的建议,坚持守城待援。出于对局势的忧虑,杜如晦劝李世民速立太子。李世民派人召儿子李承乾和李恪回京,李承乾在路上遭遇建成遗党追杀,多亏长史范兴和侍卫常胜拚死将他救下。岑文本护送李恪回京,李恪之母杨妃对岑文本的才识十分赏识。

  罗艺得知颉利南下,撕毁与李世民的协议,形势更加危急,封德彝自告奋勇去劝说罗艺,罗艺说自己不信任李世民,封德彝暗示罗艺可以把李承乾要到军中做人质。罗艺答应了封德彝,再次与李世民讲和,真实目的却是想让李世民放心地与颉利决战,自己好渔翁得利。

第三集

  生性懦弱的李承乾求舅舅长孙无忌到父亲面前帮自己说话不要去罗艺营中做人质,长孙无忌却逼李承乾主动向李世民请缨。长孙无忌向李世民建议重用放马奴出身的范兴出任兵部侍郎抵御颉利,遭到封德彝等世家大族出身的大臣们的反对。李世民当众训斥了长孙无忌,事后,李世民向他和范兴道出心中苦衷,长孙无忌深为所动。

  颉利大军对长安形成合围,唐军援兵尚未到达,李世民决定冒险把城中主力交给侯君集设伏于一翼,其他几路广布疑兵,摆出一副与敌决战的架式,虚虚实实,打乱颉利部署,为主力回援赢得时间。侯君集提出把自己的精锐部队飞虎军留下来保护李世民,遭到李世民拒绝。

  李世民心知情况十分危急,部署完兵力,他秘将一包毒药交给太医孙和,叮嘱他颉利军如果攻进长安,就立即让自己最宠爱的妃子淑妃服下。谈话被长孙皇后听到,她十分难过,认为到了这样的紧急关头,李世民宁可杀死也不愿落入敌手的女人应该是自己。

第四集

  颉利兵临城下,为了迷惑对手,拖延时间,李世民带六骑与颉利二十万铁骑对峙于渭水便桥。李世民的从容不迫让生性多疑的颉利一时不敢轻取妄动。侯君集伏击颉利右翼得手,而左翼的突利等又不肯出力,李靖等率唐军主力回援,颉利决定暂时退出战场。

  侯君集的飞虎军只剩下十一人,李世民庄重地检阅了这十一个残兵。长安城中流传着颉利已经破城的谣言,长孙皇妃指挥宦官的侍卫守城,稳住了局面。孙和却误信了敌军入城的传言,毒死了淑妃,这让李世民十分悲痛。

  由于颉利兵指长安,许多建成遗党纷纷起事,李世民左支右绌,范兴向李世民建议倾国库之财买退颉利。李世民召来史官岑文本,希望他不要把这一笔记下来,遭到岑文本的拒绝,其才识让李世民十分欣赏。颉利决定接受李世民的财宝退兵,他告诉心腹执矢思力自己草原各部族刚刚统一,人心不齐,难成气候,必须把人心凝聚起来,才能和李世民再争高下。

第五集

  颉利退后,罗艺引兵东撤,与李世民部下程知节发生冲突,封德彝以为李承乾必死无疑,不料长孙无忌早买通了罗艺部将杨岌,杀死了罗艺,将李承乾救回。李世民对长子的表现十分感动,决定立其为太子,大失所望的封德彝被气得病倒。一向自视颇高的李恪十分气恼,遭到杨妃的训斥。

  李世民应范兴之请将其贬往绥州,嘱他谋划北伐击破颉利之策。送行时,遇到逃离家园的百姓,李世民心情十分沉痛,下决心要建设强大国家。为了解决流民问题,李世民召魏征回京商议对策。

  魏征与封德彝发生了争论,魏征认为天下可以大治,治流民要从治本开始,封德彝持悲观话调,认为大乱后不可能大治。李世民因势利导,在朝廷里掀起了一场大争论,初步形成了人人敢言的政治风气。最后又采纳魏征主张,决定抚民以静,求天下大治,开始了历史上著名的贞观之治。

第六集

  为加强马政,建立强大骑兵,李世民每年都举办赛马会,淑妃之女安康公主来到赛马会上,长安两大恶少柴哲威与独孤谋赛马,竟私下商议以公主作为彩头。赛后,柴哲威激独孤谋非礼公主,被太子拿下。

  唐军攻打云中的梁师都,颉利率军驰援不及,云中城破,李世民正为这个消息欢欣鼓舞,传来了绥州遭到突利等人围攻的消息。李世民立即调大军驰援。却不料这是颉利设下的诱饵,颉利把自己的大纛留在云中一线,亲率主力秘密渡河设伏,准备将唐朝援军全歼于绥州。

  范兴率数千唐军坚守城池,眼看要攻破城池了,施罗叠却下令鸣金收兵。这引起了范兴的警觉。他召来熟知胡情的司仓参军赵恭存分析原因,认定颉利是要以绥州为饵,诱歼唐军主力。范兴派人突围向朝廷报信未果,危急关头,他决定献城示警,以绥州的牺牲保全唐军的主力不受损失。

第七集

  范兴故意让敌人攻入城中,敌军攻到府库,赵恭存为保护府库的钥匙,被敌人砍断了手,库中却只有十文钱。赵恭存从敌将谈话中得知绥州陷落的真相,十分痛心。为救民女采矶,范兴违心地向施罗叠下跪。百姓一起感谢范兴,赵恭存却赶来怒打范兴。

  颉利入城,得知唐朝援军已经退走,自己的伏兵只和唐军前锋打了一小仗,杀死了唐将独孤彦云,他慨叹天不助己。施罗叠要杀范兴,颉利阻止了他,让范兴带信给李世民,拿巨额赎金来赎绥州军民。

  权万纪带领一群看不起范兴出身的官员跪请李世民杀掉范兴,李世民用赵恭存的例子,引导大家要忠诚守责,众人散去。李世民到天牢看望范兴,下旨判范兴流三千里。可范兴为了不让李世民为难,留下一道血写的《平胡十策》后,服毒自尽了,李世民悲痛欲绝。在狱中,李世民巧遇独孤谋,得知他是独孤彦云的儿子,下令将他释放。

第八集

  范兴的尸体被抬出狱中,不明真相的长安百姓围观痛骂,长安大商人窦乂之子慕一宽在人群中替范兴惋息,遭到几个人围攻,一旁的安康公主派人搭救了他。颉利让突利南进,突利左右为难。女儿阿史那云想出一条计策,向他借马三千匹到长安去卖。李恪到马市遇到阿史那云贱卖胡马,阿史那云从李恪的玉佩认出了他的来历,对李恪一见倾心。

  李世民召群臣商议如何应对绥州之事,众臣高声请战,长孙无忌却说出了李世民不便说的话,提出不能战只能和,李恪也站了出来,以胡马甚贱为由,提出避战为上,得到李世民的夸奖。李恪在酒肆再遇阿史那云,得知她是故意在贱卖胡马,她的见识让李恪十分赞赏。

  李世民为了能最终战胜强敌,决定部分答应颉利条件赎人,可遍询群臣,谁也不愿去做这个使者,李世民十分失望,这时李恪主动请缨,要求出使。岑文本责怪李恪不该出这个头,李恪却豪气干云地说自己一定要在媾和时打掉颉利的气焰。

第九集

  李恪来到颉利营中,他不亢不卑,迫使颉利答应以出人意料的低价码放回了被掳去的唐朝军民。阿史那云让父亲邀请李恪去家中做客,李恪以国事重过家事为由拒绝了邀请,阿史那云甚为失望。

  李恪回到京城,长孙无忌请求李世民重赏他,岑文本提醒李恪做新王不可功劳大过太子,李恪向李世民请求免去赏赐,李世民对李恪的胆识十分欣赏。

  为了帮助外甥在李世民面前固宠,长孙无忌让李承乾请旨为李建成等扫墓,李世民嘴上虽然不悦,但一直对杀兄负疚的他实际对李承乾的做法十分感激。

  李承乾和长孙无忌扫墓途中遇到从云中逃出的隐太子旧将孙达,一番搏斗,孙达逃走。李承乾回宫后要李世民加强戒备,李世民却对孙达不屑一顾。

第十集

  连日大雨,李世民发现李承乾和侍卫们一起替他值更,并因此患病,这让李世民大为感动,不光任用李承乾的老侍卫常胜出任左屯卫中郎将,还把疏通漕运往边关调粮的重任交给了李承乾。漕运断绝,长安粮价暴涨,窦乂下令将自己囤积的大量粮食暂不出卖,等待价格上涨。连日阴雨。

  李世民寝宫地势太低,风湿发作,十分痛苦,李承乾提出给父亲修一座翠微宫,遭到李承乾拒绝。李承乾在酒肆中听到百姓议论李承乾不如李恪有本事,这让李承乾很不痛快,常胜痛打议论李承乾的听书人。常胜流落到长安的未婚妻采矶和父亲常三多上前认亲,常胜否认自己和他们沾亲带故,这令常三多等十分伤心。

  李承乾领着常胜等到太仓中,十分忧虑地告诉常胜,百姓都说他不如李恪,如果不能按时修通永通渠,仓中粮食用尽,他这个太子就更抬不起头来,仓守胡成劝李承乾不要着急,他领着李承乾等来到一处秘密粮他,里面囤粮四十万担,这让李承乾大吃一惊。

第十一集

  原来,这是李世民为北伐秘密准备的压仓粮。胡成告诉李承乾,皇上有令,如果事情紧急,李承乾可以先从这里调粮调往边关。这让李承乾更觉难过,他认识到连父亲也认为他无能,于是决定立一件大功劳表现自己。他让胡成将这四十万担粮食卖出,又让常胜抢修永通渠,准备等渠修好运来粮食补上亏空,然后用赚来的差价为父亲修翠微宫。

  永通渠的缺口补上了,胡成卖完了仓中的存粮,但是下游又出现了更大的缺口,边关催粮,眼看事情败露,常胜主动从自己营中运出粮食交给李承乾应急,却给左屯卫军士兵吃起了低价收来的霉米。常胜来到客栈劝采矶改嫁,采矶打听到常胜并未取亲,明白了常胜是在骗自己。

  当夜,左屯卫军士兵在将领吴庆的唆使下哗变,常胜出来阻拦,连杀数人,他也被士兵杀死。李世民闻讯忙赶左屯卫军阻止事态扩大。安康来到东宫报信,李承乾忙去左屯卫军护驾,侍卫恒连向安康吐露事情真相,安康赶往慕一宽家中救助。慕一宽忙从自己家的仓中拔粮运往太仓。

第十二集

  李世民临危不惧,遏阻左屯卫军的乱兵,他下令追查事情真相。并亲自到太仓验粮,太仓中有存粮四十万担,但他从米的成色上判断出是刚进仓的,胡成迫不得已说出了真相。李世民十分震怒,正要发作,却在赃钱中发现了李承乾亲笔绘制的翠微宫图,明白了儿子的用意,对他又痛恨又怜惜。

  消息传到东宫,李承乾十分惊恐,准备上表向父亲请罪,并自请废去诸位,遭到长孙无忌痛斥。长孙无忌来到李世民面前用控告太子的方式为他辩护,李世民深为所动,为了稳定朝局,他决定原谅太子。

  李恪从胡成一案中察觉到左屯卫军哗变与太仓有关,他暗中操纵自己的力量告常胜贪渎,以此来把火引向东宫。孙达探望病重的常三多,暴露了行踪,李世民派李承乾将他捉住。一个惊天的密秘才露出端倪。

第十三集

  采矶到狱中探视,从孙达口中得知了事情真相,原来隐太子建成有大恩于常胜,为了报恩,常胜潜入李承乾身边卧底已经多年,常胜不认自己,是因为早就立下了以死报答旧主的决心。

  李世民把孙达的供词交给岑文本,岑文本这才知道常胜的真实面目,李世民一面感叹内乱的危害,一面故意向岑文本请教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岑文本被将了一军,只得建议处死孙达,隐瞒住事情真相。李恪对事情的结果甚为不满,岑文本劝他见好就收,告诉他做臣子的怎么争也不能不顾天下兴亡。

  李世民对李承乾缺少治国理政的才干十分担忧,长孙无忌推荐隐太子的老师张玄素出任太子老师。张玄素教李承乾经世治用之学,李承乾颇有收获。安康喜欢上了慕一宽,以学琴的名义天天来见心上人,二人花前月下,被窦乂看在眼中。二人门户不相对,这让窦乂十分担忧,他打算以派儿子到外地经商为名拆散二人,却被安康识破。

第十四集

  太子造访窦府,感谢在太仓事件中的帮助,并许诺让慕一宽出来做官。窦乂识破这是安康想挽留住慕一宽,拒绝了太子的推荐,但也只好让慕一宽留在长安。安康日日去见幕一宽,二人感情越来越浓。独孤谋知耻后勇到马邑投军,遇到房玄龄长子房遗直也在此从军,二人成为好友。

  李世民与李靖商议北伐大计,决定调侯君集回京训练一支飞虎新军。侯君集回京,与侯君集女儿海棠早以定情的李承乾高兴地来到侯府与海棠相见。李世民把飞虎将军的将印交给侯君集,却遭拒绝。原来飞虎军当年伤亡殆尽,令侯君集十分痛心,他收养了飞虎军阵亡将士遗孤,不忍再让世界出现更多的飞虎军遗孤。

  李恪故意上表请求出掌飞虎军,诱使李承乾争夺飞虎军将印,他知道李承乾练不出精兵,一定会让李世民十分失望。李世民明知李承乾不能胜任,但还是决定将飞虎将军印交给李承乾,目的是逼侯君集出山。

第十五集

  功臣段通之子段大胆在营中聚赌被李承乾撞见,李承乾知他来历,从轻外罚了他。段通赌输后到马市出售军马被李恪发现,李恪向魏征举报,魏征逼太子惩罚段大胆,段通到营中闹事,李承乾心软,又想从轻处罚段大胆,李世民赶到营中,下令杀了段大胆。

  李承乾深为自己治军无方自责,侯君集无奈之下,只得向李世民请命出掌飞虎军,李世民让他再精心挑选士兵秘练飞虎新军,却没有解散李承乾所练的飞虎新军,以遮人耳目。侯君集挑兵,第一个挑中了在他箭下泰然自若的屠长贵。侯君集向李世民建议藏兵先藏饷,李世民亲赴窦府,以建离宫名义秘向窦家借取了一百万金做为飞虎军兵饷。

  张玄素向李承乾献策早些迎取海棠,以寻得侯君集这座泰山。征得李世民同意,张玄素去侯府说媒。太子又得强援,这让李恪十分不安。这时他收到一封参奏侯君集贪污一百万金的奏章,属名是侯君集手下一位已经死去的剌史程蕴良,他将奏章转给了魏征。

第十六集

  魏征将奏章呈给李世民,这件事在 臣中引发争议,魏征主张彻查,张玄素认为不应轻易相信一个死人属名的奏章,房玄龄知道李世民心意,建议密查,想将此事拖过去,免得影响北伐大局。

  侯君集夜宴迟德立,追问当年向皇帝上奏章参自己的程蕴良是否已死,迟德立说他确实已死,侯君集说朝中有人要害自己,前途未卜,他给迟德立一枚官印让他早些赴任。当夜,迟德立却窥视海棠入浴,侯君集大怒,将他赶出府去,海棠感觉出迟德立一直暗恋自己,怀疑告发的奏章是迟德立所呈,目的是为了让侯君集倒台,阻止太子与她结亲。

  李恪派人拉拢迟德立,想从他口中了解奏章的秘密,迟德立闪烁其辞,让李恪知道了侯君集确实有一百万金放在窦家。李恪把事情告诉魏征,疾恶如仇的魏征决定先斩后奏,到侯府搜查证据。

第十七集

  李恪从侯府灵堂中搜出一张一百万金的字据,李世民赶来,知道这一百万是借的军饷,为了保住飞虎军的秘密,他假称这是自己私下拨给侯君集抚恤飞虎军遗孤的钱,严斥李恪挑起事端,将其贬为郡王。就在这时,迟德立在一旁悄悄自尽。

  回到宫中,李世民向安康点破这是侯君集设下的圈套,可为了维护大局,只能把板子打在李恪身上。在迟德立灵堂里,侯君集向海棠承认自己确实真贪污了一百万,是用来抚养那引起遗孤的,海棠没有埋怨父亲,她问父亲迟德立是好人还是坏人?侯君集意味深长地说飞虎军没有叛徒,海棠已悟出事情的全部真相。

  侯君集苦练精兵,终于培养出一支铁打般的飞虎新军,李世民十分高兴。李恪遭到贬斥,心情压抑,阿史那云出现,劝慰李恪,并用鹰王的故事鼓励他振作起来,李恪点破阿史那云女儿身份,二人袒露真情。名字已写进忠烈祠的程蕴良突然现身,李恪约海棠秘晤,亮出了程蕴良这张牌,海棠大惊。

第十八集

  李恪以把程蕴良交给皇帝为威胁,霸占了海棠,发泄了心中的仇恨,同时又对自己已经深深喜欢上了的阿史那云十分歉疚。海棠出嫁了,她的心情却格外沉重。

  草原遭遇大旱,颉利故意让薛延陀首领处罗与契必合力共争同一片草场。处罗与契必合力识破颉利图谋,二人秘密结盟,准备共同对付颉利,不料颉利在契必合力身边早就布下卧底,在送处罗出境时,突然刺杀处罗,想嫁祸契必合力,巧遇阿史那云路过,阿史那云救下处罗,将他送回薛延陀部。

  处罗伤重不治,处罗之子夷男发誓要向颉利报仇,颉利大军压境,他假意不知父亲死于颉利暗算,口口声声要向契必合力复仇,并只身到颉利营中认贼作父,取得颉利信任。施罗叠倾慕阿史那云美貌,向她示爱遭到拒绝,施罗叠借酒消愁,总管勃帖向他献计抢亲。阿史那云在高山上吹笛思念李恪,施罗叠带人突然将她抢走。

第十九集

  在颉利营中的夷男发现了施罗叠抢走阿史那云的情况,他秘密通知了突利,突利带全部兵马突然冲入颉利营中,抢回女儿。夷男和契必合力一起来到突利营中,提出与李世民结盟共同对付颉利。突利疑心重重,提出如果结盟,必需要李世民亲自来盟誓。

  颉利欲打探飞虎军虚实,夷男以熟悉长安为由请缨前往,到了长安,巧妙摆脱了一路监视他的颉利总管勃帖,秘密与张玄素取得联系。李世民与重臣商议后,力排重议,决定秘往云中与突利等结盟。夷男在宫中巧遇公主安康,对她一见倾心。

  为了避免走漏消息,李世民以东巡为名安排房玄龄带领自己的车驾前往洛阳,自己却以慕一宽商队为掩护去往云中,安康因为慕一宽的缘故,追出宫来,要求一起前往,李世民拗她不过只得答应。

第二十集

  施罗叠为了追赶阿史那云,被唐军擒住,押往马邑。一起被擒的勃帖假称施罗叠是忽儿汗部王子哥舒打,二人被囚于柴房,勃帖设法逃出向颉利报信,颉利率大军围住马邑,他不知道李世民恰在围城之前进入了马邑,为了施罗叠的安全,对马邑围而不攻。便装的长孙无忌在城中遇到征丁守城的孤独谋,让他不要走漏消息。

  马邑被围的消息传到长安,引起李承乾等人的恐慌,因为他们知道李世民正在城中。李承乾召重臣和亲王议事,岑文本等主张发兵救援,长孙皇后却坚持要召房玄龄回京拿主意。李恪心腹权万纪无意中听到了这个消息,报告了李恪。李恪进宫要求李承乾发兵。

  房玄龄从洛阳赶回,向李承乾点破如果派大军前往就会暴露太宗行踪置他于死地。建议派李勣从西线出击,声西击东,诱颉利回师,再解马邑之围。岑文本到李恪府,严斥李恪不该听自己不应知道的消息,为了掩盖权万纪泄密之罪,他下令杖毙了弘文殿的两个书吏。李世民在马邑城中不动声色地了解敌情,决定冒险从敌人防守松弛的城北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