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晚清年间的浙江余杭县仓前镇……

  一日,年轻貌美的小白菜在一家酒楼巧遇帮人写诉状的杨乃武,杨乃武顿为小白菜的美貌吸引,而小白菜又正好租下了杨乃武家的房子。杨乃武怜惜小白菜的身世,让她帮忙整理新书房和做些杂活,以贴补家用。二人朝夕相处,小白菜从此迷上了杨乃武的多才潇洒。这事被丫鬟葛三姑察觉,二人将葛三姑哄住,葛三姑答应守密。

  小白菜要托付终身,杨乃武许诺等他中举,就帮小白菜与葛小大解除婚约,自己休掉杨詹氏,然后娶她为妻。二人互换信物。小白菜满心欢喜,日夜憧憬,但想到就要与自己的未婚夫葛小大圆房,不免忐忑。

  杨乃武与小白菜的私情终于被杨乃武的妻子杨詹氏和姐姐杨淑英发觉,迫于压力,答应斩断私情,专心乡试,求取功名。但杨乃武仍割舍不下,不时与小白菜相会。杨詹氏则提醒葛小大应尽快与小白菜圆房。这引起了沈喻氏和葛小大的警觉,他们商量尽快从杨家搬出来。小白菜并找杨乃武商议。杨乃武劝小白菜要以名节为重,即刻斩断私情。小白菜愤而生恨,指责杨乃武只顾功名,枉负真情。

  搬出杨家后,小白菜以葛小大流火病未好为由拒绝马上圆房。余杭知县刘锡彤的儿子刘子和在盂兰会上被小白菜迷得神魂颠倒。刘锡彤的师爷陈竹山设计让刘子和迷奸了小白菜。小白菜痛不欲生,葛三姑从旁相劝。刘子和发现自己再也难以割舍,真心终于感动了小白菜,二人生情,时常幽会。刘子和决心改头换面,誓娶小白菜。但碍于葛小大,又找陈竹山想办法。正好葛小大流火病又犯,陈竹山想出毒计,趁葛三姑来爱仁堂买药时偷换上桂圆和洋参。

  杨乃武中举后回乡摆宴席。他亲自到小白菜家请其全家参加,赶上葛小大一人病在床上。说明来意后,被葛小大赶走。出门不远被葛三姑看见。葛小大旧病复发,小白菜煎了已掉包的药给他喝,很快病情加重后惨死。沈喻氏发现尸体变样,口鼻流出血水,便怀疑儿子是中毒而死。沈喻氏于是让地保王林写了呈词并到县衙击鼓叫冤,直指小白菜与奸夫合谋害死了葛小大。

  刘锡彤审问小白菜,小白菜喊冤。刘在葛家人要求下开棺验尸。在仵作沈祥查验下,竟认定葛小大中砒霜毒而死。在威逼之下,小白菜招供是杨乃武毒死了葛小大。刘锡彤呈报并贿赂杭州知府陈鲁,要求革去杨乃武的举人身份。陈鲁报浙江巡抚杨昌浚,杨昌浚即向朝廷具题。慈禧召见朝中翁同龢进宫,谈起杨昌浚的具题,翁同龢认为案子必须审明后方可定论。

  刘锡彤接到批文,立即派人前去将杨乃武带到县衙,杨乃武与小白菜当堂对质。小白菜心中有苦说不出。刘锡彤用大刑审杨乃武,杨乃武终于屈打成招。刘锡彤叫陈竹山大清刑律拟定了“小白菜谋杀亲夫,凌迟处死,杨乃武奸夫起意谋夫夺妇,斩立决”罪名报省。杨案到了杭州知府。陈鲁的刑名师爷周正从案卷中发现有破绽,要知府将杨案所有人犯提进省来亲审。

  刘锡彤贿赂了陈鲁,陈鲁决心将杨案定成铁案。小白菜在大堂上仍咬定杨乃武。而杨乃武大叫冤枉,陈鲁当即暴打杨乃武。并逼问毒药从何而来?杨乃武胡编了一个人,当证词取来,杨乃武万没想到自己胡编的还真有其人,顿时绝望。

  正当杨乃武已经绝望时,他的好友陈丹突然来看望他。告之此事朝廷重审时一定要翻供。庭审当夜,刘子和来到狱中,劝小白菜还是要咬住杨乃武是奸夫。再次开审,小白菜果然又咬住杨乃武,杨乃武当场昏死过去。

  翁同龢已调阅所有杨案的案卷,深信此案是冤案,并发现牵涉到众多浙江官员,便见慈禧,力陈借此机会打击地方实力派。慈禧派学政胡瑞澜去查办此案。胡瑞澜到了浙江连夜审问杨乃武和小白菜,直审得二人筋疲力尽。最终以“此案原拟罪名,查核并无出入”报奏朝廷,并亲笔写下《招册》。此时,杨詹氏在绝望之中悬梁自尽……

  杨淑英到了京城,求夏同善帮她到刑部告状,夏同善没答应。内阁中书罗学成找到翁同龢,说他们十八名浙籍京官要联名向都察院呈控,要求将杨案交由刑部审理。翁同龢答应见慈禧上奏此事。慈禧让先革去这十八京官的官职,以百姓身份呈控。杨昌浚得知京城十八浙籍官员被太后革职,心里很是高兴,决定将杨乃武案弄铁案,死无对证。

  刘锡彤感到事情可能要败露,在陈竹山的劝说下准备派人偷偷将葛小大的尸体毁掉!但当他带领手下人打开了葛小大的棺材,发现棺材内竟然是空的。

  刑部大堂开审,小白菜仍咬定凶手是杨乃武。葛三姑被带上堂,也说是杨乃武害死葛小大的。翁曾桂与刚毅、林栱枢宣布将杨乃武、小白菜、杨淑英翌日正法。回到狱中的杨乃武并不慌张,想其中定有奥妙。果然一狱卒带他到一间屋内,小白菜也被带进来了。两人在密室相会,最终小白菜吐露真情。翁曾桂带着翁同龢、夏同善等人偷听,一差人边听边记录。小白菜说完,密室的暗门开了,翁曾桂和刚毅、林栱枢走了出来,当即让小白菜在供状上画了押。

  翁曾桂他们都认为可以结案了。判小白菜凌迟处死,刘子和斩立决。但是翁同龢不同意,提出他开棺验尸的想法。他自告奋勇前去请旨,慈禧终于下了谕旨。慈禧听了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吐真情的事后,让刘子和也与小白菜密室相会。

  翁同龢则安排小白菜与刘子和密室相会。刘子和一面诉说自己对小白菜是一片真心,一面说自己从来没有想害死葛小大之心,两个人相拥而泣……密室那一边的慈禧和翁同龢在偷听。慈禧说想不到这三个人都是为了一个情字……

  刑部的人马来到葛小大坟上,取出来的棺材里面却是空的。翁曾桂终于从葛三姑口中套出葛小大葬在另一个地方。棺材运到北京,验证葛小大并非中毒而死。钱坦只得招出他发现药渣里全是桂圆和西洋参的事实。仵作招认陈竹山调包给葛小大送去桂圆和洋参,实则是葛小大的死因。杨案终于真相大白。

  在查办渎职官员一事上,朝廷里又出现了两派。慈禧将翁同龢召去,故意流露出查处渎职官员难,打击地方实力派难。翁同龢深知慈禧的话中之话,便连夜找来王昕,拟了一份奏折,弹劾杨昌浚、胡瑞澜等人藐法欺君,力请严厉惩办。慈禧听罢奏折,明白时机已到,并亲自宣旨:着将葛品连案审办不实各员分别革处谕旨。

  陈竹山斩立决,刘子和发配新疆……小白菜几经磨难,削发为尼;杨乃武再不能恢复举人身份。

  慈禧太后在宫中得意地笑着……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赌场里,输红了眼的葛小大竟然将当了自己十几年的童养媳毕秀姑----余杭人称之为“小白菜”-----输出去了。小白菜怒气冲天地赶到赌场将葛小大带回家时,赵七等流氓地痞想乘机欺负小白菜。此时,刚从余杭县衙门贴完讽刺新任知县刘锡彤对联到茶楼喝茶的杨乃武目睹了眼前发生的一切。杨乃武喝止了赵七等流氓的放荡举止,替小白菜解了围。杨乃武与小白菜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虽二人并未说话,但相视之中,彼此留下的深刻的印象。

  余杭新任知县刘锡彤是第二次出任余杭知县,全靠杭州知府陈鲁和浙江巡抚杨昌浚相助,而杨昌浚是左宗棠安放在浙江的地方实力派代表。刘锡彤答应上任后,定会增加赋税,为左宗棠多筹粮饷。

  葛小大的母亲再嫁到沈家,一家人便住在沈家,而沈家的三儿子沈三一直在打小白菜的主意,小白菜不得不提出从沈家搬出另租房子住。刚好杨乃武家新盖了房子,并有空房出租,于是小白菜、葛小大、葛三姑租住下杨家的屋子。

  刘锡彤带着家人到余杭上任,其儿子刘子和是个花花公子,虽娶妻,但与妻子成天为他寻花问柳的事打架。刘子和一到余杭,便要想当师爷的陈竹山帮他找女人,陈竹山为了讨好刘子和,告诉刘子和小白菜才是全余杭最漂亮的女人。刘子和要陈竹山和爱仁堂药店老板钱坦必须帮他把小白菜搞到手。

第二集

  租住杨家的屋子后,小白菜帮杨家做些杂事,替杨乃武打扫书房,这样便可用工钱抵去房租,这对经济困难的小白菜一家三人是很有帮助的。

  杨乃武在准备乡试之余,教小白菜读诗书,日子一久,二人便生出情份来,并且约定在盂兰会上,二人同台演出《牡丹亭》。杨乃武许若小白菜,只要他一中了举人,有了功名,便休妻娶小白菜。小白菜从杨乃武那里知道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美好的爱情,心中充满着希望和幻想。

  杨乃武与小白菜之间的情感不仅被葛小大觉察到,也被杨乃武的姐姐和妻子发现。

  葛小大跑到自己母亲那里去告状……

  杨乃武的姐姐杨淑英将杨乃武拉到祖宗牌位前跪下发誓与小白菜断绝情份……

  葛小大的母亲决定一是要小白菜与葛小大圆房正式成婚,二是从杨家搬出来另租地方居住。

  刘子和得知小白菜要与葛小大圆房的事后,更是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因为他与赵七打过赌,如果他是小白菜的第一个男人,那赵七就要输给他一千五百两银子。银子是小事,大事是刘子和太想得到余杭第一美人小白菜了。

  杨乃武不得不听从姐姐之命,并且不与小白菜同台演戏。结果,盂兰会晚上演戏时,只有小白菜登台演出,她借戏中杜丽娘来渲泄自己心中的悲哀。演出时,杨乃武和刘子和都在台上观看,当小白菜演完戏后,人们纷纷往台上扔铜钱时,刘子和却扔上一根金条……

第三集

  刘子和在盂兰会上一睹了小白菜的风采,更是不能自己民,要陈竹山和钱坦不惜花大价钱也要帮他把小白菜搞到手。

  刘锡彤为了增加赋税,对农民采用踢斗淋尖的办法来剋扣粮税。农民找到号称余杭第一刀笔的杨乃武,求他出面与刘知县交涉。杨乃武与刘锡彤针锋相对地斗了一场,刘锡彤不得不停止踢斗淋尖收粮法。二人的矛盾从此更深了。刘锡彤想用招安之策-----让杨乃武当知县师爷。以此收买杨乃武,不让他与自己对,谁料杨乃武一口拒绝了刘锡彤请自己当师爷。

  巡抚和知府对刘锡彤没能增加税赋而不满,刘锡彤决意找机会除掉杨乃武这颗眼中之钉。刘锡彤的师爷陈竹山给他出个招安杨乃武的主意,让杨乃武在乡试时在自己的考卷上做上暗记,再由刘锡彤荐给主考官,这样杨乃武就算是刘锡彤的门生了,门生是不得与老师做对的。刘锡彤内心却另有打算,只要杨乃武在考卷上做了暗记,那就不是荐给主考官的问题了,而是要将杨乃武以科场做弊之罪论处,这样就可一劳永逸。

  杨乃武一口答应了在考卷上做暗记……事实上,杨乃武将暗记的事告诉了好友陈丹,陈丹在科考时的试卷上去做暗记。陈丹其实是朝廷派下来的暗使,想查找地方实力派对抗朝廷的证据。

  杨乃武科考前特地去小白菜家与她辞行……

  陈丹以为抓住了浙江官员科场舞弊的证据,便可以打击地方实力派,然而慈禧却认为这并不足以打击强大的地方实力派,改变大清的枝强干弱的局面……

  陈竹山和钱坦终于想出个让刘子和接小白菜的正当理由和办法,那就是到小白菜家,假装找小白菜订制绣货……

  钱坦带着刘子和到了小白菜,假装要订一大批绣货……

第四集

  刘子和被钱坦带到小白菜家,假装订绣货,拿出一些金条做为定金,引起了小白菜的介备。刘子和满以为这下子就可以得手,却不料被钱坦匆匆带离小白菜家。

  乡试揭榜时,杨乃武中了第一百零四名举人,而刘锡彤误以为是杨乃武的试卷实际是陈丹的试卷,竟中了第十名,因为陈丹曾是两榜进士!杨乃武和陈丹一起登门拜访刘锡彤,以为这下子可以抓住刘锡彤科场舞弊的罪证,却不料被刘锡彤摆脱得一干二净,正不出慈禧所料!

  刘子和责怪钱坦办事不力,钱坦却抓了一副春药,说到时再去小白菜家看绣货时,将药放入小白菜喝的茶里,那样小白菜就会对刘子和百依百顺了。

  杨乃武中举回到余杭是,大摆贺宴请各方客人,他坚持要请葛小大一家人。

  小白菜来还戏服给杨乃武,才得知杨乃武已中举,可是杨乃武为了功名,不敢兑现自己的承诺,小白菜悲愤万分地撕碎了戏服……

  刘子和在钱坦的陪同下第二次来到小白菜家,借口选定绣货的花色品种,刘子和又装病,钱坦带着葛三姑回药店给刘子和抓药……

第五集

  小白菜喝下了钱坦放了春药的茶水后,不能控制自己了,刘子和乘机将小白菜奸污……

  小白菜发现自己已失身于刘子和后,愤怒地将刘子和定制的绣货用剪刀剪成碎片,并想一死子之。但在葛三姑的劝解下,总算咬牙活下来。但是一不要葛三姑告诉葛小大和葛小大的母亲,二不要到官府去告状,小白菜不想让杨乃武知道自己失身于刘知县的公子……

  杨乃武贺宴上酒醉吐出心里话,他心里还放不下小白菜,说只要中了进士,姐姐就应答应他娶小白菜为妻或是纳小白菜为妾,杨淑英严厉地拒绝了弟弟的要求,要杨乃武以功名和祖宗脸面为重……

  刘子和没想到自己对小白菜竟然放不下,陈竹山带他去暖春楼,他也没有兴趣,陈竹山这才发现刘子和对小白菜居然动了真情。

  葛小大一直在怀疑小白菜与杨乃武有私情,所以当杨乃武送来请他们全家去参加他中举的开贺宴请帖时,葛小大将请帖撕掉了。

  刘子和回家与妻子李氏大吵大闹,并扬言要休掉妻子李氏,李氏哭闹到刘子和父母那里,刘母却偏袒着刘子和……

  葛小大的母亲催着小白菜与葛小大尽快圆房,小白菜故意拖着不肯,但最终还是违抗不了,因为葛家人要用圆房冲喜来治葛小大一日重一日的流火病……

  小白菜与杨乃武在街上相遇,杨乃武要小白菜还是去当初他俩排演《牡丹亭》的河边。

  在河边,杨乃武说出想等自己中了进士后纳小白菜为妾,小白菜怒斥杨乃武,为了功名而丢弃真情,枉负了自己的一片真情……

第六集

  葛小大身体有病,可是为了赚钱还圆房时欠的债,只能拼命在豆腐店里干活,便搬到豆腐店住,不天天回家。这下了给了刘子和来找小白菜的机会。

  刘子和提着礼物来到小白菜家,小白菜坚决不肯给刘子和开门,刘子和骗得葛三姑将大门打开了。小白菜面对刘子和,抓起绣花用的剪刀要杀掉刘子和,刘子和吓得满屋逃窜……

  刘子和见逃不了,便夺过小白菜手中的剪刀,一剪刀扎在自己的胳膊上,并说自己对不起小白菜,但是心里却是爱小白菜……刘子和扔下带血的剪刀离开了小白菜家。

  刘子和冒雨跪在小白菜家门外,小白菜终于让葛三姑开门放刘子和进屋来……

  葛三姑要刘子和跪在小白菜面前,又是训斥又是捉弄刘子和,刘子和说自己是真心爱上小白菜了……

  刘子和跳到河水里帮小白菜捞起被河水冲走的衣服……

  刘子和带小白菜去骑马,马被葛三姑吓得受惊狂奔,骑在马背上的小白菜眼看就要摔下来时,刘子和用绳子套住狂奔的马,制服了奔马,小白菜从马背上摔下来时,正好被刘子和接在怀里……

  小白菜告诉刘子和,杨乃武也曾喜欢过自己民,但他为了功名,牺牲了真情。刘子和却说功名与小白菜相比值个狗屁,要你小白菜等他休妻娶她为妻……

第七集

  小白菜不愿与刘子和偷偷摸摸地来往,刘子和发誓休妻娶她,并要与小白菜到杭州开丝绸绣货店……

  在小白菜的刺激下,刘子和也请来剑师教他习剑,让陈竹山将父亲屋里的诗书拿给自己读,全是为了迎合小白菜的要求。

  一天晚上,刘子和来到小白菜家,没有离去,而葛小大却在店伙计们的煽乎下半夜回家捉奸。

  刘子和情急之中躲到葛三姑的屋里,等葛小大上楼去找人时,偷偷溜出葛家。

  葛小大只看见了出门的人影,误以为是杨乃武……

  刘子和不能再与小白菜见面,急得逼着陈竹山和钱坦想办法、打探消息。

  钱坦打探到葛小大并没有怀疑是刘子和,但葛小大病卧在家,刘子和不可能再接近小白菜。刘子和要陈竹山或是钱坦去当说客,告诉葛小大,只要同意与小白菜离婚,就给一笔钱他,足够他拿去治病、开豆腐店、再娶一个妻子。可是陈、钱二人谁也不敢去当这个说客。

  小白菜来到爱仁堂药店给葛小大抓药,钱坦让刘子和在药店与小白菜见了面。刘子和向小白菜说出自己的想法,可小白菜却犹豫不决……

  陈竹山从钱坦那里抓了一些西洋参和桂园……

第八集

  陈竹山提着洋参和桂园来到小白菜家,只有葛小大一个人病在床上。陈竹山假称是杨乃武托他送来这些洋参桂园,让葛小大好好补补身体……

  小白菜决定把刘子和定做的绣货全部做完交工后,不再与刘子和有半点来往。

  杨乃武来看望生病的葛小大时,葛小大骂杨乃武是前些日子没有抓着的奸夫,杨乃武极力辨解也无用。

  其实葛小大服用大量的人参和桂园,正好起了反作用,使病情更加严重,终于一天大爆发,小白菜找来葛小大的母亲,请来郎中,但葛小大还是暴病身亡……

  葛小大家人四处借钱给葛小大办丧事,小白菜只得拿出刘子和交金的金条,反而引起了人们的怀疑……

  就在要给葛小大入殓时,葛小大的堂兄发现葛小大的尸体七窍流血,脸色发青,于是葛家人都认为葛小大并非是病死,而是被人毒药害死的,而这个用害药的人,就是小白菜……葛小大母亲不同意将葛小大入土,要去官府报案,但葛小大继父认为先入土,再报官……

  葛家人认为小白菜是与奸夫合谋毒害葛小大,便写了状子,让葛小大的堂兄到余杭知县衙门告状。

  刘锡彤升堂受理此案,并且答应要开棺相验……

第九集

  刘子和在家里与妻子闹着离婚时,从刘锡彤那里得知葛小大死了,而且是小白菜与奸夫合谋毒死葛小大,知县衙门已派差人前去捉拿小白菜归案。刘子和大惊,急找陈竹山商议对策,万一小白菜当堂招供奸夫就是刘子和,那刘子和便成了毒死葛小大的凶手了,就要斩立决。

  刘锡彤带着第一次验尸的仵作沈祥前去给葛小大开棺相验,在众目睽睽之下,验得葛小大是中毒而死。

  刘子和的母亲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是小白菜的奸夫,顿时张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但陈竹山却不慌不忙地说等刘知县验尸回来升堂审小白菜时,他自然有办法解救刘子和奸夫的罪名。刘子和虽承认自己是奸夫,但发誓没有与小白菜合谋去毒死葛小大。刘子和的妻子不相信,认为就是刘子和干的!

  杨乃武得知小白菜因奸谋杀亲夫被关进县衙大狱后,也不相信小白菜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要帮小白菜打官司,但杨家人极力劝阻,认为躲都躲不掉,哪能去惹火上身呢?

  刘锡彤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是小白菜的奸夫后,也呆若木鸡。不得不花一大笔银子给陈竹山,求得救刘子和一命的良策。刘锡彤在花厅审问小白菜,当审到奸夫是谁之时,小白菜并未供出奸夫就是刘子和。于是按陈竹山的主意,刘锡彤中途退堂,另找日子再审。

  陈竹山的良策就是:指定奸夫就是杨乃武!一是杨乃武一直与刘锡彤做对,使得税赋少收许多,正好借机除掉他,二是杨乃武与小白菜早有私情,曾被葛大大撞见。毒死葛小大的事,很可就是杨乃武与小白菜合谋所为!小白菜只要供认奸夫是杨乃武,刘子和便平安无事了,但刘子和却担心小白菜会被治死罪。

  刘锡彤表面答应可替小白菜减罪,笔下超生,只要小白菜按照他们的意图招供是与奸夫杨乃武合谋毒死葛小大就行。

  再次审问小白菜时,刘锡彤便指供杨乃武是奸夫,并对小白菜用大刑……

第十集

  小白菜在重刑之下,昏迷之中,签字画押奸夫就是杨乃武。

  刘锡彤与陈竹山认为为了不让小白菜翻供,让刘子和与自己母亲到狱中去安抚小白菜,千万不能翻供,并告诉小白菜,杨乃武是举人,可以抵罪。并说要承认小白菜这个儿媳。天真的小白菜信以为真了。

  杨乃武因为是新科举人,知县无权将他捉拿到县衙,只得设下鸿门宴,将杨乃武骗到县衙花园。酒桌上,刘锡彤故意询问杨乃武对小白菜案子的看法时,让陈竹山将小白菜的口供拿出来给杨乃武看,杨乃武看罢,认为刘锡彤是公报私仇,小白菜是屈打成招,并拂袖而去。

  刘锡彤看睁睁地看着杨乃武走出县衙,因杨是举人,奈何他不得。刘锡彤决定马上给巡抚写折子,要求革去杨乃武的功名和举人身份……

  杨乃武也自以为自己是新科举人,更加之自己没有与小白菜合谋毒死葛小大,所以不将刘锡彤放在眼里。但他的好友陈丹却认为杨乃武将要遇到天大的麻烦了……

  刘锡彤亲自到杭州将要求革掉杨乃武功名的折子送到杭州知府陈鲁那里,告诉陈,眼下是除掉杨乃武这颗钉的机会。第二天,刘锡彤宴请知府和巡抚,反复声明革掉杨乃武的功名,一是利于审案,二是可以将这颗阻碍余杭增加税赋的钉子打掉。巡抚杨昌浚一听,满口答应马上给朝廷上具题革去杨乃武的功名。刘锡彤承诺会将此案办得天衣无缝,让杨乃武必死!

第十一集

  葛小大的妹妹葛三姑告诉刘子和,葛小大死的前一天,杨乃武来过小白菜家。刘子和一下子相信肯定是杨乃武毒死了葛小大。葛三姑心里也恨杨乃武,因为她曾目睹过小白菜与杨乃武情投意合。

  杨昌浚上的具题到了慈禧手上,她一听是新科举人犯了大逆之罪,便以皇上的名义革去了杨乃武的功名。

  慈禧在皇上病重时垂帘听政,她将翁同龢等人召进宫,与之意议如何打击地方实力派,改变国家枝强干弱的局面。翁同龢说只要能抓住地方实力派,特别浙江省的把柄,便可狠狠打击与朝廷分庭抗礼的地方实力派们。慈禧不紧不慢地要他们慢慢地去抓把柄。

  陈丹向慈禧报告,浙江省有两本帐,一本是对付朝廷的,一本是自己的,但真帐根本见不到。陈丹又报告说浙江的杨乃武案很可能是个冤案。慈禧一听,便说是冤案就好了。弄得陈丹云里雾里的……

  朝廷革掉杨乃武功名的公文到了余杭,刘锡彤派差人将杨乃武捉拿到县衙。

  刘子和偷偷进了大狱,见到了小白菜,他天真地以为只要小白菜供认是杨乃武害死了葛小大,小白菜就没事了,杨乃武也不会被治,案子就皆大欢喜地了结了。

  大堂上,杨乃武尚不知自己的功名被革,不肯下跪,当听到朝廷革去自己功名的公文后,不得不跪下,但不肯承认自己与小白菜合谋毒死葛小大的事。当小白菜与杨乃武当堂对质时,小白菜突然翻供,弄得刘锡彤只好草草退堂……

  刘子和为了小白菜不翻供,为了能救自己一命,决定把小白菜从大狱里带出来,好好安抚小白菜……

第十二集

  刘子和将小白菜带到了爱仁堂药店,让葛三姑与她的嫂嫂见了面,葛三姑也告诉小白菜,葛小大死的前一天,杨乃武的确来过家中看过葛小大,小白菜这下子相信葛小大有可能真是杨乃武所害。

  而刘锡彤不仅要杨乃武死,也要小白菜死,以免刘子和还对小白菜不死心。

  杨淑英通过关节,进牢看望杨乃武,杨要姐姐去找陈丹帮忙伸冤……

  刘锡彤再审杨乃武时,让小白菜与杨乃武当堂对质时,这次小白菜果然咬定是杨乃武给砒霜她毒死葛小大的。

  但杨乃武还是不肯招供,刘锡彤便对杨动用大刑……杨昏死过去也不肯招供……刘锡彤一下子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杨招供时,陈竹山出主意,到时换一种刑具……

  刘子和的母亲不放心小白菜,又进牢里安抚欺骗小白菜……

第十三集

  反复对杨乃武用刑,可杨就是不肯招供……

  杨淑英找到了陈丹,陈丹一方面答应会帮杨乃武的,同时告诉她,这个案子不可能一下子了结的。

  刘锡彤再次升堂审杨乃武时,按陈竹山说的办法,对杨动用了炮烙刑,这种刑既疼痛难忍,又不至于使杨乃武当堂丧命。杨终于忍受不了刘锡彤的酷刑,屈打成招,他寄希望于案子到了知府或是巡抚,会有青天大老爷替自己伸冤。当审到他毒死葛小大的砒霜是从哪里来了,他故意卖了个破绽,胡编了从爱仁堂的叫钱宝生的老板那里买的。

  陈竹山在写报给知府的详文时,发现杨乃武招供的钱宝生并无此人,只有钱坦这个人时,刘锡彤指使让钱坦叫钱宝生,就说有过两个名字不就行了。

  钱坦胆小如鼠,一听把自己牵扯到案子里,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刘子和告诉他,杨乃武买砒霜并没有说去毒死人呀,就象买菜刀是去切菜而不一定就是去杀人嘛!这样钱坦才答应写供词。

  刘锡彤决定将杨乃武与小白菜押往杭州知府,并带着银票登门拜访陈鲁,要他维持案子的初审判决,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除掉杨乃武后,余杭的税赋便可大大增加,这样他和陈鲁在巡抚面前就好交差了。

  刘子和收买赵七等人,帮他在半路上劫持小白菜……

第十四集

  刘子和找陈竹山和母亲打听押送小白菜是走水路还是走陆路……

  刘锡彤早有所料,故意造成走水路的假象,并让陈竹山坐自己的官轿与囚车一同前往杭州……

  刘子和带着人马半路劫囚车,却落了个空,此时刘锡彤已带人将杨乃武与小白菜从水路押送到了知府大牢……

  杨淑英在陈丹的帮助下,在省里的大牢里见到了杨乃武,问杨乃武如何打这场官司……杨乃武信心十足地告诉姐姐,只要知府一过堂,他就会让案子的破绽露出来……

  陈鲁亲审杨案,并对杨动刑,杨提出要出爱仁堂药店钱宝生当堂对质,陈鲁不明就里,便同意了。要刘锡彤去提钱宝生到堂……

  刘子和决定要帮小白菜打官司……

  刘锡彤派陈竹山找到钱坦,要钱坦做伪证,钱坦开始不肯做,但经不住陈竹山的吓唬,答应只要知县出具谕单,保证他不受诉讼之累,就同意做证……

第十五集

  刘锡彤给钱坦出了盖有知县府大印的谕单,钱坦便做了伪证,证明杨乃武在自己药店买过四十文砒霜……

  当陈鲁再审杨乃武时,便只将钱坦以钱宝生名义写的供词给杨乃武看了,杨乃武万没想到自己胡编的钱宝生这个人真的做了证……

  陈鲁维持了原判,判小白菜凌迟处死,判杨乃武斩立决……

  刘子和找到葛三姑,要葛三姑以小白菜的妹妹的身份,自己以小白菜表哥的身份,前去知府大牢见小白菜,要小白菜翻供,以救自已的性命……

  杨乃武的姐姐和妻子也得知知府维持了原判,想见到牢里的杨乃武,要他写上诉状子。

  刘子和与葛三姑刚好跟杨淑英和杨妻住在同一个客店里。刘子和与葛三姑在知府大牢碰了钉子,根本不让见小白菜,意外发现了司狱来带杨家人去见杨乃武,便也盯上了司狱……

  刘锡彤得知杨家人进大牢与杨乃武见面,料到他们将上按察使衙门告诉,便先下手为强,带着银子前去找了按察蒯贺荪。

  杨淑英问杨乃武该如何告状时,杨乃武告诉她只能按大清律法,只能一级一级地往上告才行,于是决定先到按察使衙门去喊冤告状……

  刘子和逼着司狱带着他和葛三姑进知府大牢见到了小白菜。刘子和要小白菜只有翻供才能活命,而且只翻一半供,就说不知道杨乃武毒死葛小大的事,全是杨乃武一个人所为……

第十六集

  刘锡彤带着银票终于买通了按察使大人……反复声称此案办得绝无差错之处,而且还关系杨昌浚巡抚,因为杨乃武的功名就是巡抚给朝廷上的具题被革掉了,一旦不维持原判,杨巡抚也有责任……

  按察使大人答应上报给巡抚衙门……

  杨妻前来按察使喊冤告状,非但没有准她们的状子,还挨了一通打被赶出了衙门……气得杨妻要当场寻死……被陈丹和杨淑英劝住。

  陈丹也深谙慈禧的用意,认为案子到了巡抚衙门更好,看看巡抚衙门将如何审理此案!

  刘锡彤也以为此案再不可能变化,就是错了,也只能一错到底,放心地回到余杭……

  就在此时,杨妻突然跑到巡抚衙门口喊冤告状……

  杨昌浚巡抚不得不受理此案……

  杨昌浚一气之下,将刘锡彤、陈鲁、蒯贺荪全都召到巡抚问话,听完他们的汇报后,决定派个侯补知县去余杭查一下案情……可是既然是派人密查暗访,杨昌浚却又叫侯补知县到了余杭,可与刘锡彤多商量,显然是想弥补案子上的漏洞……

  果然侯补知县到了余杭后就与刘锡彤联系上了,并在刘的安排下,查案,询问重要证人钱坦……

第十七集

  杨昌浚派来的侯补知县询问过假证人假证词后,果然得出此案无冤无滥的结论……

  杨乃武与小白菜被从知府大牢转到了巡抚大牢,杨淑英在陈丹的帮助下,进牢见杨乃武……杨淑英要进京告状,杨乃武却阻止她不能去……

  但是这次刘锡彤不敢大意,要手下盯住杨家的举动,如真要上京告状,便在半路上杀掉她们……

  让杨乃武抱希望的巡抚衙门,还是维持了原判……

  杨淑英决定要杨乃武写状子,自己亲自进京告状……

  刘子和也得知小白菜被维持原判,只能借酒浇愁……

  杨淑英进牢要杨乃武写状子,不料杨乃武陷入绝望之中,不肯写,被杨淑英怒斥一通后,才写下控状……杨淑英还要在大牢里见一下小白菜,她想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葛小大……杨淑英假装狱卒,在大牢里里与小白菜见了面,在小白菜不知她是杨乃武的姐姐情况下,小白菜说出了是自己诬害了杨乃武的真相……

第十八集

  刘子和找到巡抚大牢的吴司狱,想用贿赂办法去见小白菜,其实吴司狱是陈丹的人,便同意刘子和与小白菜相见,主要是想拿到案子的真相……

  陈丹看过杨乃武写的状子后,决定拿到上海的《申报》发表出来,让全国都来关注此案……

  杨昌浚从报纸上看到了杨乃武的诉状,气得大骂陈鲁他们,并要他们写文章反驳……陈丹则写文章反驳刘锡彤写的文章……

  杨淑英和杨妻的表兄在进京告状的路上住进了陈鲁原来的师爷,因不肯参与陷害杨乃武而辞职的周正开的客栈里……

  刘锡彤手下的杀手也追踪到了客栈……

  深夜里,当杀手想杀死杨淑英和表兄时,周正的女儿周紫燕出面相救,眼看打不过刘锡彤的杀手时,突然出现两个壮士相助,刘锡彤的杀手见势不好,只得逃走……

  白天,杨淑英她们继续赶路时,周紫燕护送杨淑英她们进京,刘锡彤的杀手想在半路上动手时,却被那两个住店的商人与杨淑英一路同行而不能得逞……两个住店的商人,其实是陈丹手下的人暗中在保护杨淑英她们进京告状……

  陈丹接慈禧旨回京城……

  报纸上登出的杨乃武诉状,引起了北京的翁同龢和夏同善的关注,他们在猜想太后会不会借这个案子来打击地方实力派……

  却不料慈禧因陈丹将杨乃武的诉状登在报纸上的一事大发脾气……

  慈禧却又让翁同龢等一大批官员来花园审戏,审的是《三堂会审》,弄得官员们不知慈禧到底对杨乃武案是个什么看法什么打算……

  朝廷里明显地分为两派,一派以翁同龢为首,一派以宝鋆为首,前者主张重审平反,后者主张维持原判……

第十九集

  杨乃武一案全国闻名了,但谁也不知慈禧真实的想法……

  陈丹则四处活动帮杨乃武的案子能重审……

  翁同龢则通过在刑部的侄子翁曾桂,将杨乃武所有的案卷调来仔细查看……

  军机处的宝中堂与刘锡彤是乡榜同年,都担心他会从中回护刘锡彤,于是陈丹让宝中堂的学生前去做宝中堂的工作……

  杨淑英她们到了北京,在陈丹的安排下住进了安全的客栈……并决定先到都察院递交状子……

  刘子和与葛三姑在吴司狱的帮忙下进巡抚大牢见到小白菜,刘子和极力劝小白菜要翻供,因为她并没有害死葛小大,只能是杨乃武一个人所为,小白菜不同意再诬陷杨乃武了,刘子和便想出咬钱坦的主意。小白菜问到为何要咬钱坦,刘子和这才说出钱坦在小白菜茶水里放春药使她失身与自己的事实,小白菜终于明白那天为何不能控制自己,恨死钱坦,也恨死刘子和……

  北京的都察院终于接了杨淑英递上的状子……杨乃武一案看到了一线生机。

第二十集

  杨淑英曾在夏同善中堂家做过保姆,递完状子后,便找到夏中堂家,救他救救杨乃武。夏同善答应与翁同龢一起帮杨乃武,当他从杨淑英口中得知慈禧身边的陈丹也在帮杨家人的事,便明白了慈禧对杨案的大体用意。

  刘锡彤知道刘子和多次进大牢见小白菜,并要小白菜翻的事,决定强行将刘子和送回天津老家。刘子和不肯回天津,在半路上,伙同葛三姑将押送自己的衙役用酒灌醉后,逃到了周记客栈。

  翁同龢等想让刑部亲审杨案,但是难度太大,因为这样就会牵涉到浙江省众多官员会因此而革职处分。

  翁同龢与宝鋆两派力量在慈禧面前,一方力主刑部亲审,一方力主让浙江重审,双方等着慈禧表态,没想到慈禧也主张咨解回浙江重审,否则地方官员不是没事可做了?如果杨案是错案,那就给浙省的官员一个改错的机会。其实慈禧内心知道骄狂的杨昌浚们是不会改错的。这一下子,翁同龢也摸不清慈禧的真实意图了。

  都察院将杨案咨解回浙江重审。

  慈禧亲自下道谕旨,责令浙江巡抚督同臬台亲提严审杨乃案一案。

  杨昌浚接到谕旨后,借口要替西北的左宗棠筹集军饷,要蒯贺荪一个人做监审,蒯心里明白慈禧太后是给他们改成错案的机会,而杨昌浚显然是不想改正,并且委任从京城下派来做知府的锡光做主审。刘锡彤一边安排陈竹山做好钱坦的工作,一边去杭州活动。

  刘子和与葛小姑住周记客栈里数日了,刘子和决定回余杭探听一下小白菜案子的结局,要葛三姑一个人留在客栈……

第二十一集

  蒯贺荪害怕了,将刘锡彤送给他的四万两银票退还到陈鲁那里,辞去了监审不说,还表示要将杨乃武一案的详情上报朝廷。

  陈鲁急忙找杨昌浚商量如何处理蒯贺荪的事情,以防蒯贺荪抢先来找杨昌浚,使得杨昌浚卒不急防。

  杨淑英从北京告状回到余杭,只见杨妻已久病在床,气息奄奄了。杨妻得知北京将杨乃武的案子发回浙江重审后,悄然地离开了人世……

  蒯贺荪果然来找杨昌浚,提出要严审杨案,如有错误,就要改正。可是杨昌浚坚持原判,并责怪蒯贺荪在关键时侯不刻退缩。杨昌浚见蒯如此固执已见,便要陈鲁安排人除掉蒯贺荪这个祸根。

  锡光大摆京官的派头,派人来杭州知府安排食宿,陈鲁虽然有气,但还是一一照办。可最难办的是,锡光不用知府大堂审案,而是要用带有大堂的公馆来审案,陈鲁只好让刘锡彤满杭州城找锡光所要的公馆。

  刘锡彤费了九牛二虎之办算是找到了锡光所要求的公馆,可公馆里已被一名广东富商住着,刘锡彤亲自登门劝说那位富商让出了公馆……

  蒯贺荪在文庙烧香时,被陈鲁派的刺客杀死在大殿里……

  这时的翁同龢已派自己的亲侄子,刑部浙江司的司员翁曾桂到浙江密查杨乃武的案子,翁曾桂在庙里发现蒯贺荪被杀,急写信通告了翁同龢。

  锡光重审杨乃武案,引起杭州的关注,刘子和急忙带着葛三姑、周紫燕到杭州旁听审案……

  锡光竟要亲审重要人证钱坦,这下子刘锡彤和陈竹山慌了,但也只好把钱坦带到杭州,让锡光亲审……

  翁曾桂秘密来了巡抚大牢见到杨乃武,杨乃武已是万念俱灭,翁曾桂劝他只有全面翻供才有活命的希望,杨答应翻供……

  翁曾桂又来了小白菜牢房外,要小白菜想活命就翻供……

第二十二集

  自以为是的锡光,不用重衙门大堂审案不说,还张贴告示让民众旁听,气得杨昌浚七窍生烟……

  杨昌浚要陈鲁将蒯贺荪遇刺,刺客当场被官兵杀的折子上报朝廷……

  锡光升堂审案……

  堂外旁听的人里有刘子和、葛三姑、周紫燕、还有翁曾桂……

  侯审时,杨乃武与小白菜竟被关在一间屋子里,两个人在这样的场合见面了,小白菜从杨乃武口中得知他的确没有害死葛小大,小白菜后悔万分,后悔不但让杨丢了功名,还要丢性命……

  杨乃武要小白菜一定要当堂翻供,替他洗清不白之冤……

  小白菜流泪地说有她的不白之冤谁替她洗啊!

  锡光审小白菜时,小白菜果然翻供,可是她供出的奸夫却是钱坦,因为她恨钱坦在她的茶里放春药害她失身刘子和。

  杨乃武以为自己这下子可以平反出狱了,在狱中与狱卒喝酒庆贺……

  刘锡彤来到狱中,见了小白菜,要她不能翻供,更不能招供出刘子和。然后又去见了钱坦,问他如何对付小白菜咬他是奸夫的事,钱坦得意地说到时升堂审案时,他自有办法对付小白菜……

  翁同龢得知蒯贺荪被杀,急忙找慈禧,认为朝廷应派人去监审,否则杨昌浚只会维持原判。

  可是慈禧偏偏让杨昌浚独自去监审杨案……

  翁同龢在与夏同善商量杨案时,终于明白了慈禧的用意之深,慈禧实际是想让杨乃武一案牵涉的官员越多越好……

第二十三集

  再次升堂审案时锡光便要小白菜与钱坦当堂对质,并以案情涉及隐私而不许民众旁听。钱坦提出当堂验正他的身体,锡光亲验之后,发现钱坦是因患过梅毒,不可能当奸夫,小白菜的翻供不攻自破了。锡光认为小白菜胡乱咬人,连她正常的申诉也认为是假话了,便维持原判,而且还将钱坦收进了大狱。

  同治皇帝驾崩,光绪即位,慈禧正式垂帘听政,杨乃武的案子拖进了新朝。

  大丧期一过,刑部便开始审核案子,杨乃武案首当其冲。翁同龢认为咨解浙江重审的结论仍然疑点重重,他与夏中堂商议让言官王昕给慈禧上奏折,要求浙江重审此案。

  杨淑英只得再次进京告状……

  正当陈丹请慈禧派大员前往浙江审理杨案时,王昕的奏折也送到了,同样提出要朝廷派大员前往浙江审理杨案,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官官相护,才能真正审清此案……

  于是慈禧将翁同龢等人召到宫中,询问他们的意见,双方争论半天后,慈禧下旨派学政大人做为钦差到浙江重审杨案。翁同龢他们也呆了,因为学政大人从未审过案子,这不明白是用糊涂官去打糊涂百姓?反被慈禧训了一通,说他也象地方实力一样,瞧不起她这个寡妇孤儿!

  宝鋆、杨昌浚等人也摸不清慈禧的真实意图,误以为慈禧派学政去审案,就是想维持原判,以便给众多官员留下面子和官顶子。

第二十四集

  做为钦差的胡瑞澜到了浙江,在与杨昌浚的商议时,也误认为慈禧派他来浙江审案,其用意就是想维持原判,保全浙江官员的职务。但是胡学政并不敢随意马虎审案,还是认真地组织了陪审的官员。

  陈丹来到巡抚大牢,要狱卒保证杨乃武和小白菜的生命安全,狱卒告诉他刑部也来了一个人,要他保证人犯安全。

  陈丹追寻刑部的人到了酒馆,一看原是翁曾桂。陈丹离开浙江回京,认为浙江有翁曾桂,就放心了。

  钱坦还关在巡抚大狱,刘锡彤和陈竹山最担心的就是钦差审钱坦,钱坦很可能会道出实情,那就麻烦了。陈竹山告诉刘锡彤,只有叫钦差审不着钱坦,才能一劳永逸。

  刘锡彤亲自来到大狱,对钱坦一番威胁后,又叫狱卒查收了余杭县给钱坦的谕单,钱坦没了救命草,想前思后,最终在狱中上吊自杀了。

  刘子和摸进大狱见到小白菜,要她在钦差审案时一定翻供,小白菜决不同意再诬陷杨乃武,刘子和一气之下,就要小白菜干脆招供他才是奸夫算了……

第二十五集

  刘锡彤他们发现到大狱里来的翁曾桂是刑部的人,而且并不是慈禧亲派来的,于是派杀手晚上去客栈刺杀翁曾桂,不巧的是翁曾桂正与住在同一客栈的刘子和在下棋,在刘子和的出手相救下,杀手没能杀着翁曾桂,刘子和却挨了一剑。翁曾桂在不知刘子和真实身份情况下,说刘子和到了京城,只要有事相求,翁曾桂定会全力相助。

  杨淑英到北京住进了夏中堂家,准备再次递状子为杨乃武喊冤。夏中堂告诉她,朝廷已派钦差到浙江重审杨案,杨乃武快有出头之日了。杨淑英不再相信官场会替杨乃武平反了。

  翁曾桂得知重要人证钱坦自杀了,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决定着手保护其它重要人证

  钦差审案时,得知钱坦已死,便只看了钱坦的证词就通过了。接着对杨乃武和小白菜采用熬审的办法,一连几天几夜不让杨乃武和小白菜睡觉,这比动用任何刑具还要厉害十分,杨乃武和小白菜一要睡觉,便用香火将他们熏醒……

  翁同龢得知钦差在钱坦已死的情况下还坚持审案,便知道事情不妙了……联合夏中堂要去见慈禧,刚好慈禧召他们进宫……慈禧一面因人证的死大发脾气,一面要翁同龢他们相信钦差能审清杨案……

  杨乃武终于熬不住而招供了……

第二十六集

  小白菜却死不肯招供,一味翻供……

  陈鲁派的人没有杀着翁曾桂,便要他们再去,但翁曾桂已和刘子和逃离了客栈……

  钦差不仅维持了原判,而且还亲笔写招册,一一批驳杨乃武诉状中的露洞……

  酒宴上,杨昌浚骄狂十分,感谢钦差胡瑞澜维持原判……

  刘子和的母亲要刘子和把妻子从娘家接回来,因为钦差都维持原判,小白菜不可能有活命的希望了,但刘子和还是不死心,也不去接妻子回家……

  翁曾桂住进了周正的客栈,从他嘴中更了解到杨乃武一案的确有冤情存在。

  而胡瑞澜给朝廷的维持原判的折子到了慈禧手中,慈禧并不要钦差回京复命……

  当翁同龢与夏同善知道钦差维持原判后,决定一定要说服慈禧让刑部亲审此案……

  慈禧连下两道谕旨,要钦差说明案子里的疑点……

  翁曾桂到了余杭了解案情,遇到了刘子和,才知刘是知县刘锡彤的儿子……

  刑部在皂保的坚持决定驳议再审,而胡瑞澜给朝廷的复奏却是要求另派大员来审……一下子出给了慈禧一道难题!

第二十七集

  翁曾桂发现数次审案中,都没有审葛小大的妹妹葛三姑这么重要的人证,便动手将葛三姑从家骗到了周正的客栈里保护起来了。

  当翁同龢与宝鋆在慈禧那里为刑部亲审一事争论时,宝鋆提出刑部从没有亲审过下面判决过的案子,翁同龢便找出刑部有过审案的前例,但慈禧仍未支持翁同龢的要求。夏同善情急之下,找了十八位在京的浙江籍京官连名上书给朝廷,要刑部再审杨乃武一案。不料慈禧大怒,一下子革掉了十八名京官的顶子,要他们以平民的身份上书。

  翁同龢找到恭亲王,向他晓以利害,要他力主由刑部亲审杨案……

  杨昌浚等浙江官员也以为慈禧是想将案子不了了之……

第二十八集

  恭亲王在慈禧面前提出让刑部亲审杨案,可慈禧说人家都没到刑部告状,审个什么呀。夏同善着杨乃武的姐姐就要到刑部告状了,慈禧说那就让杨淑英滚钉板告状,翁同龢提出滚钉板告状已经取消很多年了,可慈禧说这次就是要恢复一次!

  杨淑英得知要滚钉板才能递状子,一咬牙答应下来……

  杨淑英不但不穿厚衣服反而穿单薄的衣服滚钉板。刑部大门前,她滚得浑身是血将状子递到了刑部大堂,而翁同龢、宝鋆、恭亲王等在场观看着……

  慈禧见时机已到,便下旨让杨昌浚将案卷人犯押到刑部,由刑部亲审杨乃武一案……

  杨昌浚早让陈鲁安排了,刑部只能提走杨乃武和小白菜进京审理……

  刘锡彤要陈竹山将所有的证人都离开余杭一阵子,并派人去杀葛三姑,却差点把在小白菜家的刘子和杀掉了。他派人去挖出葛小大的棺材,却发现葛小大的棺材不见了……

  最重要的人证和物证,刘锡彤他们都没有除掉。

  翁同龢担心押解人证犯人会出问题,请求慈禧派刑部官员去监督,正好翁曾桂在浙江,便派翁曾桂负责将人犯和证据安全押到北京……

第二十九集

  刘锡彤发现葛小大棺材不见了,刘子和妻子也在娘家自杀了。

  刘家乱做一团……

  刘子和要进京……

  刘子和的母亲受惊吓而疯……

  翁曾桂将杨乃武小白菜称过体重,用胶封住头发,押往北京……

  杨昌浚感到事情不妙了,与陈鲁商议如何处置刘锡彤,陈鲁说蒯贺荪能死,刘锡彤也能死掉!

  刘锡彤则准备进京找他的乡榜同年宝鋆活动刑部审案的事情……

  陈鲁派去杀刘锡彤的人,却被疯了刘氏发现,杀手被老道的刘锡彤杀掉后,并将杀手的尸体送到了陈鲁的府上……

  刑部决定由翁同龢的侄子和林则徐的孙子林拱枢主审杨乃武一案……

  刑部开审,杨乃武翻案,小白菜也一口咬定葛小大是因逃赌债自杀的……

  刘子和旁听了审案后,去找刘锡彤,要他出面到宝鋆面前替小白菜说情……

第三十集

  刘锡彤拒绝了儿子帮小白菜说情的要求,刘子和决定去找翁曾桂帮忙,因为他毕竟救过翁曾桂一命!

  翁曾桂审葛三姑时,发现了重大疑点,那就是做证卖砒霜的钱宝生竟然叫钱坦,杨乃武买砒霜一事,完全是原审一手制造的伪证!

  刘子和找到翁曾桂后,又要求他救小白菜一命,又不敢透露出自己与小白菜真实的关系……

  宝鋆答应帮刘锡彤后,找到刑部,要他们可以为杨乃武平反,但不能将案全部翻过来,如全盘翻案,就会给慈禧打击地方实力派的把柄!

  皂保按宝鋆的要求,让翁曾桂他们三天之内结案!必须找到真正的奸夫!

  翁曾桂再次升堂审案时,将杨乃武与小白菜判了死罪。

  翁曾桂又特地安排了一场密室相会,让杨乃武与小白菜临死前相见,同时安排翁同龢、宝鋆、恭亲王等人在隔壁偷听。

  密室相会中,杨乃武一定要小白菜说出谁是真正的奸夫。小白菜最终说出了刘子和才是真正的奸夫。

  皂保要翁曾桂去捉拿刘子和到案,第二天便将小白菜和刘子和二人正法。

  翁同龢急去找慈禧,认为小白菜毒死葛小大仍是疑点重重,更重要的要将此案全盘翻案才行!慈禧并不着急下旨,而是静观其变……

  刘子和还不知道小白菜在密室相会时,无意将自己是奸夫的事说出来了,翁曾桂正带人前来抓他归案。他在替小白菜做灵位牌,以便为小白菜处死后招魂。

  翁曾桂带着人来到客栈抓刘子和,但翁曾桂有意拖时间,是想等翁同龢能说动慈禧,推迟执行小白菜和刘子和的死刑……

第三十一集

  慈禧问翁同龢刑车是不是开始走动了?翁同龢急得直求慈禧下旨。

  刘子和疯了的母亲看见翁曾桂抓走了儿子…

  刘子和被翁曾桂带到了刑部囚车停侯处,他与已在囚车里的小白菜生离死别,都以为自己就要被冤死……

  囚车分别押着刘子和与小白菜朝菜市口刑场走去,这时慈禧刀下留人的谕旨到了,刘子和与小白菜得新被押回了大狱……

  刑部审刘子和时,刘子和将此案前后一一招供,他母亲刚好来到大堂,听到开棺相验的事时,脱口说出仵作用来探喉的银针没有用皂角水洗……

  这又是此案重大疑点!

  于是提解仵作,包括刘锡彤到堂询问和将葛小大棺材运到北京,由刑部开棺相验,被翁曾桂他们提了出来…

  皂保和宝鋆极力反对,但是都被翁同龢他们抵了回去,而且找了刑部开棺相验的前例。

  翁曾桂亲自到浙江提解葛小大的棺材,并要浙江官员陪同他一起挖葛小大的棺材,在原处没挖着,陈竹山还得意洋洋时,翁曾桂一指不远处,官兵们很快将葛小大的棺材挖了出来,原来是翁曾桂早有所备,将葛小大的棺材移了地方。陈竹山顿时失色……

  刑部重新审问陈竹山、沈彩泉等重要人证人犯……

  并要将刘锡彤也提到刑部大堂来询问……

第三十二集

  刘锡彤依仗着自己与宝鋆是乡榜同年,在刑部大堂上气焰了得。但翁曾桂很快用严厉的手段将刘锡彤的气焰打了下去……

  北京海会寺前,人山人海,葛小大的棺材就在众人面前开棺相验了,结果大出人所料,葛小大并非中毒而死!

  杨乃武小白菜一案终于真相大白于天下。

  在翁曾桂的安排下,小白菜与刘子和在狱中见了面,小白菜就要平反出狱了,而刘子和却因诱奸罪,被判了流放……小白菜不恋红尘,万念俱灭了。

  刘子和流着泪,强装欢笑……

  杨案平反了,宝鋆等人认为适可而止了,但翁同龢执意不肯,定要慈禧借此追究所有官员的渎职罪!

  翁同龢让王昕再次给朝廷上了奏折,讲明了地方实力派大有朋比之势的利害……

  慈禧见打击地方实力派的时机到了,完全可以利用杨乃武一案,来杀一批浙江官员,让全国各地的都督们看看,以儆效优!

  上百名官员跪在大殿前,被一一摘去了官顶子……

  刘子和走上了流放之路……

  小白菜看破了红尘,慧定法师取代了她现在的名字……

  一桩晚清时期耸动朝野的奇冤之案就这样落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