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溥峻立为大阿哥,被请进皇宫,接受教习。时时的准备着接替光绪帝,统御大清。

  溥峻立为大阿哥,被请进皇宫,接受教习。时时的准备着接替光绪帝,统御大清。溥峻是端王载漪的儿子,进宫前是个典型的纨绔之弟。生性顽劣,年方十六。可以说什么无法无天的事儿都想过了也都干过了,就是连做梦也没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当皇上。所以,刚进皇宫大内那会儿他自个儿也蒙了。一开始他是受不了那份儿恭敬,甭管多大岁数的人,谁见到他都柔眉顺目,行礼问安。就是大太监李莲英见了他也是恭恭敬敬的。更奇怪的是,连他的亲爹载漪跟他说话也是低声下气的了,可就在几天前,他还用马鞭子狠狠地抽过他。他爹私下里悄悄地对他说,往后在这里,除了见圣母皇太后你得磕头,其它人别管他是几品,你都把腰板挺得直直的,只会有人来给你磕头。那皇上呢?他问。他爹载漪说,皇上现在算个屁,没见他给关到瀛台去了,跟下大狱差不了多少,已经没他的戏唱了,让你当大阿哥,就是叫你接他的班,天下就快是你的了。他爹最后还是耐不住以爹的口气说,在皇宫里可比不得在家啊,凡事都得收着点性儿,学点规矩,你是要当皇上的人了,皇上没点儿规矩还能行?你想想,是当皇上啊!

  可溥峻偏偏就受不了皇宫里的那份儿规矩,当皇上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儿。现在他每天都要上课,接受训练,要背经书,要练书法。教他的老师是大学士徐桐,徐桐是大清国第一号文人,八十多岁了,耳聋眼花,徐桐一再告戒他,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要龙威龙势,中规中矩。怎样说话,怎样摆手,怎样点头以及怎样咳嗽他都一一指点。这下可是苦了溥峻,他打从娘胎出世,就没受过这份约束,他生就猴性,从没坐稳过一个时辰。可为了当皇上,就不得不受这份罪。不受也不行,因为慈禧太后还要时时考察他。苦归苦,不过时间一长,他也确实体会到了要当皇上的好处。且不说这皇宫里的派头是他家那个端王府无法比拟的,把他伺候的那个舒服。再则,多少天下来以后,他也明白了,当皇上也就那么一回事儿,大面上要装的比人还人,用他自个儿的话说,就是要有一股特牛皮的劲儿,这么总装丫的是有点儿累。可过了这阵儿,回到自个儿的弘德殿,那可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要玩鸟?有人架了几笼子鸟儿给他玩,要斗蟋蟀?小太监们成日成夜的给他刨墙根去抓,在家里哪能有这个气势?没当大阿哥的时候,在外面找个角儿叫个局子,捏一下脸蛋儿那些角儿还捏三拿四的。在这里,小宫女们个个如花似玉,比角儿们可是强多了,叫她们怎么着她们就得怎么着。这还没真的当上皇上,要是真当上皇了,天下都归他哟嗬,那该是个什么滋味儿?所以,大阿哥溥峻渐渐的找到当皇上的感觉了。没过多少天就学会了怎么拿架子,怎么装像。

  现在他开始急着要当皇上。不过这事他说了不算,虽说光绪还是那付要死不活的样子,可慈禧太后不发话,太和殿上的那把龙椅还得归他坐着。他问他爹载漪,到底他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当上皇上?他爹告诉他,现在八国的洋人已经打进北京,这都是因为那个二毛子皇上引进来的,老佛爷现在正怒气冲天,过不了多少天就会有个主意了。他老师徐桐也这么跟他说,说现在大清国人心所向,群臣公议,都在盼着他大阿哥统御天下。让他现在此刻更要好好学习,一旦亲政,就要带领大清国民灭洋番,除叛逆,振兴大清国。真是任重道远啊。一下子上不了金鸾殿,他真有点憋气。经常的拿太监宫女们摆谱、撒气,还和小宫女们胡混。这些事儿早就传到慈禧太后的耳朵里了,可太后佯装不知。

  这时,八国联军已打到北京城下,皇宫内外已是一片混乱。可溥峻浑然不觉,除了胡闹之外,也玩气功,练把式,因为当时,全国上下一派气功热。小太监们都是他练的对象。练好了,他好振兴大清国呀。一天,他正在练功,他爹载漪和他二叔载澜带着一批人从宫外闯进来,他们全都是一身练武的短打扮。他爹说,现在就去抓二毛子皇上,不能再等了,二毛子皇上压着咱大清国的风水,再不把他搬掉,咱大清国就完了。溥峻一听说是抓皇上,高兴的直蹦高,也带着他手下的那些小太监,跟着他爹等人一哄而去,抓皇上去了。谁知这消息传到慈禧太后的耳朵里,还没等他们赶到瀛台,慈禧太后就从半路追来,把他们爷儿几个一顿臭骂,他们只好乖乖的溜走了。

  溥峻和他爹载漪这个举动惹得慈禧太后翻了脸,觉得这爷俩太不识抬举,非杀杀威风不可。一天,慈禧太后突然闯到弘德殿,说是要查功课,溥峻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太后勃然大怒。新帐老帐一起算,把一个叫小翠的宫女揪出来,因为有人已经从大阿哥的寝宫里搜出了她的红肚兜。太后让人当着大阿哥的面把小翠活活打死了,大阿哥当场就吓得尿了裤子。慈禧太后治得了大阿哥溥峻,确治不了洋人,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慈禧太后没招了,只好逃跑,大阿哥也跟着跑了。

  西逃路上狼奔狗窜,形势危急。

  洋人的进逼。让慈禧太后改变了主意,她要保住自己的位置,就得讨洋人的欢喜,先得拢住光绪皇帝,因为洋人支持光绪。这么一来,溥峻就被冷落了,路上饥一顿饱一顿的没人理他了。而他爹载漪这一批主战派又是洋人要求惩办的对象,慈禧太后开始疏远他们,这批人惶惶不可终日了。哪知天有不测,光绪皇上路途奔劳,染上重病,气息奄奄。国不可一日无君,光绪没了,溥峻就该顺理成章的接替了。这一下局面就发生了变化,溥峻又被尊宠起来。李莲英又开始关心起他了。他爹载漪等人看到了光明,因为只要儿子当上了皇帝,还能把他怎么着?不仅不能把他怎么着,他这一派人也都好过了,所以大家兴奋极了。就等着光绪死呢。

  载漪一帮人竟开始筹备登基大典的事了,王爷们连夜辅导溥峻在登基仪式上的举止动作,为大典做准备。

  眼瞅着好事成真,谁知光绪命大,一口气又上来,居然又活了。

  溥峻的皇帝梦破灭了。

  清政府和八国联军议和,同意洋人的条件,头一条就是惩办主战派。慈禧太后先是把载漪等一批主战派杀的杀放的放。随后以行为不端,不堪重任为由,把溥峻的大阿哥给废了,他成了个平民。

  西逃的慈禧太后和她的朝廷回北京了,溥峻随后也回京城了。可此刻他不仅回不了皇宫,连家也没有了。他爹载漪被判流放新疆,削藉为民,永不续用。所谓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现在京城里行走的是另一批新贵,他求告无门,谁都离他远远的。只好寄住在二叔载澜家。载澜当初跟着载漪一起主战,亦被削职削爵,所幸未被流放。他哪里愿意收留溥峻这么个没用的东西,整天拿溥峻出气,溥峻被骂的别说在他家里吃饭,连水也喝不上,每天除晚上睡觉之外,天一亮就得往外溜,生怕被载澜看见又遭一顿痛骂。

  溥峻每天流浪街头,弄点古董捣卖。饥一顿饱一顿,像个乞丐。

  此时,光绪皇帝久病不起,慈禧太后近一阵也常拉肚子,病病歪歪的。有关大清国的承嗣问题又变成了朝廷上下的一个主题。可慈禧太后不说话,谁也不敢多嘴,一天庆亲王向她提了个醒儿,可慈禧太后没接他的话儿。反而过了一会儿突然发问,溥峻现在怎么样了?这一问把庆亲王等人问傻了。还是李莲英机灵,马上把他听到的消息告诉太后了。慈禧眉头一皱说,这怎么行啊,怎么说人家也是金枝玉叶的,还能让他沦落到那种地步?别人不笑话他还笑话我哩。慈禧太后让他们赶快给溥峻找个院子,内务府也按时拨点银子。

  这消息一传出立马就炸了窝,说溥峻马上就要复出了。这一下,不仅那些不得势的人一下子来了精神,就是宫里的王爷也从中品出点味儿来,莫非说溥峻又要当大阿哥了?大太监李莲英居然亲自去载澜家看望溥峻,哪知载澜在头天晚上就把溥峻从家里赶跑了。

  流落街头的溥峻在黄城根被巡逻的卫兵臭打了一顿,遍体鳞伤,幸好被卖豆腐的张老汉救起,之后,溥峻的一生就与这一家人结下了不解之缘了。

  溥峻终于被人找回,人们又众星捧月般的抬举起他了。

  溥峻搬到西黄城根下的一座宅院里,从搬进那天起院门前就车水马龙的。

  有给他送银子的,有送家具古董、衣服的。载澜每天都来,捡捡树叶,扫扫院子,自做自划的站在大门口迎来送往,俨然一管家。溥峻几次想把他骂走,可他对溥峻特恭敬,随你怎么骂,总是一个劲的陪笑脸,还说骂吧骂吧,像我这样的东西就该骂,所以后来干脆就不撵了。

  溥峻抖起来了,大阿哥的派头也拿出来了,他也觉着自个儿天生就是当皇上的命,捧他的人也都是这么说的。有人受了他的气,出来还说他的好话,说有这派头就对了,叫有些人摆这派头也摆不出来,这叫天性。就凭这天性,大清国还得是人家的。这时,给溥峻提亲的人都快踏破门槛了。最后还是原天津守备陆宝忠占了先机,他有个女儿陆秀莲年方十八,容貌不俗。本来已经应给了梁敦彦家的儿子,梁敦彦此时仕途正红,在总理衙门办事,陆宝忠能把女儿嫁给梁家实属高攀。可陆宝忠心里另有一付算盘,要是趁现在这机会把女儿嫁给溥峻,一旦溥峻登上皇位,那他女儿就是娘娘,他就是国丈了,这叫押宝,押对了就一步登天。他把这主意说给夫人和女儿听,夫人和女儿也就顺了他。

  溥峻结婚那天车队经过豆腐张家门前,豆腐张和他的女儿桂香都觉奇怪,怎么他一下子红火成这样了?

  溥峻还总想着豆腐张家的豆腐脑,派专人去他家买,这么一来,豆腐张的生意也兴隆起来,因为大阿哥都爱吃的豆腐脑还能差了?

  光绪病危,立储的事迫在眉睫,溥峻和围绕在溥峻周围的一群人亦喜亦忧。喜的是这下谁该接光绪的位子总要有个说法了,忧的是不知太后老佛爷最后拿的是个什么主意,老佛爷的一句话将决定他们一辈子的荣辱。在这些人里最心急的就是刚刚做了溥峻老丈人的陆宝忠。先是得消息说溥峻立位有望,这些人就得意洋洋的想着该怎么组阁,陆宝忠顿时觉着自己身价万丈。溥峻这时趁堂会的机会勾上了一个唱落子的戏子,这事儿被新婚不久的陆秀莲发现了,大哭大闹。她爹陆宝忠反而说,你怎么这么没见识?你当你是嫁给个谁了?你嫁的是个就要当皇上的人!皇上都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他这才闹了个戏子你就受不了啦,那要明儿进了宫你可怎么办?陆秀莲想想也是,不哭不闹了。

  看样子,溥峻马上就要当皇上了,他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了。谁知最后传出的消息是,太后要立醇亲王载沣的儿子溥仪,而且千真万确。这下围在溥峻府上的人全傻了,有骂的有哭的,但脑子活点的人都悄悄地溜了,再聪明点的,则是趁人多手杂的机会,见溥峻这儿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顺手就拿走了,有人更理直气壮,说这当初就是他送的,该拿回家去了。载澜也包了点细软,坐上溥峻新置办的轿子回家了。几乎是刹那间,刚刚还红火热闹的大院如被洗劫过一般,变得空空荡荡的了。

  陆宝忠在听到这消息后顿时口吐白沫昏了过去,他女儿陆秀莲一会儿要上吊一会儿要抹脖子,哭得昏天黑地。陆宝忠醒过来了,大叫完了完了。唯有溥峻脑子不够用,还问这倒底是出什么事了,被陆宝忠一个耳光打过去,说你算是害苦了我了,害苦了我了。这可是真话,所有围在溥峻身边,想捞好处的人此刻都有退路,唯有他把女儿嫁给了溥峻,无路可退,从此一腔怨气全撒到溥峻的身上了。

  本来好好的要当皇上,又是你们说让我当的,怎么又不让当了?这回连溥峻也想不通了。新皇上溥仪登基那天,因为还要发办慈禧和光绪的丧事,没怎么大办,但仪仗队默默绕皇城一周,虽无鼓乐之声,也另有一番威严。溥峻在家门口眼见此情此景,想想那皇城里的龙位本来是我的,如今让一个三岁小孩顶替了他,弄得他人不人鬼不鬼的,不禁悲从心来,逐破口大骂,说当今的皇上应该是我!我才是皇上呐!他居然闹到皇城里,新上任的大太监大怒,叫人狠狠掌了他几个耳光,把他关进宗人府了。

  等到宗人府把溥峻放回的时候,西黄城根那座宅子给封了,陆宝忠和陆秀莲也不知去向了,他二叔载澜一家也跑得无影无踪了。

  溥峻这下可真的是无家可归了。

  转眼到了民国。

  街上已经能看见穿洋服的人了,大清国的龙旗换成了民国的青天白日。

  溥峻在前门的戏园子里跑龙套混饭吃,一日被已经出宫的太监樊德章发现了。他见了溥峻就像见到了亲爹,把溥峻领到一茶园。此处聚着一群被赶出皇城的遗老遗少,他们边听大鼓书边喝茶边骂大街,骂民国不是他妈的东西,弄得现在君不君臣不臣的。溥峻一进来,大家一起上前问安。因为现在大家都无权无势了,既然都抹平了,那么论资格,大阿哥就是他们这里曾经身份最高的人。人们把大阿哥请到上座,那个亲热劲儿,有人竟激动的唏嘘流泪。之后就同仇敌忾的骂民国,骂袁世凯,为失了势的宣统皇帝鸣不平。谁知半天没说话的溥峻出语惊人,说现在的皇上根本就不行,要是当年他当皇上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大家一下子听傻了,尽管是民国,可这些人还是敬皇上,说皇上的坏话那还了得,可现在到底是民国,而且说话的是曾经的大阿哥,大家叹口气也就不说什么了。

  樊德章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伺候人伺候惯了,一下子没人让他伺候了心里特难受,现在碰到了溥峻,他找到感觉了。他把溥峻带到前宫女小芸那儿去了,小芸也是伺候过溥峻的宫女,用现在的说法她和溥峻还有过一夜情。她从宫里出来,找了间房,给纸坊里扎纸花为生。她见到溥峻也是激动得好半天说不出话,她像当年伺候大阿哥那样的伺候他,现在虽说条件是差远了,可状态一样。她问寒问暖,大阿哥居然还在她这儿吃了饭。

  溥峻回到他那个家,冷房冷灶,想想在小芸那儿受到的伺候,更加感到他这儿的冷清。第二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又到了小芸那儿。吃完了饭,还说他不走了,就住这儿了。从此他们既像夫妻又是主仆的生活着。溥峻还是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溥峻常跟小芸说,他其实差一步就是皇上了,就差那么一步,所以落到今天这地步。要是皇上,她小芸可不就是娘娘了?小芸到是没想过当娘娘,可溥峻怎么想怎么不服气。

  民国开始有议会,有关方面让溥峻当议员,每月发银子,还能坐马车,看样子他又有好日子过了。

  那时中国很混乱,一会儿说要共和,一会说帝制最好。有些遗老遗少们想趁混乱之际恢复帝制捞上一把,就推举溥峻当皇上。溥峻一开始不敢干,后来被他们说得动了心,就答应了。觉得自己本是皇帝命,当皇帝也是应该的。哪知这事儿早被密探们知道了。搞朝拜仪式那天被军警们围了个正着,溥峻这回以逆反罪被关进监狱。还陪绑上了一次法场,游街的队伍经过豆腐张家门口,豆腐张和他的女儿桂香认为溥峻这下真是完了。

  溥峻关了几年后,被放出来了。

  他去找小芸,小芸死了。找到樊德章,樊在临死前把藏在腰里多年的三根金条给了他,让他以后好好的过日子。

  溥峻有了三根金条又不知怎么过日子了,这事被早先在皇宫里陪他念书的溥兴发现了,溥兴设圈套让他和英国人合办一家公司,他声称从此要经商了。并以前朝大阿哥的名义吸引遗老们入股,公司一下招了不少股份。可溥兴和英国人不久就裹胁股金全都跑了。遗老们把溥峻打了个半死,又把他送到衙门去。最后判他欺诈罪入狱服苦力去了。

  溥峻在苦役场上被折磨得快死了,这时又一个新总统上台,大赦天下,他被赦免。不过他不是走出来的,是被狱卒们抬出来扔到雪地上,要活要死全听天意了。溥峻居然活过来了,活过来之后他想死,可是没死了。

  这之后他跟一个老叫花子哭过丧,学过打竹板讨饭,后来老叫花子死了,他又没了着落。在走投无路之际,只好到豆腐张家蹭饭。可豆腐张家的日子也不好过,桂香的男人被流弹打死,豆腐张也病了。他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混饭吃了,也学着帮忙做点事,后来张家收留了他。他想重新做人,也学着做豆腐卖豆腐。豆腐张后来有意将女儿桂香许给他。溥峻也觉得这样过日子最好,从此他隐名埋姓,决心好好做个老百姓了。问题是皇上不好当,老百姓就是那么好当的?当穷老百姓更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还有,虽说他改名改姓了,社会上还是有人想利用他,他能经受了诱惑吗?故事从这儿还得慢慢的往下讲。

分集剧情:
无分集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