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该剧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明朝年间、“天下第一酒镇”的爱恨情仇故事。全剧围绕各方争夺名扬天下的狄氏“酒经十三决”展开。为将酒文化流传百世,各地酒王后裔挺身而出,愤然与恶势力抗争,不惜用生命保全狄家祖辈心血《酒经十三决》,故事可歌可泣,感人肺腑。

  明朝中叶,连遭灾荒,朝廷为安抚民情,宣由禁酒。内侍太监白公公借公缉私,逮捕“晋酒王”狄耿堂,长子狄炳毅然出面替父亲顶罪。小儿狄阳又因夜袭白公公被逮捕,临行前狄耿堂夫妇拿起“鸳鸯剑”刺向兄弟俩的背部,将名扬天下的狄家《酒经十三诀》之玄机藏于其身。“豫酒王”山贵棠为投奔白公公,将“川酒王”谭书唯杀死。山妻羞愤交集,悬梁自尽。儿子山魁、山忌从此在狄家落脚,成为狄母收养的义子。狄炳在押解途中逃脱,找到了谭书唯家,谭妻之弟彭亮为当地县丞,买通追兵,以另一死囚冒名顶替,救了狄炳,狄炳从此隐姓埋名在谭府落脚,改为为黄满,并与彭亮之女少姑结为夫妻。三年后,朝廷终于解除禁酒令,所有因酒禁获罪的囚犯一律开释。狄阳提前越狱,寻找祖传“鸳鸯剑”,去找白公公复仇,却意外发现一封纸页发黄的信!信是一个叫做“婉儿”的女子写给白公公的,而且用的是宫中才有的御笺……

分集剧情:
第1集

  明朝中叶,连年荒旱,颗粒无收,百姓饥荒不安,朝廷为安抚民情,以粮救民,颁布禁酒令。

  内侍太监白公公接皇帝禁酒诏令,带东厂众兵直扑“天下第一酒镇”狄家镇,为报复十二省酒王统领狄耿堂,假公缉私,大肆陷害杀戮。

  白公公毁坏象征着众酒王荣誉与身份的督酒台,仅仅留下“豫酒王”山贵堂的督酒台。白公公扬言已经有人写状纸将狄耿堂上告朝廷,想以狄耿堂目无法纪之由将他依法查办,。恰巧这时狄家御赐条幅黄稠神秘失窃,狄耿堂与白公公双方关于失窃黄稠一事当面对峙,双方兵戎相见,狄耿堂二子狄炳还杀死了白公公的手下。

  狄家与凌家是世交,狄耿堂与“凌酒王”凌老爷同是酒王,狄耿堂长子狄阳与凌家小姐阮红自小就订下了娃娃亲。狄家御赐条幅黄稠失窃后,狄阳与未婚妻阮红二人深夜潜入白公公田庄,想找寻黄稠下落,却没什么结果。

  由于山贵堂督酒台未毁,众人把状告狄耿堂与狄家黄稠失窃的事都积怨到了山贵堂身上,山家从此无法在狄家镇立足。山贵棠走投无路,带家人投奔白公公。

  白公公一直对狄阳夜袭田庄一事耿耿于怀,山贵堂带家人来投奔,白公公从山贵堂二儿子山忌口中得知正是山贵堂长子山魁当天救走了狄阳,因此拒绝收留山忌和山魁。

  狄家镇上的人始终怀疑是山贵棠背叛狄耿堂。狄耿堂不计前嫌,令狄阳出面收留山贵棠家人…… 。

第2集

  白公公以狄炳杀人、狄阳夜入田庄偷盗两项罪名将狄耿堂的两个儿子告上县衙。

  为免酒经丢失,狄耿堂将名扬天下的狄家《酒经十三诀》之玄机分别藏于狄阳、狄炳背部,希望有朝一日,两兄弟再见,狄家酒又可以重见天日。

  狄阳被狄耿堂亲手送进狱中,想借此暂时平息事端。白公公却并不善罢罢休,还想从狄炳身上下手,致狄耿堂于死地。官府下令将狄炳终生流放,白公公又想在押解途中将狄炳杀死。谭书唯夫人之弟彭亮为四川当地县令,买通官差,用另一名死囚冒名顶替,解救了狄炳,并将他带到了谭书唯家中,狄炳从此隐姓埋名在谭府落脚,改名?黄满,并与彭亮之女少姑结为夫妻。

  众酒王对山贵棠的嫉恨越来越深,白公公又从中调理,致使山贵棠与众酒王矛盾激化。

  山贵棠与“川酒王”谭书唯言谈之间流露出自己虽然一直对狄耿堂的地位有所不满,也想拿到狄家御赐条幅黄稠,但是一直没有下手,声称狄家御赐条幅黄稠失窃一事与自己无关。

  谭书唯轻信山贵堂的辩解,将山贵棠所言告知狄耿堂,狄耿堂在山贵棠的言语之间?生了怀疑。

  面对山贵堂的心魔攻心和?人的愤怒职责,性格刚烈的山妻羞愤交集,悬梁自尽,儿子山魁、山忌从此在狄家落脚,成?耿母收养的义子。

  众叛亲离的山贵棠误会是谭书唯嫁祸他偷走了狄家的御赐黄稠,恼羞成怒,在狄家水井边失手杀死谭书唯,正好给了白公公彻底控制山贵棠的机会…… 。

第3集

  众酒王正在祭奠“川酒王”谭书唯之际,一个神秘高僧走来语言,狄家镇将面临一场空前浩劫。但是狄耿堂并没有因此而动摇留在狄家镇的决心,决意留在狄家镇,与狄家镇共存亡。

  山贵棠失手杀死谭书唯后被白公公胁迫,写下杀人供状,只有完全受白公公控制,为白公公办事。

  谭风系谭书唯的女儿,得知父亲已遭奸人所害,拜无痕法师?师上山学艺,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为父报仇。

  狄耿堂不想让白公公阴谋得逞,为寻找黄绸的下落误入白公公田庄密室,却不幸中毒身亡。白公公来到密室,发现狄耿堂的尸体,趁机隐瞒事实,对外称狄耿堂失踪。

  为了让山贵棠继续留在狄家镇,白公公又假借联姻的名义向狄夫人提出把狄耿堂之女青儿许配给山贵堂的儿子山忌。山魁、山忌两个人一直都喜欢青儿,青儿与山魁早已暗生情愫,两人暗中私定终身,不料却遭人暗算,青儿与山魁分别被绑架,山魁挣脱绳索,为营救青儿回到狄家报信,却发现青儿早已被山忌所救,山魁与青儿对山忌心怀感激,却不知这一切都是山忌为获取青儿芳心设下的骗局。

  江南“吴酒王”联络朝中大臣四处奔走,其子吴桐留在狄家镇接应消息,希望朝廷可以早日解除禁酒令,开释所有因酒禁获罪的囚犯。

第4集

  三年后,国泰民安,又逢连年丰收,朝廷终于解除禁酒令,所有因酒禁获罪的囚犯一律开释。

  血气方刚的狄阳挣断镣铐,自己提前越狱,终于见到了离别三年的狄夫人和阮红。狄阳子承父业,力图重新振兴狄家酒业,将狄家酒发扬光大。

  白公公爪牙徐当仁虽然是田庄的管家,却一直厌恶白公公的丑恶行经,狄阳找到徐当仁,劝说他帮助狄家与白公公作对。

  田庄故意传出狄炳在押解途中逃跑被杀的消息,狄夫人伤心欲绝。

  白公公假意来到狄家面见狄夫人,为自己在禁酒时对狄家的态度赔礼道歉,请求与狄家和解。正遇狄阳回到家中,狄阳与白公公正面交手,双方都发觉对手其实并不简单,展开了新一轮的较量。

  狄家召开论酒大会,白公公找到山匪乌头,想利用乌头以狄阳聚众谋反的罪名杀死狄阳,没料到狄阳早有防备,将论酒大会转移到了家中。

  白公公在论酒大会上见到了“吴酒王”儿子吴桐,紧张不已……

第5集

  朝廷解除禁酒令后,狄阳联合“吴酒王”父子一起对付白公公。

  白公公派爪牙徐当仁请山贵堂下山,为收买他,白公公把他安顿在自己原来住的地方,并起名为“贵堂山庄”。

  徐当仁厌恶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暗中与狄阳联系,一心走上正路。狄阳从徐当仁口中得知白公公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了吴桐身上。狄阳把危险告知吴桐,希望可以保证吴桐的安全,却被吴桐误会是因为自己与阮红接触频繁,狄阳想借此机会让他离开狄家镇……

  白公公视吴桐为心腹大患,诱骗山贵棠,想利用他加紧逼迫吴桐离开狄家镇。山贵棠密令儿子山忌监视狄阳与吴桐的行踪,发现两人的矛盾因为阮红越来越深,狄阳还因此杀死了吴桐。山贵棠信已为真,想看吴桐的尸首,不料尸首竟然是狄阳假扮的,山贵堂惊恐不安。

  吴桐离开狄家镇,狄阳夜袭白公公田庄,进入了白公公的秘室,找到了一封纸页发黄的信,信是一个叫做“婉儿”的女子写给白公公的,狄阳记住了“婉儿”这个名字。紧接着狄阳发现了一具早已成为白骨的的尸首。

第6集

  谭书唯之女谭风师满出徒。为给父亲谭书唯报仇,谭风请求已经更名为黄满的狄炳与自己一起回狄家镇。

  狄炳回忆临行前父亲狄耿堂交托“鸳鸯剑”时留下的话,意图与谭风一起回狄家镇,少姑方才告诉他狄耿堂三年前早已失踪的事实,狄炳在回狄家镇查明真相与保护彭家之间左右为难。

  此时山忌对兄长山魁的嫉恨也因为青儿越来越深。山匪乌头女儿荷叶下山住进“贵棠山庄”,山贵棠与乌头合计将荷叶许配给山忌,山贵棠还想利用山忌和荷叶监视狄家,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谭风与师父无痕大师带着《酒经十三诀》一起回到狄家镇。刚进狄家镇,谭风就被山贵棠与乌头发现,并且与乌头交手。

  山贵棠怀疑谭风的身份,于是利用荷叶找到谭风,还妄称自己是谭书唯的好友,企图欺骗收买谭风,并告诉她杀害其父谭书唯的仇人,正是狄阳的父亲狄耿堂 …… 。

第7集

  阮红警觉谭风到凌家酒铺向凌老爷打听狄家情况,与谭风交手,凌老爷认出谭风的真正身份就是谭书唯的女儿,并告诉她谭书唯的确死在狄家水井边。

  谭风心里更加确信是狄家杀死了父亲,潜入狄家找狄阳兴师问罪,谭风行刺末果,自己的一双绣花鞋反倒被浓稠的窑泥粘住,留在狄家。

  狄阳以为谭风是白公公派来的杀手,立即取下剑,追杀谭风至山溪边,谭风面罩落地,狄阳发现她竟是个美朗女子,顿时收敛杀心。谭风也认为狄阳光明磊落,开始怀疑是否真如山贵棠所说是狄家杀死了父亲谭书唯,开始查明真相。

  白公公借机大做文章,意图在凌老爷与狄阳间挑拨离间,众人认为凌老爷别有所图,狄阳深明大义,化解了与凌老爷之间的误会。

  阮红出面到山贵棠家中引出谭风,狄阳决定趁此机会告诉谭风真相 …… 。

第8集

  狄阳安排比武大会,阮红与谭风比武,想与谭风冰释前嫌。

  狄夫人在比武大会上向谭风说出真相。不料反而中了白公公的圈套。白公公找人假扮谭书唯死因见证人,并且拿出官府公文作为证据,欺骗谭风杀死谭书唯的真凶是就失踪的狄耿堂。谭风一气之下将剑刺向狄夫人,幸有狄阳出手相救。

  谭风回到“贵棠山庄”后发觉官府公文是伪造,开始怀疑父亲的真正死因,决心一定要让事实水落石出。

  山忌承认是山贵棠指使自己做内应才把谭风放进了狄家。狄阳通过山忌见到荷叶,希望荷叶可以保护谭风的安危。

  山贵棠想得到谭风手中的公文和白公公交换自己写下的杀人供状,到谭风房里四处寻找。谭风发现后不但不追究,还把公文直接交给了山贵棠。

  山贵棠到白公公田庄交差,不但拒绝承认自己已经从谭风手中得到公文,还要把谭风送往田庄。白公公又想出了一个新的阴谋,想利用谭风对付狄阳。

第9集

  山贵棠指使乌头带人准备对谭风下手,荷叶受狄阳之托保护谭风,荷叶和谭风与山贵棠交手。徐当仁暗中通知狄阳谭风处境危险,险要关头,狄阳出面营救谭风,山贵棠落荒而逃。

  谭风被狄阳带入狄家。狄夫人善待谭风,无奈青儿对谭风始终存有误会,还责怪谭风一切祸端皆因她而起。

  山贵棠找到山忌,打听谭风在狄家的情况,被凌老爷撞见,山贵棠打算和狄阳讲和,向狄阳要回山家在狄家的下缸坊,被狄阳言辞拒绝。

  不料白公公却另有目的,想让山贵棠向狄阳交出《酒经十三诀》,收回下缸坊,借机重回狄家镇。

  阮红妒忌狄阳对谭风的关心,醋意大发,对谭风态度不冷不热。

  山贵棠不想交出山家《酒经十三诀》,于是假扮谭书唯的鬼魂告诉谭风真凶是狄耿堂,恰巧被也想装鬼吓走谭风的青儿撞见。山贵堂诡计最终被狄阳揭穿。

  阮红主动与谭风和好,希望可以尽快消除谭风对狄阳的误会 ……

第10集

  谭风离开狄家却遭遇前来找麻烦的山匪乌头,幸遇凌老爷暗中相助,谭风才可以安全身退。狄阳加紧了对谭风的保护。

  山贵棠向狄阳求和,交出山家《酒经十三诀》,想要回自家下缸房。

  谭风不满狄阳与山贵棠讲和,误会狄阳另有居心,恨自己进错狄家,于是向狄阳告别,打算回四川老家。

  山贵棠夜入狄家,将狄家镇宅宝剑“鸳鸯剑” 的其中一柄偷梁换柱,被狄阳发觉,将另外一柄“鸳鸯剑”放入水井之中……白公公前来说服狄阳在狄家镇给山贵棠留一席之地,并向狄阳保证只要山贵棠回到狄家镇,就派人查清谭书唯的真正死因。狄阳为查真相,少生事端,请君入瓮。

  谭风终于明白狄阳苦心,住进凌家,与阮红重修旧好。

  山贵棠将偷来的“鸳鸯剑”献给白公公,并说出“鸳鸯剑”的秘密,阴谋破坏酒王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