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大明建国之初,由于连年战乱,加上疫病流行、黄河、淮河、运河连连泛滥,中原、江南人口锐减,而山西却未经大战,人口稠密。河南、河北、山东三省人口相加,还不及山西人口的一半。洪武八年,洪水暴发,淹了山东。江苏、河南、河北、安徽数省,洪水冲垮海堤,海水倒灌,把明朝廷的主要税收--盐场也一并冲毁。中原大地赤野千里:人迹罕见。为此,朱元障下决心从山西大规模移民整修河堤、恢复盐场、发展生产。增加中原和江南人口。

  侍读学士林屹是山西人,他亲眼所见,山西移民如同囚犯,被官兵捆绑;肆意凌辱;死者丢弃荒野;移民钦差、戚国公、大将军马荣,为完成皇帝钦定的移民人数,采用欺骗的手段,抓捕百姓,强行移民。林屹官品虽低,却不顾生死,愤而上书,以死诛皇帝,停止残害百姓的移民。朱元障因林屹的胆大妄为十分震怒。此时,林屹的大哥林峰--监察御史,调查侦知,移民钦差、户部侍郎苏佩犬舞弊贪赃,富户只要给他行贿,就可以不移民。移民官员和一些地方豪绅相互勾结,趁机强取豪夺百姓的固地、家产,大发横财。林峰预将此事奏报朝廷,被苏佩文和平阳知府曾克得知,派人把林峰暗杀;并慌报朝廷,称林峰是被不愿移民的暴民所杀。林屹奏请皇帝,要求到山西平阳府查办此案。林屹的恩师、极力主张移民的大学士张四维了解林屹的才能,推荐为人正直,刚正不阿的林屹前往山西,查办此案。钦差苏佩大是永相胡岩的女婿,林屹在极其险恶的情况下,顶着巨大的压力,查明了案情;并深切感悟到:山西地贫人稠,而山东、河南等地沃野千里,却人烟稀少,耍使国富民强,必须大规模移民。林屹回京后,奏请皇帝,请求担任移民钦差,并提出了给移民迁移银、给移民土地。并免税三年等一系列移民政策,得到了皇帝的认可,并委任林屹为移民钦差,主持移民。但拯相胡岩、山西巡抚陈修人、庆王等人为自身利益,必欲制上移民、置林屹于死地。

  本剧是以林屹的命运为主线,展现其办理、安置移民的艰难曲折,和其在家族矛盾、爱情中复杂的情感历程;同时,也展现了移民王成祖、大喜一家、富全一家、及林峙、林峻等人的移民历程和生活变迁;全景式地展现了上至朝廷高官,下至黎民百姓,在洪武年间的这次大移民。全剧有极强的悬念性和故事性,冲突激烈,集集有悬念,集集有数次高潮,人物性格鲜明,且场面宏大,是一部有着丰富内涵且好看的历史巨片,本剧的主要剧情为:

  平阳血案:监察御史林峰在早阳被暗杀,平阳知府曾克秦报,林峰是被对移民心怀不满的洪洞县百姓王成祖、王继祖兄弟二人所杀,移民钦差苏佩文及山西按察使也认定王成祖兄弟是杀人真凶。但王氏兄弟负案在逃,官府正在缉捕二王。侍读学士林屹从林峰的属官处得知,林峰被害,另有隐情。据了解,林峰死前,正在调查赤佩文与另一位钦差、成国公、大将军马荣在移民中的贪赃舞弊……,林屹奏请皇上,刊山西查此凶案。马荣的女儿。郡主马媛为父亲担忧,密奏皇上、皇后,请求"协查》此案,暗中监视林屹的一举一动。林屹只身刊山西,苏佩文和平阳知府曾克早有准备,林屹步步凶险。处处危机,凭着过人的胆识和才智,终于查清了疑案,使真凶苏佩文、曾克伏法。也赢得了马媛的芳心。

  风口浪尖:林屹目睹中原赤地千里,人迹罕见。感悟到,耍使国家强盛、百姓富足,只要坚定执行 "天下大移民”的决策,而在此之前,他看到移民迁移的苦难,曾向皇上谅争,请求停止移民。林屹再次请命,要求接替被赴决的苏佩文,担任移民钦差。苏佩犬是遮相胡若的女婿。胡岩因苏佩文被杀,深恨林屹,必饮置琳屹于死地。胡岩派侄子胡涟为平阳知府,并联合晋王,密令山西逃抚陈修文,务必除掉林屹。胡涟等人指使人盗抢银库、派遣美女苏舜卿到林屹身边卧底,掌握林屹行踪,派杀手暗中行刺、下毒,无所不用其极。

  淮南惨案:朝廷计划用数年时间,从山西移民数百万。林屹提出用 "开中制"的策略,解决数百万移民的迁移、安置经费,皇上御准了林屹的方案。 "开中制"的施行,不仅解决了移民所造成的庞大的开支,保证了移民的迁移和安置,同时也使山西人踊跃经商,使晋商名满天下。就在林屹大举移民时,迁移淮南的移民却大量逃亡,返回山西。林屹得知,在淮南的庆王,不仅抢夺移民的财物,还强逼移民为其盖宫殿、修陵寝,肆意奴疫移民,谁南移民缺衣少食,在死亡线上挣扎。庆王是皇上唯一的堂兄弟,十分骄横,林屹决定,亲赴淮南,解决淮南移民的安置和生存问题。庆王大权在握,林屹在淮南九死一生……。

  天下移民:林屹回到平阳后,着手解决富户的移民,燃而他的最大阻力来至他自已的家族,他的父亲。兄长。姑父等,都成为他的"对头",林屹面临艰难的块择……最终实现了天下大移民。

分集剧情:
  明朝洪武移民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历史最久的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民族迁移行动,涉及人数达百万之众。包含汉、蒙、回三大民族。其声势之大,范围之广,旷古绝今。对促进我国民族交融,文化交流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

  自古就有民谚:“问我祖先何处来,山西洪洞大槐树”。洪武移民不仅合理地分布了人口生存空间,而且移民与当地土著在文化上、心理上、习俗上经过长期的交融交换,地域文明必然会相互照应,培育出新的文明种子,这对中华民族的大融合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在中国古移民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为大明帝国成为当时世界最强盛的国家奠定了基础,为中华民族文化发展做出了贡献。

第一集

  元末明初,中原大地历经连年战乱,人口稀少,黄、淮、运三河多次泛滥,山东、河南、河北、江苏、安徽等省沦为一片泽国,土地荒芜,渺无人烟,刚刚崛起的明帝国面临有地无粮、治水无人的困难局面,与此同时,因地理优势而躲过历次战争的山西经济发达,人多地少,洪武八年,明太祖朱元璋决定从山西向各地移民。由此,奠定了现代中国人口分布的山西洪洞大槐树百万大移民拉开序幕。

  成国公马荣、钦差大臣苏佩文奉命奔赴山西督办移民,却遭到难离故土的山西百姓奋力反抗。恼怒之下,马荣大开杀戒,强制移民,百姓骨肉分离,家破人亡。钦差大臣苏佩文借机大肆索贿,压榨民膏,山西全省民怨沸腾。目睹此景,已任侍读学士的状元林屹忧心如焚,决心为民请命,面见马荣,痛诉其草菅人命,马荣恼羞成怒,将林屹绑赴刑场问斩。十万移民一片哗然,民变一触即发,千钧时刻……

第二集

  为完成朝廷移民三十万的旨意,马荣采取愚民政策,欺骗百姓到大槐树下集结,强行围捕百姓。致使百姓怨声载道,官府声誉全无,朝廷民心尽失。林屹上书弹劾马荣,力陈移民弊端,要求杀马荣已挽回民心。朱元璋震怒,将林屹驱逐出宫,并生杀林之心。林屹上书的事引起马荣之女马媛注意。马媛深夜召见林屹,本想处置林屹,却被林屹才华所迷,萌生爱意……

  林屹胞兄监察御史林峰查获钦差苏佩文贪赃证据,准备上奏朝廷,却突然神秘被杀。朱元璋龙颜大怒,派林屹彻查此案,林屹临危受命,单身奔赴山西,一时间,朝堂内风云涌动,各派官僚蠢蠢欲动。

第三集

  林屹奉旨查案的消息传入山西,钦差苏佩文等大为震惊,为掩盖罪行,苏佩文等胁迫林峰仆人刘德诬陷他人,将杀害林峰一事嫁祸移民王承祖兄弟二人。于是苏佩文通缉抓捕兄弟二人。

  林屹进入山西,一路查访,深感大哥被杀一案疑点重重,若想查明此案,只有找到兄弟二人。此时传来王念祖在平阳府牢狱中上吊自杀,王成祖逃脱的消息。林屹决定查验王念祖尸体,在停尸房巧遇王成祖。正要询问时官府朱推官巡查来此,王成祖再次逃离。林屹巧言骗走朱推官,查出王念祖系中毒身亡,而后才被悬于梁上,案情扑朔迷离,林屹隐觉大哥被杀一案并不简单。

  公主马媛为免林屹与父亲马荣冲突,尾随林屹进入山西,在驿站中马媛发现林峰的贴身仆人刘德,刘德是林峰被害时唯一的目击者,正被苏佩文等人追捕,刘德为求自保四处寻找林屹。马媛正要审问刘德,得知消息的平阳知府率人来捉拿刘德,为保护刘德,,马媛被迫表明身份,马媛的到来令苏佩文等被感震惊,新的阴谋又在形成。

第四集

  马媛从刘德口中得知林峰被害时情形,深感此案蹊跷,命人通知林屹,而当林屹赶到时却发现刘德逃走,林屹认为因他弹劾马荣一事马媛有意刁难他,对马媛产生误解,马媛深感委屈。林屹通过家族力量找到藏在姐姐家的刘德,刘德告诉林屹是平阳知府让其诬陷王承祖兄弟一事,林屹大吃一惊。

  深夜,王成祖跟踪林屹来到客栈,向林屹诉说冤情。平阳知府派人赶到客栈,将林屹和王成祖一并抓走。为杀人灭口,苏佩文与平阳知府曾克收买死囚,要将林屹杀死狱中,被及时赶到的朱推官阻止。马媛得知消息,大为震惊,向马荣求救。朱推官得知林屹身份,决定救其出狱。得知消息苏佩文带人赶到,正与走出牢房的林屹相遇,苏佩文孤注一掷,拒不承认林屹是钦差,下令捕杀,危急时刻,马荣率军队赶到,救出林屹,林屹与马媛冰释前嫌。

第五集

  排除了王成祖兄弟杀林峰的嫌疑,唯一的线索就是目击证人刘德了,林屹连夜派人找刘德,进一步了解案情,曾克与苏佩文也深知刘德的重要性,在林总管带刘德回来的路上劫走刘德,并杀人灭口,使案情进入绝境,曾克得意非凡,认为自此可高枕无忧,不想林屹出奇招,夜捕曾克师爷,从师爷口中得知曾克等移民官员在移民中大肆贪贿,证据为林峰所得,林峰是在收集证据时突然被害的,林屹由此怀疑,林峰之死与曾克等移民官员有关。

  马媛担心父亲马荣与曾克的沆瀣一气,参与了杀害林峰一事,经过一番调查,证明马荣是清白的,并未与曾克等勾结贪贿,马媛甚是欣慰,林屹也改变了对马荣的看法。

  根据师爷的供述,林屹、马媛得知曾克养有外室,其小妾常氏的两位哥哥是习武之人,并突然暴富,十分可疑。林屹、马媛怀疑二人就是杀害林峰的凶手,林屹请朱推官以私人身份引见二人,展开秘查。

第六集

  林屹步步紧逼,苏佩文、曾克坐立不安,决定对林屹下毒手,曾克联络林屹二哥林峻,利用林峻想独霸家业的野心,让林峻借家宴毒死林屹,马媛识破林峻的阴谋,派人找回林屹,苏、曾阴谋落空。

  林屹乔装已死的林峰,借鬼神之名使常家兄弟供认杀害林峰的事实。根据常家兄弟口供,林屹抓捕了平阳知府曾克,曾克落网,苏佩文深感危急。一方面来找林屹摊牌,许重愿想让林屹就此住手。一方面借用其移民钦差权力,逼林家移民,以此要挟林屹,林氏家族以林峻为首,逼迫林屹放弃继续追查,林屹内外交困。

  苏佩文看林屹软硬不吃,为保全自己,苏佩文毒死曾克,诬陷林屹逼死朝廷命官。

第七集

  为阻止林屹继续调查,苏佩文毒死曾克,嫁祸林屹将其抓入大牢,同时查抄林家强行让林家移民,想以此胁迫林屹就范,不料马媛出面阻止,苏惧怕马媛只得住手。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苏佩文决定把林屹押回南京,同时勾结丞相胡岩,让安查使在押林屹回来的路上杀掉林屹,马荣得报十分震怒,决定回京面圣,向朱元璋禀报。

  林屹被押回大理寺,大理寺受胡岩指使,要对林屹实施逼供,机智的林屹采用缓兵之计,未逼先招,同时指使仆人为自己设灵堂,大造声势,使朱元璋对林屹供词产生怀疑,要太子亲审林屹,胡岩等人阴谋落空。

  林屹被押回京消息传到林府,林府一片混乱,林母吐血,林峻等人认为时机已到,在林母病重时,要求分家,刺激林母,意图逼死林母,独占家财,一场家族大战爆发。

第八集

  太子主持公审,林屹当堂痛陈移民官员勾结朝中权贵大肆贪贿,声言证据在马媛手中,太子找马媛索要证据,马媛认为太子是胡岩女婿,对太子心存疑虑,告诉太子证据丢失,暗中将证据交于皇后,林峰一案真相大白,太子大为不满。

  为救苏佩文胡岩等人联络朝中逼朱元璋杀林屹,朱元璋为移民大计,不愿此案扩大,令太子拿出定论,胡岩以亲情逼太子放过苏佩文,太子在公理与案情间难以取舍,朱元璋对太子甚为失望。林屹看出太子难处,愿由自己出面替太子解难,林屹举措得到太子赏识,赦免林屹。

  经过这番风雨,林屹看到了移民的重要性,向朱元璋上罪己书,要求承办移民一事,朱元璋甚是欣慰。

第九集

  林屹自荐去办移民,保证五年内移民三百万。得到朱元璋的首肯,但却遭到胡岩为首的官僚集团的极力反对。朱元璋力排众议任命林屹、马荣为移民钦差。胡岩看到阻止无望,派其侄子胡链为平阳知府,以牵制林屹,不让林屹办成移民。马媛深知林屹得罪了胡岩集团,移民不会顺利,林屹前程十分险恶。于是在林屹启程前去林府看望林屹,不想遇到了被林屹偶然搭救的苏舜卿,这个陌生女人的出现,使马媛对林屹产生疑问,二人之间关系变得有些微妙。

  林屹在去山西途中,看到大批移民虽已分得田地,但受当地恶霸欺凌,官府也对移民有偏见,移民根本无法安心耕种,一边是不愿移,一边是移过来不能活,如何解决安置问题,才是移民的关键,一套成熟方案已在林屹心中形成。

第十集

  山东平谷县移民开渠耕种,遭到当地恶霸吏部莫主事儿子的阻拦,并打伤移民,洛南知府却不受理,移民申冤无门,淮南丁御使路见不平,逼迫洛南知府派人保护移民修渠。但丁御史刚离开,莫主事儿子又毁坏了移民渠,林屹经过,查知此事,严惩莫主事的儿子,安定了移民却得罪了莫主事。

  为顺利实现自愿移民计划,林屹找到布政使陈修文向其借钱粮,以分发移民,使移民能安全转到中原各省,陈修文表面答应,暗地却拖延不办,牵制林屹使林屹计划无法实施。为解燃眉之急,林屹向平阳富户高息借银,新任平阳知府胡链得到内线苏舜卿汇报,向富户施加压力,使富户不敢借银,林屹处于孤立无援之境。

第十一集

  林屹向富户借银的计划得到朱元璋首肯后,陈修文、胡链不得不有所收敛,不敢明抗却在暗中使诈。林屹利用林家声誉作保,终于筹的首笔移民款三十余万两。胡链一伙在得到苏舜卿情报后,勾结林屹二哥林峻对这笔存在林家钱庄的银两下手。林峻因林屹未给自己封官,又屡次遭到训斥对林屹怀恨在心,与胡链一拍即合。当夜杀死看院护卫,盗走银两。富户们听说银子被盗,纷纷上门讨要。林峻趁机挑唆舅舅找到林父,想通过林父逼压林屹。而胡链又借口案情复杂拖延办理。无奈林屹决定破案,经过缜密调查分析认定是内贼所为,胸有成竹后与胡链打赌十日内破案。而听说此事的马媛十分担忧。

第十二集

  为使林屹十日内无法破案,陈修文假借晋王名义召林屹到太原。已被林屹正直无私的人品感化的苏舜卿甚至是计,央求林屹不要去太原,马媛也劝林屹不要离开平阳,但林屹不听,奔赴太原。胡链趁林屹离开,假借出丧妄图转移被劫银两,不想被林屹早已安排的朱推官截住,原来林屹将计就计,欲擒故纵,至此劫匪落网,银两找到。林屹安排朱推官看押劫匪,自己赶往太原,为掩盖罪行,胡链灌醉朱推官,怂恿劫匪越狱,却在牢门埋伏官兵,将准备逃跑的劫匪灭口。

  劫银失败,胡链心有不甘,又生毒计,趁林屹远在太原,张贴告示,强逼百姓移民妄图激起民愤造成民变。民变一旦爆发,朝廷必杀林屹。百姓不明真相,纷纷到官府申冤,胡链不思安抚,还要调兵镇压。百姓群情激愤,民变爆发在即,情势万分危急。

第十三集

  胡链派兵镇压百姓,血案即将发生,林屹赶回阻止事态发生,当面揭露胡链私出告示,逼民造反的阴谋,胡链无言以对,到林屹处请罪。林屹警告胡链劫银盗匪虽被杀死,但元凶还在,他仍要追查。

  阴谋连连败露,胡链贼心不死,向平阳富户散布谣言,富户们惧怕移民,联合抵制林屹,不再借钱粮给林屹,无钱无粮,移民计划寸步难行。胡链唯恐天下不乱,又联络林峻及其舅舅等大户人家联合罢市,使平阳变成一座死城,百姓买不到粮食,生活无着,人心不稳。林屹面对贪官、奸商连手挤压,不惊不乱,与贪官奸商斗智斗勇,使胡链查封罢市商铺,借调军粮安抚百姓,使奸商、贪官内部分化,大户人家对胡链出尔反尔颇为恼怒,平阳城恢复平安,但胡链等并不罢休,再生事端。

第十四集

  面对官商勾结的罢市风波,林屹毫不退让,一面调集军粮补充供给,一面号召外地商户进城买卖,使罢市商家骑虎难下。胡链恼羞成怒,密令苏舜卿下毒谋害林屹。但此时苏舜卿目睹林屹整日为国操劳为民解忧意,已被林屹人品感动,毅然扔掉毒药,拒不受命。无奈之下胡链挑唆林屹舅舅私自开启已查封的商铺,偷运粮食,一面又散布谣言,让百姓哄抢,混乱之中,伤亡数人。胡链抓住机会,上书朝廷弹劾林屹,诬陷林屹办移民不利,致民死伤。朝中胡岩等人趁机落井下石,欲置林屹死地而后快,林屹处境岌岌可危……

第十五集

  胡岩抓住平阳抢粮死人事件,联络朝中朋党,要求朱元璋查办林屹,张智等人为移民大计力保林屹。朱元璋左右为难,为移民顺利进行,朱元璋决定密查平阳案件,暂不处置林屹,胡岩阴谋落空。胡链看朝廷没有处置林屹,想再把事态扩大,借口抓抢粮之人,随意抓捕百姓,让林屹成为众矢之的,同时鼓动各商铺继续罢市,胡岩在朝中也力阻林屹为解决移民钱粮想出的开中法,让移民大计无法成形,从而把林屹逼上绝境。

  林屹深知要稳定平阳,必须抓住哄抢粮食的头领,但胡链依靠苏舜卿密报,抢先让抢粮头领躲藏起来,林屹查得林峻参与抢粮事件,与林峻当面交锋,得知是胡链在操纵此事,但苦于无证据,抢粮之人又找不到,无奈,林屹剑走偏锋,要在胡链周围亲近之人身上打开缺口,林屹查知胡链助手皇甫崇养有外室,遂派人请来皇甫崇妻子,让皇甫妻与外室汪小姐打成一团,好乘机从汪小姐处探听消息,皇甫妻闻讯怒气冲冲来找皇甫崇,恰逢皇甫崇与汪小姐正在饮酒作乐,一场好戏上场……

第十六集

  林屹派马成乔装为算命先生接近汪小姐,探听抢粮内幕,汪小姐贪恋马成风采,将内情和盘托出。林屹连夜抓人,抢粮者落网,供出是受平阳府钱欣指使,林屹通缉钱欣。胡链得知此信大为惊恐,派人将汪小姐推入井中,并胁迫汪小姐贴身丫环怜儿指认是马成强奸汪小姐致死,要将汪小姐之死嫁祸林屹。布政使陈修文受胡岩指派星夜赶往平阳,欲治林屹之罪。胡链深知胜负即看谁先到平阳,如林屹先抓到钱欣则他必死无疑,如陈修文先到平阳则林屹被抓,为稳妥起见,胡链双管齐下,再次严令苏舜卿给林屹下毒,并用苏父母生命威胁苏舜卿,无奈之下,苏舜卿将毒药下在茶中送给林屹,对苏毫无戒备的林屹端起了茶碗……

第十七集

  陈修文秘密来到平阳,召见胡链,要胡链串通汪小姐父亲,一起状告林屹通奸。收集一切伪证,好抓林屹。朱推官在河津抓到平阳经历钱欣,林屹严审之下,钱欣供出胡链是抢粮案幕后主使。林屹三传胡链不到,只身去平阳府会胡链。不料胡链是有意拖延,在平阳府设下埋伏,专等林屹上门。林屹来到平阳府,陈修文以汪小姐父亲状告林屹为由,不问青红皂白扣住林屹,停止移民选吏考试,移民大计全面停止,林屹身处绝境。以被林屹感化的苏舜卿,不顾父母在胡链控制之下,为林屹击鼓鸣冤,被陈修文重打驱出府门。马媛得报,只得亲自出面,来到平阳府面斥陈修文,保出林屹。

  林屹拿到钱欣口供,传令抓捕胡链,陈修文又出面阻拦,无奈之下,林屹请出尚方宝剑,陈修文方才收敛。胡链入狱却死不招供,为拿到胡链口供,林屹心生妙计,将胡链与钱欣关在一起……

第十八集

  胡链为求活命,在狱中重金收买钱欣,并写凭证用钱顶罪,钱欣刚拿到凭证,朱推官推门而入。原来是林屹的妙计。胡链一案,证据确凿。陈修文为救胡链,谎报太原有移民作乱,调林屹出平阳,林屹将计就计离开平阳。晚间,陈修文偷带胡链出狱,林屹突然出现,借机将胡抓到移民署,定于初十将胡链处斩,陈修文紧急向晋王求援。

  刑场之上,林屹面对陈修文阻拦,义正言辞地驳斥其袒护贪官。林决意要杀胡链,得到百姓拥护。正要行刑,晋王赶到阻止。林屹不畏晋王权势,令锦衣卫行刑,锦衣卫手起刀落,胡链一命归西。恼羞成怒的晋王喝令将林屹捆在刑场要杀林屹。千钧一发之际,马媛力劝晋王以大局为重,晋王不听,双方僵持。幸成国公赶到训斥陈修文,挽回晋王颜面,事态得以平息。

  马媛数次援手,令林屹十分感激,林屹与马媛的感情与日俱增,林屹邀请马媛住在林府,马媛含羞应允,林母见到美丽端庄的马媛十分欢喜……

第十九集

  林屹斩杀胡链,在朝廷中引起轩然大波。胡岩朋党对林屹恨之入骨,纷纷表示誓杀林屹。朱元璋力排众议,对林屹不仅不罚,反而加官进爵,林屹等受到鼓舞,对移民计划的顺利施行信心百倍。

  林屹根据胡链口供发现林峻钱庄竟私存有胡链赃银,下令扣押。林峻闻讯,执刀找林屹拼命,被林屹斥退后兄弟反目。林峻怀恨在心为报复林屹,偷走林屹钦差大印。丢印是死罪,林府上下一片混乱,林屹与马媛商议,定下妙计,要让林峻自己还印。

  在林屹不懈努力下,平阳府移民顺利进行,。十万贫苦百姓自愿移民,林屹正在欣喜之时,潞安传来消息,数千移民抢劫粮银,上山落草为寇。是政令不通,?还是用人失当?林屹心急如焚。

第二十集

  林屹一路查访来到潞安,看到潞安城草木皆兵。原来抢粮案事发后,官府四处抓人,百姓人心惶惶。布政使陈修文力主发兵清剿。林屹经过认真调查,认定上山落草之众,大都是穷苦百姓,不得已才落草为寇,若发兵清剿,不利于解决矛盾。因此坚决反对发兵,陈修文表面上答应,暗地里却连上奏章催促朝廷发兵。朱元璋深知其中厉害,支持林屹,要林屹上山安抚民众。陈修文的表现引起林屹警觉,林屹调查带头抢粮之人后发现,带头人金胜与官府仇某有密切联系,而仇某正是陈修文的外甥,难道此案官匪勾结?目的何在呢?阵阵疑云涌上林屹心头。

  朱推官奉林屹命催要存于林峻钱庄的移民款,林峻借口银两借贷出去,无银可付。朱推官将林峻关入大牢,岂料林峻没把朱推官放在眼里,认为他不能把自己怎样,死不悔改,无奈之下,朱推官只得将林峻推上刑场。

第二十一集

  经过明查暗访,林屹摸清山贼头子金胜是都司衙门骑射,与仇某是至交好友,可以断定此次抢粮案是由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于是林屹果断下令先诱捕仇某,但仇某抵死不认,后找来仇某小妾指认,又拿出与金胜的来往信件,仇某只得承认,但拒不供认幕后指使。陈修文闻听仇某被抓,惊慌失措,密令金胜洗掠黎城县,形成造反事实。逼迫朝廷出兵,扩大事态,好栽赃林屹迫使朝廷停止移民。林屹得知陈要调兵攻打山寨,为救数千百姓,林屹决定孤身涉险上山劝降。马媛拼命阻拦未果,遂尾随林屹上山,陈修文闻知,又生毒计,绑架马媛……

第二十二集

  陈修文趁林屹上山之际,马媛被绑架之乱,派人从狱中救出仇某。林屹孤身在山寨苦劝金胜等放下武器归顺朝廷,金胜犹豫不决,陈修文怕金胜反悔,一面高官厚禄利诱,一面又以金胜儿子性命威胁。逼金胜杀掉林屹。山寨诸百姓本不想与朝廷对抗,听从林屹劝说纷纷动摇。但金胜为救儿子性命,决定杀掉林屹,不想遭到众人反对。金胜孤注一掷亲自动手,为保护林屹二喜受重伤。苏舜卿乔装上山趁乱杀死金胜。此时奉马媛之命的援兵也赶到,百姓纷纷投降下山。一场暴乱终于在林屹的努力下得以平息。

  得知金胜已死,陈修文命仇某赶快离开潞安,仇在城门处被等候多时的马成擒获,为杀人灭口,掩盖鼓动民变的大罪。陈修文狠心派人去牢房杀死外甥仇某,以掐断林屹追查的线索。

第二十三集

  林屹接到牢头报告仇某在牢中自杀,从牢头言辞中林屹对牢头产生怀疑,派人跟踪牢头。陈修文一面鼓动仇妻找林屹闹事,一面上书朝廷诬陷林屹逼死朝廷命官,林屹深感要追出元凶,只有从牢头入手,夜捕夜捕牢头。正要审问,突接洪洞禀报,林屹舅舅为报复林屹没收其粮食之事,伙同林峻雇人欲烧移民粮库时被朱推官所抓。林屹又气又恨,只好赶回洪洞处理此事。

  贫苦百姓看到移民确实能给自己带来好处,踊跃报名,自愿移民。从山西迁移百姓已成定局。但移民与当地居民在风俗习惯上的冲突却浮出水面,山东齐河移民辛勤耕作,终于丰衣足食,粮食多了,移民们思乡情难断,决定在齐河修建关帝庙,以寄托思乡之情,不想吏部主事的儿子怀恨修渠之事,污蔑移民修庙是断了山东人龙脉,怂恿当地居民强行拆庙,移民与当地居民持械相对。

  黄大喜一家高高兴兴迁移到河南宝丰,没想到宝丰却是有地无房,为尽快安家落户,移民们开始盖间房屋,不想当地村长欺负移民,不许移民建房。黄大喜内心不服,去找里长理论,却被抓进大牢,移民路上被黄大喜救助的民女乔玉凤,气愤难当,赶到县衙击鼓鸣冤……

第二十四集

  移民计划渐渐步入正轨,忽然传来消息,前往淮南的数万民众大量回流,移民初到淮南,淮南王不仅不按朝廷规定给地给粮,反而逼迫移民交税,移民无法生存,只有逃回山西,数万移民将所有怨愤发泄到移民署,会集移民署外,要求严惩林屹。陈修文得报,惊喜万分。密谋派人去洪洞县,逼迫县令抓捕移民,声言要严惩领头之人诬陷移民造反,妄图扩大事态,引发民变好栽赃林屹。回流移民不明真相,见官府抓人,群情激愤,与官兵发生冲突,血案就要酿成,林屹赶到洪洞,向移民赔礼道歉,严斥洪洞地方官,勒令释放被抓移民,并向移民发银发粮,安抚民心,事态得以平息。

  移民回流之事,使林屹接受教训,明白了移民要办好,一定要先将移民地事先安置。遂决定亲去淮南办理安置事宜,林屹要独会骄横的淮南王。

第二十五集

  陈修文得知林屹去淮南,密报胡岩,要胡岩联络淮南王共同对付林屹。马媛得知消息,放心不下,尾随陈修文奔赴淮南。林屹等路经河南开封,遇到淮南王派遣的杀手冒充移民劫路,幸得悄悄尾随林屹的苏舜卿及时通报开封知府。 在生死攸关时官兵赶到捕杀了淮南五杀手。从开封知府处林屹得知胡链原是淮南王妃的弟弟,王妃发誓定要杀林屹,为胡链报仇。林屹深知前途险恶,太子因移民回流之事,奏请朱元璋处置淮南王,朱元璋顾虑亲情,不忍处置。林屹最强大的后盾产生动摇,移民大计面临夭折危险,何去何从,林屹焦虑万分。

  在淮南丁家集,林屹目睹移民困境,决心不畏艰险,一定要安置好移民,林屹怒斥淮南知府丁健不顾移民死活,丁健有苦难言,同僚据理与林屹例证,林屹才知丁健因为拒绝执行淮南王强征移民赋税的命令,几次险些被淮南王所杀。林屹明白自己错怪了丁健,二人握手言和。面对饥寒交迫的移民,二人决定冒死开官仓放粮,拯救移民。这时淮南王派人来抓丁健,被林屹强行阻止,淮南王闻报暴跳如雷……

第二十六集

  邹参议与淮南王勾结,收买移民刺杀林屹。不料移民为林屹精神感动,反替林屹挡住刺客尖刀,阴谋破产。移民居无定所,四处游荡。林屹深感如不解决此事,必定再生事端,但建房需大批银两,而移民银两又被淮南王及其外甥镇远将军搜刮一空,淮南府金库空空如也,如此大额银两从何而来?林屹思虑再三,决定虎口拔牙。利用镇远将军与淮南王的矛盾,略施小计让镇远将军自己将搜刮来的银两乖乖送来,丁健等人对林屹佩服之至。因此镇远将军也对林屹恨之入骨。

  邹参议刺杀林屹未果,决定借刀杀人,他深知林屹刚正不阿,忠君爱国,故意将淮南王私盖陵寝,侵占龙脉的事泄露给林屹。以为依林屹的个性必抓住此事不放,而此事一旦被朝廷知道,淮南王将面临谋反大罪,淮南王为求自保,必定杀林屹。果然,林屹得知此事,立即派人调查……

  移民得到林屹分发的银两,欣喜若狂,张灯结彩,鞭炮齐鸣。淮南移民暂时安定。林屹、丁健等略略舒心,二人摆酒言欢,商讨下步移民安置问题,突然林屹口吐鲜血,丁健认定酒菜有毒,是何人下毒呢……

第二十七集

  林屹中毒昏迷不醒,命在旦夕。马媛一面四处求医,一面命丁健调查下毒之人,移民行辕一片混乱。就在此时被淮南王抓去修宫殿的移民闻听林屹发粮给地,纷纷逃离。淮南王下令抓捕逃跑移民,将移民严刑拷打,当街示众,移民处境雪上加霜。因林屹中毒昏迷,丁健冒死孤身前往王府,求淮南王释放移民,避免民变。不料淮南王非但不听,反大发淫威将丁健痛打一番,放入站笼与移民一起当街示众,为彻底压服移民,淮南王命人抬棺去移民行辕吊丧,散布林屹已死谣言,使移民失去心理依靠。马媛看到吊丧之队伍,一怒之下,拔剑要杀王府总管……

  马成等人四处密访,终于抓住给林屹下毒的厨师。王府总管闻讯大惊,躲进王府不敢出来。原来林屹中毒是王府所为。林屹得移民中一郎中相救,终于清醒。闻知丁健及数千移民被淮南王扣押,且有性命之忧。不顾身体极端虚弱,前往王府营救。马媛深知淮南王脾性,林屹此去九死一生,力阻未果。林屹来到王府,用尚方宝剑救出丁健。淮南王命武士击杀林屹,马成赶到,双方僵持不下……

第二十八集

  林屹以揭发淮南王违制修陵为由迫使淮南王答应十日内返还其盘剥移民的银两,淮南王与林屹已呈水火不容之势,为杀林屹,淮南王竞不顾淮南百姓安危,派曹旺带炸药去炸毁河堤,要水淹淮南,酿成大灾,栽赃移民所为。以此为借口诛杀林屹,幸得王府内线通报丁健,马媛急调马成与驻军邓玉去河提巡查,抓获曹洪。曹洪为活命,主动要求为林屹想法向淮南王要回移民的税银,为安置移民过冬,林屹答应了曹洪的要求。

  严冬将至,移民无房过冬,官府无银接济移民,无奈之下,林屹只得向当地富户借银,不想富户却不买帐,一起抵制林屹,林屹一面扣压富户,一面晓之情理,软硬兼施,终于使富户拿出银两,解燃眉之急。

  马媛发现苏舜卿身上有林屹玉佩,对林、苏关系产生怀疑,丫环莺儿建议马媛给苏保媒,将苏嫁给丁健,使苏远离林屹,一对小儿女对爱情的追逐悄悄展开……

第二十九集

  林屹到淮南建台县视察移民,淮南王派王坚率军士乔装尾随而至,趁夜杀入建台县衙,遍搜县衙不见林屹,县令为保林屹,拒不说出林屹下落,王坚一怒之下杀了县令儿子。林屹因外出巡视未归躲过一劫。清晨林屹返回听说此事,算定镇远将军还会再来,埋伏兵马于县衙内。入夜,镇远将军本人再来,被官兵团团围住,死伤大半,镇远将军独自逃出。

  马媛疑心苏舜卿与林屹有染,出面做媒,将苏舜卿许配丁健,定于八月十五迎亲,苏舜卿闻讯心灰意冷。迎亲时,丁建吹打而来,马媛却发现苏舜卿失踪,焦急之下四处寻找,原来苏舜卿生性刚烈,她爱恋林屹,却因公主马媛存在,不敢明示,现公主逼她出嫁,悲愤之下,苏舜卿上吊自尽。

  林屹得到二喜通报,急忙赶回淮南,看到苏舜卿模样,又怜又矮,对公主马媛逼婚十分不满,与马媛发生冲突。马媛伤心至极转身离去。林屹意识到自己话语太重,伤害了马媛,去找马媛赔罪,马媛此时已原谅林屹,二人正在交谈之际,一声巨响,林屹书房突然爆炸,移民署一片火海……

第三十集

  移民署爆炸案原来是邹参议所为,邹参议与淮南王等得知爆炸案消息,以为林屹已死,欣喜若狂。王坚得意非凡来到淮南府催要被林屹追回的移民银两,殴打丁健,被马媛斥退。正在各方恶势力得意之时,林屹突然派兵围住王坚府,出现在王坚面前,以王坚谋害钦差罪,逼王坚交出所有贪贿银两,筹到了安置移民的第二笔款项。林屹再到淮南王府催要移民款,淮南王为消除在林屹手中的把柄,已自毁寝陵龙脉,心中十分不快,见林屹不依不挠又来催银,不禁勃然大怒,痛打林屹二十军棍,把林屹轰出王府,林屹对淮南早有防范,安排马成乔装富家子弟,拿到了淮南王卖官的铁证,又一轮较量开始。

第三十一集

  林屹查抄到淮南王卖官帐簿,淮南王坐立不安,欲派兵强抢帐簿,又惧怕林屹安排在移民署周围的邓玉的军队,无奈之下,只好交出贪贿移民的银两,换回帐簿,林屹深知靠此帐簿完全可定淮南王的大罪,但当务之急是安置移民过冬,安置移民急需银钱,决定暂放淮南王一马。淮南王恶气难消,恰逢皇上派郭侍郎来淮南视察,为扳倒林屹,淮南王重贿郭侍郎,要郭侍郎向皇上进谗言,郭侍郎贪财加上对林屹避不见他十分不满,满口答应淮南王。林屹深知郭侍郎为人,闻听他来淮南视察,秉性刚正不阿的林屹借口视察移民安置,躲出淮南,视察到寿县,发现大量移民被淮南王强抓修陵,生活困苦。林屹仗剑闯寝陵,强迫护陵王府守卫释放所有移民。消息传到淮南,淮南王暴跳如雷,王妃出毒计,煽动移民给林屹修庙,想以此激怒朝廷,诛杀林屹,移民不明真相,踊跃参与盖庙,庙若落成,林屹必死……

第三十二集

  朱元璋轻信郭侍郎所言,认为林屹为自己修庙大逆不道,要杀林屹。太子据理力争,愿来去淮南视察,太子一语引起朱元璋注意,朱元璋决定亲自去淮南视察。

  淮南王紧锣密鼓准备抓捕林屹,一切准备妥当,为逼林屹早回淮南,淮南王绑架了苏舜卿,林屹得报,急忙赶回淮南,在城门口被淮南王抓住。淮南王为追回银两,以苏舜卿为饵,威逼林屹就范,不想苏舜卿不顾自身安危,要林屹别向淮南王妥协,淮南王恼羞成怒,重刑拷打林屹。马媛带邓玉赶到王府,要救林屹。淮南王假传圣旨,拦住马媛,马媛听说要押林屹进京,略微放心。未免夜长梦多,淮南王决定次日午时在刑场杀林屹。

  刑场上人山人海,移民哭声震天为林屹送行,淮南王为防马媛在刑场埋伏弓箭手,马媛只身闯刑场,要与林屹共生死。

第三十三集

  马媛持剑来到刑场,斥责淮南王假传圣旨为泄私愤。淮南王丧心病狂,命弓箭手射杀马媛与林屹,生死关头,朱元璋与太子等赶到刑场,救下马媛和林屹,林屹历数淮南王罪行,力主诛杀淮南王以利移民大计。朱元璋碍于亲情圈禁了淮南王,诛杀王坚,重奖林屹,一场风波,平安度过。朱元璋深觉林屹人才难得,应马媛之请,下旨将马媛许配林屹。淮南王落网消息传来,邹参议和下属康元惊慌失措,连夜出城,想逃回山西,被丁健抓获,陈修文重金贿赂牢头,放跑了邹参议,丁健展开全面搜捕。

  平阳城移民银库失银二十余万两,朝廷派刑部康侍郎查案,林峥被发现用银库赌博,被抓入狱,陈修文闻讯大喜,欲借此事扳倒林屹,林峥被屈打成招,承认抢劫银库,陈修文深觉仅靠林峥一事不足以扳倒林屹,要通过康侍郎设法牵连上林峥,从而达到目的。康侍郎因恨林屹抓捕其弟康元,应承了陈修文,远在淮南的林屹闻知此事,急忙赶回……

第三十四集

  陈修文与康侍郎再次拷打林峥,熬刑不过的林峥在对方逼诱之下,供出林峥。陈、康二人借机抓捕林嵊,林家二兄弟双双入狱,移民署群龙无首,一片混乱,数十万移民被困洪洞。

  林峻看二兄弟被抓,又听舅舅谣传林屹被淮南王所杀,以为时机成熟,独霸林家资产的机会来了,于是上窜下跳一面与陈、康二人合谋不放林峥、林嵊,一面逼迫父母交权。有意为林屹哭丧,致使林母被气吐血,林父不省人事。陈、康二人乐得林家大乱,又贪图林峻所贿银两,坐视不管。

  林屹归途中见到林父所派出找他的家人,了解到此情,与马媛商议之后,为不使移民停顿,假做太子谕旨,命马成赶回平阳,升林嵊为六品主事,主持移民事务。陈、康二人不得不放林嵊,移民之事重新归入正途,面对陈修文步步紧逼,林屹深感丢银之事重大,如何揭露陈、康面目,林屹陷入沉思之中。

第三十五集

  为尽快将库银丢失案结案,使林屹无法插手,陈修文命人重金贿赂康侍郎,催他结案。康侍郎不禁对陈修文的居心起了怀疑,觉得此案疑点很多,不能因自己弟弟被林屹所抓,就公报私仇,草草结案。

  林屹赶回山西并未回平阳,而是直接赶回洪洞,解决了移民问题后,经查问林峥仆人六儿,得知林峥最近与戏子闫秋伶与林峥在一起,要想洗清林峥。只有让闫秋伶出来作证,但这时闫秋伶却突然失踪了,闫秋伶到底是什么人?现在是生是死?她是否与库银案有关?

第三十六集

  林屹通过戏班找到闫秋伶,闫秋伶供称案发当日她与林峥一直在一起。林峥并未外出,她是怕因林峥一事受害,才躲藏起来。林屹了解了闫秋伶与林峥结识经过,对黄县丞之子起了怀疑,抓到黄公子后,黄公子供认是有人指使他把闫秋伶介绍给林峥。林屹顺藤摸瓜找到了假扮林峥盗银的人,原来是林峥的仆人六儿所为,并得知此案是受县衙师爷刘子超指使,林屹速命抓捕刘子超,刘自超被捕的消息传到陈修文处。陈修文大惊失色,原来此案是他指使黄县丞所为,他是幕后真凶。刘子超被捕,必招出黄县丞,如黄县丞败露他则无处藏身,一不做二不休,陈修文一狠心……林屹赶到黄县丞处,发现黄县丞已自尽身亡,遗书声明此案是他一人所为,线索中断。

  康侍郎不明真相,破案心切,决定查抄林府,不想公主马媛正在林府。康侍郎被公主斥责,对林屹误解加深,认为是林屹与马媛在包庇罪犯林峥,徇私枉法,上奏朝廷,要求追究林屹。

第三十七集

  林屹追回被盗银两,因黄县丞已死,案件暂无法追查,康侍郎看案件告破,羞愧无比,来到林府向林屹负荆请罪,承认自己因误听林屹不审即杀自己弟弟的事后,心怀怨恨。破案思路有误,同时为林屹将破案功劳归于自己表示感谢。二人握手言欢,成为知己。

  侥幸躲过劫难的陈修文不思悔改,联络富户抵制移民。富户均言林家不移民,他们就不移。陈修文密约林峻,要林峻鼓动林家抵制移民。否则就将林峻参与谋害林峰的事告诉林屹。林峻一方面迫于压力,一方面对林屹的妒恨,二人达成密谋。

  林峥为娶闫秋伶之事与林父争吵,林父将林、闫二人交于族人处理。族人要痛打林峥,杀死闫秋伶,幸得林屹请康侍郎出面搭救,康侍郎认闫秋伶为妹,当面将闫许配给林峥,林氏族人不敢争辩。经此劫难,林峥有所醒悟,决心重新做人,鉴于家人对闫秋伶的抵制,以及看到林屹为迁富户就必先迁林家的难处,林峥主动提出自己先移民,林屹大为感动,林峻及其它富户闻知大惊失色,林峻匆匆而来,要劝阻林峥移民。

第三十八集

  林峻及其舅舅王文念与陈修文合谋之后深感要想阻止富户移民,须在林家挑起事端,林家内乱。林屹就不可能让林家移民。林家不移富户们就不移,若能如此,陈修文就可以为由弹劾林屹徇私致使移民失败。王文念觉得要挑乱林家,首先要把林屹与公主马媛拆散。失去公主,林屹即失臂膀,王文念挑唆林父为林屹定下王府大小姐的婚事,并逼林屹下月初八迎娶。公主闻讯万念俱灰,收拾行装准备回南京。林屹力拒婚事,林父已死相逼,苏舜卿劝林屹去安慰公主,林屹面见公主,二人互诉衷肠,首次表达了爱意,一对小儿女决定为了自己的幸福再次携手……

  为阻止林峥移民,堵住林家开始移民的缺口,王文念找到欲与林峥一起移民的林屹叔父林凤梧,要其先偿还债务再移民,并串通平阳知府,以高额赔偿逼林凤梧就范。林凤梧气急交加欲跳井自杀,被众人救下。王为念与林峻密谋又生毒计,欲逼死林凤梧,造成因林屹逼迫移民致使林凤梧自杀之假像,陷害林屹。二人找到林凤梧,劝林凤梧找林屹借官银还债,不想林凤梧识破二人奸计,怒斥林、王。二人恼羞成怒,目露凶光……

第三十九集

  为惩治王为念,林屹与马媛设下妙计,派人拿马媛玉带去酒楼顶账。王为念见到玉带心起贪念,低价买下。马媛召平阳同知声称玉带丢失,限期一天内找回。同知查知玉带为王为念所得。为保乌纱顾不得二人互为狼狈,把王为念抓入大牢,王为念之子去求林屹,林屹借口王为念逼林凤梧跳井一事,拒绝过问此事。王为念之子无奈,只得将借据送还林凤梧,勾消此债。为不让王为念继续破坏移民大计,林屹决定暂不放王为念出狱。林峻见王为念入狱,又煽动族长等人逼林屹下令林氏家族永不移民。林屹与成国公马荣巧唱双簧。马荣声称,如林家不移民,他将派兵强抓林家移民,林氏族长等人哑口无言。

  朱元璋派人至林家宣旨,将公主马媛赐婚林屹,林父无奈,只得去王家退婚,不想王家小姐是贞烈女子,面见林屹诘问退婚原因。林屹陷入尴尬境地,一头是情投意合的公主马媛,一头是清白无辜的王家小姐。一项果敢的林屹,面对此事却不知如何处理……

第四十集

  面对王家小姐义正言辞的诘问,林屹答应三天后去王府解决此事。王小姐走后,林屹与马媛商议将王小姐嫁于林嵊。这样林家即不退婚,又与王小姐名声无损,王家得知此信大喜过望,婚变一事就此了结。林嵊与林峥商议下月初八一起举行婚礼。不料林父坚拒林峥娶闫秋伶,林峥伤心之余,决定立刻移民去福建,林父见阻拦无望,只得同意。林家移民打开缺口,平阳富户闻知坐立不安,纷请王小姐叔叔去疏通林嵊,遭到林嵊拒绝。

  林屹命马成密回太原收集陈修文,胡岩借移民贪贿证据,陈修文有所觉察,急回太原,命邹参议留下。利用林峻对林屹的仇视孤注一掷,要林峻、王为念邀请林屹、林嵊与平阳富户见面,准备在酒宴上炸死林屹,为能劝说富户顺利移民,林屹答应赴宴,邹参议闻讯大喜。

第四十一集

  林屹准时赶到酒楼与众富户商谈移民之事,众富户得知林屹为解决富户家大业大、不好迁移之事,已上奏朝廷准许富户迁移不带家眷,并可在迁移地经商,免三年赋税的消息后皆大欢喜,纷纷同意按期移民。此时官兵突然押着邹参议上来。原来平阳同知良心发现,将陈修文要炸死林屹的事告诉了林屹,邹参议落网。经审讯,林屹大吃一惊,原来林凤至四、抢粮事件、库府失银等答案都是陈修文与林峻合谋而为。林屹派林嵊调查此事,林嵊查明此事确是林竣参与合谋。鉴于兄弟之情,林嵊找到林竣,将实情和盘托出,要林竣去找林屹自首,争取宽恕,林竣抵死不认。林嵊伤心之余,转身离去。林竣随手拿起身边玉如意向林嵊脑后砸去……

  马成等在太原拿到陈修文贪贿证据,准备回平阳交给林屹。陈修文闻知大惊,命封锁四门,抓捕马成,并密令抓到就杀。马成被困太原,马媛得知消息,赶到太原将马成救出。陈修文惊恐之至,狗急跳墙,命人追杀公主马媛……

第四十二集

  林竣打昏林嵊,将林嵊关在地窖掩盖罪行。林竣丧心病狂,杀死舅舅王为念后,假惺惺去见林屹。假说自己计划移民,邀请林屹吃告别酒,却暗地埋伏刀斧手,要杀林屹。林屹在酒宴上发现毒酒,识破林竣诡计。林竣自认万无一失,得意之下将一切事情和盘托出,逼林屹服毒酒自尽。马媛带兵赶到林竣处。林竣急怒之下,拔刀冲向马媛。林屹情急将林竣推倒,林竣被捕。林父听到林屹要杀林竣急忙赶来。公堂上,林屹将林竣罪状一一陈述,林父震惊万分,痛心疾首。告诉林屹自己不再干预此事,罪大恶极的林竣被当街斩首。

  看到公主带回的陈修文、胡岩贪赃的证据。林屹断然决定抓捕陈修文,并将证据上报朝廷,朱元璋勃然大怒,下令查抄胡岩府。将胡岩打入死牢,胡岩朋党尽数落网。同时嘉奖林屹。御赐公主马媛与林屹完婚。深明大义的马媛不愿林屹为难,同意林屹娶苏舜卿为二房,三个有情人终成眷属。

  胡岩落网,朝廷上下齐心办理移民大计,移民工程顺利进行。数年内移民三百万,移民后遍撒天下,林沂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奉命回京。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