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屠龙宝刀与倚天剑的出现,引发了江湖上的争夺之战,武林各派为之生死相斗,死伤无数。虽然正邪势不两立,然而这场刀剑之争却造就了几段正邪之间的姻缘和孽缘。武当五侠张翠山(刘松仁)与天鹰教妖女殷素素(米雪),因争夺屠龙刀而认识,并且情深爱切,但天意弄人,他们两人的结合,最后竟落得自尽赎罪、殉夫而亡的悲剧收场。

  何谓正,何谓邪,不在身份,而在人心。阴差阳错下,身为正派后人张翠山之子张无忌(吴启华),被迫担任起邪教教主一职,并一生致力打破正邪的隔膜。无忌生性优柔寡断、感情丰富,因而纠缠于峨嵋派周芷若(佘诗曼)与蒙古郡主赵敏(黎姿)的三角感情中。芷若出身正派,却因爱成恨,由正入邪;相反,被视为魔女并处处与武林作对的敏,竟受爱情的感化而弃邪从善,甘愿为忌放弃一生尊荣,相伴到天涯……

分集剧情:
第1集

  昭知忌心意,向敏取回金盒子,敏早巳换了一个全新金盒,交予昭。孛向敏逼婚,敏假意答应,其实心中已另有计谋。忌和昭知敏要结婚的消息,仔细打量敏重新送还的金盒子。忌和昭发现敏藏于金盒子里的秘密,若被金挟持。孛迎娶敏当日,忌在敏安排下,由营救变成挟持她而去,令一切责任都归于孛逼害明教及保护敏不力。至于抢亲过程的计划,原来早已藏于敏还给忌的金盒中。忌发现若被挟持上船,遂与敏等人假扮船夫上船救若,并得知若安然无恙。金要昭下毒,昭先吃饭菜中毒,以警惕忌。忌等将计就计,扮作中毒,金将众人绑起来。

第2集

  金将众人带往灵蛇岛。登岛后,忌协助逊打退欲夺屠龙刀的丐帮。逊、忌重逢,激动不已。敏巧言妙语,破坏金欲夺屠龙刀之计划。真等提了逍及悔,并公告将二人斩首,以引明教中人坠入一网成擒的陷阱。明教虽为冒险救逍及悔的计划而闹分歧,但最后在兄弟情深下,众人合力营救,苦却因伤重而死。亭为救悔用尽气力,以致昏迷不醒。在蛛要求下,忌果真再咬蛛一口。波斯明教总坛欲吞并中土明教,挟持蛛命逊交出大挪移心法,并揭穿金其实是美艳非常的圣女黛绮丝。逊为免忌受伤害,逼忌带敏等四女离开。

第3集

  忌对逊之要求阳奉阴违,点了敏,若穴道,命蛛、昭用木筏将她们带回中原,自己则折返。昭因不舍得忌及金,最后游水潜回岛上。丝向众人诉说与中土明教的一段渊源,并说出当年如何因自己为圣女拒绝遥的爱意;如何因替阳顶天战胜来报父仇的韩千叶,而成为明教四大护法之一;如何因和韩的一段被明教中人反对的姻缘而与明教决裂。

第4集

  丝诉说其夫婿韩不能目睹自己所怀骨肉出生便死去之往事。此时,波斯三王手持圣火令再逼丝、逊投降。敏、蛛、若三人由木筏折返,双方力战,僵持不下。昭发现圣火令上的波斯文乃武功心法,遂假意上波斯人的船,以写大挪移心法为借口,拖延时间,让忌可练成圣火令武功。昭又与蛛合谋,将船上的大炮弄入大海,蛛因而身受重伤。三王等再攻岛,幸丝事先设下陷阱,拖延三王等进攻时间,令忌可及时破茧而出,再加上倚天剑及屠龙刀互相配合,将众波斯人打退……

第5集

  悔与亭成亲并带亭上雪山看雪莲,却遇大风雪。悔陷入迷糊状态,幸亭终于在此时苏醒说话,悔大喜。灵蛇岛上,敏发觉失掉十香软筋散。一夜,众人吃过敏做的晚饭后,全部中毒晕倒。翌日醒来,只见蛛儿被杀,敏、倚天剑及屠龙刀皆失踪,逊,若认为是敏所为。敏回大都途中,华山派鲜于通看见敏,把敏捉去,通正要报被斩手指之仇时,幸好阿大赶到,将敏救走。逊却撮合忌与若,忌以与蛛有夫妻名份,不能在其尸骨未寒即成亲为由,婉拒……

第6集

  敏派阿大等寻找忌,却被二老及昆弟子陈友谅(谅)捉去见孛,阿二及阿三更有死伤。忌等人乘船回大都途中,见昏迷的阿二漂浮水面,知道敏遇险,为寻屠龙刀,也为救敏,忌立即赶往找敏。忌听到敏骗二老等借机亲近忌以取屠龙刀的说法,信以为真,伤心不已。若向逊说出灭要她取回倚天剑重振峨嵋一事,获得逊的支持。孛又向敏逼婚,敏以忌欺骗其感情,要孛往陶然山庄杀忌,才肯成亲。敏安排布下空城计,将孛等炸死,二老及真却侥幸逃出。真为报复,放出屠龙刀与倚天剑都在敏手上的假消息,令各派追杀敏,幸敏后来重见父王汝及保,才幸免于难。

第7集

  忌见陶然山庄仿如废墟,以为逍等已死,前往质问敏时,再听到敏嫁祸蛤自己的言论,忌大怒,却始终不忍心杀敏。忌未免自己再惦记敏,向若求婚。忌告诉逊与若之婚约,逊认为,为避免敏的纠缠,必须将婚事公诸武林,忌赞同。忌再见野、周颠等人,得知空城计一事,知道错怪敏。野欲杀敏为女报仇,忌以身挡野的七星钉救敏。有关蛛之死一事,敏要求忌一定要有证据才可杀她,忌答应。书因思念若,借酒消愁。

第8集

  书迷糊之间竟然捉着一峨嵋弟子以为是若,被误认为是淫贼。此事被武当莫声谷得知,怒斥书,书意外杀死谷,刚巧被谅目睹一切,遂以此威胁书。逊听出若的指环声与当日灵蛇岛事发时所听到的声音一样,若心虚,欲毒害逊之际,二人同被真捉去,敏目睹一切。真捉逊、若用以要挟忌取屠龙刀。忌为追查逊、若下落,来到丐帮长老大会,更偷听到谅要书以五毒失心散加害武当门人,以控制武当一事。忌、敏在一山洞内避雨,见谷之尸体,正巧桥等人也为寻书,谷之下落而至,误认为谷是敏所杀,敏反指出书嫌疑最大。敏取谷之发簪用来查找真凶。

第9集

  敏以谷之发簪令众人知道书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桥等人悲愤不已。敏以知道逊、若之下落为理由,要忌陪她吃喝游玩,忌极不耐烦离开。敏因为忌认定她是灵蛇岛事件的凶手而伤心,却不能控制对忌之情愫。书欲救若离开,不敌谅,又再被谅控制。忌假扮丐帮长老参加丐帮大会,见书及若,忌救若,争执之际,一黄衣少女与丐帮帮主史火龙之女史红石赶到,揭穿丐帮帮主是假扮的,真正的龙已被真及谅所杀,谅带书退离。谅逼书回武当下毒手。

第10集

  书假意以茶向桥等人谢罪,各人均喝下毒茶,谅又向桥等人施以移魂大法,令他们认定忌是敌人。忌与若至,桥等人以七星剑阵困忌,幸悔以死谏亭,亭因忆起与悔之情,忌才得以破阵而出,最后终能避过一场灾难。丰将书逐出武当,桥感激,忌向丰等人透露婚讯,若心暗喜。敏以彩车巡游重演当日若加害逊一事以警告忌,若直呼冤枉。忌巧遇敏,知敏对己情深,不禁与敏相拥,若见到,怒斥忌花心。忌丢掉敏所送金盒以证己心。若为令忌怜爱,刻意在君等面前扮作委屈无助。

第11集

  若私底下以金盒冒忌之名约敏,欲以九阴白骨爪杀之。幸敏已暗下通知忌,可惜忌赶到时,却被若机警掩饰。若逼忌杀敏,忌以答应敏有证据才杀她而拒绝。若假装自尽,向忌诉说灭逼她发毒誓一事,博忌同情。朱元璋战胜归来,却见各人眼中只有忌,心内妒恨。忌、若大婚之日,敏突然到来。敏以忌曾答应自己三件事,及暗下出示迅之头发,阻止忌与若成亲。若欲以白骨爪杀敏,忌救敏离去。若受尽羞辱,当众发誓与忌恳断义绝,并要雪耻。敏受伤,向忌重提当日若欲杀害一事,忌心有所感。若重回峨嵋欲夺回掌门之位。

第12集

  若以武功胜君,正式成为峨眉掌门。敏带忌前去找被真捉去的逊,并嘱忌约逍等人西行会合。玄冥二老捉敏回皇府,敏宁死不从,忌感动。真利用明教暗号引逍等入葫芦谷,众人都以为是敏串通保所为。得为引开元兵让笑找救兵,不幸牺牲。璋、常遇春遇笑知葫芦谷一事,认定是敏所为,遂引忌、敏到来,璋,春以死相谏要求忌手刃敏,忌以敏知逊下落为由拒绝。忌往葫芦谷,以挖地道方式救出逍等人。璋乘忌不在,施借刀杀人之计令春去杀敏,幸敏早已向笑言明璋之心计,笑及时阻止春。后来逍证实敏与此事无关,璋忙狡辩……

第13集

  敏劝忌要小心璋,但忌只是一笑置之。元军探子在酒中下毒,幸敏发觉酒中有毒,及时阻止忌等饮用。保带元兵来到,反被忌等围困。真捉敏逼忌放人,忌只好听从。汝阳王设计捉忌,敏以死逼汝放过二人,汝为保敏,自知难逃厄运,遂吩咐保要好好保重。敏为免汝受己所累,将忌毒晕,然后带回明教,事后便前往皇宫请罪。

第14集

  行刑时,汝利用偷龙转凤之计将敏救出。忌醒后赶赴刑场,以为敏已死,伤心狂呼。后敏出现,忌方知事情始末。若令同门贝锦仪等去找书,书再见若,自惭形秽。若假意要与书成亲,书看清若此举只为向忌报复,但因对若钟情,若又答应助他成为武林盟主,所以就算明知若要将婚事告知武林,以逼忌现身的企图,仍愿意下注码。忌上峨嵋向若交待一切,并欲劝若勿因义气与书成亲。若知敏未死,又听到忌说解除婚约,大受刺激下,点了忌的穴道,并矢言要忌尝到失去至爱的滋味。敏赶到峨嵋找忌,若以白骨爪欲杀敏,蛛突然出观。若以为蛛冤魂不息,发狂拼命乱打,将敏、蛛打下山崖。

第15集

  蛛向敏道出当日灵蛇岛死而复生一事,但却不肯定是谁下毒手。蛛因断脚,敏假意答应代蛛找忌离开。若及时赶回与书成亲。若知书恨忌,答应教书白骨爪武功杀忌,更与书下山,由君暂代掌门一职。敏未敢向忌透露蛛未死一事,留下足够干粮,便与忌上路找逊。二人终查得真要在少林举行屠狮大会,让各派争夺屠龙刀。若急于练功受伤,又梦见蛛。若发狂,以为书是忌,其实若对忌一直未忘情。真之俗家弟子寿南山遇蛛,被蛛挟持背她去找忌。忌、敏改作平民打扮,住入专门供应少林蔬菜的易大叔家,后逍等人也赶到。

第16集

  忌,敏住入易家后,被蛛发现,蛛本欲以调虎离山计引开敏后,便去找忌,却偷听到野说出对自己的歉疚及关怀,蛛一时难以接受。忌以助易送莱为借口,混入少林,查到逊果真落在真手。真原来打算利用屠狮大会令各派互相争夺,互有死伤后,少林便坐收渔人之利。逊被困地穴,由三神僧看守。忌之行踪被神僧发现,神僧答应谁可战胜他们,便可带走逊。忌力战神僧时,真灾至,欲以幻阴指暗算忌,幸神僧相助,忌才幸免于难。忌与逊见面,逊觉罪孽深重,不肯随忌离去,忌无奈。若欲偷袭敏,与忌交手,忌感若武功大进。后忌与逍等人来到少林准备闯关。

第17集

  忌与逍等人又试闯关,不果,正更因此力竭身亡。大会即至,若、书、桥,舟、亭及悔纷至,忌再见桥等人,大喜,桥告知丰欲以书函化解逊与各派恩怨,空智等阻止空闻接受。若向书说出倚天剑及屠龙刀之秘密及要书杀逊灭口,令世人以为刀剑随逊消失世上,书听了心底一寒。大会之日,闻被真软禁,由智代为主持。敏、逍意图指出比武不公之处,望各派收手,却被若破坏。比武开始,书代峨嵋派比武前,求若放桥生路。

第18集

  桥见到书,即大怒责书不长进。书其实准备死于桥掌下,但仍望耗尽桥功力,助若取胜。最后书、桥均受重伤,若,忌交锋,忌留手,最终若胜。敏为免妹阻忌赴战,将蛛困在一密室中,险些将蛛害死。若、忌联手力战神僧,忌用圣火令神劝,因心急取胜,人如中邪般,随时有走火入魔危险。逊诵经令忌省悟,不致走火入魔,若欲杀逊灭口之际,黄衣少女又阻止。逊终找到昆,将昆打至重伤后,自废武功,并任人向他报复。君竟想借机暗算逊,幸被黄拆穿,黄责若后离去。

第19集

  谅火烧软禁闻的静室,原来正是敏藏蛛之地,敏以为自己害死蛛。若为灵蛇岛事件狡辩,更欲以刀剑碎片嫁祸给敏,却被人从中破坏。若因见蛛一事,终日疑神疑鬼,敏从若身上偷得武穆遗书及九阴真经交给忌。若因中了玄冥神掌,体内充满寒毒。忌欲救若,若迷糊间招认了自己杀蛛一事。敏见忌又与若一起,愤而离去。忌见蛛,蛛告之被野从静室救出及若嫁祸敏一事。蛛、野父女终言归于好,逊则决定削发为僧。

第20集

  忌利用武穆遗书所教策略调兵遣将,大胜元军,璋妒忌。若提了敏,忌坦言要与敏共生死。若大受刺激,欲运功杀敏,但因身内寒毒与九阴真经的至阴武功相撞,内力尽失,若固此更变得神智不清。璋听信谅之言,借在忌。敏酒中下迷药,令他们听到要杀敏的原因。忌为免日后诸多麻烦,决定辞去教主一职。敏,忌明知此乃璋之计,但二人都乐得从此了无牵挂,自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