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 6 集

  武赫与恩彩跟随崔允去拍外景。恩彩因上次餐馆的事责备武赫暴力,甚至称呼他暴力大叔,武赫对她的指责沉默不语。崔允的歌迷在他的车上涂鸦,恩彩前去制止却遭殴打,武赫看着被打的恩彩依旧面无表情。事后,恩彩真不知道该夸他改邪归正还是该怪他见死不救。

  武赫将拍到的照片寄到了报社,崔允与恩彩的绯闻照片被刊登以后,全家人都惊惶失措。崔允的几个和约都被取消,广告商甚至要求他赔偿损失。崔允去找敏珠解释,敏珠却态度冷淡,对他一言不发。失落的崔允回到家里大哭一场,恩彩看着伤心的崔允,心中难过。

  恩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将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处处维护崔允。接受采访后的恩彩委屈地痛哭。见此情景,武赫心中五味杂陈,他想打击的是允,但是受伤的却是恩彩,他的心里也充满了难言的矛盾。

  武赫继续在找机会一步步地接近敏珠。崔允与自己好友恩彩的绯闻,令敏珠心情烦乱。而此时多年不见的母亲又来找她,更令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乔装改扮的武赫趁虚而入,来到敏珠身边,敏珠也为这个神秘的男子所吸引。

  恩彩到敏珠住处找她,然而在电梯口却看到武赫与敏珠拥吻的一幕……

第 7 集

  恩彩拉着敏珠去见崔允,希望她能够安慰伤心的崔允。敏珠告诉崔允恩彩一直爱着他,他更需要的应该是恩彩。崔允却向恩彩表示一直只把她当作兄弟一般,他们之间不可能有男女之情。恩彩听后伤心不已。

  武赫约恩彩散心,路上武赫对一老人无礼,恩彩教训了他。回去时,武赫帮一妇人搬东西,这一次恩彩对他的表现很满意。就在武赫帮忙时,崔允来电话找恩彩,恩彩匆匆离去。武赫回来找不到恩彩,心情失落。

  恩彩决定去远离韩国的非洲,逃避这复杂的感情纠葛。临行时来找武赫告别,武赫请求她临走前为自己做一次泡菜。来到武赫家里,恩彩才知道他还有智障的姐姐庆淑和一个年幼的外甥。善良的恩彩尽心尽力地帮忙照顾庆淑,武赫看了心中感激。恩彩要走了,武赫紧紧抱住她央求她不要离开,恩彩为之打动,留了下来。

  次日,恩彩帮着庆淑他们一起去卖紫菜饭,武赫路过看到街边正在叫卖的恩彩,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意。恩彩带着庆淑去烫头,把她打扮一新。又和大家一起去唱卡拉OK。恩彩唱着崔允的歌曲,不禁泪流满面。

  崔允精心准备后去找敏珠,希望能感动敏珠。武赫却将敏珠带到酒店去见她的母亲。等不到敏珠的崔允十分失望。

  武赫请求恩彩留下照顾姐姐和他年幼的外甥,看着孤独疲惫的武赫,恩彩与他紧紧相拥在一起。

第 8 集

  恩彩打电话给家里,家人十分担心,希望她能早日回来。崔允担心恩彩,也到家里打听她的情况。

  武赫发现自己已深深地爱上了恩彩,“如果在有生之年,上天能把恩彩留在我的身边,抚慰我的余生,我愿意放弃一切,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武赫望着恩彩,热切而虔诚地祷告着……

  恩彩带着武赫的姐姐庆淑来见妹妹,她中途有事离开,嘱咐妹妹照顾庆淑。恩彩的妹妹着急回家,只好带着庆淑一起回去。崔允看到庆淑将她带回了家,把庆淑当作了“人质”,让恩彩亲自来接她。庆淑在房中闲逛,进入了崔允母亲的房间,拿着她的首饰玩耍,不慎将一枚钻戒掉到床下。崔允的母亲回家发现不见了钻戒,将淑庆当作小偷并报了警,撕扯中拽掉了庆淑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武赫赶到,看到崔允的母亲正在对着姐姐大声责骂,充满愤怒地带着姐姐离开了崔允的家。离去时,他愤恨的目光让崔允的母亲不寒而栗。

  恩彩因庆淑的事责备崔允。崔允辩解,恩彩生气地离开了他。没有恩彩的生活让崔允越来越不适应。

  武赫继续一步步地接近敏珠,敏珠也越来越被这个神秘的男子所吸引,终于投入他的怀抱。来找敏珠的崔允恰好看到她与乔装的武赫在一起的情景,伤心欲绝的崔允极速飞驰在暴雨的公路上,发生了交通意外。

第 9 集

  崔允重伤昏迷之际眼前出现的竟都是恩彩的影子。敏珠来看望他,他也在默念着恩彩的名字。失落的敏珠叫武赫去找恩彩。

  崔允的母亲来医院看望崔允,看到守在病房门前的武赫,动手打了他,责骂因他疏忽才害崔允出了事。看着生母如此对待自己,武赫的心仿佛在滴血。

  看着门口的武赫,恩彩的父亲想起他拾到庆淑上次遗落在崔允家的戒指。当年,恩彩的父亲亲手把崔允母亲所生的双胞胎送走,并在两个孩子的身上各留下一枚戒指。他发现他们姐弟似乎正是崔允母亲的亲生儿女。

  恩彩因为崔允的事不吃不喝也不睡觉,家人十分担心。武赫来接恩彩去见崔允,恩彩不肯,她感到难以再面对崔允。看着虚弱的恩彩,武赫扛起她就往外走,先带她去吃了东西,然后疲惫的恩彩在武赫的车上睡着了。次日,恩彩来看崔允,崔允死死抓住她的手不肯放开。

  武赫向敏珠表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敏珠发现自己为之吸引的神秘男子竟是崔允的经纪人武赫,震惊之余大受打击。但她向武赫表示已无法将他忘记。

  崔允的伤势已渐渐痊愈,他送给恩彩一辆轿车,请求恩彩暂时作他的司机。崔允向恩彩表明爱意,并为自己到现在才发现这份爱而追悔。但此时的恩彩心里装着的却是武赫,令她难以接受崔允的求爱。武赫给恩彩打来电话,崔允接起电话告诉武赫他们正在约会,武赫听后满心失落。恩彩惦记着武赫,匆忙赶去找他……

第 10 集

  恩彩来找武赫,武赫旧病复发,他背对着恩彩,不愿让她看到自己流血的情景。正在这时,恩彩接到电话得知崔允晕倒,急忙返回。恩彩走后,武赫晕倒在地。幸亏姐姐一家及时发现,才抢救过来。

  恩彩赶到崔允家,发现崔允是在撒谎,为了骗自己回来。崔允告诉恩彩自己已经不能没有她,恳求她能留在自己身边。但此时的恩彩心中却惦记着武赫,令恩彩心中矛盾。她与父亲一起喝酒,喝得大醉。

  武赫带着姐姐的儿子小鱼去洗澡,从小失去父爱的小鱼恳求武赫不要离开他们,令身患绝症的武赫心中难过。

  武赫约会恩彩,他怀抱着恩彩,令恩彩倍感温暖。两人一起在地下通道喝酒,醉后一起露宿街头,令恩彩想起两人在澳大利亚相处的情景,她紧紧抱住了身边的武赫……

  武赫背着醉酒的恩彩回家,却遇到归来的崔允。恩彩向崔允表明自己爱的是武赫,令崔允心中痛苦。他敲着架子鼓发泄着心中的苦闷,却突然晕倒在地。

  母亲将崔允送到医院。医生告诉崔允的母亲,崔允因上次车祸心脏受到强烈撞击,这次因情绪波动使情况更加糟糕。崔允的母亲闻言伤心欲绝,表示愿把自己的心脏移植给崔允。武赫听了,心中不是滋味。

  武赫因头中遗留子弹的缘故,总是恶心、呕吐、甚至流血。他到医院检查,得知自己已时日无多,决定把自己的心脏捐给崔允。他将这个决定告诉恩彩,却引起恩彩的误会。

分集:1-5 6-10 11-16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