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世界没有永恒。

  虽然这世界已经没有永恒的事物,但还是有无数人对一种事物的永恒性相信不已,并且在不断追求,不断失望。那种事物就是:爱情。

  不管这爱情是由瞬间的冲动开始,还是已经变成病态的执着,即使这爱情已经经过无数年,对方不在这世上,也希望把这份爱当做珍贵的回忆珍藏在心中。

  爱情到底有何魔力,能让人相信爱情的永恒,并追求它呢?

  这里就有被爱情灼伤的年轻人。

  被无情的抛弃,被爱情拒绝,在因歪曲的贪婪而变形的家族关系中苦苦挣扎的主人公。

  剧中主人公像我们一样幻想着自己的爱情能永恒。时而小心,时而激烈地主张着自己的爱情,也无心地给双方增加着伤痛。但是,对他们来说爱情不仅仅是单纯的热情,也不是单方面的付出。对他们来说爱情是治愈自己的伤痛,进而治愈对方伤痛的痛苦的过程。

  因兄弟情,因不可履行的约定,因没有结果的爱情而苦苦挣扎的主人公们以爱情的名义勇敢地追求着爱情的真谛……

分集剧情:
第 1 集

  圣诞夜前夕,汉城的大街上充满喜悦气氛,在卖高档车卖场,高恩燮给打电话缠着母亲给他买豪华宝马轿车,但始终没能打动母亲。

  高恩燮是一个花花公子,在父母的威逼下成为父亲下属医院的医生,因为恩燮是父亲高亨俊和母亲惠琳的私生子,所以他心底里有一股自卑感。恩燮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高恩浩,他对这个哥哥恨之入骨。

  恩燮已经5天没回家了,恩浩决定去找恩燮,并决定让恩燮回家之后去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可当他在街头找到恩燮并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他时,恩燮对他置之不理。

  济周岛机场,恩浩第一次见到了正银。正银的表现让恩浩感觉这女人是疯子。

  恩浩在飞扬岛找到了唯一知道自己母亲下落的飞扬岛诊所所长达浩,但是达浩没有告诉恩浩母亲的去向,无奈之下恩浩只好答应留在医院当帮工。恩浩发现达浩的孙女竟然就是在机场见到的“疯女人”,后来才知道正银患有失语症。恩浩感到正银的处境和自己一样悲惨,决定帮正银找回声音。

  在海滩,听了恩浩母亲的故事之后,正银4年来第一次在陌生男人面前放生大哭。恩浩背着哭累了的正银回家,在路上遇到岛上的大叔,大叔看到恩浩背着的正银衣衫不整,上来就给了恩浩一拳……

第 2 集

  恩浩背着哭累的正银回到诊所,达浩看着他们担心起来。恩浩猜出了达浩的担心是什么,并许下诺言,一定会让正银说话,并且会好好待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抛弃正银。

  恩燮在汉城一家小酒吧拉大提琴过日子,最后在父亲亨俊的威逼下回了家。回家途中恩燮越想越委屈,决定再次离家,看到恩燮又准备逃跑,气愤的亨俊报警称轿车被偷,恩燮被带回警局。在警察局,父亲亨俊表示若恩燮的拿不出1亿元赔偿金,就得被关进大牢,恩燮只好在医院打工慢慢还债。

  济州岛。正银在洗衣服,恩浩在后面突然冒出吓得正银喊出声音,这让恩浩异常兴奋,昨天正银开始哭出声音,今天开始第一次喊叫。

  恩浩给汉城的弟弟打电话,要恩燮把母亲留下来的钢琴寄到岛上。恩燮的母亲看到搬出家门的钢琴开心得象小孩子一般,因为又一个折磨着她的阴影被驱除了。

  达浩被恩浩的真诚感动,告诉了哀叹母亲的下落。恩浩决定去见母亲,并下定决心,只要正银留住自己,就和她厮守终生。

  恩浩坐着船慢慢远离飞扬岛,发现正银还没来送他,有一点失望,突然他看到正银跑到码头。看着恩浩远离自己,正银感觉胸口中压抑多年的东西在试图迸发出来,终于向远离的恩浩大声的喊到:“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你这个坏蛋……”

第 3 集

  正银在码头呼喊着,但船还是载着恩浩渐渐离去……

  正银在电话里向恩浩诉说着压在心里多年的伤心往事,极力劝说恩浩不要去见母亲,因为正银小时候去见亲生母亲时她已不记得自己,所以受到极大的伤害。恩浩对正银表示,即使母亲不再记得自己,也不会象正银那样当哑巴,而是要大声喊出来。听到恩浩心意以已定,正银嘱咐恩浩早点回来,恩浩表示会尽快回到正银身边,还要给她买一双漂亮的丝绸鞋。

  恩燮被1亿元债务所困,不得不呆在医院里当外科医生。因为为黑社会老大输血成功,老大决定让恩燮当所有小弟们的老大。恩燮一看到病人的血就感到恶心,因为这让他就想起小时侯看到的母亲割腕自杀的情景。

  恩浩去找母亲,出门送学生的母亲却没能认出恩浩,正当恩浩感到失望的时候母亲终于认出了他并抱住了他。晚上母子两人坐在一起吃饭,恩浩要求母亲一起到飞扬岛上生活,并表示已经给妈妈找好了儿媳妇,母亲含泪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亨俊突然得知恩浩的母亲发生车祸当场死亡,恩浩也因此失去知觉,医院问亨俊是否要把已经成植物人的恩浩转送到亨俊的医院。亨俊叫恩燮把恩浩接来,看到病床上失去知觉的哥哥,恩燮想大声吼叫:“你给我赶快起来,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但恩浩只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第 4 集

  正银在家中苦苦等不到恩浩的消息,决定去汉城寻找。

  在恩浩母亲所在的钢琴学校,正银听到恩浩和母亲发生车祸后决定一定要找到恩浩。

  恩燮虽然恨哥哥,但心底里还是很喜欢他。恩燮喝酒后到病房找恩浩谈心,第一次对哥哥说并不是不喜欢哥哥,而是一直在嫉妒他。恩燮在恩浩的病房里睡着了,这时正银找来,看到恩浩憔悴的模样,伤心地哭起来。恩燮看着正银发呆……第二天恩燮看到正银用熟练的动作为恩浩护理。

  亨俊到恩浩和前妻出事故的现场放声大哭,向前妻忏悔。

  惠琳这几天格外高兴,恩浩的失忆让她感觉这个家就要属于自己了。她敦促恩燮努力工作,讨好亨俊,但是恩燮的态度另她感到一丝不安……

  达浩从飞扬岛赶到汉城把正银托付给自己的学生——恩浩的父亲亨俊。亨俊决定让正银给恩浩当私人护理,并把恩燮的私人公寓让出来给正银住。

  正银开始了崭新的生活,但是因为已多年脱离社会正银感到适应起来非常吃力。

  恩燮为了这个不愿意笑,不爱搭理自己的女人做出种种努力,但是正银却无动于衷,正银感觉恩燮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而已。

第 5 集

  恩燮看到很多因交通事故送到医院来的病人感到一阵恐惧,躲到楼上天台试图躲避令他恶心的外科手术。正银看到后感到很气愤,硬拉着恩燮下楼。在手术室恩燮在紧急的情况下救助了病危的病人,被父亲表现表扬了一番。第一次被父亲赞扬的恩燮高兴不已。

  惠琳来到恩浩的病房看到正银态度冷漠,另正银不知所措。

  恩燮到酒吧找惠珍,对她诉说这几年来的委屈,并告诉惠珍今天遇到一个女人对他发脾气,他竟然觉得理所当然。惠珍笑着说:“你开始谈恋爱了。”

  无意中当了黑社会老二的恩燮叫来几名手下,布下英雄救美的圈套试图感动正银。没想到正银面对歹徒竟然毫不怯懦,让恩燮非常惊讶。

  恩燮开始改变策略,以种种方式讨好正银,但是正银却无动于衷。一天恩燮买了很多鸡蛋,在上面画了各种笑脸,正银看到后开心地笑了起来,她的笑容深深印在了恩燮的心灵深处。

  恩浩住院后恩燮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自己,亨俊看到恩燮的改变很高兴,也感谢正银让恩燮改变了……

第 6 集

  看到亨俊对正银格外照惠琳很嫉妒,开始百般刁难正银。恩燮拉着受到委屈的正银来到惠珍家哭诉自己多年来在家中受到的委屈,这让正银感觉恩燮很可怜。

  在医院恩浩奇迹般醒来,但是记忆却停留在了13岁的时候,虽然医生说这可能是暂时的现象,但亨俊还是感觉很失落,因为一直以来恩浩是他心中的未来,虽然对恩浩有点严厉,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向前妻赎罪,现在这个唯一的赎罪机会也要没有了……

  恩燮听到哥哥醒来急忙拉着正银跑到医院,但是看到只有13岁时记忆的哥哥感到很茫然。正银看到恩浩已经认不出自己很伤心。

  正银有生以来第一次喝醉酒,在睡梦中看到不记得自己的恩浩痛苦地哭出声来。

  恩浩终于出院。亨俊让正银自己决定去留,正银表示要留在恩浩身边,这让惠琳感到有些紧张,生怕正银会防碍她的计划。

  恩浩不愿坐轿车回家,因为坐车的瞬间恩浩脑海里浮现出了事故发生时的片段。正银象母亲一样抱住恩浩,三个人决定坐地铁回家……

第 7 集

  恩燮和正银为了找回恩浩的记忆找到了恩浩的中学同学,他的初恋情人民贞。民贞听到恩浩失去记忆后表示愿意帮助恩浩。虽然当初是民贞抛弃了恩浩,但是民贞至今仍喜欢着恩浩。

  恩燮把正银介绍到自己以前演出的酒吧当钢琴手。恩燮看着弹钢琴的正银陷入了无限的爱意之中。

  恩浩出院回家和继母玩小时侯的游戏。惠琳看到幼稚的恩浩更加感到讨厌,于是狠狠地给了恩浩一巴掌,恩浩立即大声哭起来。正银来找恩浩,但是发现恩浩已不知去向。

  恩燮和正银百般寻找恩浩,但是始终找不到他。恩燮找遍所有小时候和恩浩一起去过的地方,回忆起很多小时侯的事情。

  恩燮一边回忆一边想找出自己讨厌憎恨恩浩的理由,但是恩燮发现没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憎恨恩浩。正银在家里等恩浩的电话,突然从阁楼听到奇怪的声音,跑去一看,原来是恩浩躲在阁楼里伤心地哭泣着。

  民贞来看望恩浩。正银看着民贞和恩浩很亲密感到一丝不快,于是向恩燮问起民贞和恩浩的关系。听到正银的询问,恩燮感到很气愤,嫉妒之余向正银表示民贞和恩浩以前是恋人,而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正银听到恩燮的话立刻感到头晕目眩……

第 8 集

  恩燮为了忘记正银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医院的工作中,对哥哥恩浩也是百般呵护。恩燮也不知道自己的改变完全是否因为正银的关系,但是每当正银看到恩燮照顾恩浩的时候就很开心,不断鼓励恩燮要有事业心。虽然恩燮表面上表示讨厌,但是不知不觉中被正银感染着。

  恩浩到恩燮的单身公寓玩,在壁橱里发现了恩燮藏起来的自己的玩具,两兄弟又象小时候那样吵架。正银看着象小孩子一般的两个兄弟开心地笑起来。

  正银给恩浩做了鸡蛋全席,但是恩燮说恩浩根本不喜欢吃鸡蛋,正银很伤心。看着伤心的正银,恩燮也很伤心。

  民贞把恩浩带到酒吧喝酒,恩浩喝醉酒之后模糊的想起自己爱着一个女人,但是不能记起那女人的模样。民贞表示那女人就是自己。

  正银得了感冒倒在寝室中。恩燮发现正银没有到酒吧上班后感到不安,到公寓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正银。恩燮急忙给正银打针。恩燮惊奇的发现自己在正银面前不再害怕血。

  正银的爷爷达浩看着病倒的孙女感到心疼,劝说正银回到飞扬岛等恩浩康复。正银答应了爷爷的要求。恩燮听到正银的决定感到很失落。

  亨镇看着恩浩认不出小时侯见过的达浩爷爷感到很奇怪,担心恩浩的病情是不是在加重。

  在恩燮的公寓里恩燮、恩浩、正银、民贞聚在一起聊天。正银表示很快会离开汉城回到飞扬岛。恩燮和恩浩一起玩电脑游戏,恩浩无意中说到恩燮再这样玩下去会考不上大学的话。恩燮发现恩浩的记忆在慢慢地恢复……

第 9 集

  恩浩在慢慢地回复记忆,一天恩浩并发症突发晕倒在家中。恩燮背着恩浩赶往医院,在途中恩燮对着晕倒的恩浩说到真没有想到第一次喜欢一个女人竟然是哥哥的女人。

  民贞误会了正银和恩燮的关系,误以为正银是恩燮的恋人。正银问民贞和恩浩是什么关系,民贞出于自尊心表示以前是恋人,但是自己甩了恩浩。正银再三确认民贞和恩浩的关系之后才放心。

  恩浩到恩燮的公寓找民贞,对正银没有表示关心,让正银感到很伤心,决定尽快回到飞扬岛。

  恩燮听到正银正在赶往机场,急忙赶到机场叫正银不要走,因为恩浩的记忆正在恢复中。正银受到恩燮的鼓励决定留下,对恩燮说想成为恩浩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正银的这番话再一次伤了恩燮的心。

  恩浩非常想念母亲,于是向亨镇询问母亲的下落,但是亨镇却大发雷霆,恩浩感到莫名其妙。恩浩不能理解父亲把院中的树砍掉,对父亲表示失望之情。

  恩浩从民贞处听到正银是恩燮的恋人感到一些心痛。恩浩找到正银表示她不象是为了照顾自己而来的护士那么简单,因为恩浩见到正银总是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并说看到正银总是感到一丝难过,希望她不要再来照顾自己。被恩浩的话伤透了心的正银准备告诉恩浩所有的事实,正当她说到是你把你母亲的钢琴送给我的时候被赶来的亨镇阻止。恩浩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第 10 集

  恩浩拉着正银跑到公园,想详细询问她所知道的钢琴和母亲的事情,但是正银想到亨镇的嘱咐,太早让恩浩知道母亲已经去世的事情可能对他的病情不利,决定严守秘密。恩燮看着到现在还认不出正银的恩浩,有一种想骂恩浩的冲动,因为正银被恩浩深深地伤害着。

  找不到母亲下落的恩浩变得越来越粗暴。民贞为恩浩做催眠疗法,恩浩突然想到自己曾经买过一个旅行包出去旅游的事情,急忙跑到家里找出旅行包,但是包中除了一个简单记录的地址之外没有什么能让他回忆起过去的东西。

  惠琳向情人成俊提出分手,成俊为了留住惠琳决定以惠琳的宝贝儿子恩燮来威胁惠琳。惠琳在家中看到和恩燮在一起的正银后把所有的怨气发在正银身上动手打了她,并把她赶出家门,恩燮也逃出了家。

  恩燮收到成俊寄来的照片,是母亲和成俊的偷拍照。恩燮给母亲打电话表示自己已经没有了为母亲活着的理由,感谢一张照片让自己得到解脱。惠琳接到恩燮的电话后知道自己和成俊偷情的事情已经被恩燮知道,感到自己多年来所策划的事情将成为泡影。

  恩浩已经找回了大部分回忆,但是始终想不起和正银的过去和事故当天的事情,决定拿着在旅行包里发现的地址去寻找记忆。民贞追到机场哀求恩浩重新开始,但是恩浩却表示自己已经不再爱民贞。民贞表示自己会等恩浩一辈子,恩浩说:“没有把握就不要许下诺言……”然后突然想到自己好象在哪里听到过这句话……

第 11 集

  恩燮在停车场救了一名酒吧小姐——正娥,正娥为了表示感谢让恩燮住在自己家中。恩燮整天无所事事,泡在网吧打游戏。

  恩浩旅行包中的地址找到了母亲办的钢琴学校,刚好遇到来此打扫屋子的正银。正银看到恩浩感到很意外,以为恩浩已经找回了记忆,但是恩浩依然认不出正银。恩浩要在学院门前等母亲,正银看到已经不能再隐瞒事实,于是把母亲已经在事故中去世的事告诉了恩浩。伤心欲绝的恩浩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飞扬岛。正银想把自己和恩浩的事情也告诉他,但是恩浩却不想听下去。

  正银回到慧珍家,碰到了来找自己的恩燮。恩燮突然抱着正银向正银表白了爱情,正银断然拒绝了他。伤心的恩燮离家出走,但是因为没有地方可去,于是来到了正娥的家。

  正银从达浩处听到恩浩又晕倒的事情后急忙到医院找恩浩。民贞告诉正银恩燮又离家出走了,正银四处打听恩燮的消息,但是接电话的却是正娥。正娥威胁正银说以后不要再缠着恩燮。

  正娥欠了高利贷一大笔钱,因无力偿还正在酒吧和流氓对峙。恩燮看到拿着刀和流氓对峙的正娥很象自己小时侯看到的母亲,急忙过去制止。恩燮不愿意再看到正娥,想离开正娥,但是正娥却哀求恩燮不要走。

  正银寻找从医院失踪的恩浩,无奈之下给恩燮打电话,恩燮告诉了她自己和哥哥在伤心的时候经常去的地方。正银在医院的顶楼找到了恩浩。

  正银看着痛苦却无法发泄的恩浩自己也很伤心。正银流着眼泪告诉恩浩你想哭就哭吧,并告诉恩浩以前自己的病就是这样被他治好的。被正银感动的恩浩终于放声痛哭……

第 12 集

  恩浩来到寺院,在母亲的灵牌前痛哭。并自言自语道也许自己从心灵深处不愿意记起飞扬岛和正银,正银听到之后很生气。

  正银对恩浩过于郑重的态度不满,生气地转身就走,突然听到恩浩在身后叫住自己,急忙转身跑到恩浩面前。恩浩深情地表示若正银能给他一点时间,自己想和正银重新开始,开心的正银答应了恩浩的要求。

  自从恩浩要求和正银从新开始后,正银每天都过着幸福的生活,整天等着恩浩给自己打来电话,但是偶尔想到恩燮痛苦的表情,心里总是有点难过,正银安慰自己可能是由于对恩燮的愧疚感在作怪。

  恩浩继续寻找着恩燮,但是没有一点恩燮的消息。

  飞扬岛的船长镇太来到正娥家寻找失踪多年的大嫂但是被恩燮赶出来,恩燮看到和镇太一起来的正银急忙躲闪。恩燮尾随着正银,正银也知道恩燮在后面跟着自己,但是两人都没有做声,路上正银还大声的自言自语,故意说给恩燮听,劝说恩燮赶快回家,不要再象孩子。恩燮突然来到正银的身后,紧紧地拥抱住她,并深深地吻了她……这一幕被恩浩瞧见。

  恩燮对异常冷静的恩浩大发雷霆,恩浩表示在正银身上看到了母亲的身影,表示自己不会放弃正银。

第 13 集

  知道正银已经回到飞扬岛后恩浩追到机场,望着天空喊着正银的名字,这一切被尾随恩浩到机场的民贞看到。民贞感到心痛,安慰恩浩,恩浩流着眼泪表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见到正银就感觉心痛。

  民贞要求恩浩和她结婚,这让恩浩不知所措。民贞表示父亲患上绝症可能只有几天寿命,希望能让父亲走得安心,若恩浩不愿意可以先照个定婚照给父亲看。恩浩看着伤心的民贞答应了她的要求。

  恩浩听到继母割腕自杀的消息立即赶到医院,达浩面对前来威胁自己的惠琳的情夫表现得很镇定,这让对方很失望。

  正银在港口发现了疲惫不堪的恩燮,恩燮说自己用刀捅了人,然后晕倒在正银身上。恩燮向正银撒娇,要求正银给他刮胡子,并问正银是不是喜欢自己,惊慌的正银反问和他同居的女人是谁?看到不相信自己辩解的正银,恩浩开玩笑地问她是不是在嫉妒。

  达浩找到恩浩,告诉恩浩亨振可能患有心脏病,不要离开亨振,这让准备要去找正银的恩浩很为难,但是还是决定留在汉城照顾亨振。

第 14 集

  恩浩往飞扬岛打电话,听到接电话的是恩燮立即挂断了,但是他按耐不住对正银的思念,再一次往飞扬岛打了电话,听到正银的声音恩浩感觉无比幸福。恩浩在电话中哭着向正银表示已经记起了在飞扬岛的所有事情,希望正银原谅自己在失忆期间对她的无情,并告诉正银父亲在病中,希望她能来汉城。正银在电话另一端听到恩浩的声音流下幸福的眼泪。

  正银让恩燮和自己一起回汉城,但是恩燮断然拒绝了她,正银只好独自来到汉城。恩浩为正银准备了一大束花,但正银却高兴不起来。恩浩正式向正银表达了爱意。

  恩燮回到汉城来到了正娥的家,恩燮感觉正娥和自己的处境很相似,突然产生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紧紧抱住了正娥。

  恩燮看到正银和恩浩幸福的模样心中满是嫉妒,表示将永远不再来找他们。恩燮听到正银将和恩浩结婚后嘲笑正银并说不能理解她。

  恩燮和恩浩的矛盾越来越大,恩燮向恩浩表示自己和正银接过吻,绝不会让正银当自己的嫂子。两人激烈地争吵,甚至动起手来。恩浩恳求恩燮不要继续缠着正银,表示自己永远不会放弃正银。恩燮让恩浩做个选择,是要自己还是要正银……

第 15 集

  恩燮带着正娥来到了家中,当着正银和家人的面介绍正娥,说她是要和自己结婚的女人。正银和家人都感到很荒唐。正银不敢正视恩燮,恩燮也逃避正银的眼神。

  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惠琳气愤之余把一杯冷水泼在正娥脸上。恩燮看到恩浩把母亲摔倒在一旁,打了恩浩一巴掌。正银劝说恩燮,这时候正娥抓住了正银的头发。亨振看着乱成一团的家人,感到胸口巨痛,走出了房间。

  受到委屈的正娥哭喊着向恩燮表示,自己是因为爱恩燮才决定放弃小姐工作,但是今天却遭到如此待遇,看来是高估了自己。

  民贞来找正银。民贞质问正银,到底是不是真心爱着恩浩。若不是,自己想和恩浩结婚。看到正银不能干脆的回答,民贞表示就是到你们结婚那天也不会放弃恩浩。

  惠琳找了一帮打手到正娥家,威胁正娥。并给正娥一大笔钱,要正娥放弃恩燮。恩燮看到此场面,拉着正娥离开。恩燮为了正娥,决定一起到酒吧打工。

  正娥找到了正银,恳求正银带恩燮回家。正银来到酒吧,看到当服务员的恩燮被醉客欺负,心理感到一阵难过。

  一醉客拿着酒瓶要打恩燮,正银挡在了恩燮面前,倒在血泊中……

第 16 集

  恩燮给恩浩打来电话,说自己和正银在一起。恩燮激动地对恩浩大喊,说自己想和正银到乡下生活到老,就是因为恩浩才不能那样。

  恩浩急忙到乡下找正银和恩燮。恩浩见到恩燮就给了他一拳。从睡梦中醒来的正银找恩燮,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恩浩很惊讶。

  恩浩抱住正银,正银恳求恩浩,不要让恩燮在酒吧工作。恩浩劝说正银忘记恩燮,不然带着和恩燮的记忆,两人无法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正银反问到,是不是没有自己,恩浩和恩燮就能很好的相处下去。

  正银到公寓找恩燮。恩燮对她说自己欠正娥太多,应该好好爱正娥。还说看着正银就感到痛苦,希望她不要再来找自己。正银准备离开公寓的时候一帮打手找来,开始殴打恩燮,正银劝架的时候被打倒在地上。

  民贞找到正银,劝说正银不要再和恩浩交往,并拿出恩浩的留学通知书,说她在防碍恩浩的前途。

  正银考虑许久之后向恩浩提出分手……

第 17 集

  恩浩问正银现在提出分手是不是因为恩燮,正银犹豫之后说和恩燮没有关系,只是觉得对恩浩有感激之情。听到正银的表白,恩浩愣在那里慢慢平息着心中的痛苦。

  恩燮向母亲要1亿元,并表示只要能用1亿元救出正娥,以后保证听母亲的话。在书房偷听两人对话的亨振怒由心生,表示对恩燮很失望。亨振不希望恩燮用金钱来衡量一切感情。

  恩浩到钢琴学院找正银,但是正银却不理恩浩。正银对伤心的恩浩说自己不是恩浩已故的母亲,希望恩浩不要总是沉浸在幻想当中。

  正银向慧珍透露了自己的苦恼。慧珍问正银,在正银的心目中恩浩和恩燮哪个人更重要,更在意谁?但是正银却不能马上回答。

  恩燮准备去救正娥,去之前恩燮找到了正银。正银看着和以往不一样的恩燮心中感到奇怪。恩燮看着正银的眼睛表示,只要看到正银,自己就感到有信心,正银有给自己解决一切麻烦的力量。

  恩燮开着车向关着正娥的仓库撞去……

第 18 集

  恩燮开着恩浩的车到正银住的地方等正银下班,但是恩燮的心中总是有恩浩伤心的影子,让他感到一丝痛苦。

  正银回家看到恩浩的车停在门口,担心会有事情发生。她恩燮从车里走出来很惊讶。恩燮追问正银,不和哥哥结婚是不是因为自己。面对恩燮的追问,正银流下伤心的眼泪……

  亨振终于答应入院治疗,恩浩看护着父亲。恩燮找到恩浩,想用激将法听听恩浩的想法。恩浩表示父亲的病好转之后将到飞扬岛,可能会很长时间见不到正银和恩燮。

  恩浩找到正银,表示自己以前对她的所有的好和坏,都是因为深爱着她,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正银看着激动的恩浩,觉得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大声回答她:“我已经不再爱你,我真的已经不爱你了……”。恩浩听后愣在了那里。

  正银向慧珍透露了自己对恩燮的爱意,表示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大男孩。

  伤心的恩浩找到民贞,两人各怀心事地喝酒。喝得大醉的恩浩被民贞带到了她的住所。第二天,恩浩醒来后发现民贞躺在自己旁边……

第 19 集

  民贞找到恩浩,表示一夜的失误让两人关系变得很尴尬。民贞看着异常冷淡的恩浩心里很是滋味。

  恩浩知道民贞为了得到自己,和母亲一起制作假留学文件骗正银的事情。恩浩跑去质问正银,是不是因为留学的事情才想和自己分手,但正银却明确表示自己爱的是恩燮。

  恩燮和恩浩在医院见面。恩燮对恩浩表示,自己是因为爱着哥哥才决定放弃正银,希望恩浩能好好对待正银。但是恩浩却说出了让恩燮惊讶的事情:“正银爱的是你,而不我!”

  恩燮到处寻找正银,但正银却不愿意见他。恩燮在正银的家门口等了她一夜,终于等到正银出来。

  恩浩在医院抢救病人,一位病人被恩燮激怒,准备用输液瓶打恩燮,恩浩发现后挺身挡在了恩燮面前,被打倒在地……

第 20 集

  准备回飞扬岛的正银在机场接到恩浩同事的电话,听到恩浩受伤住院的消息后赶到了医院。看着病床上的恩浩,正银决定等他病情好转之后再回飞扬岛。

  恩燮在正银回到飞扬岛前几天,天天来找正银,并调皮地叫正银“亲爱的!”。虽然正银不让恩燮这样叫她,心里却很高兴……

  恩燮对正银表示,哥哥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的,在哥哥受伤那一刹那,自己能感受到哥哥对自己的爱,也能感受到自己一直以来是那么的爱着哥哥。听到恩燮的话后正银把决定回飞扬岛的事情告诉了恩燮……

  恩燮几乎是带着赎罪的感觉在照顾哥哥,但是恩浩却表示兄弟之间不用这样,并劝说恩燮快到飞扬岛照顾正银。

  恩浩找到民贞,说自己想去留学。虽然现在自己心里还装着正银,但是希望民贞能原谅自己。民贞表示要和恩浩一起去留学。

  恩浩看到恩燮赖在医院不愿意到飞扬岛,就劝恩燮快到飞扬岛找正银,但是恩燮却不听恩浩的话。

  恩浩去留学,当天他对恩燮说,过了这么一段时间,自己对正银已经没有感觉,希望恩浩快到飞扬岛去找她。

  恩燮受到恩浩的鼓励后决心去找正银。恩燮参加了飞扬岛志愿医疗队,来到了飞扬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