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以一个发誓成为新闻主播的女记者为故事的主轴,也描写了在各自不幸的家庭环境下怀着希望去追求幸福的四位年轻人的爱情故事。背景是在新闻台,两个女人为了争取新闻主播位子而展开竞争,一个是具有漂亮面孔,为了赢得事业成功而不择手段的许迎美,一个是美丽、纯朴,追求自身价值的甄善美,透过两个女人的竞争,呈现出电视圈中不为人知的一面。

分集剧情:
第1集

  听说了父亲去世的消息,徐迎美(金素妍饰)匆匆赶到医院。常喝醉酒施加暴行的父亲令甚至流不出一滴眼泪。"现在只有迎面而来了"这种想法更令她兴奋。在她六岁的时候对她说"过五天就回来"的母亲到姥姥家之后就至今未归。她可怜的样子令贵成(甄善美的父亲)十分内疚。

  在灵柩室像一朵令人怜悯的花,哭声凄惨的迎美。迎美和阿姨在贵成面前演了一场戏。迎美出色的演技,令贵成真想打自己一顿,因?他的过失,使迎美变成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想到这里贵成感到心疼,贵成真诚的安慰迎美,并承诺以后要照顾迎美,迎美心中暗笑。

  虽然善美(蔡琳)较早就失去了母亲,但她没有因此而伤心,在父亲的爱护下,生活得非常开心,比别人都感到幸福。今天是做建筑工作的父亲回家的日子。赶快结束今天的课程后去市场买来父亲喜欢的菜做可口的饭菜,善美想着想着,脸上充满了幸福笑容。但后来,一片热情等待父亲回家的善美却接到父亲有急事,不能回家的电话。

  在伦敦留学的翔泽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匆匆赶回汉城。看着母亲下葬的时候,翔泽的脑海里不断萦绕着对母亲的回忆,小时侯跟母亲一起弹钢琴唱歌的情形,常常看到清晨的母亲沈浸在寂寞中。后来离婚后也坚持独自一人生活的母亲,与其说怨恨父亲不如说过分的爱意使她有些愚,这更使翔泽感到心疼。

  因为父亲的背叛,翔泽一直不能原谅父亲,他冷漠的对父亲说:恭喜你啦,以后可以自由了,不会再有人说父亲的成功是因为母亲了。母亲也不需要再等待父亲回来了,都自由了。翔泽心情烦恼,于是找李永希(金晶恩饰)出来狂饮。面对无法发泄内心愤怒的翔泽,永希只是默默的给予同情。正好贤达大哥结束了广播后也来了,贤达暗恋着永希,而永希却喜欢翔泽。贤达劝告翔泽,没有人能随心所欲,也会有不得已的时候。

  贵成和宋女士(朴恩叔饰)是多年的朋友。鳏夫和寡妇是朋友,一般人不易理解,但他们的确是朋友。贵成暂时把迎美安排在宋女士的儿子佑振(韩在石饰)的工作室中居住。迎美在佑振的工作室见到了佑振和俊茂,起初俊茂看起来比佑振富裕,于是迎美对俊茂有了好感。迎美看着善美和贵成的照片,和蔼可亲的父女……让她羡慕,令她妒忌。她想自己和善美没什么不同,为什么她会这么幸运,而我却没有这样好的父亲……跟死去的父亲度过的恶梦般的生活令她难受。为了不让宋女士和善美知道事实,贵成请求佑振的好朋友俊茂(安廷勋饰)在他们面前认迎美作表妹。

第2集

  工于心计的迎美利用善美的善良,处处显示自己的能力,并到处网罗自己党朋。贵成把迎美安排在佑振工作室的事情偶然让宋女士发现了。宋女士无法理解贵成的单纯,怎么会把一个女孩安排在正长大成人的儿子房间。善美也被父亲的举动吓了一跳,善良的她虽然没有责怪父亲,但心中不安,感到迎美不是这么简单的人。

  佑振把善美拜托贤达大哥在电视台找的工作先给了看起来可怜无依的迎美,这令善美非常难过。看起来好象拥有一切的善美让迎美非常嫉妒,她凭借自己美貌和心计,迅速获得住贵成、俊茂和佑振等人的好感,看到自己身边的人都被迎美抢过去的善美非常伤心,但又无法表达出来。

  永希成为韩国MBS电视台晚间9点新闻档的当红新闻主播,她和翔泽是好朋友,而且一直暗恋着翔泽,可是翔泽知道贤达大哥喜欢她,只是当永希是好朋友。他对永希说,他不希望像父亲那样生活。

第3集

  迎美以前在童年的时候,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到工地谋生、而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曾经跟周围的男孩子乱玩男女关系。而其中一个一直跟着迎美来到汉城。发现裴仁修在跟踪自己的迎美为了不让善美发现自己的秘密,让善美从另外一边逃走,引二流子追赶自己,而令善美得以安全。善美知道迎美喜欢佑振哥,而自己从小就喜欢的佑振哥的心也慢慢奔向迎美。为了报恩,善美没办法再留在汉城了,决定到伦敦留学。临走前,她对迎美说:请好好照顾佑振哥,你不用顾及我,佑振哥和我只是从小在一起的好朋友。

  孤身一人来到伦敦的善美因为语言障碍,遇到了不少麻烦。虽然来到遥远的伦敦,但她不时的牵挂着佑振。一天,心神仿佛的善美走在路上,被奔驰而来的一辆车子撞到了。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也因此认识了车的主人--翔泽。

  在汉城的迎美占有了因善美离去而留下的空位,过上了以前无法想象的美好生活,大家都对她很好,惟有宋女士知道迎美不是个好女人。但迎美内心的种种矛盾佑振看的很清楚,她劝迎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伤痕……佑振的真诚更令她心疼……,但她又无法放弃自己要获得一切的野心。

  在伦敦,善美跟翔泽的关系因为几次的偶遇而迅速发展,而刚好佑振经常去的饭店的老板正是善美的阿姨,两个人更加感到亲切。熟悉伦敦的翔泽处处帮助和提点孤独无依的善美,善美对他的感觉也从陌生到感激,但她心中无法忘记佑振。

第4集

  裴仁修的酒吧需要一个陪酒女郎,于是去找迎美,想要她重新做回以前的事。迎美拒绝,后来,裴仁修要挟迎美,如果她不答应,就让佑振一生残废。而这时,迎美又因为没有钱交生活费,而被迫答应。迎美白天努力的上课,晚上就到酒吧靠卖笑来赚取男人的钱。

  为了迎美,佑振把自己一直在做的家教工作也让给了迎美。迎美到酒吧工作的事让佑振和他妈妈知道了,佑振的母亲非常生气,她一直都不喜欢迎美,见到迎美妖艳的打扮后,更加生气,她责令佑振不要再去找迎美。并找到迎美狠狠的骂了她一顿。宋女士不屑的话,让迎美更加深了要获得一切的野心。她发誓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对看不起自己的人给予的报复。

  迎美扮作很听话的样子,得到宋女士的原谅。她来到善美的家,偷穿善美的衣服,被宋女士看到。迎美骗说这是贵成送给她的,宋女士只说了一句:这是我买给善美的。迎美一听,马上假装乖巧的把衣服脱了下来,却在另一方面,她却对佑振说,是宋女士强迫她把叔叔送的东西脱下来。生气的佑振找母亲论理,宋女士终于看清了迎美虚的真面目。

  对佑振的深切的爱使善美感到疲惫。她在心中一遍遍痛苦的问振宇说:为什么不知我心,为什么只把我当妹妹看待,你可知道我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翔泽看到和自己一样伤痕累累的但心地善良、生活积极的善美,对她生了好感,善美也把他当成依靠,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友情。善美把自己和迎美、佑振哥的事都告诉翔泽,而翔泽又经常在善美伤心、失落的时候及时的安慰她。

第5集

  转眼间,善美要回国了。临走前,翔泽对她说:要坦然的面对迎美,把自己的心意告诉自己心爱的人,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看着善美离开的翔泽,心中竟有丝丝不舍。

  善美回国后,真的对佑振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她很希望佑振告诉她,他对迎美的关心和照顾只是出于对她的同情。但是,佑振却很清楚的告诉善美,他对她的感情不是同情,而是真的爱,希望她不要再因为他而受伤害了。佑振的话,令善美的希望破灭。

  系里面得到一次当学校广播站主持人的机会,并说明,得奖的人可以获得学校的奖学金。迎美和善美都参加了竞赛,经过努力,他们都通过了初试,在决赛中,迎美由于太在意胜利、没有顾及听众的感受,反而输给了处处为大家着想、可爱善良的善美。

  在后台,不甘心失败的迎美指责善美的节目幼稚、可笑,用自己的弱点去取悦听众。而善美反而说她以自我为中心,眼中根本看不起任何人,并且说大家喜欢她都是因为大家同情她。

第6集

  善美赢得了学校晚会主持人的工作,迎美不甘心就这样输给善美,她趁善美在准备节目的时候,偷偷的把善美的化妆水掉包成去光水,没想到却被招弟给误用了,才没让善美遭殃。善美主持节目的中途,迎美故意告诉她她父亲病重在医院的消息,令善美中途离场,赶去医院,而迎美却趁这个机会,代替善美当上了主持。获知消息后匆匆赶回来的善美只看到退场的人潮,祝贺迎美的朋友。善美气愤的质问迎美为什么要这样害自己,但迎美却矢口否认。善美说出事情真相,但是父亲和大哥都不相信她,令善美非常伤心。

  迎美约佑振一起过生日,但宋阿姨不准佑振见迎美。久侯不到的迎美来到店里找佑振,被宋阿姨戳穿她上次获得主持机会而说谎的事,阿姨说:我一看到你就想起那些生长在黑暗角落里的草,外表很好看,但很毒辣。听了这话,迎美马上卸去乖巧的外貌,阴狠的盯着宋女士说:对,我很毒辣,可惜你那宝贝儿子已经被我深深困住了。

  迎美为了报复宋女士,真的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勾引佑振。事后,她对佑振说:以后不管我是什么样的坏女人,你都不要离开我。宋女士知道佑振跟迎美发生关系后,表现得非常激烈。母亲气势汹汹的样子跟迎美可怜兮兮的样子相比,只会令佑振更不能了解母亲、而更同情迎美。

  善美知道后非常伤心,想要放弃爱情,但却始终放不下,只有强颜欢笑面对,假装泰然自若的样子,但心中却像千根刺插在心似的。

第7集

  善美知道后非常伤心,想要放弃爱情,但却始终放不下,只有强颜欢笑面对,假装泰然自若的样子,但心中却像千根刺插在心似的。善美从回来后一直跟翔泽保持联系,每当有不开心的事,她都会忍不住写信告诉翔泽。

  由于父亲病倒,翔泽终于回到汉城。却发现金常务等人正趁父亲病倒的机会,企图擅夺MBS的经营权。贤达等朋友劝翔泽不要因为憎恨父亲而任由其母亲的事业落到别人手上。

第8集

  不满足只在考试中合格当选的迎美想当更好、更受人赞赏的著名主持人。为了达到目的,她要求佑振把婚期延迟,并在电视台里见到面也要装作不认识。这令佑振非常不能接受。宋女士知道后,去找迎美商量,本来一心为了他们,甘愿照顾他们孩子的宋女士反而被迎美语中带刺的讽刺一番,令宋女士非常生气。

  善美跟迎美在MBS里明争暗斗,迎美非常懂得如何笼络人心,故此在培训班中的导师都非常喜欢她,相反的,由于善美直率的性格,没能像迎美那么受欢迎。在一次三分钟新闻讲述的比赛中,迎美用卑鄙的手段骗善美离开,然后偷偷把善美的演讲稿撕碎,令到善美在比赛中出现错误尴尬非常,评委们对她的印象不好。

  翔泽带伤心的善美到游乐玩,令善美的心情转好。善美还不知道翔泽就是自己工作的电视台的理事,还以为他在家等工作,还好心的想要帮他介绍工作。善美问翔泽,为什么这么空闲也不交个女朋友。翔泽说,目前还没有对那个女孩有很特别的感觉。善美开玩笑的问:那我呢?翔泽没有回答,但陷入了深思中。

  翔泽以上司的身份约见佑振,并在交谈中暗示佑振要好好选择身边的人,不要太快的陷入某种爱情中。翔泽跟佑振回公司的时候,刚好碰到迎美,迎美对这个年轻英俊的理事非常感兴趣。令佑振看在眼里,感到很不是滋味。迎美知道,现在她还需要佑振的支持,于是又使用温柔计把佑振的心死死的绑在自己身上。

第9集

  公司决定让大家准备一次以"看世界"为题的早间节目,来评定大家这段时间实习的成绩。迎美听说这次审核,公司的理事们都会到场,觉得这是自己成功的好机会,非常积极的去准备。而善美也因为要赢过迎美,并给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辛苦付出一个交代而非常努力。但是,她的访问对象,都因为怕自己曝光而拒绝她的访问,令善美非常担心。但她没有因此而泄气。凭着一股不服输的耐性,终于感动了对方,顺利的完成了采访任务。

  翔泽知道善美采访不顺利,怕她为了工作不吃饭,于是给善美送来了一桌丰富的饭菜,同事们非常惊讶。但一旁的迎美却愤愤不平。翔泽经常给善美带来一些出乎意料的惊喜,善美慢慢被他感动。虽然迎美的节目得到同行最多的好评,但由于她的节目太专业,而善美的节目很贴近这次广播的主题,非常适合早晨。评委们就徐迎美和甄善美两者分成两派争论不休,最后,翔泽决定用最直接的方法:比较两人的收视率。结果,善美的节目以18.8%的本周最高收视击败了迎美15.3%的收视而成这次竞赛的获奖者,获得主持早间节目标机会。

  迎美知道后,非常气愤。于是去找善美。刚好看到翔泽送善美回家的情形。迎美把翔泽就是公司理事的事告诉善美,并说这次的竞赛本来是她赢的,完全是因为翔泽理事的帮助,才使善美得到这个奖。非常讶异于这个消息的善美,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第二天便气冲冲的跟电视台的前辈说要放弃这次主持节目标机会。

第10集

  善美冲到理事长室,果然看到翔泽。善美责怪翔泽没有把事情告诉她。翔泽说:对于你,我是我尹翔泽,自己是否会长儿子并不重要。但善美还是没有办法原谅他。善美回到电视台,但电视台的前辈没有接受她换迎美做节目要求,除非她辞职。天台上,翔泽向善美表白自己的心意,善美感到很惊讶,觉得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躲在一边看的迎美心中不忿,特意把永希带到天台,让她看到善美跟翔泽在一起的情形。永希更加不喜欢善美。

  经过迎美的故意渲染,大家流传起善美和翔泽的诽闻。善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刚好听到同事们对自己能当上早间节目主持人的事表示怀疑,是因为尹理事才当上主持人的话。善美正想上前解释,但一旁暗暗窥探的迎美突然先她一步为善美"辩解",但她的话表面上好象是为善美辩解,实际上却更加坐定了善美跟翔泽之间有不正常的关系,令善美哭笑不得。

  善美节目播出的第一天,有人把电话送到办公室给善美。善美以为是翔泽送的,气冲冲的冲到翔泽办公室。这时,善美收到父亲打来的电话,才知道错怪了翔泽。善美对翔泽说,给她一段时间考虑。心情不好的翔泽约佑振喝酒,跟他倾吐自己陷入爱情的事。回家后,迎美告诉佑振,翔泽喜欢的人就是善美,佑振感到非常惊讶。

第11集

  佑振祝贺善美正式当上播音员。善美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佑振,佑振却说,他很羡慕尹理事,看出了善美的价值,希望善美不要随便放弃。翔泽送迎美回家,刚好看到善美送佑振出来,迎美向佑振大发雷霆。另一方面,善美和翔泽经过一番心于心的交流,终于解开了心结,重归于好。

  迎美和佑振在外面吃饭,突然永希的电话打进来,迎美连忙称自己现在很闲,便丢下佑振匆匆赶去赴永希的约。却意外的看到翔泽也跟永希的一起。佑振对迎美如此忽视,感到非常心痛。

  知道翔泽没有开车回家的迎美突然出现在正在狼狈拦截出租车的翔泽面前。在公司前,迎美故意勾引翔泽,却被刚好经过的佑振看到,佑振当面责问迎美,迎美不答离去。永希要担任文庆集团二十周年纪念晚会的司仪,带着迎美去选衣服。她看中一件,却被告之翔泽已经订了,永希以为翔泽要送她,但实际上,翔泽是送给善美的。

  善美穿著翔泽送的衣服来到庆典会场,翔泽把善美介绍给父亲:这位是我要娶的女孩。令在场的人非常讶异。翔泽安排善美坐在自己身边,跟各位高层人物同座一席,这令迎美非常嫉妒。在洗手间,迎美心有不忿的告诉善美,自己的目标是当文兴集团的主妇,为了这一目标,她会不惜牺牲佑振哥。

第12集

  从电视看看到迎美而找到她的无赖裴仁修再次纠缠迎美,他走后,佑振发现了被撕碎的迎美与仁修的亲密合影,他意识到迎美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瞒着自己。翔泽一个人到酒店喝酒,恰巧迎美也一个人在买醉,翔泽走到钢琴旁边弹起琴来,优美的琴声吸引了客人们的注意,而迎美也似乎也被这款款的旋律所抚慰。

  佑振看到仁修被捕的新闻,(其实是迎美报的警),向迎美询问,迎美却并笑话他太傻,还说出当年善美揭穿她而他不相信的事情。佑振回想起几次善美揭穿迎美的情景,想起那时自己竟然一心维护迎美而不相信从小一起长大的善美,不由为自己的胡涂而又懊恼又难过。

  为了解决经营和收视方面的问题,翔泽决定高薪聘请明星来主持节目,甚至裁员。对善美一直照顾有加的女主播也面临被裁可能,善美激起义愤之心,对翔泽表现得非常冷淡。晚上下班的时候,天下起大雨,善美没带伞在走廊上等着翔泽,他向善美解释,希望她能够理解电视台在经营决策时的考虑。无奈善美只是冷言相对,并甩开他一个人走进大雨中。

  善美在外人面前对翔泽冷言冷语,以表达自己的不满,令翔泽非常尴尬。佑振去见裴仁修,知道迎美跟他以前的关系。回到家后,佑振质问迎美,迎美开始否认,后再次向佑振提出分手。佑振气愤的大叫:即使要分手,也不应该由她说。

第13集

  上班时候迎美觉得肚子非常疼痛,大家都劝她回去休息,但强烈的野心和欲望令她支持到最后一刻。在新闻播放完成的时候,迎美终于忍不住剧烈的疼痛晕倒在播音桌前,而被立刻送到医院。跟她一起主持节目的贤达看到,也不禁觉得迎美实在太狠。迎美因为患了急性盲肠炎,必须住院休息,她为了不让善美代替她,拜托永希帮她,但永希的意见被贤达否决,并说指出永希是因为爱着的翔泽喜欢善美所以一直处处针对善美,永希却说贤达不了解自己,令一直默默爱着永希的贤达心情低落。善美代替生病的迎美坐上了七点新闻主播的位置,迎美非常生气,决定不再靠别人,而要靠自己得到一切。

  翔泽以公司领导的身份到医院看望迎美,迎美当着佑振和宋女士、善美的面对翔泽表现得非常亲热。善美愤而离开。宋女士也责怪佑振没有把迎美管好,佑振有口难言。在善美最后一天的新闻节目中,由于一时的激愤,她竟然不顾自己作为一个新闻播音员的职责,说了一些激愤的正义的话。这件事在电视台引起悍然大波。第二天,电视台竟意外的收到很多观众的来电,称赞善美为正义伸张的勇敢行为。这一突然转变,使善美被正式定为七点新闻的主持人。

第14集

  不甘心主持之位被抢的迎美想尽办法要把善美赶下来。她故意把手机放到播音室,在善美进行新闻广播的时候打了她的手机,让手机的声音随着新闻被一起播放了出来。这样严重触犯了作为电视台的规定。根本没有任何解释余地的金部长决意把善美除名。

  明知道被陷害,但又有口无言的善美伤心不已,忍不住又打电话给翔泽。刚从日本公干回来翔泽听到善美的电话留言,匆忙赶回电视台安慰善美。善美哭倒在翔泽的怀中。翔泽对她说,如果对他发脾气、伤心时想到找他都是因为他,他非常高兴。

  为了帮助善美重获信心,翔泽特意制作了一盒录像带给善美看。翔泽创办"夏娃的早晨"节目,首播非常成功。第一期就创造了惊人的收视率。翔泽大家一起庆祝。庆功宴结束时翔泽拿出自己为了让善美恢复活力而辛苦制作的录像带交给善美。那录像带记录了善美当播音员以来每一步的成长足迹。翔泽良苦的用心和真挚的话语令善美感动不已。

  第二天翔泽被手机的声音吵醒,原来是迎美故意遗留下来的。翔泽将手机交还给她,并带她到MBS进行现场转播的棒球比赛现场。这情景刚好被楚济和晨水看到。晚上,翔泽和迎美到酒吧,迎美向翔泽"告白",翔泽假装不明白,立刻冷静地起身离去。

第15集

  佑振去找迎美,却发现迎美已经把屋子的锁换了。他去责问迎美,迎美竟然说:"家里的钥匙不能让一个男人人拿着",并对佑振说,自己从来没有爱过他,以前说的只是为了要报复他母亲的不友善对待。佑振听了,一个人跑去喝酒买醉。另一方面,迎美虽然真心爱佑振,但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她不惜放弃爱情,伤害佑振的心,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迎美和翔泽一起看棒球赛的事刚好被崔晨水和招弟看到。毫无心机的晨水无意中在大家面前透露了迎美和翔泽的事,令大家非常惊讶,更使永希感到不安。

  翔泽在工作上遇到阻碍,去找善美,感叹的说:如果能回到以前在伦敦时候快乐的日子就好了。善美邀请翔泽跟自己一起庆祝生日,翔泽非常高兴。回家的时候,翔泽遇到善美的父亲,于是拉着善美跑到贵成面前介绍自己,贵成对翔泽感到很满意。翔泽为了送礼物给善美伤透了脑筋,突然他听到善美在节目中提到有以为急需帮助的白血病患者,于是,他决定把这个作为大礼送给善美。善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翔泽,翔泽诈作不知,没有点明。

  翔泽把善美的幸运石和自己的幸运石串在一起送给善美作为生日礼物,希望能陪她一起度过以后的每一个生日。翔泽当场为善美带上脚链的行为令善美非常感动。

  宋女士见佑振晚晚喝醉回家,以为他跟迎美吵架了,于是去找迎美,希望他们能尽快结婚,还把祖传的宝贵戒指送给迎美,希望她能做自己的儿媳妇。望着老泪纵横的宋女士,迎美心中有点惭愧,但为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她不得不放弃佑振。迎美把佑振带到她经常去的医院,并告诉佑振她以前说的曾经怀孕流产的事是骗他的。在医生中得到印证的佑振伤心得整夜无法合眼。

第16集

  善美和佑振一起外出录制访问节目,佑振告诉善美,他和迎美分手了,因为她遇到了比他更好的可以帮助她的男人。善美非常愕然,伤心的说:你舍弃我,应该过得比我幸福才对啊。可是现在大哥连我也没有了。为了帮助佑振,善美要求翔泽调派迎美和佑振一起出外景,希望他们能因此破镜重圆。迎美知道后,不领情,反而以为是善美有意整她。她去找翔泽,表白自己的"心意",而且很肯定的告诉翔泽,自己不会因为这样而跟佑振复合的。

  在英国,迎美绝情的告诉佑振,她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了,她只要那些对她有价值的男人,如果以后她遇到比尹翔泽更好的男人,她也一样会丢弃尹理事。并对佑振说:我希望你消失掉,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于是,佑振真的带着他的摄像机不见了。

  宋女士为了佑振失踪的时去找迎美理论,迎美竟然承认自己不爱佑振的事实,并指那都是为了报复宋女士和善美。两个人当场打了起来,刚好贵成进来看到。不了解事情真相的贵成还好意的安慰迎美,气得宋女士几乎当场晕倒。佑振虽然躲了起来,但依然爱着迎美。

第17集

  [夏娃的早晨]收视率开始一路攀升。翔泽和演播组的同事一起来到KTV庆祝。大家硬拉翔泽上去唱歌。无奈之下,翔泽深情的似是对大家、实际是对善美唱了一曲[给你所有]。在他的爱的告白和温柔的眼光中,善美感动地幸福地微笑了。

  迎美再次向翔泽"表白",并以辞职为要挟,但遭到翔泽明确的拒绝。翔泽告诉迎美,爱情是不能勉强的,希望迎美以播音员为满足。永希听说迎美从翔泽的房间出来,后来又见到迎美对翔泽的事非常关心,开始对迎美有所顾忌。被永希训了一顿的迎美也决定不再依靠永希,两人关系变得非常冷淡。

第18集

  翔泽送善美回家,心情很好的善美口边一直挂着"佑振哥",虽然翔泽听了觉得很不是滋味,但却没说什么。看到翔泽吃味的样子,善美对她说:我喜欢前辈,请你一定要相信。在同一件事上,迎美和善美的不同态度令永希开始反省自己以前的行为,觉得自己以前不应该那样对善美和贤达。

  佑振突然跟善美说:跟我结婚吧,现在只有你在我身边,我太累了。善美哭着拒绝:以前我多么希望哥说这句话,但你怎能在现在才用这种方式说出来呢?为了安慰佑振,善美和父亲以及阿姨决定一起去聚一下。但阿姨看到儿子强装笑容的样子,心痛得哭着离去。为了照顾佑振,善美爽了翔泽的约。不放心的翔泽到善美门口等她,正好看到他们送喝得半醉的佑振回来。善美向翔泽道歉,翔泽说,我可以等,但不要太漫长。

  善美从永希处知道上次翔泽想约她去看他母亲的坟,深感抱歉的她马上赶到翔泽的住处,可惜翔泽跟迎美去了吃饭。善美正在等待的时候,接到佑振跟人打架被送到警察局的消息,连忙赶过去,跟刚好回来的翔泽擦肩而过。

  宋女士看到儿子为了迎美自甘堕落的样子非常担心,为了拯救儿子,她虽然明知善美有了翔泽,但还是忍不住要求善美不要离开佑振。善良的善美没办法拒绝,只好告诉翔泽,她无法放弃佑振哥。翔泽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你的。

  永希开始感到善美的好而处处帮助提点善美,这令迎美更加恨善美和永希。佑振知道善美为了自己跟翔泽分手觉得很抱歉,他劝善美要走自己的路,不要让同情心害了自己。

第19集

  迎美向翔泽表示虽然在感情上她失败了,但她会是翔泽的好帮手,希望翔泽不要放弃她。知道迎美为了节目可以不顾一切的翔泽为了节目最后也不得不选择跟迎美合作。

  翔泽和迎美到酒吧谈公事,刚好看到善美和佑振也在。佑振冲了出去,翔泽也跑出去带佑振回来。责怪翔泽为什么不去关心善美,翔泽说:就像你心中只有徐迎美一样,我心中也只有善美一个。在酒吧里,迎美对善美说,她可以把以前抢走善美的东西都还给善美,只要她把翔泽让给她就可以了。遭到善美的拒绝。

  永希将要出国留学,她向上面提议由善美接替她九点新闻节目主持人的位置。迎美知道后,企图再次扮可怜获得永希的原谅,可惜早以看透她真面目的永希不再相信她的花言巧语。永希把一篇重要的文稿给善美看,正好被迎美偷偷听到,于是她再次借机把机上的文稿删除,还故意告诉永希,以为永希会因此而跟善美翻脸,谁知道精明的永希却一下子发现了错误,知道是迎美故意搞的鬼,狠狠的骂了她一顿。

  不甘心让善美得到九点新闻主播位子的迎美,故意弄坏永希车子的车,导致永希出车祸入院。电视台决定让迎美临时代替永希主持九点新闻,迎美正在暗暗得意,谁知永希突然出现,令迎美的如意算盘再度落空。

  佑振听说永希出车祸、迎美差点就当上九点新闻主播的事情,觉得事有跷蹊,立刻去看当天停车场的监视录像,果然发现是迎美做的手脚。迎美也突然发现录像带的事,于是她连忙到录像室去找,却被告知佑振已经把录像带拿走的事。

  迎美又企图利用佑振对他的爱得到那盘录像带,可惜这次佑振再没有被欺骗,但是出于对迎美不能忘怀的爱,他告诉迎美,录像带他不会给迎美,但他也不会别人看。他希望这样可以挟制迎美不再做出这样的事

第20集

  佑振不希望善美因为他而失去像翔泽这么好的人,于是他劝善美要好好珍惜翔泽。同时,善美也因为翔泽无时无刻表现出来的温柔和体贴所感动,不知道自己是该坚持,还是该回去翔泽的身边。 崔晨水准备向楚济求婚的时候,发现他想出来的被两位前辈斥为幼稚的浪漫招数被前辈盗用。而晨水反而被楚济埋怨不够浪漫,令晨水后悔不已。

  善美由于前天冒雨等佑振受凉了,却反被翔泽因为她而让佑振工作不专心,责备了她一顿。倔强的善美带病坚持支持节目,结果晕倒在主播台上。听到收音机突然没有声音了善美声音的翔泽马上冲到广播室,把善美送到医院,并守护了她整个晚上。

第21集

  翔泽为了善美的发展劝她接受舅舅一方的邀请,但却被善美以为是不想见到自己而编出来的借口。善美回到家,父亲告诉她那天翔泽在她床前守了一整夜,善美这才明白自己误会翔泽了。第二天她到翔泽家,却看见来找翔泽谈公司的迎美和翔泽一起。迎美偶然得知翔泽和善美已经分手的消息。于是她又想违反上次跟佑振的约定,急于找到那卷录像带,佑振告诉迎美,其实他并没想过要因此挟制她,那个带子他早已洗掉了。迎美听说佑振把他们和好的消息告诉了善美和尹理事,愤怒的、知道不再受约束的迎美再次绝然的跟佑振分手。佑振去找翔泽告诉他,善美爱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他翔泽。惊讶不已的翔泽立刻去找善美,把自己的心意再度跟她说明白。相爱的两个人终于和好如初。出狱后的裴仁修又找迎美的麻烦,把她以前的事暗告到电视台,令迎美非常害怕,丧失理智的迎美找佑振,请求佑振帮她除掉裴仁修。善良的佑振对她说:放弃吧,就让他公开吧,我会永远保护你的。早已被野心吞噬良心的迎美反而恶狠狠的说:来求你,只是不想把鲜血沾在自己的手上而已。既然这样,现在你对我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

第22集

  得不到佑振帮助的迎美把裴仁修勒索自己的话录了下来,然后报警,差点又被抓了起来。心中怨恨的他决定到迎美的报道现场对迎美进行报复。为了救迎美,佑振不惜以生命作为代价。

  大家对迎美非但没有参加因她而死的佑振的丧礼,还可以在节目上谈笑风生觉得非常难以理解。这时大家才知道,迎美是一个为了野心可以牺牲一切的可怕的女人。善美知道佑振出事后,表现得非常坚强,但她的坚强让翔泽看了心酸。表面上,迎美对大家的议论和蔑视视若无睹、表现得非常冷漠。但实际上,佑振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她甚至对自己的野心感到羞愧,是想要为佑振报仇的强烈复仇心让她一直支撑到现在。

  招弟在接受访问时,不小心把善美跟翔泽的事抖露给记者。致使第二天的报纸刊登出"播音员甄善美在爱人帮助下将入主九点新闻"的头条。这个报道使善美和迎美竞争的九点新闻主播的位子很自然的落到迎美头上。大家都以为这一切是迎美故意搞的鬼,而且,迎美也完全没有解释地全部承认。后来,善美从招弟和晨水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于是她责问迎美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揽上身,迎美冷冷的说:你看清楚,这就是徐迎美,你还不知道我吗?

  翔泽知道善美为了诽闻风波烦恼不已,于是主动约见记者。他非但没有责怪记者们乱写,还感激他们把他的烦恼解决了,并保证以后会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大家,希望大家不要再找善美麻烦。翔泽和善亲切的态度,令记者们对他心生好感。

第23集

  迎美打算杀死裴仁修以后自杀,以安慰佑振在天之灵。在行动前,她又放了佑振给他的那卷录像带,想要把真相告诉永希。却看到佑振在洗掉的录像带后加入了他们以前在一起生活时的快乐时光。佑振还说希望我们能把结婚以及以后生小孩时的情景也录到这卷录像中。录像中的佑振最后说: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迎美,所以,你不要再为难自己了。迎美看了,痛哭不已。由于佑振的原谅,她改变了原先的计画,报警让警察把仁修捉了。

  到佑振坟前忏悔完的迎美去找宋女士请求她的原谅,原本非常憎恨迎美的宋女士自从佑振去世后,才知道,迎美是自己儿子用一生去爱的人,是她的固执才令事情演变成这样的结局。然后迎美又去找善美。两个从一开始就相互竞争不休的对头第一次坦诚相向,迎美说,因为善美总是知道它们的价值却拥有她想得到的一切,所以她恨她。善美说,我也曾经不能理解你:总是想得到一切,却又不会珍惜已经拥有的。最后两人的手终于握在一起。

  第二天,翔泽收到迎美的辞职书,他和善美一起来到迎美的家,却发现她已经离去,只留下一件叠好的衣服和以前善美送给她的项链。海边,希望用清澈的河水洗净自己污垢的迎美正平静的一步步的走向河心。

  翔泽和善美到处都找不到迎美,善美非常担心,甚至责怪自己当时迎美来找她时没有拉住她。迎美离开前,给翔泽留了一封信,把自己所犯的一切罪过都写了下来。翔泽把事情告诉永希,让她自己做决定,永希说:金记者都原谅她了,我还能怎样?

  由于迎美的离开,善美一直没有心情再做新闻,于是,九点新闻的位置让她们同期的另外一位同学代替了。善美笑对一切。永希终于被贤达的诚意感动,接受了他的求婚,并把英国特派专员的机会让给善美。善美犹豫要不要接受。翔泽打算向善美求婚。在永希的结婚典礼上,善美接到了永希传过来的捧花,翔泽望着善美开心的笑了。

第24集

  善美最后一天的直播节目,突然善美从新闻报道中看到迎美的身影。大家都非常吃惊。善美和翔泽立刻驱车赶到那个小镇。在小镇的孤儿院中,他们看到了迎美,可惜她已经丧失了记忆。原来迎美跳河自尽没有死,被人救起来了,但是她只记得自己6岁以前的事了。善美把她的事告诉迎美自己,当说到佑振哥的时候,迎美突然从钱包中拿出一张佑振的相片问:这是不是就是佑振哥?然后又问:他是不是已经死了?善美以为迎美恢复记忆了,谁知道迎美说:那是她看到相片时的感觉,而且,她很爱相片里的人。善美哭着搂住迎美。

  回家的时候,善美对翔泽说:明天不要到机场送她了,因为她怕自己无法面对翔泽。翔泽看了善美很久,终于答应。善美下车慢慢的走向家的方向,翔泽经过一番心里挣扎,终于大声喊住善美。翔泽走过去,从袋子里掏出戒指,慢慢的戴到善美手上,并说:"嫁给我好吗?不要走。"。善美望着翔泽,幸福的点头。两人在马路上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