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韩国汉城,姜、罗、卢三家两代人之间上演了一系酸甜苦辣的感情纠葛。

  已结婚生子的姜金波,习惯了做家庭主妇的生活,有一天通过短信,发现律师丈夫正翰有了外遇,在丈夫遮掩、躲避的同时,金波也秘密对丈夫展开了暗地调查,并得知丈夫和下属白珍珠在一起,并且一直在欺骗自己的时候,她痛苦万分。

  姜银波因与盛基同居怀有身孕,初恋情人尹泽服役归来,她的心中又荡起了阵阵涟漪。在银波和盛基的婚礼上,新郎盛基却选择了逃避。在银波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她决定离家出走。尹泽与罗家女儿艾莉偶然相遇,在艾莉的“策划”下,他俩走到了一起。历经磨难的银波决心放弃与尹泽的往昔的感情,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韩国汉城,故事讲述了姜、罗、卢三家两代人之间的一系列感情纠葛。

  姜翰杰有三个引以为傲的女儿。大女儿姜金波已结婚生子,丈夫陈正翰是一名律师,年轻有为,六岁大的儿子陈秀彬聪明可爱,更是全家人的掌上明珠。

  二女儿姜振波,国际律师,典型的单身“不婚族”。三女儿姜银波即将大学毕业,理想是当一名教师。

  罗家有一对儿女,儿子罗长秀在美国留学,是妈妈李贤实心中的骄傲,女儿艾莉刚刚学成回国,主修珠宝设计。贤实的老公万德操持家务,几十年来一直是支持贤实开创事业的“贤内助”。

  搓澡工卢马镇单身一人将两个自幼双亲亡故的侄子抚养长大,虽然生活艰苦,倒也其乐融融。哥哥光泽为老板开车,弟弟允泽在部队服役。

  这日,贤实和绮子相约见面,贤实一心想物色一个家庭教育良好,从事教师行业的儿媳妇。今天她要见的正是姜家的三女儿银波。银波因为和盛基同居,又在夜总会工作,没有去相亲,不知实情的翰杰非常生气,不顾银波的哀求,命她搬回家住。

  允泽服役回来,一直在打听银波的消息,但始终没有音讯。万德妹妹贞德一直没有正式工作,也没有成家,年过三十的她急于找到一个金龟婿,于是假称自己是小学教师与冒牌公司老总的马镇碰到了一起。马镇和光泽想从贞德那里骗点钱财,答应给贞德换一部进口车,贞德信以为真。正翰没有按时回家庆祝岳丈的生日,对此岳母琦子有所不满,金波极力为老公辩解。

第二集

  一日,允泽在街上偶遇银波,在追赶中一时情急,被艾莉的车所撞。马镇和光泽想借机敲诈艾莉一笔,允泽知道后很是气愤。银波对盛基提出结婚,盛基不同意,因此二人发生口角。

  马镇和光泽因欠了夜总会的钱,想让允泽去夜总会上班挣钱还债,对此允泽非常苦恼。为解决家中困境,无奈之下还是前去报到。在应聘中却意外发现银波在那里当助兴小姐,惊讶不已。但银波却把允泽拒之以千里之外,不愿再提及从前。 。 金波对正翰的一些古怪举止心存疑虑,猜测他在外面有女人,在争论中被正翰驳斥了一顿。

第三集

  银波和盛基同居的事情唯一的知情只有金波,她很为银波的幸福担心,劝银波尽快和盛基有个结果。马镇找到艾莉讹赔偿金,艾莉很恼火,但还是出了这笔不合理的赔偿金。马镇用这笔钱大置行头,开始实施对贞德的“诈骗计划”。允泽得知叔叔向艾莉诈钱,急忙前去道歉,给艾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直在家里扮演贤妻良母的金波最近总是心神不宁,正翰最近的反常举止不由得让她想入非非。其实,一切并非空穴来风,正翰的确有一个交往超过一年的秘密情人——他的属下白珍珠,白律师。盛基因欠债未还,被债主绑架,债主逼银波替盛基还债。马镇和贞德开始了“猫捉老鼠”的游戏,真真假假好不热闹。翰杰决定去银波住所看望 ,在金波的掩护下 ,银波和盛基同居的事没被爸爸发现。

  因手机短信事件,金波再一次对正翰起了疑心。正翰极力掩饰,拒不承认。

第四集

  金波到电信局查正翰的手机通讯记录但未能如愿。她找到已经离婚的好朋友美善倾诉烦 恼,美善的劝说不但没有让金波心绪平静,反倒更加不安。正翰自觉有过错,主动找金波讲和。马镇继续以会长身份蒙骗贞德。正翰带金波外出就餐,珍珠尾随而至,正翰紧张万分。高利贷主来找银波催债,恰被允泽遇上,很为银波担心。他找到艾莉借钱,艾莉欣然同意但提出了交换条件。允泽将钱交给银波解了燃眉之急,银波内心感激万分。

第五集

  光泽要马镇赶快处理和贞德的事情,马镇因对贞德产生好感,对她恋恋不舍,不愿立刻结束这场“骗局”。盛基领女人回家被银波撞见,银波伤心离去,盛基醉酒后来找银波道歉,希望得到原谅,银波不为所动。

  艾莉向允泽提出的条件就是让允泽做她的男朋友,历时一个月。为了帮助银波,允泽别无选择只好硬着头皮做起了飞扬跋扈的艾莉的“男朋友”,被银波误会,允泽有口难辩。

  珍珠以正翰的名义给金波买了一件连衣裙,使金波对正翰的疑心烟消云散。一家人气氛又融洽起来。盛基为让银波回心转意,向银波求婚,但银波已经无法再相信他的承诺。

  正翰假称有官司要办和情人珍珠一道去清平游玩,金波无意中从振波那里得知不是这样,疑心又起,一张清平的罚单让金波心绪大乱。和盛基分手的银波在大姐的劝说下终于回家看望父母。

第六集

  金波去律师楼给振波送文件,在门口巧遇珍珠,从振波口中得知珍珠是正翰的助手,大为震惊,正翰有外遇的猜测终于得到证实。痛苦万分的金波找美善商量,美善劝金波再给正翰一次机会。

  允泽等银波下班带她一起去吃面,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二人内心感慨万千。银波感觉身体不适,允泽劝她到医院去做检查,两人在一起的情景被艾莉看到,醋意大发。光泽以为允泽有了女朋友,允泽有口难辩。盛基又来找银波纠缠,但银波下定决心不再原谅他 。

  振波找到珍珠,警告她不要再纠缠姐夫,破坏别人家庭。允泽与银波交往日益渐近,萌发一同复学的念头。翰杰带银波去吃烤肉,恰被人认出是夜总会的助兴小姐石一乐文,慌忙掩饰,翰杰未觉出异常。金波尾随正翰至珍珠住处,内心矛盾的她最终还是没有勇气直面二人的尴尬场面。

第七集

  正翰直到第二天才回到家,继续编造借口欺瞒金波,金波内心痛苦但表面还是装做一如常态。正翰心中也深感对金波有亏欠,约她中午一道用餐,满心欢喜的金波特地换上正翰送的裙装赴约,没想到珍珠又来搅局,也穿了同样的裙装出现在餐厅,金波大受刺激,终于忍无可忍拂袖而去。外遇一事终于挑明。振波从中斡旋,希望大事化小,正翰向金波深刻道歉,暂时得到金波的谅解。艾莉到夜总会找银波,警告她不要纠缠允泽,允泽十分恼火。金波开始了对正翰无休止的盘问,正翰渐渐失去了耐性。

  银波去医院检查身体,却被告知已怀有身孕。银波不知如何是好。正翰向珍珠提出分手,被珍珠拒绝。美善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劝说金波不要一时冲动提出离婚,金波不知何去何从。

第八集

  心情郁闷的金波醉酒回来,正翰看到此情此景心情复杂。银波因为怀孕的事再次找到盛基,盛基趁机搬了回来,但他仍坚持让银波在夜总会打工维持生计,银波深感失望。艾莉对允泽展开猛烈的追求,让允泽左右为难。马镇为了骗钱,又在贞德面前布下圈套,诱其投资。

  允泽在夜总会偶遇前来找银波的盛基,老友重逢很开心。可盛基却神色慌张,允泽此

  时才从好友范秀口中得知银波和盛基已同居两年,他受到了打击,和盛基大打出手,让盛基离开银波。贞德根本没有能用于投资的储蓄,她一面找借口拖延时间,一面向哥哥万德求助借钱。

  金波夫妇为了平复感情的裂痕,相约去清平庆祝结婚纪念日。就在二人沉浸在甜蜜的回忆中,珍珠给正翰打来电话,说自己在医院,手术需要正翰代为签字,正翰左右为难,心中不忍决定去医院,金波苦苦哀求他留下未果,再次为两人埋下裂痕。

  翰杰给银波打电话无意发现了她在夜总会上班的事,到住处找银波又碰到了盛基,同居一事也被发现,翰杰怒不可遏,到夜总会把银波带回家。绮子担心颜面受损,常发牢骚,更令翰杰恼火万分。

第九集

  银波把怀孕的事告诉了金波,金波又疼又气,银波想把孩子生下来,金波无奈之下只好和爸爸决定,让银波和盛基尽快完婚。贞德来找哥哥,碰巧贤实回来吃饭,只好藏在桌子下,听到兄嫂的对话,贞德很为哥哥在家里的地位抱不平。翰杰找到盛基商量他们结婚的事情 ,看到盛基不争气的言谈举止,甚为恼火,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女儿与这样的无赖成婚。翰杰把银波变成如今的样子归罪于绮子对她关心照顾不够尽心,绮子不服两人争执起来。

  金波因为正翰去照料珍珠的事心中不快,正翰想办法弥补但无济于事。金波希望银波打掉孩子,银波不肯,连夜跑回与盛基同居的小屋,想和他私奔。就在两人在车站等车之际,盛基退缩了,丢下怀孕的银波自己逃开了,银波被来找她的翰杰带回了家。纸包不住活,银波怀孕的事被绮子知道了,家里又掀起轩然大波。

第十集

  金波查到正翰和珍珠关系仍然密切,又和正翰开始了新一轮的争吵。允泽和范秀想创业赚钱,两人打算成立一个清洁公司。 因为银波已经怀孕,翰杰别无选择,打算接受盛基这个女婿,准备在家里招待盛基。了解到盛基家境窘困,生计没有着落,翰杰打算让他来公司从头做起,盛基感到压力巨大,想推脱,令翰杰不满,催促他们尽早完婚。盛基此时才知道银波怀孕的事,气急败坏,责备银波给他平填了无形的压力与负担。翰杰为了银波的婚事费心费力,出资替盛基还债,还打算为他们购置房产引起绮子不满。

  贞德鼓动万德用私房钱搞投资,万德犹豫不决。 美善见金波痛苦不堪,就到医院找珍珠理论,正翰得知此事对金波更加不满。美善劝金波要多为自己的以后着想,寻求经济保障,在此之前,金波对这些毫无概念。

  银波希望盛基改过自新,能承担起家庭的责任,敦促他上进却招来盛基的抱怨。在工地,盛基好逸恶劳的本性暴露无遗。盛基带银波见妈妈,盛基妈妈见到银波欲言又止。

第十一集

  金波心情复杂,还是想挽回和正翰的感情,美善给她出主意,让她利用正翰对孩子的感情夺回丈夫的心。正翰因失误,事业面临危险,珍珠挺身而出,帮正翰度过难关,正翰因此感到歉疚,也十分感动。

  银波找到允泽感谢他出钱帮她度过难关,并告诉允泽自己即将结婚,允泽听后伤心欲绝。光泽见弟弟心事重重,便陪他谈心,劝他忘掉银波。

  盛基妈妈单独来找银波,劝银波对结婚一事要三思而后行,她不忍心看到银波步自己的后尘,失去一辈子的幸福。与此同时,盛基也对结婚一事产生抵触,银波内心苦不堪言。

  金波觉得不安决定找珍珠谈话,希望她能放弃正翰,珍珠不置可否。

  金波找珍珠谈话被正翰当场撞到,正翰感觉有失颜面,当中呵斥金波,责令其马上离开,金波心碎不已。回到家里,正翰大发脾气,任金波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两人矛盾加深,夫妻关系进一步恶化。

第十二集

  贞德把钱交给马镇,马镇叔侄心中暗喜,要用这笔钱帮允泽离开夜总会.。几天来一直躲躲藏藏的贞德还是被嫂子贤实发现,往日宿怨被提起,历来不和的姑嫂间的唇枪舌战也随之展开。艾莉进一步对允泽发动爱情攻势,令允泽哭笑不得。

  经过的紧张的筹备,银波和全盛基的婚礼如期举行,但就在宾朋满至的婚礼上,盛基还是选择了逃避……!与此同时,姜家那个隐瞒了20多年的秘密也初露端倪……

  银波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来她是姜翰杰年轻时带回家的私生女。伤心欲绝的银波再次离家出走。她又回到幼儿园开始了打工的生活,决心一边赚钱一边复习功课准备教师资格考试,开始新的生活. 母亲绮子向金波道出当年旧事,翰杰年轻时的出轨行为造成了他们夫妻二十多年来关系不合。

第十三集

  银波结婚的消息令允泽痛苦万分,独自一人到酒馆买醉,被艾莉接走,酒醒的允泽被艾莉告知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金波的初恋恋人明秀通过美善了解到金波的现状,给予了她 无微不至的关心。.在艾莉的暗中帮助下,允泽和范秀成立的卫生间清理公司终于有客户问津,但这一切允泽毫不知情。金波与正翰的关系继续恶化,振波看不过去,单独找姐夫谈判,试图让他回心转意。

  美善不忍看金波继续痛苦下去,找到正翰,试图劝他悬崖勒马,这引起了正翰的反感,也更增加了对金波的不满,与此同时,珍珠也约金波见面摊牌,企图让金波放弃与正翰的婚姻。二人回到家爆发了最激烈的争吵。金波终于将离婚二字说了出来,

第十四集

  悲痛欲绝的金波无处诉说,就在这时,明秀的关心让金波感动不已也让她放下了最后的防线……金波把自己出轨的事告诉了美善,自责、后悔充斥着她的内心,怀有身孕的银波继续打工谋生,挣扎在生存边缘。盛基妈妈找到银波,表示愿意承担养育未出生的孩子的责任,银波表示自己将独自抚养孩子。为了生活,光泽开始在驾校当教练。艾莉到允泽家里拜访,马镇和光泽受宠若惊。

  光泽劝允泽忘掉银波,寻找新的幸福。盛基又惹上了债务麻烦,债主再次找到银波,逼她代为还债。

第十五集

  银波在夜总会当洗碗工赚钱还债,在旁人的唆使下,为了尽早还债也为了未出生的孩子,银波当起了陪唱小姐,恰被允泽发现,不知新郎逃婚的允泽很是心痛,但又不知如何助她一臂之力。

  明秀开始了对金波的爱情攻势,内心矛盾的金波无力抗拒,这也引起了正翰的怀疑。贞德也终于发现自己被骗,恼怒不已却束手无策,只得向哥哥求助,在嫂子面前隐瞒实情。

  明秀的追求日益强烈,令金波难以招架也充满矛盾,允泽见到当陪唱小姐的银波既心痛又失望,却束手无策。

第十六集

  珍珠替正翰接秀彬回家。珍珠的反常举动引起了金波母亲绮子的怀疑,也令金波大为不满。同时,正翰查到明秀发给金波的短信,加重了心中疑惑,夫妻二人再度爆发争吵。银波跟姐姐金波借钱,把欠下的酒店的钱还上,重新找到托儿所的工作。允泽知道盛基抛弃银波的事情之后,很是心疼,决心全力帮助她。一次,艾莉碰见两个人在一起,心里不安,就找到银波,让她离开允泽。

  珍珠告诉正翰金波可能有外遇,正翰半信半疑。

  金波看见妈妈在喝闷酒,听妈妈聊以前的事情,自己不知不觉地把正翰有外遇的事情告诉了妈妈,金波母也由此埋怨女婿,正翰对此很生气,责怪金波不知羞耻。

第十七集

  次日,金波约明秀去郊外练车,回家路上与正翰碰个正着,她心里很是不安。与明秀见面被老公发现的金波,为掩饰实情,和正翰大吵了一架,结果是两败俱伤。从金波那里知道银波身世的允泽,去找银波,但被拒之门外。

  面对自己深爱的银波和爱着自己的艾莉,允泽充满矛盾与痛苦,无从选择。允泽的客户就是艾莉的父母,在艾莉的蓄意安排下,允泽与艾莉父母的见面十分尴尬。艾莉母亲对允泽的境况十分不满;允泽也深感自尊心受到伤害。

第十八集

  珍珠雇佣私家侦探监视金波的外出活动,并拍下了照片。已经开始怀疑老婆是否出轨的正翰,从珍珠那里得到了照片又看到了明秀发给金波的邮件,这样的事实令他无法接受,也令他痛苦万分。

  艾莉来找允泽,想求得原谅,允泽向艾莉坦白了内心的情感,希望她能给他时间忘记过去。艾莉伤心不已,精神一撅不振。

  正翰从各种渠道打探金波的行踪,引起金波的不安,内心也陷入自责与矛盾当中,但她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向丈夫坦白一切。贤实不忍看到女儿为情所伤,决定作出让步,让允泽来公司上班实习。

第十九集

  允泽跟踪到银波的住处,并把地址告诉金波,他决心放弃和银波的感情,开始新的生活。

  银波因过度劳累住进了医院,由于营养不良导致孩子流产。金波决心断绝与明秀的交往,但明秀不肯放手,继续纠缠令金波烦躁不安。金波父母希望正翰与金波重归于好,但并不能改变正翰与金波的现状。

  金波希望流产后的银波与允泽重新开始,银波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有勇气接受这份感情。翰杰的公司出现危机,他也因心力交瘁而病倒。在这紧要关头正翰挺身而出帮姜家渡过难关。贤实终于发现万德和贞德向她隐瞒的被骗事件,恼怒万分。

第二十集

  在正翰,振波的帮助下,翰杰终于度过了财政难关,房子也保住了。姜家又渐渐恢复了平静。正翰与金波感情日渐好转,但由于明秀的纠缠,夫妻之间仍然危机四伏。金波手足无措找美善商量对策,两人决定保守秘密,不让正翰发现出轨一事。马镇和光泽还在为生活奔波着,二人的婚姻问题也成了大难题。

  万德被逐出家门后,贤实深感诸多不便,但还是不肯原谅万德兄妹的欺骗行径。幸有艾莉从中周旋才得以让爸爸回家。贞德和哥哥一起回了家,并且保证要用在桑拿中心按摩打工赚的钱还给嫂子。

第二十一集

  金波来看望银波,希望她能和允泽和好。 银波决心重新振作,开始新的生活,也鼓起勇气要接受允泽的感情。美善找到明秀,希望他不要再纠缠金波,但明秀根本听不进任何劝告。艾莉一时疏忽说出了自己并没有和允泽有越轨行为的事实,允泽感到被欺骗,很是气愤。

  珍珠用金波有外遇之事催促正翰离婚,但正翰摆出种种理由加以拒绝。允泽打算带银波离开汉城,为两个人的未来共同打拼。美好的前景令银波心动,经过反复权衡,决心和允泽远走高飞。不能接受分手事实的艾莉选择了自杀,以此要挟允泽回到自己身边。允泽不得不再次让银波失望,回去挽救艾莉。贤实的“小朋友之家”终于成功开业,翰杰前来道贺,贤实有意在事业上助其一臂之力。

第二十二集

  一心想学开车的振波遇到的教练竟然是鬼灵精怪的光泽,一对欢喜冤家的故事由此展开。

  银波决心忘掉过去的一切,包括和允泽的感情,以幼儿园教师的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珍珠再次找到金波,企图逼她放弃与正翰的婚姻。金波偶遇银波,才知道允泽的失约令银波再次受到极大的伤害。

  翰杰继续为家庭的生计而努力的奔波着。金波和正翰的夫妻关系,因明秀的插入,最终走到了不得不离婚的地步。

  贤实又为翰杰新起步的锅炉事业提供资金支持,令翰杰心存感激。

第二十三集

  万德兄妹总能想出新花样寻开心,令贤实看不顺眼,除了冷嘲热讽 也没办法阻止他们。正翰正式向金波提出离婚,并且暗中将财产转移。更令金波无法接受的是,正翰争夺孩子抚养权。视儿子为自己生活的全部的金波为了得到秀彬的抚养权,向正翰一再恳求,但狠心的正翰却对此无动于衷。绮子知道金波有外遇的事,又气又恨。在朋友和家人的劝说下,金波决定动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

  身为国际大律师的振波面对方向盘却无计可施,为此常常遭到光泽的奚落,十分沮丧。万德想把马镇介绍给贞德,却遭到贞德的拒绝。但在万德的说服下,勉强同意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