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定石高中的女生罗菩堤因善于打架而成为远近闻名的问题学生。一次菩堤为救助一个女孩而将几个邻校的男生打伤,因此遭到东七焕与南成起两位老师的体罚,面对体罚毫不在乎的菩堤却因为东七焕老师的一句“没教养”被激怒了,将墙上的相框打落在东七焕老师的鼻子上,结果菩堤被迫退学。

  六年后的2005年,菩堤通过自己的努力从师范大学毕业,因为一直暗恋母校的池贤宇老师,菩堤希望能够回到定石高中任教。此时已是教务主任的东七焕看到菩堤的求职简历吓了一跳,硬是把她赶出学校,令菩堤的心情郁闷不已。

  定石高中池荣爱校长的儿子朴泰仁被美国的学校开除,回到韩国后在机场甩开自家的保镖逃跑。泰仁逃跑途中因意外与菩堤发生冲突,被菩堤打倒在地,结果两人都进了警察局。池贤宇老师随姐姐池校长一起来接泰仁,在警察局突然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贤宇,令菩堤一时手足无措。事后贤宇建议姐姐将菩堤安排到学校担任泰仁的老师,因为只有象菩堤这样的老师才能管教泰仁。

  就这样,菩堤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母校的老师,然而当年的问题学生也终于尝到被学生捉弄的滋味,菩堤在学校被泰仁一伙耍得晕头转向,但她的真诚最终感动了学生们,大家开始喜欢菩堤并亲切地叫她饼干老师。同时,菩堤也正式与暗恋已久的贤宇谈起恋爱,然而这时一直与菩堤作对的泰仁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位饼干老师……

分集剧情:
第1集

  六年前,就读于定石高中的女生罗菩堤因为救助一个女孩而把邻校的几个男生打伤。事后菩堤被叫到教务室,面对东七焕与南成起两位老师的体罚,菩堤毫不在乎,但却被东七焕老师的一句“没教养”激怒了,将墙上的相框打落在东七焕老师的鼻子上,结果菩堤因此被迫退学。

  六年后的2005年,菩堤通过自己的努力从师范大学毕业,因为一直暗恋母校的池贤宇老师,菩堤希望能够回到母校任教。此时已是教务主任的东七焕看到菩堤的求职简历吓了一跳,硬是把她赶出学校,菩堤心情十分郁闷。

  定石高中池荣爱校长的儿子朴泰仁被美国的学校开除,回到韩国后在机场甩开自家的保镖逃跑。途中,泰仁撞倒一辆送外卖的摩托车,路过的菩堤被弄得满身拉面,而泰仁却连一句道歉的话也不说开车就走,菩堤望着他的跑车气愤不已。

  菩堤从妹妹善才工作的医院走出来,遇到被保镖逮住的泰仁,菩堤想起不久前的意外走上前找他算帐,没想却被泰仁当作人质威胁保镖,怒火中烧的菩堤将泰仁打倒在地,结果被送进了警察局。

  池贤宇老师随姐姐池校长一起到警察局接泰仁,在这种场合突然见到自己暗恋的贤宇,菩堤不禁惊慌失措。贤宇向姐姐建议将菩堤安排到学校当泰仁的老师……

第2集

  第一天上班的菩堤从梦中惊醒,以为到了上班时间匆忙赶往学校,结果却因为来得太早被挡在校门外。菩堤还象学生时代一样翻墙而入,看到操场上几个学生在欺负人,菩堤将他们狠狠教训了一顿,但却因此迟到,被东七焕数落一番。

  菩堤看到水池旁一群学生在热情地招手,以为是在欢迎自己,不禁感到有些受宠若惊,谁知一回头才明白他们是在欢迎身后的泰仁。菩堤打算训斥泰仁几句,却被泰仁绊倒掉进水池里,样子狼狈不堪。

  学生尚太不服泰仁在学校的老大地位,约他在体育馆单挑。菩堤听说后急忙跑向体育馆,结果尚太的凌空飞腿正踢在倒霉的菩堤头上。池校长闻讯带着老师们赶到体育馆,看到菩堤狼狈的样子,不禁怀疑她能否胜任教导泰仁的工作。

  几次被学生耍弄,菩堤不禁情绪低落,幸好贤宇给了她鼓励,并且写了一份泰仁的资料拿给她,菩堤了解到池校长其实是泰仁的继母,泰仁一直非常想念他的亲生母亲。

  放学后,菩堤约泰仁谈心,泰仁领着菩堤来到一家酒吧,被泰仁灌醉的菩堤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酒店的床上……

第3集

  菩堤回到家,因为一夜未归被妹妹善才拿着棍子追打。到了学校,心虚的菩堤害怕酒店的事情传开,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她气急败坏地把泰仁叫到楼顶,问他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被泰仁冷嘲热讽,说老师和学生去酒店的事情被曝光,她会被辞退的。菩堤只好忍气吞声。

  在学校开会时,菩堤收到学生珍玛发到她手机上的照片,令菩堤惊恐不已。原来昨夜菩堤酒醉后,泰仁将她背到酒店休息,一直在追求泰仁的女生珍玛看见醋意大发。当泰仁走后,她偷偷拍下菩堤躺在酒店床上的照片,并留下字条令菩堤对泰仁产生误会。

  学校组织欢迎新老师的活动,菩堤与贤宇都感到无聊,于是他们偷偷溜出来到游乐园痛快地玩了一场。菩堤提起自己还是学生时,贤宇曾为她做棉花糖的往事,贤宇决定再次亲手为她做一回棉花糖。

  菩堤一再被珍玛玩弄,她误以为是泰仁在捣鬼,将泰仁狠狠骂了一顿。泰仁渐渐听出了些头绪,跑到珍玛家将她的手机砸坏,并警告她不要再耍菩堤。没想到这样反而使珍玛变本加厉,她一气之下将照片都发到了网上……

第4集

  池校长看到网上的照片怒不可遏,菩堤主动提出了辞职。泰仁责备珍玛毁了菩堤的人生,让她去向学校说明一切,但珍玛却怎么也不肯。对菩堤满心愧疚的泰仁到家里去找她,却听善才说姐姐要到山里当尼姑,泰仁闻听大惊失色,找到菩堤一再向她道歉,但菩堤因为不能再当老师,整日闷闷不乐。

  泰仁为了能让菩堤重新当上老师,不顾父亲的毒打,回家跪在父母面前,求他们允许菩堤回到学校。珍玛听说泰仁被父亲打成重伤,不禁感到自责,含泪向池校长坦白了酒店事件的真相。

  泰仁回家后,被当院长的父亲囚禁在医院的病房里,在珍玛的帮助下,泰仁终于逃出病房,但却并尚太一伙逮住。菩堤听说泰仁被抓走的消息,召集起昔日的姐妹救出了泰仁。

  泰仁带着菩堤一起去拜祭亲生母亲,他一边哭着一边告诉菩堤,她是第一个同自己一起来见母亲的人。次日,菩堤重返学校,池校长难得地给了她鼓励……

第5集

  泰仁守在菩堤家门前,准备把生母留下的耳环送给菩堤,没想到却看见贤宇在车内亲吻菩堤的情景。生气的泰仁扔下耳环飞车而去。

  菩堤终于拿到正式的教师证,兴奋地向贤宇夸耀,贤宇请她吃饭作为庆祝。正当两人吃饭时,泰仁打来电话说学生柳镇被高利贷绑架了。菩堤闻听急忙赶去。

  泰仁嘲笑菩堤是为了谈恋爱才来当老师的,对学生不够关心。他告诉菩堤柳镇的家人死于车祸,现在柳镇独自抚养哥哥留下的患病的女儿,并且还要偿还欠高利贷的钱。菩堤为了替柳镇还债,低声下气地向善才借钱,却被善才断然拒绝。这时菩堤发现柳镇为了筹钱在做违法的事,感到无能为力的菩堤见到贤宇时,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菩堤终于想办法摆平了高利贷,但柳镇抚养的小孩又突然病发急需手术,然而大家却谁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泰仁无奈之下决定去向父亲求情,菩堤与他一起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第6集

  菩堤随泰仁去医院的库房取东西,不慎被反锁在房内。泰仁为了争取与菩堤共处的机会,故意装作手机没电,菩堤不得不与泰仁在库房过了一夜。深夜里,想起亲生母亲的泰仁在梦中惊醒,流着泪请求菩堤不要抛弃自己,菩堤伸出手指与他拉钩。次日清晨,泰仁醒来偷偷吻了一下菩堤的额头,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泰仁想挣钱买件衣服送给菩堤作礼物,借此向她表白爱意,于是恳求父亲在医院里给他安排一个打零工的工作。泰仁靠第一次认真工作赚到的钱为菩堤买了一条长裙,并附上一张卡片约菩堤在教室见面。

  泰仁在教室里等待着菩堤,却意外看见贤宇向菩堤表白并亲吻菩堤的情景,遭受打击的泰仁驾车离去,在路上遇到找茬的尚太,正在窝火的泰仁将尚太打晕过去,被关进了警察局。

  菩堤查到尚太事前曾被流氓殴打,这才是他突然晕倒的真正原因,泰仁因此被释放出来。泰仁与菩堤一起散心聊天,他低落的情绪刚刚有所好转,突然听珍玛说菩堤其实是池校长安插在他身边的警犬……

第7集

  菩堤兴冲冲地准备着与贤宇的约会,却被泰仁拉上摩托带走了。泰仁质问菩堤为什么来当老师,菩堤承认当初是受雇于池校长来监护他的。这令泰仁十分气愤,骂她是母亲的走狗,菩堤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想告诉泰仁现在自己真的很想做一名好老师,但泰仁却已经驾着摩托飞驰而去了。回家后泰仁问贤宇是不是他把菩堤引荐给母亲的,并说自己要报复。

  期中考试到了,泰仁让人偷走化学试卷,教务主任东七焕提议让所有学生写下保证书。菩堤认为这样会伤害学生们的自尊心而反对这种做法,但无奈人微言轻,她反而被东七焕数落了一顿。

  经过菩堤的努力,偷试卷事件终于圆满解决。泰仁在菩堤的关心呵护之下,其封闭的心门再次敞开,他对菩堤大声喊着“我爱你!请等我一年!”

第8集

  与菩堤的相处令泰仁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他买了一支玫瑰放在菩堤家门前。菩堤看到玫瑰十分开心,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玫瑰花,但这只玫瑰却令贤宇心里很不舒服。

  贤宇想带菩堤去见他的家人,泰仁得知这个消息心神不宁。池校长警告菩堤不要对贤宇痴心妄想,她的话深深伤害了菩堤。看到菩堤难过的样子,泰仁不由分说地将她带走了。

  贤宇对姐姐的言行感到生气,认为她对菩堤太刻薄了,但池校长却不以为然。闷闷不乐的贤宇向学校的一位老教师诉苦,并说自己想和菩堤重新开始。

  泰仁不放心菩堤,始终陪在她身边。菩堤不由自主地走到贤宇家门前,喃喃地诉说着对他的爱。而身旁的泰仁也在低声地诉说着对菩堤的爱。贤宇回到家,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泰仁正在吻菩堤……

第9集

  泰仁在贤宇的住处前强吻菩堤,菩堤吃惊之余狠狠打了泰仁一巴掌。而更令菩堤感到生气的是贤宇对此似乎无动于衷。

  次日在学校里,菩堤生气地责备泰仁昨晚对自己的无礼。泰仁承认强吻菩堤是自己的错,但向她表白爱意并没有错,因为自己是真的爱她。

  菩堤班上的学生赵弼被警察怀疑有盗窃行为,赵弼已经几天没来上课了,令菩堤十分担心,她决定前去家访。菩堤刚走出门恰好碰到贤宇,贤宇将菩堤带到礼堂,拿出事先准备的戒指正式向她求婚,感到无比幸福的菩堤依偎在贤宇怀中。

  菩堤由泰仁带路终于找到赵弼居住的棚屋,然而赵弼却不在家。菩堤了解到赵弼父母双亡,现在又得了脑瘤,生活困苦寂寞。泰仁央求作院长的父亲为赵弼手术,父亲答应了他。这时泰仁注意到菩堤手上的戒指,心里感到很不舒服……

第10集

  泰仁得知菩堤已经接受贤宇的求婚后,整日闷闷不乐。这时贤宇昔日的女友崔恩淑回国来找贤宇,这令泰仁又看到希望,一边亲热地叫着恩淑舅妈,一边打电话催促正在菩堤家吃饭的贤宇赶快回来。贤宇回到家,恩淑想亲吻他,然而贤宇却赶忙躲开并告诉恩淑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但恩淑却并不死心。

  恩淑到学校看望池校长,出身于全国最大教育集团家族的恩淑得到池校长的赏识,她委托恩淑全权管理学校的事务。恩淑刚一上任就颁布了许多苛刻的校规,学生们怨声载道。

  菩堤班上的学生金永松课余在加油站打工,老板不但拖欠薪水还诬陷永松盗窃钱财,恩淑不分青红皂白主张开除永松,并要辞退作为班主任的菩堤。紧要关头菩堤查出真相,逼迫加油站老板说出了实情,还永松清白,然而这却让恩淑感到很没面子。

  贤宇在办公室向菩堤解释自己与恩淑的瓜葛,但却被池校长和恩淑撞见,两人指责他们竟然在学校谈情说爱。委屈的菩堤跑出学校,泰仁带她来到江边,菩堤忍不住靠在泰仁肩头放声大哭……

第11集

  心情郁闷的菩堤病倒了,泰仁花了一夜的时间用鲜花将菩堤家门前装点得五彩斑斓。善才出门时大吃一惊,她以为是贤宇弄的,兴奋地叫姐姐出来看,但菩堤明白那是泰仁做的。

  贤宇告诉菩堤想与她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共同生活,两人一起去拍了护照照片。泰仁得知后心情焦虑不安,他担心菩堤会从此离开学校,央求恩淑千万不要辞退菩堤,并跑到教堂去祈祷。

  恩淑让菩堤干打杂的工作,贤宇看见正在打扫卫生的菩堤,心里很不好受。恩淑告诉菩堤,贤宇也曾经对自己说过到遥远的地方共同生活的话,并且故意强吻贤宇让菩堤看见。面对眼前的一幕,菩堤伤心不已,她将戒指还给了贤宇。

  泰仁偶然在办公室看到菩堤的护照和辞职信,他情绪激动地警告贤宇不要把菩堤带走,并且含泪乞求菩堤不要离开这里,即使她要与贤宇结婚自己也不会再去干预……

第12集

  泰仁责备贤宇不该总让菩堤伤心,贤宇则生气地警告泰仁不要总是干涉自己。贤宇从泰仁口中得知菩堤看见恩淑亲吻自己的情景,他找到菩堤将自己与恩淑的一切纠葛都讲给她听,菩堤最终原谅了贤宇,重新带上了订婚戒指。

  泰仁在学校为菩堤和贤宇举行了一个庆祝订婚的派对,令菩堤和贤宇惊喜不已,事后泰仁却独自躲在教室里伤心地哭泣。

  池校长筹备了一个与恩淑家的宴会,会上两家商谈着贤宇和恩淑的婚事。泰仁当众表示舅舅贤宇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他的话令恩淑的家人非常震惊,生气地离开了宴会。池校长对泰仁忍无可忍,狠狠地打了他一记耳光。

  从没参加过教学会议的菩堤被恩淑派往外地开会,泰仁得知她要出差买了一堆各种各样的用品给她,令菩堤十分感动。但到了会议地点后,菩堤才发现自己是被恩淑派来打杂的,自尊心受到打击的菩堤愤然离去。回去的路上,菩堤打电话给贤宇想让他来接自己,可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她只好拨通泰仁的电话……

第13集

  泰仁因为在寒冷的深夜去接菩堤病倒了,次日菩堤看到泰仁没来上课十分担心,急忙赶到泰仁的住处看望他,却看到珍玛正在悉心照料泰仁。

  泰仁因为总也打不通菩堤的电话,半夜跑到菩堤家。菩堤回来看见门口戴着帽子口罩的泰仁以为是小偷,将他痛打一顿,事后菩堤才发现原来是泰仁。感到孤独的泰仁请求菩堤允许他在这里住一夜,菩堤答应了他。半夜醒来的泰仁悄悄走进客厅,在菩堤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泰仁听说菩堤的手机丢了,他卖掉了心爱的摩托车,买了一部最新款的手机当作结婚礼物送给菩堤。见菩堤接受了礼物,泰仁十分开心。

  恩淑哭着央求菩堤将贤宇让给自己,这令菩堤感到为难。菩堤总是想着恩淑的话,心情十分郁闷。她问贤宇当初为什么离开恩淑,但贤宇却让菩堤别再提起她。

  池校长发现恩淑想夺去学校的企图,恩淑表示如果自己得不到贤宇,就要得到学校。池校长慌忙去找贤宇,逼着他娶恩淑并对菩堤狠狠挖苦一番,令菩堤难过不已……

第14集

  心情烦闷的菩堤在泰仁的陪伴下,度过开心的一天,之后菩堤告诉泰仁她决定辞职了。泰仁问她是不是要随贤宇一起出国,菩堤回答自己会留在国内学习如何做一名好老师。

  池校长听说学校要被收购急忙赶来,看到贤宇正在与对方协商解决危机。见弟弟现在也对学校的事负起责来,池校长终于同意了他与菩堤的婚事,这令贤宇兴奋不已。

  贤宇与菩堤开始操办婚事,菩堤正式向恩淑提出辞职。学生们听说菩堤辞职的消息,为她举行了一个派对,学生们诉说着对菩堤的感激之情,希望她不要离开学校,这令菩堤的心情十分复杂,因为现在她也越来越舍不得这些可爱的学生。

  菩堤到泰仁的住处取婚纱,心情郁闷的菩堤与泰仁诉说着往事,两个人不知不觉睡着了。次日清晨,泰仁父母来到泰仁住处看到两人睡在一起的情景不禁勃然大怒。父亲将泰仁逐出家门,菩堤与贤宇的婚事也被取消。

  一年后,菩堤听说在国外留学的贤宇回国的消息,前往机场迎接,却看到泰仁的身影……

第15集

  从机场出来后,贤宇与菩堤聊着近况,但菩堤却心不在焉,想着在机场见到的泰仁。贤宇带菩堤回到学校,想请她继续在这里任教,并且也希望两人能够重新开始,但菩堤却拒绝了他,告诉他自己爱上了别人。

  泰仁回国后告诉父亲自己想要考大学,之后开始寻找补习学校,他看到菩堤所在补习学校的宣传单,决定报名参加。在课堂上,学生们要菩堤讲讲从前的恋爱故事,泰仁这才知道菩堤爱着自己,顿时惊呆了。此时菩堤突然发现坐在后排的泰仁,一时不知所措。

  同学们为菩堤搞了一个聚会,泰仁听说有菩堤参加,匆匆赶来,可是聚会已经结束了。正当泰仁心灰意冷的时候,菩堤出现在他面前。泰仁满怀真诚地向菩堤表白爱意,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菩堤将自己与泰仁恋爱的事告诉了妹妹善才,遭到善才的坚决反对。而与此同时,珍玛也在劝说泰仁离开菩堤……

第16集

  心情烦闷的泰仁喝得烂醉,酒后向菩堤提出求婚。次日菩堤带着泰仁去见在山上当僧人的父亲,泰仁满心欢喜,一见菩堤父亲的面就高兴地喊着岳父大人。

  贤宇听说菩堤在与泰仁恋爱,并且带着泰仁去见父亲,对她的行为表示不可理解。此时泰仁的父母也在命令泰仁离开菩堤。

  在东七焕老师的劝说下,菩堤再次来到定石高中应聘,贤宇气愤地将她赶了出去。正在此时,突然发生了学生企图自杀事件,菩堤机智地解决了危机,她也如愿地被聘为这里的老师。

  在贤宇的努力之下,泰仁的父亲终于同意了泰仁与菩堤的婚事,令泰仁欣喜万分,但菩堤却表示泰仁年龄还小又没有工作,要再过几年再考虑婚事。

  几年后,泰仁大学毕业也回到母校任教,他与菩堤即将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