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医家四姐妹》中,韩载锡和蔡琳终于有机会彼此相爱,可惜因命运捉弄而一波三折,受尽了情感折磨。这对金童玉女在剧中都来了个转型————蔡琳对“可爱”两字挥一挥衣袖,韩宰硕则是横眉冷对“心软”二字……

分集剧情:
第1集

  郑在峰家有四个女儿,大女儿慧贞为前妻所生,性格温柔;二女儿唯真为外科实习医生,理性冷静;三女儿唯美为音乐家,美丽虚荣;四女儿唯善天真无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唯美将嫁入豪门,举行订婚典礼,四姐妹相聚。英勋因从小被在郑家帮佣的母亲遗弃,感念郑医师的收养之恩,走上行医之路,出国留学归国回到郑家的医院。

第2集

  郑医师带著唯真、慧贞替英勋接风,席间提到将撮合慧贞和英勋,并将医院交给他俩,但英勋直接拒绝。慧贞深知英勋喜欢的并不是自己,并知道後母反对这门婚事,劝郑医师打消这个念头。唯真虽常与英勋针锋相对,但心中仍暗恋著他,在大雨中等候英勋,但两人又发生争执。唯美虽已订婚,但仍和作曲家泰锡幽会。唯善虽患先天性心脏病,但喜欢运动的心意仍不减

第3集

  唯真撞见来医院找英勋的大姊,三人一起去吃饭。唯真因为前日英勋的一番话非常不满,饭桌上数落了他一顿。回医院後唯真因为心情不好在楼梯口哭,与俊夏第二次见面。闵院长来找郑博士检查身体,唯真和俊夏第三次见面,原来俊夏是闵院长的儿子,也是她的相亲对象。唯真因为在雨中等待英勋而生了病,大姊看在眼中觉得两人的关系并不寻常。

第4集

  唯真因英勋的故意冷淡而决定与闵俊夏约会,俊夏也对唯真非常心丁。慧贞看著英勋和唯真爱著对方,只是彼此互相折磨。唯美虽已与小开订婚,但仍眷恋著落魄的作曲家韩泰锡,俩人在感情和工作上牵扯不清。体育老师基哲渐知唯善对他的心意,但因多年前丧妻之痛,再加上师生的身分,遂对唯善保持距离。

第5集

  唯真和英勋终於知道彼此深爱对方,并决定结婚,但当他俩在家庭聚会上告知大家,唯真的母亲大力反对,并当场昏倒。唯真的母亲知道英勋的母亲顺英仍存活的秘密,於是接受闵院长让唯真和俊夏结婚,并远赴美国。四姐妹不解母亲反对的理由,但郑博士则早将英勋视为自己的儿子。唯美和泰锡在街上大吵,泰锡因此出车祸。

第6集

  唯善替基哲做泡菜,却被基哲严厉的拒绝。泰锡被唯美未婚夫召人毒打,因此决心离开唯美。唯美的婆婆要求她在婚前签下切结书,唯美虽心中不愿,但只好照做。郑夫人因金顺英的存活而内心受到煎熬,来到疗养院探视并打电话给英勋。英勋终於发现母亲还活在人世,感到悲痛万分,开始对郑家产生怨恨。

第7集

    英勋以为母亲顺英当初手术失败的原因因郑博士的草率,要和唯真分手,并从此和郑家恩断义绝,郑博士感到十分痛心。闵院长哀求郑博士不要说出当初俩人交换手术病人的内幕,遭郑博士拒绝。此时,郑博士因心脏病发,昏倒在办公室,闵院长因怕事迹败露,忍心见死不救。

第8集

  唯美与宰衍举行结婚典礼,泰锡突然出现在会场,唯美感到为难。郑博士因心脏病突发身亡,全家顿时陷入悲伤,唯真在对父亲的爱与对英勋的爱中挣扎。英勋对郑博士感到怨恨,并在闵院长的挑拨之下,决定回到医院。

第9集

  医生告知唯善她的心脏病加重,必须进行第二次手术,会花很多钱,唯善为家道中落感到烦恼。英勋接管医院的业务,并打算要收回郑家的房子,郑家只好搬家,全家对英勋的行为感到心寒。英勋打算裁掉医务科长,唯真据理力争,但仍遭英勋冷漠对待。俊夏不忍唯真承受的压力,与唯真见面并安慰她。

第10集

  郑家搬离原本的房子,英勋遭到郑夫人的咒骂。唯善的病情加重,不忍加重姐姐们的负担而哭泣,唯善对基哲的爱慕渐感动了基哲。因郑家的家道中落,宰衍更变本加厉对唯美动粗,唯美对不幸的婚姻感到失望,也更想念泰锡的温柔。慧贞去找英勋,在美国期间爱恋英勋的闵院长女儿恰好此时出现了。

第11集

  秀珍见英勋和慧真正在谈话,故意羞辱慧贞。俊夏邀请唯真到他家用餐,秀珍故意带英勋去,英勋与唯真见面,既冷淡又尴尬。俊夏希望英勋不要对郑家太冷血,英勋将唯善的的病情告诉唯真,认为开刀对唯善太危险了。

第12集

  唯真回家向唯善说明手术的危险性,但是唯善仍然坚持开刀,并希望由唯真亲自帮她动手术。英勋为了唯善的手术,烦恼不已,并藉酒浇愁。秀珍知道後,对唯真一家人非常不谅解。秀珍假意约了唯真出来,实际上是向唯真挑衅。

第13集

  唯善终於要动手术了,并且交由唯真负责开刀手术。但在手术室中,唯真却非常迟疑。这时英勋突然走进手术室接手,後来还要求唯真离开。手术成功结束後,唯真与英勋一同去见闵院长,院长趁机夸赞英勋愿意为了医院的声誉,来帮唯善动手术。 俊夏劝秀珍放弃英勋,并表示虽然他很爱唯真,只要唯真快乐,他还是愿意成全英勋和唯真,但是秀珍却听不进去。 英勋告诉唯真,下班後要跟她一起到医院去探望唯善。

第14集

  当唯真准备去找英勋时,秀珍却打电话告诉英勋,他母亲病危,要他快跟她一起到疗养院去。唯真眼见英勋与秀珍同车离去,心情十分复杂。宰衍来找唯美,一言不合竟想动手,泰锡即时出现阻止,更种下了宰衍的仇恨。唯善知道基哲已被她的心意感动,内心欣喜不已。

第15集

  秀珍单独约见唯真,希望唯真辞掉医院的工作,才能远离英勋。俊夏希望能和宰衍交换股份,以保住医院,但却落入闵院长的圈套。闵院长成为保民医院最大股东之後,决定要卖掉医院,秀珍向英勋提出订婚的要求,她才会说服父亲不卖医院,英勋答应婚事。

第16集

  秀珍再次要求唯真辞掉医院的工作,慧真认为秀珍欺人太甚,唯真则决定递出辞呈。泰锡不顾宰衍的威胁,与唯美决心厮守。英勋为了挽救医院,与秀珍订了婚。基哲带著唯善旅行。唯真辞掉工作之後,在家中开了小诊所,与慧真到乡间出诊。

第17集

  英勋觉得闵院长的所作所为十分可疑,於是去找当年的看护,看护仍坚持为英勋母亲做医疗的是郑博士。英勋为帮助唯真和慧贞,每月以医院的名义固定汇入一笔钱给她们,秀珍发现之後要求唯真不要在接受英勋的帮助,英勋此时出现,对秀珍的做法不以为然

第18集

  英勋告知唯真当年并不是郑博士所开的刀,唯真十分惊讶。闵院长怕东窗事发,找人开车撞英勋,未料,俊夏出手相救,反而自己被撞成伤。秀珍告知英勋闵俊夏出车祸的事,反露出破绽。唯美决定回到宰衍的身边,作为放过泰锡的条件交换。

第19集

  慧贞在医院照顾俊夏,对俊夏产生特别的情愫。英勋企图找出当年在手术房里的实习医生,但该医生还是表示是郑博士开的刀。英勋告知闵院长去找当年人证的事,闵院长因心虚而去找该名医生,希望他不要说出真相,反被英勋跟踪录音。

第20集

  唯美决定回宰衍身边,宰衍才会放过泰锡。唯善离家出走去找基哲。俊夏因生病期间受到慧贞的照顾,逐渐对慧贞产生好感。金老板提出结婚,慧贞犹豫不决。闵院长谎称绑架唯真,要英勋拿录音带来换,英勋为救唯真而身陷险境,秀珍无意间得知事实真相。

第21集

   秀珍救出英勋,并将录音带交给俊夏,闵院长被捕,被控教唆杀人。英勋脱险後去找唯真,因严重脱水而昏倒。郑家终於知道郑博士当初是含冤而死,一切的罪过都是闵院长。俊夏请求英勋不要离开秀珍,因秀珍已经一无所有了。

第22集

  闵院长被判坐牢,英勋去看他,闵院长请求英勋要照顾秀珍,英勋决定要带秀珍离开汉城,唯真回到保民医院。唯美跟宰衍回家,但生活仍非常不快乐。俊夏伤势已好,但已觉悟到自己已爱上慧贞,金老板看到慧贞的冷淡,已知她因有所属。

第23集

  慧贞决定要嫁给金老板,唯真则认为大姊嫁给不爱的人一定不会幸福。闵院长入狱後,秀珍自责,英勋觉得有愧於秀珍。唯真告知英勋一切风波已过,俩人能否再续前缘,但英勋已决定带秀珍离开。唯善离家去找基哲,俩人住在一起。金老板知道慧真爱的是俊夏,决定成全

第24集

  唯真对大姊能和俊夏有情人终成眷属感到高兴。秀珍感到英勋在她的身边并不快乐,知道她的心里还想著唯真。唯美自爆绯闻,逼宰衍离婚,并在两个姊姊的撮合之下,和泰锡一起到美国。唯善和基哲结婚,并很快地怀孕了。因怕唯善难产,俊夏请英勋回来替唯善接生,英勋与唯真再度见了

第25集

  唯美回国参加俊夏和慧贞的婚礼,唯真在婚礼上见到了英勋和秀珍。秀珍和唯真长谈,告知英勋喜欢的还是唯真,秀珍留书到美国去。唯善生下一名女婴,全家欢喜。英勋在秀珍离去之後,回来找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