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恩在和荣勋结婚那天,新郎荣勋迟迟不来,快递公司的职员却给她送来了一封退婚信。惊慌得不知所措的恩在在摄影师武烈帮她扮演一次新郎。武烈也成功地完成了任务。事后,恩在得知荣勋退婚的原因就是自已不富裕。原来荣勋在婚礼之前就他们婚后要面临的现实生活的问题深深地苦恼过,就在这时,佑京提出只要他放弃与恩在的婚礼,就可以给他以金钱上的支持。恩在觉得只要有钱就能重新找回荣勋,便决心努力赚钱。

  武烈的父亲破产,连对家族有特殊意义的别墅也被用来抵债。武烈下定决心要赚钱。佑京想购买这栋别墅送给荣勋做他的研究室,开始不择手段地阻碍武烈赚钱。

  恩在和武烈联手开了一家花店,投入了全部资金,佑京听到两人联手的消息后百般破坏,使两人的生意一次次遭到失败。加上生长的环境不同、价值观也不同的恩在与武烈之间的矛盾,还有难以辨别善恶的周边人物……两人究竟能否实现赚十亿韩元的计划呢?

分集剧情:
第1集

  恩在在婚礼当天收到快递员的一封信,是新郎荣勋的信,他告诉恩在很抱歉不能和她结婚.

  在摄影师武烈的协助下,恩在恐慌的逃离了婚礼现场.而另外一边厢,恩在的同事因为交通阻塞而无法出席恩在的婚礼,他们在想象恩在的婚礼一定很美好.在武烈的机车上,恩在忽然想起她无法去蜜月旅行,所以赶紧打电话到旅游公司,虽然只能退一半的费用,但恩在还是坚持把那一半的钱领回.武烈见识了恩在的毅力.逃婚之后的三天荣勋都住在景佑的家,当他回家的时候遇见在门口等他的恩在时,立刻跑去向恩在道歉,恩在打他一巴掌并告诉他对不起不是一个落跑新郎可以说的,而景佑更大胆的告诉恩在是她叫荣勋不要结婚的,并表示她可以保证荣勋不会受到金钱上困扰。回到公司之后,恩在被同事们起哄要到她家庆祝新居入伙.在没有办法之下,恩在只好请武烈假扮她的丈夫一天以瞒过她的同事。

第2集

  当恩在询问武烈是否能假扮她丈夫一天.在紧急情况是之下,恩在唯有提出付费让武烈假扮她丈夫一天,当恩在告诉武烈,如果武烈不答应的话,她可能会失去工作,于是武烈答应了.庆祝新居入伙以后,武烈决定到非洲旅行,但他的计划并没有实现,因为他父亲破产了.当地下钱庄赵社长前来讨债时,武烈的母亲因无法接受而昏倒,在昏迷中武烈的母亲把武烈和他哥哥混淆了.为了生活,武烈把他个人的财产都卖掉了,包括他的公寓、重型机车和汽车。

  景佑和荣勋对武烈的别墅深感兴趣,但武烈很坚决的告诉他们他没有兴趣卖别墅。恩在到荣勋的办公室告诉他,她会用尽一切的办法赚钱以让荣勋回到她的身边。

第3集

  武烈四处寻找工作,但都到处碰壁,最后到他朋友商仁的摄影棚上班。武烈虽然找到了工作,但却没有住的地方,只好暂租在又吵又小的房子。因生活困苦,恩在只好忍痛把保险退掉.

  恩在回到经常跟荣勋约会的餐厅,看着墙上的照片,恩在回想起与荣勋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很巧合的,荣勋也来到同一个餐厅,同一张桌子,刚好也被恩在看见,所以恩在相信荣勋依然对她留恋,从而更激发恩在努力赚钱,让荣勋回到她的身边。为了赚更多的钱,恩在每天早上兼职配送牛奶。

  恩在的同事知熙拍婚纱照,而当天的摄影师竟然是武烈,恩在以为没结成婚的事实已被揭发,但没想到却引来另一个误会,让恩在哭笑不得。

第4集

  恩在被牛奶公司的所长来电通知,最近有客户投诉牛奶被偷,并要恩在赔偿损失。为了抓小偷,恩在埋伏在配送牛奶的地点,小偷终于出现了,没想到小偷竟然是…

  武烈跟恩在在争吵中不小心说了一句伤透恩在的话,让恩在非常难过,两人陷入冷战,一直到恩在的同事知熙婚礼当天…

  景佑与荣勋到武烈的别墅勘察环境,没想到武烈和恩在也在那里,恩在看见差点跟自己结婚的男人牵着别的女人的手,于是决定帮助武烈共渡难关。

第5集

  为了赚更多的钱偿还债务,恩在和武烈除了白天上班之余,连晚上和周末都在兼差。而景佑为了得到武烈的别墅,她委托了地下钱庄赵社长协助。

  为了在更快的时间赚更多的钱,恩在和武烈决定合作创业做生意。两人四处视察、打听,看看哪个行业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赚钱。在房东儿子奉奎的分析讨论之后,他们决定开花店,店名为「Miss金花店」,于是展开了两人的第一个“十亿计划”。

第6集

  「Miss金花店」终于开业了,但在这个时候,恩在上班的建设公司被合并,而合并后的负责人竟然是徐景佑,恩在的恶梦又开始了。

  另一边厢,在花店里打工的李真因对武烈太过的热情而引起恩在的不满,恩在和李真的关系闹得很不愉快,而武烈却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地下钱庄赵社长虽受到徐景佑的委托对付恩在和武烈,但因赵社长对恩在产生爱意而令这件事情有微妙的变化。

第7集

  为了不伤害恩在,赵社长利用与恩在约会的时间,派人到花店捣乱,但最终还是被恩在揭发了,就在千钧一发之时,恩在及时赶返花店,花店才逃过一难。

  一天,武烈接到酒店的一张三百万的订单,是订婚典礼的装饰摆设,没想到这订婚典礼的主人是景佑和荣勋。其实,这也是景佑特意安排指定酒店找「Miss金花店」负责当天的装饰摆设。

  订婚当天,不知情的恩在和武烈很高兴的为典礼的装饰准备。原以为装饰工作都弄好了,恩在在整理垃圾时却发现最重要的心型花篮漏掉了,此时,典礼已经开始了,于是…

第8集

  景佑对荣勋说出了刻意安排恩在负责典礼的装饰摆设的原因,因为她不愿意看到恩在和荣勋藕断丝连,而荣勋为了订婚典礼的事去找恩在。

  武烈表面上装着无所谓,其实心里面却非常在乎恩在,也很介意荣勋来找恩在。在荣勋来找恩在的同时,地下钱庄赵社长也来送水果篮给恩在,武列心里不是滋味。

  有一天,施工队莫名其妙的在「Miss金花店」门口施工,而就在花店的旁边又出现一个流动的卖花摊子,这一切都影响了花店的生意。阿真无意间把恩在和武烈不是夫妻的真相告诉了奉奎…

第9集

  景佑在与员工面谈时故意在恩在面前重提订婚的事情,恩在则忠告景佑别以为订了婚就可以安心,因为那个男的也可能会在结婚当天消失。

  花店最近常常接到订单又退单的怪事,另外,在花店的网络留言版上也出现很多故意恶言破坏花店的流言,大家都觉得这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和太奇怪,原来,这一切都是…

  恩在的公司发生人事变动,而景佑故意把恩在调职到数据部,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的恶化。花店的生意因为门口的施工和莫名其妙的流动花摊而一落千丈,为了挽救劣势,恩在决定化被动为主动,于是他们到地铁站卖花,主动找客源,没想到…

第10集

  公司的人事变动和花店的事情使得恩在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常拿武烈当出气筒。而武烈为了解决钱的问题,每天下班后还到鱼场去清理鱼的内脏。

  恩在和赵社长派来在路边卖花的流动摊贩发生争执,结果两人闹到警察局去。恩再以直播电话给武烈,希望他到警察局帮她,但是,在清理鱼内脏的武烈因手机不在身上而迟迟未接听恩在的电话。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恩在只好找荣勋协助。

  恩在和武烈因严重的误会,在一气之下,恩在把武烈赶出家门,而且还决定拆伙结束花店的生意。

第11集

  武烈离开恩在家以后,整个人的性格改变了…而武烈不在的日子,恩在也很不习惯,但也不知从何开口让武烈回来。结果因为恩在的家遭小偷,武烈再次回到恩在家。恩在和武烈表面上装着互不在乎对方,但其实在两人的内心却非常在乎和关心对方。

  恩在得知武烈偿还本金和利息给赵社长的期限到了,若无法偿还,武烈的别墅将会落入赵社长的手中,而景佑就可以顺利得到武烈的别墅,于是,恩在决定…

第12集

  恩在于是很晚打电话约赵社长出来,赵社长原以为恩在跟他约会,但其实恩在是帮武烈偿还本金和利息。

  正当恩在决定递交离职信时,忽然间得到设计协会的来电通知恩在在设计比赛中获得大奖,并从她公司的社长,也就是景佑的叔叔手中领奖,也因为这样恩在被调回到设计组上班,而且还升为代理。

  另外,恩在和武烈决定再次合作,再次为十亿元的目标奋斗。

第13集

  「Miss金新鲜水果糖」开业了,而且生意也很不错。为了引起武烈的关心,阿真利用奉奎来引起武烈的注意,但武烈奉劝阿真,奉奎是个单纯的男生,若不是真心喜欢奉奎,千万不要戏弄他的感情。

  恩在调回设计组之后,因为开发案的关系,恩在和荣勋有了很多见面的机会,而景佑也开始担心。

  武烈为一对准新人拍婚纱照,新娘的名字叫素儿,当天拍完婚纱照之后,勾起了武烈的记忆,想到他过世的哥哥…

第14集

  其实,奉奎也知道他是武烈的替代品,阿真是利用他来引起武烈的关心,于是他便向阿真说出内心话,这些话让阿真有所领悟。

  武烈和奉奎同样是为了爱情而闷闷不乐,两人均表示放得下,但实际上却做不到。

  为了阻止恩在和武烈赚钱,景佑再次催促赵社长尽早完成所委托的任务,而「Miss金新鲜水果糖」再次面临危机。

第15集

  荣勋的冷暖气循环系统实验出了问题,景佑在不得已之下只好放弃荣勋的系统。而赵社长方面则趁恩在不在水果糖摊位的那个晚上对水果糖摊动手,而那天晚上只有武烈一个人在顾摊。

  不知情的恩在当时在安慰实验失败的荣勋,忽然接到电话通知之后急忙赶到现场,发现水果糖摊位已经…

  恩在赶到医院时,误以为受重伤的是武烈,幸好武烈只受了轻伤。虽然武烈人没事,但随之而来却是令人头痛的赔偿金。

第16集

  景佑受荣勋所托,一定要协助恩在,景佑跟恩在表示她有办法帮武烈,但有一个条件,就是恩在不能再见荣勋一面,就算偶遇也要回避。景佑要恩在在武烈和荣勋之间选择一个,为了武烈,恩在只好答应景佑的条件,但恩在不想武烈知道事实,要求众人守密。

  为了给伤者两亿两千五百万的和解金,大家都想尽办法。这时候,武烈决定放弃他的别墅,亲自到赵社长办公室办手续,没想到却遇见…

第17集

  其实,武烈瞒着大家把别墅卖了,武烈终于放下十年来的包袱,说出憋在心中的内心话,武烈的妈妈因听了这些话而受了很大的刺激,但是也让她明白了武烈真正的感受,反而更了解武烈了。

  卖了房子,受伤者的和解金也解决了,原以为一切事情都告一段落,没想到赵社长为了得到恩在的爱,还三不五时找武烈麻烦,势必要武烈离开恩在。

  恩在和武烈连租房的钱都没有了,但幸好在房东的协助下,让她们暂住在院子的仓库里。为了生活,恩在和武烈又开始了兼差工作。

第18集

  恩在无意中得知荣勋和景佑的婚期,为了确认荣勋是否真的要跟景佑结婚,恩在去找荣勋,正好被景佑碰见并偷听他们的对话。

  景佑阻止了他们的对话并提醒恩在别忘了约定,但恩在也告诉荣勋,她不会放弃他。因此,荣勋陷入两人的斗争。

  恩在要在社长面前简报当天早上,发现原本已经完成准备的设计档案和文件不见了,恩在回想起前一个晚上曾看见景佑偷偷摸摸的到过设计部,于是恩在便到处搜寻,结果发现…

第19集

  景佑滥用职权把恩在解雇了。恩在临走前告诉景佑,说她很冷漠,令人反感到极点,总有一天荣勋会讨厌她的,这番话让景佑不禁担心起来。

  遭遇到那么多不愉快的事情令恩在很伤心,她向武烈诉苦,并表示她已经一无所有,已经见底了,但是武烈却反过来告诉恩在,既然已经见底了,那也就没什么状况比现在更差了,并鼓励恩在要重新抬头做人,他会一直陪伴在恩在身边支持她,恩在非常感动。

  在一次事故中,武烈的相机摔坏了,若要修理的话要花很多钱。武烈连赚钱的工具也没有了,只好当送货员。而恩再也在一家料理店里当服务员。虽然很辛苦,但两人已然乐观的面对人生。

第20集

  恩在终于发现花店和水果糖摊位的事件是景佑指使赵社长做的,在一气之下教训了赵社长,而且还去找景佑理论,并再次向她挑战,她誓言一定会让景佑彻底失败。

  为了找回所失去的东西,恩在和武烈决定再订下十亿元的赚钱计划,并全力反击徐景佑。

  于是,恩在去找荣勋帮忙,希望合作开发设计展示的企划案,而且她把景佑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的告诉荣勋。荣勋原本对恩在的话半信半疑,但后来他发现景佑真的是幕后主使人,荣勋决定离开徐景佑。

第21集

  荣勋决定与恩在合作,加入开发设计展示的企划案。有了人力,却缺乏财力,于是恩在打算找赵社长投资他们的计划,结果赵社长答应投资。恩在这边进行得相当顺利,而另一边的景佑也得知恩在成立了公司,准备跟她对抗。景佑暗地里派人侦查谁是恩在的投资者。

  原本答应投资的赵社长忽然间退出投资,因为…

  正当大家为资金发愁时,荣勋卖了自己的天文器材,为公司筹得一笔资金,帮助公司暂时渡过难关,于是大家重新投入开发案的研究和准备。

第22集

  从武烈的对话中,恩在得到了开发案主题的灵感,就是“家庭”。

  赵社长后来得知景佑手上根本没有他的把柄,于是将计就计。

  武烈虽然很想协助恩在,但在设计上完全没有经验,在钱方面也帮不上忙,眼看着恩在和荣勋投入的工作,武烈心里很难受。恩在把跟武烈之间的关系和没有结成婚的事实告诉了知熙,并要求她保守秘密。

  恩在因太关心开发案的进展而说话中伤了武烈,让武烈更加的难受。

  为了赢得这次开发设计展示的企划案,景佑用尽所有的方法。另一方面,荣勋的冷暖气循环系统终于研究成功。

第23集

  景佑得知恩在的企划案进行得很顺利,她无法忍受,于是再委托赵社长…

  武烈决定退出这三人关系,于是悄悄的收拾行李离开恩在家。离家之后,武烈到了公司一趟,没想到这时候碰到一群人到公司来抢开发设计展示的企划案的设计图。武烈为了保护设计图档案而被殴至重伤。

  恩在回家时发现武烈不辞而别,信众非常的着急。第二天到公司的时候,发现武烈为了保护档案的光盘片而受伤,非常心疼。

  武烈无意中知道了他被警察局释放出来的真正原因。恩在的公司一方面面临资金的问题,另一方面为了不想武烈再受伤害,决定解散公司,放弃开发设计展示的企划案,但是没想到…

第24集

  正当公司面临解散之际,房东先生忽然拿出一笔存款要投资恩在的公司,让大家喜出望外,重现曙光。

  景佑以为恩在已经放弃公司了,想要买下荣勋研发成功的冷暖气循环系统,没想到被荣勋拒绝了。

  开发设计展示企划案终于完成了,在众人高兴之际,武烈决定在适当的时候离开,但在表面上还是装着若无其事。

  开发设计展示企划的征选日终于到了,结果由恩在建筑设计公司赢得比赛,而武烈选择在这个时候悄悄的离开大家。当恩在发现武烈已离开的那一剎那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并哭诉没有武烈就没有今天的她。

  恩在建筑设计公司除了赢得开发案之外,也获得十亿元的投资金额,而景佑的所作所为终于被揭发。

  恩在和武烈最后会怎样呢?…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