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山口智子(饰演 叶山南)是个已经30岁,身材仍然一级棒的过气模特儿正当她窃喜找到长期饭票的时候,未婚夫却在结婚当天卷款落跑!木村拓哉(饰演 濑名秀俊)则是个比遍大小音桨竞赛,钢琴技巧超棒,琴声却缺乏感情,只能在钢琴教室打混挣钱的失意青年。当小南发现被未婚夫放鸽子,而身穿日本传统白色大礼服,一路狂奔杀到阿娜答的家,却只找到他室友-濑名。惨遭卷款潜逃,无家可归衰到底的小南便威逼利诱,赶鸭子上架,硬是搬进去与木村拓哉同住,而展开了奇妙的同个屋檐下的生活……

  一个感情、事业皆受挫,一个则苦於无法突破钢琴演奏技巧的瓶颈,二人皆面临了人生的最低潮,似乎是老天让他们放了一个长长的假期,二人在彼此扶持之馀,也渐渐的发现了自己真正的感情……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悠长的假期过后,就向属于自己的人生积极地进发吧!

  1996年春,叶山南穿著日本传统结婚礼服在大街上狂奔,直到一所公寓前才停下来。这是新郎朝仓的家。开门的是朝仓的室友濑名秀俊。南表明来意,说新郎迟迟未到,但濑名却只知朝仓已搬走了。后来发现家中有一封朝仓写的信,濑名照南的意思读出来,原来朝仓跟了别的女孩走了……他劝南回去,或许新郎已赶到了,南只好照做。濑名回家途中遇到南,南说她的积蓄全给了朝仓,而朋友也结婚了,逼着要搬进濑名家,濑名只好无奈地应承。

  在音乐教室当音乐教师的濑名,找着大学里的佐佐木教授讨论自己的能力。教授说他的问题不是在钢琴技巧方面,而是怕表露自己的感情,与聆听者之间有着墙壁;濑名只回道:“我不曾为某人才去弹钢琴。”

  在和南倾谈期间,濑名透露了自己的暗恋对象是大学里二年级的学妹凉子,而南亦说出她每年生日朝仓也会在零时致电道贺。

  一天晚上,濑名回家,发觉南听了他的电话。南覆述来电,一个是凉子的,另一个是濑名在南结婚当天参加的钢琴比赛结果。凉子是第一次来电的,加上比赛落选,濑名气愤得把南骂走。后来他在南的履历表上发现她今天生日,原来她正盼望着朝仓的电话,不是有意破坏互相不听对方来电的诺言,于是他只好用力弹了生日歌,把走到公寓下的南唤回来。南返到濑名家后,电话刚响起来,两人你我互让,最后南飞扑过去拿起听筒……

第二集

  电话传来的是小南的弟弟叶山真二的声音。

  他和在竞轮赛里认识的女朋友留美不断在沿途致电濑名家,现在已到了公寓楼下。南开门,真二只见姐姐和濑名两人,以为濑名是朝仓,还向他借钱。南只好解释她在婚礼当天被朝仓甩掉了,现在寄居在他的室友濑名处。

  濑名从大学旧同学处买了两张演唱会戏票,终鼓起勇气约了凉子。

  南是在一模特儿公司当模特儿,因为年过三十,已没甚幺工作可给分配了。她的上司叫她当新人椎名泉子的经理人,南甚为失意。而她的弟弟真二就和留美一起在一酒吧里找到工作。

  演唱会当晚,濑名和凉子发觉买来的演唱会门票是昨天的,两人不知到那里才好,最后凉子叫濑名带她到游乐场玩。这就是濑名和凉子的第一次“不正式”的约会。

  濑名带凉子到万金面店,刚巧南和她的模特儿师妹小石川桃子也在场。南喝醉了,胡乱说话,还给濑名和凉子旅馆的优惠券,凉子尴尬非常,奔走出店外……

  濑名的音乐教室来了一位甚为固执但很有天份的学生齐藤贵子,她对弹钢琴严肃认真的态度跟濑名的截然不同,因此大家相处得不是味儿。

  凉子路过一理发店,向店内张望,突然背后有人谓道“短发长发也很适合你”,那人原来是真二。凉子立刻回头走去,真二追前,还给凉子看看自己的履历表,说自己的专长是弹钢琴,凉子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掉头便走去。

  南发现濑名鬼鬼祟祟的收藏甚幺信在背后,濑名不说,南便伸手抢着看。两人你拉我扯,把信撕开两张,濑名的写着“婚了”,南的写着“我们已经结”。南知道这是朝仓寄来的结婚请帖,濑名竟立刻把他的吞掉。南哭起来……

第三集

  南不满公司力捧没实力的新人椎名泉子,且泉子不听南的教导,于是两人骂起来,大打出手,结果南被公司开除了。

  贵子留下了书包在音乐教室处,濑名拿了回家。贵子照着濑名的指示来到公寓,濑名把书包交还给贵子。送她回家途中,他向贵子说出了自己对音乐的看法,说要成为出色的钢琴家,便要爱曲子,不论是表演甚幺音乐,也应该是快乐的。

  南和桃子约了濑名和凉子到真二工作那间酒吧吃饭作道歉。真二和凉子再次见面,凉子知道真二是南的弟弟,二人便交谈起来,还即席表演电子琴。大家甚为合拍,濑名看得不是味儿。

  南硬要濑名送凉子回家,但他不肯,结果真二截了车送走了凉子……

  贵子到濑名家,说她要到外国的音乐学院,这时她终于向濑名说了声“老师”。

  凌晨三点,有人敲濑名家的门。濑名和南害怕地开门,发现原来是留美,她说真二送凉子走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第四集

  南安慰濑名和留美,说没事的……

  翌日,南面试失败,和桃子在街上遇到拍摄队伍,她两被有名的摄影师邀玩躲避球,这人是杉崎哲也。两人玩罢便走,刚巧遇到凉子。她是特地来找南倾诉,说她和真二……

  留美答应当真二回来后便致电给濑名。正当濑名要听电话留言之际,南极力阻止,怕有事发生,但留美的留言只是说了真二回来了。濑名觉得南和桃子行为怪异,追问下知道真二和凉子的事。

  濑名带佐佐木教授到万金面店,刚巧南、桃子和凉子在场。凉子讨论上次的事,发觉大家误会了,说其实只是和真二接吻罢了。听到后南和桃子为濑名而高兴,此时凉子终察觉到濑名是一直暗恋着自己。

  濑名向凉子提出正式的约会,凉子应承。约会当日,濑名说想跟凉子接吻,凉子闭起双眼,但濑名却不知怎样地回避了,凉子说了一句「懦夫」便走了。

  南再面试,期间竟撞坏了杉崎的相机。

  南教濑名追凉子,练习时南被濑名一拥,心里突然感到甚幺似的。

  濑名向凉子表白,凉子接受了。他拥着凉子,在天台看着的桃子,发觉身旁南的心情……

第五集

  南又再面试,亦再遇上杉崎。杉崎说当他六、七年前做助手时,已是南的崇拜者。南知道这位有名的摄影师对自己倾慕,心中兴奋不已。

  濑名和凉子看电影,发觉大家对电影感兴趣的地方不同,尴尬非常。

  凉子从收音机处听到班弗洛斯五开演唱会的广播,想起了真二。原来真二和凉子接吻当晚,收音机也正播放着这乐队的曲子,是他俩同样喜欢的曲子。

  南和杉崎听这演唱会,碰见凉子正买黄牛飞,南吓了一跳。真二和留美也到来,和凉子及南打了招呼便走进场去。

  凉子晚上致电濑名,说有要事跟他说。南察觉到不妥,便送濑名到凉子家。南驾驶着向桃子借来的车,对濑名说出她在演唱会看到的事。濑名上凉子家,叫南回去。他拥着凉子,而凉子却对濑名说出了心底话……

  “对不起,我已经另有喜欢的人了……”

第六集

  “你喜欢的人是谁?”

  “所以我不能跟学长你交往。”

  “我明白了……”

  濑名伤心之际也叫着凉子不要哭,然后便走了。

  南不放心便中途驾车回头,等到濑名出来,就沿途开解他。

  南和杉崎看电影,杉崎发觉南失业,便邀她当他的助手,南答应。

  杉崎送南回家,碰见濑名,南说他只是邻居。

  南在和濑名闲谈之间发现他对同一套电影感到有趣的地方和自己相同,兴奋地说大家要做对永远的朋友。

  濑名从大学旧同学处得知凉子在演奏会上表现很差,学校也不返,于是致电安慰。

  桃子洞悉凉子的心态,便拉着她到真二那里去。到了酒吧,发觉濑名和南也在场。凉子被桃子弄得尴尬非常,于是飞奔出去。濑名立刻拉着真二追出,叫真二跟凉子好好说清楚。濑名走开了,凉子便向真二表白了自己的爱意,真二随后拥着了凉子。

  那边箱濑名和南走到公寓前,二人坐在防波堤,边谈边望着广阔的视野,享受着凉快的微风,濑名有感而发,两人终第一次接吻了。

第七集

  佐佐木教授来到濑名那儿的音乐教室找濑名,说愿意提名他去参加音和堂举办的大型古典钢琴比赛,胜出者可到美国波士顿加入那里的乐团,濑名未有回复。

  小南要把菲林送到出版社,她乘坐巴士前往,下车时帮了一位婆婆搬行李,但竟忘了自己把菲林放在那婆婆的大袋中,并且误以为是留了在巴士上。她到车厂寻找菲林,但是找不到。

  小南到桃子家,桃子对南说和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住在一起是不可能没有事的。

  真二怕了留美,决到濑名家暂避,濑名无奈应承。

  第二天,南和桃子沿着那条巴士的路线翻开垃圾桶寻找菲林。同上一次结果一样,找不到底片。

  留美到音乐教室找濑名,得知真二暂居在濑名处。她到濑名家质问真二,她正想对真二动武之际,濑名故意喷啤酒缓和这尴尬气氛。

  凉子找来濑名说很想念真二,濑名就把大门钥匙交给凉子,让她在自己家处等真二回来,凉子感谢濑名。

  有一位老人家送回底片到杉崎的办公室,原来她就是给南帮忙的那位婆婆。

  南自觉把杉崎的心血弄掉了,心想和他的感情也无法发展下去,于是想和濑名在晚上举行失恋宴会,算是为大家“庆祝”。南就打算向杉崎辞职。

  到了他的办公室后,南发觉底片已经寻回,于是杉崎和她便连忙通宵赶工。南忙得把失恋宴会都忘掉了,而杉崎完成工作后,向南表白自己的爱意,南感动。

  而那边箱的濑名就空等到天亮……

第八集

  桃子和南倾谈,说跟一个没有血源关系的男子住在一起是很有问题的,但南只回答说她当濑名是弟弟一样。

  南觉既和杉崎开始发展,于是另找房子居住。她找房子之时,刚巧碰见真二。真二说他为避免尴尬没有去工作,想到凉子处暂住但又被拒,于是决定找屋自住。

  濑名对佐佐木教授说他想参加音和堂举办的大型古典钢琴比赛,教授感高兴。他俩到万金面店,教授因和他的妻子关系不太好,便对濑名说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特别是在家等他回来的人;又说不需在大家面前,只要能为某个人表露自己的感情便已足够。

  留美约了大家出来,宣布她已找了新的男朋友,其实是想真二注意她一些。

  南和濑名打篮球,透露她要搬家了,大家也觉舍不得。真二和桃子为了此事,于是决定在濑名家举行BBQ。

  杉崎约了南出来,说他曾经离婚,并且有一儿子,南感愕然,但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BBQ那晚突然下大雨,真二和桃子冒雨来到濑名家下,但桃子想起这是濑名和南相聚的最后一晚,于是拉着真二,叫他不要打扰他们。

  濑名和南急着把食物及烧烤用具搬回屋内,不久他们为了杉崎那事而吵架起来。到了翌日清早,南要走了,大家很舍不得,似乎忘记了昨晚不和的事。濑名拿起南遗下的一袋烟花,南却说这是她原想昨晚和大家一起玩的。说罢之后她便走了。

第九集

  佐佐木教授请来有名的钢琴家渡岛胜彦教导参加钢琴比赛的濑名和凉子。凉子的表现得到赞赏,反之濑名却受到批评,还给渡岛胜彦说浪费他的时间。

  濑名很不开心,还在路上为了保护凉子而弄伤了手。他不自觉地萌起结束钢琴生涯的念头。

  真二知道南搬出了濑名家,所以决定搬进去。他察觉到濑名的钢琴上了锁,询问之下知道濑名要结束钢琴生涯。真二一边玩弄着钢琴的钥匙,一边回忆起他以前放弃钢琴的事。

  濑名辞去钢琴教室的工作,在一所百货公司当售货员。南从真二处得知濑名要卖掉钢琴,逐特意走到濑名的柜台前,买了一条他销售的领带给他,说要他在演奏会比赛时戴上。

  濑名带南到了顶楼,谈及放弃钢琴一事,濑名说他没有这方面的才能,是老天爷要他放弃的,南却说一定会有奇迹的。濑名没有回答,离开之际又回头过来,但又欲言又止。

  南买了一电子琴,又找着真二教她弹奏在朝仓走后濑名为她弹奏的曲子。最后,她竟到音乐教室与小朋友一起学习弹钢琴。

  到了卖钢琴的日子,濑名交托真二替他在家等待买家来搬运。晚上濑名回家,到了公寓下,他听到家里传来钢琴的声音。正觉得奇怪之际,他已到了门前。推开家门,发现原来是小南。她正弹着濑名的钢琴,问濑名她在短短几天由不大晓到能弹奏出曲子来算不算是奇迹。虽然弹得不灵巧,但已教濑名掉下泪珠来。南要他不要放弃。

  濑名问道她是否要结婚,南只回答说大概吧便离去。南走到公寓下,还不忘回头看看,希望濑名能说出甚幺似的。突然,楼上传来结婚进行曲的琴声,南知道濑名为她祝福,便死了这条心,大步走去。

  那边箱小南回到家里,情绪高涨得哭起来,那边箱濑名沉思下来,突然又站了起来,飞奔出去。南听到拍门声,以为是濑名,其实是杉崎。他来邀南吃晚餐。

第十集

  杉崎和南吃过晚饭后回到南家,南看着刚才濑名站过的位置,发觉他已走了,自己只好走进屋里去。

  濑名回到公寓前,发现凉子正等候他。她向濑名说因为最近忙于练琴,很少和真二见面,而以前并没有交过男朋友,于是怕有什幺不对劲。濑名明白凉子的心情,一边轻柔地弹着琴,一边安慰着凉子。因为濑名的温柔,凉子觉得在他面前总可这幺任性。

  真二为了不打扰濑名和凉子练琴,所以留在酒吧里。留美走到真二身边,说只要能靠着真二就好了。

  凉子向濑名道别后离去。屋里剩下濑名一人,和那边箱的南一样辗转难眠,看着电话,但终究没有响起。

  渡岛胜彦继续教导濑名和凉子弹钢琴。他第一次赞许濑名,从濑名忧郁的琴音中察觉到他是为了某人而弹奏的,渡岛胜彦叫他就用这种感觉去参加比赛。

  南学摄影,拉着小桃来充当模特儿。她们来到一神社,小桃和南谈话之间,知道南学摄影的原因只是用来填补心灵空虚而已。南虽否认,但也为了濑名求了一道幸运符。

  真二和凉子在咖啡店喝茶,凉子质问真二为什幺他只会对留美生气、撒娇和任性,而对她自己却不会。真二对凉子的追问开始失去了耐性,只回答她说她们根本是两个不同个性的人。

  钢琴比赛的预赛日子来到了,濑名在会场碰见凉子,发觉凉子很紧张,相反自己却很平静。

  真二来到杉崎的办公室找南,谈话间知道今天是濑名比赛的日子。她坐着出租车前往会合杉崎,但中途却改来到钢琴比赛的场地。会场传来钢琴声,弹奏者正是濑名。

  弹奏完毕后,濑名发现南正坐在会场内。两人走到场外,南给濑名幸运符,祝他比赛胜出。濑名无意收下,南硬要塞给他。看见濑名额有汗珠,南想帮他拭去,怎料濑名把她的手甩开。他说自己既不是南的儿子,也不是她的弟弟,而是一个男人;他又说南只不过是因为朝仓逃婚,感到寂寞而才想利用他。听到这翻话的南,气愤得赏了濑名一个耳光。

  南找回久候的杉崎,说自己塞车,但最后也坦白地说出自己是去找濑名来。杉崎说他会嫉妒,倒希望南说谎。突然杉崎向南求婚,南没有回答。

  钢琴比赛的预赛结果公布了,濑名和凉子一起入选了决赛。

  晚上,濑名致电给南,一方面向她道歉,一方面说他通过了预赛。南恭喜他,但听到决赛胜出后要到波士顿的消息,南感到愕然。她对濑名说杉崎向她求婚,濑名惊讶,但为了掩饰自己的感情而说笑地恭喜她,叫她结婚当日不要再跑来找他。两人沉默了一回,南最后对濑名提出最后一个要求,请他弹奏时常用来鼓励南的曲子。濑名把听筒放在钢琴上,轻柔地弹奏起来。听到从电话筒传来的琴声,南百感交集,不禁流下泪来。

  濑名和凉子偕同佐佐木教授来到真二工作的那间酒吧庆祝入选决赛。濑名喝醉,佐佐木教授感觉到他不是为了高兴而醉的。濑名走到钢琴前,真二要求他弹出南嚷着要学的那首曲子。对于濑名而言,这首常用来鼓励南,属于他俩的曲子,濑名是不会再对别人弹奏的。

  杉崎和他儿子小武玩烟火,南看着又想起那天留在濑名家的烟花。

  南和桃子驾车出外兜风,桃子知道南的心情,便问她在仲夏晚上最想和谁一起放烟花。南回避这问题,桃子只好把车子借给她,叫她去找真正想见的人。

  车子来到濑名的公寓下,只见屋里关了灯,但在顶楼上,南看到烟火。走到顶楼,发现果然是濑名。他燃点最灿烂的烟花,于是和南走到远处看着。濑名突然望着南,欢欣而带着孩子气的南,感觉到濑名的目光,于是也把脸朝向濑名。两人凝视着对方,濑名问南来到这里干什幺。南没有回答,但大家的距离却越来越近。

  “你来干什幺?”

  “我来接吻的…… 我是来和濑名接吻的。”

  在点点火光衬托之下,是属于他们两人的夜晚……

第十一集

  濑名被南的手肘碰了一下后痛醒过来,察觉到正哼唱着歌的真二回来时,慌张得把身边的南立刻弄醒。真二跟濑名打了声招呼后便走进了浴室。南慌忙地逃出玄关,濑名随后跟上。他俩不知说些甚幺才好,南上了出租车,濑名则目送车子离去。真二觉得有点奇怪,逐看看玄关,发现了一双似曾熟识的高跟鞋,是大姐的!

  南跟桃子谈论昨晚的事和跟濑名的关系。对于一个比她小七年,又是钢琴家的人来说,南觉得似是一个出现在长假里的虚幻。

  南回到家里,望着电话,盼望对方的来电;而濑名也怀着同样的心态,结果整夜也归于平静。

  濑名跟佐佐木教授来到研究室,在场的还有钢琴家渡岛胜彦及一位代表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中谷先生。中谷先生希望濑名能答应他成为唱片公司的钢琴家,而公司除了给濑名固定的收入外,还会为他出唱片及开个人演奏会,但唯一条件是要濑名放弃钢琴比赛,以免万一失败,对公司造成困扰。对于这个要求,濑名本想拒绝,但佐佐木教授却希望他再三考虑。渡岛胜彦更直截了当地说这次钢琴比赛应是凉子胜出,而这次唱片公司的邀请,便是濑名的最后机会。

  佐佐木教授和濑名走在校园里,他希望濑名好好考虑这次的邀请,但更希望的,是他在演奏时,能把他和听众之间的那堵墙拆去。

  南来到酒吧找真二,她听到真二说她只做了单方面的结论后,突然感到很不安。而这时,濑名来到南的公寓前,犹豫了一会后终于按下门铃,但是没有人应门。正揣测着南去了那里之际,濑名看见杉崎来到。大家打了声招呼后,杉崎得知南不在,便开门入内。濑名看见杉崎有南的门钥,心里不是味儿。知道他们正要结婚,濑名只好离去。

  南回家路上碰见杉崎,逐对他说不能和他结婚。杉崎问及和他的儿子玩烟火那天之后,南整晚直到清早去了那里。南没有回答,但杉崎已深知她是去了找濑名。

  凉子到酒吧等真二,留美招呼着她。真二回来,但却和凉子吵起来。

  翌日晚上,南走到家门前,发现玄关外散满烟蒂及烟包,她记起这是濑名常抽的牌子,旋即走到马路旁截出租车。

  濑名回家,发现凉子正站在公寓前,原来她正担心着和真二之间的问题及钢琴比赛的来临,想来找濑名倾诉。他俩谈了不久后,来到公寓旁的篮球场。两人一边打篮球,一边又谈起对钢琴的看法;说钢琴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一样,如果是真心喜欢的,就要努力突破瓶颈困局。正当濑名接过来球时,南来到了。看到濑名与凉子在一起,南惊讶不已。

  凉子离去,濑名和南上到寓所去。南刚才看到濑名和凉子那一幕心感不快,言谈不久又和濑名吵起来。南怒气冲冲地回家,料不到专程走来见濑名,而他也曾特地来到找自己,但结果却弄成这种地步。

  南家的门钤响起来,原来桃子来了。这两位模特儿师姐妹,整晚也谈论南和濑名这段感情,南想问桃子她应否离开濑名,但桃子已经呼呼大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