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石川启吾,一名音乐制作家,虽然在工作上有着光鲜璀璨的一面。但因为失去爱人,令自己走入无底深渊,拼命找寻生命存在的价值。真生是单纯的高中生,每天与同学逛街与寻找新鲜事情。某天因为遇到变态遗失了她好不容易才买到启吾演唱会的票。让她不得已只好去援助交际,只为了能再买演唱会的票。真生最後顺利的跟同学一起去看演唱会,虽然因为演唱会出卖了自己的肉体,但却没有後悔。

  回家时真生巧遇启吾,真生不顾一切狂奔在下雨的街道上,为的只是希望启吾能亲眼看她为他所写的布条。启吾的专车似乎没有因为真生的惊人之举而停下车,依然直驶离去。但落寞的真生却在贩卖机前居然奇迹似的碰到启吾。启吾将真生带到自己的住处,两人并发生了男女关系,有一次在花店前接到启吾的电话,启吾与她约定在後天见面。兴奋的真生却因为太高兴了不小心发生交通事故。医院的检查发现真生虽然在此次交通事件并无大碍,但却似乎被感染了爱滋病成为HIV带原者。让她顿时失去了人生目标,不知所措。最後连跟启吾的约会也失约了,後来启吾问真生为何爽约?真生没有回答,只是说自己是很真心爱着启吾,即使明天就会死掉也在所不惜。说完话的真生掉头就走,留下错愕的启吾。小勇检查出来,没有被感染性病,AIDS检查反应是阴性。小勇的追问让真生说出一切。小勇试着安慰真生,可能是误诊,要她去求证。真生打到医院询问,但是结果依然是阳性,让她受了很大的打击。就在自己意识不清的时候启吾打电话来,并在楼下等真生。两人一起去看夜景,启吾发觉自己好像自己心中的锁快解开了,能正常的谈恋爱,但就在此时真生告诉她自己得了爱滋,而且会传染给他。

  真生因为知道自己得不治之症,精神状况不佳又常做恶梦,幸赖有小勇在旁给予鼓励。启吾知道可能被传染,更加堕落,更排挤与外界的一切接触。 後来启吾告诉真生他去做检查了,和因为真生让他发觉自己并非只是一个躯壳而是还活着的,并鼓励真生,但真生却说她很孤独,希望启吾也是阳性因为一个人真的很寂寞。在学校被欺负、排挤的真生,生日那天去找启吾,却也在同时发现启吾没被传染。知道启吾没事的真生,虽然自己知道自己实在无法有任何理由跟他在一起,但是在内心还是无法压抑自己的情感,希望能跟他一起走过低潮。启吾也答应真生只要她受任何委屈都愿意帮她排解!

  在回家的归途,真生看到被传染当日的那名可疑男子,跟踪这名男子,最後发现他确实是传染她染上爱滋的原凶,虽然那男子也是满可怜,但是真生却不能去原谅他,所犯下的错,因为它让自己如此的痛苦。

  某天受到学校同学欺负与得知母亲终於提其分居的想法,她感到自己无比 徨,回家与不回家都很难,最後决定出去找启吾聊聊,但是因启吾去祭拜死去的女友,让真生无法联络到他,只好傻傻在他家门口等候。正当启吾车开回来时,她却看到车中另有一人,并吻了启吾,无法相信连最直得相信的启吾都背叛了她,现在她只有想尽速逃离这些是非场所。看到真生的启吾,知道事情不对,马上起来追她,想跟她解释,哪知他发现已经太迟了,跟真生有这一段距离。跑到平交道停下来的真生,想一想决定了绝自己,於是跨出安全线,朝火车正在前进的铁轨前,在真生跨过铁轨哪一刻,正巧小勇经过,将真生救了。

  决定重新开始的启吾却遭受一个记者骚扰,新曲很好但欠缺公司愿意与他合作。真生受到死党的鼓舞决定从新上学。而麻生在学校放话,不要大要有异色眼光看真生,不要相信她得到爱滋的事情。慢慢的好像真生又可以开始过以前正常的生活。

  战战兢兢的启吾终於有家公司愿意帮他出唱片,而,真生的死党受到不明的人推下楼受伤,又放话不要帮真生。学校打电话将对真生做与处分,让真生父亲很生气,并告诉真生不必到学校了,自动办理退学,原因是受不了同学的欺负。只顾面子要遮羞的父亲,让真生感觉很难过。 见面後真生希望启吾给她勇气走下去,伴随真生到学校,把她内心的话在全校大家面前讲了出来,虽然她得了爱滋,但是她更热爱生命,更了解生命可贵,希望大家能给她有继续在这人群生活的权利。讲出心中的真生获得善意的回应,而这一次她很感激启吾给她的勇气。担心启吾的真生跑到启吾开会的地方,试图说明一切,但是却被启吾婉约的阻止了。

日剧《神啊,请多给我一点时间》人物解析

  ●石川启吾(金城武)

  在音乐上极有天赋的制作人,因为前妻难产而死变的冷酷孤傲,每天放纵自己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直到遇到了高中女生叶野真生。

  ●叶野真生(深田恭子)

  16岁的女高中生,为人单纯,十分喜欢启吾的音乐。甚至为了听他的音乐会不惜去进行“援助交际”真心的喜爱启吾,并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启吾从过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最后因为身患爱滋病而死去。

  ●泷村薰(仲间由纪惠)

  启吾以前的爱人理莎的妹妹,由启吾担任制作人的歌手,十分喜欢启吾,一直想代替姐姐在启吾心中的位置。

  ●日比野勇(加藤晴彦)

  和真生非常要好的朋友一定意义上说也是男朋友,经营一家小的杂货店,是那种为了让自己心爱的人获得幸福的人。

  

  ●野弥荣子(田中好子)

  真生的母亲,每天为了家庭和子女忙的不亦乐乎,但内心又因为丈夫的关心不够而有孤独感,为了女儿和家庭最终放弃了一段婚外情。

  ●叶野义郎(平田满)

  典型靠勤奋工作养家的中年男人,事事以工作为中心,一度忽略了对家人的关心。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石川启吾是当红歌星薰的制作人,有着极高的音乐天赋,谱写的很多歌曲都脍炙人口为很多人所喜爱,但他因为自己深爱的妻子的逝世而变的成为行尸走肉样的人,寻找不同的女人来寻找刺激麻痹自己。叶野真生是一名在校的高中女生,过着和很多同龄女生相差无几的生活,最大的爱好就是听启吾的音乐。因为疏忽丢了去参加启吾音乐会的门票,为了从黄牛党手里买到高价门票她只得去做“援助交际”,在音乐会回来的路上巧遇启吾并被带到了启吾家中。共度一晚后真生独自回家,在启吾巡回演出回国后又约真生见面,意料之外的约会让真剩兴奋不已,在手捧鲜花赶往约会地点的路上却不幸遭遇交通事故被送往医院治疗。

第二集

  在真生治疗期间被检测出是HIV患者,突如其来的打击让真生很难承受。真生一心想知道究竟是谁将病毒传染给她的,于是便让自己多年的男友小勇去做抗体检测,检测结果小勇是阴性的并不是将病毒感染给她的人。

第三集

  真生找了启吾希望他也去做检查,对生活缺少热情的启吾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为借口回绝了真生的请求。真生不希望是启吾将病毒传染给自己的但更不想自己将病毒传染给启吾,一二再的希望启吾去做检查,启吾受真生的影响发现了内心深处的对死亡的恐惧对生活的留恋,于是去做了检查,而结果也是阴性的。得知这一结果后的真生确认病毒是那一夜的“援助交际”时感染上的,她想找到那个将病毒传染给她的青年。而与此同时真生感染上HIV的消息也在学校传开了,同学都孤立和排挤她就连和最要好的朋友之间都出现了裂痕。

第四集

  真生终于找到了那个将病毒传染给她的青年,那个青年的病症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原来那个青年也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将病毒传染给她的。愤怒至极的真生表示永远不会原谅他。在学校里同学们对真生的排挤也愈演愈烈,而在家里母亲的外遇对真生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启吾却还把真生当常人对待,给了真生很多鼓励和快乐。薰希望启吾从过去中走出来接受她开始新的生活。将启吾当做自己生活下去的唯一理由的真生看到薰亲吻启吾的一幕,不顾一切的狂奔而去。

第五集

  真生觉得世上没有什么好留恋了便想卧轨自杀被小勇救了下来,在医院治疗过程中家人也知道了真生感染上HIV的消息。小勇跑去求启吾来安慰真生,赶到医院的启吾反而被真生的话语感动又有了开始自己新的创作。在一档电台节目中启吾将自己为了鼓励真生所做的新歌播放了出去,在大街上游荡的真生听到后赶往电台想见启吾一面。

第六集

  真生想直面现实,在学校的学期结业大会上勇敢的站在讲台上袒露了自己的心声,很多夕日的朋友被她的真诚和勇敢所感动重又接受了她。

第七集

  和感染HIV的女子高中生交往的消息被小道记者大肆渲染,启吾的音乐事业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唱片公司迫于舆论的压力和他解约,不得已启吾的经纪人决定让启吾前往美国继续从事音乐创作。得知自己给启吾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的真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启吾,在空旷的舞台上启吾独自一人安静的走着,真生突然出现大喊着为启吾加油的话,给了启吾很大的鼓励。

第八集

  迫不得已启吾决定要去美国发展,薰想劝启吾放弃对真生的情感,并在公寓里对真生讲了关于她姐姐与启吾过去的故事,希望真生不要再留在启吾身边以免她的死再次打击到启吾。得知这些的真生有些动摇,而启吾却想对真生负起责任给真生很大的勇气和他一起前往美国,真生的父母也在启吾的恳请之下同意真生前往美国。

第九集

  真生和启吾买了两条刻有两人名字大写字母的项链做为信物,两人的美国之行本来已是顺水推舟,可在机场提前到来的真生被薰欺骗误会了启吾伤心离去,而后来赶到机场的启吾也被薰欺骗以为真生不再想和他一起前往美国不得不和薰坐上了前往美国的航班。

第十集

  因为不愿隐瞒自己的病情,真生在面试的屡次碰壁中度过了三年时间,在美国获得成功的启吾又一次和真生相遇,重重误会揭开后两人又走到了一起,正当两人享受在一起的欢乐时真生的病情却又进一步恶化了。

第十一集

  在住院检查期间真生发现自己怀孕了,知道此事后启吾因为担心真生的身体强烈反对真生想把孩子生下来的念头。另一方面启吾想留在真生身边照顾她而不想继续自己的事业,薰将一切告诉了真生希望真生能帮助说服启吾不要放弃自己的事业,最后真生和启吾约定在启吾完成在美国的工作后再举办婚礼,两人都为这一共同的目标努力着,可当启吾刚工作归来,怀有身孕的真生就再次病倒了。

  最终集

  经过医生的抢救,真生顽强的从死亡的边缘活了过来并且十分幸运的产下了一名女婴,他们为她取名叫幸,在正式举办的婚礼上经历了许多风雨的两人终于互换了戒指并在亲属友人的祝福下深情拥吻,而真生却在婚礼结束后撒手人寰。启吾抚养着幸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