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00年田村正和、黑木瞳、冈田准一、广末凉子、水野美纪主演了日剧《顽固老爹》,表现寻常百姓家的夫妻关系亲子关系的剧集让现实生活中的观众感同身受,剧集一出便大受欢迎。《顽固老爹》的编剧游川和彦在2004年再次执笔编写了反映近似题材的剧本,依然找来田村正和与黑木瞳担当主演,扮演二人子女的则变成了加藤爱及V本高史,虽然仍然以家庭为主要背景,但与4年前的那部《顽固老爹》相比《夫妇》这部片子更侧重于表现对夫妻关系的思考,剧中多处情节发人深省。

  角色分析

  山口太一:一家电视购物公司的社长,在电视广告上经常表现的很怕老婆,其实生活中他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一家之主,由于忙于工作加之又感觉不知如何与子女交流,便将家里的一切推给了妻子华,尽管一时做了对华不忠的事,但很快就有所悔悟,心里始终还是爱着华。

  山口华: 任劳任怨的做了25年的家庭主妇,在邻居朋友眼中是个贤妻良母,丈夫又十分出色是个应该很幸福的人,但逐渐的感觉这样的婚姻生活束缚了自己,与社会产生了隔阂,虽然也爱着太一但是最终还是和太一离了婚

  山口菜穗:略有些任性的大小姐,一心只想结婚成为象母亲那样的女人,自从和父亲公司的元木慎吾恋爱后就总想着结婚的事,一点点爱慕虚荣,一点点自私,就象所有娇生惯养的孩子一样,不过本质很善良。

  山口顺: 大学四年级的在校生,由于贪恋音乐荒芜了学业,被学校留级,在街头驻唱的时候结识了做护士的田之上静香并被其吸引,最终为了学会照顾自己及照顾自己所爱的人休学出国去做志愿者。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山口太一是一家电视购物的社长,和妻子华结婚不知不觉已经25年,育有一女一子,25年的共同生活让夫妻两人之间的感情变的越来越冷淡,由于缺乏交流彼此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华为了吸引丈夫的注意做了很多改变,但没想到忙于工作的丈夫对自己的精心打扮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不免生出许多不满。太一的儿子山口顺已经大四但由于不用功学习被留级,害怕受到责备的顺没敢将这事告诉父母依然沉迷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晚上手捧吉他在街头驻唱,他的演唱让一位在街头的老头心脏病发作,路过的一个女人冷静应对老头进行了紧急救治,原来她是一名护士,她的沉着干练给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太一的女儿菜穗突然提出想要结婚,而连就女儿的结婚对象是谁都不知道的太一竭力反对,经过了解得知原来女儿的结婚对象竟是自己公司的部下慎吾……

第二集

  为了阻止女儿的婚礼,山口太一跑到女儿预定的结婚场所试图将婚礼取消,因此结识了给女儿筹办婚礼的待田幸子,幸子虽然是以为别人筹办婚礼为职业可自己三十多了还是单身一人,由于这种关系太一和幸子有了几次接触。顺依然在街头唱歌再次遇到了女护士田之上静香,静香带顺到小酒馆喝酒聊天临别时还吻了顺,这一切被正和慎吾一起的顺的姐姐菜穗看到,回家后菜穗以此为由要挟顺让他帮自己说话,顺只得从命在父母面前支持姐姐结婚。太一想向妻子华表达下爱意,但一句我爱你练习了数遍还是很难说出口,最终还险些弄巧成拙……

第三集

  太一虽然同意了女儿结婚的事但在婚礼的具体筹备上又和女儿产生了分歧,菜穗不估计父亲的想法一意孤行,这让太一十分不愉快。顺对静香仍念念不忘,跑去医院找她,没想到静香却对顺十分冷淡,让其忘了那天的事,为了让顺死心还领其一起去接女儿,原来静香不止年龄比顺大不少而且还是位单身妈妈。情绪低落的太一想找人陪自己喝一杯,可公司的员工都托有事在身不愿意陪他,身体酸痛的太一跑去按摩遇到了同样在按摩的幸子,两人一起吃饭闲聊,吃饭过程中幸子遇到了多年前的老同学,看着人家幸福的样子,幸子在尴尬的同时显得有些落寞,太一脱下戒指装做是幸子的男朋友给幸子找回了面子,饭后送幸子回家的太一对幸子又安慰了几句,大受感动的幸子一时激动扑到了太一身上,两人做了出轨的行为,夜半清醒过来的太一匆忙起身赶回家中,却不想将结婚戒指遗落在幸子家……

第四集

  华发现了太一遗失戒指的事,虽然太一一直声称是在录制广告的时候为了方便摘下后忘落在了公司,可凭着女人特有的直觉华还是感觉到丈夫做了不忠于自己的事。太一为了不让妻子抓住把柄到公司后便联系幸子,二人傍晚再次碰面,太一将戒指取回,两人虽然都意识到这样的不伦之恋对谁都没有好处但仍没能及时的收回自己的感情。太一回家后去洗澡,华在整理衣物,这时太一的手机响起,本来就心生芥蒂的华忍不住翻看了太一的手机,短信是幸子发来的,简短的几句话还是让华认识到在他们二人之间发生了些什么,没有准备好面对丈夫不忠这个事实的华有点不知所措,在房间中来回走动久久不能入睡,压抑的火山终于难以抑制的爆发了,华将冰箱里的东西胡乱的抛洒到客厅的每个角落,撕毁了记了25年的帐簿,喝的酩酊大醉躺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第五集

  睡醒了的太一走下楼梯发现客厅里乱七八糟,华也醉醺醺的躺在地板上,虽然华一直没有将事情挑明但太一还是感觉到了妻子的异样,他本想和幸子结束关系,但当他看到幸子那颇显寂寞的身影,听着她很是悲凉的话语,太一还是没能将一切痛快的做个了断。他对华愈加温柔甚至少见的提议华一起抽个时间去看芭蕾,他行事更为谨慎将手机加锁回家之前让出租车司机对着他吸烟好掩盖身上的香水味,可这一切更让华意识到他背叛自己的事实。慎吾的母亲从乡下赶来和太一、华商量子女的婚事,席间慎吾的母亲突发心脏病,在顺的建议下大家将她送往医院,在医院顺又和静香见了面,出于对儿子的爱,华对静香说了过分的话希望她远离自己的儿子,顺不但不理解母亲的用心反而狠狠的埋怨了几句甩手走人,儿子的不理解让华很是伤心……

第六集

  几日来华对太一的态度一直极为冷淡,太一总有事没事的在他和华之间找些话题来说,他试图修补两人之间的裂痕,可惜效果并不明显。慎吾的母亲需要在医院继续疗养一段时间,慎吾向菜穗提出希望结婚后能和母亲一起生活,菜穗和慎吾的想法之间再次产生了分歧。华在医院想向静香就上次对她说的那些过分的话道歉可最终不但没有缓和与静香的关系反而更加激化了矛盾,两人不欢而散。静香又到街头去找顺,她的到来让顺高兴不已,晚上顺打电话回家称自己和静香在一起不回家过夜,顺的决定让华错愕,在华的强烈要求之下太一打电话给幸子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夫妻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出现了转机……

第七集

  对于婚后是否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问题菜穗和慎吾的分歧越来越大,顺虽然表面粗枝大叶但心里也担心父母,两人都被喝多了酒的华数落了一顿,太一对华的唠叨和不理解有些不满,而华认为自己对整个家庭的付出没人能体谅,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逐渐疏远。郁闷的菜穗跑到幸子的住处边喝酒边向幸子倾诉,却不想她的抱怨又引出了幸子的伤心事;顺在静香家里也借酒浇愁。晚上幸子将酩酊大醉的菜穗送回家,静香也搀扶着顺来到门前,这样的场景让华十分不满,将菜穗和顺扶进屋后便对幸子和静香下了逐客令。在卧室里华又忍不住向太一抱怨起来,心情也不好的太一和华吵了起来,太一留下在卧室痛哭的华到客厅睡到了天亮。起来后太一回到卧室发现卧室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张简短的便笺,原来华已经离家出走了……

第八集

  没有华,太一连一杯咖啡都冲不出来,菜穗自告奋勇准备晚饭结果却搞的一塌糊涂,只好靠外卖充饥,感觉自己枕边空荡荡的太一难以入睡下楼找啤酒喝,不一会顺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原来他也因为担心母亲睡不着觉,父子两人第一次坐在一起喝酒谈心。第二天新闻里报道的家庭主妇自杀事件让太一心神不宁,太一取消了一天的工作四处奔走寻找华。华根本没有回娘家而是来到了25年前结婚旅行时住过的旅馆。慎吾因为惦念着母亲向菜穗提出取消结婚,不知所措的菜穗跑去找幸子,早已听说华离家出走的幸子将自己和太一的事向菜穗和盘托出,菜穗受到了双重打击。内心始终牵挂着丈夫和孩子的华没有在旅馆里久住,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的她最终还是回了家。菜穗和顺都知道了父亲有外遇的事,两人都不能原谅父亲的所作所为,更让太一难受的是回到家的华却去意更加坚决,她向太一提出了离婚……

第九集

  慎吾向太一提交了辞呈,下定决心回老家陪母亲生活的他找到幸子希望取消预定的婚礼场所,幸子希望两人再慎重的考虑考虑,但幸子的建议收效不大。慎吾的决定让菜穗很伤心,太一说她任性她却指责父亲说背叛了妈妈的人没有资格说话,在旁做饭的华生气的打了菜穗一记耳光,觉得十分委屈的菜穗从家里跑了出去。为了气慎吾菜穗跑去参加陌生人交友活动,初次见面的男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她拉到了情人旅馆,关键时刻尾随而至的顺将姐姐救了回来,在静香家,静香为顺处理了伤口,太一和华一起赶来将菜穗接了回去。在路上华和太一说了很多安慰和开导菜穗的话,第二天,菜穗决定去慎吾的老家。晚上太一拿出准备好的戒指当做结婚纪念日的礼物送给华,华也回送了一条围巾给太一,就在太一认为和华的关系有所缓和的时候,华又从壁橱里拿出了大大小小十几件礼物,原来那是这十几年来华为太一准备的结婚纪念日的礼物,因为太一一次次的遗忘使得华没有机会送给他而已,看着那一堆礼物,太一感受到了妻子对自己的那份爱的沉重……

第十集

  华将一份离婚协议书交到了太一手中,25年的婚姻生活让华感觉到象是失去了自己的人生,她想开始追求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太一假装胃痛敷衍了过去,为了拖延华的离婚计划,太一不单佯装得了胃癌更是让菜穗回到东京让顺替他说话。静香因为打了对她进行性骚扰的上司而被开除,决定前往小岛上的诊所做护士,顺想和她一起生活,而静香则不想让他放弃现在的学业及生活,两人不由争吵了起来。顺破天荒的跑到太一的公司对父亲说想来公司就职,太一很高兴,突然而来的一通电话却让二人坐力不安起来,电话是华打来的,她本想去找静香就儿子的事聊聊,可正赶上静香急匆匆的跑出家门,静香的女儿小萌从幼儿园跑了出去不知去向,太一、华、顺及静香四处寻找小萌,在一个公园找到了小萌,小小年纪的萌人小心大,她误以为妈妈和顺的争吵是因她而起,所以想骑小车去找顺。太一和华最终同意让顺和静香交往。回家后,太一又拿出华这十几年来为他买的礼物,抱着爱一个人就要让她生活的幸福的想法的太一在离婚协议书上郑重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两人约定在忙完女儿的婚礼后就各奔东西……

第十一集

  菜穗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一家人都忙碌着,太一和华将决定离婚的想法告诉了子女,一家人不由的都染上了伤感的情绪。在菜穗的婚礼上,慎吾故意装醉让太一不得不出来讲感谢辞,虽然经历了很多事情,结婚典礼上也状况不断,但太一还是十分沉着的做了十分精彩的致辞。菜穗成了慎吾家的人离开了家,顺也出国去做了志愿者,家里只剩下太一和华。两人一起去办事处递交离婚协议书,尽管两人都爱着对方,但最终还是离了婚,在两人摘下戒指的那一刻,无名指上的戒指痕印是那么的醒目。之后的某日,太一在家附近遇到了华,已经在旅馆工作的华和太一又坐到了一起,短暂的相聚后华又起身而去,在华即将远去的时候太一又将其喊住将一份填好的结婚协议书交给了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