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宽永16年﹝1639﹞,德川幕府开府40年。当时正是将军家光的天下,可是真正的掌权者却是春日局﹝松下由树饰﹞。春日局本是逆臣之女,后嫁给稻叶正成﹝神保悟志饰﹞为妻。某日,春日局为保贞节,把武士和正成之妾杀成,正成怒休春日局。

  展转间,春日局来到江户城,当起二代将军德川秀忠﹝渡边一计饰﹞长男竹千代﹝家光﹞的乳娘来。阿江与﹝高岛礼子饰﹞被迫子分离,不禁对春日局怀恨在心,逐渐把所有母爱都灌注在次子国松身上,而视长男竹千代为眼中钉。

  数年后,阿江与以春日局被休真相来打击她,又宣布国松是德川家的继承人。春日局为助竹千代,决以礼佛为名前往向家康求助。家康返回将军府,宣称竹千代是德川家唯一的继承人。竹千代长大后,成为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西岛秀俊饰﹞,春日局则成为大奥第一位总管事,制定大奥内各种规条。

  家光对尼姑庵的新主持庆光院﹝濑户朝香饰﹞一见钟情。春日局强迫庆光院﹝后改名阿万﹞还俗成为家光的侧室,阿玉﹝星野真里饰﹞成为阿万贴身待女。阿万一次寻死,被笛声感动,认识笛手半井隼人﹝金子升饰﹞,原来隼人潜入大奥寻找姊姊阿雪下落。阿万为查出十字项链之事,决定献身家光。家光宠爱阿万,春日局不让人专宠,先后为家光增添阿兰﹝后改名阿乐,京野琴美饰﹞、阿夏﹝野波麻帆饰﹞、阿里佐﹝末永遥饰﹞等侧室。

  某日,阿万向家光进言,停止歼灭基督教徒之行动。家光怒喝阿万干涉政治之事。家光在嫉恨下以因叛逆之罪,把隼人处死,阿万大受打击。阿乐产下麟儿。一个月后,阿夏、阿万发现怀有身孕。

  春日局看到家光及阿夏享受弄儿之际,猛然醒悟,阻止阿万用膳,原来她为保德川天下,暗中在阿万的膳食中落下堕胎药。转眼间,到了安政三年﹝1856年﹞。德川家族由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定﹝北村一辉饰﹞掌政,大奥总管事亦换上泷山夫人﹝浅野优子饰﹞。

  岛津敬子﹝菅野美穗饰﹞受藩主岛津斋彬﹝本田博太郎饰﹞嫁予将军家定。敬子被迫与相爱的年轻藩士东乡克显﹝原田龙二饰﹞分离。敬子进入大奥,改名为笃子,成为将军大人的御台所﹝正室﹞。笃子未能适应大奥生活,与泷山夫人之间的矛盾逐渐激烈化。泷山对家定的男女之事都横加干涉,而且她憎恨家定所有的正室夫人,还不惜毒杀笃子。事件被笃子贴身侍女阿满﹝池千鹤饰﹞揭发后,消息传到了江户萨摩藩的官邸,藩主岛津斋彬却推说是避免引起夺嫡之争,东乡克显却非常担心笃子的安危。

  江户城大火,原来是克显的计谋,希望乘乱救出笃子,同时也是一次反幕行动。笃子感到又再被政治利用。家定患有胃肿瘤,与此同时,笃子收到克显送来的逃走地图,不禁信念动摇。家定病逝,克显欲乘着大奥混乱带走笃子,却被笃子拒绝。

  安政五年,笃子削发后,称为天璋院。留在大奥的阿满晋升为中葛,取得了独立管理女中们的权利。政治婚姻再一次在大奥上演。将军德川家茂﹝葛山信吾饰﹞和天皇的女儿和宫﹝安达佑实饰﹞成亲。一如既往,和宫不屈服于大奥的规定下,与家茂的生母—实成院﹝野际阳子饰﹞争锋相对。

  另方面,阿满请泷山再次出任大奥总管事一职,实成院顿感无趣。和宫被诊出产子会有困难。家茂除了应付实成院为他挑选侧室的事之外,还要应付倒幕运动。虽然如此,他跟和宫恩爱非常。初岛的丑闻,泷山受到牵连,被赶下台。在如是寺遇上貌似家定的柳丈僧人﹝北村一辉饰﹞,两人发展不寻常的关系。

  大奥发生灵异事件,似是象征大奥走向灭亡。倒幕势力扩张,泷山和实成院为家茂出征争吵不休。家茂出征,在酷暑中病逝,从此,和宫落发改称为“静宽院”。十五代将军的德川庆喜忙于公务,大奥成了只有女人的地方,渐渐地与外面世界隔绝。庆应三年﹝1867年﹞,庆喜执行大政奉还,把权力从德川幕府交还给朝廷。

  伏见、鸟羽之战,幕府军惨败。大奥面临终结,开城之日,和宫回到京都,实成院也将寄身于当初出家的地方,阿满住找真之介,笃子和泷山慨叹两人争斗半生。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宽永16年、徳川幕府开府36年,当时正是将军家光的天下。在江戸城大奥内虽有正夫人孝子,可是真正的掌权者却是春日局。年青女侍阿玉、好奇下向女官朝比奈问及有关春日局的事情,朝比奈立即回想起春日局进大奥的情景…春日局本是逆臣之女,后嫁予稲叶正成为妻。某天正成把一班流浪武士带回家中招待,却反被武士们洗劫。春日局为保贞节,用刀杀死欲奸污她的武士,同时也把一直嘲笑她的正成之妾杀了。正成为阻止流言,决定休妻把春日局赶离。春日局只好狠心离开三个儿子,独自走到京城寻找工作。当时江户城中,二代将军秀忠的正室阿江与快要临盆,秀忠之父家康决定请一名奶娘来照顾新生儿。春日局趁此机会到将军府求职,顺利成为将军家的奶娘。阿江与一诞下麟儿便被迫分离,不禁对奶娘春日局怀恨在心,更以春日局是逆臣之女为由,向春日局宣战……

第二集

  阿江与再次怀孕,并顺利诞下次子国松,阿江与把所有母爱都灌注在国松身上,而视春日局带大的长男竹千代为眼中钉。数年后,秀忠之父家康不单提拔春日局的前夫稲叶正成,更让春日局的长男正胜到将军府中当竹千代的侍卫。阿江与派人查出春日局是因杀死丈夫的妾侍而被休离。阿江与为赶走春日局,当众揭发此事,春日局虽矢口否认,但满天流言令春日局被众人孤立起来。阿江与在众人面前宣称次男国松将会是德川家的继承人,更欲以母爱软化竹千代,令竹千代自动让出继承权,竹千代不允,阿江与气愤之下口出恶言,伤心不已的竹千代欲自杀,幸被春日局及时制止。春日局为帮助竹千代替上继承人之位,决以礼佛为名前往向家康求助。

第三集

  家康听到春日局以下犯上之言,大为震怒,拂袖而去。春日局惴惴不安地回到将军府。不久后家康突然来到将军府,并在众人面前宣称德川家唯一的继承人是长男竹千代。春日局的前夫正成来访,请求春日局把三男正利推荐到国松身边当侍卫,春日局虽觉为难,仍答允下来。本以为会遭到阿江与之拒绝,怎料阿江与竟答允,正利自此便成为国松之侍卫。元和二年,家康病逝,秀忠伤心不已,但阿江与反而欣喜地要秀忠趁此机会改立国松为继承人。听到传言自己将被赶出将军府的春日局,深怕竹千代会被废黜,于是要侍女阿静去诱惑秀忠,从而掌握秀忠的秘密。不意稍后竟发现阿静有孕,春日局趁机要求秀忠让她为阿静安排去处好让阿静生子。

第四集

  竹千代成为德川家第三代将军家光,迎娶鹰司家的孝子为正室。春日局则成为大奥第一位总管事,制定大奥内的各种规矩。家光对正室孝子不闻不问,引发家光喜好男色的流言。春日局听闻后向家光证实,家光要春日局少管他的闺房事。甚感烦闷的家光,悄悄出外玩乐,却遭受到刺杀,而刺杀者竟然是春日局在忠长(国松)身边当侍卫的三男正利。春日局要家光赐她死罪,家光却表示此事牵涉太广,主事人忠长的背后可能有阿江与的参予,便由却事件不了了之。阿江与偷听臣下谈话,不意听到秀忠曾背叛她,与阿静育有一女之事,大为震怒。质问秀忠时才得知竟与春日局有关,怒气更甚,再与春日局起冲突。家光与秀忠、忠长上京谒见天皇,期间阿江与因担心忠长而夜不安寝。阿江与废寝忘食兼日以继夜地帮忠长祈福祷告。最后阿江与在家光、秀忠与忠长赶回将军府后病逝。 

第五集

  家光在上京途中遇到尼姑庵的新主持庆光院,一见钟情。春日局知道后派人把庆光院捉回,强迫她还俗成为将军家光的侧室。被囚禁在黑房中等待头发生长的庆光院曾一度寻死,却在听到半井隼人之笛声后重新燃起生存意志。半井隼人跟随家光到将军府,目的为了找寻失踪多时、同被春日局囚禁起来信奉基督教的姐姐。本侍奉在庆光院身侧的阿玉,为了见到庆光院,向春日局要求进入大奥当侍女。进入大奥后的阿玉,细心观察着大奥内的所有事情。庆光院的头发终于生长到肩膊上,春日局带人来为庆光院仔细打扮,并替庆光院改名为阿万,阿万知道这晚是怎样也逃不过了……

第六集

  家光看穿了阿万的不愿及不安,没有留宿便离去。阿玉为见阿万一面,在走廊唤着春日局,春日局却对阿玉说阿万已然忘记她,叫阿玉再次剃度返回尼姑奄后便离去。阿玉气愤下、向着路过并欺侮她的葛冈等人泼水。朝比奈处罚阿玉,却欣赏阿玉不服输的个性,便想收为己用。但当阿玉一看到阿万的瞬间,便冲口而出把阿万唤停。阿玉终于能留在阿万身边当贴身侍女。春日局警告阿万不要忘记当侧室的责任,要阿万尽快与家光圆房。春日部带阿万到黑牢,牢中有一女子、半井之姊阿雪本是基督教徒,在一次清除基督教徒的行动中被捉到大奥献予定光。后阿雪于逃走时跌断脚、弄至半身不遂及神志不清,春日部唯有把阿雪继续困在黑牢内。阿万终于弄清楚春日部的决心,决定献身家光,好让这样的悲剧就此终结。

第七集

  家光对阿万的宠爱,令春日局深感威胁。为牵制阿万,春日局找来温柔良善的平民阿兰 (后改名阿乐)。春日局给阿兰家人卖身钱,并要阿兰改名阿乐。阿兰表示只要能让本为武士的哥哥当官,一切均没问题。卖鱼女・阿夏知道春日局身份,来到春日局身前向春日局自荐。至此,家光将增添两位新侧室之事便已底定。半井隼人找到被困黑牢中的姐姐阿雪并救她离去。 衰弱的阿雪哭着向隼人忏悔,说出自己当初被迫践踏耶稣像之事。

第八集

  正室孝子及阿万均是朝廷、公家出身。春日局深恐家光专宠阿万会惹来朝廷势力扩张。 春日局恐怕阿万会产下家光的子继,于是劝告家光不要找阿万,而另找侧室侍寝。家光要阿乐侍寝当晚,阿乐想起情人・宗兵卫,下意识推开家光,家光气怒离去。春日局得知后慌忙安排阿夏到家光净身的浴室侍奉家光。阿乐知道自己闯下大祸,找紧机会向家光道歉。春日局怕家光会突然传唤阿万侍寝,命侍女每日在阿万的膳食中加进避孕药。

第九集

  家光患上不治之病・天花,春日局日以继夜在家光身旁照顾,再没心意理会大奥内其它事情。阿万趁此机会偷溜出城,到寺庙会见隼人并劝隼人离去,但遭隼人拒绝。病中的家光,对强留阿万留下及其它事情向阿万道歉,阿万却不肯原谅家光。阿万离去后,春日局对家光表示绝不能放过有私情的阿万及隼人。但家光禁止春日局伤害阿万。数日后、家光开始失去意识。春日局向梦中的阿江与恳求道,要以自己的性命换取家光的性命。其后,家光奇迹地回复健康。 但春日局为了分散家光对侧室的宠爱,再迎接新侧室阿里佐进入大奥。

第十集

  在日光向家光呈书请求放过基督教徒的隼人,在家光护主心切的侍卫刀下身亡。家光欲救隼人不果反而受伤。此时阿乐突然腹痛如绞,面临流产危机,大奥内众人紧张奔走。大奥也与民间一般庆祝七夕,阿万听到侍女道家光在途中遇到袭击,不禁担心起隼人来。这晚,阿万紧张万分的向家光追问隼人的情况。家光嫉恨下直言隼人因叛逆之罪,已被自己亲手处死。阿万大受打击,从此拒绝公开露面,终日在房内礼佛祷告。阿万表明不会再侍寝及公开露面。春日局大为震怒。这晚春日局守在阿万房门外,誓要阿万前往侍寝。阿玉竟提出代阿万前往。在寝室内,阿玉终了解家光是个寂寞之人,亦知道了隼人之死的详情。翌日,阿玉向阿万解释对家光之误会,阿万终与家光和好。阿乐在痛苦的产子过程中得到阿万的鼓励,终于顺利产下麟儿。春日局替其子改名竹千代 (与家光一样的乳名)。另方面,阿万却打算搬到中丸与孝子一起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此时,阿万却竟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得到消息的春日局,交给阿万的却是一包堕胎的药粉…

第十一集

  阿万拒绝服下堕胎药,春日局唯有误导家光,令家光相信阿万怀有之身孕有可能是隼人之后。与阿万一席谈话后,家光对曾怀疑阿万之忠贞之事深感内疚,并向春日局表明要让阿万产下麟儿。固执的春日局,为保德川天下,暗中在阿万的膳食中落下堕落药粉。春日局在走廊上遇到正在享受弄儿之乐的家光及阿夏,看到怀中活泼可爱的幼儿,春日局不禁回想起家光小时候的一点一滴。正准备用膳的阿万,被突然闯入的春日局阻止。

第十二集

  阿万奉春日局的遗志坐上大奥总管事之位。可惜,将军家光病倒,御医明言家光时日无多。某一天,御台所孝子夫人、侧夫人阿乐纷纷走到家光的病床前,为往昔曾犯之过错向家光忏悔。

第十三集

  春日局发现阿乐夫人偷回家中,怒叫人把她带回,但被阿万阻止。孝子夫人意外引起大火,大奥中人慌乱逃生。此时阿乐夫人为了潜回大奥,被困火中......

第十四集

  萨摩藩士岛津忠刚的女儿―敬子,受藩主―岛津斋彬之命成为斋彬的养女后,再嫁予将军―家定成为将军夫人。与年轻藩士―东郷克显相爱却被迫分离的敬子,在前往江戸的当天准备自杀殉情,却被克显发现并阻止。克显将身上藩主赐予的短刀送给敬子,向敬子承诺总有一天会救出敬子,要敬子好好生存下去。商人之女阿满被派到大奥来帮忙及学习礼仪,却总是事事失败,某天因犯过错而要受严惩,被笃子救回。笃子藏有短刀之事被泷山发现,泷山惊告笃子做蠢事只会连累亲族。这晚笃子终于要与将军圆房,知晓笃子带着短刀的将军家定突然抽出自己的配刀予笃子,让笃子刺杀自己,此时笃子反而下不了手......

第十五集

  笃子成为御台所后,与大奥总管事泷山夫人之间的矛盾逐渐激烈化。笃子看见大奥中人对膳食的浪费,觉得不可思议,到御膳所提出意见,却引起了久居大奥的那些女中们的不满。笃子后来更要求家定不要让她侍寝,家定大吃一惊。家定向笃子询问到她和克显的关系,笃子表明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家定对笃子爱恨交加,无以名状。此时,笃子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并开始抽搐,家定狂呼御医......而泷山的脸上却浮现了笑容......

第十六集

  笃子开始不停地抽搐,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家定急得连呼御医。旁边的阿满意识到是平时憎恨笃子的大奥总管事泷山在笃子的饮食中下毒所致。御典医堀田良庵给笃子看诊后只说是普通的眩晕。显然已遭泷山收买。这时阿满惊讶的发现,作为堀田助手的是她在未入大奥前关系最为亲密的今冈真之介。幸运的是笃子的身体很快便复原了。阿满把泷山下毒一事告诉了笃子。于是笃子向家定要求自己日后的饮食都交由阿满处理。阿满来到大奥的御膳所,发现了一包藏在橱具柜里的药粉。      

第十七集

  笃子与克显在大奥的熊熊烈火之中相遇。克显告诉笃子,他请担任修缮工程的萨摩藩士放火,一来可以乘乱救出笃子,另外也是对镇压尊王攘夷志士的幕府进行的火攻抗议。在混乱中,将军家定晕倒地上。原来家定早已患有胃肿瘤。真之介奉命给烧伤的女中们进行治疗,真之介劝阿满离开大奥不果,于是向阿满求婚。笃子准许阿满回家探亲两三天,并且嘱托她把一封信分手信带给克显。家定的病情愈加严重,笃子与泷山整夜陪伴着家定,在泷山离开后,家定请笃子原谅泷山,并在他死后好好重新的生活下去。经常出入大奥的吴服屋老板娘把克显的一封信交给了阿满,笃子看后,原来克显把大奥详细的出入路径绘制在一张地图上,并且告知来接笃子的日期。知晓克显的心意不变,笃子的心也渐渐地动摇起来。将军家定握着笃子的手去世了,整个大奥陷入慌乱无措中。乘着这阵骚乱,克显拉着笃子的手要一起走,但是笃子断然拒绝,向克显表明要在大奥中渡过余生。

第十八集

  将军家定死后,笃子削发为尼,穿上丧服,改称为天璋院。决意留在大奥的阿满晋升为中葛,取得了独立管理女中们的权利。新将军德川家茂很快就要和天皇的女儿和宫喜结良缘,又一场风暴迫进大奥。由于与外国缔结条约签字等问题,使得朝廷与幕府之间的对立越来越严重化,为了缓解双方关系而促成了这次朝廷与幕府的政治婚姻,最初和宫并不愿意这门亲事。于是,家茂的生母——实成院命女中初岛作为其特使上京都拜见和宫,并把描绘将军家茂英姿的绘卷展示给和宫看,对于宫廷生活感到厌倦的和宫终于答应这门亲事。和宫开出了五个下嫁的条件:每年一次返回京都探亲;大奥的生活,周遭一切都必须宫廷化等。据说实成院准备给年轻的将军选一位御内证(官职名,将军的小妾),作为对将军闺房之事进行启蒙的女中,这一辈子都将不能离开大奥。于是女中们就集合起来,一边饮酒,一边自觉闭上眼睛,用吹箭的方法来决定由谁中选。中选者可以得到许婚,并且结束在大奥的工作服务。女中阿圆被射中。

第十九集

  和宫通过大奥御铃走廊,在前往将军家茂居所途中,遭到手持发簪的女中阿圆袭击,疯狂的阿圆嘴角上含着和宫爱鸟的羽毛。幸好,追赶上来的阿满和初岛制服了发疯的阿圆。和宫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袭击自己?然而,实成院却告诉她那只不过是一个得了忧郁病的女人而已。对于不能自由出入的大奥女中们来说,一年中最值得期待的,是在一年一度增上寺参拜后,到附近戏园听会儿戏。被提拔为大奥总代理管事的初岛这时也忘却了每天的忙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台上的表演,这时当家名角生岛庄五郎过来跟初岛打招呼,初岛心情澎湃不已。真之介做为戏园外的护卫,也来到这里,从女中们谈话中,真之介非常吃惊地听说阿满准备代替发疯的阿园,真之介想不明白阿满到底把自己当成什么?

第二十集

  正当将军生母实成院在大奥张扬权力时,大奥总管事泷山回来了。在威风堂堂的泷山面前,实成院只得同意运送那可怜去世的阿圆遗体返回故乡。泷山并要求和宫检查身体,为生世子做好准备。泷山又叱责了被实成院与和宫两人指使得团团转的总代理管事初岛,而且对大奥中位高权重的女中们进行了一番职位更换。见识到泷山的权威后,实成院顿感无趣,于是命葛冈等人帮忙想办法赶泷山回去隐居。泷山前往市中的如是寺,为阿圆扫墓时,在墓旁站着一个年轻的僧人,僧人的容颜与去世的家定公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位名叫柳丈的僧人被泷山牢牢记在了心中。 而另一方面,初江在大奥城内那间从不打开的房间里又一次与生岛庄五郎私会。理智上觉得不能在这样下去的初岛,在被庄五郎紧紧拥抱后,把一切又都抛诸脑后。经过御医典堀田良庵的诊断,和宫由于骨盘过于狭小,产子是件很困难危险的事情,和宫经受不住打击,伤心欲绝。

第二十一集

  得知和宫不能生育的实成院,为将军挑选了几位侧室,家茂在母亲的威逼下只好前往就寝,但却连那些侧室的手都不愿触摸。实成院认为家茂一定是在顾虑和宫,于是就让和宫前去劝说家茂接受那些侧室。家茂拿着和宫的照片前往京都,在京都家茂痛感到将军权威的失落。真之介返回江户城下町,决定在诊疗所工作。阿满的母亲从药商越中屋那里过来,特地送药到诊疗所,发现真之介在家时非常吃惊。真之介在阿满的家里,找到了阿满小时侯穿过的木屐,于是揣在怀里离开了。辛劳病倒的泷山为了答谢柳丈的看护,再一次的造访如是寺。于是向柳丈询问为何称自己为罪人。原来柳丈在成为僧人之前,曾经是个木偶师,因贪恋他人妻子,在晚上偷情时被其丈夫偷袭,在黑暗中误杀了那个妻子,而那个女人已经怀有自己的孩子。为了赎轻罪孽,于是决定收养那个不幸的孤儿。泷山说:“我也曾杀过人。”于是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柳丈向泷山乞吻……

第二十二集

  大奥迎来了夏天,随着盂兰盆节的临近,许多女中们都陆续地返回本家过节。和宫自嫁入将军家后从未离开过江户城,实成院与泷山则代替和宫前往寺庙进行参拜,不在城内。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留下来的女中们聚在大厅内筹划着什么活动,连阿满都被叫上一起参加。在昏暗的大厅内,几盏灯上点着忽明忽暗的蜡烛,女中们围绕着坐在一起。一个接一个的讲述有关大奥的恐怖故事。藤波先说了一则停轿间内狐火的传说:“据说在夜晚的停轿间内看到狐火的某个女中,几日后神秘的失踪了,不久后大家在停轿间就发现了她沾满鲜血的尸体……”一旁的女中们害怕得发出惊叫声。这样的恐怖故事一则接着一则,随着女中们的惊叫声,蜡烛也一支接着一支地被熄灭。

第二十三集

  随着倒幕运动深入发展,长州藩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中,成为了倒幕先锋。在幕府方,要求将军家茂御驾亲征讨伐长州的呼声也日益高涨。实成院以将军病弱强烈反对这项提议,而泷山仍然主张亲征是将军的职责所在,因此,两人的对峙愈加激烈。家茂早已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幕府,决意亲征长州,和宫对此非常担心和难过。在西洋武器逐渐被使用的幕末,将军仍然穿着战国时期厚重的甲胄,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等于放弃自己一半的生命。出人意料的是实成院开始采取行动,替将军选择替代和宫的侧室,并要求家茂在出征前彻夜陪伴新侧室。家茂只得前往寝室,在见到新侧室时吃了一惊,但仍然连新侧室手指都未触摸。在这之后,直到家茂出征。家茂在大奥的每一晚,都是与和宫一起快乐地度过,这在德川幕府260多年来的历史中,从没有如此关系和睦的将军夫妇。

第二十四集

  决定幕府命运的伏见、鸟羽之战,最终以幕府军惨败而告终。将军德川庆喜率领残兵返回到江户。幕府政权的崩溃已经成为显而易见的事实,大奥也将迎来最后的日子。萨长军队日益迫近江户城,大奥的女中陆续出现临阵脱逃者。泷山大声激励大家一定要保持德川家臣的骄傲战斗到最后一刻。此时,天璋院笃子也来到大奥说道:“想走的人尽管走吧,谁也无法改变时代的更替,将军大人已经不再来大奥了,谁也不会说你们不忠于将军。”在陷入一片寂静之后,泷山再次说道:“如果现在女中们逃离大奥就是承认幕府的败亡,这决不允许”,并且讥讽笃子道:“您是从萨摩来的,还不如回去好好休养身体。”俩人谁也不愿退让的态势,局面再次陷入僵持中。笃子发现阿满的脸色有些异样,在询问原由后,抱着阿满说:“你快点到真之介那儿去吧”,就在那一天,阿满永远的离开了大奥。开城的日子终于到了,和宫准备返回京都,实成院也将寄身于当初出家的地方,泷山目送着二人上了轿子。笃子对泷山深有感慨的说道:“当初对峙争斗,想不到最后仍然只剩下我们俩人。”官军入城后,与桐野一起出现的是久违的东乡克显。克显一时胸潮澎湃,向笃子提出一起回萨摩藩岛津家生活,笃子拒绝并毅然地把克显送她的短刀还给了克显。此时,俩人回忆起过往发生的一幕幕情景。克显只得在寂寞中祝福笃子开始新的人生。

第二十五集 (明治篇)

  江户城开城之后,被天璋院笃子推出大奥、返回家乡的阿满,到了明智时代,与青梅竹马的真之介结为夫妇。现在,俩人为了开设医院正忙于搬家,而且阿满也有了身孕。不久,从行李中拿出了大奥时代漂亮的和服与当时拍摄的照片,另外,还有阿满所写下的日记。阿满脑海里像走马灯似般,不知不觉地回忆起与笃子在大奥中所经历的种种事情。一位出人意料的女性到访,把从沉耽于过往回忆的阿满唤醒。原来,这位穿着朴素和服,对着阿满微笑的女性,正是当初被流放的初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