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大望》以朝鲜李朝后期富商的社会为背景,描述了性格决然不同的两兄弟在江湖与宫庭纷争、人世恩怨的不同抉择以及他们的爱恨情仇。

  朴始勇和朴载勇出生于富商家庭。父亲教给他两兄弟做生意的经验和诀窃。朴始勇怀着对身世的困惑,以冷酷无情的性格和高强的武功,在使父亲的商团成为国内第一商团的同时,自己也踏上了嗜血搏命的不归路。朴载勇因看不惯父亲和哥哥的做法而离家出走,以善良和智慧救济贫苦人民。适逢皇叔金平大君为争夺皇位毒杀皇帝、株杀忠臣、嫁祸并逼走皇子。各为其主的朴氏兄弟也卷入这场血雨腥风之中。其间,兄弟俩先后爱上了贵族之女艺珍。艺珍虽然与载勇两情相悦却被逼嫁给始勇。兄弟反目,一场爱情、权利的争斗从此拉开……

分集剧情:
第1集

  深山中,李修拿着剑和凶猛的老虎搏斗。最后李修虽然杀死了老虎,他自己也受了伤。正当他自己在包扎伤口时,一名女子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她正苦于生产前的阵痛,由于情表急迫,李修只得帮忙接生。过了一会儿,传来声音洪亮的婴儿哭声,这个婴儿正是载勇。李修为了她在荒废的村庄里寻找可以住的地方。这个女子的名字叫段爱,她是个奴婢,因为某个原因逃到深山来,是个背负着悲惨命运的女性。段爱对李修说,将来她会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而正当李修决定照顾她们母子时,她独自默默的带着襁褓中的婴儿离去。对于再次回到自己逃离的主人家,也就是小孩亲生父亲家的段爱,其心情是悲壮的。在主人的屋里,桂参和其夫人看到段爱走进屋内,显得很惊讶。段爱说:“请你们把这个孩子当作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照顾。不是下人的儿子,而是以一个人来养育他。”她边说边把手中的短刀移向婴儿的颈部。听到她这么说,刚刚因为第二个儿子流产没多久的夫人,建议把他当做死去的小孩的替身来扶养他。最后桂参也同意了。之后,段爱带着虚弱的身子离去。这时,李修远远的注视着段爱的身影。他说:“我是个平民老百姓,和那种家伙的等级毕竟是不一样的”留下这样一句话,独自走向黑暗中。数年后的某一天,江边一阵骚动。桂参雇用的保镳群起围殴着正在卖酱菜的老余。桂参是可以掌控这个区域的有钱商人。老余和沿路叫卖的小贩卖商被保镳们打得半死,且不知被带到哪里去的样子。老余的弟弟看到这种不公平的对待,心里非常怨恨。于是,他伙同他的同伴一起去绑架桂参的儿子。他打算绑架始勇,准备把他当做人质来和桂参谈判。没多久,老余的弟弟及其一行人和始勇的追逐战开始,载勇和他的同伴则站在远处观看此景。最后,正当始勇即将被老余的弟弟捉到,频临危急时,载勇伸开两臂企图阻挡他们。载勇规劝他们,对他的父亲绝对不能采用这个方法,且信心满满的告诉他们自己一定会帮他们救出老余。脱离险境的始勇,不仅不感谢载勇的帮忙,反而对他说:“从今以后,我的事不用你管。”并将载勇的手腕紧紧的扭转后甩开…载勇手腕被弄的很痛,但也只得向始勇道歉。始勇和载勇决定进行解救老余的计划之前,有一个和尚来找桂参,他表示愿意帮他的两个儿子算命,可是,条件是他必须答应让他带走老余。这个和尚的占卜意味深长…另一方面不知道老余已经被平安送回的始勇和载勇,故意在马厩放火,想趁大家忙着救火无瑕顾及监视老余时,将他救出。这个计谋是始勇想出来的,可是被桂参识破,终究没能成功,对于这件事,桂参十分生气,决定处罚他们。于是拿出造成骚动的赔偿金33两之借据。这时,载勇站出来说:“这是我提议的,所以我来签。”载勇将如何来筹措这笔庞大的钱呢?这天,载勇来到朋友开的客栈中,拜访当时最有名望的崔贤进,向他借30两。崔贤进被载勇的鲁直、有胆识和不执着于金钱的朴直个性所吸引,于是当场借钱给载勇。另一方面,始勇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遇到了一位武林高手和他的女儿谭洁蚑。亲眼目睹谭高人精湛的武术,始勇惊讶不已。而载勇也在偶然的机会中,遇到了二位少女。一个是在马路边不小心撞到的女扮男装的少女…崔东。崔东对于载勇的冒失、不礼貌的举动非常生气。另一个则是载勇为了赚钱,正在窥视着中药店商时,遇到了来中药店里买药的艺珍,艺珍帮忙将载勇已脱臼的手腕治好。对艺珍一见钟情的载勇将……

第2集

  桂参所属的石忠商人团体开始与有力人士勾结,企图对抗另一开始扩大势力的金刚商人团体。当时,桂参在石忠商人团体中,其实尚未掌控到实际的权力,但其野心慢慢地显现出来。这时,真正握有权力的是尤松波和柯杰夫。有一天,有一群人占用整个道路来进行祈雨的仪式,有一个年青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非常愤慨,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竟然连"雨神"都不惜利用之…这时载勇也在那里,不久他发现幼贞的倩影出现在对面的马路边。载勇跟在幼贞的后面,一路上经过险峻的石桥,最后终于来到她家门口。当幼贞和她家的女仆进入屋内后,载勇就爬上篱笆外的树上,打算偷窥屋内时,不小心从树上跌落在地,脸上因而沾到泥水,女仆带他去洗干净。载勇极力忍住疼痛,但看到自己满身是泥,不禁笑了出来。最后,他终于想到了赚钱的方法。始勇一直跟着谭高人一行人,后来不晓得因为什么事,被一群流氓袭击。谭高人把这群流氓,交给女儿来处理。始勇第一次看到如此惊险场面,非常震惊,于是招待谭高人一行人到他家去。并且,请求父亲桂参同意让他和谭高人学习武功,希望能把谭高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于是桂参利用这个机会,和始勇达成约定,那就是同意让谭高人留在家里,可是始勇在25岁以前都必须听桂参的话。另一方面,载勇因为利用买下所有用木材做的鞋子后,再高价卖出的结果,赚了很多钱。得意洋洋的去找崔贤进。结果,崔贤进反而怒斥着载勇说,“唉!我怎么会把钱借给你这种只会耍小聪明的商人呀!”崔贤进之所以会对载勇这么说,主要是想教导他,纵使是个商人,也不应该只把钱当做全部。后来,载勇把还给父亲和崔贤进之后剩下的钱,全部分给其它需要的人。彭行首把载勇的这件事情一五一十详细的告诉桂参,话语中,对载勇充满了期待和爱情。可是,桂参听了,非常不认同载勇的作法。始勇一再地拜托谭高人收他为徒弟,可是遭到谭高人的捥拒。始勇不死心,提议以打赌来做决定,最后始勇如愿的成为谭高人的徒弟。始勇学习武艺的同时,载勇为了博得幼贞的欢心,努力的开始造桥的工作。又经过了8年,始勇学会精湛的武功。载勇则积极的向幼贞求婚。对于载勇打算为自己开一家免费帮患者看诊的医院的幼贞,决定接受载勇的好意,可是……这一天,老和尚来拜访段爱。告诉她关于李修的消息。桂参积极的拢络尤松波和柯杰夫,心中暗自盘算,如果他们两人都不同意和他合作的话,将进行其它的阴谋。这个阴谋就是命令始勇去杀害尤松波和他的妾,并把这项罪行嫁祸给载勇的朋友。因为这个事件,使得载勇将陷入悲惨的境遇……而载勇的母亲段爱拼命地想找到的李修,在暗地里都看到了这事件发展的来龙去阙…

第3集

  无法背弃陷入危机的朋友的儿子,只顾自己儿子安全的父亲想让儿子延续自己的野心,却使儿子陷入险境,作父亲的只打算救自己的儿子,可是这个儿子不是一个只顾自己而背弃自己好朋友的人。他开始逃亡,成为一个被捕校(专门捕捉凶手的官人名称)通缉的逃犯。然而,他认为应该帮助自己的朋友,于是他又折返回来。载勇认为,他的朋友一定是哪里被人误会?才会遭到逮捕。这个疑问一直让他久久无法释怀。可是,幼贞马上察觉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于是, 她劝载勇暂时先避一下风头比较好。载勇也曾跑去求父亲能解救自己的朋友,但是父亲的回答?是,要他暂时先和商团一起离开京松(地名)。李修突然出现在急于赶路的始勇面前,他一方面暗示始勇,那天事情发生的经过他都亲眼看到了,同时也再次确认始勇的面貌后,从容的离开。这一天,崔贤进和他的女儿崔东来到"沙乌可窟"(音译,一个公共设施名称),载勇的亲生母亲段爱拜托崔贤进让一个年青人能混在准备去中国的商团里,以便让他能暂时离开京松一阵子。李修在一个渡船头边,向柯杰夫的船老大打听,关于昨晚去尤大监宅的一些琐事,实际上他是想确认关于始勇的传闻是否开始流传的事。载勇的朋友在监狱里,因为捕校们想利用他们,捏造出和载勇有关连的罪状,于是遭到严刑逼问。深夜,载勇来到母亲房里,确认母亲对自己的爱。之后,潜入父亲的房间,准备偷取银两时,被谭高人父女从屋顶上看到。天亮后,载勇混入商团中,顺利的搭船离去。崔东看到这个结果,心里很高兴,因为她总算不负段爱所托,暗地里让载勇亳不费力的顺利搭船离开京松。但是段爱目睹桂参看到自己的儿子落得如此下场,竟然还能平心静气的真正性格后,挂念着载勇的未来,崔东也不禁跟着担心起载勇,但自己也束手无策。坐在商船里,陷入沈思的载勇,突然起身,不久即跳入河里。载勇虽然可以去解救朋友,可是他现在也是一个捕校所要逮捕的犯人。一些捕校为了询问关于载勇的消息,来找幼贞。可是却被幼贞堂堂的气度所折服,只有无功而返。另一方面,藏匿在旅馆的载勇,收到幼贞送来的信。幼贞的父亲尤松波,当上某个新官候补,他们家来了好多祝贺的人,因此家里热闹非凡。崔贤进也陪着崔东去祝贺,可是晚了一步。尤松波在见到桂参和始勇后,就出门了。载勇听到他的朋友将在明天被处刑的传闻后,跳上准备去庙里拜拜的幼贞轿里,确认了她是尤大监宅的女儿这件事。同时,载勇用银两买通了小牢官,拜托小牢官让他见他的朋友们。

第4集

  为了扩大自己的事业,将敌人设计陷害成为杀人教唆犯,企图一举歼灭为了扩大自己的事业,甚至不惜一再的利用自己的儿子朋友间的关怀根本是无稽之谈,那不过是虚伪的表征运用计谋,成功的独占事业,可是很多人也因此遭受斩首刑罚而丧失生命虽然头将落地,这些对着自己吐口水的最好朋友们,即将面临死亡的最后时刻,载勇因为再也拿不出任何办法来,整个人仿佛精神错乱,一脸茫然模样。捕校们认出载勇的真实身份,拒绝他的贿赂,将他逮捕。而始勇和谭高人父女三人,静静地观察着事件的演变。受段爱托负的崔贤进,极力的想找出解救载勇的方法。他对于桂参丝亳没有任何的解救措施的作为,感到疑惑。桂参夫人一直无法相信载勇是自己去投案,看到夫人如此不安,桂参仍以轻松的口吻对她说,他早已掌握这整件事,他只是想试试始勇的忍耐度。载勇在牢里若无其事的说,他要自己一人承担所有的罪来帮助朋友。幼贞知道载勇打算这么做之后,“我一个重要的朋友,遇到一件大事”说完后立即出门准备去救他。载勇接受严刑烤打时,依旧不断地申诉着朋友是无辜的。桂参来到尤大监家。尤大监解释,他是为了制止受牵连的谣言散播出去,所以故意把他的儿子捉入牢里,主要就是想要封住他的口。尤大监马上前往彭行首的牢狱,见载勇和他的朋友们。并转述桂参的指示。这一天是接受刑曹判书最后判决命运的一天,载勇和朋友们都被铐上刑具出发至白州。这时载勇耳边迥绕着彭行首所说的话。载勇依照彭行首的话,对朋友大叫“你们要老实说呀!”可是出乎意外地,他们却自行供出“是柯杰夫命令他们做的”于是柯杰夫一伙人被拉了出去,而载勇被释放。可是之后,载勇并没有看到这群朋友们的踪影。桂参夫人正忙着张罗迎接载勇回家的琐事时,幼贞带着汉药前来拜访,并告诉载勇母亲,她是打从心底爱慕他的人。载勇回家途中,听到了一些因为自己背叛朋友而得到许多米作为回馈的传言。由于一时捉不着头绪,心情很混乱。但后来得知父亲已接掌了柯杰夫的事业。始勇洋洋得意的对心情正非常苦闷的载勇说“自己现在遵照着父亲的策略,做了想做自己的事。”风呼呼地吹着,柯杰夫一伙人和载勇的朋友们,将被判处死刑。他们对着载勇吐口水。看着这些即将接受斩首刑罚的朋友们,站在他的面前,因为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载勇整个人仿佛变得精神错乱,一脸茫然模样。

第5集

  已经失去活下去意志的载勇,说他打算和崔贤进的商团一起离开故乡。桂参夫人向始勇打听载勇的消息。可是在此之前载勇早已从后门离去。始勇看到自己的母亲如此关心载勇的安危,他质问母亲,两兄弟中,到底谁才是她亲生儿子?但母亲不回答他的问题。深夜里,载勇来到早已被人破坏殆尽,一片狼藉的朋友家中。他从一个老人口中得知,朋友全家早已被人卖去当奴隶了。载勇遵从父亲的想法去做任何事,就此向他拜别。桂参告诉载勇,他真正希望的是载勇能继承他的家业,而不是始勇,他企图以此来挽留载勇。可是载勇早已离去。载勇马不停蹄地去找艺珍,他想拜托她帮忙取得因为朋友的牺牲而落在尤大监手中的证据。艺珍找遍整个家,最后终于找到。可是被尤大监撞个正着。于是,载勇佯装是个强盗,故意以艺珍为人质来要挟尤大监。摆脱尤大监的追赶,载勇紧紧抱住不愿离开自己的艺珍。但是纵然有再多的依恋与不舍,载勇最后还是留下她孤独一人离去。在市场的打铁屋里李修正忙着制刀,这时听到有人传说,尤大监家中有强盗潜入。突然有个人出现袭击始勇,这个人正是李修。始勇认定李修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向他问好。李修故意岔开话题,叫始勇一起去松舥(地名)这个地方。崔贤进来找段爱,问她和载勇是什么关系?她承认载勇的亲生母亲另有其人,但为了继续隐瞒自己的身分,她告诉崔贤进,载勇的亲生母亲已不在人世。谭高人家中遭人突袭,整个屋子被烧个精光,始勇问他原因,谭高人却三缄其口。另一方面,早已料到载勇会再回到朋友家中的崔东,她躲在一旁看他收拾屋子,跟在载勇的后面。夜幕低垂,正当载勇准备烧毁证据时,崔东及时现身,因为她早已猜到载勇会这么做。急忙赶路的载勇,被一群山贼团团围住。最后被矛刺中,从断崖跌落山谷里。

第6集

  和载勇一起的一伙人在断崖下到处寻找他的踪迹。可是不管再怎么找,就是无法发现任何趿影。李修和崔贤进也一起赶到现场,他虽然担心不已,但始终认为载勇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的人。始勇来找正在庙里祈愿的艺珍,告诉她载勇“死”的消息。这时始勇发现到自己喜欢上艺珍。崔贤进把掉落在断崖下现场的遗物转交给桂参,并告诉他事情的经过。没想到桂参的表情是冷淡无比,他非常的惊讶。艺珍跑去找崔东,寻问之后是否有什么关于载勇新的消息。实际上跌落断崖下的载勇是被谭高人救走。他把陷入昏迷状表的载勇带到一个洞中悉心的照顾他。知道全部详情的桂参,却故意问始勇有关载勇的事。因为他想套出始勇真正想拥有的是什么?深夜,有刺客潜入谭高人住的寺庙里。又是一阵打斗。刺客洒下粉末想让谭高人的眼睛看不见。这时候,始勇出现化解了这场危机。也在这个同时,谭高人的女儿谭佳英在岸边停靠的船里和刺客缠战不休,不久因为闻到掺杂迷药的香味而不支倒地。这些刺客想要知道的是,在"沙乌可窟"时,(音译,一个公共设施名称),有一些中国人拼命地想从谭高人手中抢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段爱心想将来万一想救载勇的性命时,就可利用这个东西,所以一定要好好保管。但她也警觉到始勇的冷酷。始勇看了一封写给谭高人的信,信中提到,如果想救回佳英就到渡船头。始勇说这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他和李修两人潜入停靠在崖边的大船里,两人成功的击退中国人救出谭佳英。一直在洞中昏迷不醒的载勇,经过一段时日,终于恢复些许的意识。为了提振精神,走到小溪边,正想取水来喝时,遇到了一个喜好研究爆炸物的窦奇。始勇成功地救出谭高人父女后,对谭高人说,为了救谭佳英,所以把藏宝图给烧了。谭佳英听到之后,懊悔不已。始勇悄悄的离开他们身边,从怀里取出藏宝图,一人独自利用月光看着图,脸上浮出奸诈的笑容。

第7集

  最近汉阳(汉城的旧名)盛传着大君正在训练培养军队,甚至还远从日本购置火器。段爱命令仆人,偷偷地把一枝火绳枪带出去。尤大监把大君赏赐给他的一幅《良禽择木》的画给桂参看。桂参一看马上就领悟到画中的涵意。并开始收集关于大君的情报。载勇以仆人的身分住在窦奇的山间小屋里,同时也一边开始学习制造炸弹的方法。始勇在某个江边,展示自己的武艺给李修看。他对李修说,他很嫉妒父亲对自己的弟弟载勇的疼爱。始勇在市场的书店里寻找地理书,遇到了也来书店里找医学书的艺珍。始勇一直纠缠着她不放。结果倪大监目睹这种场景,把他以对大监之女儿不敬的罪名逮捕。急欲收集情报的桂参,拜托巫女安排让他可以和"沙乌可窟"的主人见面。可是,最后他和段爱错过了碰面的机会。桂参夫人知道始勇被捕的消息后,非常的伤心。但是桂参只是冷静的核算着和倪大监交易的金钱。桂参夫人带着新款式的中国绢丝来拜访艺珍。当她要向艺珍谢罪时,艺珍反而以像侍俸自己婆婆的恭敬态度接待她, 窦奇虽然怀疑身分不明的载勇,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二人之间的交谈也变得融洽很多。始勇被关在大君的私人住宅里。这一天,谭高人来找始勇,告诉他伺机在大君的面前展露其武艺。桂参透过倪大监,将宝刀送给大君,并转达这把宝刀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而准备的。这把宝刀其实是段爱买了之后,再以高价卖给桂参的。大君传唤始勇来到面前令其展露武艺。结果,大君非常满意,直呼自己找到了比宝刀还要更加珍贵的宝物。在市场里,载勇残存的朋友苏宇特地去找李修,他想拜托始勇,能帮他和载勇见面。可是,这时候载勇与外界根本都完全断绝连系。直到崔东出现,她把艺珍的近表告诉了载勇。

第8集

  崔东对于载勇的冥顽不灵,非常的生气。李修化作乞丐四处流浪,后来从苏宇处收集到关于大君的情报。谭高人将自己在中国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女儿。而为了窃取藏宝图,在酒里下毒,将一个好好的村子变成废村的正是这个女儿的母亲。一直以来在窦奇的小屋里,虽然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的载勇,但这一天他跟着行商团的人一起出门。崔贤进因为友人和家人的话,而变得有些动摇。为了救出已被贩卖成为奴隶的朋友及其家人,往后的日子里,载勇心中决定了自己该做的方向。所以,载勇不得已和行商团同行,但也刻意的和他们保持一点距离。桂参夫人再三劝说叮咛始勇不要再做坏事,他听不进去。最后还是加入了大君的狩猎团。这时,当大君脱离狩猎队伍,遭到一旁伺机而动的蒙面刺客袭击,陷入危机时,始勇救了他的一命。而对大君来说,在他被救的那一瞬间,他欠了一个很大的人情债。和崔贤进的行商团一起旅行的载勇,为了帮忙偿还朋友和其家人的赎金,拼命的一直工作。崔贤进的行商团分成二组,但崔东一直和载勇同行。李修从狩猎场救出谭佳英请艺珍帮忙治疗枪伤。而站在旁边的和尚,虽然询问了李修的真正身分,但李修不愿做正面的回答。始勇担心谭佳英,急忙回到家。但受到父亲桂参严厉的责备。谭高人拜托始勇,只要他把女儿救出来,他愿意告诉他秘密的真相。当只有载勇和崔东二人独自在一起时,载勇问她为何女扮男装?但崔东不答。和行商团一起同行的载勇,沿路他眼睛看到都是一些不是被官家榨取,再不然就是因为向商人借高利贷以致在贫困生活中挣扎的农民们的严酷景象。来到"沙乌可窟"拜访的桂参,隔着帘子看到要求巨额金钱的主人竟然是个女人时,非常的惊讶。从昏迷中醒来的谭佳英,发现救自己性命的竟然是自己非杀不可的艺珍时,她紧紧盯着她看。

第9集

   成为大君护卫的始勇,一心惦记着艺珍,所以请了2~3天的假,跑去找艺珍。跟着崔东的行商团一起去买烟草的载勇,因为当时的农民们受到放高利贷的欺压而连带讨厌这些行商团,当然也包括载勇,因而都对他置之不理。但载勇不死心地拜托他们,一再地表示他会还钱,求他们让他赊帐来买烟草。谭高人终于答应收始勇为徒弟,传授他门规和秘法。"沙乌窟可"因为有桂参的强力金钱支持,段爱特地设宴款待大君。在宴席上,趁着席间愉悦的气氛,谭高人施展如幻似影的舞剑技艺,但最后却被始勇给杀死。在"沙乌窟可"停留一晚的大君,由于段爱没有表明任何身分就暗自离去,因此,命令桂参派人到处探访段爱的真实身分及芳踪。于是,桂参决定要诱惑大君,表示愿意提供巨额金钱。艺珍治疗着被谭高人杀伤的始勇,始勇对艺珍说,希望艺珍不仅能治疗他身体所受的伤,也能给他治疗内心受伤的药方。有一天,桂参夫人去市场,在市场里受到世子的欺侮……

第10集

  载勇为了做烟草的生意来到汉阳。心里依旧挂念着艺珍,偷偷的走到她经常出入的药材店看她。载勇看到了艺珍正帮着来参加“民议员”(=下院议员)的葬礼客人看诊。但是他却不敢走近叫她。大君察觉到始勇对艺珍的一片痴心,告诉始勇他真实的身分,同时告诉他,世子现在不在宫廷内,行踪不明。命令始勇到处打听找找看。这时候的世子,正出现在市场里,同时还戏弄着桂参夫人。在市场里,桂参借着垄断市场和惜售的不当手段操控市场。迫使载勇的计划化为泡沬,农村里涌入一大群放高利贷的人,引起一阵骚动。这时,崔东自称是大君的侄子,才暂时制止了骚动。崔贤进为此,训诫载勇,“为他人而活这件事,和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或者是逞一时英雄气概之心是不同的。”面对失败的载勇,看着之前拿到的字条指示“心情苦闷的时候,去"沙乌窟可"”,当时的载勇,也不知道为什么,很自然的就去拜访"沙乌窟可"。

第11集

  段爱和载勇二人面对面时,外面的世界仿佛暂时停止般,以前疼惜儿子的那份爱的辛酸似乎变得渺小,现在记得的只有那份甘甜滋味。知道儿子为了把卖烟草的生意做成功,来帮助朋友及其家人能安心快乐的过日子的梦想后,她把栽培烟草的秘籍送给载勇。崔贤进怒斥载勇,那本栽培烟草的秘籍,明明可以挽救数百名老百姓的生活,而他只想帮助朋友,这种气度太过狭隘。桂参为了亲近世子和大君,冷冷地应付一些伪善者。载勇难耐相思之苦,于是跑去找艺珍。艺珍却因为行医救人在外抛头露面,被父亲责备如此行径是败坏家门的不当举止。被父亲责骂的一无是处的艺珍,和在外等候的载勇二人约好晚上在深山的东边见面。载勇拿着崔贤进给他的钱去查是否有去清朝的船只。艺珍穿着平民老百姓的服装在约定的地点等候。载勇赶赴约定地点的途中,碰到了遭受朋友排挤的苏宇,于是最后还是无法去约定的地点和艺珍碰面。

第12集

  艺珍在凛冽的寒风中等了载勇一整个晚上,可是他始终没有来。这时,载勇被苏宇拦阻且遭到袭击,幸好李修及时相救。载勇好不容易急忙赶到约定的地点,可是已等了一整晚的艺珍已离去,二人终究没能见到面。始勇来艺珍家,见到了艺珍。之后,载勇向崔贤进表明他打算中止烟草的交易,讨回那本烟草栽培秘籍。崔贤进因为烟草的生意,吸引了许多的客人。这天,桂参来找他,同时也知道了载勇的想法。载勇背向着父亲,不愿意听他劝他回家的一些话,和苏宇及朋友一起到江边把一些重要文件烧毁丢进大江。宫廷里召开御前会议,弹劾世子的愚行。世子见到诚心来拜访的尤大监,还是心情郁郁寡欢。猜透世子心思的桂参,命令始勇去巴结世子。载勇让村里的居民们看他那本秘籍,说服他们离开这个亳无未来和希望的家乡,去寻找一个适合栽种烟草的地方。于是,农民们把地契和房契都丢给放高利贷的人,紧跟在载勇后面,把故乡抛得远远的。

第13集

  载勇带领着一群农民来到山上小屋落脚及兴建新的村庄,并拜托窦奇替这个村庄命名。一群崇仰崔贤进的全国行商的商人来到山上的小屋拜访崔贤进。崔贤进建议网罗全国的行商团组成一个大型组织。商人们也针对流通的商品展开了一连串的讨论。并且对于该推谁来担任最高负责人而进行激烈的争辩。然而,载勇却觉得这种讨论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利益,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罢了。商人们对于他这样的反应,无不诧异并对他改观。在尤大监府中,艺珍正准备着出远门用的东西。而桂参为了帮世子处理生母祭拜的仪式,派夫人去帮忙准备宵夜。一直在监视着世子一举一动的始勇,偶然遇见一直跟在艺珍的后面的"沙乌窟可"的人。看到世子终于办完母亲祭典,桂参夫人送来宵夜,建议世子最好接受把脉,所以她推荐艺珍来帮他看诊。世子看到艺珍,殷勤的表示善意,艺珍则是坚定的拒绝他的好意。

第14集

  尽管艺珍一再冷淡以对,始勇还是常来找艺珍。他告诉艺珍,大君比世子更有希望取得政权,而且成功率高达7成以上。这则消息被"沙乌窟可"的人听到。段爱接受桂参的请托。为了诱惑大君,特别准备了一匹骏马。在新的村庄里,窦奇也帮载勇重新取了个名字,叫“无影”。当苏宇、谭佳英带着李修一起来找他时,他以“无影”来介绍自己。大君非常喜欢段爱送来的那匹骏马。但当他跨上马背时,一下子那匹骏马往不知名的方向飞奔而去。等到跑了好一阵子,马儿终于停在一片树林中。那里有个帐蓬,而段爱就在帐蓬里。段爱告诉大君,始勇跟踪世子的事实。大君听了心中起疑,于是传唤始勇来见他,想要问清事实的真相。始勇知道尤大监和自己的父亲均将陷入险境,于是赶忙回家告诉父亲,劝他赶紧搬家,请求父亲让他和艺珍结婚。

第15集

  这一天段爱和僧侣拜访艺珍。在接受诊疗中,告诉她有“沙乌可窟”这样一个地方。客厅这一边则是桂参来找尤大监。他的目的是想偷偷的拜托尤大监呈上请求国王帮世子选皇后的奏书。这时一起在客厅的彭行首已猜到这是桂参的诡计,一副神情不安的模样。但是尤大监却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展现自己对国王一片忠诚的好机会,于是欣然接受了这个请托。无影(载勇)和崔东一起前往一个陶磁狺,拜访捏陶大师傅。另外又寻访绢织品的产地后,接着又去找制纸厂。不知不觉中,李修、谭佳英、苏宇、窦奇也加入无影和崔东的行列中。对于武术无特别喜好的无影,李修却很想教他习武。尤大监召集了一些学习儒学的儒生,命令他们开始撰写奏书,准备向『承政院』(这是李朝时代,专门传达国王命令或转达下位者想向上位者报告的一个政府机关)。可是始勇却把这件事告诉大君。后来这则奏书被另一位倪大监抢走,并改用另一个世子想要代理执政的奏书。因为这个事件,在许多大臣间造成了一阵骚动。他们全部都见风转舵。世子在屋内叹声连连,这时意气风发的大君来找他。始勇原本想带艺珍逃到安全的地方,可是宫廷里派来的士兵们早已把尤大监府宅给团团围住。无影来到友人家,将解除奴隶的合约送还给友人父母。之后,在小客栈里开心的用餐。无意间听到了关于宫廷发生事故的消息。无影知道艺珍濒临危险处境,当下决定和李修策马前往寻找艺珍。这时候艺珍已被囚禁在『义禁府』(这是李朝时代专门审问犯人的地方。)艺珍在囚禁期间,还是一如往常照料着生病的人。

第16集

  段爱为了日后能揭发奏书被人从中掉包的事实,她设法想保护证人。可是却被始勇将这个唯一的证人给劫走。之后,这个证人被人发现的时候,早已命丧黄泉。窦奇知道无影想去救出被监禁在牢里的艺珍,特地帮他准备了一些东西。知道艺珍深陷险境的无影,早已不管此去将会遭遇任何的危险,一心一意的只想赶去『义禁府』解救艺珍。却遭到李修的拦阻,并将他带到“沙乌可窟”。在白州,一个专门审判犯人并判处刑责的刑曹大人,命令尤大监下跪,而且极尽严厉的逼问他。尤大监极力地为自己辩护,说明自己是无辜的。同时艺珍也被带上来,被盘问她和世子见面的理由。段爱得知无影已经前往『义禁府』的消息。为了帮助无影,于是他向崔贤进提出支持的请求。无影拿着窦奇帮他准备的包袱紧急赶往『义禁府』。李修又再次的用手企图拦阻他,但无影还是坚持去救艺珍,李修没有办法,只得跟在无影后面。打倒『义禁府』的士兵之后,无影换上他们的制服混入府中。同时从窦奇替他准备的包袱里取出火药布置在府中各个地方,再点燃引信。接着四处响起爆炸声。此时,衙役们把牢门打开,让犯人们暂时去避难。可是,无影还是到处找不到艺珍。幸好皇天不负苦心人,艺珍还是让无影找到了。得到李修的帮忙,无影背起早已累的疲惫不堪,已陷入昏迷状况的艺珍,一起逃离现场。刚好这时候离开宫廷,出门在外的世子听到一连串的爆炸声响,急忙赶往『义禁府』。起先,士兵们还不知世子的真正身份,等世子的随扈表明身份后,士兵们才急忙下跪参拜。由于世子的到来,正好支开了一些原本要逮捕无影他们的士兵,好不容易要逃走时,碰到了始勇的阻挡。

第17集

  始勇在半路拦阻无影,恰好这时谭佳英的适时的出现,帮无影解除了眼前的危机。谭佳英开口询问始勇为何喜欢艺珍?但始勇没有回答。无影带着受伤的艺珍来到事先崔东为他们打理好的一个具有隐密性的房子,做为他们疗伤的暂时栖身之所。在这里,艺珍受到无影细心的照料。另一方面,世子想抛弃其世子的身分,来到桂参家,希望桂参能同意让他暂时借住在这里一段时日。但是桂参的夫人,担心桂参会杀害世子。这一天,崔东来到艺珍和无影栖身的地方。崔东因为无影的事,心中苦闷只有藉酒浇愁。崔贤进赶来,崔东抱怨大声叱责父亲“她不想象母亲那样,一辈子只是一直在等待中的日子里渡过。那时候,父亲你的心究竟在哪里?”为了确切掌控艺珍父亲的消息和后来事情演变的最新情报,苏宇外出打听。于是让他听到了段爱和崔贤进的密谈。据说当初把尤大监呈上去的奏书暗中掉包,而让尤大监蒙上不白之冤的幕后主使者是始勇。而且,始勇也知道世子想隐瞒自己行踪的事。无影来找始勇谈论…大君故意放出国王遭毒杀和世子有相关连的讯息,企图陷害世子趁此机会引出世子。始勇为了打听世子的下落来到桂参家,他和父亲桂参的谈话,恰巧被躲在一旁的无影听到。知道大君想杀害世子,尤大监收取父亲的贿赂后又遭陷害之事的无影,一时被这些赅人听闻 的事给震住,正打算离开时,被母亲拦阻,拜托他和世子见个面。窦奇和苏宇二人为了无影和艺珍出门买东西。苏宇看到那么多人都只关爱无影,只担心他的事,心里有点吃味也觉得很孤单,于是自己一个人抽离现场,独自在市场里走动,后来听到始勇一行人正在四处打探艺珍的消息时,正想赶紧逃离现场时,苏宇和始勇碰头了。

第18集

  苏宇没料到在街上会碰到始勇,心生恐惧,于是全盘托出无影和艺珍匿身之处。世子和无影偶然间遇到正在追杀他们的人,幸好李修及时出面相救。而佳英也担心他们的安危,出外打听他们的消息。就在这时候,始勇来找艺珍,并提议以皮货和艺珍、载勇的友人作生意买卖。始勇向艺珍解说事情的来龙去阙,试图说服她,说他将会带她去安全的地方。后来内侍府使带领的士兵蜂拥而上。佳英得知很多的士兵往自己的家里方向赶路,急忙赶回家中。艺珍因为得到始勇和佳英的帮忙,得以从众多士兵的包围中脱困。稍晚一步才赶到的李修也帮助佳英一起对抗士兵。无影得知艺珍不见的消息,心中焦急不己并顿感全身虚脱无力。始勇再次向艺珍告白自己的心意,希望她能留在自己的身旁。崔东来找艺珍。艺珍拜托崔东暂时不要告诉无影她藏身的处所。说完之后就走进寺庙里。无影的朋友都搬到“沙乌可窟”。窦奇在那空荡荡的屋子里找到独自一人在流泪的苏宇,后来他告诉苏宇大家都在“沙乌可窟”,于是二人也一起前往和大家会合。崔东把艺珍的事告诉无影。无影陷入一阵沈思。大君设计圈套不但杀害国王,也使世子蒙上不白之冤。这件事传到沙乌可窟”,世子感叹自己处境堪怜。桂参睡不着,打算去找“沙乌可窟”的主人,于是碰到了段爱。

第19集

  桂参碰到段爱,当知道她就是“沙乌可窟”的主人时,非常惊讶。世子经由段爱口中得知宫中发生的事件,他向无影倾诉心事。段爱正式和桂参相见,二人相遇,过去的种种浮现脑海。桂参央求段爱不要告诉无影,她才是生母的事实。同时,也拜托她保护始勇的生命安全。但被段爱拒绝。无影跑去找始勇,质问有关艺珍的事情。崔东决定到清朝帝国,所以和商团一起出发。世子也决定舍弃世子的地位,和商团一起结伴到清朝帝国。内侍府使追赶始勇,并企图离间始勇和大君的关系。但始勇仍然请求大君释放艺珍的父母。佳英为了保护艺珍的安危,赶去找艺珍。无影一行人,到达了村子,村民们喜出望外。大君继承王位。释放艺珍父母,命令艺珍一人留在寺庙里等着婚礼的举行。

第20集

  艺珍来找桂参夫人,告诉她无影的事。而桂参夫人也把那天始勇回家告诉父亲,希望能将艺珍娶进门作媳妇的事告诉她。另外,桂参夫人也想告诉艺珍有关无影的真正身世的秘密。无影拜托窦奇帮他作手推车。窦奇看到世子画的能让商团的人轻松搬运货物的手推车草图后,对世子赞誉有加。有一个刚搬进村子里的人,告诉大家大君即将登基的消息。无影读着艺珍的亲笔信,整个人沈浸在幸福里。艺珍每天依然过着诊疗病人的生活。大君为了训练军队,告诉始勇他需要金钱上的资助。于是,始勇想让父亲桂参享有贸易独占权。当桂参拥有贸易独占权后,他告诉始勇关于无影的真正身世秘密。桂参告诉艺珍,他会让她继续行医。艺珍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决定?问明缘由,于是桂参告诉她关于始勇和无影的事。听完之后,艺珍继续行医,而佳英也和她住在一起。由于和清朝帝国贸易往来的关系,朝鲜的商人们陷入困境。宫中大臣纷纷向大君进言尽速取消贸易独占权。奈何大君听不进去,反而下令判决这些大臣发放边疆。另一方面,始勇四处打探失踪的世子藏身之处。后来终于得知世子和商人们潜藏在村子里,于是命令部下到村里抓人。这些假扮成商人混在村民中的士兵,看到世子和窦奇在一起。此时,窦奇正和世子在争论着手推车的事。二人讨论好之后,窦奇去找村里的打铁店,请老板制作手推车的中心轴。中途,窦奇在客栈里遇见一个叫邱沙穆的人。这个人他现在正在招募会做炮弹的人。他告诉窦奇,他正在全国各地寻找会制作炮弹的人,所以,他想带窦奇一起。

第21集

  无影和李修来到当初窦奇被人逮捕的客栈。在这客栈里流传着全国的制造炸药商家被逮捕的流言。同时也遇到了四处拿着类似世子的手绘像,企图追捕世子的人。后来,这些人被李修给赶走。无影急忙赶回村里,告诉村民们这件事。村民们听了之后,个个都想掩护遭奸人陷害的世子,但也因此被官兵追杀,整个村子骚动四起,无影劝世子和他一起逃跑。窦奇被带到制造炮弹、炸药的工厂,看到那么多的炮弹和炸药,窦奇相当惊讶,他虽然苦苦哀求他们让他回去,但是,当时状况,想要脱身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宫廷里,大君和始勇二人商量着该如何找出藏宝图中暗示的宝物的对策、艺珍的问题和是否该派人追杀世子等事情。他们谈论的这些话被宫女偷听到,她以飞鸽传书的方式向"沙乌可窟"通风报信。段爱根据村子被烧毁和世子将被暗杀之种种怂象,分析世子和无影的安危将受到威胁,心中担心不已。始勇一如往昔每天出现在艺珍诊疗病人的地方,但是,艺珍对他的冷淡态度,也丝亳没有改变。无影为了能见到一向像尊敬父亲般尊敬的窦奇,躲过层层严密的监控,偷偷地潜入炮弹工厂。可是,窦奇为了炸毁这个炮弹贮藏仓库,最后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壮烈成仁。失去窦奇的无影,内心悲痛万分。但仍强忍悲伤,请求世子继承王位。

第22集

  在"沙乌可窟",无影和段爱、崔贤进三人商量着,应该如何做才可以让世子在不流血的情况下顺利继承王位?另一方面,他们也积极准备迎战官军的袭击,并把村民们安置在安全的避难场所。段爱前去拜访桂参,她请求他,一方面也是为了始勇好,希望他能安排让她和大君见面。谭佳英得到"沙乌可窟"女侠的帮忙,顺利的偷袭了始勇请来描绘藏宝地图的人,也救出了代笔书写奏书的老人。无影促使带着假面剧演戏的演员,演了一出以弟弟毒杀位居王位的兄长,并夺取应由外甥继位为题材的戏。始勇知道谭佳英袭击自己手下后,他也赶到"沙乌可窟"打算予以反击,无奈一个也没捉着。市场里,到处走唱卖艺的艺人们正在上演着一出因夺取外甥王位,而被官兵追赶的戏码。刚好艺珍的贴身女仆,看到无影也和这些艺人在一起。她告诉艺珍这件事。流言迅速的市场里漫延开来,也传到宫廷的大君耳中。倪大监向大君报告,“始勇虽然四处打听世子的消息,可是他也四处暗中查访艺珍的事。”大君闻言,相当震怒。始勇好不容易打探到世子隐身之处,急忙赶去时,早已人去楼空。连后来想去找艺珍,也是无功而返。艺珍在舞台戏的台上看到无影也在其中,感到相当诧异。观看戏剧的村民们,在戏剧进行中,纷纷喊出“新国王”“新国王”,走到世子面前,向世子行跪拜礼。

第23集

  大君查出隐居幕后主使走唱卖艺的艺人在市场扮演世子受人冤枉的人是无影时,非常震怒,并一再指责始勇的失职。不过,大君也确认了始勇对自己的忠心不二,所以,命令始勇早日和艺珍完婚,继续担任自己的随身护卫,不得玩忽职守,同时也命令他追杀世子。始勇央求母亲帮他准备和艺珍的婚事,可是,母亲斩丁截铁的拒绝始勇的请求。桂参对彭行首吐露他想组织大船团,创建一个理想的故乡之心愿。恰好这个时候,一些被朝廷放逐的大臣们,在“沙乌可窟”见到了当初代笔书写奏书的老人,也得知了真相。桂参去见内侍府使(专门掌管传令、守卫等的官员)。告诉他们,敌视大君的清朝,打算引发战争、拥护世子即位的消息,鼓吹他们也趁此机会发动战争。桂参派彭行首造访“沙乌可窟”,在那里,无影从彭行首处得知桂参夫人不是亲生母亲的事实。心情复杂万分的走进李修和段爱的房间。另一方面,始勇和艺珍的婚礼准备也很顺利的在进行着。

第24集

  苏宇被始勇教唆,叫无影去到一间客栈,始勇的人将他关在那里。举行婚礼时,艺珍不愿意而独自留在房间,始勇将她推出房门。大君出了宫廷到一间旧房子找段爱,求吹短笛,很快地,段爱把一支有毒的针插入大君的脖子,一个随从发觉情况有异,急速进入房子想杀了段爱,幸好李修救了她,将她带到一个洞穴。然而,始勇发现这个洞穴和李修打了起来,他让他的人将无影带来这里。之后,当李修拟攻击始勇的脖子时,始勇用他的短剑杀了段爱。在始勇和李修打斗时,始勇把自己藏身在谭佳英的背后,李修顾虑到佳英而不敢去攻击始勇。为了杀李修,始勇将他的剑穿过佳英的身体,李修推她而被刺向自己。无影发现李修的尸体,质问为什么这样做?正当始勇想要杀他的弟弟时,佳英无法再忍受这种情形,所以紧抓着始勇,将她的剑插入他的心脏。在皇宫传大君因良心谴责而自杀,无影为李修和段爱举行葬礼,艺珍在始勇坟前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