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是为了阐述上帝创造男女降生到这个世界上,而魔鬼则令他们结成夫妇。

  伴随着现代社会的越加成熟,晚婚现象越来越严重,独身主义者也越来越多。以前过了40岁还没有结婚的人会遭人侧目,现在则已经再平常不过。而随着这一现象的逐渐普遍,日本人少生孩子或者不生孩子,女性不再只能在家相夫教子,而是可以和男人们一起在工作上打拼江山。现今日本社会已经面临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成为了新时代日本人的课题。

  本剧就是讲述独身主义的主人公,最终怎样走向结婚的道路。

  阿部宽扮演的主人公桑野信介是一个广受好评的室内设计师,但工作能力极强的他性格却不太合群。虽然因为英挺的外表和能力很受女性欢迎,但和信介交往有了认识之后,女性们往往会因为她怪僻的性格而离开,这么多次以后,让信介变得认为恋爱、结婚根本没有必要,决定干脆抱独身主义,但实际上信介内心是寂寞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信介身边先后出现了对他产生不小影响的女性,这三个人都是优秀、独立且出众的现代女性,她们都令信介相当心动,究竟最终结局会如何呢,信介会和其中一人结婚吗?还是所有人都各走各路?

分集剧情:
第1集

  桑野信介是一个盛名卓著的室内设计师,他有才华、有地位、有声誉、有金钱、有英挺的外貌,但至今仍然单身,堪称钻石王老五。但其实信介性格孤僻爱好奇特言语乏味,只

  要和他交谈过,女人们就会立刻对他退避三舍。只不过信介拥有自己的房子,加上会做一手好菜,根本没考虑过结婚这种事情,因此也对那些敢于想结交他的女人们不假辞色。

  某天晚上,信介在家听古典音乐,但没多久突然肚子痛了起来,信介本想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忍耐,但终于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恰巧此时古典音乐停止,原本因为“噪音”相当不满的邻居田村满,听到信介的声音,于是把他送去了医院。

  信介被送到了大学时代的朋友中川担任副院长的中川医院就诊,当值的美女医生叫做早坂夏美,让信介很尴尬的是,夏美要求信介把裤子包括内裤一起脱掉让她检查,信介死活不肯同意,更擅自想要离开,夏美只好妥协让信介打针,留院观察一天,信介才勉强同意了。

  但到了第二天,信介就忍受不了要求出院,夏美当然不同意,于是信介居然出口伤人,数落夏美年纪已经不小还不嫁人,夏美丝毫不以为意,耐心地开导心浮气躁的信介,最终信介败给了夏美。

  今天后的晚上信介在一家酒吧遇到了中川,两天闲聊一阵之后信介才发现这天是自己40岁的生日。独自回到家的信介忘了带钥匙,想去找阿满,打算从她的阳台爬过去,却发现阿满昏倒在家里,原来她失恋了借酒浇愁,信介赶紧把阿满送往中川医院。

  看到医疗卡上的资料,夏美得知这天是信介的生日,于是决定帮他买个蛋糕庆祝,此时信介肚子又疼了起来,被搬到检查室的信介拒绝检查,却始终扭不过夏美,被强行扒下了裤子。

第2集

  到医院去复诊的信介,被医生夏美告知有高脂肪症,夏美告诉他平时必须在饮食习惯上多加注意,尤其要少吃含脂肪的食物。没想到信介却表示根本不想在意这些,自己本来就想快点死,所以要过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生活。却遭到夏美的反驳,一针见血地指出信介根本就是一个内心很悲伤的人。

  信介工作上的伙伴泽崎摩耶为了庆祝信介痊愈出院,发起号召大家一起去烤肉,一向喜欢吃肉的理科满口答应,但由于村上英治没能联络到,结果这一活动不得不延期。实际上这天晚上村上正在和阿满约会。

  第二天摩耶又跟信介约去吃烤肉,没想到这天又因为摩耶的关系去不成。信介终于按耐不住,独自跑去烤肉店。此时在漫画茶室的夏美碰倒了阿满,于是两人一起前往拉面店。实际上信介、夏美和阿满已经因为信介三番五次的肚子疼,成了相当谈得来的朋友。

  闲谈间,阿满问夏美是否已经有决定结婚的对方,夏美却表示恋爱里自己实在太远了。回家的路上,两人看到了独自在烤肉店吃得很兴奋的信介。

  信介在施工场地手腕受伤被紧急送往中川医院,于是夏美和摩耶见了面。摩耶对夏美有些好奇也有些在意,于是出声询问信介。当夏美看到摩耶俨然一副信介秘书样子的时候,出声提醒信介,既然身边有这样的人存在,就应该多多注意一下自己的饮食问题,不要让人为他担心。

  回到家的信介躺在沙发上不想自己动手做饭,却又感到肚子大唱空城计,此时英治打电话来邀请信介一起到阿满家里吃饭。跑去阿满家的信介看到阿满和英治气氛融洽的样子,大感自己的存在太过多余。

第3集

  某天晚上,在录影带租凭店的夏美碰倒了信介,一起回家的路上,夏美看到有人在物色新房子,信介于是介绍说这种类型既适合独身人士,如果万一结婚了也很适合两夫妻一起住。没想到夏美立刻翻脸反问信介,这所谓的万一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信介的母亲育代跑来找夏美看病,实际上育代是听圭子问觉得早坂医生如何,专门跑来看看夏美,结果育代对夏美相当满意。

  另一方面,阿满被自己的叔父逼到了绝境,要她缴纳滞纳的物管费,突然要这一大笔钱阿满要到哪里去找。于是只好拜托英治,但英治也没有办法,但没想到此时被英治的女朋友吉川沙织知道了,纱织开始注意英治最近有什么不对经。

  信介和夏美在茶餐厅碰倒了,警觉到这是母亲育代的手段,把夏美搞得莫名其妙。

  此时阿满来电话,和夏美及信介回合,三人决定一起去逛街买东西。看着信介不断试戴各种帽子,夏美忍不住笑戴着一顶奇怪帽子的信介像个老头子,结果信介居然花费了一千五百日元买帽子。

  信介最近因为预算问题,有一个涉及方案始终不能通过,摩耶希望说服信介能改一些地方,但信介却表示要坚持自己的设计哲学不肯答应。

  知道阿满在金钱上遇到困难的信介,拿着一笔现金去给阿满,但却因为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惹怒了原本心存感激的阿满,更气得把钱扔回给信介。但几天后,阿满却接到通知,表示拖欠的物管费已经全部交清,自己不用被赶出公寓了,阿满怀疑这是信介所谓,夏美告诉她,其实信介虽然性格怪异,但并不是什么坏人。阿满则刻薄地说,这种男人估计也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于是两人就在阿满的阳台上肆无忌惮地数落信介。

  虽然信介表面上不肯答应更改设计,但其实却在暗中尝试各种可以更改的可能性,最终信介把预算压低了不少。摩耶说出真相,原来那个客人是为了节省一笔钱给帮母亲买车,知道自己帮人尽了孝道,信介感到很高兴。

第4集

  信介打开门正准备去上班,遇到了带着爱犬小健出来散步的阿满,阿满不解地询问新界连周末也要上班吗,信介赶紧回到家才发现原来这天是星期六。

  第二天,信介的肚子又不太对劲,于是跑去找夏美检查,看到桌子上介绍焰火大会的宣传单,信介情绪一下高涨了起来,让夏美愣住了。

  信介其实是个很少愿意出外走走的人,于是摩耶劝他说就算是为了能更好的工作,也应该多做些户外活动。于是信介跑去观光,没想到在大巴上的座位,恰好在同样也是独自去观光的夏美的旁边,由于两人相当熟络,其他人都以为他们是夫妻。

  观光途中信介根本不管导游新手的讲解,热心地向游客们讲解各种建筑,结果无人理会的导游,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夏美忍不住发怒,希望信介稍微估计一下别人的感受。结果两人吵了起来。其他的游客都劝说夫妻之前不要吵架。夏美忍不住大吼解释两人根本不是夫妻。信介也勃然大怒,表示决定立刻就走,夏美就独自一人继续好了。看着信介离去的背影,夏美忍不住哭了起来。

  几天后信介跑来找夏美,并为旅行中的事情道歉,邀请夏美一起去烟花大会,并表示自己有一个能看到最好景致的秘密地方,希望夏美能一起去。但仍然在生气的夏美一口就回绝了。

  到了烟花大会当天,夏美叫上医院的护士们,和阿满以及英治等人一起去看烟花。可惜由于往年看烟花的地方,被新建的公寓挡住根本看不到。

第5集

  桑野信介有一个很大的毛病,那就是极端的洁癖,他看不得自己的房间有丝毫零乱或者脏东西。信介喜欢在客厅里继续未完的工作,然而一旦发现地上或者桌子上出现脏东西,就完全没办法静下心来工作,一定要把脏东西完全清除才能继续工作。信介也不喜欢别人来自己家,他认为自己的家就是自己的圣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都绝对不能踏足。

  最近信介的公司接了一项新的工程,所有员工都在加班加点工作,信介更是为了赶工经常通宵熬夜加班。

  夏美晚上跑去小满家做客吃饭,路上感觉背后有跟踪的人,害怕得夏美终于鼓起勇气回头看,却发现是拧着菜的信介。回到家信介开始利用买回来的东西做饭,此时夏美打来电话,邀请他到小满家一起吃饭,信介却不肯,于是夏美就说干脆都到信介家来,没想到信介反应很激烈,更表示自己的家对自己来说就如同圣地,绝对不能让任何人亵渎侵犯。

  夏美忍不住和小满一起抱怨信介,更打算找英治一起来开批斗大会,可惜英治此时正为了工作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有闲暇时间。

  某天在公司的时候,信介突然晕了过去,吓了一跳的英治赶紧把他送往医院让夏美诊治。原来信介的病还没有完全康复,加上连续几天熬夜疲劳过度才会病倒,于是夏美命令信介乖乖在医院休养,英治更自作主张退掉了让信介忙得晕头转向的那件生意,勃然大怒的信介于是和英治吵了起来。英治生气地走出去以后两人才发现,刚才信介的态度似乎是炒了英治的鱿鱼。

  信介趁着病房里没人偷偷跑回家继续赶工,夏美发现信介重要的U盘落在了医院,于是跑去给信介,顺便想去信介家给信介看病,没想到信介居然趁她不注意抢走U盘并关门。因为小健的关系,在小满家吃饭的信介听到隔壁的信介昏倒了,结果几人想办法冲了过去,夏美更用计进入了信介的家。

第6集

  小满和夏美现在只要一有时间,就相约去漫画屋看漫画。结果某天两人因为各自对漫画爱好的不同,开始讨论自己理想异性的标准,发现根本南辕北辙。

  另一方面,正在施工现场工作的信介和人气了争执,居然不小心打到跑来抗议的八木的脸,但一向自傲的信介根本不会道歉,于是两个陌生人之间莫名其妙有了些芥蒂。

  摩耶和英治要求信介去向八木道歉,信介却放不下面子,得知八木开有一家铁板烧店,而且认识夏美,于是跑去邀请夏美吃饭。两人在八木的店要了两份铁板烧,本来夏美在做,可是无论什么动作都被信介挑剔,气不过的夏美干脆双手一丢,要求信介来示范。没想到信介做得果然很好吃,此时八木走了过来,信介勉为其难地道了歉,夏美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感到有些不高兴,说了些重话,结果回家的路上两人不欢而散。

  得知信介跑去道过歉的摩耶和英治都很高兴,摩耶更兴奋地表示为公司找到一个大客户,那就是著名画家由纪翔,但前提条件就是信介必须参加一个派对。

  由于聚会多半都是男性,所以英治带上了女朋友沙织,信介也带上了邻居小满,聚会上虽然信介勉为其难称赞了由纪的画,但却对由纪提出的房子内部设计非常不高兴。由纪跑去纠缠小满,得知小满并非信介女朋友的时候,更要求小满把邮箱地址给自己。

  偶然的机会,信介得知由纪现在每天都来纠缠小满,于是决定拒绝为由纪设计室内,大惊失色的摩耶和英治试图说服他却未果。

  摩耶想到或许可以请夏美帮忙。夏美请信介到八木的店吃饭,席间两人搞得很不愉快,信介更表示自己有自己的坚持。

  第二天夏美打电话给摩耶道歉,没想到此时信介突然表示愿意为由纪设计,挂上电话夏美发现自己其实能理解信介的坚持了。

第7集

  时值盛夏,日本许多人都为了经历所谓的苦夏来到医院看病,信介也不例外。但没想到的是,夏美也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还要求信介不要来看病,为自己节省资源。于是信介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夏美的诊疗室。

  来到医院大厅,信介遇到一个古怪的老头,时值酷暑,他却一直嚷着很冷,要求护士把空调温度调高。此时恰巧夏美来到大厅,和老头不期而遇,老头站起来想跟夏美说话,夏美却故意拉住信介表示要帮他看病,结果到了转角处,夏美告诉信介,那个老头是自己的父亲,肯定又是来逼婚的。信介去超市买吃的,却和夏美的父亲不期而遇,他居然抓住信介不放,要求信介帮忙找夏美出来。

  回到家信介只好给夏美打电话,告诉夏美“我想见你”。夏美以为信介要和自己约会,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工作也心不在焉。没想到到了约定的时间,信介是来了,夏美的父亲也来了,夏美为此对两人都很不客气,信介觉得没必要介入两父女的战争,起身走了。夏美则被父亲严令不准离开,父亲想跟夏美谈话,夏美却一直不给好脸色,最后终于不欢而散。

  夏美的父亲又跑去纠缠信介,并把自己打算告诉夏美的事情告诉了信介,同时表示希望信介千万不要泄露出去,自己会亲自跟夏美说。在酒吧的时候夏美和小满看到信介独自一人坐在角落,于是几人同桌,信介告诉夏美实际上他的父亲有一个秘密要告诉她,但无论夏美还是小满怎么问,信介都不肯说。

  回家途中在楼下信介又碰上了在等他的夏美的父亲,夏美的父亲送了一些吃的给信介,于是信介作为回礼,把头天小满送的包子给他,两人就在那里边谈话边吃包子。次日信介食物中毒去医院找夏美诊治,并告诉夏美,自己只吃了一个就这样,夏美的父亲却吃了三个。放心不下的夏美拉着信介一起去找父亲,他果然病倒在酒店。此时两父女才有时间静下心来谈话,原来父亲这次并不是来逼婚,是自己找到新的恋情要结婚了。

第8集

  小满得了阑尾炎要做手术并住院,有四天的时间家里的狗小健没有人照顾,不放心的小满四处托人帮忙照看,可惜很多人的公寓都不能养狗,幸亏最终英治答应帮忙。但英治的女朋友沙织却因此起疑,怀疑英治和小满有不纯洁的关系,无奈之下英治只好把小健托付给了最讨厌狗的老板信介。信介非常讨厌狗,因此对小健也相当不假辞色,不过他却也会每天给小健准备狗粮,并每天带它去散步。虽然不会像小满那样细心体贴地照顾,却也勉强算是合格的饲主。

  信介最近做了一个精致的豪华游轮模型,但由于小健的到来,他却很担心这个模型被小健弄坏。于是就连上班,也在家装了一个监视器,希望可以随时通过电脑看到小健的一举一动,本来信介把小健拴在客厅以为会平安无事,没想到小健居然挣脱了绳子,在客厅里东奔西跑,让信介根本没办法安心工作。

  得知自己心爱的小健居然被寄养在冷血的信介家里,小满担心得不得了,于是夏美安慰她表示可以把小健接到医院来,打电话给信介却遭到了回绝,原来摩耶已经答应帮忙照看了。谁知信介把小健牵出来的时候,摩耶却立刻躲得老远,原来她从小就有恐狗症。于是小健只好继续住在信介家里。

  信介带着小健去散步的时候,和小健一起玩丢球玩得很开心,他们的关系终于逐渐改善,可惜那颗球却掉到了水中。回到家信介破天荒没有给小健吃狗粮,专门给它做了好吃的牛肉。

  信介按照每天的习惯作在沙发上听音乐的时候,小健看到窗帘被风吹得挂到了模型船,立刻跑过去想阻止,模型船却掉到了地上摔坏了,信介回过头看到小健站在模型旁边,认定是小健把模型船搞坏了。勃然大怒的信介立刻让夏美把小健接走了。可惜夏美没能照顾好,小健居然不见了,着急的信介四处寻找,终于在掉球的水塘旁边找到了小健。

第9集

  信介跑去健身房做运动,结果由于跑步机设定太快导致脱水症,信介不得不又跑去夏美那里看病。交谈中得知信介健身只是为了保持健美的体型,且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

  信介的妹夫中川向信介求助,原来中川被妻子也就是信介的妹妹圭子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圭子为此大发雷霆,并认定中川出轨。中川只好找信介来帮忙,那个年轻的女孩长泽由纪更当着圭子的面表示正在和信介交往。公司的时候由纪开车送信介,正巧被沙织看到,沙织以为信介有了女朋友,赶紧当作八卦到处传播,于是一下子信介身边所有的熟人都知道了。

  当天晚上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小满碰到了信介,于是两人一起回家,却看到由纪在楼下面等信介,原来由纪是来约信介星期天出去见面。在漫画屋的时候小满忍不住告诉了夏美,最令两人惊讶的是由纪年纪比小满还小。夏美对此非常在意,尤其是得知实际上信介并不排斥谈恋爱,只是不想结婚而以。

  到了星期天,信介为了见由纪在家煞费苦心地一直挑衣服,两人见面时被偷偷躲在远处的夏美和小满看到了,两人因此大受刺激。小满开始希望找个结婚对象,并要求英治为自己介绍。

  摩耶到夏美那里去看病,两人交谈之后,发现都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了。晚上夏美和信介在租牒屋碰到,有一次无意义的争吵过后,信介决定打电话给一直找自己的由纪,而夏美决定接受父亲的安排去相亲。小满一行人去联谊,却发现英治找来的两个男人都非常糟糕,为此小满相当不高兴。

  次日信介到公司之后,趁空隙时间查询和女性的相处之道,不巧却被摩耶和英治看到。受了刺激的摩耶于是接受某位男性的要求见面,才知道对方实际上是希望说服自己跳槽。

  陪着由纪大玩刺激游戏的信介和由纪交谈之间,才知道由纪已经决定和前男友结婚了。第二天信介去夏美那里看病,夏美才知道原来由纪不是信介的女朋友,而自己居然傻乎乎地为此受刺激去相亲,和小满通电话时,得知此事的小满也觉得自己因为信介受刺激去联谊很傻。

第10集

  信介在工地和包工头两人起了口角,更打了起来,两人关系闹得很僵,对方更因此不肯继续开工。此时的摩耶正在和来挖角的男人谈话,通过电话知道此事之后立刻跑去解决。

  包工头的事情被摩耶漂亮地解决了,同行的助手沙织忍不住感叹没有摩耶信介根本不行,结果摩耶忍不住告诉沙织自己正被挖角的事情。没想到本来答应保密的沙织立刻把此事告诉了男友英治,而英治打电话的时候却正巧又被经过的信介知道了。

  晚上摩耶、夏美和小满来到俱乐部享受只有女人的约会,正当小满兴致勃勃地说信介坏话的时候,信介突然出现在了她身后,更不管几人的想法自己坐了下来。信介想要留住摩耶却由于外界干扰始终没说出口。信介认为摩耶不会离开自己身边,并觉得自己专心做设计而摩耶帮忙解决各种纠纷,两人合作天衣无缝,但信介其实从来没有考虑过摩耶的心情。

  事务所的一位客户正和妻子闹别扭,当天摩耶由于奶奶过世没办法来,英治只好拉着信介要信介来解决,否则这桩生意就要泡汤了,没想到信介几句话就把客户的妻子气得哭起来跑掉了。

  信介的母亲育代跑去找信介却没遇上,恰巧此时小满回家,天上下起雨来,小满只好把育代请到自己家里。交谈之间小满告诉育代,夏美和信介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于是育代把主意打到了小满身上,为了给自己开脱,小满把摩耶供了出来。

  信介打电话告诉摩耶,她可以跳槽,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这反而放摩耶心里很难过。但实际上信介心里也很不好受,甚至到了是不知味的地步。摩耶告诉夏美自己决定接受邀请跳槽,夏美立刻找机会转告了摩耶,并说服他去留住摩耶。

  到了洽谈当天,信介跑去找摩耶,并告诉她希望摩耶留在自己身边,才知道其实摩耶根本没想过要离开,本来就是来拒绝的。

第11集

  摩耶告诉信介最近接的这件业务,客户要求把墙全部换成花纹图案,但信介最讨厌的就是有花的图案,甚至夸张到了看到就会不寒而栗的地步。

  小满近来总是遭到变态的短信骚扰,每天都会有人发短信给小满说这说那,让小满感到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的小满跑去征求夏美的意见,没想到夏美居然想出一个主意,要求作为邻居的信介每天负责晚上接小满回家。

  第二天开始信介似乎有了些改变,他居然答应摩耶帮忙修改把墙纸改成花纹的,不过只能是客厅的其中一面,并且不能告诉别人自己设计过带花纹的房间,欣喜的摩耶和英治满口答应了下来。

  从这天晚上开始,每天信介都会去接小满回家,某天晚上两人在外面和小健一起玩的时候,被当作小偷抓进了警察局,最后搞清楚只不过别人丢掉的东西。

  信介突然说出小满受到骚扰的事情,然而对方漫不经心的态度让信介相当不高兴,说出了一番平时绝对难以想象信介会说的话,让小满对他刮目相看。

  信介妥协的作品图片出现在网上,信介为此勃然大怒,不经大脑地对英治说出了一番很伤人的话。晚上英治居然被人打破头去了医院,原来他找到把图片发到网上的人了,气愤之下想去教训对方,谁知道反而被打了一顿。不过信介和英治却因此和解了。

  小满怀疑的对象又一次出现在她周围,在餐厅的小满害怕地给夏美打电话,正当两人商量着一起去找对方说清楚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信介径直走到对方面前,并要求他不准再骚扰小满。最终因为信介的凶相对方落荒而逃,看到信介大展神威的小满告诉夏美,自己恐怕喜欢上桑野信介了。

第12集

  某天信介在家做寿司,小满牵着自己养的小狗小健来敲门,原来是为了前几天的事情表示感谢。说话的时候信介发现小健对自己手上寿司里的黄瓜很垂涎,于是就问是否喜欢。没想到小满居然借机表白,可惜一直说得牛头不对马嘴,小满说自己喜欢信介,信介则以为她在说小健喜欢吃黄瓜。

  小满把自己告白成功的事情告诉了夏美,夏美才发现自己的心情其实很复杂。没多久信介跑来看病,和夏美聊天,夏美才知道小满误会了。于是夏美把这件事情告诉小满,小满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再次告白的勇气,并拜托夏美帮自己。

  英治等人知道原来小满喜欢信介,于是决定为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恰巧此时小满的爷爷从美国回来,小满要搬走了,于是一群人决定在小满家给她开个送别会,还邀请了信介。

  但其实英治等人并没有打算去,他们想给小满制造机会,正当和信介独处的小满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夏美来了。结果变成夏美和信介两人对话,小满在中间根本完全插不上嘴。当两人又一次吵起来的时候,小满终于爆发了,要求两人不要在别人面前这么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

  信介的妈妈因为儿子上电视过于兴奋导致心跳加速,结果被送进了医院,出院的时候夏美趁着和信介单独在一起向他表白。

  信介通宵为夏美设计房子,才发现非常困难。于是跑去医院找夏美,并表示其实自己喜欢夏美,但两人不能结婚。这让夏美非常失望,虽然信介和夏美没有结婚,但信介却招待夏美去不肯让人踏足的自己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