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回转马车也是一部亲情伦理的爱情剧题材内容与背叛爱情很类似,但是少了爱洒狗血的复仇手段比较偏重於男女爱情故事的描述。这次张瑞希将与新人秀爱在回转马车中饰演一对相依为命的姐妹花。张瑞希也将展现出有别于以往复仇女神的形象展现出温柔小女人的气质。

  张瑞希不只在“背叛爱情”中,备尝辛苦,在韩剧“旋转木马(回转木马)”中,她与秀爱原本是富家女,但在一夜之间,因为父亲经商失败、母亲跳河自杀,两姊妹马上变得一无所有,还得靠着半工半读完成学业。

  乔恩(张瑞希)的高中同班同学李东旭暗恋她,妹妹乔臻(秀爱)对李东旭也迷恋已久,在打工时,张瑞希认识了富家子金南镇,2人并论及婚嫁,没想到金南镇却在当兵时逃兵,让张瑞希对2人的恋情感到不安,决定与金南镇分手,在认识枊秀永后,枊秀永对她的体贴,更是深深打动她。

  在结婚前一晚,受不了打击的金南镇强暴了张瑞希,让张瑞希对金南镇怀恨不己,不料枊秀永的妹妹爱上金南镇,张瑞希怕2人的过去被老公的家人发现,全力隐暪,还是掩盖不了事实,让2个家庭都陷入困境。

  个性随和的秀爱,真心最后打动李东旭而结婚,一心抱着出唱片美梦的李东旭,虽然遇到要为他发行专辑的唱片公司,但唱片公司经纪人也迷恋李东旭的才华,还对他展开热烈追求,秀爱眼见老公不可靠,凭着自己的力量,在服装设计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分集剧情:
  旋转木马是一部亲情伦理的爱情剧题材内容与背叛爱情很类似,但是少了爱洒狗血的复仇手段比较偏重于男女爱情故事的描述。这次张瑞希将与新人秀爱在旋转木马中饰演一对相依为命的姐妹花。张瑞希也将展现出有别于以往复仇女神的形象展现出温柔小女人的气质。

  剧中的一对姐妹花原本是富家女,但在一夜之间,因为父亲经商失败、母亲跳河自杀……

第一集

  恩娇与珍娇是一对姐妹花,出生在一个富裕、幸福的家庭,但随着父亲经商失败,一家人经历了生活的巨变。他们在一天夜里逃奔外地,父亲本来打算带领妻女自杀,但经过母亲的劝阻才平静下来,一家人过起了非常艰辛的日子。父母亲为了养家糊口每日外出做粗活,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挫折,割腕自尽之后获救。

第二集

  在忙碌的日子里,恩娇的父亲不幸受伤,无法出外工作,母亲只好一个人担负起养家的责任,但父亲却开始怀疑母亲的行迹。一天,父亲见到母亲坐着度假村经理的车离开,心情非常沮丧,一个人跑到明子家喝得酩酊大醉,一直睡到第二天才蹒跚离去。又过了一天,父亲到母亲工作的度假村,觉得恩娇的母亲和度假村经理之间的举动过于亲密,不禁醋意大发,对经理大发雷霆。恩娇的母亲心力交瘁,借带两个女儿外出游玩的机会跳海自尽,恩娇和珍娇两姊妹悲痛欲绝。谁知母亲去世不久,父亲便把明子娶进了家门。

第三集

  为了生计,恩娇的父亲决定出海捕鱼。恩娇不能理解父亲的再婚,企图带着妹妹珍娇一同跳海,在珍娇的苦苦哀求下,恩娇终于放弃轻生的念头,决心和妹妹一同面对惨淡的人生。七年之后,恩娇和珍娇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恩娇喜欢读书,学习刻苦,在学校是模范生,而珍娇却成天在课堂上听音乐,经常被老师罚站。成彪是恩娇的同班同学,天生一副好嗓子,经过多年努力,终于成为一个乐队的主唱,乐队首次演出,成彪特意把票送给心仪已久的恩娇,然而恩娇全部心思都在高考上,根本无意观看演出,于是把票送给了珍娇。

第四集

  珍娇被成彪的歌喉深深地吸引了,回家之后满脑子都是成彪的身影。高考终于到来了,珍娇和同父异母的弟弟民九买了吉祥物送给恩娇,恩娇非常感动。成彪虽然放弃参加高考,却也赶来为恩娇鼓劲。考试当天,恩娇的父亲专程赶回来为女儿打气,却由于种种原因直到恩娇要进考场的一刻才赶到,为了叫住女儿,父亲慌不择路,在穿越马路时发生车祸,被送往医院后不治死亡,恩娇得到消息后半信半疑,考试结束后见到妹妹才证实了父亲的死讯,姊妹俩在悲痛中料理了爸爸的后事,而后母明子却一直责怪恩娇无情,接到爸爸的死讯后仍能继续应试。

第五集

  恩娇的高考分数列全校第一,恩娇异常兴奋,但是明子却明确地告诉恩娇她没钱供她读书,并且提出要她赚钱养家。恩娇心意已决,对明子的话不理不睬,独自带着珍娇来到首尔的大学报名,之后还和妹妹一起看望了成彪。成彪对她们俩的招待非常热情,珍娇再度被成彪的魅力折服。当天,姊妹俩很晚才回到家里,到家之后,才发现明子已经带着民九悄悄地弃家而去。姊妹俩慌了手脚。第二天,同村明子的朋友就来家中大闹,说是明子向他们借钱不还。债主们找不到明子,就去银行申请抵押房子,恩娇和珍娇无奈,只得流落街头。

第六集

  恩娇决定放弃大学之梦,并请老师出面帮她寻找工作,成彪知道了,偷偷拿了乐队公演的资金送给恩娇,并安排珍娇到他姐姐家住。乐队成员发现成彪私拿公款,追到老家找成彪算账,警告他永远别再踏入他们的工作室。恩娇对此一无所知,一边埋头学习,一边利用课余时间去餐厅打工,一年半之后,她在餐厅遇到了富家子弟姜宇燮。

第七集

  宇燮被恩娇的美貌深深地吸引,在他的热情感召下,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但是对于宇燮的家世,恩娇一直一无所知。一个偶然的机会,恩娇遇到了成彪的乐队成员,才得知成彪被乐团开除的真相,不觉大吃一惊,连忙去找成彪,告诉他她会还清乐队演出的资金,要求成彪回到乐队继续唱他喜爱的歌。珍娇来首尔看望姐姐和成彪,成彪送给她一个随身听,可是不久就被学校的女学生抢走了。

第八集

  为了赎回随身听,珍娇偷拿了成彪的姐姐成淑的钱,正好被成淑的男朋友金仁哲看到,仁哲一直对珍娇不怀好意,正好借此机会威胁珍娇,让她给自己按摩。珍娇羞愧交加,打电话找姐姐求助,恩娇却忙得顾不上听妹妹倾诉。最后还是成彪帮着珍娇解决了这个问题。恩娇把兼职赚来的钱交给乐队,并告知成彪拿乐队公款给自己交大学学费的事实,希望乐队的人们原谅成彪,允许成彪回去继续唱歌。恩娇觉察出宇燮对自己怀有好感,就对他直言相告,请他不要对她动情,因为她不喜欢没钱的人。谁知宇燮却乐呵呵地对她说,他要变成有钱人来追求她,恩娇不明所以。

第九集

  仁哲对珍娇的美色垂涎三尺,意欲对珍娇施暴,被及时赶来的民九发现,姐弟俩齐心协力,打伤了仁哲,随后逃离了成淑的家。仁哲反咬一口,跟成淑说,珍娇和男朋友合谋偷钱,还把自己打伤了。民九把无处可去的珍娇带回了家,明子吓了一跳。虽然佯装高兴,可一想到以后要和珍娇一起生活,不禁暗暗叫苦。成彪听姐姐说珍娇跟随一个男人逃跑了,觉得不可思议。恩娇和宇燮日益亲密,忽略了妹妹,珍娇给姐姐打来电话,却什么也没说。

第十集

  恩娇无意中知道了宇燮的身世,不禁暗暗吃惊,当宇燮向她表白真情时,她以宇燮隐瞒身世为由拒绝了他,宇燮并不灰心。一天,成彪接到了珍娇的电话,得知了珍娇的下落,他喜不自禁,连忙去找恩娇,却看到了宇燮和恩娇在一起热烈交谈的情景,不觉在心里打翻了五味瓶。在明子的介绍下,珍娇隐瞒年龄开始在啤酒馆上班,并在那里遇到了啤酒馆的常客金社长。民九偶然看到成彪演出,回家告诉了珍娇,珍娇十分激动。

第十一集

  宇燮终于用真情感动了恩娇,恩娇同意接纳他,并和他一同回家,正式拜见长辈。宇燮妈觉得恩娇长得很像自己去世的妹妹,对恩娇颇为投缘。听说恩娇过生日,还特意为恩娇举办了派对。恩娇生日当天,成彪也准备了礼物,可当他激动地赶到宿舍,却见到了恩娇与宇燮亲热的情景。成彪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珍娇在啤酒馆努力工作,还给明子生活费,过得非常充实。金社长经常向明子打听珍娇的事情,明子以为金社长对自己有意,心中又惊又喜。

第十二集

  民九觉得金社长行为诡异,劝妈妈少与他来往,可明子却越来越充满了期待。一天,金社长问明子圣诞节有没有约会,如果有时间,就带珍娇、民九和他共进晚餐。明子万分高兴,珍娇却有些忐忑不安。成彪的演唱事业进展得非常顺利,不仅出了专辑,还举办了第一次公演。但是恩娇只送来了花,本人并没有像他期待的那样出现在剧场。成彪彻底失望了。珍娇和民九一起赶来看公演,正高兴的时候,不想迎面撞上了仁哲,不禁心惊肉跳……

第十三集

  明子终于明白金社长接近她的真正目的是要娶珍娇为妻,不免大吃一惊。她本打算顺水推舟,却觉得于心不忍,于是拒绝了他的请求,并交出了金社长出资赞助她的服装店。恩娇听说宇燮父母要送她和宇燮一起出去留学,因而更加努力学习。明子通过职业介绍所来到宇燮家做家政,几天后邂逅恩娇,双方都很尴尬,宇燮的母亲全女士问二人是否是同乡,明子吞吞吐吐地承认了,而恩娇却什么话也没说。

第十四集

  珍娇从民九那里听说,久未谋面的姐姐恩娇认识了有钱人家的儿子,马上要一起外出留学,不由方寸大乱。第二天,珍娇因为急症被送进了医院,民九慌忙找到成彪演出的地方,报告了珍娇的消息,成彪非常着急。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世,恩娇背着宇燮的家人和明子见了面,她让明子马上辞掉宇燮家的工作。明子无奈地向全女士提出辞职,却遭到了全女士的拒绝,明子只好违逆恩娇的意思,继续留了下来,同时把珍娇的现状告诉了恩娇。恩娇知道后心绪烦乱,因为小事和宇燮大吵一架。

第十五集

  成彪得知珍娇险些被仁哲侵犯后怒不可遏,连夜赶到乡下痛殴仁哲,姐姐成淑不知内情,对弟弟的做法很不理解。回到首尔,成彪找到正在准备和宇燮订婚的恩娇,告诉她自己已经找到珍娇,不想恩娇的反应出奇冷淡,并说她不想见到珍娇,成彪非常惊讶,很为珍娇不平。

第十六集

  恩娇终于来到了珍娇的病榻前,珍娇万分激动,恩娇却因为珍娇住到明子家对妹妹大加斥责,珍娇心里非常难过。成彪见到恩娇对珍娇太过冷漠,觉得很是不忍,和恩娇发生了口角,成彪表示他会对珍娇全权负责,恩娇相当生气,认为成彪只是不负责任地信口开河。珍娇出院之后,成彪果真把她带到家中,对珍娇百般照顾,自己却睡在了工作室。珍娇虽然心又不忍,却也十分喜悦,一天,恩娇邀请珍娇一道去宇燮家拜会,珍娇高兴地答应了,成彪知道后,心中很是愤懑,说话的口气也完全改变了,这让珍娇非常尴尬。

第十七集

  在宇燮家,珍娇发现了在那里工作的明子,不禁大惊失色,但是在姐姐的示意下,珍娇还是强装镇定地在宇燮家吃了晚饭。成彪看到珍娇也和宇燮亲近起来,心里很不舒服,珍娇一回家就大发脾气。珍娇明白丈夫的心意,于是向成彪袒露心迹:除了姐姐,他是自己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成彪十分激动,跑出了家门。不想突然下起大雨,珍娇拿着雨伞追赶成彪,两个人终于拥抱在一起。明子私自试戴全女士的钻石戒指,不想戴上之后却摘不下来,只好戴回家中另想办法。全女士无意中发现自己的钻石戒指不见了,连忙报警,明子被送进了拘留所。

第十八集

  为了解救自己,明子只好告诉宇燮妈,自己是恩娇的继母。这个事实使全女士大受刺激,她立即把事情告诉了宇燮。宇燮找到恩娇,追问始末。恩娇哭着解释了自己和明子之间的恩怨,并且跪求全女士的原谅,全女士虽然理解了恩娇,却因为恩娇的欺骗疏远了对她的感情。绝望的恩娇来到拘留所怒斥明子,说一辈子都不能原谅她。珍娇按照恩娇的指示,准备从成彪家搬出来。

第十九集

  成彪把恩娇和珍娇姊妹俩同时约出来,表明自己要娶珍娇为妻,恩娇十分吃惊,强烈反对二人结婚,并且表示为了和珍娇生活在一起,她愿意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珍娇没有答应姐姐的请求,恩娇一气之下口出决绝之言:如果珍娇和成彪结婚,她以后就不会再认这个妹妹。珍娇虽然十分难过,但还是没有改变对成彪的承诺。

第二十集

  成彪带着珍娇来到乡下,把他们的喜讯告诉了姐姐。成淑虽然也吃了一惊,但还是答应了他们的婚事,但条件是成彪和珍娇要原谅仁哲。就在恩娇、宇燮兴冲冲地准备订婚仪式之际,宇燮家突然来了一些不速之客……与此同时,珍娇和成彪却终于如愿以偿地举行了婚礼。

第二十一集

  恩娇没有到场祝贺,只是远远地观礼,珍娇在婚礼当日没有见到姐姐,心里非常难过。宇燮一家被突然告知,他们已经正式破产,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一家人难以承受,全女士当场昏厥,姜社长也被送进了医院。医生告诉宇燮,姜社长已经没有希望,将会成为植物人。宇燮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决定入伍。恩娇听到宇燮打算入伍的消息,惊讶得流下眼泪。

第二十二集

  珍娇婚后不久就怀孕了,明子劝珍娇为了成彪的事业堕胎,却被成彪拦住,他决心担负起养家的重任。宇燮终日借酒浇愁,还到学校办理了休学的手续,他让恩娇另交男友。入伍的日期终于到了,恩娇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宇燮,心中十分惆怅。

第二十三集

  宇燮入伍之后,恩娇来到一家快餐店打工。一天,全女士在公寓门口和明子邂逅,明子得知宇燮家的状况后非常震惊,连忙回去告诉了珍娇。珍娇非常自责,怪自己一直没跟恩娇联络,成彪看到珍娇反应如此激烈,心里很不高兴,和珍娇吵了一架后就出去喝酒了。珍娇终于找到了恩娇,恩娇还是冷言以对,珍娇非常心酸。成彪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雨来,珍娇拿着雨伞去接成彪,不慎跌倒流产。成彪痛苦不已。

第二十四集

  恩娇到部队看望宇燮,回到首尔之后得知珍娇已经流产的消息,连忙跑去医院看望,但却扑了空。恩娇找到珍娇的住处,却被成彪挡在门外,珍娇听从了成彪的意愿,决定不跟恩娇见面。恩娇非常难过,不久又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宇燮从部队出逃了!

第二十五集

  宇燮回到了首尔,却因为躲避搜查而无法接近恩娇,只能躲在一旁悄悄地看着她。见不到宇燮,只听到他出现在各个地方的传闻,恩娇心急如焚。成彪的乐队来到新的俱乐部演出,遭到醉酒客人的侮辱,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损伤。恰巧赶上成淑被仁哲打伤了眼睛,成彪把满腔的怒火全都发泄在仁哲身上。珍娇眼见成彪失落彷徨,非常心疼。

第二十六集

  宇燮终于联络到恩娇 ,恩娇劝他自首,宇燮没有答应。晚上,宇燮偷偷跑到恩娇打工的快餐店,被部队的特工抓走。宇燮以为是恩娇揭发了自己,内心受到极大伤害。事业上一蹶不振的成彪终日沉醉酒乡,把照顾珍娇的任务托付给明子。珍娇见不到成彪的影子,很是担心。

第二十七集

  被抓起来的宇燮拒绝和来探视的恩娇以及母亲见面。岁月流逝,恩娇大学毕业,在广告公司找到了工作。可是,宇燮还是拒绝恩娇。听从成彪的劝告,在司法考试补习班学习得珍娇认识了一个男生,这个男生喜欢上了珍娇,要和她交往。恩娇被秀衡拿着的食物垃圾弄了一身,二人因此结识。此后,二人又以广告业主和企划人的身份再次相逢,彼此都很惊异。秀衡提出要对环境特别关心的要求。从补习班一直跟着珍娇到家的男生发现成彪以后藏了起来。珍娇给成彪做了好吃的晚饭,可成彪却说很累,想要睡觉。受到伤害的珍娇赌气自己也不吃饭。恩娇在洗头的时候想到了秀衡的话,没有使用洗发水,而是用了香皂。总是想到秀衡,恩娇自己也感到很是烦恼。并且故意去找宇燮的妈妈,一起吃晚饭,想以此安慰自己痛苦的心。

第二十八集

  成彪要出新的专辑,却被要求缴纳广告费用。成彪决定想办法凑出这笔钱,一想到出专辑,心情很是激动。秀衡请恩娇等人聚餐,大家都玩得十分开心,只有秀衡发现恩娇是在人前强颜欢笑。聚餐结束,秀衡送恩娇回家的路上,彼此聊天拉近了距离。

第二十九集

  恩娇打电话跟全女士说,自己去看望宇燮,并已经传话给他说以后再也不要看到他,全女士表示理解。成彪的乐队终于正式与唱片公司签约,大家都满怀希望。恩娇到宇燮家里正好碰上全女士正在跟明子学习做皮肤按摩,非常生气,一时冲动说出了民九偷钱包的事情。明子气急败坏的跑到成彪家里去找民九问罪,乐队的签约庆祝聚会也被搅得不欢而散,民九夺门而出,成彪追出去劝戒民九,说只要他洗手不干,就可以到乐队当助手,民九这才答应去向明子认错。周日,恩娇跟秀衡到处去收集研究资料,回来正好碰到全女士给自己送泡菜来。全女士去看宇燮,宇燮终于肯出来见她了。

第三十集

  全女士去看望宇燮,恳求他与恩娇见面,回来告诉恩娇宇燮答应见她,恩娇十分兴奋。不过恩娇去看宇燮却再次遭到拒绝。回到首尔,恩娇哭着打电话给秀衡,让他请自己喝酒。秀衡非常高兴,甚至连公司的聚餐都推掉,急忙过去找恩娇,并开玩笑一样对恩娇告白了自己的爱意。要考试的珍娇怕自己考不上大学,压力非常大,成彪安慰她不要紧张。父亲的忌日快到了,成彪考虑再三,对珍娇说不如把恩娇也一起叫来参加拜祭,珍娇非常感动。但恩娇却因明子也去拜祭执意不去,与珍娇再次闹翻。

第三十一集

  宇燮终于出狱了。悄悄回到家里的宇燮没有联系恩娇,宇燮妈妈犹豫之后还是告诉了恩娇。因为公事参加了秀衡公司聚餐的恩娇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宇燮家。秀衡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宇燮还是不愿意面对恩娇,恩娇哭着彷徨在街上。替恩娇担心的秀衡来到恩娇的公寓,希望得到安慰的恩娇扑到了秀衡的怀里。成彪的乐队被企划公司欺骗,专辑也没出,还被骗了钱。醉酒归家的成彪看到珍娇给自己准备了新衣服,让他专辑发表会的时候穿,更加感到痛苦。

第三十二集

  燮找到恩娇说对不起,说是为了妈妈才来的。宇燮说自己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恩娇想尽办法要和宇燮恢复良好的关系。成彪不忍心告诉珍娇自己被企划公司欺骗的事情。明子从民九那知道了此事,先告诉了珍娇。毫不知情的珍娇受到了很大伤害,却努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面对成彪。当听说因为房子没有了,以后要分开住的时候,珍娇忍不住哭了起来。恩娇为了以后不再和秀衡见面,就说自己没有方案,不能继续制作广告。和宇燮见面的恩娇努力让自己高兴起来,要一起去看电影,可是宇燮还是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第三十三集

  秀衡把喝醉的恩娇送到了公寓楼下,因为不忍心叫醒熟睡的恩娇,就和恩娇一起在车上睡着了。清晨睡醒的二人一同去吃醒酒汤,秀衡告诉恩娇,不要因为男人的事情而烦恼。可恩娇却总是想到宇燮颓废的样子,非常痛苦。成彪让珍娇早点回家,说有人过来看房子,珍娇却说有事和恩娇见面。珍娇告诉恩娇成彪被骗的事情,拜托恩娇借钱给自己。恩娇感谢珍娇,在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能来找姐姐。宇燮留了一张字条,说是出去散心,就消失了。宇燮妈妈把这个事实告诉了恩娇,恩娇只是冷淡地说以后不要再操心了。

第三十四集

  成彪觉得目前情况不好,想要在酒吧唱歌,可是乐队其他成员并不赞成。成彪生气的说,就算是自己也要出去赚钱。珍娇不知道怎么跟成彪说恩娇借的这笔钱,想来想去,决定说是明子借给他们的。恩娇和秀衡的妹妹秀莲结识,知道秀莲是秀衡的妈妈再婚之后生的孩子,发现秀衡的家庭关系也很复杂。恩娇接到宇燮电话,说自己生病了。当看到宇燮之后,恩娇下定决心再也不和宇燮见面。

第三十五集

  成彪去夜总会面试,得知要穿着闪亮的服装演唱民歌,失去了尝试的勇气。恢复体力的宇燮告诉妈妈,现在自己已经打起精神了。宇燮重整精神去见恩娇,恩娇却为了见秀衡提前下班了。宇燮去找恩娇,告诉他自己从现在开始振作,再也不会让她失望了。并提议明天去学校约会,但是恩娇只是冷冷的说再联络他。回到家,母亲送给宇燮手机,让他常常跟恩娇联络。

第三十六集

  在成彪的追问下,民九坦白了珍娇跟恩娇借钱的事情,成彪感到非常生气。全女士说要请恩娇回家吃饭,宇燮特地到恩娇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去等她,恩娇却要求换约会场所。秀衡回到公司,秘书告诉他有女生来找他,原来是妹妹秀莲。宇燮跟恩娇见面,邀请恩娇到家里跟母亲一起吃完饭,但是恩娇提出分手,宇燮虽然感到非常惊讶,但是也只好暂时同意分手。珍娇跑到继母家去告诉继母成彪知道了真相,不知如何是好,民九则去找成彪,劝他回家。成彪喝得烂醉回到家,看到珍娇,不但不接受道歉,还大发脾气。两人大吵起来。宇燮回到家,告诉母亲他们分手的消息,母亲非常惊讶,但是听到宇燮说不会放弃恩娇,还是觉得有些安慰。恩娇不知不觉就到了秀衡家,正转身想走,却被秀衡发现。看到恩娇来找自己,秀衡非常开心,恩娇说她是来寻找安慰的。秀衡送恩娇回家,并兴高采烈的说,从现在起,他就把恩娇当作自己的爱,自己的女人来看待,恩娇也随之投入了他的怀抱。

第三十七集

  全女士向宇燮提起下周就是他的生日,并说这是他们俩和好的好机会。珍娇在家里等不到跑出去的成彪,把成彪的东西全部收拾好,让民九拿给成彪。成彪则跑到舞厅,要求在那里唱歌,但是经理却说他的乐队一起来才行。见到恩娇,全女士非常高兴,但是恩娇告诉她非常抱歉,自己真的跟宇燮分手。宇燮为了找兼职,到处奔走,终于在一家公司找到了夜班。恩娇到珍娇家吃饭,没想到正碰上继母来访,两人不免又开始争吵,最后珍娇也忍不住,请继母赶快离开。成彪到民九家要拿行李回家,却碰上继母回家,听到继母的叙述,成彪也无语。

第三十八集

  秀衡跟母亲共进晚餐,母亲提起恩娇,秀衡答应时机到了就介绍给她认识。看到恩娇和秀衡缠绵的样子,全女士虽然感到非常惊讶,可是她还是苦苦哀求恩娇不要抛弃宇燮。但是恩娇流着眼泪坦白自己已经爱上了别人,并表示不会期望全女士原谅她。宇燮送酒到夜总会,没想到在夜总会碰到成彪。宇燮看到成彪非常高兴,但因为两人各有工作,没能深入交谈。最后宇燮留下了自己的联络方式,表示想跟成彪夫妇一起找个机会吃饭喝酒。珍娇到明子家去认错,但明子不依不饶。

第三十九集

  为了让珍娇开心,民九把珍娇拉到成彪工作的夜总会。看到成彪在夜总会唱歌的样子,珍娇心疼落泪,不忍再看,跑了出去。成为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的姜社长病逝,宇燮哭着给恩娇打电话告知此事。恩娇想到姜社长生前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慌忙奔向葬礼。可是恩娇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立场,又匆忙停止了脚步。看到成彪在夜总会受到那种待遇,珍娇感到非常伤心,回家之后珍娇突然感到腹痛,自以为是生理痛吃下了止疼药。成彪拿着和夜总会签约的定金来找珍娇,并让她把钱还给恩娇。因为珍娇不同意俩人发生争吵,不欢而散之后剧烈的疼痛使珍娇昏倒在地。恩娇接到珍娇的电话匆忙跑到珍娇家,把晕倒在地的珍娇及时送到了医院。听到医生说珍娇有了身孕,恩娇感到非常惊讶,给成彪打电话大发雷霆。

第四十集

  恩娇去给姜会长吊唁。恩娇见了秀衡的妈妈,没想到她是皮草公司的社长。尹社长问了恩娇喜欢秀衡的理由之后,对恩娇很是满意。恩娇埋怨秀衡没有提前告诉自己秀衡的家庭情况,秀衡说任何背景都和自己无关,但还是就此事向恩娇道了歉。结束了父亲葬礼的宇燮到处寻找恩娇,恩娇却躲着不想和宇燮见面。

第四十一集

  恩娇告诉成彪,自己已经跟宇燮分手,如果成彪和宇燮见面,希望他能记住这个事实。成彪看到彷徨的宇燮,感到很心痛。恩娇告诉家人,自己跟宇燮分手,马上要和别人结婚,家里人都大吃一惊。恩娇告诉明子,结婚日期已经确定,拜托明子作为娘家人帮忙准备婚事。明子的心情很是奇妙。找到珍娇家里的宇燮,听说恩娇即将结婚,却不相信。宇燮和成彪一起喝酒,向成彪袒露,自己这段日子过得如何艰难。拜托成彪帮助自己抓住恩娇,成彪想起自己一起说过,爱情会在瞬间改变,心情复杂。

第四十二集

  尹社长突然来到公司找恩娇,让恩娇很是吃惊。尹社长告诉恩娇,希望能和恩娇建立良好的婆媳关系。肯定恩娇和成彪的关系变好,珍娇很是高兴。恩娇也对民九说,希望以后能够好好相处。民九不敢相信这是现实,让明子掐自己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看到恩娇和秀衡在公寓前面多情的样子,宇燮像疯了一样要求恩娇和自己见面。和宇燮见面的恩娇承认秀衡是自己的结婚对象,而且家里非常有钱。宇燮听了之后非常绝望。

第四十三集

  珍娇怀孕了,成彪照顾得非常周到,生怕珍娇流产。成彪突然恶心,还想吃烧鸡,周围的人笑话成彪是在替珍娇害喜。明子决定以娘家妈的身份和未来的亲家见面。明子在约会场所的宾馆前面不守交通规则,差点被尹社长的车撞了。明子不知道他就是未来的亲家,和司机大声争吵。见了面以后,明子才发现一切。成彪害喜很严重,甚至起不来床,明子嘟囔着自己的命苦,还要照顾女婿。成彪死活也不承认自己是在害喜。恩娇和秀衡的结婚日期定在了一个月之后。秀衡要去明子家,尹社长给明子和珍娇一人一套毛皮衣服。

第四十四集

  明子高兴得嘴都合不上了,民九觉得很是不好意思。成彪看到大家和睦的样子,不禁又想起了宇燮。成彪的乐队马上就要期满了,不准备继续唱歌。可是经纪人却建议他们出一张民歌合集。被恩娇拒绝的宇燮借酒消愁,成彪安慰宇燮,宇燮却想让成彪帮忙挽回恩娇的心。

第四十五集

  因为恩娇的结婚继续彷徨的宇燮让田女士很是伤心。秀衡向恩娇提议在自己知道的一家赋值馆举行婚礼,恩娇明白秀衡的心意,爽快地答应下来。珍娇认真的给恩娇准备着婚纱,恩娇很是感动。婚礼越来越近,恩娇和珍娇明子商量彩礼的事情,决定就在珍娇家接彩礼。宇燮开车拉着恩娇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开着,看到这样的宇燮,恩娇感到恐惧。宇燮做最后的努力要挽回恩娇的心,不行的话就两个人一起死。可是恩娇只是冷言冷语。

第四十六集

  看到恩娇这么晚也没回家,珍娇和成彪开始担心。天亮了才回到家里的恩娇给人奇怪的感觉。婚礼当天的早上,和婚纱一起消失的恩娇直到典礼开始也没有出现。

第四十七集

  宇燮撞到秀莲的车之后被送往医院,但他的意识始终都没有恢复过来。全女士听到秀莲说宇燮可能是故意被车撞到,觉得非常惊讶。婚礼取消之后,尹女士无法理解恩娇的这种行为,并向秀衡发火说恩娇很有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嫁给他。而另一边珍娇也非常担心失踪不见的姐姐。秀衡不断地给恩娇的手机留言说他会一直等到恩娇回来为止,而恩娇也鼓起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回到首尔。秀衡等到半夜终于等到恩娇回来,不但没有问恩娇做出这种行为的原因,反而感谢她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第四十八集

  随后俩人决定就在当晚举行婚礼,听到消息之后,珍娇和家人们一起匆忙赶往婚礼现场。宇燮终于醒过来,以为坐在眼前的秀莲是恩娇,抓住了她的手,不过马上就意识到那是错觉,把头扭了过去。秀莲虽然不太清楚,可心中却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楚。尹女士来医院探望受害者,发现那个人就是姜社长的儿子,一面感到很高兴,另一面又感到很愧疚。恩娇和秀衡去度蜜月,恩娇打电话告诉珍娇打算去刘明子家回礼,明子知道后非常高兴,和民九一起去市场买了很多菜。成彪骗珍娇说从舞厅拿了不少奖金,可以用那笔钱搬到一楼的房子住。恩娇和秀衡度蜜月回来,去柳会长家拜礼,可是尹女士却让他们吃了个闭门羹。秀衡说他早就知道会这样,劝说恩娇马上去娘家回礼。

第四十九集

  一起吃晚餐的宇燮妈妈和尹社长夫妇互相对宇燮和秀莲都很满意。宇燮妈妈因为柳会长的帮助,对宇燮去留学的事情充满了希望。明子把成彪当成下人使唤,却把秀衡当成座上宾,珍娇心里十分难受,就跟明子发脾气。珍娇给成淑打电话,让她装作不知道成彪出民歌磁带的事情。珍娇在路边摊发现了成彪出的磁带,难过得流下了眼泪。

第五十集

  秀衡听秀莲说恩娇拿着花束去看尹社长,就为了恩娇准备了晚餐。秀衡请求尹社长接受恩娇这个儿媳妇,尹社长只是冷淡地说说还不是时候。明子腌了泡菜给恩娇送去,还打扫了卫生,拜托秀衡在自己公司给民九找份工作。

第五十一集

  再次来到秀莲的照片展的宇燮发现了拍摄自己的照片,问秀莲照片是怎么回事。可是秀莲并没想到照片里的人是宇燮。珍娇重新开始改衣服的工作,成彪劝说她要为了孩子着想,可珍娇却说后悔结了婚,怀了孩子。听了这话的成彪气得跑出去喝酒,二人的自尊心都很强,谁也不愿意先服软。

第五十二集

  恩娇和小姑子秀莲一起逛街,被秀莲强拉着回了家。尹社长正在家里和田女士一起吃晚饭,田女士是来感谢留学的事情。尹社长看到恩娇以后非常冷淡,把恩娇撵了出去。秀莲认为尹社长太过分了,柳会长也劝说尹社长。尹社长表面上不接受恩娇,心里却早就后悔了。秀莲送给宇燮钢笔做留学礼物,还开玩笑说,为了见照片里的主人,要到纽约去留学。仁哲告诉成淑,要想在夜总会上班,就要把成彪的乐队带过来。成淑去找成彪,可成彪却说以后再也不会在那种地方唱歌,成淑非常失望。

第五十三集

  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恩娇和珍娇都已是六岁孩子的母亲了。恩娇的儿子书贤英语也好,还喜欢打游戏。珍娇的女儿成珍歌唱得好,也很可爱。成彪的乐队出了第二张专辑,还经常出演收音机节目。珍娇也怀上了第二个孩子。进出中国市场的秀衡就算是出差,也要努力提前完成工作尽早回国,为了心爱的儿子书贤。成淑也成了明星,只要一提甜心朴,无人不知。托成淑的福,仁哲也当上了经纪人。和成淑一起开化妆品店的明子经常拿着账簿,到夜总会想成淑报告经营状况。秀莲结束了美国留学生活回到了韩国。还说自己努力学习摄影,连约会的时间也没有。

第五十四集

  姜宇燮刚从纽约归来就直奔总公司报到。这次公司交给他一项新的工程,对他期望颇高。全秀莲完全不知道姜宇燮的归来,去自己哥哥家拜访,并告诉嫂子成恩娇自己有一个男朋友在纽约,而且承诺要介绍给成恩娇认识。朴成彪和他的沙漠绿洲受到了里程传媒的赏识,准备一起合作出片。同时,在马上就要签约的时候,朴成彪接受了里程传媒崔室长的要求: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柳秀莲一直抱怨姜宇燮回国后不跟她联系,同时姜宇燮答应了柳秀莲在回国晚宴时将他们的恋情公诸于世。全秀衡和成恩娇也期待着柳秀莲男友的出现。

第五十五集

  姜宇燮在柳秀莲的回国晚宴上目睹了成恩娇一家三口甜蜜、和睦的场面,令他十分彷徨。可他并不知道,因为全书贤肚子疼领着孩子离开的全秀衡就是柳秀莲的哥哥。柳秀莲的父母见到自己女儿挎着姜宇燮甚是不得其解,最后,两个年轻人向柳秀莲的父母提出了结婚的请求。刘明子化好妆要去给朴成珍的姑姑送账本,结果朴成淑以庆祝李民九光荣退伍为由招待了母子俩。李民九看着舞池中的男男女女,告诉自己的母亲以后不要再来夜总会送账本了。

第五十六集

  成珍娇告诉朴成彪希望自己怀的孩子是一个男孩儿,同时希望她可以成为购买预售房屋的中签者。同时,朴成彪也信誓旦旦地承诺说如果他和里程传媒合作发片,就可以买一大栋房子给成珍娇。看到以秀莲男友身份出现的宇燮,恩娇大吃一惊。二人在亲家会面的场所始终沉默,假装不认识。秀莲说就算是尹社长不同意,自己也要跟宇燮结婚,还让恩娇站在自己这边。

第五十七集

  秀衡说妈妈也很满意宇燮,迟早会答应二人的婚事。珍娇和女儿一同外出,女儿说想要看看爸爸工作的地方,就来到了成彪的企划公司。成彪正好在接受记者访问,按照室长的指示,假装不认识她们。室长说成彪的结婚事实一定要保密,成彪对此也很难接受。宇燮接到恩娇的电话,要求见面,有事情要说。宇燮感到自己和秀莲的关系不能继续维持,陷入苦恼。秀莲来到宇燮家,管宇燮的妈妈也叫妈妈,还做了晚饭,完全就像是儿媳妇一样。全女士看到二人的样子,感到很欣慰。在练习室作曲到很晚的成彪发现崔柔真悄悄过来,虽然很惊慌,但没有表现出来。成彪感谢崔柔真在很多方面帮了自己的忙,崔柔真提议一起出去喝酒。看到无法回答的成彪,民九觉得很是疑惑。

第五十八集

  恩娇见到宇燮,希望宇燮不要再和秀莲见面,继续孽缘。宇燮决定按照恩娇说的去做,不接秀莲的电话。秀莲已经得到了尹社长的同意,并开始安排两家人的见面。宇燮更加坚定了和秀莲分手的决心,不知实情的田女士和亲家见面,遇到了恩娇,大吃一惊。坐立不安。排到了公寓的一家人聚在一起庆祝,成彪却没有出现,珍娇觉得很奇怪。民九没办法告诉珍娇成彪和室长单独两个人出去喝酒的事情。同一时间,成彪和室长喝着葡萄酒,受到了隐隐的诱惑。珍娇看到成彪坐室长的车回家。

第五十九集

  珍娇虽然吃惊,却假装毫不知情。宇燮告诉恩娇,就是因为秀莲全身心的爱,才有了今天的自己。恩娇却要求宇燮不要再继续欺骗秀莲,早日分手。宇燮告诉秀莲自己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要和秀莲分手,可是秀莲并不相信宇燮的话。宇燮告诉秀莲自己并不爱她。

第六十集

  回到家的秀莲听到父亲同意自己的婚事,却推说很累。成彪告诉珍娇,室长不喜欢外人到练习室来,让珍娇不要去练习室找自己。成淑的公演时间被后辈润子抢走,十分气愤。成淑在公演时间没有出现,仁哲焦急万分。和醉酒的客人争吵的润子因为民九的帮助,避免了灾祸。宇燮辞去了公司的职务。听到消息的秀莲去寻找宇燮,可是宇燮不接电话。宇燮告诉妈妈自己已经和秀莲分手的事实。

第六十一集

  恩娇手机响起,秀衡无意中接了起来,没想到是宇燮打来的,他以为是恩娇接的电话,便说和秀莲分手了,为“我们两个人的过去”使让秀莲受到惩罚而感到心痛,听后秀衡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马上挂断了电话。秀衡陷入了深深的苦闷。全女士责怪宇燮,让他和恩娇两个人装作不知道就会没事了。柳会长以公私事要分开为由拒绝宇燮的辞呈,而宇燮却坚持要辞职。全女士找到恩娇,让她和宇燮装作不知道,恩娇说那样会欺骗所有人,表示拒绝。成彪和崔柔美宴请电视台的人,有些醉意,结果去了柔美的家,无意中睡着了。珍娇整夜等成彪回来,一早到企划公司前面被成彪与柔美一起上班的情景惊呆了。秀莲强忍失恋的苦痛,外面却硬装坚强。

第六十二集

  秀衡打电话约宇燮出来见面。恩娇因为一直没有再怀孕的迹象,便向秀衡提出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珍娇表示非常讨厌崔柔真,坚决不让成彪再出专辑,成彪与珍娇吵了起来。珍娇生气的说以后再这样就不让成彪回家,而成彪继续接受专访,积极排练,为出专辑做准备。秀衡分别约宇燮和恩娇在同一场所见面,秀衡偷偷看着秀衡和恩娇的眼光,让宇燮解释和秀莲分手的原因。宇燮只留下抱歉之类的话,打电话埋怨恩娇为什么非要跟他当面确认。

第六十三集

  秀莲和秀衡喝酒喝得不省人事,看到妹妹因为失恋而受到伤害,秀衡感到非常心痛,同时也感到非常无奈。宇燮告诉母亲自己准备去美国,全女士为儿子的选择感到非常伤心。秀莲再次找到宇燮,恳求他回到自己的身边,遭到拒绝之后,向宇燮提出最后的要求,让他带自己去东海海边。

第六十四集

  到达海边之后,秀莲在宇燮转身回去之后,失去意识无力的晕倒在地。柔真来找珍娇,告诉珍娇不要误会自己和成彪之间的关系,可是珍娇不听她的解释,反而让她立即中止和成彪的合作关系。看到珍娇态度坚决,柔真只好无功而返。宇燮打电话给恩娇,告诉恩娇秀莲在海边晕倒,自己正在开车把秀莲送往首尔的医院,恩娇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告诉秀衡秀莲晕倒的消息。秀莲在医院刚刚醒过来就开始寻找宇燮,秀衡只好给宇燮打电话让他尽快过来。

第六十五集

  看到秀莲抓住宇燮的手不放,宇燮也同样显得很痛苦,秀衡感到非常苦恼。成彪跟珍娇闹翻,说他在出专辑之前不会再回到家里。随后搬到公司为新歌手准备的公寓去住,崔室长安慰成彪不要太沮丧,还带成彪到超市购物。秀莲向恩娇告白,只要宇燮能够回到她身边,她愿意在医院一直躺下去,恩娇虽然也感到很心痛,但也不法找到合适的语言安慰她。珍娇来找恩娇想向她倾诉自己的苦恼,而同样倍感煎熬的恩娇,终于按奈不住内心的伤楚,抱住珍娇失声痛哭。秀衡回想起与恩娇举行婚礼的那一天,陷入沉思之中。秀衡终于鼓起勇气问恩娇当年他们举行婚礼的那天为什么没来参加,可是恩娇始终不肯回答,只说出她和宇燮过去是恋人关系。秀衡虽然觉得很对不起秀莲,但也只好同意秀莲和宇燮是不能在一起的。全女士很难接受宇燮和秀莲分手的事实,想要把宇燮和恩娇过去的那段历史告诉给秀莲父母,宇燮只好哭着向母亲坦白恩娇结婚前一天晚上他绑架恩娇的事情。柳会长亲自出面想挽回秀莲和宇燮的关系,秀莲出院之后也非常积极的靠近宇燮。成彪不顾珍娇的反对,执意要在柔真的公司出专辑。成彪为了制作专辑封面在摄影棚照相的时候,突然接到幼儿园打来的电话,便急急忙忙去把成珍接到摄影棚。在摄影棚柔真答应成珍去百货店给她买礼物,于是在摄影之后带成珍去逛百货店。

第六十六集

  珍娇为了接成珍回家,来到成彪的宿舍,看到成彪他们三人像一家人那样亲亲热热,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恩娇最终没有答应秀衡的请求,不同意秀莲和宇燮在一起。听到恩娇说为了儿子也不能让秀莲和宇燮成为恋人,秀衡陷入更大的苦恼,决定去做亲子鉴定。

第六十七集

  看到珍娇拿出离婚协议书,成彪非常生气,跟珍娇说要在法庭见面。两个人同时回想起他们相知相爱,共同度过的那些苦日子。另一边,柔真向成彪告白自己很喜欢他。珍娇又一次出现流产的症状,被送往医院。醒来之后看到成彪坐立不安的守在自己身边,珍娇感到自己也有不对之处,于是两个人相互反省、相互道歉,终于和好如初。秀莲苦苦哀求,让恩娇允许自己和宇燮的婚事,并向恩娇保证结婚之后永远都不出现在她面前。秀衡拿着儿子的头发,去研究所做亲子鉴定。恩娇终于做出决定,告诉秀衡自己也同意秀莲和宇燮的婚事。秀衡哭着拿出儿子的头发,说自己差点就因为误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