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出描写都会(中年)男女追寻真爱与自由的爱情故事。

  姜曦琇,一个有道德洁癖的女人,原本与经济富裕的丈夫「金东宇」及可爱的儿子「启英」一起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在无意间发现丈夫外遇,因而对自己婚姻的美好开始有了怀疑。

  命运是如此地奇妙,当年因故分手的初恋情人「朴志荣」和曦琇在机场相遇,受伤的心灵顿时间有了温暖的慰藉。 大学时的一场误会,姜曦琇离开最深爱的「朴志荣」,大受打击的志荣选择了与「尹智淑」结婚-这个制造出志荣与曦琇误会的同学兼好友,然而志荣并不知道「曦琇」真正离开他的原因;

  为了曦琇,他瞒着智淑动了结扎手术,智淑为此不能谅解志荣,在结婚十年后,婚姻因此出现了危机,终于两人协议离婚…… 在三人的内心深处埋藏着阴影,尤其是智淑,虽然嫁给了志荣,却知道『丈夫最深爱的不是自己』,在与志荣协议离婚的当下,曦琇的出现,让事情变得很复杂……

  面对孩子的无辜、母亲的期盼以及家庭的压力而痛苦挣扎,曦琇在志荣的陪伴鼓励下,如何寻找真正的爱与自由…… 表面坚强但是内心里充满歉疚的智淑,为了挽回志荣的爱而疯狂,为了挽回婚姻而相互伤害…… 一个是自己的最爱,一个是最爱自己的人;志荣在面对两个女人的当下,他该如何抉择……

  爱情与谎言,婚姻与背叛,当往日情怀的来临,步入中年的都会男女,还能拥有怦然心动的权利吗?

分集剧情:
第1集

  志荣和东宇因为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案子而合作 曦琇是东宇的妻子,也是志荣的初恋情人,他们有一个七岁的儿子,因为和个性不太好的婆婆住在一起而生活不是那么的快乐,而且东宇瞒着曦琇和一个女大学生搞外遇。 智淑是志荣的妻子,没有小孩,在结婚纪念日当天智淑到济州岛找正在出差中的志荣,并对志荣说出想要生小孩的意愿,但志荣对他说自己动了结扎的手术,智淑感到晴天霹雳,并对志荣提出离婚。 智淑把结婚十年来所受的煎熬全部都吐露出来,还是决定要对志荣提出离婚的事。

第2集

  东宇的小情妇娜丽买了一对对戒,东宇感到很困扰但还是很开心的戴上它。曦琇在去机场街东宇前先到了娘家探望妈妈 并说了一堆启英奶奶对启英过渡保护的夸张行为。因为东宇不想让曦琇撞见自己和娜丽在一起的样子,故意打电话骗曦琇说因为没有时间而搭计程车回公司,而在机场大厅志荣无意见发现和自己擦身而过的女人很面熟…….

  曦琇不小心把钱包掉在机场上,志荣看到之后有捡起来,本来想追过去,但曦琇已经离开。看着身分证上曦琇的照片,志荣不由的回想起往事。智淑突然把厨房里锅碗瓢盆都搬出来刷洗,并大声斥责筱荣不会做家事,智淑父看到这种场面感到非常忧心。智淑再次的说要和志荣离婚,但志荣表示下次智淑再说出离婚的事,他就会不考虑马上和她离婚,智淑感到很惊讶,并对志荣说自己很想怀孕,要求志荣去医院解开结扎手术,但志荣不答应。曦贞意外的发现东宇和娜丽在街上打情骂俏的场面,并将这件事告诉曦琇母,但曦琇母因为不希望两个女儿都离婚,叫曦贞不要说出去。志荣到高尔夫球场见曦琇,让曦琇感到非常惊讶…

第3集

  智淑在筱荣的逼问下说出志荣结扎的事情筱荣感到非常惊讶,向哲浩打听之后打电话给志荣要他去医院解开结扎手术,但志荣不理会。曦琇对曦琇母说了见到志荣的事,曦琇母也感到很惊讶,并对曦琇说她变老了,如果不想让东宇有外遇就该做保养了。东宇为了别墅案,要娜丽陪黄专务上床,娜丽非常生气,但在东宇的再三拜托下生气的答应了,而自己则和娜丽的朋友恩英上床,并告诉恩英绝对不可以告诉娜丽…

  曦琇发现东宇手上有戴着自己不知道的戒指,因为太慌张而把戒指丢在地板上,曦琇有些不解东宇奇怪的反应,反而骂曦琇没做好太太的角色。 娜丽难过东宇要他陪客户睡觉的事而借酒浇愁,猛打电话给东宇,却得到冷淡的回应。

  智淑与志荣之间关系降到了冰点,两人争执再起……然而因为淑父的当头棒喝的一番话,点岀当年是智淑先伤害了志荣,才造成今天的结果,隔天早晨智淑一改之前的态度,但是在内心里始终充满了伤痛……

  找到戒指的曦琇发现里面有写娜丽的名字,东宇的外遇似乎有更多迹象

第4集

  找到戒指的曦琇发现里面写着娜丽的名字,外遇似乎有更多迹象。

  曦琇因为这件事找母亲去百货公司买衣服,但因为曦琇母不小心说溜嘴,曦琇感到非常生气,想到东宇公司问个清楚。娜丽也因为东宇要自己陪黄专务上床的事而感到非常气愤,便亲自到公司和他理论......

  曦琇来到东宇办公室门口,听见了东宇和娜丽的争吵声,外遇的传言得到了证实,曦琇忍住伤心匆忙离去,在电梯口巧遇娜丽,两人第一次见到面……娜丽跟踪曦琇到家门口,要求见一面,但曦琇不跟她说任何话就进屋子里去。

  智淑开始变得歇斯底里,要筱荣带她去算命,筱荣知道智淑的痛楚,安慰智淑,两人互吐女人之间的心事…

  东宇想尽方法讨好曦琇,但曦琇不领情,东宇无计可施,求助于母亲,而东宇母要他不要在意曦琇,反而要东宇堂堂正正,当作事情不曾发生过。东宇始终不认错,曦琇终于忍不住摊牌,事后无助的抱着启英痛哭…曦琇难过但回忆起今天在东宇公司前遇见志荣的情景心情很复杂……

  曦琇、东宇同床,但各怀心事……智淑终于向志荣表达「离婚」的决定……

第5集

  智淑和志荣已经协议要离婚,但智淑要求志荣到房间睡觉,志荣猛灌了烈酒后与智淑亲热,并决定两人暂时分居。

  东宇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对待曦琇,但已经心灰意冷的曦琇根本不领情,并对东宇要求用曦琇母的名字登记一栋别墅送她,东宇为难,因而恼羞成怒。

  娜丽病了,无助地求助东宇,东宇却误以为丽娜想威胁他,怒将手机摔坏,并借机换了新号码。曦琇打算和娜丽见面给她一笔钱解决问题,请妹妹代为寻找娜丽的住所,却偶然的看到娜丽被抬进救护车的狼狈模样,开车追赶,在路上想起那天在东宇办公室门外听到的对话,不由得同情起娜丽……曦琇告诉母亲想离婚,但是曦琇母希望曦琇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时间淡忘一切,为了启英原谅东宇......

  志荣到家里拿行李打算要到饭店住,筱荣不停地劝志荣,但志荣却无动于衷的离开了......智淑表示现在放开志荣是为了志荣好,看着志荣拿行李离开家门的那一刻,她痛不欲生。

  曦琇逃避地待在高尔夫练习场从白天到深夜,曦琇不顾婆婆一直打电话给她一直到很晚才回家,并对发牢骚的婆婆表示自己不会离婚,伤心难过的她心里却想着和志荣见面时的情景,志荣也是忆起当年的往事而感伤......

第6集

  娜丽约曦琇见面,把东宇对她做的事告诉曦琇,并问她是否还想和那种人继续生活……而东宇在公司捅岀大娄子,财务上发生危机

  智淑病了,智淑父关心并劝说智淑改变心意,但是智淑却恨志荣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离开家。

  曦琇母带着曦贞去找娜丽,想和娜丽好好谈一谈,而娜丽却坚决地表示以后不会和东宇见面……

  筱荣到志荣公司告知智淑生病了,表面上不理会但内心里很牵挂,而智淑病况稍好,就四处打电话找工作,智淑父希望她别心急并邀她一起去看场电影。

  曦琇对妹妹说,因为母亲的一番话,她不会离婚,但对东宇的种种行径感到厌恶……曦琇决定出门散心,但被东宇母制止,好不容易跑出来边开车边哭泣,刚好被志荣看到,两人到公园散心,志荣替曦琇披上大衣,曦琇说有志荣的味道很好闻,感觉好像回到从前...

  东宇母去找曦琇母,告诉她,如果离婚,不会给曦琇半毛赡养费,曦琇母感到非常难过。

  志荣和曦琇在当年为曦琇庆生的餐厅吃饭,智淑父女也来用餐,无奈已经客满,只好另寻他家餐厅,但在路上却认岀志荣的座车……

第7集

  志荣和曦琇到酒吧饮酒,志荣静静的陪着,曦琇喝了酒,感伤的自问自答,志荣这才发现曦琇的婚姻有了危机。曦琇想着自己的处境而流泪并表示今晚想喝醉......志荣留电话号码给曦琇。

  东宇和东宇母对于曦琇天晚还不回家,感到非常惊慌,东宇开口向母亲要钱,宇母一口咬定是曦琇想讨赡养费......

  智淑告诉筱荣今晚在路上看见志荣载一女子离去,但不知是谁?筱荣期待着志荣和智淑两个人的关系好转,不过对于智淑总怀着放弃的想法,感到非常的惋惜。

  曦琇在沙发上睡到天亮,东宇对于曦琇很晩回家感到愤怒,可是曦琇却说「觉得东宇很肮脏而不予理会」愤怒的东宇终于对曦琇动手......

  东宇母安慰曦琇不过曦琇的反应却很冷漠,曦琇想着娜丽对她说的话,而自觉没办法继续和东宇生活,曦琇跟母亲说要离婚的想法。

  娜丽怀了东宇的孩子,到东宇公司威胁把钱准备好,否则将报复。

  智淑心情平和的拿着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到志荣所住的饭店…刚好曦琇来电,看着志荣尴尬的神情,智淑又变得歇斯底里很想知道那名女子是谁,最后两人签下离婚协议书......

第8集

  娜丽表示已怀孕,要求十亿元,财务出问题的东宇焦头烂额;

  签完离婚协议书后,智淑呆坐在饭店门外的座车上;

  志荣接到电话后,赶去陪曦琇,积压已久的压力,在见到志荣时痛哭一场,并表示不愿回家,志荣只好送曦琇到饭店。

  智淑在饭店门口看到曦琇和志荣,当她知道志荣结扎完全是因为曦琇,几乎崩溃,并在曦琇和志荣面前撕毁离婚协议书。

  东宇母打电话到曦琇娘家,与曦琇妹发生言语冲突,随后到曦琇房间翻箱倒柜寻找曦琇的银行存折。

  曦琇与智淑回忆过往的恩怨,智淑误以为志荣离婚是因为曦琇……要求曦琇不要靠近志荣,也不要离婚,并且坚决表示绝不会和志荣离婚。

  曦琇回到家门口望着熟悉又陌生的家,想掉头离去,却遇见东宇只好一起回家。

  智淑要求一起去旅行,志荣为难,智淑追问是否己和曦琇上床。

  曦琇提出离婚并要求带启英离开,东宇与母亲感到非常惊讶;曦琇试着向启英解释即将离异,但启英的观念已受东宇母亲影响。

第9集

  东宇看到志荣的手机显示曦琇的名字,志荣想阻止东宇接电话却已经来不及,刚好智淑走进办公室,告诉东宇,志荣跟她还有曦琇是大学同学,东宇才恍然大悟。

  志荣知道东宇是曦琇的丈夫,因此决定帮助东宇度过难关。

  东宇母问曦琇为何告诉启英离婚的事,曦琇勇敢反驳东宇母错愕。

  而启英的心中因为东宇母的话,担心跟曦琇生活会沦为乞丐。

  智淑约曦琇见面,要她不要再打电话给志荣,并说两人不会离婚,要曦琇不要打志荣的念头,智淑一再地无理相逼,情急之下曦琇道岀「当年破坏我们的是你」后转身离开。

  娜丽再次到办公室找东宇要钱,厌恶地表示,和东宇在一起只是为了生病的母亲,事到如今,为了尊严会和东宇一辈子周旋到底。

第10集

  智淑因为志荣一直不接电话,情绪激动的坐在饭店房间里等,志荣回来后要智淑留下来过夜,而且过几天就会回家,叫她把钥匙留下来,这几天让他一个人静静。

  东宇努力的想与曦琇恢复关系,曦琇表明如果启英不能让给她,她要求夫妻分家,却被拒绝。

  东宇告诉母亲娜丽怀孕并要求十亿元,要母亲替他出面解决。

  东宇为感谢志荣,邀请志荣夫妻吃晚餐,曦琇在双方夫妻用餐的场合,频频让东宇没面子,甚至在中途先离开,东宇觉得很丢脸,但也察觉到志荣望着曦琇的眼神很不寻常,智淑看到志荣和曦琇用眼神在交谈,感觉非常不是滋味,但也觉得自己越来越凄凉。

  回家路上,东宇逼问曦琇过去与志荣之间的关系,曦琇不予理会。

第11集

  智淑对筱荣说出和曦琇夫妻吃饭还有曦琇打算要离婚的事,筱荣惊慌失措的要智淑当场叫志荣回家。

  东宇母为了帮东宇收拾烂摊子,亲自到娜丽的家找麻烦,但娜丽的态度非常强硬,表示除非拿十亿到她面前下跪求绕,她是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东宇母只好也打了退堂鼓,一改往昔地,反而有些同情娜丽的处境。

  智淑本来要打算诚实的厘清说谎的事,但一直开不了口,但后来说出他们没有小孩是因为志荣动了结扎手术,曦琇感到非常惊讶。

  东宇和志荣约吃晚餐时,说了一些关于娜丽的事,志荣听了心情很低落,并劝东宇和曦琇离婚。

  丽娜接到母亲病危的电话,惊慌失措,匆匆赶去……

  智淑努力想要挽回和志荣的婚姻,但在智淑神经质的逼问下,志荣表示很累答应以后不再和曦琇见面,但要求和智淑离婚,智淑惊慌失措,不停的道歉想要挽回志荣的心。

第12集

  东宇对曦琇说帮他去解决娜丽的事,曦琇感到莫名其妙,也对东宇向志荣说出娜丽的事而感到非常愤怒,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打电话找志荣

  接到电话的志荣不顾智淑拼的劝告执意会见曦琇,智淑近乎疯狂的打电话给东宇,要东宇到饭店来,东宇听到智淑的话感到不可思议,认定志荣与曦琇有外遇,误会于是造成,志荣责怪智淑为什么非要做到这种地步

  东宇一回家便叫醒东宇母,告诉她曦琇外面有男人,东宇对曦琇说自己和她结婚的理由,是因为当时以为曦琇是处女,说曦琇不可以用自己的脚走出去,要被自己赶出去才可以,然后抓住曦琇的手,拖着她把她赶出大门外......

  盛怒的东宇并且对曦琇说,会告诉启英妈妈已经死了,曦琇听了情绪崩溃,苦苦哀求东宇不要这么做,但是东宇充耳不闻,曦琇伤心地默默离开;启英看不到妈妈,又哭又闹的吵着要找曦琇,东宇只好骗启英曦琇去了美国……

第13集

  娜丽告诉东宇她妈妈死了,需要办丧礼的费用,东宇很惊讶!

  为了转移启英想念妈妈的念头,东宇决定带启英到儿童乐园游,中途东宇为了拿钱给娜丽,让启英独自留在车上,没想到才一转眼,启英竟然跑出车外出了车祸,东宇和娜丽简直无法接受启英死亡的事实!

  曦琇母和曦贞到东宇家要回启英,但东宇母表示不能把孩子交给外遇的妈妈,曦琇母最后还下跪求情,但东宇母完全不领情,两人还被赶出门。

  智淑因为志荣没回饭店的事感到非常愤怒,并怀疑他是和曦琇在一起,智淑父要求和志荣见一面,对她述说智淑最近病的很严重像个疯子一样,志荣流着眼泪表示自己一直以来是爱智淑的,智淑父希望志荣在智淑病的更严重之前能尽快回家!

第14集

  曦琇决定亲自去带启英回来,但听到启英过世的事时,难过的无法言喻,东宇和娜丽则是不停的道歉....

  智淑为了迎接志荣回家,准备了很多志荣爱吃的食物,但看到志荣没有搬行李回来,感到非常失望并责怪志荣为什么样这样,但志荣表示一定会回来,智淑对他感到失望,便独自出门,智淑在酒店喝醉,一个人在街上彷徨无U,竟然借着酒意和一个陌生男人上饭店,但她还是没办法背叛志荣…

  娜丽受到打击流产,恢复精神后,马上找曦琇说明一切经过,但曦琇要娜丽立刻离开。

  志荣为了见曦琇在姜家门前遇见曦贞,志荣问曦贞最近曦琇住在哪里,曦贞则问志荣对曦琇抱着什么样的感情,并说启英发生交通意外的死讯,志荣非常惊讶又难过……

第15集

  志荣问曦贞最近曦琇住在哪里,曦贞则问志荣对曦琇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并说出启英发生交通意外死掉的事情,和曦琇被赤脚赶出家门的事,志荣非常惊讶又难过。

  志荣回到饭店,发现智淑在房间等他,智淑对他说自己去找男人,志荣很错愕,志荣想抱他并安慰他,智淑要志荣不要碰很脏的自己。

  带着丧子之痛,东宇让曦琇去济州岛疗伤;东宇担心曦琇,打电话拜托志荣过去陪她,志荣允诺前往,看到曦琇痛苦的样子自己也感同身受,经过这些日子来风雨,志荣对曦琇表示要回到智淑身边,希望自己不是带给她伤痛的那个人,智淑用打破镜子的碎片伤害自己,猛然发现再继续这样下去自己会死掉,所以决定去济州岛找志荣提出离婚的决定。

第16集

  智淑看到志荣竟然和曦琇在同一个房里,一气之下打了曦琇耳光,但听到曦琇的儿子过死,感到非常惊讶和愧疚,智淑想了一整晚,终于提出了离婚的要求…

  志荣表示要回到智淑身边,但智淑却表示为了活下去,决定要抛弃对志荣的爱

  智淑在回首尔之前见了曦琇,表示这十年的岁月算是为曦琇赎罪,并安慰曦琇失去孩子的痛苦,希望曦琇以志荣为理由而活下去,但曦琇表示不想和志荣或任何人见面

  智淑对父亲和筱荣表示,自己真的下定决心和志荣离婚,

  曦琇也向东宇表示,失去了启英再也无法与他共同生活。

  娜丽吞药自杀,被想要送钱给娜丽的东宇发现,捡回一条命

  娜丽频频对东宇道歉,并且把钱还给东宇。

  智淑发现客厅里有志荣的行李而吓一跳…

第17集

  智淑向志荣表示,已经想通这一切,坚持离婚,并表示自己想到法国留学。

  一年后,曦琇藉由东宇的帮忙,在窗帘事业闯出一番好成绩,虽感激东宇,但内心挣扎着,是否该重新接受东宇…

  智淑上午在疗养院做公益活动,下午到补习班上课,花了一年的时间考上了巴黎的学校,智淑要求志荣一起去巴黎,志荣爽快的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