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婆媳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女性婚姻上的重要话题,随着时代的进步变迁,教育的普及,新女性主义意识逐渐抬头,这种对立的关系更是明显;本片即是以一对在不同环境下长大的双胞胎姊(李泰兰)妹(金芝荷),姊姊是以追求工作事业与名利为重的女强人,并一直认为丈夫是自己爱情的全部;而妹妹则是希望将来能嫁一个好丈夫,做一个好媳妇、好太太,能集全家宠爱在一身的平凡女子,2姊妹不同的生活理念与价值观,诠释着时代女性对于事业与成功、爱情与婚姻的价值真义,探讨今日新女性主义的角色转变,以及身为家庭一份子的女性角色的新定位。

分集剧情:
第1集

  在乡村小站当铁路局站务员的敬茱,自小就因父母离婚,跟着贫困的父亲一起生活,相依为命,挛生姐姐喜茱则跟着母亲福心居住。有一天,敬茱骑自行车替爸爸到医院拿药回家的途中,和正在打手机电话的东熙相撞,东熙虽礼貌性的道歉,但敬茱反而大呼小叫地数落东熙。尽管如此,东熙还是好心的把敬茱掉下来的药送回医院。在朋友的婚礼上东熙再次和敬茱见面,对敬茱产生了好感...。另一方面,这一天在东熙的家里,母亲茉淑要求老大东国,妻亡后至今仍和岳母一起居住的东国,要他早日离开岳母再婚。

  敬茱的妈妈福心现在已是一家小有名气的酒厂女老板。虽然与女儿喜茱像朋友一样相处生活,但内心深处,仍时常挂念着前夫和女儿。有一天福心收到了一封信,是前夫于死前请她继续照顾敬茱的信函内容...

第2集

  看着敬茱贫困的生活,福心不忍,但敬茱仍拒绝与妈妈一起生活。敬茱和喜茱虽是孪生姊妹,但因长久的分开和心里的芥蒂,互相之间仍有误会存在。

  喜茱在公司升为科长,为了拓展网站业务,请仁泰收集相关商品资料。仁泰的企划案,获得喜茱的注意,而仁泰在表面常使人误以为他是富家子弟,其实他是贫困人家,和潦倒落魄的父亲锺弼住在一起。

  敬茱得到去汉城的转调令感到不舍,朋友美京把敬茱介绍给在汉城的表姐美子关照,敬茱知道美子有同居男人的事实后,马上离开了她家...

第3集

  离开美子家以后,敬茱无处可去,流浪街头。不幸皮包又被人偷去。福心从前夫的朋友得知敬茱来到汉城的消息,心里很难过。福心找到敬茱寄宿的美京家,通过美京了解了一切...。而同时住在旅社,正在找寻租屋的敬茱,由美京处知道,她母亲因为她的失踪,而紧张万分,于是决定回到妈妈家。福心对于敬茱能回到自已身边,感到特别高兴。

  仁泰以喜茱的名义,制作出内容充实的网上购物企划案,使得喜茱感到非常高兴,但表面上仍对仁泰说,越权行为的不当。仁泰和喜茱之间发生了微妙的感情。

  东熙抗拒嫂子替她安排的相亲,而感到结婚压力。敬茱被调入东熙上班的车站里。上班的第一天,在敬茱和东熙面前,发生了有人掉入铁轨的紧急事故...

第4集

  敬茱平安地解决了这次事故,但东熙对敬茱危险的救援行为,表面上虽大发雷霆,不过私下仍被敬茱渐渐地吸引,东熙找到敬茱家里来道歉,对她家豪华的住宅倍感压力。敬茱因和自己全然不同的喜茱经常冲突而难过,喜茱也因敬茱破坏了自己的生活规律感到不平。为了感谢对企划案的回报,喜茱请仁泰吃晚饭,仁泰趁着这个绝好的机会,亲吻喝了酒的喜茱...。

  东熙对自己的家人谎称说已经有了女朋友,然后故意以数据问题为借口,骗敬茱来到自己家里,到了家门口,才告诉敬茱事情真相。敬茱对东熙大发其火..

第5集

  敬茱糊里胡涂的进了东熙的家,和东熙的家人一起吃晚饭,在尴尬的气氛中,东熙坐立不安。翰峰说敬茱很像死去的大儿媳妇,心里很满意...。

  仁泰对喜茱说,因为自己爱她,所以昨天情不自禁亲了她。喜茱则希望给双方一点时间,互相多了解后再说。

  锺弼偷吃村里富人家狗的事情败露,仁泰为早日摆脱贫困,对喜茱紧追不舍。仁泰使出心机,偷偷的将喜茱的车胎放气,然后用自己的车把喜珠送回家。福心第一次见到仁泰后,对人品好,家境也不错的仁泰有了好感...。

第6集

  喜茱和福心在家里化着浓妆,随着音乐兴奋地跳舞。被吵醒的敬茱不高兴,但喜茱和福心却认为假日应该放松一下,敬茱感到格格不入,争辩中,敬茱提起了父亲,气氛顿时变得冷清,福心想改换气氛,可是两人之间却很难调和,双方间的鸿沟壁垒分明。

  仁泰等不及先打电话给喜茱,邀请她和福心一起到郊野游湖。仁泰对命运中的这两个重要女人,照顾的无微不至,看着仁泰的样子,福心满心欢喜,喜茱也逐渐的感到好感。

  东熙陪着敬茱一起去给她父亲扫墓,东熙因醉酒,而无法回汉城。接到敬茱不能回家的电话,福心本来就不高兴,再听说敬茱给父亲扫墓的事后,福心就更加生气。

第7集

  东熙因醉酒而与敬茱一起在美琼的家借宿。茉淑认为在复杂的家庭成长的敬茱, 背景比较复杂,于是对她不太满意,并对外宿的东熙亦责难有加。对敬茱的扫墓,福心感到伤心,在家喝醉酒睡着了。敬茱回家后,看到酒气熏天,疲惫地睡着的福心,心理很是不舍,于是将妈妈吐了秽物的睡衣洗干净,第二天早上,还特地煮了解酒汤。但因为屋子里飘满着汤里的鱼腥味,反被福心责怪...。

  福心到喜茱的公司想和她一起吃午饭,因喜茱外出,便请仁泰一起共进午餐。并细心地打量仁泰,开始喜欢仁泰的为人。

  仁泰陪爸爸锺弼去百货商店买西服,突然遇见喜茱而紧张万分,仁泰看着跑过来的叫他的喜茱,害怕喜茱撞见去洗手间的锺弼出现,而非常紧张。

第8集

  仁泰因害怕锺弼和喜茱碰面,而紧张万分。仁泰带着喜茱急匆匆的走出百货店。而独自留下从洗手间出来,慌张的锺弼。

  美琼因家禽得了传染病陷入生活困境,敬茱想替父亲偿还剩下的债务,但担心自身的偿还能力,心烦意乱。这时东熙向敬珠求婚,敬茱说需要时间考虑,及有些事情要处理。敬茱将自己的情况讲给东熙知道,东熙了解敬珠的境况以后,感到2人的心更近了。

  福心因有急事要回公司,仁泰亲自驾车与喜茱一起送她回去。福心对家境好,懂礼貌的仁泰很满意,所以请她一起吃晚饭,喜茱虽不讨厌仁泰,但俩人关系发展过快,总觉得有些不妥。

  翰峰向敬茱提出婚事。敬珠却说和东熙只是同事关系,那一天的拜访原是一场误会。翰峰于是追问东熙,使东熙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

第9集

  翰峰对茉淑说敬茱和东熙好像分手了。茉淑抓住东熙问个究竟,看着儿子无精打采的样子,心痛不已。东熙质问敬茱为何对爸爸翰峰说那种话。而敬茱则对东熙冲动的行为表示不满。

  仁泰对爸爸锺弼讲了有关喜茱的事情,并请求他帮忙。得知儿子的女友家庭富有,锺弼高兴地请翰峰和东国的岳母吃饭,心里充满希望。

  不知道东熙和敬茱之间闹矛盾的东子,找到敬茱,请她借钱镜给未来的小姑做生意用。东子回家后得意洋洋地说钱的问题解决了。被正在气头上地茉淑臭骂一顿。了解真相后的东子,赶紧找到敬茱,说希望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出尽了洋相。

第10集

  因车站内发生的事故,而接受警察调查,东熙和敬茱2家都闹翻了天。在咖啡店相遇的福心和茉淑,因心里别扭,相互之间不欢而散。

  被仁泰打了一巴掌的喜茱,气得快要疯了。激烈的争吵后,喜茱怒言绝交。但被仁泰刺中自己本来面目的话语,一句句在耳边回响,挥之不去。仁泰以为与喜茱的关系彻底结束而垂头丧气。

  事情顺利解决后,敬珠安慰着东熙,决心与他结婚。福心知道敬茱竟然不和自己商议,就要自己偿还父亲的债务,心里本来就不悦,再听敬茱说要与东熙结婚,更为生气。

  喜茱和仁泰又见面了...仁泰的甜言蜜语,使得熙茱情不自禁地投进了仁泰的怀抱,仁泰暗自庆幸,更紧紧地搂住喜茱。

第11集

  福心和敬茱,因为和东熙的婚事,试图想互相说服对方,但彼此的意见更为分歧。喜茱和仁泰,回家向福心表示要结婚的意向。福心本来就对仁泰有好感,听到他向喜茱求婚的消息之后,心里非常高兴。

  敬茱一想到,仁泰以险恶的表情和污言秽语打电话的情景,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并要喜茱慎重考虑后再做决定。

  托仁泰网上购物企划案的成功,喜茱的部门绩效被公司内部评为第一。庆功宴后,仁泰送给喜茱结婚戒指,还安排让她跟锺弼通电话。仁泰和锺弼父子2个人预谋,连手设计结婚计划步骤。

  为了反对和东熙的婚事,福心处心积虑的瞒着敬茱安排相亲。有所不知的敬茱,还邀请了东熙一起去吃饭…

第12集

  福心和茉淑,一个说不接受自己的女婿,另一个也不愿认自己的媳妇。东熙和敬茱买了蛋糕,来见东熙父母。但在气头上的茉淑根本不愿见敬茱,而福心也急得胃溃疡。

  仁泰教锺弼学吃西餐等礼仪,为安排锺弼与福心一起吃饭做准备。仁泰的旧欢艾莉知道此事后,找上仁泰的家里大闹一场。

  听到福心病倒,仁泰和东熙都去探望她,福心当着仁泰的面,责怪东熙。而东熙更是表明,即使没有父母的允许,两人也要结婚,气得福心打了东熙一个耳光。

第13集

  福心到餐厅不由分说,将敬茱拉了出来。看到儿子遭人打耳光,茉淑怒气攻心,晕倒在地。东振指责心烦意乱的哥哥愚笨...。

  茉淑对青山酒厂推销员,谎称自己喝了这种酒,差点死掉,并劝阻其它商店接受该酒厂的产品。

  福心对敬茱说,如果坚持要和一无是处的东熙结婚,不如就搬出去算了。福心家的佣人阿姨见到仁泰,当场就向他勒索1千万元,作为替他隐瞒真相的封嘴费,恼怒之下,仁泰找到艾莉,安排流氓打手。出来时,在路上艾莉拥抱仁泰,恰巧被敬茱看到。

  仁泰为达到结婚的目的,向喜茱及家人展开积极攻势,先把锺弼安顿到酒店后,着手安排锺弼与福心,喜茱见面。但是见面的那一天,锺弼却因为吃鱼,被紧急送到医院急诊室...。

第14集

  福心得到有人喝了青山酒厂的酒而腹痛的报告。,亲自出马向受害者郑重道歉。后得知受害人是茉淑,气得头大。福心对翰峰断然地说,两家根本不相配,不可能结婚。

  勒索仁泰的佣人的丈夫,在阴暗的巷子里,被仁泰和打手打的痛打。

  敬茱帮喜茱准备订婚仪式,青山酒场的协理来找东熙,交给他装着钱的信封。希望东熙辞掉车站的工作,远离敬茱...。

  东熙虽到福心的家里争论,但被赶了出来,敬茱伤心欲绝...。

第15集

  喜茱把东熙侮辱一番后,拿出钱来打发东熙。自尊心受辱的东熙接到钱后,向她喊道会和敬茱分手的。东熙回家后,看到自己母亲熟睡的样子,内心既愧疚,又怜惜,留下了泪水...并决心要和敬茱分手。

  在哥哥房间收拾要洗的衣物时,东振发现了东熙夹克里面的钱。眼红的东振拿了两张支票后,急忙的逃离家门。

  东熙向敬茱提出分手,并打电话给福心,告诉她已按她的意思和敬茱分手了,但不会接受她的钱,要退还给她。

  喜茱边给福心看结婚戒指,边告诉她仁泰愿意做入赘女婿,一起服伺福心。福心听了很高兴,对会讨人喜欢的仁泰更是中意。

  仁泰选定结婚日期,但仍偷偷的与艾莉幽会。并甜言蜜语的对艾莉说,自己虽然和喜茱结婚,但真正爱的人是艾莉,还拿出项链送给她做礼物,并要求和她一起生活,艾莉深受感动。

  福心和喜茱幸福地挑选婚纱时,仁泰和艾莉也正忙着在喜茱家附近建自己的爱巢。

第16集

  忠弼因翰峰出现在仁泰的结婚喜宴上而苦恼。回想在结婚宴席上翰峰与福心吵嘴的情形,及听说翰峰三儿子交往的女友家族,也是经营名牌造酒公司时,忠弼突然想到翰峰的准儿媳,可能就是喜茱的孪生妹妹,而更加不安。忠弼面临可能被翰峰拆穿自己和仁泰真面目的危机,坐立不安。这时仁泰刚好打电话回来,忠弼急忙的要仁泰务必尽量反对这桩婚事。

  东熙和敬茱互相道歉,敬茱知道因福心和喜茱的行为,伤害到的东熙自尊心,同意和他分手。

  翰峰告诉太太说,已经把钱还给人家了,而那家的准女婿好像似曾相识。仍在生气的茉淑要东熙早点忘掉敬茱。而爸爸翰峰则鼓励继续加油,要东熙不要为了一点自尊而放弃敬茱。

  福心在公司晕倒了,喜茱和仁泰听到消息后急忙赶了回来,敬茱因对母亲的歉意心情沉重。主治医生认出了福心。他是她们以前的邻居,孪生姐妹童年的好朋友永才。福心对记得很多有关敬珠事情的永才,关心注意。

第17集

  想到敬茱和永才像情人一样走出医院的情景,东熙感到心酸。福心知道永才和敬茱约会,满怀希望地让喜茱去试探一下永才。

  喜茱听信了仁泰的挑拨,认为和敬茱一起生活,的确会引起不便,而开始找敬茱的麻烦。敬茱则好心劝她说,要注意仁泰的可疑行为。

  福心希望仁泰到自己的公司帮忙,仁泰看着事情发展顺利,暗自高兴,但表面上则显出为难的样子,让福心给他一点时间考虑。福心很欣赏仁泰慎重的态度,更加信任他了。

  仁泰到忠弼家里,要忠弼假装在夏威夷打电话问候福心。在外面偷听到对话的东国岳母,把这件事告诉了明兰和东国...。

第18集

  东熙因和敬茱分手而伤心,并开始注意常出现在敬茱身旁的永才。

  永才请福心帮他安排与敬珠相亲。福心虽然很高兴,但也跟他说明东熙的事情,希望他能给敬茱一段时间。

  看到来找敬珠的永才后,同事劝东熙不要做出后悔的事情,和敬茱好好相处。东熙看着满面欢笑的那两个人,心里难过。

  永才邀请福心家人参加归国朋友的演奏会。在演奏会上,东振看到了永才与敬茱,并知道永才是出身良好家世的医生,两人并有意要结婚,心情难过。

  假装在夏威夷打电话的忠弼,被东国的岳母发现,忠弼不高兴的掩饰着。但东国与岳母及明兰都知道,这是一个婚姻的骗局。

第19集

  东熙找敬茱说希望重新开始,但被敬茱冷漠以对而伤心。看着东振扶着喝醉酒的东熙回家的情景,茉淑伤心欲绝,说要去找福心一家人算账,这使得东熙心里更加难过。

  接到艾莉电话,仁泰急忙赶到艾莉的住处。面对空荡荡的住处,仁泰因不知道艾莉会做出什么事情而感到紧张。

  永才对敬茱提出求婚,但仍感觉到她对东熙还是念念不忘。永才受邀将到圣地亚哥医院的工作两年,于是找到福心,向她请求说想和敬茱结婚后再去美国。看到儿子正在痛苦万分,并听说敬茱要和医师结婚的消息,气得茉淑打电话给福心威胁说,要在永才的医院公开敬茱和东熙的关系。

第20集

  东熙和敬茱一起去旅游。茉淑打电话给东熙说东子不见了,让他马上回来找东子。但东熙因为已和朋友约好而拒绝。

  敬茱家里也闹翻了天,永才给医院急诊科打了电话还报了警。福心怀疑敬茱和东熙在一起,便给东熙家里打电话,一听到东熙也去旅游,顿时觉得怒气上升。茉淑还故意刺激福心说,自己的儿子现在是野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福心气得病倒了。忠弼听到杂货店的儿子和敬茱私奔的消息后,马上打电话告诉仁泰。仁泰因此感到不安...。

  仁泰接到毫无音讯的艾莉打来的电话,知道艾莉已移民国外,心感万幸。敬茱对永才谎说因为朋友突然受伤,无法脱身,所以还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可是永才说已经知道了他和东熙在一起,并告诉她,她母亲因此而病倒了,希望她能尽快和家里联系,敬茱心情好沉重。

第21集

  对喜茱而言,艾莉是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听艾莉侃侃而谈她老公仁泰的过去,她仍坚决不敢相信仁泰会为钱骗婚,但心里已经开始起疑。

  喜茱为了试探,以问候为由向仁泰要公公忠弼的夏威夷电话,仁泰一方面拖延,一方面要父亲赶紧想办法,忠弼觉得喜茱已有所怀疑。

  敬茱发烧,永才不眠不休照顾一整夜,喜茱劝她应接受永才,敬茱心里却仍对东熙念念不忘。

  东熙在捷运站发现扒手偷皮夹,想来个人赃俱获,不料扒手已将皮夹调包,害他被上司K一顿,心情郁卒喝酒解闷时,又遇扒手挑衅,双方大打出手。

第22集

  喜茱暗示自己怀孕,仁泰却不想这么快有小孩,母亲福心也不想这么早当外婆,让喜茱考虑拿掉孩子。

  东熙被抓到警察局审问,由于对方不愿和解,东熙有可能坐牢,敬茱拜托母亲不成,只好放下自尊请永才帮忙处里东熙的事。

  仁泰搜购饭店的提议,在福心的力挺下完成签约,在工作领域上越来越有一片天地之际,突然收到艾莉寄来的包裹信函,惊觉喜茱已经知道他过去的一切,担心谎言被拆穿的仁泰,竟不惜以自身的安危制造意外事故。

第23集

  喜茱获悉仁泰出车祸赶到医院,看了仁泰事先准备的鲜花,及充满甜言蜜语的卡片后,深受感动,责怪自己太多心,让仁泰大为安心。

  永才因医院事情繁忙,请福心出面帮东熙,福心要敬茱与东熙分手作为交换条件,敬茱无奈答应。

  平安获释的东熙感谢敬茱的帮忙,敬茱为履行承诺,告诉东熙要结束两人关系,并决定嫁给永才,东熙心情沉痛。

  仁泰因假车祸事件转祸为福,更得喜茱与福心的信任,不料前帮佣的老公寄来忠弼的生活照,让喜茱再度对仁泰起疑。

第24集

  喜茱因流产受到严重的打击,此时仁泰却忙于饭店的事业,并命属下秘密进行将青山酒厂及饭店事业偷偷转到他名下。

  翰峰为了筹东熙的和解金,瞒着家人以杂货店作抵押向忠弼借钱,老大东国虽怀疑钱的来源,却不敢多问。

  永才为了敬茱放弃调职美国的机会,敬茱也答应认真考虑两人的事,永才的阿姨美兰更是帮忙安排约会、大力撮合。

  帮佣老公又寄忠弼的生活照给喜茱,并说其实她公公一直住在汉城,半信半疑的喜茱循着地址找来,中弼大为吃惊。

第25集

  喜茱找到了她公公姜忠弼的住处,此时仁泰正好来电告知已找妥公寓,请忠弼赶快搬家,代接电话的喜茱终于确认仁泰父子串通骗婚的事实。

  翰峰巧遇身心受创,身体不适的喜茱,并将她带回家休息,东熙惊见喜茱,金家人因此知道她就是敬茱的姊姊,忠弼儿子骗婚的媳妇,尴尬的喜茱请东熙勿将此事告诉敬茱。

  喜茱拿出忠弼的家居照片与仁泰摊牌,仁泰试图挽回,极力辩称因为爱她才说谎,无奈喜茱不听解释,更不原谅,不甘心的仁泰决定揪出拍照片的人。

  敬茱由东熙口中得知仁泰父子骗婚的事后,气愤的来到姜家,准备帮喜茱讨回公道。

第26集

  敬茱劝仁泰向喜茱道歉求原谅,否则要将婚姻骗局告诉母亲福心,姜父却不以为然。

  姊妹商量如何处理仁泰的事,喜茱不想让妈妈担心,又怕仁泰在公司动手脚,因此决定到妈妈的青山酒厂上班,此举引起仁泰的紧张。

  茉淑来向福心道谢,得知是因敬茱答应与东熙分手,福心才同意帮忙,气的差点说出喜茱被骗婚的事。

  仁泰说尽好话,苦求原谅,喜茱只觉恶心厌恶,提议两人离婚。

第27集

  忠弼假藉调度资金为理由,向福心提出借款事宜;喜茱无法忍受仁泰父子不但欺骗她,连妈妈的钱都要骗,因此决心报复仁泰,要他一无所有。

  敬茱知道喜茱受骗结婚的事后,姐妹间的感情变得更浓厚,喜茱反过来帮敬茱说服妈妈接受东西。

  喜茱着手调查青山酒厂和饭店的资金流向,仁泰因此而感到不安。

  东熙得知敬茱和他分手的理由,决定勇敢的追求敬茱,并向她提出求婚,敬茱满心欢喜,福心却极力反对,母女为此闹的不可开交。

  在喜茱帮忙安排下,不知情的福心与茉淑见面了,为了证明彼此相爱,敬茱和东熙当众拥吻。

第28集

  敬茱和东熙拥吻,证明彼此真心相爱,但福心仍不答应,敬茱不顾母亲反对,表明与东熙结婚的决心。

  喜茱请协理帮忙调查仁泰动用饭店资金的证据;而仁泰则劝父亲别再找亲家母借钱,否则事迹败露,前功尽弃。

  东熙雨中跪求,福心仍不肯接纳;为了儿子,茉淑多次登门造访,也同样跪请福心答应这门亲事,几经波折,最后福心总算答应了敬茱与东熙的婚事,但不会参加他们的婚礼。

第29集

  金家二媳妇提议,请婆婆亲自送戒指给敬茱,同时试探她婚后住家里分担家事的可能性。

  协理查出仁泰在收购饭店时,向各部门主管大收回扣,喜茱决定依法没收仁泰名下的饭店经营权。

  敬茱不理会东熙的劝告,答应婚后先住家里,茉淑知道敬茱是为了存钱,才与家人住在一起,心里有点不高兴,福心担心敬茱在大家庭受苦,但屡劝不听,母女呕气。

  贞仁突然恶心想吐,怀疑自己可能怀孕,而向东国暗示想早点结婚。

  茉淑约福心谈嫁妆的事,并请以现金代替,不料福心买来大批电器及家具用品等大型嫁妆,无福消受的茉淑,气的要找福心理论。

第30集

  福心送了过度的嫁妆让茉淑不高兴,还好靠敬茱的智慧圆满的解决,暂时平息了一场纷争。

  贞仁赴医院检查证实怀了东国的孩子,但当她知道明兰暗中喜欢的人竟是东国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仁泰怕被查出证据,向喜茱忏悔,并将一切责任推给父亲,但仍得不到谅解,喜茱欲召开临时理事会,解除仁泰的所有职务。

  经过许多的风风雨雨,东熙和敬茱终于结婚了,却不见福心来参加婚礼,众人焦急等待,金父决定赶去许家找福心。

第31集

  东熙和敬茱蜜月旅行回来,东熙怪敬茱弄丢了要送给父母的礼物,但对父母谎称忘了买,而东子却在东熙的房间发现要送给嫂嫂家人的礼物而感到不悦,决定揭穿,并刁难敬茱。

  喜茱检举仁泰侵占公款的罪行,眼见仁泰被捕,忠弼才知事态严重;另一方面喜茱找了天惠子把公公的房子租下来,并请天惠子叫公公搬家。

  东国由贞仁口中得知明兰喜欢的人就是他,既惊讶又苦恼。

  敬茱请东子帮忙作早餐,东子不但不帮忙还说她是金家免费的佣人,而婆婆更叫她接手祭祖的事,敬茱决定找二嫂及弟妹分担。

第32集

  二嫂以工作忙推拖祭祖的事,敬茱再提分担家事,二嫂也要她分担买钻戒送婆婆的费用,敬茱终于看清二嫂的面目。

  敬茱为了做不完的家事,跟小姑,二嫂,还有弟妹相处的很不愉快,东熙又不敢吭气,所幸有公公主持公道。

  东国为让明兰死心,开始对她冷淡,明兰觉得姐夫在外头有了喜欢的女人,气愤之余,誓言揪出此女。

  仁泰就要被关进监牢,为了救儿子,忠弼哀求喜茱,并含泪答应跟仁泰脱离父子关系,从此不再来往。

第33集

  二嫂以工作忙推拖祭祖的事,敬茱再提分担家事,二嫂也要她分担买钻戒送婆婆的费用,敬茱终于看清二嫂的面目。

  敬茱为了做不完的家事,跟小姑,二嫂,还有弟妹相处的很不愉快,东熙又不敢吭气,所幸有公公主持公道。

  东国为让明兰死心,开始对她冷淡,明兰觉得姐夫在外头有了喜欢的女人,气愤之余,誓言揪出此女。

  仁泰就要被关进监牢,为了救儿子,忠弼哀求喜茱,并含泪答应跟仁泰脱离父子关系,从此不再来往

第34集

  仁泰打电话找不到父亲,来到其租屋处,天惠子告知已搬家,仁泰担心,但不知父亲流落街头。

  婆婆叫二媳妇与四媳妇帮忙处理东国的婚事,自觉不被信任的敬茱,请婆婆让她参与家中大小事情,别当她是外人,引起婆婆的不快。

  东国为明兰爱上他而烦心喝醉酒,翰峰气茉淑隐瞒此事,夫妻争吵,正巧福心送牛骨汤来,听到小姨子爱上姐夫的家丑,茉淑误以为福心专程来看笑话,扬言要说出喜茱被骗婚的事,敬茱突然大声制止,茉淑震惊。

第35集

  天惠子惊知明兰爱上东国,向茉淑保证会妥善处理,但对东国隐瞒交往对象,感到难过。

  二嫂、弟妹要买钻戒送婆婆,敬茱为回敬她们不帮忙作家事,故意挑选价格昂贵的钻戒,妯娌二人吃闷亏,才知敬茱不好惹。

  秋节将至,福心欲寄礼物给忠弼,喜茱请协理继续隐瞒,并叫属下盯紧公公行踪,以免穿帮。

  喜茱答应敬茱,帮忙关照其小姑生意,不料东子却哄抬价格、欺骗外国客户,使喜茱的饭店挨告,形象及商誉受损,敬茱要东子负责大笔赔偿金,否则搬出金家,吓得东子赶紧求饶。

第36集

  翰峰得知东国的女友就是贞仁,虽不知她已怀孕,但认为婚事不能再拖;另方面敬茱劝贞仁将怀孕的事告诉东国。

  翰峰气茉淑不关心东国,还把家务事都交给敬茱,夫妻再为此争吵,此时福心又寄信来请茉淑对敬茱多关怀、少责难,颜面尽失的茉淑,负气离家。

  喜茱担心母亲发现真相,又怕仁泰私下找公公忠弼,因此请学长帮忙安排工作,免得公公流落街头。

  茉淑到东振家小住,贤芝有苦难言,于是联合二嫂指责敬茱没做好家事,还让婆婆离家出走,要小姑评评理,不料小姑竟完全靠向敬茱,两人当场傻眼。

第37集

  仁泰等公交车时遇到以前公司的部经理,颇感尴尬,因此恳请喜茱让他买车代步,却反被喜茱训斥一顿,为了维持婚姻,仁泰低头道歉,喜茱也趁机表示公公过的很好,秋节假期可安排见面,仁泰欣喜感谢。

  贤芝再找二嫂帮忙劝敬茱接回婆婆,敬茱则提议,若二嫂和弟妹秋节假期时愿回婆家负责接待亲友,让她去旅行,便可考虑接婆婆回家,否则轮由二嫂照顾婆婆,妯娌两人气的向婆婆告状。

  茉淑为阻止敬茱秋节假期出游的事而回到金家,却撞见东熙帮忙洗厕所,因而责骂敬茱,竟敢趁她不在时支使男人做家事。

第38集

  婆婆、敬茱两人都固执己见,在翰峰的调和下,敬茱终得以出游,但茉淑仍一脸不高兴。

  忠弼、仁泰父子久别重逢,仁泰不忍父亲受苦,自己却享福,请求喜茱帮父亲找个房子安身,并打算向福心认错求原谅。

  瑄嬅、贤芝秋节回婆家招待亲友,两妯娌在厨房忙的不可开交;而出游的敬茱则告诉东熙,希望全家和乐幸福,但若只对她要求媳妇的责任和义务,不会再忍气吞声。

  福心到大卖场购物,发现忠弼在此工作,忠弼怕被认出赶紧闪躲

第39集

  秋节过后茉淑到二媳妇家住,敬茱来商量为婆婆过生日的事,最后决定亲手做生日大餐,茉淑却不领情。

  福心瞒着喜茱再去大卖场,终于找到忠弼,误以为他是生意失败才沦落到大卖场工作,坚持邀忠弼回家同住,仁泰想趁丈母娘未知真相前坦承一切,喜茱却担心母亲受不了打击。

  敬茱准备了丰盛的佳肴,但因婆婆没回来而失望难过,东熙赶到二嫂家背回母亲,茉淑看到一桌敬茱亲手帮她做的生日大餐,让她非常感动。

  贞仁大哥因气东国拖延婚事而出手教训,东国才惊知贞仁已怀孕四个月,茉淑更是惊吓。

第40集

  忠弼担心骗婚的事被拆穿,仁泰也觉得愧对丈母娘的信任,喜茱虽知母亲会原谅,但不忍她因对仁泰的期望破灭而难过,因此犹豫不敢说出真相。

  瑄嬅、贤芝代婆婆出面请天惠子母女搬家,明兰反要她们替东国还债,天惠子也向翰峰抱怨金家太无情;另方面贞仁体谅东国的难处,答应婚后与天惠子同住,东国欣慰感谢。

  敬茱、东熙回娘家,福心高兴一家团员吃饭,仁泰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当众向丈母娘认错求原谅。

第41集

  福心得知原来这一切都是仁泰与父亲连手制造的骗局,情绪接近崩溃,对仁泰长期以来塑造的完美女婿的形象,完全破灭,所以任凭众人说尽好话,对仁泰所作所为就是不能谅解,仁泰为消弥福心的心中愤怒,决定与父亲搬出许家,两人暂时栖身小旅馆。

  翰峰替东国选定了结婚的日子,并且要他正式去提亲,东国趁机跟父母表明结婚之后,仍要与丈母娘同住的意愿,茉淑听了大为反感。

  由于消息不停的传来东烈在澳洲的关系企业倒闭,瑄嬅心中七上八下,好不容易终于与在澳洲的东烈连络上,竟然得知公司已经破产了。

  同时,在工作上一直表现优异的东熙终于升任组长一职,敬茱决定亲自下厨,邀请同仁到家中吃饭庆祝,同事祥一见到明兰,一时惊为天人。

第42集

  因为茉淑跟李院长的约会,被李院长夫人跟朋友找上门理论,搞得茉淑很没面子,又得不到家人的谅解,百般无奈,便想离家出走,幸亏敬茱出面劝阻,才打消念头,为了替茉淑发泄心中的怨气,敬茱建议茉淑找李院长谈判,顺便给他一些教训。

  为了安顿仁泰父子俩人,敬茱特地拜访丈母娘,央求把当初赶走忠弼而空下来的房子,再让他们父子俩居住,仁泰除表示感激,并请大家不要说出住在这里的秘密;仁泰知道无法得到福心的谅解,向喜茱提出离婚协议,没想到喜茱竟然告诉仁泰她已经怀孕的消息!

  贞仁向丈母娘表示结婚后两人不会搬出去,以便跟丈母娘有个照应,还说将来婴儿出生后,要请她帮忙照顾,丈母娘听了觉得很欣慰。

  另一方面,大伙儿为了筹备东国婚事,东振却表示不想出力,敬茱对于东振任性的个性早已心生不满,暗中想了一个对付他的方法......

第43集

  忠弼得知仁泰要与喜茱离婚,极力劝阻,并且想办法拉拢俩人的感情,还告诉喜茱,仁泰有多爱她,喜茱感动之余,决定带仁泰回家,恳求福心原谅。东国和贞仁终于结婚了,没想到婚礼当天,东振小两口竟然中途开溜,敬茱气愤不过,决定使出狠招对付东振,威胁要把曾经脚踏两条船的事告诉贤芝,东振只好答应敬茱,参加晚上的家庭聚会,还允诺会让贤芝常到婆家帮忙。当晚忠弼和天惠子也被邀来吃饭,哪知福心正好专程送来帮东熙买的西装,一见到忠弼就有气,最后搞得不欢而散。

第44集

  虽然几度苦苦的哀求,可是仍然无法得到福心的原谅,喜茱决定搬出去与仁泰共同生活,福心不但不加阻止,还要求喜茱把饭店的工作一并辞去,完全与他们断绝关系。因为经济上不允许,喜茱决定搬去与仁泰同住。

  老二东烈在澳洲的公司破产了!瑄嬅从澳洲回国后,说东烈会回国重新开始,叫她先回来,因为房子要卖掉,所以没地方住,只有带着行李搬进了婆家,起初几天,仍不改娇生惯养的个性,不肯分担家事,东国度蜜月回来,理当由新媳妇负责进门第一天的晚餐;因为贞仁已有孕在身,翰峰当着全家的面,要瑄嬅与茉淑负责今后的早餐。

  仁泰离开之后,饭店的管理松散,属下利用职权滥用公款,造成重大损失,考虑许久,福心决定让敬茱来接掌饭店,一来自己已有退休念头,其次以敬茱的才华及智慧绝对没问题,谁知道被东子无意间听到,引来金家上下众人各怀鬼胎。

第45集

  喜茱动了胎气,被送到医院休养,敬茱不忍姊姊为了节省医药费开销,沦落到受苦的地步,于是请求福心重新接纳喜茱,没想到福心还是不为所动。敬茱对姊姊住院时,无法联络上仁泰表达不满,事后才知道原来仁泰正在接受面试,无奈的是因为过去的信用不良纪录,工作仍然没有着落。不过姊妹俩长谈之后,在喜茱的劝说下敬茱决定接掌饭店董事长,等到适当时机再归还给喜茱。金家上下都在打探敬茱接管饭店董事长一事,二媳妇瑄嬅与四媳妇贤芝担心今后要开始分担家事,所幸,茉淑要敬茱不要为家事操心,翰峰鼓励敬茱好好经营饭店,敬茱欣慰能得到全家人的支持。

  此时福心接到一通自称过去是仁泰的手下,名叫李忠修的人,当年与仁泰一起盗用公款,受到法律制裁,出狱之后,心有不甘,于是找上福心理论,还不断的以电话骚扰仁泰一家....

第46集

  由于敬茱对新工作的认真与投入,因此得到同仁的好评,饭店的营运总算步入正轨,福心称许之余,甚至还向敬茱提议青山酒厂干脆也让她来接掌。金家对于敬茱则是极尽呵护,茉淑不时还买中药给敬茱补身,自从敬茱当了饭店董事长,无形中在家中的地位提高了许多,茉淑对敬茱明显偏爱,每个人也常会嘘寒问暖,没想到原来是大家心中个有所求..........

  为了养家活口,仁泰决定开一间外卖咖啡亭,晚上则在朋友的网络公司帮忙,一切从头开始,不料,出狱之后的李忠修也找上了仁泰,忠修痛恨喜茱毁了他的人生,表示如果不给钱,就要怀孕的喜茱付出代价。

  福心特地到金家探视,顺便感谢亲家对敬茱的支持,得以全心专注于工作,大伙相谈甚欢,正要离开时遇到东熙,东熙表示要带福心去附近新开的一间咖啡店喝咖啡,没想到竟然把她给带到喜茱的家了。

第47集

  当福心看到喜茱住在偏僻又简陋的房子,既心疼又不舍,不断表示只要喜茱肯搬离这鬼地方,愿意尽释前嫌,喜茱对母亲的言词越听越反感,激动地表明自己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并请她不要一再的批评伤害仁泰父子。事后福心自责要不是当初极力促成这门婚事,喜茱也不会沦落到今日,敬茱反而劝母亲能多多体谅他们。

  仁泰的咖啡店经营的还算不错,但是忠修却像是摆脱不掉的阴影,缠着仁泰不放,这回忠修打了通电话给喜茱,仁泰知道后惊惶不已,急忙奔回家中,看到喜茱没事才松了一口气,喜茱要仁泰说出害怕的原因,仁泰不置可否。某日,敬茱跟东熙商量提议重盖这栋老房子,一来房子已经十分老旧;而且可以趁此机会把一楼改成店面,好让瑄嬅跟贤芝做生意,正好被经过的瑄嬅听到,引起大家哗然,为了讨论这个提议召集家庭会议,不过翰峰坚持反对重盖,全家吵成一团,翰峰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第48集

  翰峰反对重盖房子,被老婆说成是没用的人,一时气不过,跑了出去,整夜也没回家,又找不到人;整个晚上茉淑都没睡,不停的责怪自己,不给他留点面子,隔天一大早,翰峰拿着一大包的鱼回到家,一问才知原来昨晚是去过世朋友的养鱼场帮忙。

  仁泰经营的咖啡亭生意还算不错,两人希望能快点建立事业基础,好让福心重新接纳他们,不过喜茱认为忠修的问题迟早要解决,于是瞒着仁泰,决定跟忠修谈判,并且带他看看他们现在经营的小咖啡亭,表明自己目前真的是一无所有。

  虽然搬到乡下有一阵子了,可是喜茱还是无法适应传统式的厕所,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经常等到肚子痛,才借机去大卖场上厕所,福心知道以后很惊讶,激动的表示喜茱为了爱情,吃这种苦太不值得了。仁泰不忍让喜茱受苦,想尽办法要拉近福心和喜茱的距离,于是特地煮了一杯咖啡送去给福心,还邀请福心偶尔能去店里坐坐。

  就在此时福心苦心经营的青山酒厂,因为药材的标示不实,而陷入大风波。

第49集

  贤芝跟家人抱怨,东振的公司人事调整,由于升迁的名单中没有他,觉得自尊心受到打击,竟然意气用事把工作给辞掉了,并且坚持要出去创业,此事非同小可,任凭家人苦劝,奈何东振心意已决,气得贤芝要跟他离婚。

  贞仁打算回娘家坐月子,谁知才回去几天就因为不习惯,还是决定回家住,茉淑满心欢喜,期待要替长孙接生;另一方面也为喜茱产后坐月子的事担忧,茉淑告诉天惠子,要不是怕亲家母会想太多,倒是想帮喜茱坐月子。

  由于酿酒药材发生问题,为了拯救青山酒厂,敬茱决定跟喜茱和仁泰一起找出解决的方法;仁泰请朋友帮忙重新检验重金属的成分,就在拿到检验报告资料时,仁泰接到喜茱难产已赴医院待产的电话,不料就在他赶往医院途中,意外发生车祸;由于伤势严重,又昏迷不醒,情况很不乐观。

  天惠子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才知道仁泰受了重伤,忠弼得知消息,痛不欲生。

第50集

  忠弼到医院探视仁泰,看到儿子昏迷不醒,伤心不已,不停的自责这是过去所作一切的报应。仁泰的情况不见好转,敬茱跟东熙商量以后,决定暂时先不要把姐夫不幸的消息告诉喜茱,等到孩子生下再说。

  贞仁顺利生下女儿,全家忙得团团转,不过茉淑遗憾不是没有生儿子;喜茱虽然难产,可是说什么也不肯剖腹,坚持要自然生产,幸好平安生下了儿子。敬茱心疼姊姊一个人孤单的在医院生产,母亲不闻不问,姐夫又昏迷不醒,激动的请求福心能将心比心。

  一日,东熙和敬茱正在为仁泰的病情忧心不已,不料正好被喜茱听到,喜茱濒临崩溃,心痛仁泰一直都昏迷不醒的躺在另一个医院里,等到了解这一切原来是为了帮助青山酒厂,去化验室拿分析报告才出车祸的,伤心的表示这一切都是福心造成的;敬茱也认为母亲对愿意重新做人的仁泰,从不假以辞色,大表不满,才说出仁泰正在加护病房跟死神搏斗,强迫福心去医院............

第51集

  福心从医院回来后,整理了一些随身衣物就出门,没有跟任何人交代去处,东熙责怪都是敬茱对母亲太恶劣了,不过敬茱认为这次事情对福心打击太大,母亲应该是出去散散心,思考一些事情,众人也只能耐心等待消息。

  东振回家探望大嫂;还特地送了一个婴儿摇篮床,大伙儿欣慰两兄弟前嫌尽释,东振也透露投资的生意有结果了。

  喜茱购物回家,惊见福心在家门口,她说这几天都是没有目标的到处乱逛,甚至好几次到了喜茱家门口,却都没有进门的勇气,福心对喜茱说出其实心里早就愿意接纳他们,只是为了面子没办法拉下脸,喜茱也跟母亲告白,母女俩终于敞开心胸重新接纳对方,一起为仁泰加油打气。

  由于仁泰的病情一直没有起色,医生表示如果再不醒过来,恐怕就要判定脑死,这几天将会是关键期;为了照顾仁泰,喜茱暂时把儿子托给茉淑照顾,金家上下正为了小孙女忙碌着,想到可怜小宝宝的父亲还不醒人事,更让茉淑感慨人生无常,再多的金钱也唤不回失去的生命!

第52集

  仁泰终于醒过来了,在喜茱日以继夜的照顾、福心的祷告下,上天总算给了最好的回报,全家人又能再度团聚,经过这次的事情,彼此更懂得珍惜对方,以及目前所拥有的一切。

  敬茱毫不眷恋酒店董事长的职位,重新回到捷运的工作岗位,饭店在仁泰的再度经营及管理后,有了不错的业绩,至于当初仁泰请朋友作的那份分析资料,也成了青山酒厂诉讼案有利证物,仁泰替福心打赢这一场官司,恢复青山酒厂的声誉。

  相扑裁判考试终于放榜,虽然翰峰努力的k书,最后还是没能通过考试,取得相扑裁判员的身分,大家都很难过,倒是翰峰看得很开,反而安慰家人,并且表示要再接再厉,已经报名下一次的考试。

  东国与仁泰不忍见到天惠子和忠弼俩个孤单老人,居然瞒着他们在作媒,偷偷让两人进行相亲。东熙向大家宣布敬茱怀孕的消息,而且还是双胞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