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庆卓自军中退伍之后,因为只有高中学历一直无法找到适当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平常偶而在自家小吃店帮忙招呼客人,但是却经常和客人发生冲突。有一天他在偶然机会下从歹徒手中救出保全公司负责人承秀的妹妹小艾,承秀欣赏庆卓矫健的身手,于是邀他进入保全业担任保镖,但是庆卓对这种工作兴趣缺缺。娜英在母亲过世之后和外婆一起搬来庆卓家附近,并和庆卓妹妹庆美成为好朋友…

  流氓狮子大开口要求四百万的和解金,万福找佑成及世俊商量,但是仍然解决不了问题,万福只好去向庆卓父母求援。父母听到儿子再次闯祸虽然气愤,还是把钱凑足拿到警局。庆卓因为内疚而积极找工作,但是担任百货公司食品卖场搬货工不到一天,却因看不惯客人乱丢纸削而发生口角,客服中心人员借此数落他年纪一大把却找不到工作,庆卓一气之下决定辞职,当他要离开时看到娜英顺手牵羊偷取卖场衣物,庆卓追过去当场训了一顿。在万福的安排下庆卓到夜总会担任服务生,夜总会老板经常对妻子动粗,妻子忍无可忍决定离婚,并雇用私人保镖友珍和她一同前往店里摊牌…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庆卓自军中退伍之后,因为只有高中学历一直无法找到适当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平常偶而在自家小吃店帮忙招呼客人,但是却经常和客人发生冲突。有一天他在偶然机会下从歹徒手中救出保全公司负责人承秀的妹妹小艾,承秀欣赏庆卓矫健的身手,于是邀他进入保全业担任保镖,但是庆卓对这种工作兴趣缺缺。娜英在母亲过世之后和外婆一起搬来庆卓家附近,并和庆卓妹妹庆美成为好朋友…

第二集

  流氓狮子大开口要求四百万的和解金,万福找佑成及世俊商量,但是仍然解决不了问题,万福只好去向庆卓父母求援。父母听到儿子再次闯祸虽然气愤,还是把钱凑足拿到警局。庆卓因为内疚而积极找工作,但是担任百货公司食品卖场搬货工不到一天,却因看不惯客人乱丢纸削而发生口角,客服中心人员借此数落他年纪一大把却找不到工作,庆卓一气之下决定辞职,当他要离开时看到娜英顺手牵羊偷取卖场衣物,庆卓追过去当场训了一顿。在万福的安排下庆卓到夜总会担任服务生,夜总会老板经常对妻子动粗,妻子忍无可忍决定离婚,并雇用私人保镖友珍和她一同前往店里摊牌…

第三集

  庆卓在夜总会被有珍狠狠挥了一拳,令他感到极为不服气,他突然想起之前保全公司负责人递给他的名片,他看着名片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庆卓前往保全公司要求友珍为昨天的行为向他道歉,友珍却始终对他不理不睬,承秀试着安抚庆卓情绪并建议到外面慢慢谈,当三个人走出公司,一群彪形大汉拦住承秀去处,友珍极力保护承秀,庆卓眼看友珍有难于是糊里糊涂加入战局,与友珍一起将流氓击退,但是当他一回过神这才发现友珍已不知去向。娜英坐在公车上打盹,却忘了手上有其他乘客的行李就这样匆匆跳下车,于是被当成了扒手…

第四集

  庆卓离开夜总会黯然的回到家中,但是由于庆卓之父投保问题,惹毛了太太,使得整个家笼罩在低气压中,庆卓母亲听说儿子再度失业,更是气愤不已,庆卓的拜把兄弟方万福刑警,虽然工作表现平平,但是由于对受刑人有情有义,因此获得了受刑人票选优秀刑警奖,令他感到极为光荣,庆卓等人虽然觉得令人啼笑皆非,仍然恭喜他得奖,在总统府随护室担任随护的泰成跳槽至承秀的保全公司担任队长,并与友珍成为一组,娜英的外婆突然昏厥,庆卓背着她赶往医院途中,遇到友珍…

第五集

  庆卓前往承秀的保全公司,并正式踏入保镖的行列,但是庆美和妈妈认为这次恐怕也不会持续多久,,因此并不看好庆卓担任保镖工作,庆卓正式展开训练,队长泰成要求友珍和庆卓做试范动作,庆卓原本以为友珍是女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经过一回合,庆卓被友珍摔的四角朝天,庆卓终于对友珍刮目相看,娜英自从庆卓送外婆去医院 又帮忙付医药费之后,慢慢感觉到庆卓温柔体贴的一面,她为了表达谢意还买了衣服准备送给他,泰秀为了让庆卓学会控制情绪,安排他担任娇娇女心艾的随护。

第六集

  娜英家中有歹徒入侵,,偷取了可以证明娜英身世的证物冲出屋外,这时庆卓刚好送娜英回家,在门外与歹徒碰个正着,经过一场激烈打斗,庆卓顺利带回被偷走的一盒东西,外婆终于松了一口气,庆卓认为随护不过是跑腿小弟,并有意辞掉保全工作,泰成忠告庆卓,若要成为一流随护必须学会控制住自己或者委托人,庆卓再度接受心艾贴身保镖的工作,万福掉入收授贿赂之陷阱,于是只好自动辞去刑警工作,佑成和世俊经营网路购物公司,却因一场大雨,所有东西全部泡水,庆卓建议万福开间保全公司,并雇用佑成和世俊…

第七集

  娜英的外婆突然引起胸痛昏厥被娜英紧急送往医院,庆卓收到简讯立刻向友珍请求支援前来心艾的签名会,当庆卓赶往医院时娜英的外婆已经过世,庆卓看到痛哭失声的娜英而心疼不已。心艾得知庆卓有事先行离去,因此答应另一名男模特儿的邀约一起去兜风,当她走到男模的座车旁才发现他是一个跟踪狂,心艾被推入他的座车,友珍在后面目睹这一切,立刻搭乘计程车跟随在后,并通知庆卓一起去救人,两人冲进歹徒的屋内,队长泰成及承秀也及时赶到救出心艾。因为此事庆卓和友珍被处以暂时停职处分…方万福等人的“一片痴情”保全公司正式成立…

第八集

  万福前往庆卓任职的保全公司,并在那里遇到当兵时候的同袍泰成万福热络的与他打招呼,泰成却表现得冷冰冰,万福从泰成的口中得知庆卓正是其属下,万福替庆卓感到担忧,但是仍然鼓励他多多学习才能成为业界最优秀的人才。娜英收拾难过的心情回到了家中,却发现家里被翻箱倒柜一片凌乱,庆卓担心她的安危于是将她带回家里,庆卓之母怀疑两个人的关系并一直追问,但是庆卓却一口否认。承秀将友珍调升为第四组的队长,友珍认为庆卓缺乏身为随护人员的基础,于是教导外文能力及基本礼节,令庆卓颇不以为然…

第九集

  娜英开始在服饰店附设的服装设计班学习才艺,庆美也辞掉了速食店的工作正式加入了“一片痴情”保全公司。娜英之父误以为庆美是自己的私生女,于是要求做DNA比对,承秀之父派心腹取得庆美的头发,但是检验结果赫然发现完全不符。万福从庆卓口中得知,承秀之父韩泰勇董事长和金文锡委员经常碰面,于是猜测金委员正是韩董的靠山。万福的公司获得了第一份任务,三个人前往夜总会担任驻唱歌手的贴身保镖,却遇到酒客闹场,三个人夸张的表现,不但吓跑了所有的客人,第一次任务也宣告失败…

第十集

  心艾无理的举动令庆卓忍无可忍,于是不顾韩董在场而向心艾大吼,不料韩董却非常欣赏庆卓充满男子气概的个性,令承秀对他越来越有敌意,娜英为了替庆卓庆祝生日,特地带着亲手做的便当以及送给庆卓的礼物“幸运之炼”来到他的公司,却看到他和友珍亲密的有说有笑,只好失望地离开。庆卓看到一群人在公司外抗议,而他爸爸也在其中,因此请抗议的同区居民进来公司大厅,承秀误以为庆卓主导了这次的抗议行动,于是在众人面前狠狠地甩了他一耳光,并且将抗议人群赶出公司。

第十一集

  “一片痴情”的队员担任文女士的保镖,文女士为了测试他们的操守,故意将戒指放在浴室内,世俊捡到戒指还给文女士,文女士终于将自己是乐透彩头奖得主的事实告知万福等人,并付给额外的酬劳,令所有人士气大振。万福为了追查韩董的底细,和庆卓一同来到过去韩董经常光顾的酒店,等在车内的庆卓看到承秀和友珍在酒店门外发生争执,庆卓前去制止并狠狠挥了承秀一拳。韩董得知万福暗中追查,于是交代承秀想办法修理万福,承秀让万福等人来担任重建案样品屋开幕式的保全人员。承秀发现金文锡委员真正的私生女娜英学习服装设计,故意安排她担任妹妹心艾的造型师。

第十二集

  “一片痴情”担任样品屋开幕式的保镖,却和混入抗议民众的一群流氓发生肢体冲突,万福知道这是承秀设下的陷阱而前去理论,然而承秀却反咬万福等人没有履行契约。庆卓带着友珍回自家店里用餐,庆卓父母将她视为儿子的交往对象,四个人谈笑风生,娜英在门外看到此情景心中感到有些落寞。友珍在心艾家门外遇到娜英,这才知道娜英担任造型师,心艾将娜英当女佣使唤,看在友珍眼里感到不舍,于是经常默默帮助她。承秀为了重建案而贿赂郑元益委员,然而他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劝承秀多替居民着想打消重建念头,承秀心有不甘,于是派庆卓送礼物给郑委员,庆卓不疑有他,带着装满钞票的熊玩具和花篮前往目的地…

第十三集

  庆卓毅然离开KBB公司,友珍虽然试图挽留,却留不住庆卓,想起与庆卓昔日同事情谊,友珍难免有些失落感,承秀的父亲和承秀一起约见郑元益议员,当面道歉,希望尽释前嫌,但是不被郑议员所接受,庆卓整日无所是事,到一片痴心公司闲晃,刚好庆美接到委托人来电要求派遣随护,庆美就请庆卓协助,友珍关心庆卓的近日情况,来见庆卓,庆卓将自己小时候最要好朋友的遭遇说出来,并且更坚定自己一定要不顾一切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第十四集

  万福公司与KBB公司都想要接到郑总统候选人贴身保镖的业务,KBB公司阵容浩大,资料齐全,经历完备,相较之下万福公司似乎没有机会,接到这笔业务,突然大楼传来火警,正当大家乱成一团 万福和手下的人一起,舍身救人,庆卓甚至不顾一切,冲入火场救出郑议员,因此,万福公司中选为郑议员的保全公司,承秀对此耿耿于怀,伺机进行报复,娜英见到庆卓和友珍愉快谈笑,心声醋意,生庆卓的气,不愿意面对庆卓甚至不跟庆卓说话,庆卓和万福认为娜英进出韩董家里可能会有危险,希望帮助娜英早点脱离险境...

第十五集

  庆卓亲眼见到娜英被架走,却苦寻不着娜英的下落,气愤之余去找承秀,承秀却推说不知状况,韩董事长怕金文锡对娜英先行下手, 于是派人将娜英带到乡下别墅软禁,庆卓以为娜英是被金文锡所藏匿,去找金文锡要人,幸好友珍追踪心艾行踪得知心艾在韩董乡下别墅,两人立刻到别墅想要救出娜英...承秀已经先行将心艾带离别墅,经过一番追逐...庆卓和友珍终于找到娜英...

第十六集

  庆卓将娜英是金文锡候选人的事情告知庆美,虽然再三警告庆美这是秘密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但是庆美迫不及待的将事情告知世俊和佑成,庆美被担任做郑元益议员女儿的随护,非常高兴,不过下班后却因为顽皮眼睛受伤,必须要住院治疗,友珍明知道照顾庆美自己也会有危险,但是却全心照顾庆美的安全,庆美对友珍也感激在心...未料当晚两人出家门准备去吃东西的时候,遇到袭击...友珍受伤昏倒在地...

第十七集

  庆美受伤住院,友珍也受伤住院,两人凑巧住在同一间病房,庆卓的父母来探病,加上一片痴心的所有员工,顿时,病房内异常热闹,但是韩承秀不放弃找寻娜英,希望藉此继续掌控金文锡,庆卓父母亲对友珍越看越满意,娜英看在心里很不是滋味,娜英决定主动找金文锡谈,因此自动出面请承秀安排与金文锡见面,庆卓却以为娜英是被泰成等人强行架走,到金文锡处找寻娜英...

第十八集

  娜英又被掌控在承秀手中,虽然承秀愿意帮娜英安排与金文锡见面,不过金文锡却打算将娜英送至美国,以免影响自己的选情,庆美心生恐惧,不愿意接受开刀,声嘶力竭被众人架进开刀房,友珍身体状况好转,顺利出院,由庆卓介绍进入一片痴心继续随护生涯,庆卓到处找寻娜英,万福却一心盯着杀人嫌犯的行踪,当友珍和庆卓到承秀家找娜英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泰成已经护送娜英到机场准备搭机...

第十九集

  庆卓及时赶到并和友珍不顾泰成的制止将娜英从机场带走,泰成开车紧追在后,友珍等人好不容易才甩掉泰成,并为了逃避追捕而投宿市中心的大饭店。万福和韩董的心腹经过激烈的打斗之后将他制伏,万福为了揭发韩董和金文锡委员的非法行径,于是带着搜集到的所有证据前去找郑元益委员,郑委员告诉万福,他不愿利用这种情报打败竞争对手,但是只要是自己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全力配合,万福对郑委员的为人佩服不已。总统后选人和财经专家在饭店举行座谈会,金委员见到友珍和娜英大为吃惊立刻通知韩承秀,庆卓等人走出电梯却与泰成碰个正着…

第二十集

  泰成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韩氏父子的诡计,于是故意将庆卓等人放走,庆卓带着友珍和娜英回到家中,庆卓父母听说三个人刚从饭店回来,又开始胡思乱想,要求庆卓必须像男子汉一样负起责任,令三人啼笑皆非。警方来到韩董家中进行调查,韩董深怕东窗事发,于是派承秀去拜托金文锡负责摆平这件事,但是由于大选将近令金文锡也不敢轻举妄动。承秀去拘留所探视父亲的心腹,第二天却传来他企图自杀获救的消息,万福和庆卓赶往医院,却被假冒为刑警的承秀手下挡在病房外,就在同一时间,承秀一不作二不休的用枕头闷死韩董心腹…

第二十一集

  承秀想要杀人灭口,却因庆卓及时赶到而失败,承秀以杀人未遂及妨碍执行公务罪嫌移送法办,李勇哲终于决定向警方供出所有事实真相,警方前来逮捕韩董,但韩董因突如其来的打击而昏厥。总统后选人金文锡因收受政治献金的丑闻及私生女事件自动弃权。娜英决定前往法国就读服装设计,但是直到出国当天她才以电话录音将出国的事告知庆卓…

  经过一年的时间,郑元益委员已当选总统,庆卓和友珍成为总统府的随护人员,总统府宴请文化艺术工作者一起聚餐,于是所有随护严密监控现场动态,不料正当总统致词时有人向总统开枪,庆卓为了保护总统以自身档住子弹,受到枪伤的庆卓应声倒地…

第二十二集

  原来暗杀行动是总统和随扈室长所安排的模拟训练,经过这次舍身护卫总统一事,庆卓的能力再次获得了认同。泰成已经成为“一片痴情”的一员,每天严格训练所有的队员,令佑成和世俊痛苦不堪。韩董离开人世之后,承秀家一夕之间破产,但心艾仍然不改傲慢的本性,直到她目睹哥哥承秀在大卖场搬运货物辛苦的模样…娜英为了举行服装秀而临时回国,大家为娜英已有一番成就而高兴不已。庆卓认为自己不适合在总统担任随扈,于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总统府,再次成为无业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