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白影》根据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小说《无影灯》改编,描写医院中发生的事件。

  转到行田病院的伦子(竹内结子),工作第一天就遇上奇怪的医生直江庸介,渐渐对他从反感到爱恋。直江医生得了无法医治的病,他决定在他死前瞒着所有人一直对此病做研究。爱上了伦子的笑容,与病魔无力的挣扎,最后为伦子留下了宝贵的孩子后死去。

  感人的故事,中居超凡的演技,结子迷人的笑容,绝对经典的剧集。

分集剧情:
第1集

  护士伦子因故辞去综合医院,转而来到了行田医院工作。在那里还有同事亚纪子,亚纪子爱慕的外科医生小桥,以及同样是外科的直江医生。从表现优秀在制药公司工作的小夜子到院长的女儿三树子,直江似乎跟很多女性都有所牵扯。

  伦子值班的当晚,因打架负伤的病患被送来,患者很巧合的是伦子的青梅竹马户田。另一方面,医院那晚该当班的值班医生直江却不见踪影,好不容易连络上了却发现他竟然在酒店里。不过一回到医院的直江,一面要让因兴奋而骚动不已的户田平静下来,一面也让大家拜见了他高超熟练的执刀技术。伦子对身为医生的直江的技术惊讶不已,但却对直江的工作态度以及他对户田所做的行为而相当反感。那就是直江与伦子的相遇。

第2集

  直江要伦子帮忙石仓的手术。对着是个早已回天乏术的末期癌症患者的石仓,为了给予他活下去的希望而撒了要动手术的谎。小桥对此觉得欺骗病患是医生的傲慢而强烈地反对。伦子也否定直江的做法。

  在这段时间,户田被怀疑偷了同病房病人的钱包,而讨厌说谎的伦子却没有空听着拼命地表示自己没有偷钱包的户田之话。伦子虽然烦恼着石仓动手术的是非,但仍听了因离婚理由而曾向伦子撒了谎的母亲清美的告白,进而产生了愿意接受直江「未必所有的谎言都是不幸的」的意见。

  终于要进行手术了,伦子更坚定从今起为了石仓要继续说这个谎下去。手术后的早晨,为了一直在等待蒲公英盛开的石仓,出现了在冬天的河边拼命努力地寻找蒲公英的伦子的身影。

第3集

  某夜因急诊而被送到行田医院的是大牌女星茧子似乎是被交往的对象刺伤腹部,经纪人大庭指名要直江为其治疗,并告知希望入院一事必须要保密。了解原委的行田对处理媒体之事备感不安,并面有难色地表示让茧子入院有困难,但因三树子「只要保守了这个秘密的话,医院的评价就会上升」一言而准许茧子入院。不顾伤势严重必须要安心静养,直想着若不能出席大后天的电影杀青派对,那么演员生涯将结束的茧子,只要一有事就会按护士铃而把直江跟伦子搞得团团转。

  另一方面,因茧子入院而空出特别病房的次郎,也出现了无力支付入院费用的问题,小桥表示愿意借他一部份的入院费用,同时也愿意为他出院后找工作尽一份力。听到那些话的次郎,发誓总有一天要报答小桥的恩情。

  紧接着苦于茧子的烦恼而深感无力的伦子,在偶然于河边相遇的直江前落泪,那时手机铃声响起,正打算接起电话的瞬间,因过度疲劳的伦子竟然昏倒了。电话里传来的是茧子从医院消失踪影的通知。

第4集

  直江把在河堤上昏倒的伦子带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没有告诉她茧子从医院跑走的事情而悄悄地回到了医院。醒过来的伦子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到了按着直江家门铃的三树子,这才惊觉他们俩人的关系。之后,伦子得知亚纪子通知她茧子的事情而慌慌张张地回到了医院。那时因在派对上昏倒的茧子正好被送来医院,至此要隐瞒茧子住院的消息已经变得不可能。而虽然主治医生直江要召开记者会,但打算在会上说谎的直江却又遭到小桥以说谎攸关医生信誉问题而反对。然而两人的争执却不小心被次郎听见。结果直江虽然好不容易用谎言摆脱了记者会,但却因次郎悄悄地将内情告知记者而导致真相被公布。得知小桥的愤怒而深深对自己所作所为感到后悔的次郎正打算从屋顶跳楼时,却被直江拉了下来,并以「人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死的」揍了次郎。借着这个机会虽然次郎得以重新振作,但行田却宣布打了病人的直江必须禁闭反省。

第5集

  直江正在禁闭反省中,而石仓却焦急地等待着直江的回来。虽然石仓的身体状况逐渐地衰弱,但由于他的支付能力以及保险双方的问题,应该予他服用的药物却变得无法再给。禁闭结束回到医院的直江思考着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让石仓能继续服用这个药。

  另一方面,小桥因行田希望他与三树子结婚一事而感到困惑。三树子虽然想要确认直江的心意,但却对无法相见的直江身旁有着伦子的身影而忌妒着。因此三树子对小桥表示希望能与自己更进一步的交往。而伦子则又开始担心起不知道直江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

  这段时间石仓不断地衰弱,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给药的直江,为了向小桥申请药品而拜托小桥借个病患的名字使用。虽然小桥一开始觉得这是不对的行为而拒绝,但最后在直江热心的拜托之下终于答应。吃了药的石仓身体状况逐渐恢复之后,伦子因无法克制自己对直江的感情而来到了他的房间并向直江告白「我喜欢你所以想一直待在你身旁」,但听了伦子告白的直江却完全不理会。

第6集

  直江拒绝了前来公寓的伦子,而对三树子也是冷漠以对。非常不安的三树子开始觉得直江态度的转变都是因为伦子的关系。虽然三树子取消了与小桥的饭局,但其实也是拒绝了小桥。小桥提出了想再回到大学医院的申请却被行田拼命地阻止。而直江也对小夜子表示今后不要再将药送到公寓而改送到医院一言,让小夜子起了疑心。

  就在那时来到行田医院拜访直江,一个叫做七濑的中年男子出现了。七濑是直江以前在长野的医院工作时曾关照他的人。知道直江一个人在对抗病魔,并将自己的病例当作资料以让研究有所进展的七濑,希望直江能回到长野自己的医院接受治疗。但直江对七濑的建议除了感谢,便以「自己还有该做的事」而拒绝接受。医院这边石仓从身体衰弱开始便哽着痰,直江则以「人不能抱憾而死」拼了命地抢救……

第7集

  共度一晚的直江与伦子,两人走出公寓时却被三树子亲眼目睹。

  另一方面,石仓的身体更加的衰弱,而直江虽然向石仓尚未注册结婚的妻子˙美津说明病情,但真正的实情却仍旧没有完全讲明。看到美津一心祈求石仓复原的身影,小桥给予直江从现在起该是告诉美津实情的意见,但直江的态度却完全没有改变。就在那时,行田悄悄地调查了直江,才终于知道直江与伦子正在交往,并与小夜子的关系亲密。为了让石仓能够迎接无悔的死亡,伦子与直江极力抢救,但终究石仓仍踏上归西的旅程。嚎啕大哭的美津身旁留下了一张纸,那是石仓悄悄地准备的。读了其内容的美津又再度振作起来。

  在一切都告个段落之后,突然感到疼痛的直江,避开了众人的耳目而在手臂上打了针。但三树子却惊讶不已地看着那个样子的直江。

第8集

  行田追问小夜子,打听出小夜子把药交给直江一事,并开始怀疑直江是否不正当使用药物。那时入院检查的成田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检查了成田的病症跟磁共振造影的直江,却主张着与主治医生小桥所预测之诊断相左,因此小桥等待精密解查的结果……

  那天夜里,伦子与直江为了庆祝伦子的生日而两人共进晚餐。伦子觉得只要两人在一起就无比地幸福。正在吃饭时小桥联络了直江并告知成田的检查结果。小桥虽然否定直江所预测可能是「多发性骨髓瘤」的结果,但日后将会揭晓直江的指摘是正确的。直江正因剧痛而痛苦不已之时,三树子出现了。直江请求惊讶不已的三树子帮他打针注射。感到非常不安的三树子,极于想知道直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与小桥谈起此事。小桥看了三树子从直江那边拿到他使用的药物与X光片,表示直江患的应该是MM,也就是所谓的多发性骨髓瘤。另一方面,伦子在直江的房间里发现了X光片而深感不安。

第9集

  小桥与三树子知道了直江患有重病,小桥要三树子千万别把事情说出去。另一方面,伦子也一直在意着在直江房间里发现的X光片。行田把直江叫出去,追问是否从小夜子那里取得药品并私下贩卖,想要保守秘密的直江却什么也不说。所以行田便命令小夜子不能再将药品交给直江。那天夜里,小桥出现在直江的公寓前,表示为了治疗直江一定会想尽办法,直江以身为医生,死也为医生的理由,坚决地婉拒了小桥的提议。

  那时对直江的病情感到不安的三树子发生了车祸而受了伤。小桥与虽被行田反对但仍希望执刀的直江,两人共同为其动手术。手术之后,三树子梦呓中担心着直江的身体,行田才终于发现了直江的秘密,并叫来小夜子嘱咐照往常把药交给直江。那时,直江邀伦子一起回到自己位于北海道的故乡。

第10集

  直江邀伦子一起前往北海道。为了旅行而递出休假单的直江,行田完全不提他的病情,但拜托直江能够跟三树子见一面。旅行的当天,担心伦子的母亲˙清美去见了直江。两人出发前往北海道,直江眺望着支笏湖这个「最想要让伦子看一看的地方」,度过了幸福的时刻。隔天一早,直江对伦子表示自己有事所以希望伦子先回东京。

  早一步回到工作地点的伦子接到了一通电话。那是直江当天已在支笏湖自杀的消息。过于震惊而昏倒的伦子一睁开眼便倒在赶来的母亲怀中嚎啕大哭。之后伦子来到了直江的公寓,发现了直江给自己的一卷录像带。直江在录像带里说着多亏了伦子把他从绝望之地救出来,因此才终于了解并有了迎接死亡的勇气,流着泪听着的伦子,抚着肚子喃喃自语着「这里,有我们的小孩」。季节转换到了春天,伦子对直江的思念深植心中,并决定怀着信心再度迈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