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群医务人员将一名少女抬进手术室,在实施麻醉的过程中少女突然睁开了双眼!

  两个月前福永美绪还在L.A. 医生决定对其进行心脏搭桥手术,主治医生高木莲子表示手术的成功率有50%,母亲表示需要时间考虑一下。美绪表示愿意接受手术可以有个条件在手术前要去旅行一次,高木莲子被美绪打动同意了她的要求。原来美绪想回日本看看十年未见的哥哥。

  福永美绪的哥哥加纳和树是个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暂住在朋友进藤一流家的和树按照约定的时间赶到机场。疏不知如今的美绪早已不再是小时候单纯朴实的小丫头了,初次见面就给了和树以及他的朋友一系列下马威。失业的和树为了不在妹妹面前丢脸谎称自己在拍摄新的写真集,为此只得央求朋友帮他圆谎。和树的女朋友齐藤回房间找耳环,同独自在家的美绪撞了个正着,两个女人针锋相对,心脏病突发的美绪被送往医院。从医生那里得知美绪即将接受高风险的手术后和树心情不由的沉重起来。和树私自借用摄影师番场大的影棚为美绪拍写真集。和树极力想撮合实习医生结城秋生和妹妹两人,可是进藤等人一直泼他冷水。番场大狠狠地训斥了一番和树,美绪大发雷霆。和树向妹妹坦白自己不过是摄影师番场大的小助理,失去梦想的和树让美绪非常失望,和树却表示要帮她谈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

日剧《初吻》主要人物介绍:

  福永美绪(20岁)——井上真央 饰

  和树最心爱的妹妹,10年前双亲离婚后由母亲独立抚养女儿,体弱多病的美绪被送到了美国疗养。虽然小时候乖巧温顺,现在却成长为一个古林精怪以整人为乐的小恶魔。

  加纳和树(28岁)——伊藤英明 饰

  美绪的哥哥,志愿是成为摄影师,目前正担任摄影师助手。10年前父母离异后和树就跟着父亲,但当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娶了新老婆之后,忍不住离家出走开始了独自生活,虽然曾先后和各种女性恋爱,但内心其实一直都是孤独的。现在得以成为著名摄影师的弟子,向自己的梦想逐渐靠近了。

  结城秋生(26岁)——平冈佑太 饰

  医圣界的新鲜人,是美绪在日本的主治医生。美绪住院时两人认识的,最开始给她採血的时候被骂“好痛!技术真差”,认为美绪是个讨人厌的女孩,但在逐渐接触之后又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齐藤春奈(27岁)——酒井若菜 饰

  银行从业员,同时也是时尚杂志的读者模特儿。某天看到帅气的和树竟然就跟踪而去,为了把钱退还给和树跑到他家来,因此认识了美绪,两人竟然一拍即合成为死党,美绪是遥奈生平第一个好朋友。

  诸田健夫(22岁)——蕨野友也 饰

  跟和树一样的摄影师助手,最开始屈居在和树之下,但由于和树跟老师关系不和,不知不觉间竟然上位成为首席助手。本身也相当具有才能,所以很被看中。虽然不喜欢和树但却也相当注意他的才能。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妹妹是恶魔!!

  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少女美绪,在得知自己要接受的手术只有一半成功率后,决定在接受手术前从美国返回日本,看看已经因为父母离异天各一方10年的哥哥和树。

  和树原本是著名摄影师的弟子兼助手,可惜最终却被赶了出来,目前和阿胜住在损友一流的家里,每天过着乱七八糟的颓废生活。

  和树有个女朋友叫春奈,两人明明关系非常亲密了,但当春奈看到美绪的存在,以为她是和树的新欢,就怒气勃发地和美绪大吵了一架,没想到导致美绪情绪过于激动昏倒在地。

  被送到 医院的美绪因此认识了新人医生秋生,与此同时和树也终于从美绪的主治医生莲子那里,知道美绪的真实情况而大为震惊。

  晚上和树背着美绪回家,聊天之间美绪指出哥哥16年前在节日庆典上夺走了自己的初吻,并表示希望能在离开人世前让哥哥给自己拍写真,让和树心里一痛。

  为了满足妹妹的愿望为她留下美丽的回忆,和树和两个好朋友一起,趁摄影老师出差的当口偷偷借用了摄影棚。

  可惜好景不长,尽管美绪在这里和大哥拍得很开心,却有人看到这番情景跑去告诉了刚回来的老师番场大,番场立刻冲回来把和树骂了个狗血淋头。

  番场的不依不饶也终于让一向古灵精怪的美绪勃然大怒,在把番场骂了一通之后,更指责自己的哥哥和树冒充做得很糟糕,是个非常差劲的人。

  是夜,和树把自己梦想成为摄影家的愿望告诉了美绪,更表示自己目前还有更大的梦想,就是为美绪找一个好男人谈场很棒的恋爱。

第二集 跟炸弹女联谊

  为了给美绪制造美妙的恋爱回忆,和树开始策划一场联谊。而为了顺利在这次联谊中为可爱的妹妹找到理想的男朋友,和树开始讨好自己的房东兼好朋友一流。

  到了联谊当天,一流的家里聚集了模特儿和设计师们,同住的阿胜当然也在,没想到和树的女朋友春奈也跑来了,还有番场的助手诸田,以及对美绪有好感的菜鸟医生秋生,因为来了不少的人所以联谊搞得也算热闹。

  原本美绪并不想参加甚至很讨厌这样的活动,最后终于经不起和树的软磨硬泡答应了下来。

  拍纪念大合照的时候,和树表示已经决定今后不再摄影,所以这是他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

  听到这番话的美绪开始发脾气,更放肆地表示根本不想跟这帮人合照,甚至口出恶言。结果联谊因此搞得不欢而散。

  一流也为此大发脾气,把和树跟美绪两兄妹赶了出来,当天晚上无计可施的和树只好带着美绪到爱情旅馆过夜。两人言谈之间美绪再次苛责兄长,指责他不要总是笑眯眯虚伪地假装好好先生,应该用真诚来待人接物。

  听了妹妹一番话和树并不领情,而是愤怒地摔门而去,结果他是去找美绪的主治医生莲子。尽管莲子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和树,却告诉他应该相信自己的妹妹。

  第二天终于下定决心的和树,跑回去向摄影师番场低头,请求他再让自己跟着学习。

第三集 妹妹恋爱的开始

  美绪和和树一起向一流低头认错,两兄妹终于可以再在一流家生活下去了。不过一流也提出了新的条件,要求美绪负责每天做饭,和树负责打扫,阿胜则要负责洗东西。

  又一次下定决心要成为摄影师的和树,回去继续求番场老师,为此甚至不惜下跪。终于松口的番场要求他拍摄一组名为“初恋”的写真。

  和树决定以美绪为模特儿拍摄这次的命题写真,并找她谈论自己的初恋,美绪告诉和树,自己10年前入住隔壁医院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叫做翼比自己大2岁的男孩。

  于是和树四处去寻找这个叫做翼的少年,希望能让他再和妹妹见上一面。翼入住的就是莲子和秋生工作的白鹭大学附属 医院。和树半强迫地拜托秋生帮忙,终于找到了翼的联络方式。可惜对方已经完全不记得美绪的事情了,无计可施的和树依然对他鞠躬恳求他和妹妹约会。

  到了约会这天,美绪真的见到了翼回来,却没有跟和树谈论翼,甚至直接表示根本不喜欢对方。让和树不由自主地反问,“难道你跟哥哥所说的恋爱,只是在撒谎吗?”让愧疚的美绪无言以对。

  美绪去找秋生帮忙希望他假扮自己的男朋友来哄骗哥哥,一番傲慢的话引发了秋生的怒气,秋生指责美绪竟然想要欺骗自己的哥哥,这是不对的。于是美绪向秋生坦诚,其实自己真的很喜欢翼。这番话让秋生大吃一惊,并反省自己其实什么都不了解就武断地认为美绪做错了事情。

  美绪更告诉秋生,自己也喜欢他,却被秋生认为这是一个玩笑,秋生浮现出的表情让美绪大感受伤。

  和树跑去找番场老师,告诉对方现在的自己拍不出老师想要的主题,没想到番场反而命令助手诸田把之后的日程表交给和树。

第四集 妹妹今天失恋

  美绪成为了番场老师的兼职摄影模特儿,这天她和乃兄和树一起去参加海报摄影。虽然和树等人很担心,美绪却平安、出色地完成了摄影任务并拿到了第一份打工薪水。

  然而好景不长,美绪感到了自己身体状况的变化,为了不让哥哥担心,撒谎是要和秋生去约会,匆匆坐上了秋生的车绝尘而去。看到美绪和秋生的感情已经好到去约会了,让做哥哥的和树吃了一惊。心底对美绪有好感却一直没有说出口的一流也相当震惊。

  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美绪已经倒在秋生的车子里面坐不起来了,秋生告诉美绪,接下来会安排医生来接她。

  意外的是,到达医院之后美绪向莲子提出,拒绝秋生继续给自己诊治。原来美绪发现秋生对莲子有好感,因此任性地向医院提出了要求。

  与此同时,和树正在为妹妹迟迟未归感到担心,就跑去拜访莲子。莲子听到和树表示秋生和美绪约会去了,隐藏不住自己内心的震惊。

  此时美绪正好回来,她告诉莲子,秋生喜欢的还是她,因此莲子根本不用担心。原以为莲子会放心,没想到她居然为此斥责了一番美绪。

  回家的路上,美绪和和树一起访问了摄影用的旅馆,并一起吃饭,和树更趁机询问美绪,是不是喜欢秋生。但美绪却没有承认,美绪告诉和树,亲手拿到第一份打工薪水原本对自己来说简直是个奢侈的梦。

第五集 妹妹!告白吧

  秋生决定今后只以医生的身份与美绪相处,两人之间不再拥有朋友或其他的关系,听到这番话的美绪大为震惊。知道美绪对秋生感情的和树除了担心妹妹也别无他法。

  此时诸田来传达番场老师的命令,番场要求和树帮忙贩卖写真展的门票。于是和树只能一边担心着失恋的妹妹,一边开始和诸田一起卖票。

  独自留在家的美绪拒绝了一流的邀约,谎称自己有约会就走出了家门。漫无目的的美绪不知不觉来到了和树等人呆的地方,正当美绪想去跟和树打招呼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女人叫住和树并走向他,于是转过身离去,碰上了一个叫做晃司的男孩,他送给美绪一束花并邀她一起去喝一杯。美绪不知道的是,她从出门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被跟在身后的一流看到了。

  此时的秋生正打算邀请莲子一起去吃饭,却看到莲子在神坛上摆放了鲜花。莲子表示那是当初自己的一个病人但他自杀了,并把自己爱着这个病人的事情告诉了秋生。莲子以此为契机拒绝了秋山的求爱,并劝告他应该更加努力学业。

  一流告诉和树其妹被人纠缠,担心的和树立刻飞奔去找,一流和阿胜也跟在他身后。此时美绪出现了,她并没有答应那个男子的邀约,更指责一流不该跟踪自己。美绪这种傲慢的态度激怒了和树,当即下令要求她向一流道歉,但美绪却不肯。未曾想和树狠心地要求美绪不道歉就立刻离开。

  倔强的美绪真的离开了一流的家,她的目的地是白鹭大学附属医院。得知此事的莲子让美绪在病房过夜,并把美绪的行踪告诉了焦急万分的和树,赶来的和树却在医院碰上了秋生,并请求他哪怕只是同情也好请对美绪温柔一些。

第六集,现在,恋情诞生了

  最终美绪还是在白鹭大学附属医院的病房里过了一夜,醒过来的美绪开始后悔,头天晚上不该以开玩笑的口吻向秋生告白。来到病房的秋生则坦率地表示,需要时间去想自己对美绪究竟存在怎样的感觉。

  另一方面,和树、一流和阿胜三人正在为迎接即将来临的台风做准备。一流命令阿胜整理冰箱,才发现一块已经过了期限的巧克力 蛋糕,几人当然立即把它丢进了垃圾桶,但实际上这是美绪的药。

  回到家的美绪发现自己的药不见了,和树等人此时才知道自己闯下大祸立刻脸色煞白。

  秋生打来电话告诉和树,美绪把自己的药忘在了医院,但今天是春奈的生日,而且诸田也将来访,于是和树只好找一流借来自行车飞速赶往医院。

  在去往医院的途中,和树差点撞上一对母女,人虽然没事车子却必须拿去修理。好不容易车子修好了,却因为大风吹起一块招牌袭向和树。

  在医院的秋生担心美绪的身体,自动请缨去给美绪送药,却被得知此事的青木教授制止了。

  在一流家里,美绪等人始终联络不上和树,莲子医生也久等和树不来开始担心。此时猛然醒悟的秋生赶紧开车去给美绪送药。

  飞快来到一流家的秋生把药亲手交给美绪,看到为自己如此焦急的秋生,美绪展现出美丽的笑容安慰他自己和哥哥都很平安。

  与此同时,和树终于到达医院了却也受了伤。莲子帮和树处理伤口的时候,同时给美绪打去了电话报平安,终于获知哥哥下落的美绪流下了安心的眼泪。

第七集

  美绪和秋生相约一起吃饭。和树和阿胜以及一流负责她的发型,并把她一路送了出去。却不知秋生因为紧急病症被留下做莲子助手,已经不能赴约了。

  另一方面,工作结束的和树和诸田被老师番场叫住了,一家巴黎有名的杂志要求番场帮忙拍摄一组写真,番场决定让和树或者诸田来帮忙。听闻此事的一流和阿胜高兴地激励着和树。

  当天晚上,回到家的和树发现美绪有些奇怪,此时美绪接到秋生打来的电话,秋生表示一直没能联络上,要求美绪第二天见面,但美绪却说太麻烦了一句话就拒绝掉了。

  到了早上,美绪从阿胜处得知和树有机会去巴黎,阿胜表示不希望美绪和和树后悔,他更知道其实和树想要去巴黎是为了乃妹美绪。

  与此同时,和树到白鹭大学附属 医院造访了秋生,并希望他打电话给美绪。

  和树回到家被美绪要求去巴黎,并指出不去面对着个挑战就是逃避,和树则反驳美绪根本自己才是逃避得最厉害的,没想到美绪声称自己已下定决心不再逃避。

  美绪和秋生约好去咖啡厅约会,两人在这里一起开心地吃了一顿饭。

  和树和春奈一起去居酒屋时还叫上了莲子,莲子由于自己曾经和病人恋爱最后只能看着对方去世而无能为力,因此极力反对美绪和秋生在一起。这番话则遭到了和树的反驳。

  饭后美绪和秋生一起去欣赏夜景,秋生更在动情之下吻了美绪。然而专注于美绪的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那是医院有紧急病案需要处理的信号。

第八集

  通过第一次约会美绪和秋生终于确认了对彼此的感情,秋生甚至专心得连医院打来的紧急电话也没注意到。

  与此同时,回到家的和树从一流和春奈那里得知美绪还没回来,一流等人认为美绪的病情实际上相当严重,阿胜因此担心得不得了。和树虽然有一瞬间也非常担心,却立刻回答只要喝了药就没问题的。

  终于注意到手机来电记录的秋生,赶紧打电话给莲子,得知患者的情况紧急,为了不让美绪担心,秋生故作轻松地和她分手后才赶回医院。青木教授警告秋生,如果再和病患美绪交往下去,就要求他离开医学部。

  和树去找秋生,想知道他和美绪的交往是否让他在医院举步维艰,并挑明自己也为眼前的绝好机会有些迷惘。秋生则指出应该不要顾虑太多接受挑战,更强调自己绝不会和美绪分手。

  另一方面,美绪去拜访了春奈,她是去向经验丰富的春奈取经的,希望能为自己和秋生的约会增加情趣。察觉到美绪病情日益严重的春奈,则指出重要的并不是去什么地方,而是两个人之间快乐的相处。

  回到家里的和树想拍摄美绪放烟花的照片,就想带着妹妹外出,但敏感的美绪却发现哥哥有些奇怪。于是和树只好把秋生立场艰难的现实告诉了美绪,并希望她能和秋生分手。美绪哭着表示已经决定返回洛杉矶就不会和秋山有任何联络了,所以在日本期间希望能和秋生多多相处。并要求和树把此时的自己拍下来。

  第二天美绪去就找秋生,并向他告别。

第九集 去吧,妹妹哟

  美绪放弃了对秋生的爱情决定回洛杉矶,即将返回美国的头天早上,秋生打电话来找美绪,但美绪没有接他的电话。

  得知此事的和树问美绪,就这样不告诉秋生回美国真的好吗。美绪却表示不希望见到秋生所以次日即刻出发不打算告诉他,并反问和树难道不去巴黎了吗。和树不肯接受妹妹转移话题,指责她不该逃避。

  和美绪大吵了一架的和树冲出了家门,一流独自追了出去,半路却被强行拉去了白鹭大学附属医院。

  与此同时,青木教授下令秋生去函馆医科大学,莲子则希望秋生第二天能当自己手术的助手,莲子表示希望可以借此判断一下秋生作为外科医生成长得如何,得到了青木的理解。

  另一方面,美绪被阿胜带去拜访了番场。美绪拜托番场能再给和树一次去巴黎的机会,同时希望对方能看看和树拍的照片。可惜番场却指出照片中并没有甜美的世界,把照片还给了美绪。

  此时的和树正在白鹭大学附属 医院的中庭等着秋生,莲子却来到他面前。莲子指出秋生次日要做非常重要的手术,希望他不要见秋生以免对秋生产生影响。但当莲子得知美绪即将返回美国却也大吃了一惊。和树告诉莲子美绪并不希望秋生知道自己返美的消息。

  美绪和阿胜步行回去在家附近看到恰好也回来的和树,美绪表示了对兄长的感谢,同时说出能再遇到哥哥真是太好了。

  到了美绪回美国这天,番场把和树叫了去导致他不能给妹妹送行。

第十集 哥哥和妹妹的最终章!

  站在成田机场的美绪正打算搭飞机返回成田机场,和树赶到并把秋生不会跟她分手的话带到,随后当场就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取消了飞机的美绪和春奈一起,把和树送进了急救病房,并为了哥哥打电话给了秋生。

  另一方面,跟着莲子施行极端困难的手术的秋生,目前作为助手有些无所事事。结果他接到了美绪打来的电话,希望能再见一次面。

  这天和树被送到了白鹭大学附属医院,秋生也出现了,美绪把自己的哥哥拜托给了和树,并被对方带到了附近的公园。因头天手术成功心情大好的秋生,告诉美绪自己希望能成为莲子那样的心脏外科医生,并希望美绪手术完毕后能返回日本,自己会一直等着她。

  此时莲子出现在和树面前,莲子告诉醒过来的和树,秋生将留在大学医院。秋生向莲子表示感谢之后,莲子也表示因为和树得以能够面对自己的过去,向和树表示了感激。

  此时番场告诉一流和阿胜自己要开除和树,并意味着向和树告别,让诸田把资料交给和树。

  秋生得知莲子要被调到函馆医大去,忍不住拜访了青木教授,抗议因为自己的缘故调动莲子实在是很奇怪。但莲子却默默承受了一切并制止了秋生为自己不平。

  回到家的和树得知自己被番场开除了,看到资料的和树下定决心即便只是自己一个人也要努力下去。

  当天晚上,美绪独自一人去了便利商店,阿胜认为美绪这样是很不谨慎的态度。在街上的美绪打电话给母亲理惠子,理惠子从美绪的言谈中发现女儿谈恋爱了。

  美绪迟迟没有回去让和树担心不已,于是打电话给莲子,莲子把自己即将调去函馆医大的事情告诉了和树。事出突然让和树大吃一惊,立时飞奔了出去。

【大结局】 天国寄来的信

  即将接受手术的美绪感到了恐惧,她开始思念秋生。原本对生命并不在乎的美绪,因为和哥哥和树一起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又和秋生相恋享受了莫大的幸福,因此如今对手术充满了恐惧。

  与此同时,和树去见了莲子。得知莲子替代秋生前往函馆医大的和树,严苛地指责着莲子,莲子则反驳指出这和和树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和树告诉莲子自己并不希望她去。秋生则打电话给莲子,自己和美绪要到莲子那边去。

  得知美绪竟然拒绝手术的和树,震惊得无以复加。莲子告诉美绪由于她不肯接受手术所以已决定延期。听到这番话的秋生却主张,既然不接受手术也无法消除不安不如赌一把。

  追在美绪身后的和树指出接受手术与否应该由她自己决定,其实秋生和和树也很怕失去美绪。和树更告诉美绪自己不管多少年都一定要专业摄影师,并要求美绪为了迎接那一天去接受手术,美绪终于答应了,并提出希望和树再为自己拍次写真。

  和树去拜访番场,询问他最棒的杰作是什么。番场告诉和树,自己17岁去巴黎的时候遇到一位大婶,从她的话里得到了启示,那就是应该拍自己最想拍摄的东西。

  和树在一流、阿胜和春奈的协助下,决定为美绪拍摄一组 婚纱照。

  美绪回美国前一天,和树来到海边为美绪举办告别派对兼摄影会,阿胜和一流为美绪展示了美丽的婚纱礼服,但秋生却因为有急事不克前来。席间和树告诉大家自己即将奔赴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