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权贤(申贤俊饰)和弘飚(李秉宪饰)是两个自幼被迫分离的亲兄弟,哥哥权贤被政治世家的权武赫收养,备受宠爱,过着衣食无忧的奢华生活,但他是一个对政治毫无兴趣,又无法适应社会的虚无主义者;弟弟弘飚在孤儿院长大,整天打架生事,过着“痞子”般流浪生活,但是他有胆量,好打抱不平,是个桀骜不逊的浪子。个性迥异的两兄弟同时爱上了美丽迷人、气质高贵的李雁桦(金喜善饰)——议员李鹤爱妾之女,于是三人之间掀起了一场波涛汹涌的爱恨情仇……最终雁桦成为政治的牺牲品,被迫下嫁父亲的政治对手权家的大儿子、权贤的哥哥友善(孙昌明饰),于是权贤与雁桦的爱情走向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悲剧……

分集剧情:
第1集

  权贤(申贤俊饰)自幼被历代为政治家的权武赫家领养,由于是家里的“幼子”,备受宠爱,是一个对社会、政治没有意识的浪荡富家公子。最近,因为父亲权武赫和商界头子李秀鹤参与国会议员的候补竞选而来到。但是对政治没兴趣的他,为了逃避参加父亲的竞选活动,独自一人跑到海边兜风,却邂逅了美丽冷傲的李雁华(金喜善饰),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却让权贤难忘不已。张弘飙(李炳宪饰)自幼在孤儿院长大,唯一的亲人哥哥张贺洙也因为要跑船,几年才回家一次,因此,弘飙自幼过着打架闹事、偷鸡摸狗的“痞子”生活,大家见了他都怕三分,是个有胆量、豪迈不拘的浪子。有一次她偶然在街上看到到镇上为父亲拿药的雁华,被她高贵神秘的气质所吸引。雁华虽然是大财主李秀鹤的女儿,表面受到大家的尊敬,但由于她母亲只是李秀鹤的小妾,所以,在背后一直备受大家的冷言冷语。雁华因此很不了解自己的母亲,对父亲也很冷淡。这天,权武赫和李秀鹤的宣传队伍正好一起到市场宣传。两边的支持者突然发生冲突打斗。雁华小姐被疯狂打斗的人推倒在地,眼看着就要受伤,权贤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保护她,令到一直喜欢雁华的权贤的哥哥权有胜看了很生气。

第2集

  由于李秀鹤和权武赫势力相当,大家的得票也相差不多,因此两方面都非常希望能争取到第三竞选者崔达植的支持,以打败对方。趁此机会,崔达植和李秀鹤的手下张部长和全武赫的手下金事务长勾结,企图从中得利。崔达根一方面向李秀鹤提出要得到他的兵工厂和雁华小姐;另一方面又向权武赫提出要让他弟弟当土地银行的董事长为交换条件。

  两年不见的弘飙的哥哥贺洙终于回家了。久别重逢的兄弟俩欣喜万分。哥哥责怪弘飙不读书,弘飙却说希望能跟哥哥一起去跑船。贺洙带弘飙到旅馆,弘飙认识了一个叫林秀艳的小姐,体验一种新鲜的男女关系。

  权贤无事跑到海边来等雁华,雁华依然对他非常冷淡。但权贤并没因此放弃。权贤向崔经理打听雁华的事情,被有胜听到。雁华的美丽在镇里是出了名的,大家都对她想入菲菲。弘飙听到很不高兴,于是跟大家打赌勾引雁华。

第3集

  弘飙当街调戏雁华,并说:你不要太骄傲了,你也不过是个小妾的女儿。他的话令雁华非常生气。

  权武赫对大儿子有胜说,不希望他也卷入到政治的风波中,劝他早日成家。其实,有胜跟雁华曾经是同一间学校的同学,有胜自第一面起就对雁华产生感情。毕业后,他才发现原来雁华是父亲竞争对手的女儿。为了帮助父亲的事业,他只好把感情暂时放在一边,然而,自从弟弟权贤的出现,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安。

  李秀鹤等竞选人演讲,李秀鹤方面的支持者在会场上故意捣乱,让权武赫等人非常生气。在会场,权贤又见到雁华,非常高兴,雁华这才知道原来权贤是父亲对手的儿子。回家的路上,权贤跟雁华说:希望她能当他的朱莉叶。遭雁华拒绝。

  弘飙戏弄雁华的事传到了雁华父亲李秀鹤的耳边,他吩咐人把弘飙狠打了一顿。弘飙虽然最后把众人打跑了,但自己也落得一身伤痕。

第4集

  贺洙在权武赫门前见到权贤,原来,权贤就是他多年前被人领养走的亲兄弟。权贤见到亲哥哥也高兴万分。两人互诉离别之情。第二天,贺洙留下一个手表给权贤就独自走了。

  为了监视李秀鹤方面的举动,权有胜特意安排了一个人隐藏在李秀鹤家的附近。为了竞选成功,李秀鹤跟权武赫两方面互相攻击。雁华告诉父亲权贤曾经告诉她的崔达植可能会跟权武赫合作的消息,但李秀鹤却当成社会流言一笑致之。

  弘飙因为打人被捉进监狱。贺洙知道原来他被捉主要是因为雁华。为了救弘飙,贺洙不得不去拜托雁华的母亲帮忙。原来他们的父亲跟李家曾经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关系。

  李秀鹤为了得到崔达植的帮助,打算把女儿雁华嫁给他的儿子。雁华的母亲极力反对,雁华知道后,非常伤心。独自来到海边吹风,正好又碰到权贤。雁华叫权贤带她去喝酒,回来的路上,雁华对权贤说:我愿意做你的朱丽叶。权贤兴奋得大叫。

第5集

  弘飙终于出来了,为了让他不再犯错,贺洙决定带弟弟一起去跑船。权贤跟雁华一起度过很多开心快乐的日子。权贤告诉雁华,自己其实不是什么富家子,他只是被权家收养一个孤儿。雁华望着伤心的权贤,送上自己的初吻。

  对政治了解不深的李秀鹤一昧只想竞选成功,根本没想到崔达植等人的阴谋。为了获得崔达植的支持,他决定把兵工厂“卖”给崔达根。两人约定开记者会发表。同时,崔达植又抓紧跟权武赫联系,为了能在记者会前拿到双方的好处,他把要求金额减少了10%。可惜,他这次的对手是政治老手权武赫,他的突然降价反而令权武赫生疑,最后反败为胜,抓住他的弱点,要挟崔达植跟他合作。

  权有胜看到张贺洙出现在李秀鹤的家里的相片,让权有胜慌张失措,他以为贺洙去李家是为了向李秀鹤提供情报,而且这时正值父亲跟李秀鹤处在竞选的紧要关头,为了让父亲成功当选,权有胜决定杀人灭口。

  崔达植在权武赫的记者招待会上纰漏李秀鹤暗中贿赂他的行径,把李秀鹤之前给他的兵工厂的和约书呈现在记者面前。那方面,李秀鹤还在等崔达植来开记者会,突然传来崔达植出现在权武赫办公室的消息。

  贺洙临走前,打算去跟雁华的母亲到别,但她们都出去了。贺洙回来的时候,竟然碰到权贤。贺洙对他说:你现在还是当你权家的少爷,等你得到权利后,我会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你,不过,你记住要小心你大哥权有胜。

第6集

  弘飙等不到哥哥,于是到大路上等。当贺洙看到弘飙,高兴的跑过去的时候,后面突然快速驶来一辆大汽车,躲避不及的贺洙当场被撞到。弘飙傻了的看着大哥躺在血泊中,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赶不上汽车的权贤,骑着自行车一路追来,当他赶到出事地点的时候,只看到满身血迹的贺洙。还有一直抱着贺洙的弘飙。权贤离开的时候,弘飙还是个小孩子,他对这个二哥感到非常陌生。后来在权贤的说明下,两兄弟相认了。

  权贤和弘飙安葬了哥哥,俩人把大哥张贺洙的骨灰洒入江河。权贤决定回去汉城。他叫弘飙跟他一起去,弘飙觉得大哥一直不把二哥的事告诉他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叫权贤自己回去。权贤一直对哥哥临死前对他说的那番话感到不能理解,这时,调查案件的张警察告诉他,这件事有可能是储意谋杀罪。

  自从李秀鹤的贿赂案件暴光后,李秀鹤的选举阵容一下子溃散了。他的支持者也因此投向权武赫。结果,权武赫以超过大半数选票的优势顺利成为国会议员。李秀鹤也因为贿赂罪被带回警察厅询问。

第7集

  权贤因为哥哥的事情经常夜不归家,喝得半醉。雁华天天在海边等待他的出现未果,以为权贤只是好奇玩弄她的。

  弘飙想要离开这里,但没有路费。在他的朋友的鼓动下,他决定到李秀鹤的家里偷点钱来当路费。当晚,弘飙潜入到李秀鹤的家中,因为李秀鹤被扣在警察局,因此家里只有很少的人。正好这时,雁华睡不着出来休息,看到一边房间有灯光在移动,于是走过去看。弘飙捉住雁华,强吻了她。处于叛逆心理,雁华虽然知道是谁,但在第二天家人问起的时候,她故意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弘飙和秀艳、庆必一起来到汉城。为了找工作,找到庆必的表哥赵老板,叫他介绍工作。赵老板听说弘飙会打架,于是叫工地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牛来跟弘飙比试。结果身材比弘飙大几倍的大牛被弘飙打得趴在地上。当大家为弘飙喝彩的时候,赵老板的上司李均秀部长来了。

第8集

  决心查清真相的权贤又去了群山,和哥哥住的房东太太告诉他,在贺洙临死前,曾经有个穿得很体面的年轻人来找过贺洙。权贤估计是他的大哥权有胜,于是回家剪下哥哥的相片,想带到群山给房东太太认。有胜从权贤的行为中看出权贤的意图,于是预先打电话给张警官,逼房东太太说不认识相片的人。

  权贤去看雁华,雁华的母亲看到权贤,吓了一跳,觉得他很想一个故人。雁华责问权贤是否在戏弄她,权贤把事情告诉雁华,雁华原谅了权贤。

  权武赫到警察局看李秀鹤,劝他从此放弃政治活动。遭李秀鹤拒绝。于是,李秀鹤又被送到其它地方。为了雁华,有胜极力劝服父亲出面保释李秀鹤。

  李部长赏识弘飙,希望收他为手下,可是弘飙不想在别人手下工作,希望能自己开店。但赵老板告诉他,在南大门,全部都是黄德培会长的地盘,如果不得到会长的允许,是根本做不下去的,还会连被打得半身不遂。

第9集

  李秀鹤虽然被放回来了,但是却被折磨得身心疲惫。他不想妻子女儿留在这里为他伤心。于是叫雁华的妈妈带雁华回汉城。雁华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权贤,非常兴奋。

  黄德培老板约见权武赫议员,想拜托他帮忙。由于这个王老板的社会声誉不是很好,权武赫拒绝他的请求,他拿出权有胜叫人拍下的张贺洙的那张照片,并说:在选举期间,这个人被卡车撞死了。权武赫回家后质问有胜是不是杀了贺洙。有胜承认自己事后知道误会后也非常后悔,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父亲。权武赫说:谁告诉你可以去杀人的。有胜问:那你又为什么要去杀人?

  弘飙向王德备租借场地自己做生意,却被黄德培吞了去。弘飙冲上黄德培的办公室找他算帐,却被李均秀拦住,于是,弘飙跟李部长打了起来,弘飙不敌,被打倒在地。秀艳去找会长论理,反被会长玩弄。

  有胜找权贤去喝酒,假装喝醉酒,对权贤说: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他是父亲的儿子,他无法背叛父亲。大家都不理解他,身边的朋友也没有了。单纯的权贤被有胜的谎言所迷惑了,想要放弃追查贺洙哥哥的死因。

第10集

  李部长要挟庆必指正弘飙偷钱、玩女人、打架。庆必受不住折磨,答应了。弘飙因此被警察关进监狱。回到家后,他反而向秀艳诬陷弘飙拿了订金逃走。因此当弘飙拜托人去看秀艳的时候,她已经搬走了。弘飙因盗窃、暴力、破坏物品等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权贤决定去参军,雁华到车站送他,两人在月台拥吻告别,有胜在远处看着冷笑。有胜趁权贤离开的时候,向雁华求婚。雁华告诉他自己只把他当学长。

  一天,群山的张警官突然来访,告诉权有胜,他知道贺洙的事件不是偶然的,而是一件有计划有阴谋的杀人案,并暗示有胜说,如果不给他好处的话,他就会让这件事暴光。

第11集

  李秀鹤在伤好以后,不愿就这样向权武赫认输,于是他在新民党同僚的鼓动下,又重新参与政事。雁华当了一所学校的老师。

  转眼三年过去了,权贤服役回来了。弘飙也刑满出狱,可是他身边已经没有朋友了,孤独的走出监狱的弘飙意外的看到金刑警来接他。弘飙来到他们以前工作的地方想找庆必和秀艳,他竟意外的看到打扮得非常漂亮的秀艳和黄德培一起走进车子。

  在金刑警的介绍下,弘飙来到张牧师的圈里,在那里工作。一天他看到灿豪等人在欺负一个女孩子,忍不住挺身而出,跟灿豪打了起来,并把他打成重伤。谁知,灿豪是张牧师用了很长时间才培养出来的拳击手,正准备要参加今年的比赛的,为此,张牧师决定好好训练弘飙让他去打比赛。被救的女孩叫美淑,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女孩。因为弘飙的行为令她对弘飙产生好感。并到工地经常找弘飙。

  权武赫越来越感到大儿子有胜开始脱离自己的管制范围,并对他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做事方式感到很不满。于是他把希望寄托在小儿子权贤身上,问权贤是否想接管有胜正在经营的研究所。

第12集

  权贤和雁华一起回到群山。权贤到警察局想问一下哥哥那件案件的进展,谁知却得知查该案的张警官在三年前突然死亡。而贺洙以前住过的房子的两个房东也匆忙搬走了。权贤感到事情有跷蹊,于是找到张警官的家,在张警官的遗物中,权贤发现了一张有胜的照片,以及张警官对这个案件的几个疑点看法。终于知道原来贺洙哥哥的死与有胜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为了得到雁华,有胜跟以前的学长、现在的总统护卫、一直垂咽李秀鹤的财产的杨中校勾结,把李秀鹤抓了起来,家里、公司都查封了。权贤不想再这样下去,决心象贺洙哥哥说的,要得到权利。于是他跟父亲表示要接管研究所。他对雁华说,或许将来,我会过着我不想过的生活。有胜知道权贤会接管研究所,不相信一向玩世不恭的弟弟会突然接手他一直不喜欢的生意。谁知权贤却告诉他,他有意要试一试,而且他有信心做得比哥哥还好。两兄弟话里有骨的相互较量,有胜终于感到自己的这个弟弟已经长大了。

第13集

  弘飙接受张牧师近乎残酷的拳击训练。弘飙在美淑的帮助下找到庆必。弘飙去找庆必,逼问他秀艳的下落。在黄德培豪华的屋子里,弘飙终于见到已经成为黄德培情人的秀艳。秀艳突然再见弘飙,忍不住伤心落泪,她告诉弘飙自己一直在等他,自己一直想逃脱这种生活。弘飙叫秀艳跟他走,但秀艳拒绝。

  权武赫在国会上要求帮助,杨中校问他李秀鹤的事是不是没经过他父亲的同意。有胜回答说,有没有经过同意结果不也是一样吗?杨中校不禁感叹的说:有胜,你真是太可怕了。

  雁华向母亲提出要跟权贤结婚。母亲去找权武赫商量,正好被权贤看到,于是跟着他们到了餐厅。母亲叫权武赫答应他们的婚事,谁知权武赫说:那个孩子不是我的,是张昌越的孩子。雁华的母亲大吃一惊。权贤听到这里,感到非常奇怪,于是向雁华的母亲追问关于自己亲身父亲的事情。她告诉权贤,张昌越跟权武赫曾经是非常亲密的兄弟,后来因为张昌越涉嫌为日本做间谍,被判死。而他母亲在他父亲死了后也自杀了。

  雁华因为父亲的事情,被学校辞退了。有胜对李秀鹤说,自己可以让他平安无事的出来。为了雁华,即使要他背叛父亲都可以。权武赫知道儿子背着他用他的名义做了那件事,非常生气。有胜说,既然我已经驶开了,就绝对不会回头。

第14集

  弘飙心情不好,喝多了酒,晚上,美淑来找他,弘飙一时冲动,跟她发生关系。谁知单纯的美淑却因此经常偷偷跟着他,弘飙叫她不要再跟着自己了,可是美淑依然如故,令弘飙烦恼不已。秀艳找到弘飙的住处,看到他现在的生活处境非常难过,于是拿出钱来给弘飙,让他好好过活,但弘飙拒绝。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权贤到处找关于自己亲生父亲的报道和数据,后来他从父亲的一个老相识那里听说几年前有胜也查问过关于他的同样的问题。于是更加怀疑哥哥。

  雁华打了好多通电话找权贤,可是权贤都避而不见。雁华从有胜处听到权贤打算参与政治的事情,于是到研究室找权贤,权贤却狠心的告诉她,暂时不要见面了。雁华受到双重打击,愤怒极了,狠狠的打了他一个耳光。

  李秀鹤知道这次事件是一件政治阴谋,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他,于是他听从有胜的劝告,在法庭上承认了所有的罪,才得以轻判2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他虽然出狱了,但家里所有的财产都被查封了。一家人只好搬到一处小房子暂时居住。

  弘飙在比赛中终于打赢了蝉联8年冠军的对手,大家都非常兴奋,特意为他准备庆祝会,弘飙临时离开,来到全家门口,远远的看着世上唯一的亲人权贤。

第15集

  权贤接管了有胜的研究所,想大哥说的,他要有权力。权贤派人暗中监视有胜的一举一动,发现他跟总统身边的护卫杨中校有非常亲密的接触。

  秀艳约弘飙见面,把家里保险箱的钥匙给弘飙,说明天她会引开黄德培离开,然后弘飙他们可以象以前那样去偷钱,然后拿着钱走得远远的。弘飙说,如果你不走我也不走,秀艳只好骗他说,自己到时候会来跟他们结合的。

  有胜一方面跟人结合把李秀鹤推入陷阱,让他陷入深渊,一方面又在李秀鹤面前表示友好,表示会尽力帮助他再站起来。李秀鹤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帮自己,有胜说,为了雁华,我不惜可以抛弃爸爸来帮你,只是希望能跟雁华结婚。回家后,有胜向父亲提出要跟雁华结婚的事,并承认李秀鹤事件是他为了得到雁华故意搞出来的,权武赫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变成这样,气得要跟有胜断绝父子关系。

  权贤知道哥哥要跟雁华结婚,马上去找雁华,告诉她,无论如何不能跟他结婚。但又不能向雁华说出原因。雁华以为他是为自己着想,非常生气。弘飙和庆必趁老头跟李部长出去看电影的机会潜入大宅,顺利拿到钱,可是他们在车站却等不到秀艳,因为李部长早已经派人查得弘飙已经出狱,而秀艳最近又经常跟赵庆必见面,于是怀疑是秀艳做的。

第16集

  雁华终于跟有胜结婚了。但雁华的母亲一直不喜欢这样,她不想自己的女儿又象自己一样整天过着痛苦流泪的生活。有胜跟父亲权武赫断绝关系后,一直辅助李秀鹤重新参与政事。经过这么多事以后,权武赫对政治越来越没兴趣了。弘飙跟庆必拿了那笔钱跑到戍巢,自己做起老板来。过了一段时间后,弘飙非常想念家乡和死去的哥哥,于是两人又回到五年没有回去故乡。谁知他们一回到群山就被李均修部长的手下发觉,于是李部长带着手下在半路上截住弘飙痛打一顿。

  雁华刚好经过发现,把弘飙送到医院。弘飙非常讶异见到心中的女神——雁华。雁华知道他的名字叫张弘飙的时候吃了一惊,为弘飙是否认识权贤,弘飙感到非常惊讶。

  有胜跟杨中校见面的时候,杨中校发现了权贤派去跟踪他的人。

第17集

  有胜知道被弟弟反监视后,去找黄德培,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由于双方利益的互相牵动,黄德培让李部长帮有胜监视权贤。

  弘飙伤好了以后,回到戍巢,但是他们的辛苦经营的生意和钱全部都被李部长等人抢去了。而庆必也被他们打短了腿。走投无路的弘飙只好和庆必再次回到汉城。弘飙回到师傅的工地,却被师傅痛骂了一顿,并带他到美淑的家里去认错。在那里,弘飙非常惊讶的看到美淑和她的孩子。师傅叫弘飙和美淑结婚,弘飙开始不愿意,后来听说美淑的父亲以前曾经是盗窃金库的高手,于是他又改变了主意,要跟美淑结婚。并给孩子取名为“雁华”。

  权贤为了报仇,被迫从事政治,过自己不想过的生活。为了成功,连身边的朋友都误会他的为人,以为他和他哥哥那样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虽然遭大家不齿,却有口难言。

  在一个宴会上,权贤跟雁华相遇,曾经非常亲密的两个恋人,再见面时雁华已经成了他的大嫂。雁华告诉他自己见过弘飙,并告诉他弘飙的住处,谁知却被有胜听到。

第18集

  权贤利用关系找到父亲时代的一个政治囚犯,他告诉权贤,他父亲张昌越并不是大家所说的是社会主义者,而他的死因好象也不是因为传说中的因为是间谍而被处死。而他所接触的人中,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一个名字:权武赫!因此权贤知道父亲一定跟自己亲身父亲有非常亲密的关系。

  弘飙一直想诱美淑的父亲教他开金库的技术。但美淑的父亲说:他曾经教过两个弟子,但都没有好下场,所以他不想自己的女儿成为寡妇。权贤见到弘飙,并告诉他,贺洙哥的意外可能是人为的。

  有胜知道权贤去监狱找过人,于是派人去调查他们谈话的内容,还在权贤的办公室装了窃听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谁知他的话却被雁华无意中听到,雁华不禁也怀疑自己的丈夫。

  庆必告诉弘飙,他见到秀艳了。弘飙一直以为秀艳在黄德培的身边生活得很好,谁知道再见到她时,她却已沦落为一名街头妓女。原来秀艳当初以为怀了黄德培的孩子没有脸跟他一起走,后来被黄德培扔到这里,孩子也流掉了。弘飙千辛万苦四处筹钱打算为秀艳赎身。当他拿着钱再次去找秀艳的时候,秀艳已经自杀了。

第19集

  弘飙搂着秀艳的尸体心如刀绞,他冲动的跑去找李部长等人算帐,要他们为秀艳偿命。幸好警察大哥和庆必及时赶到,才阻止了一场打斗。大家怀着悲痛给秀艳举行了丧礼,弘飙一边回想着他和秀艳的往事,一边把她的骨灰洒向河边。

  权贤终于找到当年监狱的一个看管。看守人把他父亲临死前用鲜血写成的一部遗书交给权贤。从父亲的叙述中,权贤终于知道了当年的事:原来真正背叛同志、出卖战友的人竟然就是自己亲身父亲的好朋友、他现在的养父——权武赫。而这时,有胜把在权贤办公室监听到的录音给父亲听,并冷漠的对父亲说:为今之计惟有放弃阿贤。

  美淑的父亲终于肯教弘飙开金库的技术。经过勤奋努力的学习,弘飙终于学会开金库的技术。美淑的父亲要求他,只能做一次,而且不能再让美淑伤心。雁华责怪权贤当初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但权贤说,在当时,他已经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了。雁华向父母亲表示要跟有胜离婚,这时,雁华却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第20集

  有胜派李部长偷偷潜入到权贤的办公室把权贤手上的东西偷回来。被刚好回来的的权贤和弘飙撞上,弘飙跟李部长打了起来,不敌,终被他逃走。后弘飙跟庆必晚上偷偷的潜入到李部长的办公室,用他开金库的技术又偷回了那本遗书。

  权武赫告诉自己的儿子,其实自己一辈子都在为那件事感到不安,他不希望有胜再走象他一样的路,希望有胜能放弃现在,离开政治。可是被弟弟占了上风的有胜心有不甘,趁着权贤到群山的机会,叫李均秀去干掉他。他跟李均秀的谈话无意中被雁华听到。于是她马上去找弘飙,叫他立刻到群山救权贤。权贤到哥哥埋葬的河边吊祭完哥哥,回身要离开的时候,却看见李均秀正拿着小刀一步步的走向他。抵挡不住的权贤被李均秀捅了一刀,正当他想要再捅一刀的时候,弘飙及时赶到,跟李均秀打了起来。本来不敌的弘飙在权贤的帮助下反败为胜,擒住了李均秀。谁知李均秀突然从衣服里拿出有胜交给他的手枪,向弘飙开了枪,弘飙倒地。权贤连忙扑过去挡在弘飙的身上。李均秀狞笑着正要开枪,突然枪声响起,李均秀倒在血泊中,原来闻讯赶来的金警察救了他们一命。

  指使李均秀杀人的有胜和黄德培被捉,而同时权贤也公开了三十年前的政治丑闻,为亲身父亲翻了案。受了一辈子良心责备的权武赫也自杀身亡,以此还清自己一生的债。李秀鹤在夫人的劝告下,也决定不再参与政事,弘飙带着美淑和孩子也离开了韩国……

  到监狱看望有胜的权贤在监狱外见到雁华,再次相遇的两人已经无话可说,一声“您好”之后,便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