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描述20-30岁主人公的新时代媳妇在各方面生活及工作中,与传统的婆婆展开精彩的思想文化撞击的电视剧。

  这里出现拥有家庭权威的奶奶、虚势队长父亲、表面顺应内心却长时间的算计阴谋的母亲、还有妈妈的唯一儿子而受尽宠爱的儿子、以及爱上了这个儿子而急忙嫁进来的女人,在儿媳妇和婆家之间展开的家庭喜剧。通过猪蹄老店三代女人,想表现出韩国社会对家庭和婚姻的看法和理解。

  《儿媳妇的全盛时代》主要人物介绍:

  李福秀 --- 金知勋 饰(30岁出头)

  姥姥猪蹄老店的儿子,美贞的丈夫,毕业于首尔大学,以第一名的成绩进了有振集团,是人才中的人才。秀气的外貌,挺拔的身材,出色的能力,加上高薪,是所有女人希望嫁的男人。但是他也有说不出来的苦衷,那就是一团乱的家庭。在他决定抱独身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那就是赵美贞。但是婚后的生活并不像他们想象得那么圆满,福秀夹在两个女人之间左右为难。难道作为妈妈的儿子有错吗?还是作为一个女人的丈夫有错呢?

  赵美贞—李秀京 饰

  聪明,能说会道,干练,事业心强的女人。在丰衣足食的家庭里出生,作为掌上明珠习惯了受到周边的关爱和瞩目。她有个个奇怪的性取向,就是喜欢看男人胳膊上蓝色的血管,最终她和出现在自己面前,拥有蓝色血管的福秀结婚,没想到他的周围的人处处为难自己,对自己的婚姻她越来越大感到疲劳。到底是改革还是传统? 在这个分叉路上,美贞的选择到底成不成功呢?

  李福南---徐英熙 饰

  福秀的妹妹,猪蹄老店的小女儿。嫁到李家的妈妈在连续为李家生了五个女儿后,终于生下哥哥福秀后想再接再力再添厅,不料却生下了小女儿福南。在猪蹄老店的角落里,这位无才无能的小女儿天天写着剧本给电视台。有一天,电视台的新进副导演来找她催稿,而且还有意无意地惹怒她。

  赵仁宇--- 李毕宇 饰

  美贞的哥哥,家里人最头疼的人,花花公子。家里人把他送去纽约学MBA,不料父母没等到毕业证,却看到了纽约一个电影节上获得的新人导演奖。华丽的履历表,复杂的女人关系,加上变化多端的性格,最终被韩国一电视剧制作方看中。第一次涉足电视界从副导演干起,但是和华丽的简历相比,他所担任的工作就是天天找到编剧家,把写完的剧本抢过来,然后继续监督下一部剧本的事情。没想到见过无数魔鬼身材的女孩子的他,最终却爱上肥臀,粗脚踝的女人李福南。

  车秀贤(30岁出头)--- 宋善美 饰

  著名服装设计师,美贞的大学前辈,著名的综合医院成华医院院长的儿媳妇,像所有上流社会的女人一样,有礼貌,有内涵,节制力强,但内心深处却渴望跳出这一圈。作为大学院长家的独生女儿遇到了著名医院院长家的儿子,并相爱结婚。但是丈夫迟迟忘不了前妻。这时候金基河出现在她面前,刚开始以为只是昙花一现的爱情,最终她决定抛弃所有习俗。

  高俊明--- 张贤成 饰

  车秀贤的丈夫。在父亲医院的整形外科工作已有4年,不顾母亲的反对与相爱的女人结婚,但是妻子却在结婚一年后离家出走。母亲立刻向法院提出 离婚,就这样与相爱至深的女人离婚1年后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举行了婚礼。但是自前妻突然消失后,他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别的人了,现在他只是义务性的以一名医生,儿子,丈夫的身份活着而已。

分集剧情:
第1集

  猪蹄老店的奶奶吴香心女士做着追猪的梦,突然从梦中醒来。儿子秀吉为了安慰心情郁闷的午香心,翻出解梦的书,儿媳妇美顺则在一旁小心地看着她。美顺的儿子福秀看着这样的妈妈,带着伤心的心情上班。

  福秀是服装公司企划室长,与同一个公司服装设计师美贞是恋人关系。美贞与承有被公司派去百货店考察,不料在柜台上与几个大嫂顾客吵了起来。福秀接到承有的电话,匆忙赶到百货店去收拾残局,因为此事他和美贞吵了起来。

  香心为做梦一事去寺里拜香,美顺才知道编剧女儿福南离开家的事情。美贞的母亲仁庆是位音乐讲师,为丈夫民植的生日餐给美贞打电话,让她晚上去民植经营的西餐厅。美贞的哥哥仁宇在美国留学的途中擅自回国,又不敢告诉家里人。目前他在电视剧剧组担任副导演的工作,接到命令让他去抓逃到海边的编剧李福南。

  从美国回来的明檄听到儿媳妇秀贤去米兰出差的话后不禁大怒。在父亲的 医院任医生的俊明把护士贤芝叫过来,问起在前一天聚餐的时候偶然听到的前妻的消息,但是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他心情复杂地转身。

  仁宇宙出发去抓李福南,在旁边开同样的猪蹄店的雄心趁香心不在,诱惑美顺一起开新店。在百货店看情侣戒指的美指又遇到了上次吵架的那群大嫂顾客,又吵了起来。

第2集

  福秀再次跑来收拾美贞的残局,虽然对美贞生气,但是最终又哄着她去看了电影。

  在寺庙里香心看到有一男孩和猪一起跑去的幻影。仁宇终于到达海边。

  仁庆想把家境好,学历好的仁宇的朋友载永介绍给美贞,晚上载永的到来使仁庆高兴起来。

  美贞见福秀交往一年仍不求婚,内心伤心,她直接把福秀带到晚餐的地点。

  晚餐桌上明熙严厉地说去米兰出差的秀贤,俊明起身离开,而延钟责难明熙。

  在寺庙里看到幻影的香心感觉不妙,她慌忙回到了家。原本以为香心住一晚回来的人们,见香心突然出现,吓得纷纷告退。

  美贞突然带着福秀出现,使大家都陷入尴尬。

  美贞见仁庆和载永在福秀面前故意相互吹捧对方的家境,她故意说起自己的小舅舅和哥哥,但是福秀的自尊心已经受伤。

  这时福秀的妈妈美顺来电话,她躲开香心,向福秀求救。

  同一时刻秀贤结束出差回到韩国,她坐上来接机承有的车,当天从纽约回国的基河也坐在同一车里,就这样,秀贤和基河认识了。

第3集

  秀贤和基河坐着承有车来到首尔,福秀从停车场见到没穿鞋就跑出来的美顺,他把妈妈带回家,但是美顺在家门口不敢进屋。美贞在西餐厅里宣布要和福秀结婚,回到家后给福秀打电话,但福秀不接。福秀母子在桑拿屋过夜,在这里福秀知道了父母结婚的原因。秀贤到家的时候俊明已睡着,第二天俊明起来时秀贤却已上班。

  仁宇找遍旅店寻找福南,秀吉也知道了福南离开家的事情。美顺跑回家做早饭,香心告诉美顺夫妇做猪梦就是孙子的胎梦。

  美贞上班后被秀贤叫过去,秀贤为百货店吵架一事批评了美贞。美贞和同事在洗手间说起秀贤的婆家是有名的医院家庭的事情。秀贤接到明熙的令,给俊明打电话,见丈夫旁观者式的态度,心情感到沉重。

  仁宇看着卖海带的大嫂的孩子,想出一个方法。他骗小孩子带去警察局,之后投诉福南抛弃丈夫和妻子独自拿钱跑掉,警察局出动人马开始了抓福南的行动。被抓到警察局的福南喊冤,最终警察发现这是场假投诉。

  猪蹄老店里,由于雄心拿着医院诊断书投诉,出动了巡警。在派出所里,雄心和香心说着过去的事情,俩人动起手来。福秀和美贞一起吃晚餐,福秀故意说着惹美贞生气的话,之后自己开车离开。

第4集

  秀贤被明熙叫到婆家,明熙斥责她扔下丈夫去出差。正巧公公延钟回家,秀贤趁机离开,但是内心复杂。福秀在回家的路上遇到雄心,雄心把对香心的怒气撒在福秀的身上。香心聚集全家,告诉说猪梦就是代表着孙子的胎梦,令福秀尽快结婚。但是福秀表示没有一个女人会像妈妈那样在奶奶下面过日子,宣布抱独身,他的一番话惹怒了香心,也使美顺和秀吉伤心。

  福南从警察局放了出来,独自在海边喝酒,这时候仁宇出现在福南面前。美贞和福秀分开后,跑到家大哭起来,仁庆和民植大吃一惊。秀贤回到家发现俊明不在,医院值班的俊明和护士们聊天的时候听到前妻素英嫁到美国的消息。

  俊明和秀贤各自在医院和家里过夜,基河暂住在承有家,夜里面带忧郁的基河翻来覆去睡不着。福南和仁宇坐在一起喝起酒来,福南喝醉,开始唠叨起当编剧的苦衷,不小心在仁宇的衣服上吐了满身。仁宇无奈地背着福南走向车里。

  早晨福秀无缘无故地对美顺发起火来,对打来电话的姐姐也发一通火。福秀开着车把音乐声调到最大,这时美贞打来电话,两个人约好在南山见面。愤怒的美贞拿起包狠狠地敲打福秀。

第5集

  美贞把福秀叫到南山上,提出结婚,但是福秀表示自己不能结婚。凌晨,香心穿着韩服神秘地出门,秀吉终于知道福南离家的事情,愤怒地训斥着美顺。仁宇开车带着还在睡着的福安回到了首尔的制作组,不料,福南醒来后说自己想好了下一场戏,之后走掉,另制作人员和仁宇哭笑不得。

  基河去春川的看守所去见弟弟,但是过了探视时间,基河的母亲在一旁哭了起来。秀贤接到明熙的令,和俊明一起来到婆婆家。在饭桌上秀贤说明天是妈妈的忌日,要去春川,但是俊明因有学术会议无法一同前往。

  福秀和美贞因结婚问题再次吵架,福秀表示自己不喜欢结婚,美贞无法理解福秀。她给福秀最后通牒,但是仍然被拒绝。

  美贞对交往了三年的福秀感到失望,她独自开车离开。福秀也抱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家。

  福南偷偷摸摸回到了家,不料还是被秀吉抓住,福南被秀吉打的到处逃跑。这时候香心回到了家,把全家人叫到了一起。她拿出一张女孩子的照片,告诉福秀给他选了媳妇,让福秀赶紧结婚。而美贞回到家,一进门就开始痛哭。

第6集

  全家人被突如其来的结婚消息感到震惊,香心满意地看着照片里的身材胖胖的女孩子,表示这样的人才是最佳的儿媳妇的人选。

  身材瘦弱的美顺感觉香心是针对自己,内心感到难过。香心令福秀这周必须要去见一下这个女孩子。

  美贞躺在床上哭着,仁庆和民植为女儿感到难过。俊明把秀贤叫到 医院,把一个装着钱的信封递给她,让她转交给岳父,对自己无法参加岳母的忌日表示抱歉。秀贤听到俊明的话,消除了之前对俊明的不满。秀贤在洗手间偶然听到护士们的谈话,正在谈丈夫的前妻,秀贤听后大吃一惊。

  俊明在诊疗室里发现了与前妻素英的合影,他把照片撕成一半,正巧素英的那一半掉在地上。俊明低着头在桌子底下捡照片,正巧听到正走进来的贤芝和柳护士的对话。原来素英并不是嫁到美国过着幸福的生活,而是在春川的某个地方过的很窘迫。

  心烦意乱的明熙来到妈妈香心的家里,但是听了一通香心的训斥,不高兴地回到了家。美贞仍然躺在床上不起来,福秀看着美贞的空位,感到难过。秀吉告诉福秀如果有交往的女朋友就带回家来看看。基河愤怒地从疗养院出来,而俊明수叫住了正要下班的贤芝。同一时刻,秀贤起身前往春

第7集

  从春川回来的路上,秀贤把车停在路边的小餐厅前走进去。里面没有空位置,秀贤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抬头一看,原来他就是基河。

  基河也是从春川回首尔的路上,秀贤尴尬地坐在基河的对面吃着饭。吃完起身离开的秀贤突然想起自己的作品落在桌子上,她掉头又回到餐厅,但是已被基河拿走。 基河把车停在路边,在车里睡着。 秀贤叫醒他后要回了作品,但是看着基河没有一点道歉的态度,秀贤不禁生气。

  美贞接到福秀的电话,来到福秀家的附近见面。原本想把美贞介绍给家人的福秀看着打扮夸张的美贞,慌忙把她带到附近的餐厅。喝醉的美贞对福秀开始说醉话,心情复杂的福秀丢下美贞独自离开。

  明熙来医院与俊明吵架,走的时候留下明天医院的聚会必须夫妻一起来的命令。

  美贞跟在福秀后面来到老店里,在全家人的面前美贞说起两个人三年的恋爱过程,美贞拿着包边打福秀,边问为什么 不能和自己结婚。

  秀贤去参加一个派对,回到家又被婆婆说一通。 回到屋看着俊明喝醉酒睡着,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第8集

  美贞一夜未归,手机也打不通。正当仁庆和民植焦虑不安的时候,美贞却在福南的房间里舒服地睡着。福秀跪在香心面前偷偷地观察奶奶的脸色,不料,香心却意外地叫福秀喝解酒汤。

  美顺不满意婆婆的做法。美贞终于睡醒,之后才发现自己睡在福秀的家里。趁美顺去给她倒水,美贞连手机都忘拿,偷偷地溜走,坐上出租车来到父亲的西餐厅。

  美顺在福南的房间里发现了美贞的包包,正巧这时候仁庆打来电话。仁庆刚开始以为美顺只是餐厅的老板,后来知道是福秀的母亲之后,她感到慌张。美顺告诉仁庆昨天晚上美贞在她们家睡的事情,并表示进自己家门的儿媳妇必须要善良,自重的女孩子,美顺的话另仁庆的自尊心受到伤害。

  仁宇为了拿到剧本,跑到福南家的附近催促。俊明拉着贤芝说起对素英的伤感之情,延钟在一旁看着,劝导俊明要忘记前妻,对秀贤和妈妈好一点。秀贤来超市买很多菜,亲自为俊明做了一桌好菜,两个人在一起吃了温馨的晚餐。福秀把美贞叫出来,说她在未来的婆家人面前做了那么丢人的事情,两个人要一刀两断,美贞听后拉着福秀的腿死死不放。

第9集

  美贞在公司因缺勤而受到了秀贤的指责,福秀让美贞去对家人赔礼道歉。中午他带着美贞来到了家里。香心意外地没有责骂美贞,还表示赶快选个日子结婚。香心带着美贞参观家里的各各角落,美顺内心对香心的做法不满。回公司的路上,福秀看着无精打彩的美贞,内心大概猜出了大概。

  承有向秀贤推荐基河做公司的设计师。基河做了恶梦惊醒过来,回忆起和妈妈去春川疗养院看望弟弟的事情,另他更加难过。这时承有打来电话,让他带着自己的作品来公司。秀贤接到明熙的电话,陪她一起逛百货店。

  看着明熙和平时不同,做着忧郁的表情,另秀贤感到奇怪。

  回到公司后,基河正在等着她。基河的无礼终于恼怒了秀贤,正当秀贤要发火的时候,承有出现,缓和了紧张的气氛。基河说起自己的经历,但是说话仍然使秀贤恼怒。

  美顺因美贞的事情感到伤心,仁庆也表示不会把美贞嫁给福秀家里。仁宇再次来到福南的家里催剧本,他干脆在福南的房间铺上了被褥,被香心发现,引起一阵骚乱。福秀告诉美贞如果她不想结婚,可以直接告诉他。

第10集

  福秀告诉美贞自己的家庭情况,表示如果不想结婚就不要结。仁庆仍对美顺的话耿耿于怀,仁宇对香心说明了理由。秀贤看中了基河的作品,提出拍摄样品。在拍摄现场,基河对秀贤的态度仍旧傲慢无礼。

  美贞和尚淑一起喝酒,说起福秀的事情。尚淑劝她如果没有信心嫁到福秀的家,干脆就放弃。美贞和尚淑一起来到福秀的家,看着福秀穿着运动衣,正在整体猪踢店,心情更加混乱。

  香心催促福秀去美贞家拜访她的父母,美顺对香心感到不满,结果被香心赶出。

  俊明把秀贤叫到酒店,并送给她钻石项链。俊明告诉秀贤自己会努力,秀贤听后高兴不已。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遇到了延中,三个人一起去喝酒。独自喝酒的明熙见到俊明,之前忍着的愤怒瞬间爆发出来,打了俊明一个耳光。秀贤从明熙的嘴里听到了俊明的前妻素英的名字,俊明跑出了家,而秀贤也静静地离开了婆家。美贞再次偷偷跑到福秀的家里偷看,被香心逮个正着。

第11集

  香心把美贞叫进了屋子里,美贞再次与福秀的家人们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看着秀吉和香心关心美贞,美顺内心不快起来。香心趁机让福秀去美贞家拜访她的父母。从福南那里拿到剧本的仁吉发现少了一页,重新又回到福南的家中。

  美贞抱着复杂的心情从福秀的家中走出来,不料送她的福秀突然吻了美贞。随后,福秀向美贞求婚,感动的美贞同意嫁给福秀。两个人再次拥抱在一起,正巧去福南家的仁宇撞见这一幕,于是向父亲告状。

  第二天,美贞拿着契约找福秀签字,上面写着3年后分家、孩子只生一个,保证婚后还继续工作等内容,福秀在上面签上了名字。美贞回到家后为结婚问题和仁庆吵了起来,而美顺也独自伤心地哭起来。秀贤从明熙那里听到俊明前妻的事情,明熙斩钉截铁地告诉她自己只承认秀贤是自己的儿媳妇。从婆婆家出来的路上,秀贤回忆起第一次认识明檄,并通过她和俊明结婚的过去。因为签合同的事情,秀贤和基河见面,看着基河像看懂了自己的内心,秀贤不禁慌张。

第12集

  面对基河一直握着自己的手,问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秀贤内心感到不快。美顺一整天不出房屋,福秀陪妈妈又去打乒乓球,又一起喝酒,相尽方法使她开心。美顺虽然仍旧反对儿子的婚姻,但是她明白自己无法阻止,终于同意了儿子的婚礼。

  美贞料到仁庆会躲避自己和福秀,所以一大早就把福秀带到了家中。民植和仁庆糊里糊涂地见了福秀,福秀跪在地上,请求他们同意自己和美贞的婚姻。

  民植被福秀的真心所感动,但是仁庆仍旧冷淡。无奈下美贞开始绝食,仁庆表面上仍然冷淡,但内心担心起女儿来。

  福秀给从未收过结婚戒指的妈妈送去钻戒,受到感动的美顺突然变得非常有力,决定要成为像香心那样的婆婆,要拴住儿媳妇。

  美贞和福秀跑到仁庆教课的教室,给学生们分发饮料,介绍说是准女婿。看着两个人努力要给仁庆留下好印象,仁庆虽然看着无奈,但是对福秀的看法逐渐有了改变。

  基河在去拍摄现场的路上,接到妈妈的电话,立刻前往春川。秀贤在和俊明说话时,忍不住发怒,俊明为了缓解秀贤的愤怒,来公司找秀贤,不料基河却在那里等着秀贤。

第13集

  仁庆带着美贞来到猪蹄店,但是走到门前又反回来。想像着女儿要嫁到胡同里的小猪蹄店去当儿媳妇,仁庆心情复杂。仁庆在车上与美贞吵架,不小心撞上了前面的车。美顺知道美贞和仁庆来过自己家后,对自己家的穷困叹息起来。明熙夫妇听到福秀结婚的消息后,来到了娘家。明熙冷嘲热讽美顺,让美顺的自尊心更加受到伤害。

  美顺和福秀来到旅行社选择新婚旅游地,但福秀却说要考虑父母的心情,所以不能去国外去旅游,美贞听后气得说不出话来。

  仁宇终于回到了家,仁庆生气地拿着棍子满屋子追打仁宇。这时仁庆从美贞那里听到选择新婚旅游地的事情后,对福秀感到愤怒。

  俊明和福秀一起喝酒,透露了自己对婚姻的看法。重新得到机会并成功完成项目的基河终于向秀贤表示道歉。

  仁宇开着自己的跑车来到福南的家,但仍免不了被福南欺负。双方父母见面的当天,福秀和美贞的父母忙于准备,各自坐上福秀和美贞的车前往约会地点。福秀的父母看到餐厅经理对常客仁庆彬彬有礼,一下子蔫了起来。仁宇和福南也在那里见面,香心认出在孙女房间铺褥子睡觉的仁宇,引起了小小的骚乱。

第14集

  双方父母立刻镇定下来,重新开始优雅地就餐。仁庆直截了当地问什么时候让孩子们分家,香心给她说明住在婆家的理由,答应一定会好好照顾美贞。

  就餐结束回家的路上,仁宇的车盖出了故障,他开着车盖出发。秀吉在车里放屁,福秀打开了车窗。两家人的车在十字路口并排停下来,这时一阵风吹过来,把仁庆整齐梳上去的头发搞的乱糟糟。

  秀贤告诉俊明不计较过去的事情,让他对妈妈好一点,同时也委婉地告诉明熙不要把俊明当成小孩子。秀贤路过基河的工作室,进去看望他,基河问起秀贤的家庭,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基河回到承有的公寓,决定另外找一个工作室来赚钱,他跟承有说起小时候困难的家境。

  香心对美顺表示美贞进门后把权利转让给美顺,感激的美顺想象着做婆婆的情景,忍不住兴奋起来。福秀把美贞叫到气氛不错的餐厅,告诉美贞去国外度密月。美贞告诉他自己希望的是福秀的理解,其实去国内旅行也可以,解除误会的两个人高兴地回到了家。

  虽然美贞的婆家并不要求很多的嫁妆,但是仁庆仍认为要准备足够的嫁妆才可以,美贞为此来到福秀家商量。美顺坚持不要太多,但是听到美贞说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意后,美顺和福南各自提出想要的东西。

第15集

  仁庆听到美贞的未来婆婆想要宫廷面料的话后,虽然可笑,但是仍细心准备。美顺对美贞说完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福南在一旁说妈妈有资格要求。民植劝仁庆不要对嫁妆太逞强,但是仁庆说美贞的婆家要求了很多,自己会全部准备出来。

  明熙邀请医院的副院长们在家里吃晚餐,秀贤下班后被明熙叫回家帮忙。俊明安慰内心不快的秀贤,但秀贤的气仍没有消除。

  秀贤因公司的事在婆婆家里给尚淑通电话,之后突然在手机里发现基河的名字,不由自主地拨了他的电话。听到基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秀贤装做是为了公司的事情找他,之后挂断。感到奇怪的基河问承有,知道了秀贤不是为公事给自己打的电话。

  美贞的嫁妆终于到达,美顺和福南各自得到了她们希望的面料和 笔记本电脑。但马上得到香心命令,让她们把东西还回去。福南把笔记本还给仁宇,仁宇在一旁看着福南感到难过。但是美顺却把面料压在屁股下面,和香心反抗起来。

第16集

  美顺仍拿着面料反抗着,福秀转达美贞对婆婆的心意,秀吉也对香心说美顺迎接儿媳妇的心情,父子俩想尽方法想让美顺和香心和解。福秀向公司的同事发结婚请帖,他告诉美贞嫁到自己家后一定要好好处理自己的妈妈和奶奶之间的关系。基河告诉秀贤拿到合同金,为表达谢意要请她吃烤肉,席间基河对秀贤提出做朋友。秀贤喝酒回家,俊明要帮她脱衣服,秀贤无意识地说不要碰自己,之后睡着。

  香心宣布对面料事件会尊重美顺的意思,这是美顺历史以来第一次赢香心的事件。结婚前夕,福秀家和美贞家各自举行了简单的聚会,难过的仁庆终于忍不住跑回房间哭了起来。美贞看到后,也流下了眼泪。

  终于到了结婚的兙,两家的母亲都各自的遗憾流下眼泪,美贞和福秀却陷入了幸福之中。俊明因 医院的事晚到结婚礼堂,基河远远地看着俊明。场面定格在福秀和美贞的结婚照上。

第17集

  婚礼结束后两家人各自回到了家,美顺回忆起福秀小的时候把拔完的牙扔上屋顶上的事情,她呆呆地望着屋顶,不禁叹起气来。仁庆则说着亲家那边的穷亲戚,想起婚礼上始终笑开了的女儿,就忍不住生起气来。俊明在整理书斋的时候发现与前妻的结婚照,犹豫着把它藏在书堆中。

  美贞和福秀来到东海岸度假村去新婚旅游,两个人尽情地享受新婚。美贞突然肠胃难受,仁庆和美顺听到后各自埋怨女婿和儿媳妇。但是这并没有影响美贞和福秀的甜蜜的新婚生活。

  仁宇给福南还去笔记本,两个人一起边喝酒边聊天。

  美贞嚷着要玩游戏,输的人被弹额头,连输好几次的美贞终于赢了一把。她鼓足了劲把头顶向福秀的额头上,最后疼得掉起了眼泪。仁庆在电话里知道此事后埋怨福秀,仁宇在一旁听到后告诉了福南,而福南又告诉了美顺,美顺对美贞和仁庆感到了不满。

  秀贤和基河为了选拍摄地点,来到仁川码头。度完密月回来的美贞穿着韩服跑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一脚,与车撞在一起。

第18集

  福秀和美贞拜见奶奶香心,美顺仔细查看福秀的额头,开始对美贞行使婆婆的权利。基河和秀贤来到仁川码头的一个破旧的仓库。秀贤不情愿地收拾潮湿的仓库,基河一边说秀贤,以便开始细心收拾。

  美贞在美顺的指导下一天到晚在做家务活,香心叫美贞去趟姑姑家,美贞高兴地答应后立刻出发。明熙正在安排秀贤做节日的食物,这时美贞和福秀造访。美贞的天生开朗把明熙家沉重的气氛一扫而光。美贞不顾明熙的不满,说着自己想说的话,不小心把明熙最喜欢的茶杯打碎,另明熙也向后摔了过去。

  把女儿嫁出去后,一直担心的仁庆从仁宇那里听到美贞一天到晚都在干活的话后,内心感到伤心。全家人入睡后,美贞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在旁边睡着的丈夫。美贞给仁庆打电话哭了起来。秀贤在整理丈夫的书斋的时候发现了与前妻的结婚照,感到自己被别人背叛的秀贤给基河打电话,终于忍不住哭出来。

第19集

  结束婚假的美贞开始上班,早晨她想帮美顺收拾餐桌,被福秀拉着去上班。福秀对美贞说他们是同事夫妻,所以要更加努力地工作才行,但美贞总是在看美顺的脸色。美顺内心对福秀感到不满,也对谁也不关心自己而感到孤独。美贞作为新婚礼物,在公司内分发了鱿鱼。美贞接起之前秀贤负责的海报设计业务。

  基河的耳边总是回响着秀贤的哭声,他看到美贞代替了秀贤,内心禁不住失望。

  仁宇以催剧本为由,又来到猪蹄店,帮美顺和秀吉掰蒜来搞好关系,并趁机问起福南。听到福南身体不适,不由担心起来。

  美贞和福秀下班后赶紧回家帮店里的事情,两个人看到仁宇认真地招呼着客人,无言相对。美贞立刻告诉了妈妈,原本就不愿意把女儿嫁到猪蹄店仁庆听到儿子进出那里后,忍不住大怒。

  秀贤为在丈夫的书斋里发现与前妻的结婚照而难过,她想起之前在医院里听到的护士们的谈话,内心更加伤心。她独自坐在停车场里的车内,这时有人敲起了门,秀贤抬头一看,原来是基河。

第20集

  仁宇在猪蹄店帮忙,之后在福南的房间附近转悠,美贞看到后感到奇怪。回家后仁宇被仁庆斥责,但是心里总在惦记病床中的福南。美贞和福秀在屋里唱着歌大笑起来,美顺在外面听到后,对福秀感到莫名的背叛感。美顺对自己的人生感到失落,开始去了解文艺讲座。

  基河和秀贤喝酒,说起了自己的家庭,秀贤也说起自己的婚姻,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了一层。秀贤回到家后,俊明要找她谈谈,她不耐烦地进屋睡觉。

  福南把最后的剧本交给剧组,感到失落的福南独自走在街上。仁宇因联系不上福南而焦虑,这时他接到福南的电话,急忙冲了出去。仁宇在海边找到独自望着大海的福南,福南第一次说起自己因女儿身份而在家里受到差别的事情,仁宇安慰福南。因寒冷的天气福南的病更加严重起来,仁宇背着福南回到猪蹄店。

  俊明对前一天秀贤的态度感到诧异,于是三年来第一次主动给明熙打电话,问是不是找过秀贤,明熙听后既伤心又愤怒。俊明告诉秀贤一起吃中午饭,之后坐车来到秀贤的公司,在那里遇到了基河。

第21集

  俊明和基河在秀贤的公司门前遇见,基河听到俊明再婚的消息后,愤怒地指责俊明说把妹妹搞成那个样子还会结婚,俊明听后大吃一惊。

  福秀和美贞忙着下班回去帮店里的事情,美顺只顾关心福秀,对美贞冷落,美贞内心不禁感到伤心。

  仁宇担心福南的身体,他给福南打手机,福南的手机关机。于是仁宇给店里打电话,见妹妹美贞接起,慌忙地挂断了电话。

  基河见到俊明后心情复杂,他给秀贤打电话,问有没有地方可以大声地喊出来。两个人来到汉江桥下,开始尽情地喊着。之后两个人开始说各自的心事,关系更近了一层。在汉江边的篮球架上,投篮命中,秀贤高兴地给他鼓掌,基河拉起秀贤的手。

  香心去参加老家朋友的葬礼后感到心烦意乱,秀吉为了安慰母亲,晚上在香心的房间里睡觉。而福秀和美贞的房间里传来开心的笑声,独自睡觉的美顺更加感到孤独。

第22集

  夜里,俊明找到基河的工作室。俊明对基河说起与素英的婚后生活,说自己听到她悄悄离家出走后再嫁,并且生活的很幸福的话后自己的内心受到伤害。基河断然告诉俊明现在他不能为自己的妹妹做任何事情,以后不要再见面。

  美顺为了叫醒睡懒觉的美贞,用脚踢洗脸盆,反而叫醒了香心,被训斥了一顿。

  秀贤因没给明熙打问候电话而被说一顿,正当秀贤心情郁闷的时候,她看到基河结束工作走出公司,不知不觉地跟了过去,基河发现秀贤后向她微笑着。俊明拜托医生朋友找一个人。

  美顺感到自己最信任的儿子背叛了自己,感觉对人生失去了意义。她向家人宣布要重新找回自己的人生,要报名学书法,但是家人一致反对,说美顺做无用的事情,更另美顺伤心。

  仁庆生日那天,福秀和美贞下班后直接去了美贞的娘家。仁宇去猪蹄店还福南的眼镜,他成功避开秀吉的眼睛,进入里屋。仁宇装出毫无在乎的样子,把礼物扔给福南,转身出来的时候遇到了秀吉,仁宇慌忙逃跑。

第23集

  福秀和美贞为了仁庆的生日聚会,来到美贞的家里。全家人聚在一起边唱歌边打开生日礼物。香心依旧反对美顺学书法,福秀打电话说在美贞家住一晚,美顺听后不禁伤心。美顺埋怨美贞的自作主张,秀吉说时代不同了。仁宇和福秀一起洗碗,仁庆穿着仁宇送的T恤出现在他们面前,仁宇发现礼物被换后惊鄂。同一时刻,在猪蹄店里福南拿着性感的睡衣大叫。

  俊明独自坐在长椅上回忆基河的话,而基河也向承有问起秀贤的丈夫,秀贤心情复杂地看着俊明的第一次结婚照,

第24集

  福秀上班后给美顺打电话,被美顺训斥一顿。美贞拿着茶套礼物,找到明熙的家。不顾明熙困惑的眼神,美贞在那里开心地吃完饭后回到了家。

  福南为了礼物的事情把仁宇叫了出来,在大街上吵了起来。美顺叫住下班的美贞,让她以后星期天的上午在店里看着,美贞却表示不可以。

  从早晨开始美顺就不见踪影,秀吉到处寻找美顺,香心却料到美顺的去向。星期天猪蹄店接到团体订购,而秀吉去参加亲戚家的婚礼,而福秀去外地出差,福南去参加策划会议。无奈香心和美贞在店里忙得团团转,而美顺受到书法老师的称赞,在郊外享受久违的自由。

第25集

  秀贤在婆家吃早餐,送延钟去机场参加学术会,回来的路上接到基河的电话。明熙拿秀贤和美贞做比较,正当秀贤为此生气的时候,美贞告诉她不能去仁川拍摄了。秀贤责备美贞,之后不顾明熙的叫声,跑去仁川找基河。

  俊明从朋友那里接到找到素英的电话,急忙来到春川。美贞拜托仁宇帮忙看一下店,正当仁宇来猪蹄店的路上,偶然看到福南,他悄悄跟在福南的后面。仁宇发现福南来到做气功的地方,仁宇抓住福南的弱点,威胁她到西餐厅去吃饭。美贞看着疲劳一天下班的福秀,心疼地哭了起来。美顺偷偷地进屋的时候被香心发现。同一时刻,仁宇和福南也被仁庆和民植的突如其来而慌忙躲了起来,但最终还是被发现。

第26集

  香心仍出水壶,大声地叫美顺出去,美顺赶紧躲到福秀的房间。福秀和美贞、秀吉聚在福南的房间,而两个人的斗争仍在继续。

  俊明来到春川疗养院,但已过了规定的见面时间,他在车里睡着。而秀贤和基河也为了第二天的拍摄也睡在车里。基河进秀贤的车里,在旁边的座位上睡着,秀贤慌张地一夜都没有合眼。中间醒来的基河和秀贤看着夜海聊天,基河说秀贤另他彷徨,表示今后不想再见到她。

  福秀和美贞上班后,家里只剩下香心和美顺,美顺被香心狠狠地训斥,但最终仍得到香心的许可,说美顺可以去学习书法。美贞对美顺对自己没有一句道歉而生气,美顺给公司打电话,告诉美贞店里有团体订购餐,问她什么时候下班,美贞终于忍无可忍,告诉福秀自己今天回娘家睡觉。

  结束拍摄回首尔的路上,基河开玩笑地对秀贤说喜欢她。到了工作室后,基河像再也不见秀贤一样拥抱她。俊明写完疗养院见面申请书后,坐在长椅上等着,这时看到素英走过去。

第27集

  仁庆训斥着不懂事的美贞,劝她回婆家。伤心地开着车回去的路上,见仁宇追着福南的后面,更加生气。回到家后,美贞不小心把生菜撒了一地,受不了美顺的责备,给仁庆打电话。一整天生着气的仁庆听到美贞的哭诉,终于忍不住跑到猪蹄店。

  俊明见到素英忍不住痛哭,而素英却避开俊明不见他。素英母对俊明说不要再来找素英。秀贤想起基河感到难过,正在这时候,她接到从春川到首尔的道路上俊明酒后驾驶而发生事故的电话。

第28集

  俊明只是额头擦破了皮,但是延钟、明熙、秀贤都被他惊吓。伤心的延钟躲开秀贤问俊明为什么还在找前妻,俊明坦露自己忘不了素英的心情。偶然在门前听到这一切的秀贤静静地离开,因伤心和愤怒秀贤流着泪,不知不觉地来找基河,看到基河后一把抱着他。

  很晚跑到猪蹄店的仁庆正巧目睹美贞一个人在干活的情景,生气地要找婆婆美顺算帐,但秀吉正巧出现,仁庆躲到美贞的房间里。仍不解气的仁庆给猪蹄店打电话,对美顺说要跟着时代走,美顺听后气得说不出话来。

  仁庆偷偷走出猪蹄店,福南给她拿包好的猪蹄,努力想给仁庆留下好印象。仁宇终于申请福南学的气功学校,想一起学气功得到福南的心。

第29集

  秀贤知道了俊明为去见前妻去春川的路上遭遇交通事故的事情,内心受到冲击。秀贤给基河打电话约吃晚餐。美贞向美顺要福秀的工资存折,美顺支吾着说忘了放在什么地方了,并感叹其对每个月向香心要生活费的自己的处境。

  福南摘下眼镜,穿上短裙去相亲,仁宇看在眼里,心里感到不舒服。 仁宇带着福南区游乐场玩,故意让她补能赴约。美顺给福秀的公司打电话,让福秀把存折印章还会来,并坚决表示自己从未说过要把存折给美贞的话。

  明熙为了缓和秀贤得心情,一起去百货店购物,在那里遇到了正在拍摄产品宣传册的基河。基河一眼认出了明熙,但是明熙却想不起来基河。基河给俊明打电话,生气地表示不要再去骚扰苏英。明熙给秀贤买围巾和皮鞋,秀贤和明熙分手后立刻去找基河。

  仁宇对载勇和福南在一起的事情感到伤心,于是在福南家的胡同口等着福南, 终于等到福南回家,福南看到仁宇后,跑上来一把拥抱她,说没有了仁宇自己感到害怕,终于仁宇向福南表白了爱意。

第30集

  美贞对美顺要工资存折,美顺对她仔细描述生福秀时的情景,再次把美贞糊弄过去。秀吉从胡同里走了出来,仁宇着急之下一把抱住福南吻了起来。秀贤和基河在西餐厅里共进晚餐后回家,到了家门口,秀贤从后面抱住基河,基河没有拒绝。

  明熙终于想起在百货店遇到的男人就是基河。美顺翻看美贞的卡明细后不禁吃惊,正为工资存折问题而和美贞冷战的福秀找父亲商谈。公司里的人看着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的秀贤,纷纷吃惊。秀贤理直气壮地对基河说约会。俊明接到基河的电话后,在百货店里买了给素英的礼物,立刻前往春川,正巧秀贤在百货店里看到了俊明。仁宇和福南开始正式交往,秀吉在美顺的房间里偷出存折。为了拿到存折,美顺和美贞在胡同里奔跑着,这时她们看到仁宇和福南开心地约会的一幕。

第31集

  仁宇和福南被美顺和美贞发现交往的事实,两个人慌张地相互否认,但是背地里却爱意正浓。

  经过和美顺的奔跑比赛,美贞终于拿到工资存折,她高兴地不知所措。美顺虽然看着不顺眼,但是听到香心的话后,有点理解美贞,于是对香心表示也给自己经济大权。

  俊明偷偷从医院出来,买了素英喜欢的东西,之后前往春川,正巧秀贤看到这一幕。失落的秀贤开始越来越依赖基河。

第32集

  美顺向香心开始要存折,香心大声责骂美顺。仁宇又来找福南,正巧被秀吉看到,仁宇慌忙拿出为秀吉准备的洋酒骗过去。

  发工资那天,美贞买了电饭锅送给美顺,还为美顺准备零用钱。 原本心情郁闷的美顺心情稍微好了起来。

  秀吉提议全家人打牌,香心一直想着白天美顺说的话,最终决定把部分经济权转给美顺。

第33集

  福南和仁宇在福南家门前拥抱,被美顺和美贞发现。伤心的美顺边打着福南边说绝对不可以, 还对美贞说选错了儿媳妇才发生这样的事情,美贞听后打受伤害。

  明熙到春川疗养院找素英,对她说不要再诱惑俊明,受到打击的素英被送到急救室。秀贤和基河在海边度过开心的时光,但基河感觉秀贤是因为对婆家和丈夫的愤怒而诱惑自己, 不禁感到失落。基河带着秀贤回到首尔,秀贤到家后收拾了俊明的行李,俊明拿着行李住进酒店。

  因福南和仁宇的事情,美顺和美贞之间的气氛终于爆发,结果两个人都在各自的房间哭了起来。仁宇偷偷来看福南,发现了美顺扔出去的狗熊玩具,这时福南打来电话说爱她。

第34集

  仁宇听到福南说爱他的话后,激动地开始大喊自己也爱福南,全家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秀吉责备自己被一瓶洋酒卖掉了女儿,全家人开始计划怎么骗过去香心。美贞赶到外面责备起仁宇,但仁宇抱着狗熊玩具高兴地回家。

  在全家人的监视下福南被关在屋里,美贞被美顺的话受到伤害,在外面喝醉后回到了家,开始在屋里唱起歌。香心要给福南介绍油店老板家的孙子,带着她出去。好不容易出门的福南立刻去见仁宇。福南对仁宇提出分手,仁宇却反过来要和福南结婚,拉着她来到猪蹄店,而福南的家人都去了桑拿屋。仁宇和福南在空房子里喝醉后睡倒在炕上,而全家人回到家后目睹了这一切。

第35集

  猪蹄店的家人们看着着福南和仁宇在福南的房间里相拥而睡的样子,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为了不被香心发现,福秀和美贞夹在两个人中间睡觉。早晨仁宇起来后,被秀吉赶了出去。福秀因福南的事情一整天闷闷不乐,美顺也福南说起伤心的心情,而福南也为家人的态度感到心痛。仁庆给美顺打电话,要为仁宇福南的事情与美顺见面。

  延钟看到住在酒店里的俊明,告诉了明熙。明熙的朋友们也在西餐厅里看到开心的进餐的秀贤和基河,给明熙打电话告诉此事。明熙在秀贤的家里等着秀贤回家,像往常一样训斥她,但是看着秀贤和之前不一样的态度,内心感到事态的严重性。

  仁宇穿着正装来到猪蹄店,他跪在院子里请求同意自己和福南的关系。吃惊得美贞也跪在了地上,正当全家人在说服仁宇的时候,传来外出回来的香心的声音。

第36集

  秀吉躲开香心,把仁宇藏在美顺的房间,全家人装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一阵骚乱结束后,福南和仁宇单独见面,福南提出分手。

  仁庆来到猪蹄店,美顺和仁庆各自说着各自的立场,越说越生气,一致认为不能亲上加亲。仁庆回到家后整理仁宇的行李,准备再把他送去美国。

  秀贤给去春川的基河准备盒饭,还准备了他妹妹的礼物。之后秀贤来到 医院找俊明,准备提出 离婚,但是俊明不在医院里。基河在来到春川,看着靠氧气呼吸的妹妹,知道了明熙来过的事情,他愤怒地来到明熙的家。明熙把俊明和秀贤叫到家里,告诉他们家里不能再有第二次离婚,但是秀贤和俊明走出房子后,仍表示离婚。这时基河在门前看到了两个人。

  仁宇对福南的冷酷态度感到痛苦,他跟随福南来到福南家的胡同口,但是福南说出一堆伤仁宇的话后,冷冷地转身离开。

第37集

  福南和仁宇分开后,照常回到家躲在屋里不出来。全家人小心地不被香心发觉,同时在查看福南的脸色。仁宇再次来找福南,但是福南说出更狠的话,令仁宇伤痛不已。当天晚上,仁宇站在猪蹄店门前哭泣着,秀吉带着他去喝酒,劝仁宇放弃福南。

  喝醉的秀吉回屋睡觉,仁宇则在店里趴着睡觉,正巧被香心看到。秀贤因联系不上基河而焦虑,后来才知道他只不接自己的电话。秀贤来基河的工作室找他,基河冷冷地告诉她再也不会和秀贤见面。

  俊明在春川疗养院里听到素英离家出走的过程和之后明熙来找过的事情。仁宇严重病倒,并决定重回美国,两家的人都不禁松了口气。美贞福秀夫妇买 冰淇淋蛋糕,和家人一起庆祝美贞升为科长。福南想起和仁宇的回忆,跑去仁宇的家,作为离别礼物,亲了仁宇的脸。

第38集

  仁宇被福南突然亲吻后,开始训斥福南,让福南发誓今后一定听自己的话,两个人开始商量什么事情。仁宇出国的那天,美贞和美顺之间开始流露着和平的气息,全家人看在眼里纷纷高兴。突然福南和仁宇闯了进来,向全家人发出炸弹般的宣言。仁宇向仁庆说她即将要当奶奶,这一事情被香心发现,两个家庭都被掀翻。

  秀贤在百货店找到基河问其原因,基河仍然冷冷地转身。俊明从素英那里回来后,对明熙说自己和妈妈生活对所有的人都是好事,明熙听后受到打击。

  香心因福南的事情而大怒,跑去庙里稳定情绪,脑子里想起前一天仁宇喝醉后思念福南的样子。回到家后,香心找来福南谈话,确定了她确实深爱仁宇,并同意两个人的结婚。

  两家父母见面的那天,美顺和仁庆从丈母娘和婆婆的位置调换过来。

第39集

  仁庆和美顺为仁宇和福南的结婚问题再次聚在一起,但是最终仍然不欢而散。仁庆给美顺写了很多需要准备的嫁妆,美顺只能叹息。福秀要拿出存折里的钱给福南准备嫁妆,美贞知道后跳了起来。

  俊明在基河的公寓里睡醒过来,同一时刻,基河和秀贤见面,整理了两个人的关系。延钟愤怒地打俊明,明熙到春川找基河母,求她放了俊明,这时基河回来。明熙不顾愤怒的基河,表示可以不论多少钱自己都可以给他们。

  美贞没有认出从夏威夷回来的永新,又拿皮包打了一顿。福秀把仁宇叫出来,向他挥起了拳头。

第40集

  福秀和仁宇扭打在一起,相互指责对方没有好好对待自己的妹妹。美贞穿这美顺的韩服以亲家的身份回到娘家,开始讨论婚嫁问题。福南见美贞想多往娘家拿回东西,开始和嫂子讨价还价。

  明熙找到秀贤,以父亲的教授职位提出交易,告诉她自己知道她有过婚外情。基河看着重病中的素英,内心被复仇燃烧着。秀贤跑来找基河,基河带着她来到酒店。

  仁庆夫妇来到猪蹄店,和亲家一起喝酒,并吐露出对女儿的失望之情,美顺和仁庆由此和解。仁宇和福南终于举行婚礼,美顺问美贞有没有怀孕,令美贞心存压力。仁宇夫妇去庆州度蜜月,却比计划提前回来,福南在公婆面前大哭起来。

第41集

  仁庆预感仁宇和福南在蜜月旅行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想方设法想知道,但两个人始终闭口不谈。美顺从药店拿来熬了黑山羊的药,告诉美贞对怀孕很管用,还不想要孩子的美贞让丈夫喝了下去。秀吉以为是仁庆为福秀熬来的药,要抢过来喝,最后送给了仁宇。

  基河拉着秀贤来到酒店的房间,秀贤流着泪告诉他这并不是自己所希望的事情。在明熙的妨碍下,素英母女被疗养院赶了出来。俊明来找素英,知道她再次离开,心情不禁沉重起来。秀贤独自喝酒,不小心划破手,俊明带着流血的秀贤来到医院。

  福秀和仁宇高兴地一起把药喝了下去,之后躺在炕上入睡。美顺知道此事,把美贞叫来教训一番。看着理直气壮地美贞,美顺生气地让她从家出去。仁庆终于知道了仁宇和福南撒谎结婚的事情…..

第42集

  美贞听到美顺叫自己离开家的话,伤心地收拾行李回娘家,福秀也被秀吉赶出家,来到了丈母娘家中。美顺电话里生气地对仁庆说美贞的事情,不料却听到福南骗了家人结婚的事情,受到打击的美顺病倒。福南和仁宇也被仁庆赶出来,来到猪蹄店,两家人都和女婿们住在了一起。

  俊明心痛地想起住院的秀贤,基河也回忆起在酒店里的事情,感到难过。明熙把基河叫出来,向他发泄心中的愤怒,拿手提包打他,基河咬着牙忍了下来。福秀因业绩下降被上司训斥,但美贞却只忙着与美顺的争斗。

  美顺忙着伺候女婿,但福秀却被仁庆数落。仁庆不小心撞见福秀在洗澡,以此为由把美贞夫妇送回去,美顺也趁此机会硬把不想回去的仁宇送回家。

第43集

  面对美顺的催促,美贞表示可以同意生孩子,但是要分家住在娘家里,美顺坚决反对分家。福南给回到娘家的美贞准备饭菜,仁宇看不下去,让福南回猪蹄店,让她专注写剧本。

  俊明决定忘记素英,和秀贤重新开始。秀贤在百货店看到基河和一年轻女子拥抱,感到被骗的秀贤告诉基河自己是一气之下才和基河交往的,现在和丈夫重归于好。

  福秀因被公司重新调整工作而感到有压力,不知情的美贞仍忙着和婆家打感情战,令福秀更加疲惫。美贞一直联系不上福秀,着急地哭了起来。

第44集

  美贞在公司遇到福秀,生气地和他吵了起来,并说出离婚的话。香心知道美贞住在娘家的事情,把美顺叫了过来,狠狠地训了起来。伤心的美顺给美贞打电话说出不满,但美贞并不听她的话。仁庆让福南做家务,看着迟钝的福南不禁生气。

  基河看到素英换了乡下破旧的医院,复仇的火焰再次燃烧。基河在百货店遇到秀贤,他冷冷地对待秀贤。美贞出差回来,听到福秀递了辞职信后消失的消息。美贞收到福秀写给自己的信,感受到了福秀对自己的爱和歉意,她哭着跑回猪蹄店,美顺和美贞一起担心福秀。在海边,福秀看着自己的家人和丈人家发来的视频短信,脸上露出微笑。

  下雪的平安夜,仁宇终于和福南洞房。基河在俊明家门前和秀贤接吻,而回到家的福秀温柔地拥抱美贞。

第45集

  福秀向公司提出辞职,之后决定和做服装行业的前辈一起成立新的公司。一直病躺着的香心突然起身,开始让美顺做这做那,让她忙得团团转。翁心带着伤心的美顺去舞蹈学校,而美贞也成为美顺坚强的后盾。

  明熙来找已搬到破旧的疗养院的素英,再次把装钱的信封留下,从素英那里出来后,明熙在大街上看到了秀贤和基河。仁庆要改变土气的福南,让她去烫发和化妆,福南独自在屋里流泪。

  在美贞的帮助下,美顺瞒着香心去学跳舞, 并从舞蹈中感受到了新的人生的快乐。翁心鼓动美顺和美贞一起去舞厅。

第46集

  美顺,美贞,翁心三个人走进舞厅,而秀吉也拉着福秀走进舞厅,仁宇在舞厅门口发现福秀的身影,也跟了进来。有一中年男子硬拉着美贞要出去跳舞,福秀和仁宇看到后同时扑了过去,引起一场骚动,全家人都被带到派出所。回到家后,众人被香心狠狠地训斥一顿,之后各自回屋,却在屋子里发生夫妻争吵,结果秀吉和福秀住同一屋,美顺和美贞睡在一屋。

  明熙跟踪基河和秀贤,之后忍不住哭了起来。第二天,明熙故意把要还钱的基河叫到家里,让他和秀贤相遇。香心看到美顺,美贞,翁心三个人一起出去,疑虑地跟踪她们,一路追到舞蹈学校。香心大声地叫着美顺的名字,闯进了舞蹈教室。

第47集

  香心闯进舞蹈教室,美顺被香心狠狠训斥后赶出家门。夜里,美顺和美贞在猪蹄店门前举着要保障儿媳妇的人权的牌子示威。第二天美顺像往常一样准备早餐,但香心仍不原谅她,让美顺出去。

  秀贤在婆婆家里遇到基河,终于知道了基河就是丈夫前妻的哥哥的事实。秀贤与基河见面,两个人坦诚地吐露彼此的心情,决定离婚的秀贤来到了春川。仁庆在福南面前取笑离家出走的美顺,无法忍受的仁宇在民植面前说起仁庆过去的男人的事情。被赶出来的美顺想起往事,伤心地流下眼泪。

第48集

  美顺在情侣旅店过夜,一名来找妻子的醉客闯了进来,经历了一场警察出动的骚乱。不敢呆在那里的美顺给美贞打电话,美贞把美顺藏在后屋。美顺不在家的日子里,福秀和秀吉整天忙着做家务,两个人有苦说不出。

  明熙听到秀贤去了春川的消息,预感到一些事情,她来到猪蹄店。很久没有和香心在一起的明熙躺在香心的身边,说起过去的事情。

  仁庆喝醉后被音乐学院的讲师背回家,民植的怒火终于爆发。仁庆离家出走,在后屋与美顺相遇。同病相怜的仁庆和美顺说着心里话,彼此开始亲近起来。这时美贞打电话说香心晕倒,美顺慌忙起身。

第49集

  美顺听到香心晕倒的消息,慌忙跑去医院。看着插着氧气管昏迷的香心,美顺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仁庆偶然发现了民植的日记,但里面全部是英文,仁庆看不懂内容。秀贤向公司提出辞职信,之后告诉俊明自己也有爱着的人,向他提出了离婚。明熙预感到儿子夫妇的离婚,她来到香心的病室。面对后悔中的女儿,香心最后教她人生的道理。

  仁庆让仁宇把日记里的内容翻译过来,发现里面写满民植对金秘书的爱意。愤怒的仁庆把餐厅掀翻。美顺和美贞一起守护在香心身旁,香心提出要和美顺出去散步,对美顺表示了谢意。

第50集

  因俊明和秀贤的离婚问题,整个家被掀翻,香心的身体突然好转并回到了家中。心情混乱的俊明来到猪蹄店,香心安慰难过得俊明。晚上,家人为香心举行派对,香心开心地和笑着。下雪的夜里,香心穿着整洁的衣服走出家门,美顺做梦看到自己追出去给香心穿上鞋。第二天美顺来到香心的房间,打开房门后痛哭起来。

  由于香心去世,秀贤推迟了离婚,她来到葬礼现场尽了儿媳妇的孝道,明熙第一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受到打击的美顺晕了过去,仁庆替美顺在葬礼现场招待客人。

第51集

  举行完香心的葬礼后,猪蹄店的家人回到了家,为了安慰伤心欲绝的美顺,两家人聚集在一起,福秀和美贞把感谢牌送给美顺,美顺流下了眼泪。随后,全家人一起打牌,福南和美贞各自占在婆婆一边,引起了娘家人的不满。离婚后秀贤去美国,基河去机场送她。俊明离开了父亲的医院,来到一个乡下医院里,明熙整天不吃不喝。美贞带着丈夫和哥哥夫妇来到明熙的家。美贞和福南在梦里遇到奶奶,见到她赶着小猪过来,两个人抓着小猪抱了起来。

第52集

  美贞和福南怀孕,福南疲惫地无法动身子,美贞却挺着大肚忙着参加商家繁荣会副会长的选举。香辛的第一次忌日当天,福南的肚子阵阵疼痛起来,正当猪蹄店的家人要去看福南的时候,美贞也开始腹痛起来。

  美贞和福南生下健康的孩子,两个人看着各自的儿子和女儿陷入幸福之中,而美顺和仁庆却忙着替儿媳妇们看孩子。 美贞夫妇和福南夫妇抱着孩子来看明熙,心有所触的明熙来到俊明的乡下医院。看着儿子和已怀孕5个月的素英幸福的样子,明熙终于接受了他们。

  基河来到秀贤在纽约的家,两个人一年后重逢。

  五年后,美顺拎着泡菜来到已分家的美贞的家中,美贞则忙着给从幼儿园回来的儿子振秀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