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由日剧小天后仲间由纪惠和演艺圈老前辈泉品子联合主演。这是一部围绕两个豪华女主角,充满了惊险刺激和武打戏,还有许多欢笑和眼泪,是一部强档刑警连续剧。

  一般来说警匪片里的警察搭档,多半都是两个男人或者一男一女,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性格需要很相合或者互补,但像本剧这种两个女警搭档的可说绝无仅有,这两个女人年龄性格都迥异,怎么看都不能成为一对好搭档,偏偏她们就是成为了搭档而且能联手破获不少案件。

  主演仲间由纪惠和泉品子也相当令人意外,虽然她们的年龄相差很大,但演出搭档却意外地相当合适。无怪乎剧组狂妄地称这两个人组成的搭档会是有史以来最强悍,且能为正统刑警连续剧带来一股新风。

  仲间由纪惠扮演的是一个除了射击技术无一可取,热情洋溢的冲动派新人女警,泉品子则是警署里被投诉率高踞榜首的问题人物。这两个根本不能相容的女人,平时总是处在对立方遇到案件却能合作无间,于是她们在演出的同时也为观众带来了欢笑和眼泪。

  日剧《女子刑事》主要人物介绍:

  田山来实——仲间由纪惠 饰

  今秋开始配给日暮署刑警课搜查一系的新人女警。拥有强烈的正义感和人情味,不顾一切勇往直前的性格。却也有点小迷糊,总是容易对被害者和嫌疑人代入过多的感情,因此常常导致失败。视力有7.0,更拥有超乎常人的动态视力,仅仅是汽车加速的一瞬间就能分辨出司机的容貌。虽然射击技术绝佳,但总是擅自判断是否需要回避,于是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开枪,让上司华子和青山科长头疼不已。

  樱华子——泉品子 饰

  日暮署刑警课搜查一系的老资格刑警。嘴巴很毒性格也不好,被投诉率是署内之最,没有一个刑警能跟她搭档很久。35岁的春天从交通课被调到了刑警课,至今已经18年,同期的男同事们全都已经升职,女同事则结婚辞职,她却始终留在这里努力至今。拥有柔道二段的能力。

  朴智元——柳时元 饰

  韩国男性,是华子年轻时唯一爱过的男人朴天寿的儿子。智元2岁时母亲就去世了,之后到日本工作的天寿和华子坠入爱河,智元对华子就如同亲生母亲一样地依恋。长大以后的智元回到韩国成了摄影师,因为某件事失去了生存的欲望。于是被华子接回日本,很擅长做料理,日暮署的刑警们都很喜欢吃智元做的饭菜。

  青山光一郎——益冈彻 饰

  日暮署刑警课搜查一系的课长。比华子晚三期进来,却因为在警务课时拼命三郎的干劲而成为警部。成为和华子同署的刑警后曾向她求婚,实际上他一直爱慕着对工作充满了热情的华子,结果当然遭到了拒绝,却至今都有着屡败屡战的勇气。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田山来实是只有射击技术可取的警视厅巡查。经过8年的地域课派出所工作,今年10月被调到了日暮署刑警课成为刑警。她的搭档也早已决定好了,那是让许多搭档都崩溃的著名老油条女警樱华子。

  虽然华子想要按照一贯的步调来锻炼来实,没想到来实的表现却大出所有人的意料。华子不仅超速驾驶,还胡乱对批评电影。更在追击犯人的时候粗心大意导致犯人逃走,这些都让华子成为日暮署被投诉率最高的刑警,但她本人对此非但毫不在意且相当自豪。

  而今来实对案件表现出的热心,让华子想起了当初自己新人时期,那种为了查案彻底忘我的热血劲头,来实也完全不受华子这个“唧唧歪歪的臭老太婆”的影响,迅速地成长着。

  另一方面,来实崇拜的警察学校时代的教官岩代百枝,以及华子视如己出,只对华子敞开心扉的在日韩国青年朴智元两人,都被卷进了一起危险的连续杀人案。

第二集

  在接下来发生的连续杀人案中,来实和华子顺利救出的佐藤有希,成为了第四个受害者,死者的手臂上写有神秘的数字13。

  这是来实成为刑警以来办理的第一起案件,虽然让她感到了喜悦却也难以隐藏对有希之死的震惊。看到来实这个样子,华子不得不提醒她查案时必须摈弃私人感情。

  几天后署里召开连续杀人案的搜查会议,席间警视厅的柳田隆弘禁止来实和华子参与调查,因为她们会在街上无视行人开枪。结果两人被命令去调查连续偷盗的案件。

  这天,被偷的受害者出现在日暮署,这个受害者就是住在华子家的朴智元。其父的遗物照相机被一个人骑着摩托车抢走了,虽然当时智元立刻奋起直追,对方却很快就不知去向了。

  虽说华子要求来实在查案时应该摈弃个人感情,自己面对智元却显然做不到,她发誓要找出那个混蛋小偷。

  两人开始调查偷盗案,犯人却大出她们的意料之外。

第三集

  通过日暮署一帮刑警的调查发现,连环杀人案中第四位受害者佐藤有希是假名,不仅如此,她的真名叫做时田梨惠子,是某著名大型企业社长的掌上明珠。这种身份的人为什么却要用假名,尽管被下令不许管这宗杀人案,来实依然努力思索着,由于在抓小偷的时候来实又擅自在街上开枪了,勃然大怒的刑警课长青山赶紧下令把她抓回调查本部。

  吉井去把来实抓到车上准备带回警署,来实依然满脑子连环杀人案的事情,虽然坐在车子里却不断追问案情的进展。

  另一方面,朴智元把自己碰巧拍到的时田梨惠子的照片交给华子,柳田把一个叫惠莎的女人带回警署,之后本田和华子组成了调查小组,案情却依然毫无进展。

  这天来实听说杀人案现场附近的停车场停着不少车,于是明白肯定有什么遗漏的证据并独自前往案发现场,此时却发现某人的踪影。

第四集

  来实逮捕了手上持有连环杀人案证据的疑犯有吉久美,为了寻找新的证据和久美一起来到她单独住的公寓搜查,智元赶紧把此事告诉了华子,焦急的华子立刻赶赴现场,结果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来实,和已经被人杀害的久美。

  手上的证据也弄丢了,一时之间日暮署刑警课笼罩在沉重的气氛中。得知是来实搞出这种状况的柳田,愤怒地要求来实去写辞职信,让来实陷入了低潮中。

  看到来实闷闷不乐的样子,智元邀请她一起去游乐园散心,不久来实终于在智元温柔的安慰中慢慢恢复了心情。

  几天后,青山课长给来实派了新任务,让要求来实辞职的柳田气闷不已。

  来实和华子一起去给小学生讲授交通安全课,可惜孩子们完全不听她们的话,很快她们得知其中有一个叫做美帆的小朋友,是连环杀人案其中一名死者小高嘉弘的女儿,但紧接着美帆突然失踪了。

  与此同时,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给警方寄来了一封预告信。

第五集

  连环杀人案第一位被害者的女儿美帆失踪了,其母把这件事告诉了来实和华子。

  与此同时,调查总部收到连环杀人案犯人的预告,来实感到惶惶不安,害怕接下来的受害者就是美帆,于是跑来找柳田问清楚。但从预告信的内容看来,美帆卷入案件的可能性很低。

  柳田首先考虑的是破获连环杀人案,实在调不出人手再去寻找美帆。来实则认为无论如何都该先找到美帆,见此情景华子说服了青山课长,让吉井来帮忙一起寻找美帆。

  于是来实等三人开始分头寻找美帆的行踪,却始终感到人手不足。美帆依然下落不明,而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来实去拜访了警察学校时候的恩师岩代,希望警察学校的学生们能帮忙一起寻找。岩代爽快地答应下来并立刻召集了所有学生,迅速给出调查指令,目睹岩代的果敢来实和华子瞬间都充满了希望。

  很快,也在帮华子找人的智元发来消息,告诉来实自己看到美帆了。奇怪的是当智元出现在来实面前时,警视厅的木崎也出现在他身后。

第六集

  朴智元某个深夜造访了连环杀人案第四名死者时田梨惠子的家,也就是著名投资信托公司社长时田章吾的家。他当着时田的面取出一张照片和一些资料,那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的照片,并告之这是梨惠子死前最后见到的人。

  看到这些东西的时田提出愿意花钱买下,却遭到智元的拒绝。

  一直跟踪智元的木崎和川口突然出现,并带走了智元。看到智元被带到日暮警署来的来实,一时之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听闻此事的华子则要求由自己来审问智元。柳田等刑警则通过魔术镜监视整个过程。

  另一方面,警署收到连环杀人案的预告信一事被公开,民众都认定这是胡闹不断打电话到日暮署来询问情由。

  此时吉井的妻子明子来到警署,并告知自己也收到了预告信。但除了来实和吉井之外警署其他人没有一个表示担心。

  与此同时,时田的妻子睦子也收到了预告信,认为她才是犯人真正目标的柳田造访了时田,时田却拒绝透露自己和智元做了什么交易。

第七集

  吉井的妻子明子成了新的受害者,原本负责保护明子的来实面对痛哭不已的吉井,强烈感受到自己是如此不成熟。

  杀人案接连发生,日暮署的刑警们开始产生连带感,众人开始重新取证并检查证物,青山课长指出犯人很可能是警察内部的人。

  来实完全不相信这种推测,跑去拜访了柳田,希望他回到搜查本部一起继续调查本案。原本被排除在搜查本部之外的柳田已经心灰意懒了,却因招架不住来实的热情终于答应帮忙。但来实没想到的是,接下来调查出的事实,让她大吃了一惊。

  另一方面华子决定不再和逮捕智元的时田合作,要独自一人继续查案。她为了心爱的男人,智元的父亲朴天寿,发誓要报复时田。

  此时智元已经无罪释放回家,在华子的房间里看到以前父亲送给她的黑色礼服。

第八集

  这天突然有一个自称是连环杀人案真凶,名叫镰谷武的男子来自首。镰谷告诉给他录口供的来实和华子,自己和第二起杀人案中的死者仓本道夫是邻居,由于对方总是制造噪音于是把他杀了,至于其他的案件则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之后警方询问仓本的邻居们,发现死者仓本在住所附近是个风评很好的学生,根本没人会恨他。但证据却又显示杀害仓本的的确是练谷,此时来实有了意外的发现。

  经过调查发现,镰谷所谓的杀人理由其实都不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而是从母亲的看护山木早代那里听来的。

  根据这番供词警方迅速前去寻找山木其人,但却始终遍寻捕获,他们判断她很可能用了假名。

  山木早代成了破案的关键,更有可能和此次的连环杀人案有关,只要能找到这个女人案情肯定就会有极大进展,此时一个自称山木的人打来了电话。

第九集

  最近日暮署刑警课在搜寻一个神秘的女人山木早代,众人听镰谷说在警署内看到山木了,于是全员开始在各个房间里搜寻。

  此时和镰谷在一起的来实听到很轻微的声响,反射性地推开镰谷转过身的瞬间枪响了。听到动静的华子担心来实受伤立刻遁声而来,恰好看到中抢的来实倒在地上。

  万幸来实并没有生命危险,被送到医院后就很快恢复了意识。木崎发现匪徒使用的枪械和警察是一样的,由此推断犯人来自警察内部的可能性很高。

  众人出了病房飞速赶回警察局进行搜查,智元则听华子的话来保护来实,并阻止她也回警局去调查,通过智元不断的游说来实终于不再坚持并躺回病床睡觉。此时华子来找看护来实的智元。

  为了见华子智元走出了病房只剩下来实一人,突然一个人影闯入了来实的病房。

  但随即智元发现华子并没有来,焦急的他立感不妙反扑病房却为时已晚,来实已经不知所踪,心急如焚的他并没有发现一个黑影正慢慢靠近自己。

第十集

  来实和华子找到了放置连环杀人案受害者的车,一切证据都指向来实最尊敬的岩代教官。在华子和柳田不断的催促下,犹豫不决的来实终于打电话给岩代。

  来实并不知道接听电话的岩代身边还有智元,焦急的智元冲着电话那端大叫让来实不要过来,原来他已经被岩代抓到成了人质。

  为了营救智元,来实决定听从岩代的指示独自来到其指定的场所。察觉到来实和岩代对话的华子,则坚决反对来实单独行动,但来实并不理会依然只身前往。

  留在警察局里的柳田联系上了青山课长,于是警方开始寻找岩代的罪证。

  来实忍着伤痛来到指定场所,却看到岩代用枪打伤了智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