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李氏朝鲜第4代国王世宗是韩国人引以为傲的一代圣君。这部剧迎合了当今韩国人渴望杰出偶像领导人的心理,讲述了世宗令人尊崇的一生,借以唤起当代韩国人的历史自豪感和民族自尊心。

  世宗一生勤奋好学,心系百姓,爱惜人才,胸中始终怀着“王道政治”的梦想,是韩国最受尊敬的一位伟人。本剧没有把他脸谱化,而是着眼于他如何突破自身局限,成长为朝鲜王朝第一政治家的过程。

  年轻的世宗即抱有“国以民为天”的政治理念,努力学习儒教经典、数学乃至外语,用知识武装自己,静候为民造福的机会。当时还不是世子的他并不贪慕权势,在权力面前晓得分寸,在大义面前懂得进退,而需做决定时则当机立断,闪光的人格垂范着后人。

  世宗爱惜人才,他所营造的团队文化令人向往。为了国家的安宁和百姓的安危他总是身先士卒,因而在他手下众臣用命。然而即使目标一致,人与人之间也总存在着立场差异,本剧描绘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矛盾,也刻画了通过民主式的讨论解决矛盾的过程。

  在世宗的励精图治下,朝鲜社会由人治向法治迈进,在这一过程中,世宗意识到百姓受教育的必要性,于是亲自组织创制了《训民正音》,为韩国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

  他还是一位很具国际战略眼光的君王,在当时,朝鲜王朝的安危取决于和当时的“霸权国家”明朝间的关系,意识到这一点,世宗对明朝积极奉行“事大外交”,甚至不顾臣下的反对。当然他也并非一味“事大”,鉴于朝鲜的国力,他婉拒过明朝派兵征讨蒙古的要求。世宗外交中的自主性将会对今天的韩国探索与大国间的实用外交之路提供思考借鉴的范例。

  这是一部以政治为主题的剧集,它不同与以往的宫廷剧,在这部剧中,宫廷不再是嫔妃们争宠夺爱的场所,而变身为朝鲜王朝的政治中枢。在那里,朝鲜王朝开国精英们任信念与热情激烈碰撞,演出着一场场令人眼花缭乱的政治大戏。

分集剧情:
第1集

  在朝鲜八道治安状况最好的宫中,而且是在戒备森严的正殿之上,竟然发现了悬梁自尽的从事官金变的尸体!金变与王室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吗?黄喜等忠臣战战兢兢地开始调查金变之死,此时,太宗要亲自来正殿确认金变的尸体。

  是单纯的自杀?还是想把朝鲜纳为驸马国的明朝使臣们的计谋?正不得要领时,尸体上慢慢地显现出一句话“汝守王才乎”?看来凶手针对的是殿下……黄喜意识到自己判断有误,急忙向东宫跑去……

第2集

  “忠宁大君并非储君,绝不可以做君王!” 李随见黄喜担心会再一次出现王位流血之争,这样向他断言。

  目睹百姓们咒骂明朝使臣黄俨,忠宁在理想和现实间彷徨……

第3集

  忠宁走出宫廷,到广阔的世界上真正接触百姓,归来后他不顾别人的劝阻,擂响了用来供百姓申冤的申闻鼓……但是,忠宁单纯的想法被彻底歪曲,朝廷陷入了诡异的氛围中。

  忠宁相信即便世上所有的人都在歪曲自己的想法,父母也一定会明白他的心思,但实际上太宗和元敬王后是严厉多于慈爱的父母。

  这件事最终由忠宁的亲信代为受过,忠宁丝毫没有想到“死亡”会闯进他的生活,带给他小小年纪不能承受之重。以后,还要心系百姓吗?

第4集

  太宗为了救处于危机之中的忠宁,决定让世子阳宁禅位。但朝廷大臣认为忠宁登上世子之位将会是闵氏一族的天下,反对禅位。

  有人伪造文书,陷害忠宁嘲笑太宗,诽谤世子……

第5集

  忠宁一言不发,闭上眼睛受死,阳宁大君收回架在忠宁脖子上的剑,做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决定……

  元敬王后预感到了一触即发的危机,她让太宗用箭射死她。太宗意识王后和他一样,深知怎样运用权力,隐隐感到不安。太宗的爱妃孝嫔在李叔蕃的鼓动下,图谋改变现有政治格局……

第6集

  忠宁第一次见到尹淮,两人挥拳打了起来,那时的忠宁没有想到,尹淮会是他平生的朋友。

  阳宁看上上王定宗的爱妾楚宫妆,楚宫妆对世子的关心也不反感,忠宁和孝宁都很担心阳宁。朝廷总算平静下来,上王召集王室成员宴饮,王子们表演了神奇的箭术,仁德宫整晚灯火通明,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但其实新生国家朝鲜表象背后还有很多隐忧。

  太宗接到倭寇来犯的报告,紧急和朝臣们商议。而在江陵浦海岸,朝鲜军正和倭军激战,这时阳宁一人单枪匹马杀入倭军之中……

第7集

  世子在百姓的欢呼声中凯旋回朝,望着哥哥光芒四射的背景,忠宁的心情很微妙。在华丽的胜利背后,江陵浦的现状非常残酷……

  阳宁战功卓著,但是百姓却遭阳宁的军队涂炭,忠宁面对流血的百姓,紧咬嘴唇,握起了拳头。

  错误应该得到纠正,忠宁急忙回宫,但是儿时的记忆浮现在眼前,不是储君的王子一旦干政,代价将极其惨重。忠宁犹豫了,是说出实情,还是守护周围人的安全?

第8集

  崔茂宣是韩国历史上第一个制造出火药的人,其子崔海山被倭寇奸细绑架。不能让火药制造技术流入倭寇之手,忠宁向世子强烈建议,必须马上找到崔海山,但是世子的亲信只是粉饰太平。

  世子给了忠宁寻找崔海山的机会,其实这是对忠宁的一次考验。世宁想借此机会观察忠宁是敌还是友……

第9集

  太宗来到东宫门外,而阳宁和楚宫妆正在宫里。门开了,一人出现在二人面前……

第10集

  太宗强行推行区别身份的户牌法,对此,不仅百姓,连朝廷大臣、成均馆的儒生都十分愤怒。

  儒生们暗中和阳宁集会,内侍卫长姜尚仁想揭发他们谋逆,但是忠宁也参加了这一集会。

  朝鲜内政正处在混乱之中,外交也面临着困境,明朝使节黄俨以攻打倭国为由向朝鲜要求大笔款项,阳宁被激怒……

第11集

  在隆重的接待明朝宦官黄俨的宴会上,世子阳宁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掀翻了黄俨的酒桌,朝鲜与明朝的外交陷入空前危机。

  黄喜等官员努力安抚黄俨,但却不见效果,黄俨甚至怀疑朝鲜与倭寇串通,证据是有关江陵浦倭寇侵入的文书中记载:倭寇入侵,无损失。黄俨要朝鲜献马万匹、派十万大军出征、并把世子送到明朝。

  面对明朝使臣无休止的要求,阳宁煽动成均馆的儒生到太平官前示威。忠宁拦住了示威队伍,提出为了国家及百姓,应向黄俨道歉,但是忠宁的声音只被淹没在支持阳宁的欢呼声中。忠宁回到家中,伊淮向他指出:世子固然错误,但忠宁的做法也不正确。

第12集

  世子阳宁被流配到宗庙,但成均馆的儒生、年轻官员们仍还支持世子,他们为朝鲜自尊心被践踏而身着丧服示威,内禁卫军士们把他们统统抓到狱中。

  太平官前也民怨沸腾,太宗亲自来稳定民心……

  朝廷对如何恢复与明朝关系一筹莫展,在这种情况下把精力官员们放在捉拿泄漏江陵浦倭寇侵犯文书的内奸上,最可疑的人是被派往明朝又回国的宦官们。为了查出奸臣,宦官们被严刑拷打,但突然传来王命,要他们和尹淮等人一起,潜入太平官……

第13集

  儒生们仍旧不满朝廷的态度,准备再次上疏,太宗下令坚决镇压儒生,礼判黄喜上疏阻止。

  上王定宗在偏殿召集宗亲们开会,认为应该结束对世子的流放,送其到明朝为人质,这时孝宁大君主动站出来,称他愿意代做人质。

  黄俨承诺给太宗两个月时间,其实偷偷修书回明朝,主张进攻朝鲜,被尹淮等获悉。忠宁大君把密件的内容报告给太宗,却遭到太宗对他动机的质疑……

第14集

  尹淮阻止了对黄俨下毒的阴谋。下毒失败的王后闵氏对尹淮的身份进行调查,得知尹淮是忠宁大君的人。

  太宗结束了对世子的流放。世子决定去明朝做人质。朝臣开始讨论谁适合做排在世子之后的储君。

  黄喜派往辽东的情报员掌握到便于在谈判中掌握主动的情报,现在的关键是把黄俨拉回谈判桌。已被父王和母后怀疑贪恋权势的忠宁果真能有办法和黄俨成为朋友吗?

第15集

  高丽复活势力在都城附近活跃,太宗深为震怒,下令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主犯。王安在严刑拷打下招供出谁是主犯。

  太平官内重开谈判。夜里黄俨被人劫走,但第二天他闭口不提此事,只称夜里出去溜达。

  明朝主张朝鲜进贡军马1万匹、派兵10万、送世子为人质。黄喜不想加重百姓负担,态度坚决地只同意进贡五百匹军马,黄俨十分不悦……

第16集

  黄俨提到可以取代世子的王子,话虽简短却意味深长,在朝鲜朝廷一石激起千层浪。

  忠宁吐出积郁在心中的闷气,面对正面与自己冲撞的忠宁,阳宁不知所措。赵末生等人为了在忠宁周围形成一股新势力,不停地往忠宁丈人沈温处走动。而在这中间,敬宁以超然的态度观望这场政斗,伺机而动。

  太宗对元敬王后表露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作为父亲的不甘心,元敬很受震动。面对着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无法信任的这种悲惨的王室命运,元敬王后只能叹息……

第17集

  太宗对着沉默的忠宁问出了很不想问的一句话:你想当世子吗?在太宗一反常规的做法面前,阳宁和忠宁表达了各自的看法,两人见解严重冲突。

  在剧变的政治环境中,赵末生等人为保证忠宁安全,找到忠宁丈人沈温,要求派兵保护忠宁。掌握着军权的兵曹判书李叔蕃按兵不动,静观政局变化。

  亢奋的阳宁寻求能拗过太宗的办法,元敬王后想让与自己观点不一致的儿子改变看法。在苦苦思考之后,太宗向阳宁下了最后通碟。

第18集

  忠宁代替与楚宫妆关系被发现的阳宁,恳切地请求定宗原谅。孝宁意外地提出向太宗揭发阳宁的罪行,定宗听了拿不定主意。最终,定宗向太宗所在的法宫走去……

  元敬王后欲让孝嫔的儿子敬宁娶茶妍,孝嫔怀恨在心,开始向闵氏发起报复。

  在面无表情的太宗面前,阳宁什么话也答不上来……

第19集

  阳宁与定宗的侍妾楚宫妆的关系让赵末生等朝廷忠臣们很震惊,但朴恩却意识到可以利用阳宁的事打击他的政敌何伦,因此他比谁都想先找到楚宫妆。

  阳宁的两位舅舅为了保住阳宁,强烈主张找到楚宫妆并处死她。在混乱之中,李秀劝忠宁早做决断,忠宁的心开始动摇……

第20集

  忠宁大君下落不明,沈温等人坐立不安。

  孝嫔为了阻止敬宁和茶妍的婚礼,向牛耳奶奶下了一道危险的密令。

  元敬王后向沈温施压,无要求论如何都要让忠宁待在家中。忠宁面对元敬王后,态度极其强硬,元敬不知所措。看到了自己儿子的成长却不开心,元敬王后心中痛苦……

第21集

  连世子派的巨头何伦也认可忠宁的领导能力,何伦亲自出面想与忠宁做笔交易,想以不追究自己弊案为条件促成忠宁做世子,政治理念单纯的忠宁和政治老狐狸何伦间相逢会是什么结果?

  阳宁视黄喜为政治导师,黄喜也因为高丽复活势力而愿意积极帮助世子,以保证政权不受影响。在黄喜的指导下,阳宁描述出像模像样的政策方向。太宗对此很满意。

  但是有人在破坏世子顺风顺水的局面:孝嫔掌握了足以威胁中殿闵氏政治生命的旧事;朴恩重提楚宫妆事件,想借此一举推翻世子和何伦。

  全一枝受玉环指使查找楚宫妆,暗杀忠宁,但他的举动被严自治察觉,严自治把他交给了忠宁……

第22集

  世子和楚宫妆的春画被全城张贴,朝廷上就春画的真伪展开了辩论,如果春画真实的话,那么世子就不具备继承王位的道德资格。与低级官员看重世子的道德不同,朴恩等高官在盘算着世子的丑闻将会对何人有利。

  黄喜为了维护世子,把事件的重点掩盖起来,开始调查谁在陷害王室,终于和高丽复活势力的首领玉环面对面较量。

  围绕着世子丑闻,所有人都在查找楚宫妆,太宗向忠宁提出交出楚宫妆。忠宁因此与太宗陷入强烈的对抗当中,他想救出楚宫妆,也挽救世子阳宁的政治生命。终于,忠宁做出了重大决定……

第23集

  为了守护住楚宫妆,性情温和、聪明伶俐的沈氏勇敢地与内禁卫长周旋。

  太宗宣布将查出阳宁丑闻的真相,低级官员们欢呼雀跃。楚宫妆终于接受审问,主审的朴恩把所有罪责都推到楚宫妆身上。楚宫妆谎称所有事情世子都不知情,为世子洗脱。终于世子与即将成为政治牺牲品的楚宫妆四目相对,他会说出真相吗?

  在何伦与朴恩的争斗中,太宗站在了朴恩的一边,但何伦并不会轻易认输,他为自己的政治生命做出了最后一个决定。

  忠宁在政治漩涡中彷徨,这时,地位卑贱的少女二善出现在忠宁面前……

第24集

  何伦明确宣布把忠宁视为未来的国王,忠宁虽然对这种露骨的表达很生气,但其实心情非常复杂。太宗禁止阳宁参加讲武大会,但命令其他王子在大会上献技,真正的王位争夺战露出苗头。忠宁抗命不去参加,尹淮认为忠宁是担心阳宁才有此举,但和尚李秀却并不那么看,他称忠宁自认为没有必胜阳宁的把握。

  阳宁违抗太宗命令进行一种被禁游戏,玉环手下的狐狸精式美人鱼利隐藏真实身份接近阳宁。

  沈氏分娩,忠宁带着给孩子的礼物前去看望,这时玉环等人对忠宁下手……

第25集

  忠宁受伤严重,产后虚弱的沈氏不顾一切去照顾夫君,在沈氏的照料下,忠宁渡过了危机。但是孩子却出了问题。

  忠宁要求调查暗杀自己的事件真相,玉环紧急除掉安插在军机监的间谍,试图掩盖真相。但是这些没有逃过两个人的眼睛,即朝鲜最著名的火器专家崔海山和少女二善,二人当天救了忠宁。在二人提供的线索下,经过调查,忠宁见到了玉环手下的杀手……

第26集

  忠宁欲砍掉蒋英实的手,但李随大哭着阻拦。尹淮也认为如果处死蒋英实,将会使暗杀忠宁大君的罪名落到世子和闵氏一家头上,出面阻止忠宁。于是忠宁提出同英实做一笔交易。

  蒋英实画出的人是全行秀,朝廷开始攻打高丽复活势力的根据地,但是判军首领玉环已经躲藏起来,全行秀被官军捉拿。

  世子让宁(阳宁)建议太宗捉拿已改姓玉、全、田的高丽王室后代,对叛军采取强硬对策。但忠宁强烈反对,他认为这些人之所以还对高丽念念不忘,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朝鲜的正统性。

  忠宁去监狱看望全行秀……

第27集

  太宗对高丽复活势力采取了强硬态度,对投诚的人一一处死,此举招来玉环的强烈反击,都城里布满了要取太宗首级的耳目。此外,明朝使臣已经到达义州,朝廷面临着在使臣到来前处理好叛乱的压力。

  太宗赐刀给朴恩,让他大举处死叛乱的人。很多百姓并非叛军,只因为曾与叛军打过交道就将被处死,忠宁无法再坐视不理,他派人与玉环协商,玉环也接受了协商方案。忠宁一个人去玉环等人藏身之地……

第28集

  忠宁单独见叛军首领,被问以有被捉为人质扰乱朝廷之罪,太宗罚忠宁亲自处死叛军将领全行秀。但是忠宁在刑场无法举剑行刑,恰在这时,判军的人救走了全行秀。

  太宗责问忠宁为何不处死叛军首领,忠宁回答说如果朝鲜不能反省以前的错误,本质只是镇压百姓的国家,那么他宁可不再做这个国家的王子。太宗气愤地把忠宁发配到北方。

  叛军宣布将在讲武前一天发起进攻,无法预料他们会把讲武场作为目标,还是把王宫作为进攻目标,朝廷加强了戒备。这时宫中发现被叛军杀害的尸首,黄喜和让宁调查宫中是否有叛军的秘密通道……

第29集

  叛军开始攻打王宫,一部分叛军攻打光华门,而主力叛军试图通过密道进入王宫。但是在黄喜的布局下,叛军在密道受到了致命打击。另有一伙叛军接近太宗所在的偏殿,原来密道不只一条。

  这时,忠宁返回宫中,与叛军对峙……

  勤政殿里,太宗宣布,因为健康原因,把除从事、外交、军事外的政务交由让宁处理……

第30集

  世子让宁要在北方建大规模的阵地,闵无恤悄悄叫来即将前往北方的李阡,另行交待他任务,即监视忠宁,不要让他威胁世子之位。

  世子准备征伐辽东,闵氏兄弟建议,把目前只在京畿道实施的土地私有化推行到全国,就可以获得大量资金,但此举招致朝廷官员的激烈辩论。

  让宁还把他不喜欢的孝嫔之子敬宁驱逐出宫,孝嫔哭着向太宗告发此事,但无济于事。孝嫔对让宁和闵氏越来越仇恨,筹划着改变政局的阴谋……

第31集

  乳母承认唆使害敬宁的人是中殿,太宗也忍不住对中殿的做法感到气愤,中殿称是因为她无法忍受背叛。

  世子让宁自作主张放出了被关在义禁府的舅舅闵无恤、闵无悔,为此,一些低级官员对世子产生不满,闵无恤为了不连累中殿和太子,自己申请回到监狱中。

  孝嫔对让宁身边的人下手,让宁对此忍无可忍,找到太宗要求警告孝嫔,黄喜想阻止让宁鲁莽的行为,但让宁根本听不进去。终于,在大臣中出现了废除中殿王后之位的声音,太宗被迫做出决定。

第32集

  义禁府要求闵氏兄弟证明罪行和让宁无关,但闵氏兄弟拒绝。让宁被舅舅们背叛,更是感觉无一件事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办理,在土地私有方案上再次与朝臣们激烈对立。让宁宣布违反自己命令的官员们将被罢官,一些低级官员开始怀念起忠宁。

  李阡被派往去筹备世子征伐辽东之事,他对京城节制使崔润德为了北方安宁与女真族搞好关系的做法很不理解,两人的矛盾越来越深,终于让宁罢免了崔润德的官职。女真族宣布进攻朝鲜。

第33集

  女真族的进攻使朝鲜边境生灵涂炭,崔润德宁肯丢官也不肯丢弃百姓,使让德受到触动。

  世子所派军队是导致女真族进攻的真正原因,李阡却以此向朝廷邀功请赏。朝廷里称颂世子派兵巩固边境之功,并讨论应马上派兵征讨女真族,但也有人质疑世子是借巩固边境之名行征讨之实。

  太宗叫来敬宁,让他去镜城了解与崔润德有关事情,并向镜城派出调查官员。世子欲任用亲信担任此职,但柳廷显自动请缨前往,让宁于是开始想法掩盖自己的过失……

第34集

  真相被查明,李阡的罪过在于忠实执行了让宁的命令,柳廷显询问忠宁大君,此事世子应该受到何种惩罚?

  黄喜得知世子派兵到北方其实是为征讨辽东做准备,劝世子承认错误以求原谅,否则柳廷显返回朝廷时就会真相大白于天下。

  有人找到忠宁的丈人沈温,提出把忠宁推上世子之位,条件是要他公布自己的身份……

第35集

  世子趁太宗和中殿不在宫中,率军队向镜城进发,亲世子派的人向朝臣们谎称世子外出狩猎。朝臣们为世子选在国王不在都城时去狩猎深为不满,朴恩劝沈温叫忠宁回京,沈温犹豫不决。

  尹淮也劝说忠宁和他一道回京,但忠宁拒绝。其实忠宁不肯回来的原因是自己没有把握比世子做得更好,他和柳廷显讲了自己的心思。

  黄喜得知世子率中央军前往镜城,最后前去劝说世子……

第36集

  咸吉道镜城,忠宁率中央军拦住世子让宁。让宁大怒,朝忠宁大喝,如果不想做叛贼就赶快让开,忠宁毫不示弱,针锋相对地指出,此时此刻让宁就在行叛逆之事,如果不率大军返回,世子之位可能不保。

  让宁率大军返回都城,等待他的是朝臣们的冷淡反应及要求处罚世子的奏章。太宗对此事始终一言不发,他在等待着世子的反省。可是让宁非但不反省,还声称如果不是忠宁阻拦,现在一定成功地拓宽了朝鲜的疆域。

  领议政柳廷显冒死向太宗进言:世子要不论长幼,择贤而立。但谁算得上贤者呢?朝臣众说纷纭。太宗询问已回都城的忠宁有无做世子之意……

第37集

  忠宁回答太宗他一直在努力成为贤者。对此,闵氏问他是否决定把亲哥哥视为政敌?忠宁表示他有心理准备。忠宁坚决的表态出乎大家意料,这一消息迅速传出宫外,全国上下对新世子的期待越来越高。但太宗却无法轻易做出决定,他吩咐让宁亲自处决自己的亲信,深刻反省,改过自新。

  君心不可测,朝臣们忧心忡忡。而此时,上王定宗决心推孝宁为新的世子,因为让宁无世子之资已天下人尽知,而忠宁曾经否定过朝鲜建国的正统性,算是罪人,只有孝宁最合适。而就在混乱之时,来路不明的谣言再次笼罩宫廷……

第38集

  让宁把于利带进宫中,并要求太宗废世子嫔,立于利。世子如此行事传到朝廷重臣们耳中,废世子的主张渐渐占了上风,但太宗仍难以定夺,并为此苦恼不已。

  支持孝宁的上王定宗坚持认为忠宁以前否定朝鲜正统性是一个大问题,如果要让忠宁做世子,必须重新考验他。于是,太宗主持召开了由所有朝廷重臣们参加的“思想考验会”。忠宁迄今仍认为朝鲜兴起过程中的流血牺牲是不对的,尹淮提醒忠宁,掌握政权很重要,忠宁陷入深思……

第39集

  忠宁被册封为世子,但摆在他面前的是倭寇猖獗,干旱严重,百姓民不聊生。忠宁为了体察民情,亲自微服私访。百姓把所有的不幸都归咎于更换世子。此外,被任命为世子师的朴恩对忠宁不参加讲学、一味私访很不满。

  朴恩主张让忠宁主持祈雨仪式,以笼络民心,但忠宁认为,如果祈雨仪式祈不来雨,反而会火上浇油。世子处于严重的政治危机中,沈温提出大赦天下以稳定民心,但重臣们意见不一。世子为此打算绝食以与百姓同甘共苦……

第40集

  太宗突然宣布禅位于世子忠宁。忠宁率众大臣劝太宗收回成命,但太宗态度坚决,他说服众臣:新君王30岁前上王仍握有君权,因此无需担心。

  是不是要立一个傀儡国王?忠宁丈人沈温以沈氏父亲的身份向太宗表示了这一忧虑,提出既然禅位,就应该让新君有足够的权威,否则没有一个臣下会尽心效力于新君的。

  太宗不理睬沈温的一番言论,为新王世宗举办了隆重的即位仪式。即位仪式一结束,太宗就谋划着征伐对马岛之战,指示世宗征收特别税,准备战争。但是世宗认为征伐对马岛时机尚未成熟,希望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