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金来沅,南相美携手主演的电视剧《食客》,成为了2008年春季播放的职业题材电视剧中韩国观众最期待的作品。

  以八道江山的美丽自然为舞台展开的料理故事,这里又各个地方的特色料理,有两个男人为了待令熟手继承人的位置展开胜负的故事。

  食客寻找的食物里有着制作这个食物的人,有哲学、也有眼泪和感动。

  原著漫画《食客》推出后卖出了百万册以上,是作家许英万经历了4年多的构想和仔细地采访之后完成的韩国料理漫画。

  电视剧版《食客》与电影版《食客》一样根据许英万作家的漫画原著改编,讲述了主人公为寻找韩国料理的精髓而努力的故事。

电视剧版《食客》主要人物介绍:
  金来沅饰圣灿

  27-29岁,朝鲜末期最受皇帝宠爱的待令熟手的后孙,当时待令熟手被人诬陷后冤死,但这个事实一直被隐藏,之后这个没落的家族在乡下住了下来,过起平淡、贫穷的生活。在圣灿十岁那年,一位叫吴熟秀的人找到这里,他自称是爷爷朋友的儿子,圣灿跟随他来到了首尔,和他的儿子奉柱一起长大。

  南相美饰珍秀

  24-26岁,性格外向、天真可爱、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在地方读完大学后,来首尔参加一家报社的入职考试,到了首尔火车站后,拎着大包来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云岩亭。平时对美食情有独钟,成为美食专栏作家是她的梦想。

  权伍中饰奉柱

  29-32岁,吴熟秀的儿子,小时候看着父亲对总是惹是生非的圣灿疼爱有加,虽然不理解,但仍然像大哥一样默默地照顾着圣灿。自从圣灿对做料理感兴趣之后,父亲不再为他头疼,但对于奉柱来说这并不是好事情。因为不论实力还是品性,圣灿还不具备当待令熟手的继承人的资格,但不知不觉地圣灿成了他最强有力的对手,从此奉柱陷入了不安和嫉妒。

  元基俊饰民宇

  27-29岁、 与奉柱、圣灿称为云岩亭的三大厨师。经过重重考试,艰难地进入了云岩亭的厨房,通过不断努力,现在成为云岩亭的顶梁柱。与高中时期的问题学生圣灿在云岩亭重逢,对圣灿竟然与自己并排成为待令熟手继承人的候选人一事感到可笑无比。

  金素妍饰珠熙

  28-30岁、吴熟秀的秘书,云岩亭的主要引领者之一,是吴熟秀的右臂。比任何人都了解吴熟秀。她的父亲和吴熟秀是好朋友,是云岩亭洛杉矶分店店长的女儿。奉柱在美国留学的时候与她像亲兄妹般相处。很久之前就喜欢珠熙的奉柱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表白了感情,但她的心已经向着圣灿。

分集剧情:
第1集

  吴熟手为顺宗准备了自己离开宫廷之前的最后的水刺(为皇帝准备的餐)后,表情呆呆地望着顺宗和待令熟手的合影。正在回想待令熟手的吴熟手指示奉柱去把圣灿带过来。宗邱发现了正在忙着和朋友们玩游戏的圣灿,他以弄脏了神圣的云岩亭厨房的罪名处罚圣灿。在码头上,吴熟手正在看鱼贩手中的鱼,没有找到中意的鱼的他令朴船长亲自去钓鱼。吴熟手安排奉柱负责日本大使馆的晚餐,并把圣灿提拔为厨师。民宇不满地看着高兴的圣灿,在活动场上圣灿失手掉下刀鞘,民宇把刀鞘踢到丛林中。

第2集

  吴熟手宣布将通过三次的厨艺对决选拔云岩亭的继承人,圣灿和奉柱听后吃惊。民宇讽刺地对圣灿说不要太贪惹怒奉柱哥,圣灿生气地反驳说为了云岩亭不陷入像民宇这种人的手中,自己也会参加比赛。圣灿为第一个比赛题黄姑鱼料理而苦恼,珠熙过来安慰圣灿,奉柱见状露出不快的表情。圣灿正在准备用黄姑鱼的鱼鳔做料理,助理厨师锡东不小心把鱼鳔踩掉。圣灿艰难地按规定时间做出了黄姑鱼料理,吴熟手发表结果,第一次对决的胜者是圣灿,民宇强烈抗议,奉柱则假装泰然地向圣灿表示祝贺。

第3集

  黄长官的秘书对吴熟手表示不满,说作为韩国最有名的餐厅,云岩亭连一个像样的臭酱汤都做不好。吴熟手指示奉柱、民宇、圣灿找出金代表为什么没有吃一口臭酱汤的原因。赵女士看着为臭酱汤问题苦恼的圣灿,让他向子云咨询,圣灿四处寻找子云。珠熙父来到云岩亭,吴熟手把珠熙父亲特别制作的器具分给奉柱、民宇和圣灿,之后提出第二个课题,就是做出与这个器具符合的食物。

第4集

  奉柱在第二次对决中胜出,他心满意足地接受珠熙和圣灿的祝福。吴熟手选苛刻的食物材料作为第三次对决课题,圣灿等人为了做出好的美食绞尽脑汁。奉柱在散步的时候听到吴熟手和珠熙父的谈话内容,忍不住惊愕不已。吴熟手说圣灿确实是待令熟手的后孙,并在临终前嘱咐自己把云岩亭留给圣灿。

  大受打击的奉柱跑出云岩亭,珠熙父把奉柱叫到别墅,忠告他要用实力当真正的云岩亭的继承人。

  看着能记住小时候吃过的味道的圣灿,奉柱失去了信心,他把圣灿的出生秘密告诉了他,并表示自己绝对不能放弃云岩亭继承人的位置。

  圣灿回想着与奉珠的回忆感到难过,他丢掉所有的材料后来找吴熟手,表示自己放弃云岩亭继承人的对决。

第5集

  吴熟手看到圣灿留下的纸条后,表情变得沉重起来,他问奉柱圣灿为什么会离开,奉柱如实回答自己告诉圣灿他是待令熟手的后孙的事情。几天后,吴熟手宣布等到圣灿回来后再进行比赛,奉柱吃惊地望着吴熟手,珠熙父表示作为云岩亭的大股东,自己不同意吴熟手的意见。世界级美食专栏作家泰德伍访问云岩亭,奉柱为泰德伍精心准备食物,不料泰德伍却比原定时间早到两个小时,让云岩亭的人不知所措。

第6集

  奉柱在电话里告诉珠熙把飞机票放在桌子上,珠熙回答说自己没有办法去,珠熙父生气地对珠熙说她对奉柱过于冷淡,珠熙反驳说自己很担心想把云岩亭据为己有的爸爸,两个人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圣灿来到庆哲的铁匠铺,听到要找出黄肠木的话,翻遍整个浦口。奉柱想从张会长那里得到投资,为招待张会长一行开始寻找黄肠木。

第7集

  奉柱在庆哲的医院门前遇到圣灿,他质问圣灿怎么能不说一句就消失,圣灿告诉他自己只能那样做,之后转身离开。吴熟手从庆哲那里听到圣灿的消息,他告诉奉柱一定要找出圣灿,奉柱望着吴熟手孤独的背影,心情变得复杂。奉柱想把云岩亭变成连锁事业,吴熟手知道后大怒。奉柱对吴熟手示威,获得理事会的同意,参加了牛肉交货比赛。圣灿在智翼山店铺看到闹事的徐会长一行,虽然内心不喜欢片秀,但仍决定帮助他。

第8集

  被遮住眼睛的圣灿回想着吴熟手的教导,准确地猜着牛肉的部位。奉柱在观众群里看着圣灿,他告诉真秀最后一道问题并不是圣灿的错误。

  民宇打听到第一定型师(负责把牛按照部位解体并祛油的人)姜片秀和徐会长将联手参加韩国牛肉竞标的消息,于是提议利用姜片秀女儿的弱点把片秀拉拢过来。

  张会长来到云岩亭,表示会根据牛肉竞标的结果决定投资与否,令奉柱和珠熙父紧张起来。

  圣灿听到云岩亭那边要利用姜片秀女儿的弱点拉拢姜片秀的消息后,愤怒地告诉奉柱自己会告诉他什么是正正当当赢的方法。

第9集

  圣灿告诉奉柱要让他明白正正当当地赢对方的方法,在奉柱的办公室门前偷听的民宇一把抓住从奉柱的屋里出来的圣灿。压抑着怒气走出云岩亭的圣灿看到吴熟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吴熟手亲自给圣灿下厨,告诉圣灿只要他能遵守要成为第一的约定就可以了,不论别人说什么,圣灿是自己的儿子,圣灿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第10集

  徐会长见云岩亭把好牛全部拿走,失落得独自喝酒。圣灿安慰徐会长说第一次比赛很难赢,但是在第二次和第三次比赛中可以赢云岩亭。珍秀和韩部长一起去比赛现场采访,不料主持人因故不能来,珍秀负责进行节目。在第一轮比赛中,云岩亭的牛被评为肉质类第一,奉柱听到后兴奋不已。不料判定师发现云岩亭的牛的肌肉有严重出血的迹象,取消了最后的判定。珠熙担心奉柱和圣灿,于是拜托吴熟手让两个人和解。

第11集

  徐会长知道了圣灿曾经是云岩亭的厨师的事情,他找到子云,拜托写下能让圣灿成为自己人的护身符。民宇为了拉拢片秀,对素英所在的银行施加压力,素英几乎天天被叫到上司办公室。圣灿来素英的银行找她,但素英态度坚硬地叫来警卫。

第12集

  素英表情僵硬地从理事办公室出来,突然晕倒过去。第二个比赛项目切割开始了,会场顿时变成兴奋的海洋。圣灿和奉柱紧张地看着片秀和宗邱的激烈比赛。

第13集

  珍秀与圣灿见面,问他知不知道奉柱和民宇消除山鸡材料来破坏云岩亭继承人比赛的事情,圣灿听后表情僵住,生气地说如果珍秀再说这些无凭无据的话,自己再也不会和她见面。

第14集

  韩部长从美兰那里接到待令熟手的真正的后孙另有其人的信息,于是偷偷翻起出差在外的珍秀的办公桌,并发现了移动硬盘。珠熙看到待令熟手的后孙是李圣灿的报道后大吃一惊。

第15集

  圣灿和珍秀发现痴呆症老奶奶消失,两个人四处寻找老奶奶,在村子萝卜地上发现正和村民争吵的老奶奶。老奶奶开始洗从萝卜地上抢来的萝卜,珍秀和圣灿诧异地看着老奶奶。

第16集

  奉柱问民宇是不是对别人说起过消除山鸡材料的事情,民宇想起曾经喝醉后对基政说过,但假装不知情,反过来问是不是圣灿在这次比赛中输掉后故意对珍秀说的。珍秀接到母亲身体不适的电话,于是和圣灿一起来到老家。

第17集

  云岩亭的真相被揭发后,珍秀慌忙跑到云岩亭,珠熙接到珍秀的电话后与她见面,她让珍秀向自己解释,为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会登出新闻。珍秀难过地表示都怪自己没有好好保管好文件。珍秀和一直联系不上的圣灿见面,圣灿一见到珍秀就发火。

第18集

  锡东站在光州一住宅前,颤抖着对照包裹里的住址和眼前的门牌号。他小心地望着里面,听到有人出来,慌忙躲到门后,并含着泪看着从里面出来的女人。随即锡东看到幸福的家庭一幕后不禁愣住。圣灿坐在货车上四处寻找锡东,发现蹲在屋檐下的锡东。圣灿看着流眼泪的锡东,内心感到心痛。

第19集

  圣灿对珍秀不做记者一事感到难过,他来珍秀工作的餐厅找她,看着在餐厅前招揽生意的珍秀,圣灿的脑海中总是挥之不去珍秀的影子。奉柱成功完成新云岩亭的开业典礼。吴熟手叫来珠熙,拜托她找来圣灿。正在和爸爸在河边钓鱼的圣灿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珍秀大吃一惊。

  圣灿以恢复珍秀的记者职位的条件,与吴熟手的老朋友芬女士展开厨艺对决。看着为自己全力以赴的圣灿,珍秀的心开始一点点敞开。

第20集

  奉柱向圣灿挥起拳头,并提起他和珠熙在莞岛的事情,嘲笑着说是不是宁可放弃云岩亭也不能放弃珠熙。珍秀知道圣灿的心里还有珠熙的事情后失落地转身离开。

  要出品的泡菜突然发生问题,奉柱狠狠地批民宇,民宇暗自发誓要报仇。珠熙把奉柱送到机场,试图让他回心转意,但奉柱冷冷地转身。吴熟手听到泡菜变味的事情,强调即使关了云岩亭也要查出原因,说着突然间晕倒过去。

  圣灿来到云岩亭试图找出泡菜变味的原因,结果和民宇发生冲突。出差回来的奉柱对吴熟手表示自己作为云岩亭的代表会找出原因。

第21集

  圣灿跑进来说自己查出酱的味道变的原因了,看到奉柱后不禁慌张起来。奉柱生气地离开,锡天对奉柱感到不满,吴熟手露出沉痛的表情。理事会代表锡天提议云岩亭暂停营业,但奉柱不甘示弱地表示一个酱企业决定接收,并计划用庆元集团的器皿,锡天听后勃然大怒。

  圣灿来杂志社找珍秀,回想起两个人一起做饭、争吵的往事,吐露出想见珍秀的心情。圣灿判断盐出了问题,与珍秀一同来到盐店。正在帮珍秀擦掉粘在脸上的盐的圣灿突然亲吻珍秀。锡天忍住怒火问奉柱订婚准备得怎么样了,奉柱表情僵硬地表示要取消订婚,珠熙听后大吃一惊。在民宇的阴谋下云岩亭接受税务调查,日本料理店的社长提议要购买云岩亭。

第22集

  奉柱接到海外连锁事业被迫取消,银行贷款也无法延后的报告后心情沉重。锡天要召开理事会,知道锡天的计谋的吴熟手感到痛心。圣灿来到杨理事和金理事的家中,恳求他们看在熟手的面子上帮云岩亭,但听到两位理事爱莫能助的话后失望离去。锡天要剥夺奉柱的经营权,珠熙极力说服他。一直对锡天表示抗议的奉柱来到锡天面前,跪下来请求再给一次机会。